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男男超污:昨天跟闺蜜磨豆腐了

时间:2020-07-08 09:01:15

 

很明显,这个女的应该不是风尘女人,从他说的话哦,我应该明白了,是他的弟想进陈威的公司。.

 

 

陈威家里有钱,这是众所周知的,我也知道他家里开了个,矿产的公司,好像是挖煤的吧,之前他爸是煤老板,连我们初中学校的校长都要礼让三分,陈威每次上学放学,都有豪车接送,那应该是他继承了父母的产业。

 

 

想到这里,我并没有贸然的开门,而是依旧,蹲在窗边上,听着里面的对话,我想听一下陈伟是怎么说的。

 

 

在老板娘柳莺家里,回来的时候,我就没有满足,现在又看到了这样的一出,我实在是难以忍受。

 

 

“这样吧,你让你弟明天到人事部去面试,明天我会到人事部走一趟,时间就定在下午3点到4点这个区间,你跟他说,千万不要迟到,然后你把他的图片发一下给我,我看一下是哪个人,确定了之后,下个星期就可以来上班,很简单的一个事情。”

 

 

陈伟躺在床.上,十分恰意的吸着烟,我心想他弟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为她这么付出。

 

 

“行,真的是十分谢谢你的陈总,你也知道,我弟之前因为吸毒,在里边呆过两年,出来后,因为履历的问题,很多公司都不愿意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真的是难为陈总您了。”

 

 

美女最终才说出,她的缘由。

 

 

我在门外听着,不由大吃一惊,心想这个做姐姐的真是伟大,那个弟也真是的,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好学习读,有吸毒的历史,难怪很多公司都不敢收。

 

 

“你也知道你弟有吸毒的意思啊,这个事还真的不好办,他来到公司做个小职员还行,但是以后要升职的时候可就难了呀。”

 

 

陈威吐了一个烟圈,自顾自的说道。

 

 

我心里乐呵呵的,知道这是当老板的套路,很明显成为认为这一次并不足以让满足。

 

 

果然,在我的期待中,好戏即将上演。

陈威思索了一会儿,望着面前的美女,打量着她一圈后,这才轻轻吐了口烟圈,开口说话:“这样吧,过几天我要去一趟香港,要去进货,你就陪我走一趟吧,怎么样?到时候你弟的事情,我一定尽力帮你,保管他升职加薪。”

 

 

陈威这话一出,不仅面前的美女想到了什么,就连我也知道了他的意图,打着出差的名号,跟秘书或者三儿到某一个地方去度假,享受快乐,这是很多老板都这么干的事情,我想不到,有一天也让我碰上了,我的兄弟也这么干。

 

 

美女面露绯红之色,似乎略带犹豫,但是最后还是咬咬牙,问道:“陈总,不知道要去多少天呢,我得找个借口啊。”

 

 

“也不多,七天吧,一周的时间,要是我觉得可以的话,那咱们的事情就一笔勾销,还有你爸欠的那30万贷款,也算了,到时候看你的服务态度如何,不过要是不行的话,你把那些钱,可是要从你弟的工资里扣了。”

 

 

陈威悻悻说道,但是,他不带任何语气的口气,却让我,猛的一惊,原来这个美女的父亲还欠了陈威的钱,难怪从未敢这么干,这也是够惨的,弟.弟吸毒不说,就连父亲也是欠下了几十万的贷款。

 

 

听到这些话,美女脸上大喜,立刻又凑了过去,也难怪她这么高兴,七天就能有30万的贷款,还能让弟入职,不得不说,陈威手笔还是挺大的。

 

 

不过看那女的姿色还算可以,但是再怎么漂亮,也赚不到这么多钱,七天30万,这是一笔多大的数目,我有些搞不懂这些有钱人的想法,就比如,我的上司杨贺,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难不成说有钱的人都有特别的嗜好吗?这个我不懂。

 

 

“行了行了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要是还没满足的话,我改天再带你去耍耍,,一定让你嗨翻天,放心吧,在这里等我消息,过两天我打你电话,去的时候就喊你。”美女捣鼓了一阵,陈威还没反应,于是成为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能看到美女不满的神色,但是我不敢出声,心想要是换我上场的话,一定能能让她感受到女人的快乐,陈威这几年应该是花天酒地太多了,导致现在体能都下降了,有钱人都是这样,反倒是那些打工的肾脏功能会比较好。

 

 

“好的,陈总,那我就等着您哈,您看什么时候需要去的话,你就带上我,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随叫随到,谢谢陈总的大恩大德,陈总刚才可威武了”

 

 

女人一个劲的拍马屁,而陈威也十分受用,很显然对于美女的拍马屁,没有几个男人能受得了,成为在美女的身后拍了拍,他穿衣服,然后,自己也穿上裤子和衣服,准备,离开。

 

 

那到现在我才搞明白了,原来这个地方并不是陈威的家,应该就是这个女子的家吧,刚才我还难怪了,为什么成为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见陈威未收拾好,准备出来,我也赶紧退到一边想了想,我轻声走到楼下,打算跟陈威碰个面,然后再叙叙旧,看看他的情况怎么样,要是可以的话,在唠嗑唠嗑,如果是说他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那也没啥好说的,权当打个招呼吧。

 

 

不过看着自己,今晚是受尽了苦,在老板娘那里,憋着的苦,现在又涌了上来,刚才好看是好看,但是没人卸货也是个烦恼啊。

 

 

想到这,我也没啥犹豫,轻手轻脚的走到楼下,然后整理一下衣衫,开始往上走,额,楼上三楼陈威那里也开了门,我听到陈威下楼的脚步声。

 

 

整理好思绪,我也晚上走,措辞我都想好了,先试一下成为是怎么样的人,毕竟我们初中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但是,这也差不多,有十年没见了,平常就是在同学群里冒冒泡,聊聊天,打打屁,游戏好玩。偶尔玩一下,但是,我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这个人。

 

 

刚想到这,我就看到陈辉下来了,只见他已经跨上了一套西装,还打威领带,看到他,他似乎还认不出我,这么想着,我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摆出一副十分惊讶的神色。

 

 

“诶,威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呀?哈哈,我们快有十多年没见了吧,你还记不记得我啊东子啊,奶奶的,初中的时候老是偷我的东西吃,咱们还是同桌呢。”

 

 

陈威是个小胖子,初中的时候虽然家里有钱,但是他父亲管他管的比较严,所以零花钱并没有给多少,反而在家里大手大脚惯了的,他来到学校十分的不适应,所以经常,会跟我一起吃东西,两个人聊聊天,打打屁我也乐意,一来二去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陈威明显愣了愣,然后打量了我几点,借着楼道上的灯关,这才认出了我,紧接着,拼命拍我的,肩膀,哈哈大笑:“艾玛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你小子,之前同学聚会,每次喊你都不来,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奶奶的走走去喝茶,咱们叙叙旧。”

 

 

陈威也十分的开心,一个劲的拉着我,和我套近乎,我一看,看来陈威还是那样讲义气,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见利忘义,有了钱就把头抬到天上,是兄弟,一辈子都是兄弟,我心里十分感慨,但是不忍心将刚才看到的那副画面告诉陈威,于是乎,我也拉着他一起走了楼下。

 

 

我们两个人从初中开始说起,一直聊到高中,然后大学,这我才知道了,陈威并不是继承了父亲的家业,而是白手起家,也不算白手起家吧,起码他父亲那边的关系也帮了他不少,他并没有拿家里的一分钱,只是拿了大学的创作基金,然后开始公司经过多年时间,现在已经成为了咱们市区里的龙头企业。整个羊城就没有几家企业不知道的。

 

 

我问起陈威的企业,才知道陈薇是搞房地产的,他和他父亲不同,他父亲是弄煤矿,而在如今这个社会,房地产可谓是暴利啊,听着陈威的描述,我又是羡慕,又是兴奋。羡慕的是他有这么多钱,能白手起家干好公司,兴奋的是陈威说,要带携我一下。

 

 

不过我是有点犹豫,因为我在现在的公司里干的还不错,并且,杨贺还答应了给我升职加薪,我的那些奖金还压在他的手里呢。

 

 

先不说我那几万块的奖金,要是我现在立马辞职了,我还知道他老婆的秘密,保不准,他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怎么啦东子,家马来我的房地产那里干活,我给你一个分店店长的职位,嗯,就管一个区的吧,然后看一下业绩怎么样,要是不行的话咱就从头做起,让人服主你一下不过,你小子的知识我是知道的,从小成绩就好,学东西容易上手,来,过来跟我一起干,咱俩兄弟一起打天下怎么样?”

 

 

请问和我一起到宵夜档里,点了两个啤酒,还有一些烧烤串儿,自己串串儿聊天打屁,谁喝了两杯就跟我聊起了这个事情,分店长这个职位,确实不低,对我一个没干过房地产的司机来讲,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威哥我也想啊,可是我现在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打工的,还和老板签了合同,还要付违约金,你看我现在吧,就是一个司机,违约金还是几万块钱,而且我还有奖金被老板扣在那里,要是我贸然辞职的话,可不行,那这钱就泡汤了。”

 

 

我有些无奈,一瓶啤酒下肚,我差点就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陈威,还好刹住了嘴,要不然,要是把然后的事情给爆出来,那他老板,不对,他老婆跟我都没有好下场。

 

 

我也不能对陈威说,我老板让我帮他的事儿吧。

 

 

“怕啥呢?东子,几万块钱的违约金我来帮你付,这有啥你来跟我.干,一个月,不说什么10万左右的,我保管你有,能开出一些好的大单子,一个月几十万也不是什么问题。”

 

 

陈威几瓶啤酒下肚,说话也有些磕巴了,不过他说到十万个月,这个数目让我倍感震惊,简直把我吓了一跳,我这辈子都没有想过我一个月可以赚到10万块钱。

 

 

“10万块一个月?威哥,你不是骗我吧,哪有那么容易赚钱呢?虽然说盐城比较富饶,但是能有10万块一个月,起码是那些高管吧,我这个知识量我怕承受不起啊,我怕让你亏钱,这样我很不好意思了。”

 

 

我虽然有些心动,但是我还算比较有分寸,并不是直接伸手就要钱,而是跟陈威说明了我的情况,我不是不想干,我是怕我自己干不了,我就想表达这个意思。

 

 

哪知道陈威是真的够意思,拍着我的肩膀,二话不说就让我跟他,别的不保证,但是有他在就保管,我有一口饭吃,10万块钱什么的,只是虚谈,要是有能力的话,你一个月几十万真的不相上下,他是这么说的,我一想,干脆一咬牙,还真的想跟了他了,不过转念一想,他会不会是什么传销之类的。

而且想到老板娘那边,实在让我着迷,我犹豫了一会儿,有了一些想法后才问:“威哥,你看这样行不行啊?我平时有时间的话我就去你那兼职一下,因为我现在是司机吗?平时的空余时间还是挺多的,你教我一下怎么卖房子,要是我把房子给你卖了,你就把钱分我一点,这样怎么样我也不用担什么分店长之类的,要是业绩还算可以的话,那时候再说吧?”

 

 

我说完还小心翼翼的望着陈威,生怕他不答应,其实我还是想坚持一下,赚点钱,要是能兼职当中介房地产,那还是很实在的,起码身边的朋友要是买房的话还能赚些钱,毕竟我跟着杨贺到处走,认识的人还是比较多,还是有不少大老板的,听说那些大老板买房子就跟买菜似的,看到合适的房源抬手就买,要是我遇上这种人,一个月开个两三单的,还是不愁穿吗?

 

 

“用不着东子,你就听我的,直接来我这里,比你在那边当什么破司机要好的多,我怎么跟你讲吧,你当司机一个月多少钱?5000还是8000?”

 

 

陈威喝了一口啤酒,叫了份外卖。

 

 

“我现在是一个月4000多,还不到5000。”说这话我有些不好意思,摇着头,腼腆的说道。

 

 

“这样吧,我给你看点东西,一个月四五千工资,算啥,来,你看看这个,看完你就会心动了直接撂桃子跟我。”

 

 

陈威说完,瞄了一下周围没人,然后拿起手机,打开了里边的相册,一张一张的给我看,我把头,抬了过去,一看,那些照片上的人不由大吃一惊。

 

 

陈威的手机里的照片有许多美女,这些美女全部都没有穿衣服,我看了一眼就直咽口水。

 

 

我一看,里边有几十个身材模样各不相同的美女,这些女人个个拉出去,都起码能当模特,一些车模都长得没有她们这么漂亮,我有些好奇的望着陈威,意思就是这些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有这么些女人这么多的照片,更关键的是,他们居然肯关着让陈威给拍。

 

 

而除非拉到最后,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就是刚才在租房里看到的那个美女,对,没错,就是那个女人。这时候我才发现,是怎么的一回事。

 

 

不用想这些,都是陈威弄过的女人,或者说是他吃过的剩饭剩菜,至于为什么能给他拍照,很显然,有什么事情是用钱买不到的呢?刚才陈威旭说香港七天,都准备拍个照片,算得了什么。

 

 

“看到了吧,这就是钱的魅力,有钱没什么办不了的,别说违约金,就是这些女人,偷偷跟你讲吧,这些都是我好过的女人,每个月换不同的女人,你有钱随便怎么来。”

 

 

陈威喝了点酒似乎有些上头,然后跟我款款而谈,并且,偷偷跟我说道:“东子啊,我当你是兄弟,我才跟你讲,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在你那里出来吗?因为我刚才就去那个了,哇,那滋味可爽了,他爹欠我钱,他弟又找不到工作,这才求到了我的身上,你要是跟我这些女人大把的唾手可得。”

 

 

我心里偷着乐,心想,你还不知道我看到了呢,刚才全都看到了,不过他这么说,我还是摆出一副吃惊的模样,然后是羡慕的眼神。

 

 

陈威十分的受用,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东子,咱是兄弟,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跟着我混,我肯定不能让你饿着,可是你说要当司机,我也不拦着你,人各有志,我不会勉强别人,如果你想通了随时,从我的微信联系。我去买单,咱再喝两瓶。”

 

 

我有点拿捏不准,虽说我跟陈威初中是兄弟,但是,时间都隔了这么久了,为什么他现在对我还是这么热情呢?我有些搞不懂陈威到底是不是做房地产的,他跟同学聚会,那些都是说做房地产,但是房地产员工应该很多啊,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想了下决定,到时候先去他的公司看看,要是可以的话,那违约就违约吧,先搞清楚他公司的状况再说。

 

 

“哎对了东子,刚才我在你,那个楼房里可是有了一个十分好看的女人,就是这个,要不等下我先让你......”

 

 

陈威很快就买单回来,他拿了两瓶啤酒,把一瓶放到我的面前,然后悄声跟我说道,我一听,顿时心里起了想法,刚才那个女的我可是看得真切,那姿色真的没的说。

 

 

“真的可以吗?我有点害怕呀。”我不能拒绝因为,内心也容不得我拒绝,只是我有点担心,是不是会有什么负面影响。

 

 

“哎呀,有啥好怕的,我保证我说一他不敢说二,她本就是风尘的女人罢了,有一次我叫到了她,然后一来二去就跟,她熟了才知道,他家里还有个弟,而且他父亲还欠我的钱。”

 

 

请问说完我才明白,原来这个女人原本就是在厂子里干活的,到后来沦落红尘。

 

 

这个女人叫张青,也是前不久搬到我们租房的,张青人比较美,所以说,受到人的追捧聊比较多,而且价格也是比较高,但是有陈威在,我还怕什么,陈威既然说了,那我跟着办就是。

 

 

陈威发了一条短信,然后让我跟着他走,不过,陈威一起身,因为用力过猛,把凳子踢到了隔壁的桌,隔壁桌,坐着几个三大五粗的汉子,这被一凳子踢到了,可不得了,几个人顿时唰啦啦的站了起来。

 

 

“他娘的不长眼睛是吧,不知道来我只是在这里吃东西吗?真是的,tnnd,出来吃个东西,还要被凳子砸了一下,这两个家伙不长眼的,小心老子收拾你,下次走路戴眼镜,吃,跟他们宵夜,你嚣张个啥子呢。”被踢到的那个人,有些不悦,恶狠狠的说道,但是说话十分难听。

 

 

陈威一听,顿时不干了,吧,把啤酒瓶放下,扭头,就跟他们理论起来:“我说哥们儿说话不用这么难听吧,我只是起身不小心用力一点,喝了点小酒吗?谁都会出现这个情况在这说,宵夜档口这里,两桌子的位置并不算大,听你一顿子皮怎么啦?”

 

 

要我说啊,陈威说话也挺冲,也可能是平时有钱惯了,我偷偷打量一下隔壁桌子是四个人,其中有三个都是肌肉男这样下去,我这两边只有我跟陈威两个人完全是打不过的状态,想到这我刚想过去劝一下陈威打一下圆场,不过对面的人听到陈威说话顿时,立马不乐意。

 

 

“嘿,我说你小子是欠揍是吧,你踢我一脚,我他妈骂你两句又怎么了,我就是骂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啊?再说两句,信不信我今天就把你打一顿,妈的,真是你不擦亮眼睛看看我是谁?这条街就是我说了算。实话告诉你,你可以去打听一下,我光头龙是什么人。”

 

 

那个被凳子腿踢了一脚的人,听到陈薇说话,顿时就站了起来,猛的一拍桌子,把桌面上的食物,都震得差点掉了下去,然后还自曝了名号。

 

 

光头龙,这个名字我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我绞尽脑汁,想了想,终于才知道,之前在买菜的,小摊那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好像是这一带的,这一带确实是他说了算。

 

 

一想到这个,我顿时就知道,光头龙这个人惹不起,马上要去劝陈威,可是为时已晚,陈威也是暴脾气,听到别人这么说,也是一甩袖子,立刻就站了起来。

 

 

“好好,光头龙是吧?好,你给我在这里等着,等一下我就把你打成没毛的龙,妈的,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叫陈威,你可以去打听一下,阳城里小一辈的,有多少是不认识我的?”

 

 

陈威说话比光头还冲,也可能是娇生惯养惹的祸,但是我知道在这里跟这些人发生冲突,我们是肯定划不过来呀。

 

 

“哈哈,陈威是吧,行,你小子有种来咱们拉裤子链链,然后看看是谁他妈说了算。”

 

 

陈威,说完,光头龙立刻站起来,随着他站起来,他桌子上的周围四个人也站了起来,纷纷拿起了啤酒罐子,看这个架势,稍有不慎,立马就要干架。

 

 

说实话,在初中我没少干架,但是,现在年纪大了,人也成熟了不少,在这里打架不名字,想着我正要去劝陈威,然而,陈威,见到这个情况,拎起一个空的啤酒罐子,直接朝光头的脑袋上就砸了过去。

一阵玻璃碎片的声音响起,接着是光头龙的嗷嗷叫声,我见状知道今天这个事,算是没法算了了。

 

 

我左右一看就选好了战队,抡起袖子,拿起一个啤酒罐,就走到陈威的面前。

 

 

“你T.M.D谁敢打我的兄弟拿呀!”

 

 

我英勇的站到陈威的面前,看出我的样子,也十分受用,并且十分感动的样子,但是我这个举动却让对面几个人十分的不爽,纷纷举起啤酒瓶子就要往我脑袋上扎。

 

 

说实话,在某一瞬间,我还是有点怕的,但是仔细想了想,初中时候不也是这么过吗?后边站着兄弟自己就勇往无前的往上爬,于是乎也有那么一瞬间,我热血沸腾,吃亏到以前,那个不是看钱,而是重情义的年代。

 

 

不知不觉中,时代已经在变迁,我们也成熟了,但是打架是本能,对于男人来说,每个人都有值得守护的东西。

 

 

更何况,陈威能给我带来一条光明道路,他是我的福星,我绝对不允许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哎呀哎呀各位各位,给我老头子一个面子好不好?今儿个就算了,这样吧,你们这两桌今天免单,来,都是出来吃宵夜嘛,大家握个手,说几句好话,事儿就那样过去了。”

 

 

我们就要动手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我抬眼观瞧,原来是烧烤摊的老板。

 

 

说起烧烤摊的老板,咱们在这附近住的,基本都认识,要说光头龙是这一带的扛把子,那烧烤摊的老板,只是隐形中的大哥,不是说,他多有钱,而是他十分有势力,他,有三个儿子,每个都在政府部门工作,而且身居高位,也就是老头子,是烧烤,出声也不愿改本行,连老了,你找点事情干,所以就在这里自习了这一个摊子,平时也是很多人给面子,生意比较火爆。

 

 

光头龙看看我,再看看我身后的陈威,然后似乎犹豫了一会儿,瞄了眼老板,才开口说道:“老板,实在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这两个小子确实不知道天高地厚,明明是他们的错,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反而还要抡起啤酒灌打我,您给评评理,有您说话,我也放心!”

 

 

光头龙,十分识抬举,也不博烧烤店老板的面儿,反而一下就将矛头指给了我跟陈威,我拦着陈威不让他说话,然后,径直跑到烧烤摊老板的面前,鞠了个躬,说到:

 

 

“阿叔,你刚才也看到也听到了吧,因为你这里生意比较火爆,而且两个桌子之间摆放的位置不是太大,我朋友也是不小心才将凳子砸到他的腿的,我们还没来得及道歉,就被他骂了一顿,而且说话比较难听,大家都是喝了点酒,所以我朋友也有点冲动,在这里我先给您道个歉,不小心打扰你生意了,至于,什么其他的,我也给你面子了,但是,这饭钱不能省,咱们自己付就行,你年纪这么大,出来吃个摊子也不容易,要是,对面的人,不追究的话,咱就算了吧。”

 

 

陈威也算比较,成熟,也给我面子,看到我这么说他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等着对面看看对面怎么说。

 

 

烧烤店老板叫何大国,是我们这附近著名的老好人,他虽然全是急的,但是从来不耍小心眼儿,我们这边的人也十分尊敬他,叫他一声阿叔。

 

 

我这一生啊叔喊得恰到好处,和大国也十分受用,朝着我点了点头,乐呵呵的拍着我的肩膀,然后望了一眼光头龙,似乎等待着他表态。

 

 

“我这也没说的,打扰啊叔您做生意实在是不好意思,小兄弟,咱们后会有期。”

 

 

光头龙几个小弟想要干活,可是听着你老大这么说,也只得作罢,暗地里摩拳擦掌,那后会有期四个字,似乎表明他们的态度,以后要找我算账。

 

 

几个人说完就走了,果然最后一个人离开的时候还扭头看了我一眼,朝着我比划了个中指,然后龇牙咧嘴的似乎暗示我以后走路小心点,不然没有好果子吃。

 

 

我心想好吧,算是彻底把这一带的扛把子给得罪透了,光头龙以后肯定会找我算账,我正愁着呢,何大国突然对我笑了笑,示意我坐下。

 

 

“没事儿,他们要是敢找你麻烦,你就过来这里找我,偶尔来我这坐一下,陪陪老头子,他们在这里不敢拿你怎么样。”

 

 

何大国突然的关怀,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急忙躬身施礼,向老大也表态。

 

 

而且最后我还是把酒钱给付了,虽然何大国坚持不要,但是我知道,这些钱免不了,以后双头龙要是真找我麻烦的话,我还能来这里坐一坐,我也知道光荣在这里肯定不敢对我动手。

 

 

等到我付了钱,走了挺远之后,陈威才对我问道:“东子,这老头是什么人啊?我看他好像很有威严啊,而且刚才那几个人似乎十分的怕他,你对他也是我特别的尊敬。”

 

 

我朝着陈威笑了笑,给他解释,说,这老人是我们这里的隐形大哥,确实没有人敢动他,这个烧烤摊也是因为他儿子的原因,生意十分火爆。

 

 

聊了两句,因为刚才的缘故,酒精上脑的陈威又聊到女人身上,并且一个劲的拉着我回给他的猪里,要让我弄那个女人张青,因为他说他知道张青不满足。

 

 

我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张青是陈威弄过的女人,我要再去的话,会不会让他带上一个绿帽子,不过陈威给我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女人一晚上换一个也没啥,但是兄弟可是一辈子的事情,他死活拉着我,我也没办法,只好跟着他又回到了出租屋。

 

 

陈先给张青发了条短信,然后表示他会带一个人过来,要专心好好接待。

 

 

敲开了门,我又看到了这个美女,果然,此刻穿上衣服更具有魅力,女人味十足,看着就让我起了反应。

 

 

“张青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们儿李东,今天他要在你这里过夜,你给我好好伺候他,弄好了,什么都好说,要是我哥们不满意,你知道的。”

 

 

陈威说完,扭头就走,自己说打车回去,我本来想说送她,因为我一个人有些害怕,但是他死活让我留在这里,并表示今天晚上你一定要弄张青,今要是不弄的话,就是不给他面子了。

 

 

我有些搞不懂有钱人的想法,先是杨贺让我找他的老婆,然后现在陈威又让我搞他玩过的女人,我有些纳闷儿,但是陈威说完话就已经走了,我来不及解释,就被她关上门,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美女。

 

 

说实话,张青沦落风尘太可惜了,要是当那些老板的金丝雀,一个月好歹也能赚几万块钱,但是沦落红尘,实在,是浪费的不得了,不过我也知道,若非生活所逼,谁会做这种事情呢。

 

 

张青要比我放得更开,她径直坐到我的旁边,落落的笑着:“李哥你好啊,听说你是陈总的朋友,对吧,那往后你可要对我弟好好照顾,而且你要好好照顾我哦,帮我说几句好话呗,今晚人家就是你的啦!”

 

 

张青望着我,并且拿着附她的胸口。

 

 

我心里又激动又亢奋,然后她就专心宽衣解带,然后一直往下,。

 

 

而张青也是大吃一惊,喊了一声:“东哥,怎么会这么大!”

 

 

我闻言满满的自豪,直接一挺身,张青呜呜的叫着,但是也十分的享受。

 

 

我被张清弄得十分舒畅,我自己也十分的感叹,我他妈也有这样的一天。

 

 

我也忍不了了,直接,把张青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好棒哦。”

 

 

不得不说,张青果然浪。

 

 

我也不客气,身子一挺。

可能刚才并没有让她满足,此刻我又提前上班,她抓着我的手,十分惬意。

 

 

我问道:“刚才我就知道陈威来了,真是够味。”

 

 

我一边叫骂着,学着陈威的语气,拍打着张青,张青还庆祝:“陈总可没你强,我要去了。”

 

 

我觉得可以从这个女人嘴里打听一些事情,于是便问道:“你说我兄弟的公司有啥不好进的,你也知道,公司也就那点事情嘛,也算正常的啦。!”

 

 

“啊,真爽,东哥,你真是太厉害了,要不咱们约个联系方式吧,下次再来,我有一个好姐妹,咱们可以来个两女一男,我们服侍你呀。”张青是来了,可是我还没有来,于是更卖力,然后继续问他刚才的那个问题。

 

 

“啊,不行了,东哥,赶紧出来吧……”

 

 

张青的声音一浪盖过一浪,但是她却始终,没有回答我的关键问题。

 

 

大概大半个小时,她已经软趴趴的,我见他这个情况也知道她有点受不了,马上加快动作。

 

 

“哇,真舒服。”

 

 

我不自觉的叫了一声。

 

 

“行,今天就到这里吧,你的表现很不错,回头我跟兄弟说一下,要是可以的话,也可以让你到公关部门去当个什么职位。”

 

 

我抱着跟陈威十分熟的想法,然后给张青许下的诺言,张晶一听这话更是卖力,直接将头俯在我的胯.下,轻轻的,用舌头舔.着那根粗大的东西。

 

 

“感谢,谢谢东哥,你真的是个好人,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只能用身体来报答你了,这是我的微信,你看下次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找我,我随叫随到。”

 

 

张青把她的微信给了我,我也知道这种人就是这样,也就轻松收下,那下次如果憋得不行的话,还可以再来。

 

 

“行吧,就先这样子吧,你先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还得先回家去。”

 

 

我说这话真要走了,而张青直似乎还想要。

 

 

“你赶紧啊,老子要再,今天不把你弄服,我还就真的不走了。”

 

 

我把张青给翻过来,让她在床边上,我在后面。

 

 

完事之后,我看着张金美丽的脸蛋,我又有些感激陈威,才让我弄到了这么一个好的女人。

 

 

而对于陈威让我去他公司工作的这个想法,我又有了动摇,虽说在这里当司机,偶尔可以亲近一下老板娘,还会有奖金,但是,去帮陈威可能会让我走得更远。

 

 

这么想着,我寻思过一些日子,我就找杨贺谈一下,先把奖金给拿回来,然后去老板那里也告诉我的想法。

 

 

等到彻底谈妥之后,我就去找陈威,实话说他那句两兄弟打天下,让我十分热血沸腾,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个目标了,一直以来我都想着赚钱,但是在努力,没有人扶持,没有办法,你走不了更远。

 

 

“行,没问题,你就放心吧,过些日子我在我兄弟面前给你说几句好话,然后你弟的事情,保险没问题。”

 

 

我在张青服侍下,穿好了衣服,然后放下了几句好话,张清顿时十分的开心,有在我的嘴边上亲了几下,但是我有些嫌弃。

 

 

紧接着我就告别了张青,因为现在也不早了,差不多是晚上2点钟,明天还要上班呢,说着我就离开了张青家里,然后顺着楼梯,往家门那边走去。

 

 

我家在五楼,张青这里是三楼,其实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住在这里,于是蹑手蹑脚的上去,熟练的掏出钥匙开门,然后关门,都是轻轻的,免得影响隔壁邻居。

 

 

我是个单身寡人,刚才吃的宵夜,所以晚上也不怎么饿,在张青那里洗了澡,现在身上还有一股香味,不过我有点洁癖,还是先洗了一下,然后才躺下睡觉。

 

 

晚上睡觉,满脑子都是张青。

 

 

做了个美梦,第二天醒来我才发现,去公司发现了一件大事。

 

 

以前公司部门的主管,市场部的老人,离职了,现在,部门主管,这个职位正在空着。

 

 

杨贺立马跟我表态,要是我能让老板娘那个,那我就是这个主管的候选人之一,并且有极大的可能,可以扶我上去。

 

 

真没想着,我又有些犹豫不定,到底是去陈威那里还是继续留着呢?

“李东,你被辞退了!”我正犹豫着,收到杨贺的短信。

 

 

不用想,是和老帮娘一致决定的。

 

 

既然老帮娘和杨贺都这么说,我也没意见。

 

 

“走着瞧,杨老板。话说你老婆真行,还帮我那个。”杨贺用完就把我辞退了,我自然也不给他好脸色看。

 

 

“你,给我滚回去,这个市再无你容身之地!”杨贺咆哮着把我赶跑。

 

 

我收拾好东西,直接回村,当然,这个城市我还是会再回来的。

 

 

陈威那,我只是打了个招呼,说家里有事,先暂时回村一趟。

 

 

到村子里一个月多,父母早已去世,我就跟着表哥一起过,表哥是跑大货车的,长时间都在外边,大多时候,家里只有我跟表嫂两个人。

 

 

表嫂经常问我城里的事,我只是摇头不说话。

 

 

我不想当寄生虫,于是在村子外边的砖厂打工,天天干的都是力气活儿,工钱还没几个,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苦哔。

 

 

我们村有个叫蛇皮的家伙,跟我岁数相当,人长的一般,就是白净,嘴也甜,把村里那帮老娘们儿天天哄的一乐一乐的。

 

 

关键是他也没个工作,地也不种,奇怪的是,他似乎有花不完的钱,天天抽着好烟喝着好酒,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有天晚上我加班回家,路上恰好碰到了蛇皮,看见我,他还故意给我显摆显摆手里拎着的好酒,乐呵呵打招呼:“李东,刚下班啊?”

 

 

看蛇皮又喝的好酒,我心里就好奇的要死,停下车来跟他聊天。

 

 

我说:“蛇皮你天天也不上班,哪儿来的钱天天喝这么好的酒啊你?”

 

 

蛇皮这小子居然还给我卖起了关子,神秘兮兮说:“天机不可泄露。”

 

 

我心情本来就差,脾气也不好,见他不肯给我说,上去我就给了他俩嘴巴子,薅住他头发说:“你要不告诉我咋回事,我打你个半死信不信?”

 

 

蛇皮人胆子小,吃了我两巴掌马上就吓的发抖,战战兢兢说:“你不就想挣钱吗,至于吗你?我给你说了,你可别告诉别人。”

 

 

然后蛇皮还煞有介事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了,还要垫脚尖贴着我耳朵,说:“我告诉你昂,你想挣钱的话,就去找王寡.妇,在她那儿,一个小时差不多就能挣五百!”

 

 

“啥?”我惊讶坏了,而且也不信,可是蛇皮信誓旦旦的保证,要是他诓我,他甘愿被我打个半死。

 

 

回家一宿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始终念叨这个事儿。

 

 

一直熬到天亮,我索性给厂子请了假,带着试试看的想法,敲开了王寡妇家的门。

 

 

王寡.妇年岁其实不大,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皮肤保养的很好,身材也保持的特别到位,在村里见了熟人打招呼总是眉开眼笑,跟别人家死了丈夫的寡.妇完全不同。

 

 

开门见是我,王寡.妇有点诧异,问我说:“李东?这么稀罕,你咋来了?”

 

 

蛇皮也没说她家到底有啥活儿,我就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个啥,王寡妇热情的很,招呼我进了屋,还特地给我倒了茶水。

 

 

最后王寡.妇往边上一坐,大背心撩起来那么老高,冲我忽闪着眼睛说:“李东,你找嫂子,是不是有啥事儿?”

 

 

我想了想说:“嗯,嫂子,我想来给你打工,行吗?”

 

 

王寡.妇有点懵了,眨巴眨巴眼说:“给我打啥工啊?我这儿又没开作坊厂子啥的。”

 

 

她确实没开,而且也用不着开,因为她老公死的时候给她留下不少遗产,足够她花两辈子的了。

 

 

她这话把我说懵了,心里嘀咕着,难道是蛇皮诓我?

 

 

又琢磨了下,我试探着说:“蛇皮给我说嫂子你这儿有好工作的啊,嫂子。”

 

 

“蛇皮?”王寡.妇先是一怔,然后就眼里就发出了光,看我的眼神似乎都不一样了,带着一种我读不出来的炽热,似乎还有点点妖娆的意思。

 

 

王寡.妇打量了我半晌,咯咯笑着说:“还别说,以前都没仔细看过你,李东,现在仔细一看,嫂子才发现,你还真挺帅的。”

 

 

这话夸的我脸上一烫,挺不好意思的,摸着头我说:“还好吧,呵呵。”

 

 

王寡.妇抿了抿红嘟嘟的嘴唇,忽然起身过来,伸手就往我胸肌上摸,我吓了一跳,差点条件反射似的把她用力推开,可是她的小手往我背心里一摸,有点凉丝丝的,还挺舒服。

 

 

“嫂子,你这是干啥?”我打住推开她的念头,好奇的问她。

 

 

王寡.妇却俩眼发光,拿出来手又放在我肩膀上,嘴里还一边啧啧的感叹说:“你这身体可真够结实的,李东。”

 

 

“还好吧,天天干力气活儿,一膀子力气还是有的。”我呵呵笑了笑,接着就再次问她:“嫂子,你这儿到底是不是有活儿能挣钱啊?要是没有,我就去找蛇皮再问问去。”

 

 

王寡.妇眉毛一扬,眉开眼笑说:“还找蛇皮干啥?嫂子这儿就是有活儿,你要是弄好了,嫂子肯定亏待不了你,就看你肯不肯了。”

 

 

亏待不了你。

 

 

这五个字我听的异常清晰,而且也是让我眼前一亮的所在。

 

 

我不禁喜道:“真的?那行啊,我肯定愿意啊。”

 

 

想想蛇皮说一个小时就五百的事儿,我心里就乐开了花,仿佛眼前花花绿绿的钞票在那飞啊飘的,我随手一抓就是好几百,简直美翻了。

 

 

可我看王寡.妇再笑,就有点让我摸不着北的味道了,有点媚,还有点神秘,甚至她看我的眼神,都有点要把我吃了的意思。

 

 

王寡.妇就保持着这种笑容,把我拉起来娇滴滴说:“你愿意那就最好了,走吧,跟嫂子进屋去。”

 

 

“进屋?进屋干嘛?”

 

 

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可王寡.妇没搭理我这茬儿,拉着我就往里屋去了。

 

 

我也是好奇,也是想挣这份钱,也没再追问,乖乖跟她进了屋。

 

 

可是没成想,一进来王寡.妇就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把衣服脱了吧。”

 

 

“啊?”我大吃一惊说:“脱衣服?”

 

 

“你说呢?”王寡.妇意味深长的抿嘴笑了笑说:“你不是想挣钱吗?”

 

 

“是啊。”

 

 

“那蛇皮没给你说来我这儿咋挣钱?”

 

 

我苦笑着摇摇头,实话实说:“他没说,他就说让我来找你,一个小时就能挣五百啥的,别的都没说。”

 

 

“这个蛇皮。”王寡.妇无语的叹了口气,然后就又俩眼放光的看着我说:“呐,总之你想挣钱呢,就赶紧把衣服脱了,别的就别问了,行吧?”

 

 

我有点犹豫,可是一想到钞票近在眼前,一想我一个大男人还能吃亏是咋的,索性就不多想了,特干脆的把衣服脱了。

 

 

王寡.妇眼睛马上更亮了,盯着我一身肌肉啧啧称奇说:“你可真结实啊,李东,快快,快把裤子脱了我看看。”

 

 

“啥?”这下我更惊了。

我又惊又崩溃的瞪大了眼,王寡.妇却是一脸的从容,外带满目耐人寻味的光彩,凑过来抬起手,指尖轻轻的在我身上滑动,还一边啧啧说:“你这一膀子肌肉可真好看。”

 

 

王寡妇蜻蜓点水的拍了下我肩膀,哧哧说:“快脱了,让嫂子看看。”

 

 

这孤男寡女的,在她面前扒裤子,这事儿要传出去,别人不得戳我脊梁骨?这可关乎到颜面和尊严的问题。

 

 

于是我就说:“嫂子,你到底要我.干啥活儿你就直说,我力气肯定够,这脱裤子,多不合适?”

 

 

王寡.妇似乎有些不悦,微微皱了下眉头,但很快扬起了带有邪乎的浅笑,接着就转身去打开了抽屉。

 

 

正好奇,王寡.妇居然拿出来几张红红的钞票,在我眼前一摆说:“嫂子就问你,这钱你还想不想挣了?”

 

 

“想啊。”看见钞票我就眼红了,这对我来说不单单是钱,那可是我脱离苦日子的神物啊。

 

 

“那我让你干啥就干啥,明白?”

 

 

王寡.妇的妖.娆之中忽然就多了一抹霸道。

 

 

看着王寡.妇手里的钱,我心里那点所谓的尊严轰然倒塌,一个念瞬间蹦跶了出来。

 

 

我一大男人,在她面前脱.裤子又咋了?说出去也是她丢人,是我沾光,我还怕她真把我吃了不成?

 

 

我一咬牙一跺脚说:“那行,脱就脱!”

 

 

我动作麻溜的把裤子脱了,这下可好,我就跟电视机里那些模特似的,浑身上下就丢了个遮羞用的裤子了。

 

 

这感觉还真别扭。

 

 

我梗着脖子,心里不停的念叨:“这没啥这没啥,就当是为了钱,为了以后的好日子,这有啥的?”

 

 

哪儿知道,王寡.妇低头看着我,眼睛都直了,俩眼珠就跟俩灯泡似的,亮的都有点刺眼了。

 

 

她这眼神咋就跟饿汉子见了肉似的?

 

 

这下可好,感觉更别扭了。

 

 

哪儿知道,王寡.妇居然抿了抿嘴唇,脸上慢慢飘荡出一抹热气腾腾的绯红来,,低头盯着我吃吃说:“好大……李东,你真不愧是李东,你真是头牛啊……”

 

 

我一怔,还真一时没明白她啥意思,我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看,顿时大悟。

 

 

我顿时脸上一烫,摸着头哧哧说:“还、还好吧……”

 

 

突然,王寡.妇伸手过来,我都没回过神儿来呢。

 

 

我登时一个激灵吓的我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失色说:“嫂子!你、你这是干啥?!”

 

 

“你说呢?”王寡.妇目光如火一般炽.热,说话的声调都变了,嗲嗲的她说:“你就不想要嫂子帮你,那样一下?”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

 

 

没等我吭声,王寡.妇忽然就蹲了下来,同时玉手极快的伸过来,一下子就给我把最后一件遮羞的物件也给扒了下来。

 

 

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嫂子——呜!嘶——”

 

 

这感觉真爽!

 

 

炸的我脑袋里一片空白。

 

 

“嫂子?嫂子在家吗?”

 

 

就在这时,外边院子突然传来一个女人试探的唤声,而且声音已经逐渐接近外边的客厅。

 

 

坏了!

 

 

这声音我可再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我表嫂!

 

 

我脑袋里轰然再次炸了一次,陡然一个激灵,我猛地就把王寡.妇推开,以极快的速度赶紧把裤子穿上。

 

 

我一直跟着表哥表嫂生活,他们对我恩重如山,我对他们自然也是敬重的很,我跟王寡.妇在这儿的事情,要是被表嫂撞见,真不知道她会咋看我,往后我还有啥脸面对表嫂啊?

 

 

紧张让我手忙脚乱,让我心里也乱成了一锅粥。

 

 

王寡.妇被我推的坐在了地上,可她非但没有恼怒,反而看着我坏笑起来,抹着嘴边哧哧笑着低声说:“看把你吓的,傻瓜。”

 

 

废话,那是我表嫂,我能不怕吗?!

 

 

话说回来了,我表嫂好端端的跑王寡.妇家来干啥了?

 

 

“嫂子?”幸好,嫂子推门探头进来之前,我及时穿上了裤子,“咦?李东?你在这儿干啥呢?”

 

 

表嫂看见我,不禁一怔,诧异无比。

 

 

我脑袋里头嗡嗡的,这要我咋解释,平时我跟王寡.妇都没啥来往,表嫂是知道的啊。

 

 

支支吾吾半天我愣是没能说个解释,可我这脸怕是早就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了。

 

 

王寡.妇忽然娇.声笑着说:“妙妙,是我喊李东过来的,想让他帮我.干点活儿。”

 

 

我心里对王寡.妇还挺感激的。

 

 

见表嫂似信非信的看着我俩,我赶紧岔开话题,问表嫂说:“对了嫂子,你干啥来了?”

 

 

表嫂笑着拎了拎手里一筐子鸡蛋说:“我来给嫂子送鸡蛋。”

 

 

王寡.妇忙笑呵呵的过去把鸡蛋接过来放在墙角,拿了钱给表嫂说:“妙妙你先回吧,我让李东帮我.干完活就让他回去。”

 

 

这不明摆着逐客令吗?

 

 

表嫂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幸好也没说啥,嗯嗯了两声转身走了。

 

 

我大松了口气,一摸脑门,嚯,都是汗。

 

 

很快送表嫂出门的王寡.妇回来了,进屋就对我笑着说:“看把你吓的。”

 

 

说话王寡.妇到了炕边,啥也没说,直接就把裤子扒了,接着往炕上一倒,使劲抬着腿说:“李东,。”

 

 

看着王寡.妇,我直接就懵了。

 

 

这、这又是啥意思?!

我愣着不知所措,炕上的王寡.妇抬头看了我一眼,冲我忽闪着眼催促道:“李东,还愣着干啥?快来啊。”

 

 

“嫂子,你这是……啥意思啊?”我耳朵都是烫的,毕竟真是没遇到过这种事儿。

 

 

可是王寡.妇这么倒在我眼前,我又觉得浑身燥.热的难受,,越看越火烧,根本控制不住。

 

 

王寡.妇叹了口气,耐心解释说:“刚才嫂子不是帮你了吗,现在轮到你帮嫂子了,明白了吧?”

 

 

我恍然大悟。

 

 

可同时,我一下子就炸了。

 

 

我咬牙没好气说:“你想啥呢你?你当我是狗啊?”

 

 

“不不,嫂子把你当是牛,一头又大又猛的牛,嘻嘻。”王寡.妇居然看不出来我已经恼了,还咯咯笑着,特别开心的样子。

 

 

“你踏马才是牛!”

 

 

王寡.妇不以为然的态度让我更急了眼,破口骂道。

 

 

王寡.妇怔了下,坐起来不明所以的看着我说:“咋了李东?不就是让你帮嫂子吗,至于急眼吗?”

 

 

“废话,那儿多脏!”我气急败坏的都有点结巴了。

 

 

“脏?嫂子都不嫌你脏,你还嫌嫂子脏了呢?”王寡.妇深吸了口气,指了指桌子上的钱说:“你看见没,只要你把嫂子伺候的舒坦了,那些钱,都是你的。”

 

 

钱钱钱,老子是缺钱,但老子不会为了钱当狗!

 

 

当牛也不行!

 

 

我怒气冲冲过去,拿起来钱,顺手往王寡.妇脸上一甩,没好气的叫道:“有钱就了不起是吧?有钱你以为就能让我帮你那样了?!你想的美!”

 

 

啪的一下子,钱悉数打在王寡.妇脸上。

 

 

王寡.妇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激恼,一下子愣住了。

 

 

红红的钞票,哗啦啦的落在王寡.妇身上、地上。

 

 

“你踏马啥意思啊?我都帮你了,还给你钱,你踏马给老娘用下咋了?”王寡.妇脸色瞬间涨红,瞪着杏眼振振有词的叫唤了起来。

 

 

我气恼不已,脑袋一热,上去就是一巴掌。

 

 

啪!

 

 

一声脆响!

 

 

“来,再说一句试试?”我凶神恶煞的瞪着眼说:“再说一句,我踏马把你脸给你打飞信不信?!”

 

 

哪儿知道,王寡.妇吃了我一巴掌,非但没有更加恼怒,反而突然千娇百媚起来。

 

 

“嗯哼——”

 

 

王寡.妇发紧接着就忽然拉住我的手,目光闪动的盯着我,软软的说:“你力气好大,打的人家好舒坦,李东……”

 

 

卧槽?

 

 

王寡.妇这举动这反应,直接让我懵了。

 

 

啥意思啊这是?

 

 

“李东,你打我吧,使劲打我,别客气。”

 

 

王寡.妇拉着我的手就往她脸上伸。

 

 

我主动打那是我的事儿,那是因为气恼,可是眼下我王寡.妇居然主动求虐,这下我反倒不敢轻易上手了,一愣一愣的看着她,有点不知所措。

 

 

“李东,你要不肯给嫂子,那嫂子就不要了,嫂子帮你,好不好?”

 

 

王寡.妇可怜巴巴的望着我,轻轻.咬着嘴唇,活脱就是个可怜的小野兔,希望主人能赏她一根胡萝卜似的。

 

 

呲溜。

 

 

我还在愣着,王寡.妇麻溜的蹲了下来,二话不说就伸手扒我裤子。

 

 

这一瞬间,我似乎就明白了点啥,可又好像还是迷糊的,就听之任之。

 

 

瞬间,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我脑袋里乱撞,撞的我脑袋一片空了白。

 

 

大概持续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王寡.妇呜呜了两声,不住的冲我笑着,可是红唇却是紧闭着,怕有啥东西漏出来似的样子。

 

 

我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啥了。

 

 

我正意犹未尽的享受着激灵后的舒坦,突然,王寡.妇的喉咙发出一声响动,明显的蠕动了下。

 

 

我登时一惊,瞪大了眼叫道:“你、你吃了?”

 

 

王寡.妇娇滴滴的笑着点点头。

 

 

我:“……”

 

 

我真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儿,这样的女人。

 

 

我有点错愕,但更多的还是舒坦,也不知道为啥,我心里真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不可言喻的感觉。

 

 

王寡.妇满意的站了起来,过去把钱一张一张捡起来,这还不够,居然又去抽屉里拿出了一些,点够了数过来,往我手里一塞,说:“李东,这是三千块钱,你拿着。”

 

 

“这、这么多?”我捏着钱,如梦如幻,不敢相信。

 

 

王寡.妇哧哧笑了,往我肩膀上一靠,嗲嗲说:“傻瓜,这些算是嫂子给你的红包,下次你来,要是能用你带着嫂子去天上飞一圈,嫂子能给你的,可不只这个数哦。”

 

 

我一个激灵跟着一个激灵,心里感慨万千,我李李东活了这么久,才发现,原来钱这么好挣!

 

 

“对了。”王寡.妇又想起来啥了,叮嘱说:“你要记住,这是你跟嫂子之间的小秘密,不要给别人说哦。”

 

 

蛇皮肯定就是这么挣钱的,我不说,他不会往外说?

 

 

我心里念叨着,但嘴上还是信誓旦旦说:“你放心吧嫂子,打死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文学

 

 

多新鲜,这种挣钱的好事儿,我能告诉别人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