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污污小黄文越详细越好:碾压脆弱的敏感点

时间:2020-07-08 09:00:20

“啊……没,没事。刚刚不小心被噎到了。”蒋楠吓了一跳,脸色瞬间由白转红,心虚的解释道。

“噎到了?哦……那注意一点儿啊,吃饭别太急了。”李香表面这么说。但是心底有些不信,要是被噎到的话,脸色能是红的?到底怎么回事?

文学

她眼睛狐疑转了两圈,然后扫了扫对面的陈川,见陈川表情相当享受,一股不好的感觉立马涌上心头,她下意识的低头一看,瞬间就被眼前所呈现的一幕惊得瞠目结舌!

陈川这家伙竟然把手伸到了女儿大腿上!天!

“这……”

李香懵了,顷刻间脑袋一片空白。她根本想不到一向保守的女儿,竟然和陈川有这种关系。难怪刚才进屋的时候没有穿小衣,她就觉得奇怪呢,现在看来,她哪里是走得着急忘记穿了,根本就是让陈川这家伙给扒掉了!

“怎么办?我应该揭穿还是装作没看到?”李香艰难的在心底抉择着。

揭穿吧,闹不好王海会和女儿离婚,因此可能导致陈川和王海大打出手。不揭穿吧,她心底又特别气愤。

很是矛盾,几番犹豫后,李香深吸了口气,最终她还是决定装作不知情的样子。

女儿大了,她有她的想法,这种事要是当面揭穿的话,弄不好会惹出麻烦。

但是也不能看着他这样欺负闺女,必须给这家伙一点警告。

李香在心底沉吟了一下,然后提脚就踹了陈川一脚,然后目光冷冷的盯着他。那意思:王八蛋!你再敢胡来,可别怪老娘对你不客气了。

正在兴头上的陈川,忽然挨了李香一脚,当时差点没把他魂给吓出来。手里的动作连忙停了下来,一看,李香正用吃人般的目光瞪着他。

他立马就明白了,他的举动被李香识破了啊,李香踢他是在警告他呢。

我去,这么隐秘的动作,没想到会被李香发现。陈川感觉有些慌慌的,可不是吗?当着人老公和老妈的面,调戏蒋楠,被人妈妈发现,要是他不心慌那才是怪事了。

可是……

陈川思考了一下,很快他就明白了过来,李香虽然识破了他的动机,但是没把这事挑明,只是踢了他一脚,说明李香不想拆穿他。

这样的话,那就没什么可担心了啊。

把问题关键想清楚以后,陈川心底放宽了不少,作祟心理的驱使下,陈川非但没有收手,反而更加大胆的把手转移到了李香的腿上……

“嘶……”

正低头吃饭的李香,感觉到大腿传来一阵异样之感,忽然身躯一震,瞳孔放大,吃惊的看着陈川。

这家伙也太放肆了吧?调戏了她女儿不算,现在又调戏起她来了!

感觉到那只有些粗糙而滚烫的大手,正逐渐毕竟她的要处,李香身体一颤,连忙用双腿将陈川作恶的手给夹住,阻止他前进。

一颗心都紧张到了嗓子眼。

嗯?

陈川没想到李香反应会如此之快,竟然用腿将他的手给夹住了,他在心底嘿嘿笑了笑,并没有因此而退缩。而是用力的将李香腿给撑开了,然后顺势就伸了过去。

触手就感觉到一种淡淡的温热,陈川并没有着急着大肆挑逗李香,而是轻轻的在上面画着圈圈。

瞬间,一种痒痒的,特别煎熬的感觉就涌入李香心头,在这样的情况下,李香没忍住情不自禁的将双腿分开了不少。

脸上随即呈现出一副不知道是享受还是痛苦的表情。

她大眼睛紧张的看着陈川,用力的摇着头,提醒陈川别乱来。陈川置若盲闻,继续着。

他能感觉到李香要比蒋楠敏感得多,身体颤抖幅度很大,这让他特别兴奋。

“让你刚才踢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陈川在心底坏笑了两声,然后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将丝织裤挑开了……

感觉到陈川的动作,李香如坐针毡,身体抖动幅度愈发强烈起来,他惊恐的看着陈川,这一刻身体紧绷如弓,十指紧紧抓着座椅。

她能清晰的感觉到陈川的手指好像……

“嗯……”某一刻,李香忽然将下巴扬得高高的,发出一声沉闷的音调。整个人靠在座椅上抖做一碗水,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把,瘫软无力。

“妈,您怎么了?”察觉到李香的异样,一旁的蒋楠连忙关心的问道。

“没,没怎么。就是感觉身体有些,有些不太舒服。”蒋楠抿着嘴唇,忍着心底那种极度兴奋的感觉,心虚的解释着。

她可不敢让女儿发现这一幕。

陈川也不敢玩得太过,此刻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装作一没事人的样子。偷偷打量着李香。

此刻的李香,面红似霞,大眼睛水汪汪的,那模样别提多惹人眼了。

“我,我先回房间休息去了,李香不敢多待,担心会被女儿姑爷发现出她的异样,连忙匆匆站了起来,回了房间。

”妈可能是感冒了,让她休息一会儿吧,明儿个我去给她买点药。“王海根本不知道丈母狼是因为什么而身体不舒服,看她的样子以为是感冒了呢。

“嗯。我们继续吃吧。”蒋楠嗯了一句,说道。

“来,陈兄弟。我们再喝两杯。”

“好,我敬你王大哥。”

陈川又和王海喝上了,边喝边聊,蒋楠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很快的,两瓶五粮液就见了底,其中有一瓶多都进了王海的肚子。不得不说,王海的酒量确实大得吓人,要是跟他”硬拼“的话,就算两个陈川也喝不过他一个王海。

所以陈川很聪明的每次在和王海喝酒的时候都只喝一口,而王海则是一喝喝一杯。

这不,这会儿王海应该是喝多了,说话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陈兄弟,看你挺帅气的,在学校里估计没少被女生追吧?我跟你说,不是大哥我吹牛,想当初我上大学那会儿,那可是名副其实的系草,有很多女学生嚷嚷着要跟我生孩子处对象,我嫌她们屁股太小了,生不出来儿子,所以没答应她们……”

“你别看我现在是搞IT的,其实我以前是个文青,唱歌跳舞喝酒嫖妹……不能说是嫖,应该说是把,对就是把。我可是样样精通。只是……砰……”

没有只是了,王海脑袋一偏躺桌上了。大兄弟这是喝高了啊,怎么什么话都瞎说呢。

陈川恶汗不已。都说酒醉的男人胆子大,这可不就是一活生生的例子吗?

蒋楠早已生气得俏脸发白,就差拧着王海的耳朵,问他一声:你嫖的哪个妹子!带我去看看!

“楠姐,你别生气。王大哥这是喝高了啊。”看着蒋楠生气的表情,陈川帮王海说了句好话。

“哼!就知道喝,喝多了就吹。他有这能耐,用得着一个月领那五六千块钱!”蒋楠没好气的骂道了一句,然后起身开始收拾餐桌。

“楠姐,你们房间在哪?我把王大哥扶进去休息吧,看他都醉成这样了。”等蒋楠收拾完,陈川看了一眼趴在桌上人事不省的王海问道蒋楠。

蒋楠指了指方向:“那边。算了,我帮你吧。你别看他瘦,其实很重的,你一个人扶起来吃力。”

“好。”

陈川和蒋楠合力将王海扶了起来,一人牵着他一条胳膊将王海扶进了房间。

房间里倒是装扮得很温馨,一张天蓝色的大床,床头上挂着蒋楠和王海的结婚照,照片当中的蒋楠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婉约有度,亭亭玉女,特别迷人。床头柜上摆着一瓶百合花,百合花散发着阵阵香气。

将王海扶到床上躺下,陈川累得够呛,一屁股坐到床边开始喘息起来。本来这点力气活对他来说倒也没什么,只是喝多了酒浑身乏力。

“小川,麻烦你了。”蒋楠也累得够呛,一边喘息着一边向陈川道谢。

“没事的。”陈川应了一句,目光落在蒋楠身上,水晶灯的映射下,此刻的蒋楠有种别样的美丽。

浑身像是镀上了一层莹沙似的,看上去像极了一个飘飘若仙的仙女,她的额头上清晰可见一层细腻的汗珠,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一眨一眨,特别迷人,精致的瓜子脸上有着一层薄薄的红霞,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因为什么。

薄薄的T恤衫难以遮掩她傲人的胸姿,随着喘息而左右上下摇曳着,纱质裙下方,两条修长而丰腴的美腿紧紧并拢着,肌肤细腻,光滑如玉。卡通拖鞋前部,露出她精致而迷人的脚趾,趾甲盖上那涂了性感粉色指甲油的趾甲,宛若夜空中闪明的星星,在灯光的映射下,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夺目的绚彩。

“楠姐,你好漂亮。”陈川眼睛通红着看着蒋楠,在心底猛咽了一口口水。

他感觉胸口处有种特别炙热的东西在肆虐着他的思维,刚才饭桌上那股腾起熄灭的火焰,这一刻蹭的一下忽然点燃了。

他的呼吸三长五短,粗重而毫无规律。

触及陈川那炙热的眼神,蒋楠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小川,别这样。我老公还在这呢,别乱说。“

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王海,见王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烂醉如泥,并没有醒来,她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不少。

“没事的,他喝醉了,喝醉了的男人容易嗜睡,我们说什么他听不见的。楠姐,我,我想要你!”陈川再也忍不住,挪到蒋楠身旁,将蒋楠一把给扑倒在了床上。

他的手也不安分的从蒋楠体恤领口里滑了进去,开始肆虐的摸着蒋楠的肌肤和令人垂涎的饱满。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得蒋楠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惊恐极了。

连忙伸手去推陈川,焦急道:”小川,别这样,姐求你了。我老公还在呢……呀……“

说话间,陈川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腰处,往下再拽她的裙子。蒋楠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着裙子,不让陈川得逞。

“小川,你快停手啊,姐求你了。”蒋楠都快急哭了。

老公王海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做着这样的事,这要是让老公发现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没事的,他短时间不会醒来。楠姐你就答应我吧,我快一点十分钟就能好。”此刻的陈川,在酒精和欲望的双重麻痹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他心底就一个念头:得到这个女人!

看着陈川这般急切的样子,蒋楠面如死灰,真是后悔让王海买酒。这下好了,不是引火烧身吗。

她反抗的力度在陈川这样一大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相反,越反抗越刺激着陈川那种强烈的欲望。

蒋楠见没办法了,不得已只能妥协了。

“小川,姐求你快一点,我真怕……”蒋楠哆嗦着说道。

“嗯。”

陈川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将蒋楠的裙子掀了起来,然后便压了上去……

“对不起,老公。”蒋楠默默的在心底叹道。然后双眼再接触到陈川那令人恐惧的东西时,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害怕,紧张,不安,兴奋……

种种情绪涌入脑海。

陈川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家,蒋楠的老公就躺在他的旁边。收拢心神,往前一撞……

顿时,陈川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紧致的温暖将他紧紧包裹,那种感觉是陈川前所未有体会过的,特别令人舒服和兴奋。

蒋楠尖叫了一声啊,脸庞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块儿,她的嘴唇死死抿着,想象当中的痛苦远比真实要痛得多。

“小川,轻点儿,我,我痛。”

“嗯。”

遥遥扶女纱,曳曳渡玉家。

蒋楠从来没有像如此这般享受疯狂过,要不是担心此刻的叫声会引起李香和王海警觉,她早已忍不住失声痛鸣起来,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激浪快将她摧毁了,这种极力忍受的感觉,真是令她既爱又怕。

某一刻,陈川脑袋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下意识的他抓紧了蒋楠的纤腰。

察觉到陈川的异样,蒋楠连忙惊醒了过来,推了陈川一把,惊呼:“小川,别弄里面,会怀上的。快出去呀!”

可是兴头上的陈川哪里听得进去,他紧紧抓着蒋楠的腰和她融合在了一起。

呼……

“水,我要喝水。”也就在这时,忽然的一直烂醉不醒的王海,翻滚着身体,说道着什么。

呃……

陈川吓了一跳,蒋楠也被吓了一跳,两人同时瞪大眼睛惊恐的撇过头来盯着王海。

见王海虽然翻滚,嘴里嚷嚷着要喝水,四肢乱舞,但是眼睛却一直紧闭着。

“呼……“陈川这才松了口气,要是王海醒来看到这一幕的话,那可就玩大发了。

尴尬的这时,他和蒋楠还紧紧“贴”在一起,还没有分开来。

陈川一动,紧张中的蒋楠嘴唇张大,发出一声舒服的颤鸣。

这家伙真是太恐怖了……

“楠姐,我,我去给王大哥接水。”陈川匆匆整理好衣服,紧张的又看了一眼王海说道。

蒋楠轻声“嗯”了一句,连忙整理好衣服,过去把王海搀扶坐了起来。她的脸红扑扑的,胸口因为剧烈呼吸而颤动得厉害,哪怕激情已过,但是韵味犹在。

一想到陈川刚才那霸道的样儿,蒋楠心底就直打摆子。刚才陈川差点没把她折腾晕了,就这会儿仍然是火辣辣的一阵生疼,估计都得肿了。

要紧的是这个小坏蛋竟然把那东西弄里面去了,万一要是怀上的话怎么办?

“看来明天得去药店买盒避孕药了。”

很快的,陈川就接了一杯水进来,蒋楠把水喂给王海喝。

“咕噜咕噜……”此刻的王海嘴巴一接触到水,张嘴就是一阵牛饮,像是渴极了似的,不到三秒钟,满满一大杯子水就被他喝了个精光。

“砰……”喝完水以后,王海又一跟头栽倒过去,很快睡着了。

“楠姐,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看了看时间,快接近十点了。陈川告辞道。

说实在的,这时候酒醒了大半,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当着人老公的面就把她给上了,待在这确实够尴尬的。

“嗯。”蒋楠害羞道。

她心底此刻特别乱,也害怕见到陈川。陈川是她除了老公王海以外的第二个男人,和陈川发生这种关系,她心底很是内疚,觉得很对不起老公。

陈川走后,蒋楠便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才回房休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里全是刚才陈川和她的那一幕……

睡不着的不止蒋楠一个,同样的,隔壁的李香也同样无法入睡。

她辗转反侧,左扭右摆,内心像是被万千蚂蚁爬了一般,难受得紧。刚才她要是没听错的话,闺女应该是再和王海做那种事,声音虽然刻意压制住了,但是细心的她还是听出了一些端倪。对于已经十多年未曾有过男人的她来说,听着别人做这种事,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李香压根就没想到闺女会和陈川在家里做那种事。毕竟陈川那小子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大胆到跑闺女房间里去吧?

所以在她心里一直认为是王海,根本不知道王海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想法一旦冒出,愈往下想,愈发浓烈。

渐渐的李香眼神有些迷离了,她轻轻将被褥摊开,然后掀起睡裙,把手伸了进去……

这夜注定是个难以安眠的夜晚。

第二天,早晨。

王海六点多的时候就醒了,常年按点工作,已经把他养成了一个活的“生物闹钟”每天早上七点不到准时就醒。

他揉了揉有些还晕沉的脑袋,侧头看着身旁还熟睡的老婆,精致的侧颜上还微微有些泛红,几缕黑发调皮的塔在上面,随着她鼻尖均匀呼吸,吹动微微起伏着。

蒋楠的鼻子尖尖的,像极了大明星迪丽热巴,对,还有下巴。此刻她的唇角勾着一抹迷人的弧度,嘴唇微张,露出几颗皎洁的白牙,灵巧的小舌似乎有些调皮,舌尖轻轻探出唇边,诱人无比。

身上盖着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被她蹬下去了大半,一条光洁白皙的长腿探出被窝,弯曲成弧。有些透明的丝织睡裙难以遮掩她胸前坚挺,若隐若现,随着呼吸上下晃动着,好不惹眼。

“咕噜……”看着老婆展现出来的诱人样儿,王海偷偷咽了一口口水,只感觉一阵口干舌燥。

他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六点三十五分。离上班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时间应该够了。

他舔了舔了干涩的嘴唇,然后悄悄的把手伸到了蒋楠的腰间,将蒋楠的睡裙往上掀了起来。随着睡裙一掀起,顿时两条修长的美腿就露了出来……

王海忍着心底兴奋,定睛一看,呃!老婆竟然是真空的!

“咕噜……”他再次吞了一口口水。内心兴奋像是打了鸡血一般。

熟睡中的蒋楠感觉有人把手伸到了自己那儿,好像挠痒痒似的,很是令她心烦。她想睁开眼睛看一下,但无奈实在是太疲倦了,昨夜陈川那家伙把她折腾得都快散了架,倦意很浓。眼皮都睁不开。

于是乎,蒋楠下意识的翻了一个身。

王海被老婆的动作吓了一跳,以为她发现了他那种下流的动作。但见老婆的眼睛仍然闭着,他总算松了口气,要是让她知道他把手伸到那的话,估计免不了要被老婆一顿臭骂。

她讨厌他这种动作,结婚到现在,王海都不曾敢这样过。无非也就是在脑袋里想想罢了,他在看片的时候,见有很多男主角,都是这样做的,有的甚至不用手用口。

每每看到这样的画面,都让他特别激动兴奋。活了近三十年的他,说句害羞话,还未曾尝过这种滋味呢。

他心底此刻甚至闪出一个想尝试的念头来,下意识的把头俯了下去,但是在离着有好几公分左右距离的时候,王海又忍住了,没敢继续。

他还是怕……

"唉……我特么怎么就窝囊成这样了呢,连自己老婆都不敢,算了,算了。等改天老子赚了钱,去市里最大的洗浴中心去找一个尝尝去。“王海自我安慰道。

虽然不能尝试,但是做其他还是可以的,比如……

王海有一个嗜好,喜欢在老婆睡熟的时候欺负她。在老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欺负她,那种感觉对他来说有一种特别满足的感觉。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他三下五除二,解决掉束缚,然后猛的抬起蒋楠的腿就压了上去。

“呀……”熟睡中的蒋楠惊醒了过来,睁眼一看,不知什么时候老公压到了她身上。他那儿正死死抵着她。

“你变态呀你!给我滚下去!”蒋楠冷着一张脸,生气的骂道。任谁在熟睡中被打扰了睡眠,都是特别生气的。

挨了骂,王海有些胆弱了,几次努了努嘴想解释,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知道该继续还是该撤退了。

“老婆,我想……我想……”王海结巴道。生来胆小的性格就让他有些畏惧蒋楠。

蒋楠皱眉看了王海一眼,刚想开口再骂他几句,但是话到嘴边又憋住了。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快点吧。我犯困。“

“啊……好的老婆。”王海如临大赦,立马兴奋不已,抓着老婆的长腿,便继续压了过去……

每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蒋楠免不了都要大骂他一顿,但是像这次只是骂了他一句就同意了还是稀奇事。

王海根本想不到之所以蒋楠没有责骂他,是因为蒋楠心底有愧。不论如何,王海至少也是她名义上的老公。和陈川在一起就已经很对不起老公王海了,要是连他这种要求都拒绝的话,她还有资格做王海的老婆吗?

“唉。对不起,老公。我不是一个好的妻子。”蒋楠在心底愧疚到。

对比起陈川来,王海就显得有些可笑了,这货从开始到结束没有超过三分钟的时间。

“老婆,我得去上班去了,回头你,你收拾一下。”从蒋楠身上离开,王海有些不好意思了。每次都是这样,网上说的秒男,貌似也就是他这样的吧。

王海心底特别不舒服,任哪个男人跟他一样,估计都是这般郁闷吧。也真是奇了怪了,自己怎么就不能男人呢?

难道那老中医是骗我的?什么狗屁良药,他都服了快三副药了,一点毛用没有!曹,要是再碰到那个老不死的,看我不用砖头削死你!

王海在心底狠狠将卖药的那个老头给骂了个遍。上次他逛步行街的时候,见一打扮得“仙风道骨”的老头再卖男人良药,就花了六百块的高价买了四副。

老头向他承诺只要坚持服用两副药就能有所改变,这还让他沾沾自喜,以为能做回真正男人呢,没想到这药都吃了三副了,还是跟往常一个德行,事不过三分钟。

这很明显自己被那老头给忽悠了啊。

“吗的,我的六百块钱。”王海心疼不已。去往上班的路上,都在心疼他那六百块钱。

被王海弄醒以后,蒋楠就再也睡不着了,她起床将凌乱的床单收拾了一下,然后给妈妈做了早餐。

“闺女,你和王海结婚也有好几年了吧?怎么就没点动静?”餐桌上,李香疑惑的问道。

蒋楠脸微微泛红,尴尬的解释道:“我,我哪知道啊。可能是没有怀上吧。”

“那就奇了怪了,我瞅你们夫妻也没少恩爱啊,怎么就怀不上呢。”李香嘀咕道。

蒋楠脸色更加红润了:”妈,你怎么什么话都说啊。“

“这屋子里现在就我们娘俩,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和才喝王海做的。你们年轻人呐就是比我们开放,以前我和你爸的时候,有人在场的情况下,哪敢随便亲热啊。都害臊得不行,就连亲个嘴都得偷偷摸摸的。”

“昨晚!……”蒋楠内心立马一颤,一脸的惶恐。昨晚她哪里跟王海有发生过什么,分明是陈川那家伙。老妈竟然以为是她和王海……

真是吓死她了。

“好了,好了。看你那害羞的样儿,妈也就是跟你提一提,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考虑孩子的事还是得考虑。走吧,吃完早餐一会儿陪我去你二叔那一趟,妈得尽快把工作的事情搞定,要不然都快穷死了。”李香说道。

“对了,小楠。你和你那个学生是不是有什么啊?”

“啊……没,没有。妈,你不要瞎说。”蒋楠害怕极了。

李香皱了皱眉,几番犹豫没说什么了,闺女不承认她也不好挑明她昨晚看到陈川的手放到她大腿上的事,而且她也吃不准,陈川和闺女的具体关系。就陈川那小坏蛋,胆子也真是太大了,竟然欺负了闺女不算还欺负她。

“妈也就随便问问,没有那当然是最好了。反正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自己的事情自己拿主意,妈也不能管你一辈子啊。”

吃完早餐,蒋楠母女便换了衣服,下了楼来,骑着王海的电驴出去了。她的电驴还在陈川家那边停着呢,得抽空把它骑回来。

在路上的时候,李香打了一电话给蒋大为,把他公司地址问清楚了。

二十多分钟后,蒋楠便载着李香来到了华海市昌龙区一家名为”十全家政“服务公司门口。

“就是这儿,妈,我陪你进去吧。”把电驴停好,蒋楠便领着李香走进了这家家政公司。

“咚咚咚……”来到一间标有“经理室”字样的房门处,蒋楠伸手轻轻敲了敲门。

很快的门便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腹便便,头发偏地中海,年纪约莫有五十岁的半老头儿。他身上穿着一身名牌西服,黑皮鞋,看上去倒是光鲜水滑的。

“二叔。”看到这人,蒋楠连忙客气的打了声招呼。

“你们来了啊,快请进。”蒋大为偷偷打量了一眼蒋楠和李香,眼里掩饰不住欣赏和垂涎,下意识的舔了一下嘴唇,然后客气的将她们母女请进了办公室。

蒋楠穿着一身偏米色的职业装,头发用发圈炸成一个马尾垂在脑后,精致的瓜子脸蛋上微施粉黛,看上去给人一种干净利落的感觉。

白衬衣堪堪包裹着她饱满,随着她走动,上下摇晃着,惹眼得很。短套制服下,是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蒋大为一直偷偷打量着蒋楠的双腿,双眼如同被钉子定住了似的,难以移动分毫。

李香则穿了一条偏中式的绣花旗袍,身高一米六七的她,再搭配一双细高跟鞋后,旗袍穿在她的身上顿时有一种特别高挑的感觉,整个人看上去显得成熟和性感很多,旗袍袍角是那种开叉式风格的,随着走动,顿时两条白花花的长腿若隐若现开来,显得特别诱人。

“这母女简直就是一对妖精啊,也太性感了。”蒋大为在心底评论道,眼睛一直在蒋楠和李香身上偷偷瞄着,他心底对李香有种很特别的感觉,上次回乡见到李香的时候就惦记上了,晚上睡觉满脑子装的都是李香的影子,没想到这么快李香就来了。

看来老天待他真是不薄啊。

“二哥,你这公司看起来挺不错的啊,“李香四下打量着办公室的环境,开口说道。

“哪里,哪里,香妹说笑了。就我这小公司跟大公司比起来不算啥的,勉强也就混口饭吃。”蒋大为谦虚道,但是眼睛里却流露着那种得意的眼神。

“二哥,你这就是谦虚了,我们村谁不知道你是这个。”李香朝蒋大为伸出一大拇指比划道:“对了,二哥,不知道你能给我安排一个什么工作?”

“工作的事好说,好说。只要妹子你看得上的职务,随便你挑,工资嘛,一个月算你七千块怎么样?”

“……七千?”李香惊讶得张开了嘴唇。

“嗯。七千,妹子怎么说咱们也是一个村出来的,我不照顾你照顾谁啊。你说是吧小楠?”蒋大为笑嘻嘻的将头转向蒋楠,因为他个头比蒋楠高,一米八几,这般居高临下一看,顿时蒋楠那深深的事业线条就落到了他的眼里,看得蒋大为一阵眼馋。

蒋楠丝毫没有察觉到蒋大为那轻挑的目光,听到蒋大为问她,她笑了笑:“二叔能有这份心,小楠替我妈谢谢你了。”

“不客气,不客气。,妹子,你什么时候能来上班啊?”蒋大为问道李香。

“随时都可以。”

“那这样吧,今天我先带你熟悉一下公司流程,明天的时候正式过来上班怎么样?”蒋大为眼睛一亮,说道。

“没问题。”李香说道,然后看了一眼闺女:“小楠,那我跟你二叔熟悉一下流程,你有事你先去忙吧。”

“嗯,那有什么事妈你记得联系我。”蒋楠不忘嘱咐一句,这才离开蒋大为公司。

蒋楠前脚一走,蒋大为连忙客气的领着李香熟悉公司流程。所谓的公司流程其实也没什么,无非就是接到客户家政需求然后派人过去解决。

整个公司算上蒋大为不到十个人。

蒋大为替李香安排了一接听电话的工作,很悠闲,只要负责把客户打进来的电话接听,然后记下地址信息就行了,派活的事另有人安排。

“这么简单?只要接一接电话就行了?”得知自己的工作竟然这般清闲,李香还有些不敢相信。原本她以为蒋大为会安排她干一些粗活呢,比如替客人打算房屋,做饭什么的。

蒋大为笑了笑,目光从李香那翘美的屁股上收回:“嗯,这种活儿很轻松的,不安排给大妹子你,我安排给谁呢。”

“谢谢二哥了。”李香客气的道谢。她还不知道蒋大为之所以安排这么清闲的工作给她,是有目的的。

“客气啥,我和妹子谁跟谁啊。妹子,走吧,难得过来一趟哥带你去吃顿好的。”

“不,不用的二哥,你太客气了。”

“都说了,我跟你谁跟谁啊,走吧,我车在外面,带你去吃顿野味。”

架不住蒋大为的热情,李香只好答应了,跟着蒋大为出了公司,上了他的车子。一辆崭新的奥迪Q5。

“二哥,这车得不少钱吧?”蒋楠好奇的打量着车里装饰,眼里闪过一丝羡慕。

“没多少,也就五六十万。妹子你要是喜欢,哥改天给你买一辆。”蒋大为豪气的说道。从蒋楠的眼里,他能看出这个女人有些贪财。

这就好办多了,嘿嘿……

蒋大为心里立马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