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放到桌面 |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信文章 > 养生堂

【Mirror头条】《我们都要好好的》中的寻找,揭开娜拉“出走”的面纱

时间:2019-05-15 09:12:34

文|马二


“你有你的人生方向,你继续奔跑是对的,只是你一路奔跑弄丢了我。你的人生理论,只适用于你的人生。我不想在你的人生里,苟延残喘。”

如果一对相爱多年的夫妻,突然选择斩断情丝、再无瓜葛,究竟是痛苦挣扎还是和平放手?或许,在近日开播的都市情感剧《我们都要好好的》中,寻找(刘涛 饰)写给向前(杨烁 饰)的“诀别信”里,我们能看到更多的娑婆之苦、人生之痛。

没有偶像剧中常见的婚内出轨,也不是观众喜闻乐见的婆媳争斗,更不存在狗血、套路的“品、艾之争”,仅仅是因为,我在你身上,见不到想与我一起前行的念头。

婚姻是一座“围城”,寻找是这座围城中,唯一的“守城人”。

对于向前来说,家庭是女性的天地,从三尺灶台到数亩院落,是寻找最好的活动空间。在他看来,寻找的生活无疑是许多人艳羡不已的,所有的一切都不需要自己奋斗,丈夫在外拼命努力,妻子只需要相夫教子、坐享其成。

在寻找眼中,并非如此。纵然向前为家庭提供了更华丽的房屋、更优越的生活、更美好的未来,但寻找必定要和他分开。因为,你不理解我,你的人生方向中没有属于我的位置。既然如此,不如断、舍、离。

常见的中年离异,常见的女性独立,不同的是,寻找不会妥协。面对着闺蜜的劝导,面对着生活的压力,面对着孩子的思念,面对着家庭的破碎,寻找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

在《我们都要好好的》中,中年离异夫妻破镜重圆、藕断丝连的境况不再出现,即便有天大的不舍与万分的折磨,寻找像“娜拉”一般,看透丈夫的虚伪面孔,选择自我奋斗。


“寻找”

新时代非典型“娜拉”形象


娜拉“出走”一百四十年之后,家庭的困恼本质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对于易卜生来说,自诩诗人的他并不在意解决何种问题,但百年之后,“小鸟儿”仍然是“小鸟儿”,“小松鼠”仍然是“小松鼠”,这就有些值得深思了。在剧中,家庭主妇寻找,更像是新时代的“娜拉”。

脱离社会长达七年、时刻围绕着家庭重心转的寻找,在丈夫不在的日子里,越来越挣扎、绝望,甚至患上抑郁症。剧作一开场,就是寻找意图“自杀”的镜头。丈夫在外荣誉加身,妻子在内冷清凄苦。

荧屏内激烈的戏剧冲突背后,透露出如今社会上一桩惯像:“丧偶式婚姻”。寻找与向前不断碰撞的矛盾便来自于此,一边是希望多赚钱养家、努力在外打拼的男性,一边是不苛求富贵满盈、只希望陪丈夫共同前进的女性。

事实上,丧偶式婚姻的真谛,是新时代的“物化女性”。“围城”外的人看到的,是你侬我侬的幸福家庭;“围城”里的人经历的,是向前对于寻找的漠不关心和“对你好”。因为我对你好,所以你就要全盘接受,因为我对你好,所以你就要相夫教子、洗衣做饭。

在剧中,寻找和向前在离婚之前曾深入探讨过家庭的本质,最终不欢而散。

寻找说,“你在用你的价值观,绑架我的人生。我没有办法继续这样的生活,这就是我为什么很想离开你的原因。”

向前表示反对,“我不同意你这么草率的看待婚姻,结婚了就等于缔结盟约。我在外面赚钱养家,你在家里看孩子,男耕女织,这是亘古不变的一个道理。”

将恩爱的夫妻关系比作利益交换的联盟契约,这真的是爱情吗?在剧中,寻找用一段感性的言辞撕破了向前虚伪的面具:

“在你看来,你所说的所想的,都是你认为最好的。你认为你很努力的在赚钱,就履行了一个做丈夫、做父亲所有的职责和本分,而我作为你的妻子被你豢养,就应该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等着你回来,不应该有任何怨言和想法。”

我们不谈论现实普世观的选择,只说在剧中,寻找所面临的困境与绝望,和百四十年前的“娜拉”大同小异。她们不在意自己的生活如何富足,只希望在丈夫的心中,自己不再是其豢养的“宠物”,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为此,寻找不惜放弃一切。“我要离开你”,当寻找笑着说出这句话时,我们在她的身上,看到了那个独立女性的觉醒灵魂。她的身上,有着勇于跳出舒适区的决心,有着直面惨淡人生的魄力,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一抹光。


出走

变迁的时代与希望的未来


“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

“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

正如西蒙娜·德·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所说,社会上对于女性向来有着“优待”——“女孩子嫁个好男人比什么都强”“不能养你的男人不能嫁”“女孩子挣得少不要紧,照顾孩子最重要”——不需要奋斗就能获得“幸福”的日子,这种“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编织成隐形的枷锁,将“娜拉”与“寻找”牢牢锁住。

这也正是寻找最难得之处。在向前为她焊接的金丝牢笼里,她看到了这个编织了许久的谎言,看到了古今女性为冲破谎言寻求自我实现的艰难。

寻找知道,她想要实现自我价值,使自己真正变成一个不依赖男性的人,不仅要与外界对抗,更要击败那个被男权社会豢养了数十年的“自己”。

好在,寻找所处的时代已然进步。从目前播出的剧集来看,摆地摊、被偷钱的寻找,最艰难的一幕即将被掀过。获得杂志社主编助理职务的她,或许未来会走上那条“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的道路。

和鲁迅猜测的“娜拉”结局不同,寻找的出走,无疑将迎来一个大团圆收场。从《玩偶之家》到《我们都要好好的》,不同的结果,侧面反映的是女性社会地位的上升和独立意识的觉醒。这两种不同,来源于社会也来源于人们思想的变换。

但,戏剧性之外,现实或许没有想象中美好。七年不曾工作的寻找,离家之后能凭借慷慨激昂的演说获得一份不错的工作,或多或少都有着戏剧性效果的存在。生活中,更多的人出走之后,将无以为生,不得已重新回归家庭。

寻找会回去吗?没有人知道。在影视Mirror看来,《我们都要好好的》中,两个人最大的矛盾不在于生活,而在于观念。

随着寻找的独立成长,向前的态度转变,二人顾首相拥大抵是计日可期之事。不过,那个时候的寻找,将不再是向前的笼中雀、池中鱼,而是真正和他并肩而立、共同前进的“良人”。

“我渴望能见你一面,但请你记得,我不会开口要求见你。这不是因为骄傲,你知道我在你面前毫无骄傲可言,而是因为,唯有你也想见我的时候,我们见面才有意义”,波伏娃如是说。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昆仑

校对 | 黄平


热文


综艺广告尴尬植入,如何“舒缓”一文说清


《我是唱作人》是一场大众对于音乐审美的“成人礼”

当我们讨论悬疑喜剧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END



合作交流


商务合作|约稿转载

微信:hanyingnan123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