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舌尖卷住花蒂:宝宝乖放松点噢真紧

时间:2020-07-08 09:01:14

“嗯……”

王萌萌立马嘤咛一声,俏脸微微泛红。

她对老王是百分百的信任,而且根本没有两性的观念,所以仅仅只是眉头微皱,红唇微张,表现出轻微的生理反应。

文学

这可苦了老王,不但要忍受心理上的折磨,还要忍受生理上的折磨,而且他还不能太过分,不能吓着她。

“咦?师父快看,萌萌胸上那两颗小豆豆变硬了诶!都凸起来了,这是咋回事儿啊?”

听到这话,老王不由苦笑:“傻丫头,这是自然的生理反应,不是得什么病了,更不是身体不舒服的表现,别胡思乱想了。”

“哦。”

王萌萌乖巧的应的一声,但是随着老王粗手在柔软上不停搓弄,那种涨麻感越来越强,隐隐还伴随着一股酥痒感。

这种感觉让王萌萌俏脸越发通红,鼻息也逐渐粗重,并且娇躯时不时轻颤一下。

察觉到自己女儿的这种反应,老王双手立马下滑。

他不敢继续下去了,因为他怕忍不住会揉捏这对尚未被开发的酥胸。

老王布满了茧子的粗手,占满了滑腻的香皂沫,从王萌萌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一路下滑,最终停留在肚脐眼下方。

整个过程刺激无比,那种滑溜溜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忍不住仔仔细细的搓弄起来,没有放过一寸肌肤。

可是最后这一步,老王迟迟没敢有动作,他在犹豫是该继续还是越过这处。

但就在这时,王萌萌目光无意间一瞥,发现了老王那高高耸起的下身。

“师父,你那里咋了?是不是又难受了?”

“嗯?哪里?”

老王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王萌萌立马伸手一指,“就是那里啊,师父是不是也很难受想洗澡?那就一起来洗吧。”

老王当场呆愣,几秒过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老脸一阵发烫,但同时却非常兴奋。

在欲望驱使下,他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三两下脱去衣服,只穿了一个大裤衩子,挺着高高的小帐篷,坐进木桶里。

清冽的井水,冰凉凉的,泡在里面,让老王欲火消减了大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丝不挂的王萌萌,老王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那个啥,萌萌,香皂也打的差不多了,你蹲下来洗吧。”

王萌萌应了一声,重新躺回桶里,一边清洗身上的香皂沫子,一边直直盯着老王。

但目光更多则是停留在老王那高高耸起的裤裆,满脸的好奇。

“师父,你为啥不把裤衩子脱了呢?”

正心不在焉打香皂的老王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赶紧洗澡。”

哪知王萌萌却嘴一撅,“师父为啥不和萌萌一样脱光洗澡呢?这样不难受吗?”

说着,竟伸手来拽老王的大裤衩子。

老王吓了一跳,慌忙将她的小手抓住,“傻丫头,你都多大的人了,师父咋能脱光和你洗澡呢?赶紧洗完去睡觉。”

“师父是不是嫌弃萌萌,不想和萌萌脱光光洗澡?”

见王萌萌撅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老王实在不知道该咋回答,实在拗不过她,只好在水底下扯下大裤衩子。

顿时,那早已高高耸起的部位立马暴露在王萌萌视线中。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师父这部位,但萌萌依旧好奇的很,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一眨也不眨。

老王被她看得脸皮有些发烫,干咳了两声,故意板起脸,“看啥看,赶紧洗你的澡。”

话虽如此,但好不容易压下的欲火,在自己女儿直勾勾的目光下,再次升起,并且越烧越旺,使得那处的反应越来越强烈。

“呀!师父,你那里咋越来越肿了?就跟充血了一样,是不是很难受啊?”

王萌萌满脸好奇的娇呼一声,然后竟伸出一只白嫩的脚丫子探到老王两腿之间,盖在火热上面抚弄起来!

“咝……”

老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那种难以言语的感觉让他爽得两眼直翻,根本没有心情呵斥,只想享受更多。

见状,王萌萌甜甜一笑,“舒服多了吧师父?萌萌就知道师父难受得很,要不然这东西怎么会变肿呢。”

说着,王萌萌伸出另一只白嫩的脚丫子,两脚夹住老王的火热,上下左右的抚弄起来。

老王顿时浑身一颤,两眼瞪得滚圆,先是看了一眼脸露甜笑的王萌萌,再低头看着下面。

生理上的快感和心理上的刺激,再加上视觉上的冲击,三重冲击之下,让老王那处再次膨胀了几分。

浸泡在清凉水中,然后火热那处又被两只柔嫩的脚丫子夹住来回抚弄,并且这双美脚的主人还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徒儿。

“你这丫头,真是的,赶紧把脚松开,咋能用脚碰师父……师父这里呢,快把脚拿开。”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这种强烈的刺激让老王变得格外兴奋,忍不住在水里缓缓耸动起屁股,使得那处在王萌萌双脚中更舒服的滑动起来。

“不嘛,师父这么难受,萌萌要帮师父缓解一下。”

王萌萌确实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在生理方面完全就是白纸一张。

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让老王帮自己洗澡,更不可能对老王这样做,尽管老王是她的师父。

但就因为老王是她的师父,所以她才会这样做。

这个心理,是出于对老王百分百的信任。

“你……你这丫头……咝,再快一点……”

老王咽了咽口水,多重刺激下,也不再推拒,任由王萌萌动作。

水花不断溅起,波纹涟漪荡漾而开,一双白嫩的脚丫子,在老王两腿之间飞快的抚弄着。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王萌萌双脚发酸,想要停下来的时候,老王突然扶住木桶边沿儿,双眼瞪得滚圆,浑身抽搐起来。

而后,老王才卸了这股劲儿,一脸舒爽地吐出一口长气。

王萌萌好奇地看着他,但两人谁也没有开口。

足足过了十秒钟,王萌萌突然咧嘴偷笑:“师父,你尿尿了耶。”

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让老王脸皮不禁一阵发烫,羞臊难忍。

但还没有来得及出口呵斥,王萌萌却一手捞起漂浮在水中的粘稠液体,用手捻了捻,又送到鼻尖嗅一下。

小巧的琼鼻耸动了两下,随后将手中乳白色的粘稠甩干净,一脸好奇的看着老王,“咦惹!怎么味道怪怪的,好像不是尿尿,师父,这是啥啊?”

老王老脸一红,羞于开口,只好故意板起脸,呵斥道:“小姑娘家家的,问那么多干啥?赶紧把身子擦干净,回屋睡觉去!”

他一发火,王萌萌就算是再怎么好奇,也只好不情愿的站起身擦干净身子,跨出木桶。

但在回屋里时,她回头看了一眼正站在木桶里擦身子的老王,突然狡黠一笑,跑回屋里。

奇怪,师父那地方怎么能喷出那种东西来呢?

而且师父还不愿意告诉我,肯定有大秘密。

不行,下次我得好好再试一试!

打定主意后,王萌萌翻了个身,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沉入睡梦。

而回到自己屋里的老王,躺在床上一直想着刚才的画面,久久无法入睡。

辗转反侧好几回,他才把心里那些负罪感消除掉,抽了一支烟,这才安稳睡去。

第二天,老王本来是打算去地里干活的,但因为王萌萌手指受伤了,没办法做饭,便留在家里。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老王刚准备生火做饭,王萌萌却坚持要来帮忙,老王实在拗不过她,只好作罢。

“师父,今天中午吃啥?”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俏生生的王萌萌,老王脑中不由浮现出昨晚洗澡时那香艳刺激的画面,老脸微微发烫,连忙收回目光。

“萌萌想吃啥?师父就给做啥。”

听到这话,王萌萌甜甜一笑,“昨天的鸡肉挺好吃的,但……”

“小丫头,师父就知道你嘴馋,等着,师父这就去杀鸡。”

不大一会儿,老王提着毛拔干净的白条老母鸡走进灶房。

但王萌萌却坚持要学怎么切肉,没办法,老王只好站在她后面,让她一只好手拿着菜刀,而自己则握住她的小手,耐心的手把手教起来。

起初,老王还没什么感觉,可因王萌萌是一只手,使不上力气,他只得加大力道。

这一用力,身子不由自主的紧贴王萌萌,鼓囊囊的裆部刚好抵在她两瓣蜜臀上。

虽然王萌萌只有十八岁,但发育的却很好,个头比老王都要高出一些。

随着使力切肉,身子摆动,那处在王萌萌的蜜臀上不断来回磨蹭。

这一来二去的,老王竟然有了反应,那处逐渐苏醒,开始蠢蠢欲动。

就在这时,菜刀在肉上一滑,没切开,王萌萌胳膊一崴,连带着身子一抖,老王那处竟直接滑进了王萌萌的股沟中!???

“师父,你干嘛用手指戳萌萌屁股啊?”

面对自己徒弟这突如其来的询问,老王顿时一愣。

而这话说出后,王萌萌也是一愣。

自己师父一只手握着她的,另一只手摁着鸡肉,哪还有手指戳她屁股?

难道是师父那里……

“肉就是这样切的,会了吧傻丫头?赶紧生火去。”

不等王萌萌开口,老王屁股一缩,赶紧与她拉开距离,把她推到一旁,装着若无其事的切起肉来。

可裆部却耸起的一个鼓囊囊的小帐篷,非常的明显,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见状,王萌萌好奇得很,于是一边生火一边问,“师父,为啥你那里会时不时鼓起来呢?”

听到这话,老王手上一哆嗦,差点把手切了,扭头看了一眼王萌萌,刚好迎上她好奇的目光,心里不免一阵发虚,连忙别开脸。

“你这丫头,为啥对这事儿这么好奇?”

“萌萌想知道嘛。”

老王在心中无奈一叹,“那你要记好了,这是因为生理上的反应,这种反应是没办法控制的,明白了吧?”

听到这话,王萌萌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本来还想继续追问,但老王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纠缠,直接岔开话题。

“去,把米洗了。”

“又蒸米饭吃吗师父?”

“咋了,你不愿意吃?”

王萌萌立马摇了摇头,“有肉有米饭不是家里来客人了才能吃吗?”

老王被她这话逗乐了:“傻丫头,你手都割破了,师父给你做好吃的补补,你还不乐意了?”

听到这话,王萌萌顿时甜笑起来:“哪能啊,萌萌巴不得天天这样吃呢。”

围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王萌萌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从老王裆部划过。

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师父那部位先是高高耸起,把裤衩子都顶起一个大鼓包。

随后在自己脚丫子抚弄下,竟流了那种白色粘滑的东西,便忍不住问道:“为啥师父昨晚那里会流出那种东西呢?”

老王又是一愣,不知道该咋说,只好无奈苦笑:“问那么多干啥?赶紧吃饭,等会鸡肉凉了就不好吃了。”

可王萌萌实在好奇的紧,听到这话后,忍不住把脚探到老王的裤裆,想要将那白色的东西再弄出来。

老王顿时浑身一颤,筷子吧嗒一下掉到桌上,双眼瞪得滚圆,想出声呵斥。

可是当他看到王萌萌脸上的表情时,到了嘴边的话却咽了下去。

此时的王萌萌一脸好奇,双眼清澈又纯真,没有半点邪念。

并且看都不看他一眼,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裤裆,白嫩的脚丫子隔着裤子来回抚弄着。

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紧抿着,秀眉微皱,好像赌气似得要像昨晚那样,把他的精华用脚丫子弄出来。

见状,老王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一来是因为自己徒儿对两性没有任何观念,完全是白纸一张,二来他被这么一弄,也很舒服。

出于这种心理之下,老王没有出声呵斥,更没有阻止,反而鬼使神差的配合起来。

嗯……越来越粗了,师父这会儿是不是非常难受呢?

想到这里,王萌萌抬头看去,只见自己老师父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筷子,不吃也不动。

坐在那里,双眼紧闭,腰板挺的笔直,双腿大大的分开,好像在配合着她。

“师父是不是又难受了?萌萌要不要弄快一点?”

听到这话,老王飞快睁眼看了她一下,又闭上眼睛,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这傻丫头,是要把师父玩死啊!

老王其实很想教导她,但他发现,自己又很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如果萌萌真的完全懂了,会不会就和自己关系疏远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他真的不愿意这么快就面对这个问题,毕竟她可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啊。

老王在胡思乱想,而王萌萌也在浮想联翩,她现在正是懵懂的年龄,再加上老王说的比较隐晦,越发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师父,你那里越来越粗了,那东西是不是快要流出来了?”

听到这话,老王在心中无奈一叹,刚想着该咋回答,就听院门外传来一道女声。

“王大哥在家不?”

是张喜儿,她来干啥?

老王吓了一跳,刚准备让王萌萌缩回脚,她就立马收了回去,随即低头扒起饭菜来。

见状,老王如释负重的吐出一口气,起身想去迎张喜儿,但低头一看自己高高耸起的帐篷,连忙扭动了几下,使那处看起来不那么明显,这才放下心来。

“诶!是喜儿妹子不?进来吧,院门没关。”

院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张喜儿提着一个陶罐子走了进来。

此时的她穿着一件淡黄色的吊带连衣裙,将凹凸有致的娇躯,彰显得更加完美。

特别是胸前那一对挺拔高耸的柔软,比起侄媳妇胡美丝毫不弱。

完全就是一个成熟美艳的熟女,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随着走动,蜂腰带动着肥臀,两片硕大的柔软有节奏的来回颤悠晃动着,看得老王几乎移不开目光。

一张姣好的俏脸,并没有留下太多岁月的痕迹,相反还多了些许特有的韵味,配上一对狐媚眼,看得人心里发痒。

“喜儿妹子来了,吃饭了吗?”

老王坐着没动,因为他一旦站起来,好不容易掩饰的那处就会非常明显的显露出来。

倒是王萌萌,立马站了起来,乖巧的叫了一声婶子。

“哟!看来我挺赶巧的,正好赶上你们家吃饭,不错呀,大米饭加鸡肉,王大哥,你这是有啥大喜事吗?”

听到这话,老傻笑着挠挠头:“嗐!妹子,你这话说的,没啥大喜事就不能吃点好吃的了?”

说完,他瞥了一眼王萌萌,叹道:“我家这傻丫头昨天切菜的时候把手伤着了,流了些血,我就杀了只鸡给她补补身子。”

王萌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姨,你坐,我给你盛饭去。”

张喜儿笑着点了点头,紧挨着老王坐下,将陶罐子放到桌上,看了一眼在灶房忙着盛饭的王萌萌,揭开了陶罐盖。

“王大哥,你昨天那么辛苦,我特意炖了大骨汤,给你送了些来补补身子。”

说完,她还冲老王抛了一个媚眼儿。

老王嘿嘿一笑,连连点头,目光放肆地在张喜儿身上游走起来。

?

王萌萌正端了一碗白米饭走出灶房,一听有大骨汤喝,立马放下碗,乖巧地说:“张姨,你先吃着,我去弄汤。”

说着,她抱起陶罐子,再次走进厨房,小脸尽是开心的表情。

见状,老王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一听有好吃的就高兴坏了,真没出息。”

“萌萌还是个孩子嘛,要那么多出息干啥。”张喜儿娇嗔地看了老王一眼,眼波流转,暗送秋波,“反正王大哥很有出息,这点我可是清楚得很!特别是经过昨天之后……”

听到这话,老王不由心中一荡,“那是自然,老哥虽然上年纪了,可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嘛,宝刀未老。”

“不但干农活那是一把好手,耕地也是非常在行的,并且很持久,不像其他庄稼汉,没耕一会就不行了。”

张喜儿顿时娇笑一声,“这个我知道,老哥耕地那绝对是一把好手。”

就在这时,王萌萌端着鸡汤走了出来,“师父,张姨,喝鸡汤。”

“萌萌这孩子真乖,王大哥以后有福气了。”

说完,张喜儿很是随意的在老王大腿上拍了拍,然后看着王萌萌,“快吃热喝,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谢谢张姨。”

王萌萌乖巧的点点头,端起鸡汤,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见状,张喜儿搭在老王腿上的手猛然向上滑去,一下盖在鼓囊囊的裆部。

“妹子……”

“王大哥,你也别愣着啊,快喝呀。”

说着,小手微微用力,捏了捏火热的那处。

顿时,那火热的粗大感,让她心神荡漾,虽然有些疑惑为啥老王一下子就有反应了,但还是忍不住用掌心抚弄游走起来。

这骚寡妇,胆儿可真大呀!

暗道一声,老王装模作样的端起碗,将鸡汤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虽然对张喜儿大胆的动作感到很惊讶,但他也很享受。

特别是此时自己的徒儿还在一旁,这种感觉就跟偷腥一样。

心理上的刺激以及生理上的感受,双重打击之下,让老王立马有了反应。

那让张喜儿yù仙yù死的超大尺寸逐渐苏醒,隐隐有昂首挺立的姿态。

察觉到老王的反应后,张喜儿抿嘴一笑,“王大哥,鸡汤做得咋样?还合你胃口吧?”

听到这话,老王只能嘿笑着说,“好,简直是老汉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鸡汤。”

张喜儿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探在老王两腿之间的小手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抚弄得愈加飞快。

但表面上两人都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老王正常吃饭,张喜儿时不时的插上一两句嘴。

又有肉吃,又有鸡汤喝,王萌萌高兴的不得了,压根儿就没发现自己老师父和张寡妇之间的小动作。

因为是大热天,老王下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大短裤,在张喜儿小手的扶抚弄下,那处早已膨胀。

直接将裤裆顶起来了一个高高的鼓包,很是显眼。

幸好王萌萌是坐在对面,再加上有饭桌遮挡,这一切并没有被她发现。

弄了一会儿,张喜儿似乎并不满足于此,竟很是大胆的将一只小手顺着老王的裤管伸了进去,一路向上攀。

就在老王浑身一颤时,张喜儿小手已经灵活的拨开他的裤衩,毫无阻隔的伸到里面,一把握住那火热的大家伙。

好一个骚娘们,这胆子也忒大了点儿吧,难道就不怕萌萌发现?

想到这里,老王转头向张喜儿看去,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

但没想到张喜儿却冲他抛了一个媚眼儿,娇媚一笑,“王大哥,如果你喜欢喝妹子熬的鸡汤,往后我就多送点儿过来。”

听到这话,老王干笑两声,“那多不好意思啊,妹子又不是什么富裕人家,咋能天天杀鸡熬汤送来给老哥喝呢。”

说完,看着一脸媚态的张喜儿,老王心中一热,顺势放下碗筷,一只手搭在她的腿上,慢慢游走起来。

张喜儿反应很直接,二话没说又向老王靠了靠,方便他能更好的揩油。

同时装模作样的说,“那有啥的,只要王大哥喜欢喝,妹子杀两只鸡又少不了啥。”

“嘿嘿,那就好,不过这平白无故吃/人嘴短呀,要是以后妹子你有个头疼脑热尽管来找哥,哥免费给你看。”

张喜儿眼波流转,娇笑一声,“王大哥,瞧你这话说的,和我还计较啥?”

确实不用计较,他都把张喜儿压在身下疯狂输出了,两人好的就差没穿一条裤子了。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张喜儿和老王两人互相在对方的身上到处游走抚弄。

特别是张喜儿,胆子大的不得了,仿佛将王萌萌当成了空气。

一只小手在老王两腿之间不断的抚弄揉捏,甚至还来回上下套弄,爽得老王两眼忍不住直翻。

看着身旁这美艳的俏寡妇,老王再也不想忍耐,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原本只是在张喜儿美腿上来回游走抚摸的大手,逐来到了她的大腿根儿,然后稍稍往上一看,直接盖在了两腿之间那鼓囊囊的小坟包上!

“嗯……”

要害被袭,张喜儿忍不住嘤咛一声,娇躯更是轻轻颤抖了下。

而正是她这声嘤咛,引起了王萌萌的注意。

抬眼看去,不由眉头微皱,师父怎么和喜儿婶子坐的这么近,他们两个不热吗?

疑惑之下,不禁出声发问,“婶子,你和我师父坐这么近不热吗?”

听到这话,老王和张喜儿的动作齐齐一停,连忙分开了一些。

“有吗?你这孩子,赶紧吃你的饭!”

老王训斥了一句,大手也不敢再作乱,可张喜儿却没有收敛,小手依旧盖在他两腿之间,捂住火热不愿松手。

这骚娘们儿,真要命啊!

害怕被王萌萌发现,老王没敢乱动,可是张喜儿却不打算放过他。

不一会儿,就把老王撩抜得欲火高涨,只觉得小腹处有一团邪火蹭蹭往上涨,瞬间烧遍全身。

心中不由一荡,老王忍不住再次将大手探了过去,直接盖在张喜儿两腿之间抚摸起来。

不大一会,张喜儿脸色逐渐潮红,一对杏眼水汪汪的,身子更是时不时扭动一下。

眉宇之间透出三分春情,七分陶醉,整个人看起来很是享受。

老王也是一样,被她小手抚弄得很是舒服,虽没有真枪实弹来的爽,但在这种环境下却刺激得他格外兴奋。

不知不觉,两人再次紧挨在一块。

就在老王准备再进一分时,张喜儿突然娇喘一声。

“婶子,你咋了?师父,你咋又和我婶子坐的这么近?不热么?”

说完,王萌萌疑惑的看着张喜儿,“婶子,你脸咋这么红呢?”

然后又看向老王,“师父,你快给我婶子瞧瞧,看她是不是生病了,刚才我还听见叫她唤了声呢。”

听到这话,老王干笑两声,“没啥事,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呢,你婶子脸红是因为热的。”

“热的?那你还和我婶子坐这么近?”

见王萌萌一脸疑惑,张喜儿就知道和老王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于是整了整衣衫,径直起身,“王大哥,我晚点再来拿罐子,你和萌萌赶紧吃,妹子就不打扰了。”

说完,别有深意的冲老王抛了一个媚眼儿,扭着肥臀离开了。

“师父,你咋不送送我婶子呢?”

见自己老师父根本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王萌萌不满的嘟囔了句。

老王只得干笑两声,没说什么,低头扒起饭菜来。

起身相送?他现在这种状态一旦站起来,那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匆匆瞥了一眼自己的胯下,再回想起张喜儿刚才走时看向他的眼神,老王心中不免为之一热。

这骚寡妇,欲望可真强啊,才过去一天的功夫就又想要了,不愧是守寡了这么些年,估计早都憋坏了!

“师父笑啥呢?有啥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萌萌也跟着高兴嘛。”

见老王扒拉了两口饭,然后停下来盯着桌上的鸡汤发呆傻笑,王萌萌忍不住好奇,再次出声发问。

听到这话,老王眉头微皱,“小姑娘家,一天咋这么多问题,赶紧吃你的饭。”

“哦。”

王萌萌闷闷不乐的应了一声,她发现了一个问题,自打张喜儿进院后,老王就有些魂不守舍。

而且刚才她还发现每当自己老师父和张喜儿紧挨在一起的时候,两人脸上都露出很享受的样子。

这是咋回事?难不成大热天紧挨在一起很爽吗?

吃过饭后,老王本来打算去地里干活,可正是晌午,太阳都辣的很,把大地炙烤的跟一个大火炉似的。

远远看去,一股股无形的热浪扭曲着向上空升腾。

“这鬼天气,可真热啊。”

老王一边挥动着蒲扇,一边搬出藤椅,来到院子里的大树下乘凉,因为屋里实在太闷热了。

王萌萌坐在门槛上打盹儿,因为这里太阳刚好照不到。

“老王在家不?”

一道略显突兀的声音倏然响起,老王挥动蒲扇的手一停,脸上露出一丝厌恶之色,侧头向院门口看去。

只见一个大腹便便,肥头大耳,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正在院门口向里面张望。

见老王看过来,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黄牙,向他招了招手。

“是村长啊。”

老王有些不情愿的起身,走到院门口,“村长找我有啥事?”

吴四德嘿嘿一笑,看了一眼正坐在门槛上打盹的王萌萌,将老王拉到一旁,压低声音说,“听村里人说你会一门手艺,能自制那种壮阳的药丸,到底真的假的?”

听到这话,老王顿时明白过来,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咋的?村长还需要这玩意儿?”

吴四德干笑一声,“你又不是不知道,上个月我刚娶的一个小媳妇,这家伙,水灵灵的,要多漂亮有多漂亮,整天缠着我不放。”

说完,摸出一根香烟给老王点上,“你也知道,到了咱们这岁数,很多事情做起来都有些力不从心。”

“刚好我听村里人说你有独家秘方的药丸,就找你来试试,到底咋样嘛?有没有效果?”

听到这话,老王点了点头,“有是有,不过效果咋样我自己也没试过,给你也不是不行,不过到时候要没啥效果,村长可别怪我啊。”

吴四德龇了龇黄牙,嘿笑着说,“哪能呢,你把我当成啥人了?放心吧,有没有效果我都不会怪你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王再不给药也说不过去,于是撇了吴四德一眼,“等着,我回屋拿药去。”

等老王再次出来的时候,将一个用白纸包起来的药丸塞进吴四德的手里。

药丸比桂圆能大上一点,拿在手里还很有分量。

吴四德掂量了下,剥开一看,黑乎乎的,同时还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气味儿扑鼻而来。

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脸怀疑的看着老王,“这个……管用吗?”

“村长,你到底要不要?”

说着,老王脸一板,伸手就准备将药丸夺过来,吴四德连忙将药丸揣进兜里,“别啊,不管有没有效果,总得先试试嘛。”

说完,瞅了一眼靠着门框已经昏昏欲睡的苏小存,“萌萌这孩子长得可真快呀,老王,你有福了。”

“你还有事?没事没事赶紧走,我还要去地里干活呢!”

老王往左挪了挪,挡住了吴四德的视线,摆出一副冷冰冰的脸庞。

见状,吴四德干笑两声,“谢了啊。”

说完,转身就走。

“药钱还没给呢!”

“先记着,等下次一块给。”

看着吴四德臃肿的背影,老王嘴唇蠕动了半天,突然“呸”了一声。

妈的,什么玩意儿,仗着自己是村长,在村里整天作威作福,欺男霸女。

希望别有求我老汉的哪一天,不然让你他妈的好看!

在心里将吴四德狠狠骂了一番,老王关上院门,重新在藤椅上躺下。

他不爽吴四德很久了,因为这家伙仗着自己有权利,没少做昧良心的事。

找他办事还得送礼,甚至有些时候还得上钱。

尽管如此,村里人大多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里将无吴四德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

时间随着太阳偏西逐渐溜走,闷热的温度渐渐下降。

眯眼看着已经偏西的太阳,想起张喜儿中午临走时看他的眼神,老王心中一动,立马翻身坐起。

这会儿已经凉快些了,是时候找这骚寡妇玩一玩了。

打定主意后,老王回屋给王萌萌交代了几句,便径直向张喜儿家走去。

当然,这事是见不得光的。

因此老王并没有第一时间直接进到张喜儿的家,而是在她家附近徘徊了一阵,见左右无人,一个闪身溜进了院子,顺势还把院门给关上了。

关门的声音惊动了张喜儿,她跑出来一看,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王大哥,你下面那么大,没想到胆儿却这么小,有啥好害怕的?”

“你单着我也单着,咱俩走到一块儿,就算有人看见也没啥好担心的。”

老王转过身来,嘿嘿一笑,“话是这么说的,可这流言蜚语总的来说还是不好听,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听到这话,张喜儿娇笑一声,“使得万年船?难不成王大哥还想和妹子划上一辈子的船?”

“妹子,瞧你这话说的,我有桨你有浪,划上一辈子船难道不好嘛。”

说完,老王搓了搓手,两眼放光的盯着张喜儿,向她走去,就准备来一个饿虎扑食。

见状,张喜儿冲他抛了个媚眼儿,“瞧你这猴急的模样,至于这么心急嘛。”

老王可不管这么多,一把将她抱住,张嘴就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一阵乱啃乱舔,同时粗糙的大手上下齐摸。

“妹子,你可想死哥哥了!”

老王的呼吸有些急促,因为情绪激动,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微微泛红。

一手搂着张喜儿的细腰,另一只手在她高耸的胸脯上来回揉捏搓弄,却从来没有放开过,因为那种软绵的触感简直令他爱不释手。

搂着细腰的手也不安分,一路下滑,盖在两瓣浑圆的肥臀上,又抓又捏。

在老王这一波强有力的攻势下,张喜儿立马被弄得娇喘连连,俏脸绯红。

身子更是软的惊人,要不是被老王抱着,准得瘫倒在地上。

就在老王打算抱着张喜儿进屋,把她扔在炕上来一场干柴遇烈火的盘肠大战时,却被她一把推开。

“妹子,你这是……”

“王大哥,这么着急干啥?屋里还有些闷热,而且我不想在屋里做,要不……咱们玩点刺激的?”

看着媚态百出的张喜儿,老王心里简直是百爪挠心,痒得厉害,就想立马将她就地正法,可一听要玩刺激的,顿时也来了兴趣。

这骚寡妇真是够骚的,都一把年纪了还想玩点刺激的,老子喜欢!

于是就问,“咋玩?难不成在院子里做?”

“院子里做有啥好刺激的?和在屋里做没啥区别,要不咱们找一个敞亮点的,没人的地方?”

听到这话,老王眼珠一转,敞亮点的,而且还没人的地方?这骚娘们难不成是想在山上做?

想到这里,老王嘿嘿一笑,“要不去你家后山,我记得那里有一个窑洞,咋样?”

张喜儿稍微想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下来,于是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后山。

窑洞四周没有什么花草,光秃秃一大片。

但这里地势较高,再加上周围有树木花草遮挡,所以还算得上是比较隐蔽。

老王刚上来就见张喜儿已经站在窑洞口等着他,那凹凸有致的娇躯,挺拔的双峰,再加上一张姣好的俏脸,看得他浑身燥热,心里发痒。

“妹子,这里没人,咱们开始吧!”

说完,老王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抱住张喜儿,张嘴就印在她红润的小嘴上。

几乎没费多少力气就撬开了贝齿,顺利的钻进口腔,追逐着那条粉嫩的小舌。

“唔……”

张喜儿嘤咛一声,顺势抱住老王的粗腰,任由他肆意妄为。

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在张喜儿的翘臀上来回抓捏,另一只攀到胸前,不断把玩着那沉甸甸的柔软。

同时屁股缓慢的前后挺动起来,使得那已经高高顶起的大鼓包,在张喜儿两腿之间来回磨蹭。

虽然两人都隔着衣服,但那火热的感觉依旧无法阻挡,烫的张喜儿浑身发软,俏脸发红。

察觉到那强有力的大棍,她心中不由一荡。

这家伙,可真大呀!

没想到这老汉看起来瘦瘦弱弱,没几两肉,下面却长了这么一根大宝贝,要是被他玩过的女人,估计都离不开他了。

想到这里,张喜儿只觉下面一热,隐隐有一股暖流淌了出来。

刚好这时老王的大手来到她两腿之间,三指并拢,在鼓囊囊的小坟包上用力一摸。

嘿!这骚娘们,竟然没穿内裤!

嗯?咋湿乎乎的?难道她流了?

好家伙,真是够骚的,就弄了这么一两下便流水了,真不愧是饥渴的寡妇,老子喜欢!

就在老王念头刚升起,却被张喜儿一把推开。

此时只见张喜儿俏脸涨红一片,媚眼如丝,微微张合的红润小嘴儿,还挂着一丝透明的液体,那是她和老王的口水。

“王大哥,你也太心急了,妹子都快被你亲的喘不过气了,讨厌。”

说着,娇嗔一声,举起粉拳在老王的胸膛上轻轻捶打了一下。

这种如同小女人似的撒娇媚态太模样,看得老王下面再次一硬,就差没将裤子顶破。

于是故意挺了挺腰,使得那处更显硕大,“妹子,你看看,哥哥我都急成啥样了,咱也别耽误时间了,快点开始吧!”

听到这话,张喜儿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急啥呢,时间还早着呢。”

话虽如此,双手却抓住裙摆,慢慢向上撩起。

顿时,一截儿白生生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同时也暴露在老王的视线中。

因为经常下地干活,张喜儿浑身没有啥赘肉,两条美腿很是笔直匀称,再加上穿的都是长衣服,所以腿很白。

看着这跟莲藕似的美腿,老王几乎移不开眼,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慢慢弯下腰,同时有些颤抖得伸出一双粗糙的大手,来回磨蹭抚摸。

张喜儿娇躯顿时一颤,那布满老茧火热的大手虽然粗糙,但却将她摸的很爽。

粗糙与嫩肉的碰撞,产生了一股难以言语的快感,让她全身发酥,双腿发软,几乎无法保持站立,浑身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随着双手逐渐上移,老王呼吸越发急促,整个人已经彻底蹲下。

从他这个角度向上看去,张喜儿裙底的风光一览无遗。

因为里面是真空,所以一切老王都看着清清楚楚。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