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公主当着满朝大臣被(易丹程铮)全集全本最新章节

时间:2020-11-20 16:04:20

公主当着满朝大臣被(在线)完整小说

★★★☆ 8.5分

966972人在读

 文学

程铮点点头,指了指女孩放在一旁的泡沫板:“把那个戴上,我们就可以下水了”。

话音刚落,易丹就蹿过去在腰间系上几片薄板,绑完后又在男人的帮助下左右手臂也栓上一片,她走到下水的台阶处,背过去扶着栏杆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往下走,程铮在前面护着她以免摔倒。

在下肢进入水中的那一刻,易丹被冰的全身哆嗦了一下,她忍受冷意直到整个身子都浸泡进去后,蜷在角落抱住自己,还是凉的难受,更别说胸口还有水压逼迫着。

“嘶,怎么会这么冷啊”。水温应该开了才对,下水冻的根本不想在游了。

程铮把自己的泳帽捁好,坐到池边示意易丹过来:“冷是一会的,马上你游动几下就不冷了。在水里是要动的,你泡在那里一直静止又会重新凉起来”。

易丹恍然,记得她之前在水中乱动的折腾法,也是进水的那一下冰凉,然后估计就在她搅屎棍的操作下沸腾的热了起来。

她进的是潜水区,扶着池壁几步就到程铮的旁边,男人把她的帽子挪正,眼镜在动了动,给她的两只耳朵塞入了耳塞。

看着她都装备好,程铮也“噗通”一声滑进泳池里,他来回游了一会,自由泳的姿势优美流畅,从左到右,在翻身返回,头抬起的时候冲易丹喊道:“你也先适应适应”。

易丹看他潇洒自如的样子着实羡慕,腰上手臂处有阻碍,她也不能撒泼似的游,想要甩腿发力却沉在水底漂不起来,连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身体浮浮沉沉,游不得半点距离,天哪,游个泳这么难得吗,易丹再看向已经跑到深水区的程铮,她怎么不能浮起来,自己不是还有泡沫板吗?难道是太胖了?不能吧,她体重也不过百,那么小只的一个人,居然还不能飞?!

女孩气呼呼的瞪着游回来的程铮,臭男人,一下水就只顾自己玩的嗨,根本不管自己徒弟的感受了,差评!

程铮其实一直留意着易丹,他看着小人生动的表情无声笑了下,小姑娘真是可爱,眼睛睁得还那么大,在水里像旋转木马般上上下下,活泼娇憨的不行。

他慢悠悠地游到易丹身边,顶着杀气腾腾的目光自然牵起她的手掌,说:“想飘起来首先要学会放松,身上的肌肉都不要紧绷,慢慢就浮起来了”。

“那你不早点说!”易丹虽然嘴上埋怨,但身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漏按着男人的要求来,被大手牵着心里涌上无名的依赖和平静,下一秒就感觉全身慢慢被一股力量抬起,直到背部接触到水面。

耳畔接着传来男人的声音:“再试试在岸上学的蛙泳的动作”。

轻浮的双腿重复着的程铮反反复复叮嘱的姿势,脚掌勾,大腿蜷缩,在用力甩出去,“哗啦”一声,动作完成,客克服阻力带起的涟漪往两边拨动向远。

易丹就这么一下两下进行练习,在水里没有岸上那么轻松,水流的障碍难度远比没什么压力的岸上活动要难,同时耗费的体力也是岸上的几倍,她滑着滑着就感觉大腿没了力气,渐渐又耷拉降至池底了。

“程铮,我没劲了”。女孩睁着漂亮的瞳眸透过泳镜可怜兮兮看着他。

夜晚的街边是极其的热闹,一家火锅店内,座位都坐满了人,人声鼎沸,香气四溢。

从玻璃窗向外面看过去,黑漆漆的天空上时不时晃过色彩斑斓的灯光,震天的声响远远的从演唱会的台子那处传过来,有时爆发人群的咆哮,还能依稀听到歌声。

易丹四个人围着一个桌子,摆在正中间的火炉映的通红发亮,上面的鸳鸯锅里红白底料的汤水被烤的咕噜咕噜泛着泡,色泽鲜美的蔬菜熟肉翻过来赴过去,腾腾地冒着热气。

小店倒饰的古色古香,房檐梁架上都挂上了应喜的红灯笼,摆来摆去,木梁上面还缠绕着藤蔓条,整的像是一处充满乡土气息的人家。

黎茵夹起一块肉在锅里涮涮,看着一旁正大快朵颐的丹同学,弯腰低着脑袋凑过身去:“我说,你们下午游泳都干了啥?怎么程铮一脸便秘的表情?你不会揍他了吧?他可是我们这次活动的大金主啊”。

易丹吃着牛肉烫嘴嗷嗷叫着,吞下去还跐溜吞咽口水,听到黎茵问她,摇摇筷子不以为意:“没什么大事,后果在可控制范围内”。

“不会吧,你们真的打架了??”

“嗯……性质上可以这样认为”。

也难怪黎茵感到奇怪,晚上四个人到程铮订好的火锅见面时,她就看到男人眉毛紧皱,耷拉着耳朵,委屈巴巴的样子,这可把她吓一大跳,前军人退役,现在是著名装修公司的老总,怎么可能会被人欺负了呢,明明下午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是她又想到易丹那奇葩的游泳方式,难不成……被气得两人打起来啦?

易丹瞥一眼气压低沉的某人,再看闺蜜一脸八卦,像是在脑补什么狗血剧情,无奈的耸耸肩,再去辣锅里挑起红溜溜的粉丝抪弄进碗中。

她是没谈过恋爱,却也不会傻到看不分明的地步,第一次和程铮见面她就隐隐约约感到男人对她的好感,易丹同样挺欣赏他,成熟稳重,还老实木讷,好吧其实主要是身材勾引。

再到后面男人主动来邀约,以及陪她打排球,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在易丹身上不知何时涌现出来,尤其是程铮总会不经意地秀秀身上性感火热的肌肉,叫她立刻缴械投降。

即便如此,她也想不到男人会在游泳的时候做出那种荒唐事,易丹自己看的开,心里倒是有点放不下,或者纯粹是恶作剧,这么一位身材好长得帅还多金的大佬追求自己,当然不会拒绝,不过既然他现在犯了错误,吊吊胃口总不为过吧。

所以就在他们离开泳池程铮全程低头认错只差跪下时,易丹淡淡地说了句:“没关系,我们就当没发生吧”。

打击有多大嘛,看他一晚上要死要活的样子就行了。

易丹心情好的不行又灌了一口饮料,拿起装肉的盘子把它们全都拨进火锅里,锅里的水还在汩汩叫嚣,不一会就蒸发的剩下不多。

恰逢服务员过来添水,易丹嚼着牛肉问她:“对了阿姨,我看你们店门口写着什么特色精品桃花酿,那个是什么,酒吗?”

服务员是个围着头巾扎着丸子头的大婶,身上穿着店小二样式的服饰,闻言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是的,这种酒是用特别的方子酿制的,不知道各位需不需要呢?”

“来一点吧”。沉默许久没说话的程铮开了口,看金主发话,黎茵跟着拍马屁,“是啊是啊,好不容易玩一趟,喝点酒提提氛围嘛”。

易丹和赵书铭自然也没有异议,大婶得了信就去把酒端了上来,印着桃花酿三个字的白罐子很快放到桌面,她倒了四杯酒,用同色瓷杯装着,依次递给在座四人。

酒水入口,辣的人直龇嘴,劲大,却回味无穷,真有股淡淡桃花香在唇齿间留存,许是氛围到了,情绪也卷上来,黎茵几杯下肚,突然醉醺醺地说:“也不到以后能不能再有这种感觉了”。

其他人听了一愣,易丹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茵茵,你喝多了吧”。

赵书铭关心的把酒杯拿走,起身给她接了杯茶水:“怎么了,喝不了就不要灌那么多”。

黎茵鼓着脸气呼呼地又抢了回去,醉意熏人,面色红润:“你还给我!”

她把酒杯护在怀里,朦胧迷离地盯着它看:“就是以后要离开这里,尝不到了呗”。

赵书铭听了浑身僵住,易丹却懂了点点头,她把手放在黎茵的额头上,问:“项目弄好了?”

她的话刚说完,一旁僵住的男人的声音就有些气急败坏:“什么项目?!”

“就…出国的啊…茵茵偷偷申请的,她说以后要定居国外的……”

“对啊,外面多好,再不用回来这个鬼地方,”黎茵红扑扑的脸颊出现浅浅的酒窝,不知是哭是笑,眼角缀着点点泪珠,“就是舍不得小丹丹呐,还有一些…回忆吧”。

女孩的话让原本吃的欢快的气氛又变成了浆糊,乱成了一团,赵书铭有些待不下去,冲坐着的易丹和程铮说了声“我先带她回去休息”,抱起还小酌酒水的黎茵径直走了,直到从程铮的角度看不到两人,他才低声问道:“没关系么?”

“没有,有些事还要他们自己解决”。

说罢,易丹眨巴着亮晶晶的瞳眸,笑意盈盈:“那,有人愿意陪我去看表演吗?”

原本还纠结着事的男人霎时手足无措,黄黑的面庞上分不清是醉的通红还是害羞的无所适从,小人的那句“就当没发生”让他真的是感到绝望,深知做的腌臜会被讨厌,哪怕她生气的打他,骂他,找他负责,都可以接受,可是无足轻重事不关己的放弃是不是也意味着拒绝,死心呢?他不知道也不敢想,晚上吃饭味同嚼蜡,女孩也不理睬自己,不会甜甜叫他程铮哥哥,更别提连名带姓的直呼,可是,她刚刚…….在邀请自己吗?

程铮腾的站起来,身后的椅子被带的撞向地面发出巨响,周围客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两人身上,只听他结结巴巴说:“我、我,我愿意”。

易丹笑得捂着肚子,不去看男人黑红色的猴屁股,好一会拎起身边的包,喊了声“走吧”,大大方方离开。

热闹嘈杂的喧和声里,隐去了那多余的一下低语。

“呆瓜”。

黎茵和赵书铭都不是S 市本地人,来自一处临海的二线城市,颇为富足的地方。

两人原本应是没有什么交集,虽然同一个高中,但是一个理科A 班的尖子生,另一个则是体育生,八竿子打不着,教室一个楼顶一个楼底,隔了有三层。

顶层的特快班常年沉溺于刷题考试,无心窗外事,个个比着学习,争先恐后,生怕在每年的淘汰测试中被刷下,毕竟作为学校的希望,各年级A 班配置的资源可以说是最新最好。

黎茵和赵书铭能够挂上联系还是在同桌小可神助攻下造成的,一次体育课,她打完球后便准备去食堂吃饭,可是小可非要嚷嚷观摩篮球场的比赛,拉上她就跑过去围观。

当时人群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起来,把比赛场地堵得水泄不通,小可仗着自己身影小巧敏捷牵住黎茵左拐右蹿,硬生生钻进最里层,黎茵正抬头拨弄散乱的头发,不料恰好就看到赵书铭一记完美的投篮。

即使时隔多年她仍能清晰记得那时的画面,俊逸的男孩自信的飞跃,衣襟摇摆,在风中飞舞,抛出手的姿势帅气飘逸,还有那阳光中的微笑,一切都定格在一瞬间。

黎茵自认不是吃颜的人,却也禁不住这种吸引,当场就沦陷了。

从那以后,她就展开坚持不懈的追求之路,高一到高三,真可谓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了。

主要赵书铭颜值爆表,素有校草之称,那张脸一摆出来,立刻吸粉无数,加之黎茵的动作又不敢太大,怕惊动年纪主任全校通报,所以赵书铭也就没多在意。

不过这依然造成不小的轰动,堂堂黎美人,高冷美女学霸buff的加成,场场考试光荣榜前十的人物,每天居然会跟在体育生的后边,送送水什么的就算了,还掐好时间在人训练结束时递毛巾、买零食,这就很过分了。尤其是小可强烈控诉:“我的份呢?!好歹我也是媒人好吗?没我牵线怎么造就这段佳话!”

黎茵弹她一脑门:“成了再说”。

时间久了,赵书铭也从开始的没感觉变得微微惊讶,到底他觉得两人是合不来的,他也不想干扰到女孩的学业,不过黎茵的真诚最后还是打动了他。

高考结束后的那晚,他们就正式在一起了。

少年的爱情懵懂青涩,不够成熟,也谈不上什么责任,尤其对敏感的黎茵而言,这种感觉更为不安。

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她渴望寻求依靠,让自己长久的安稳,找到赵书铭,她以为得到了满足,却也并不是想象的那般美好。

一个月后,黎茵18岁生日当天,她给赵书铭发了消息,想让他陪伴自己度过成年的夜晚,因为这天,她的父母离婚了。

阴差阳错,男孩看到消息却被朋友拉着参加了别人了宴会,女孩就守着约定的地点等到零点钟声响起,那晚的月色似乎格外的清冷,连带着她的心,也渐渐沉寂。

“程总,这是上季度的部署总表,然后还有您要签字的几个文件,都在这里了,您看看”。秘书递上文件夹,语气不敢大声,束手束脚站在一旁,盯着男人没什么表情的脸。

“嗯”。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身穿笔挺合身西装,端庄沉静,冷冷地应了声,眼珠子眨都不眨,随手翻动蓝夹子中的纸页,快速浏览,提笔划动几下,旋即扬起小臂,挥挥手示意,“可以走了”。

“哎哎”。男秘书屏住呼吸,弯腰点点头,没有在过多的解释后,抬步迅速的离开,像是在躲避身后追捕不放的猛狮野虎,直到关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长长吁了口气。

老板真是太吓人了,感觉办公室的气温都和他的脸色一样,低的让人呼吸都不顺畅,也不知道是公司内部出了什么问题,新的一周开始,迎来的便是他冷冰冰的态度,冷冰冰的脸,在他面前汇报工作都是精简短小,生怕谈久了一不小心就把男人惹火了。

不就是周末出去海边玩了下么?男秘书边走边想,难不成什么东西被偷了?可是老板也不差钱呐,如果不是物质上的,是情感方面?

思及此,小秘书猛打了个哆嗦,不会吧,自己跟了也有段时间,从没见过总裁身边出现过什么女性啊,也没听说老总谈了恋爱。

高楼的落地玻璃窗一块衔接另一块,他绕着路走到这一层的另一面,刚推开面前的檀木门把就被另一张期待的脸吓得退后几步。

“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被训话?”是另一个同事女秘,这阵子员工都知道老板气压低,心情不好,人都是能少进办公室就少进,可怜了两个贴身打理工作的秘书,顶的压力如山般大了。

“没有,”他把文件往女人身上一拍,“这次是我送,下次该你了,不许抵赖”。

秘书一离开后,原本严峻的程铮脸色就彻底垮了下来,手里揣着手机,头埋进手臂。

他的心情怎么可能好的起来,泳池冲动那事还没翻篇,本以为和易丹一起看了演唱会能够有所缓解,可是游玩回来之后,小姑娘愣生生不再给他发任何消息。

就算两人不算熟稔时,有事没事她还找自己聊聊天,现在那聊天界面他不先手,永远都是一片空白;可就算先手,易丹回的永远都是“好的”,“嗯”,“哦”。

太敷衍了,表明了不想和他再说话。

啊怎么办怎么办,程铮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毛,把好好的发型乱成了杂草,他目前根本毫无策略,请求原谅也无效,还有什么其他的出路吗?

而且自己一大老爷们,恋爱经验零基础,性格也不讨喜,又不会哄人,这一步错后面步步路数尽被堵死,自己挖了坑跳进去,蠢得一塌糊涂。

易丹对他的影响真的太大了,面对那马尾少女,心绪涌动,澎湃不止,心中提前打好的草稿也不知甩哪去了,左右混乱,不清楚所云。

“唉”。程铮无奈的叹气,打开手机找到微信联系人,眼下他只能再次向黎茵寻求帮助。

不过也不知道姓赵的小伙子和她之间发生了什么,玩了一趟他们的关系怎么就在一起了?他是不是应该换个人选?

“叮咚”,有消息进来,程铮轻轻一划。

黎茵:我滴亲娘,你是真的不会追人吗?要不我直接告诉易丹捅开算了?

程铮看了一慌,当务之急不是这个啊,可是……他又不好明说。

程铮:不是不是,你知道……怎么哄可以让女孩子消气吗?

黎茵:你到底是把她怎么了?问她她也不说。

程铮又说不出话,他打了几行字,又陆陆续续删掉,怎么字字斟酌也解释不清啊,他要是坦白,黎茵会直接拉黑他吧?

这边大佬茵看着那正在输入的字样没消失过,可等了半晌也不冒一个泡,草,感觉这都什么破事。

黎茵:好了好了我也不过问了,我看易丹像是没受多大的影响,你再约出来试试看?比如……一起健身?反正这妮子就吃这一套,使劲诱惑她就OK了。

继续攻略吗?男人摸摸下巴,眯起眼睛细细寻思着,嗯,就这么办吧。

易丹接到程铮电话时正在寝室收拾东西,论文截止时间将近,而且最近又临时接了差事带带大二学妹们写生,往返跑的难受,索性直接重回学校,感受年轻的美好。

她刚到时,还十分中二的张开双臂,迎在宿舍大门口,行李箱堆靠在一旁,放生高昂:“姐妹们,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这喊得回声阵阵,接着从里面就丢出来个大枕头砸到她脸上:“谁是你姐妹!别特么丢人现眼了好吗?快滚进来!”

易丹托着箱子,还要仰头顶住绵枕,悲愤的斥责行凶者:“安安!你居然……你居然……太过分了!枉我把你视作我至亲的妹妹!”

门推开,光亮气流全都涌进来,鸭脖的辣味一股脑扑面往鼻孔里钻,赵安安坐在凳子上晃着小腿悠闲盯着平板,抬都不抬头:“我比你大,谢谢”。

易丹指着桌子上的空盒,目瞪口呆:“我不在,你都堕落成这样了?”

“昨天忙了一天锯木头,下午还要去,你要干嘛?要不换换?”

易丹识趣闭嘴,她才不会说昨个睡了一天的觉,全靠外卖的全家桶活着呢。

赵安安性格大大咧咧,颇具男孩子气,是从小县城的地方来,志在以苟活于S 市为人生信条,易丹曾多次苦口婆心的劝诫,告诉她这破地没什么好的,就差耳提面命,可那丫一根筋直通到底,觉得自己的选择真可谓声明大义,充满自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易丹再和她寒暄几句便专注整理衣物,收拾前,顺带清了清散发浓烈香气的鸭脖子盒。

要命的冲人。

东西还没放好,程铮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嗯,下周三吗?”易丹看了下日历,“有时间唉,优惠啊,唔,好吧,咱们一起,嗯,到时见,拜拜”。

挂了电话,赵安安总算回了个头,问她:“谁啊?约你出去玩?”

“一个朋友,健身呢”。易丹摆摆手,继续放置物什的大业。

“你会去健身?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有帅哥耶,为什么不去”。

赵安安看着嘴角带笑一脸诡异的室友,顿时觉得骇人不已,撸了撸袖子撇了撇嘴说:“我的天,脸小丹丹都要出去撩汉了,这世道真变了”。

易丹只是浅笑不语,这男人,总算知道打个电话,她还以为真没救了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