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乖让我尿你在里边好不好h: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视频

时间:2020-07-07 15:01:25

虽说他们夫妻是老何的晚辈,老何按道理不应该对白玫瑰有想法,但和这么一个极品少妇在一个屋檐下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不想都不行。

只不过他们一住进来,老何异常的懊恼,彻底被他们给整的邪火乱窜。

因为从这两小口搬进来之后,几乎每个晚上都疯狂的做那种事情,他们的房间就在老何隔壁听的清清楚楚。

文学

今晚夜里,老何起来上厕所,发现他们没有关好门,走过去一看,竟然看到两人纠缠在一起办事。

白玫瑰诱人的娇躯以及她张着小嘴娇喘的模样,都被老何看了个明明白白,白玫瑰的身子,绝对是老何这辈子看到过最完美最诱人的。

让老何更想不到的是,整个过程都是白玫瑰在主动,一直不停的向曹阳索取。

看着白玫瑰疯狂的举动,老何能清楚感受到白玫瑰内心的渴望,老何裤裆立马就起了强烈的反应,也想和白玫瑰做。

“啊……老公……使劲……”正当老何看的过瘾呢,听见白玫瑰一声嘶吼,猛的骑在曹阳身上,浑身的肉浪翻腾。

“老婆……不……不行了……”曹阳瞬间缴枪了,整个身体都缩水了。

“又……又泄了?”白玫瑰生无可恋,一下子倒在床上,满脸的浪潮未退,翻翻白眼。

“这就完事了吗?”老何真替曹阳叫屈,守着这么一个极品尤物不能满足她。

“老公,还能不能再起来,我受不呀。”这个时候白玫瑰坐起来,眼里都是浪情的又道:“老公,我们再来一次。”

“老婆,真的不行了。”曹阳无奈的指了指下面说道。

“老公……你行的,你很厉害,我给你刺激刺激它……”白玫瑰说着,一口下去,曹阳吱哇一声。

老何看的一夹裤裆,不过曹阳那方面实在不行,不论白玫瑰怎么挑逗,他都全无反应,白玫瑰满脸的失望透顶。

老何在外面看着都觉得心疼万分,他虽然五十了,但平常锻炼,身强力壮,精力充沛,身子骨可比曹阳好多了,下面也要比曹阳的大很多。

如果白玫瑰能让老何搞一把,老何相信绝对不会让她失望的。

正想呢,白玫瑰貌似没过瘾,又失望的看了曹阳一眼,就把娇躯靠在床头,抬起玉腿,一只手向着身下伸去……

白玫瑰一边自我安慰,还一边娇喘着:“老公,我好舒服……”

白玫瑰声音听起来无比的销魂,更让老何感受到白玫瑰对于满足的渴望,她绝对是一个需求非常大的女人。

可曹阳在一旁除了尴尬的讪讪一笑,一点反应都没有了,似乎习惯了一样。

老何瞪大了眼睛,暴殄天物啊,这么一具绝美的白体摆在面前,你还能淡定自若的玩手机,真是浪费。

老何离异之后没有碰过女人,根本受不了这种刺激,满脑子都是想帮帮白玫瑰这个尤物,让她尝尝真男人的味道啊。

更要命的是,这两小口以后就经常不关紧门做这种羞羞事,让老何实在忍受煎熬,口干舌燥。

看着这一切,老何就像是魔怔了一般,满脑子都是想怎么睡了白玫瑰,甚至开始盘算着,怎么样才能和白玫瑰发生点不可描述的事情。

对于有准备的人呢,机会说来就来,没过几天,竟然有了。

周一的早上,白玫瑰做好了饭,老何看见她丰盈的翘臀扭来扭去,又浮想联翩。

“何叔叔,公司领导要我陪着出差几天,我不在的这几天麻烦你照顾我老婆。”曹阳态度很是诚恳。

“阳阳,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照顾你老婆,我就当她是自己儿媳妇一样,安心的出差去吧。”

老何这时的心思却完完全全都是曹阳出差之后的想法,那不就只剩下他和白玫瑰俩人在家了嘛,似乎是个很好的机会。

孤男寡女共处在一个屋檐下,白玫瑰还那么渴望男人,脑海里又冒出她的娇躯。

下午的时候曹阳就离开了,真是如胶似漆的小两口呢,曹阳又和白玫瑰来了一次。

大白天的老何不能近距离的去瞅瞅,但老何看着白玫瑰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娇容,就知道曹阳估计又是和往常一样,没几下完事。

“老公,你回来的时候先给我打电话。”白玫瑰说着也不避讳老何在客厅,直接在曹阳脸上亲了一下。

“嗯,知道了,老婆,在何叔叔家要听何叔叔的话。”曹阳拉着行李箱,捏了捏白玫瑰的俏脸走了。

在曹阳离开的几天里,老何就再也忍不住,故意的接近白玫瑰,对她透露一些老年人其实也很寂寞,他那里很强大的话语。

面对老何的举动和话语挑逗,白玫瑰总是回避,完全不搭理老何,搞得老何很郁闷。

老何眼瞧着这样下去不行啊,有天晚上老何故意只穿着一个短裤出来,让白玫瑰看到他的下身有多雄伟壮丽。

可得到的却是白玫瑰的白眼,还一脸嫌弃的对老何批评教育。

说他身为一个长辈,应该自重的话,老何听到白玫瑰这么说,老脸通红,羞愧难当呀,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几天以后的一个中午,老何出去遛弯回到家,眼前的场景,让他彻底的愣住了,竟然看到白玫瑰和一个男人在房间里亲亲我我。

老何以为这是曹阳回来了,可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肥头大耳。

我靠,白玫瑰这不是出轨了吗?

老何非常的愤怒,真想立马跑过去,狠狠打那个男的一顿,但就在老何想冲过去的时,猛然停止了。

灵机一动,一念至此,老何浑身火热了起来,赶紧拿出来手机,看着他们亲热的正厉害,就偷偷的把这一切都给拍了下来。

等老何拍完,哼着曲儿悄悄的离开,算是手里有白玫瑰的把柄了。

直到晚上才回来。

“何叔叔,你回来了,厨房里有我炒好的菜,你热一下再吃吧。”白玫瑰这几天对老何的态度非常不好。

说话都高傲的像只孔雀,说完也不等老何回答,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白玫瑰穿一身薄丝睡衣,看着很诱人。

隐隐约约都能看见里面,尤其是她现在交叉着双腿,往前探着身子,那胸口的白皙饱满都半露着,真大,真软啊。

老何想着下午她的身子刚被别的男人玩过就相当的来气,老何愤怒的同时,下身也跟着火热起来。

老何并没有去吃饭,而是主动来到白玫瑰跟前往胸口里看了一眼道:“何叔叔不饿,在外面和别人吃饭了,小白,我有件事情想给你说说啊!”

“什么事情?”

白玫瑰皱了皱眉,故意躲了一下身体,眼神余光中充满着敌意,还有一丝丝的厌恶。

老何还是轻笑一声说道:“我想给你看个视频,只不过吧,有些不好意思给你看,视频里的女主角好像是你呀。”

说完话,老何就故意挪过去,紧挨着白玫瑰,然后老何的大手摸在了她那又白又嫩又滑的大腿上,那感觉直接把老何刺激得浑身发烫,这手感也太好了吧。

“何叔叔,你摸我大腿干嘛?”

白玫瑰哪会想到老何这么大胆,她吓得尖叫一声,赶紧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何叔叔,你为老不尊,老不正经,你对的起我公婆,我老公吗?”

“小白,那你这样做,对得起曹阳吗?”

老何直接拿出视频打开,当白玫瑰看到那段视频后,她整个人都惊呆了,惊慌失措,吓的都花容失色惊呼道:“你你你……你……哪里来的视频?”

看着白玫瑰六神无主的窘态,老何暗暗的在心里冷笑不已。

“你别管我视频哪儿来的,你公婆求我照顾你,我那曹阳大侄儿也没有对不起你吧,可是你为什么要出轨呢?”

听到老何这么说,白玫瑰彻底的慌了,她连忙抓住老何的手摇头很害怕的道:“何叔叔,这……这是一个误会……”

软软的手,抓住老何的手,老何都感觉特别的刺激,白玫瑰还一股股的体香弥漫开来。

“小白,你看看我是不是瞎子?你还没有出轨吗?”老何义愤填膺的说着。

“何叔叔,这不是真的,我没有出轨。”白玫瑰慌张看着老何,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不是真的,那好啊,那我就发给曹阳看看,我绝对不会允许你背叛他的。”老何一脸正气的说道。

并且说着呢,打开了微信。

“何叔叔,千万不要,你是不是……要什么报答……”白玫瑰吓坏了,小脸惨白,视频绝对不能让曹阳看见啊,那得离婚。

“你出轨了,你得给你老公解释吧,你问我有什么要求干吗?”老何心里巴不得现在立刻就地正法她。

“何叔叔,咱们有话好好说,这件事情真的是个误会,你想要什么……”白玫瑰见老何态度强硬,害怕了。

因为激动她胸前的柔软也一颤一颤的,看着老何眼睛立马就直了。

心想着也该是时候说了,有把柄在手里呢,道:“小白,既然你这么说了,何叔叔也不藏着掖着了,我想让你像对曹阳那样对我,你明白吧?”

说完,老何心脏都快蹦了出来,这是他活了那么大,第一次对女人提出这种条件,还是以前同事儿子的老婆。

但老何实在没有办法,谁让白玫瑰那么吸引人呢,这么有诱惑啊。

“何叔叔,你太过分了吧,我都能当你儿媳妇了,你!”白玫瑰一脸的不可思议,心里恨不得踹老何几脚。

而老何现在老脸通红,但事情都到这一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干脆厚着脸皮道:“小白,谁让你长得那么性感呢,而且,你可是有夫之妇,还偷情呢,偷一个是偷,偷两个也是偷,我这里你也能感觉出来吧。”

老何说着站起身来,向着白玫瑰靠了过去,她娇嫩的身子就在眼前,老何真想立马扑过去,压在她身下。

“你可是我叔叔啊,不要想些离经叛道的事情,再说,我根本就没有陪那个男人睡。”白玫瑰赶紧和老何拉开距离。

“小白,有视频为证,你敢说视频里的男人不是你的情夫吗?”老何有些生气了,被拍了视频还嘴硬。

“何叔叔,实话告诉你吧,那个男人不是我的情夫,是我们售楼处的经理,他知道曹阳跟着领导出差了,所有来找我,视频上也有啊,我们并没有干什么,没有对不起曹阳。”

白玫瑰犹豫了片刻说道。

我靠,老何真生气了,没干什么,你们搂搂抱抱,亲亲我我,还算没有发生什么啊。

紧接着,白玫瑰怕老何不信,还拿出来了她和那个男人的聊天记录,老何看完,也算有些释然了,都是那个男人逼迫白玫瑰的。

“何叔叔,这回你相信了,让你提条件我怕曹阳误会,可是你呢,你却想要睡我,你这太欺负人了吧。”白玫瑰见老何愣住,立马就言辞锋利道。

“行啊,既然你觉得无所谓,我就发给曹阳。”老何什么世面没有见过呢,岂能让她欲擒故纵的给唬住。

“何叔叔,不要发,千万不要发,我求你了好不好?”老何的话让一直假装镇定的白玫瑰一下就露陷了。

“呵呵,小白,害怕了?”老何看着她跳跃的酥胸,在激烈的颤抖着。

“你可是我们的叔叔啊,你这样逼迫我让我怎么给曹阳交代,再说了,我们年龄相差那么多,我们怎么做的来呀。”

老何心里非常的不爽,我靠,还嫌弃老子老呢,紧接着,老何态度变得十分强硬。

“小白,既然你不愿意,嫌弃我不中用,那我现在就只能把这视频发给曹阳,不过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老何说着就找到曹阳的微信,白玫瑰眼瞧着老何就要发了,瞬间吓得脸色大变。

“何叔叔,您别发,我答应你还不行吗?”白玫瑰一脸生无可恋的央求道。

老何闻言浑身一震,激动了起来。

双眼盯着白玫瑰诱人的身子,尤其是白皙膨胀的胸口,直接让老何下面就有了强烈的反应,一股股的炙热。

“小白,你确定真的答应我了吗?”老何说着关掉了微信,说话的声音略微颤抖。

“是呀,何叔叔,你不高兴吗?”白玫瑰看见老何关掉微信对话框,算是松了口气,不过面对老何她还是无比的害羞和紧张。

看了一眼老何又怯生生的继续说道:“何叔叔,你想怎么来?”

这几天白玫瑰也是发现老何的东西很实诚,尤其是现在低头羞羞的说着,她都看见老何那里有了反应。

“我保证比曹阳厉害,要不你先把衣服给脱了吧。”

老何靠近了白玫瑰,她的身体太香了,眼神冒着光看着她的身子,虽然老何说的话,实在有点太龌龊,但他根本忍不住啊。

其实老何现在想立马把白玫瑰给扑倒,直接睡了就完事,但看了那么多天她的身子,不好好的享受一下,实在可惜。

“何叔叔,现在……就脱吗?”白玫瑰一脸的为难,看了看老何,眼神中还是有点点嫌弃,似乎根本不想在他这个糟老头子面前脱,这也不怪白玫瑰,哪个小少妇希望被一个糟老头子摸,更别说被睡了。

老何见她这副极其不悦的样子,一千个讨厌就继续威胁道:“小白,你不脱衣服,咱们怎么来啊,你如果想保住视频,你可以不脱,你细品……”

“何叔叔,咱们不是说好了,不发给曹阳嘛,我那样做也是有难言之隐……”白玫瑰吓坏了,赶忙的握住老何的手,身子慢慢的靠过来。

“你快点脱吧!”感受着白玫瑰嫩滑的小手和身子的柔软,还有胸口的跳动,老何立马血脉喷张。

这才碰一下就那么舒服,那等下她真的脱光让自己肆意的玩,那得是上天啥感觉呀?

“何叔叔,你别急,我马上就脱……”

白玫瑰点了点头,她似乎知道老何这个糟老头子是铁了心的想和她那个,她不想让自己的老公知道视频的事情呢,那就得陪老何睡。

老何一瞅,发现白玫瑰那么害怕,也从侧面说明她没有她说的那么干净,就算是没有和她胖子领导发生什么事,也肯定纠缠不清!

老何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肆无忌惮威胁她,此刻,老何见她愿意脱,就笑嘻嘻的道:“小白,不着急,你慢慢脱,我慢慢的欣赏。”

白玫瑰羞涩、怯生生瞧了老何一眼,然后就开始了,很快,等她把身上的衣服就脱光之后,露出雪白的肌肤,以及那浑圆饱满的胸部,看得老何眼睛都放光了,浑身烫得厉害。

老何虽然已经见过多次白玫瑰的身子,但她此刻真正的脱光在他面前,老何才能感受到属于白玫瑰这少妇的胸部到底有多大,多白,多好看。

这样的光洁如画的胸部,简直堪称完美,更要命的是,她的胸部那么大也,她的腰部却细的像巴掌一样宽,丰盈的翘臀肥而不腻,这绝对是老何见过世界上最美的躯体。

“何叔叔,你是长辈,可一定要信守承诺,完事后就要把视频给我才行。”看着老何炙热放着光芒的眼神,白玫瑰羞红了脸,咬着嘴角,低下头好像要找个洞钻进去。

老何信誓旦旦道:“小白,你放心,我一会就把视频当着你的面毁掉,这个你不用担心,再说了何叔叔的人品你还不相信吗?”

白玫瑰脸蛋一红,抱着胸部眼巴巴的道:“那……那你开始吧…

“小白,何叔叔来了……”

极品尤物的佳人全裸在眼前,老何哪里能忍受的了,几乎都要流口水了,大手撑开,朝着渴望已久的硕大娇嫩的胸部摸了过去。

老何触手之际的那一刹,顿时像触电一般,一股无比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

让他那颗老心脏受不了。

比胸部的感觉还是少妇的爽,尤其像白玫瑰这样软啊,这样大的,老何一只手根本就抓不过来,关键弹性十足,揉捏着都嘶嘶溜溜的滑润。

那手感简直快要了老何的老命,这绝对是他这辈子碰过手感最好的胸部。

“嗯……喔喔……”

白玫瑰身子也跟着轻轻一颤,发出一道诱人妖孽般的轻哼,浑身一震。

白玫瑰立刻意识到不应该发出这种声音,就闭上了眼睛,似乎被老何摸就像是罪孽一样,可是,这却彻底激发了老何心中的欲望啊。

老何双手揉搓着白玫瑰的胸部,就再也忍不住,加大了力度,心里也觉的万分刺激,前几天只有曹阳能摸的胸部,现在自己也能摸了,真尼玛的幸福啊。

“啊……嗯嗯……”白玫瑰虽然一脸的嫌弃被老何这样的糟老头子摸,但被他不停的摸着,她再次忍不住的轻哼了起来,那副样子让老何看起来无比的销魂。

老何邪恶的问道:“小白,何叔叔摸得舒服吧,你看看你开始叫了呢。”老何看着白玫瑰扭动着美女蛇一样的身子,知道被他摸的爽了。

“何叔叔,我不舒服,你摸够了吗?”白玫瑰使劲摇着头,根本就不承认被老何摸的舒服之极,一只手欲推还拉,半推半就。

“当然没有啦。”老何嘿嘿一笑,瞅着白玫瑰硕大胸脯的顶端,立马就抓了过去。

“何叔叔……不要碰那里……疼……”白玫瑰羞耻的大叫一声,想阻止老何,但是,身体本能的舒服又让她立马就哼唧不断了:“好爽呀……嗯啊……嗯啊……”就连她两条嫩白修长的玉腿也夹紧好些。

看到白玫瑰这样销魂荡漾的姿态,老何浑身的血液沸腾,尤其是她那两条夹紧的修长玉腿,老何更忍不住的去脱她还没有脱下来的小内内。

“何叔叔……你干嘛呀?”白玫瑰突然感觉不对,正舒服着惊叫了起来,吓的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

“不让脱是不是,不让脱也行,那我就把视频发给曹阳,你自己解释呗。”

老何嘿嘿一笑威胁道。

“不要,我自己脱就是!”白玫瑰一脸的不情愿,恨不得要踹老何几脚,但是呢还是脱了,还是扭动着屁股脱下来的。

“哇,太美了!”

老何惊呆了,反反复复的眼神扫过白玫瑰整个身体,硕大的胸脯,巴掌宽的蜂腰,浑圆翘挺的屁股,嫩白修长的美腿,当然最终的还是白玫瑰两腿之间的……

白玫瑰果然被摸得想要了,老何看这情况,就算不强行和她做羞羞的事情,那把她给摸舒服了,她也会跟老何这个糟老头子弄的,因为有个地方已经明显有湿漉漉的痕迹了。

“小白,你现在都湿了喔,我开始摸你下面了哈,你千万要忍住。”

老何魔手伸了过去。

“何叔叔,不要说这种话好不好,好害羞呀,你可是我的长辈,想摸便摸……”

此时此刻的白玫瑰羞涩万分,呼吸急促,娇喘断断续续,很明显,当着老何的面把她自己给脱光了,现在老何说的话,白玫瑰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纵然白玫瑰有一万个不情愿,她还是岔开腿,让老何看着她下面,甚至在老何眼角偷偷瞟到她羞红的脸颊时。

发现白玫瑰竟然一副极其享受的模样,还往老何高高隆起的裤裆下面看。

可能是看到了老何的规模雄伟壮丽,比曹阳的要大很多,她张大了嘴一脸的惊讶,紧接着,俏脸上竟然满是渴望。

看到白玫瑰销魂的样子,老何更加卖力气,同时要让老何血液都要沸腾了。

摸了一会,看到白玫瑰骚浪的样子,老何敢肯定她现在对他这个糟老头子有意思了,老何兴奋至极。

老何再看着白玫瑰的下面,一江春水向东流老何再也忍不住,大手就伸进进去。

卧槽!

这手感,太嫩,太湿润了,一点异味都没有,老何发疯了想对她下面进行神圣的运动。

“啊嗯……”被老何伸进去,白玫瑰的神色舒服到张大了嘴巴,就像是久逢甘露一样,娇嫩的身躯都跟着震动。

俏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嫌弃,取而代之是满脸的渴求,显然她被老何过硬的手艺彻底摸舒服了,她想要老何这个糟老头子睡她。

“啊……何叔叔……我想要……我想要……快点给我……”白玫瑰的下面更泛滥了,紧接着,她就像是忍不住了一般,大喊大叫起来。

“小白,何叔叔来了!”

这一刻,老何哪里还受的了,大吼一声,都感觉牙缝里凉飕飕的,快速的脱掉裤子,露出他的大宝贝。

“等等,何叔叔,你这是真的要睡了我吗?”看着老何急不可耐的把她给扑倒,压上,白玫瑰惊呼的抱住酥胸。

“小白,何叔叔当然要睡了你,不是你愿意的呀,你看何叔叔这里大不大?”老何挺起下半身给她看。

天呐,白玫瑰看的都傻眼了,她都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大的东西,本来以为所有男人都和曹阳的一样,像豆芽菜似的。

“何叔叔,你那东西好大,你是怎么长的,你都喂它什么了,怎么会那么大?”白玫瑰震惊的张大了嘴巴,都要流口水了。

这么大的宝贝如果塞进去,自己能不能受得了,瞬间白玫瑰都不敢想象被进去是什么后果,这简直就是条巨蟒。

“嘿嘿,小白,这就是何叔叔的资本,既然你愿意跟我睡,何叔叔就不会让你失望的,你放心一定比曹阳的舒服。”

老何能看出白玫瑰馋的要死的表情,心中得意嘿嘿一直笑呀,这么没有见识过世面。

“何叔叔,你太有资本了,这比曹阳的要大好几个还要多。”白玫瑰依旧惊讶的看着,继而抬眸再看老何,白玫瑰这会儿完全没有了像看一个糟老头子一样的感觉。

没有想到老何都五十岁了身体还是这样的强壮,更不像她公公一样成天病恹恹的没精神,人和人不能比啊。

看着老何反而像是看一顿饕餮盛宴,一个可以满足她欲望的大餐。

“小白,那你喜欢吗?”看着白玫瑰如此震惊的俏模样,老何心里更为得意,看样子她也刺激到了极点,说着呢老何对着白玫瑰娇嫩身子就一阵狂啃。

“何叔叔,不要这样问人家,人家很害羞……”白玫瑰羞涩万分,但面对老何的狂啃,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当老何低头亲她诱惑的红唇时,她居然还在回应老何。

白玫瑰张着樱桃小嘴,就像是抹了蜜一样甜,非常的柔软,老何都恨不得马上把她给吃进嘴里,连同她的舌头一块吃了。

接着,老何更是忍不住啃她身上所有的一切,慢慢的一边儿啃一边的掰开了她的双腿,给白玫瑰用了嘴,老何真是感觉快要爽疯了,这是何等的极品娇嫩啊!

白玫瑰面对老何的举动,太让她爽了,没有几分钟白玫瑰没有了丝毫的反抗,任由老何在她身上折腾。

“何叔叔……你慢点弄……”听见白玫瑰这么酥酥的声音,老何再也忍不住,将白玫瑰的双腿再次掰开。

老何只是那么蹭了一下下,卧槽,还没有进去,老何就感觉舒服到家了,里面像是有东西要爆发了一般。

“啊……何叔叔你的太大了……”

而对于白玫瑰来说,老何的大宝贝绝对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东西。

“小白,想不想被进去,你和曹阳不也是这样做的吗?”再次被白玫瑰惊叹,老何心里别提多得意,将他的大宝贝停在了白玫瑰的门口。

“不……想……”白玫瑰羞赧满脸通红,急忙用双手捂住双眼,这一下胸部又是扯的肉浪翻腾起来,颤抖的更加厉害。

“小白,既然你不想,那何叔叔就不进去了。”老何把大宝贝刹车,收了起来。

“讨厌……何叔叔不要离开嘛……”已经彻底泛滥,心神荡漾的白玫瑰,哪里受的老何这样挑逗与撩拨。

她怕急了老何离开一样,撒娇道:“何叔叔不要挪开,快点进来,就像曹阳一样睡我好不好嘛,人家求求你了,人家好想要嘛。”

白玫瑰就用她的小手抓住老何的大宝贝,拼命的往她里面塞,一把都抓不过来,白玫瑰这副样子让老何想到了她和曹阳平时办事时的疯狂。

现在她也终于对他这个糟老头子这样了,真尼玛的实在是太刺激了,被她小手紧紧握着,老何舒服的不行。

老何打了这么多年的老光棍,哪里能经受的了小少妇这样的撩拨,根本忍不住,老何把白玫瑰的手拿开,对准那白玫瑰的那地方,猛的向里面冲了过去。

接触到白玫瑰门口的瞬间,老何浑身一震,舒服的差点叫了出来。

“啊……何叔叔你真的要睡我了……好舒服呀……”白玫瑰感受着老何要进去,她再也没有以往的矜持。

啊啊啊大叫了起来,好像把她的本性完全给显露出来一样,整个身体扭动着,双手死死抓着被单,满脸潮红。

这样的白玫瑰狠狠刺激到老何,感觉都快要爽飞了,更感觉今天他自己来威胁白玫瑰实在是太明智了。

如果不威胁她,是没有这样结果的,白玫瑰这么骚浪,身材绝世的完美,还是疯狂的小少妇,那真要玩起来得多爽啊!

老何心里明白的很,这样的事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那么以后就可以有无数次,以后有可能就算曹阳在家的时候呢,他也可以和白玫瑰偷偷的做这样的羞羞事情。

老何想想都能爽死。

“小白,何叔叔真的来了,要真的进去,你忍受着点!”想着这些老何心里更为兴奋,大吼一声,就要顶进去。

咚咚……咚咚……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有敲门的声音,并且是特别急躁的敲门声。

“啊……谁……谁来了?”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让老何和白玫瑰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吓得老何直接从‘门口’退了出来。

“不会是曹阳吧?”老何有些紧张的说道,虽说他发疯似的想睡白玫瑰,可是,如果敲门的是曹阳的话,这事如果被曹阳知道,那老何根本就没有办法做人了。

“何叔叔,我想要……”白玫瑰显然已经不能抵抗老何的大宝贝,脸上那种羞涩与无奈交叉在一起,更有少妇的韵味。

接着又道:“不应该是曹阳,他如果回来一定会提前给我打电话的,难道是我们售楼处的经理,他一直都在缠着我,一直都想睡我,我都没有给她机会,没准是他又找回来了,别管他,何叔叔,你赶紧的弄我呀,我受不了了,快点弄进去……”

白玫瑰亢奋的都往上挺了挺身子。

“尼玛,没准还真可能是他,这个混蛋的男人居然敢来老子家里找老子的女人,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

一想到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竟然是白玫瑰售楼处的经理,还敢这样胆大妄为的来找白玫瑰,并且碰过白玫瑰的身子,老何就十分的愤怒。

“何叔叔,不管他,让他敲吧,敲一会他感觉没人回应肯定就走了,我不想见到,更不想被他睡了,别让他耽误咱们做正事,你赶紧睡我呀。”白玫瑰极度渴望着,现在就要开始了,受不了呀,就扭动着身子想让老何继续。

老何看着白玫瑰这渴望的模样,心想着她说的不错,心里的欲望再次爆发,正当老何想再次快要进去的时候,外面的敲门声音就更响更激烈了。

噗嗤!

老何对准白玫瑰美丽的风景,真是太热了,他没事啊,可是,白玫瑰受不了呀。

“哎呀……何叔叔……疼死了……”

疼的白玫瑰一下子夹住双腿,搞得老何浑身一个冷机灵,这么多年没有干过女人了,很明显有些太猴急了。

“小白,对不起,我太鲁莽了,我们再来。”老何说完,这下没有那么着急,只是那种大东西在她风景边缘磨蹭。

即便是这样轻轻的磨蹭,白玫瑰都受不了,她感觉那种肉与肉的接触太美妙了。

完全能感觉的到老何那东西的力度,曹阳根本没有办法比啊,好奇的仰起头来一看,顿时让她惊呆不已。

“何叔叔……你好厉害……”白玫瑰已经顾不上什么羞耻之心了,她心里就是要赶紧的让老何进去。

“小白,我慢慢的进去呀。”老何说着往里面轻轻的一送,门口炙热。

“何叔叔……好讨厌呀……你弄的人家好爽呀……”听见白玫瑰这样诱惑的声音,老何心里也是爽极了,这还没有进去呢,只是蹭点呀。

咚咚……咚咚……

敲门声更大了起来,尼玛的,老何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都要进去了打扰老子的好事,老何怒火就不打一处来。

紧接着,老何狠狠摇了摇头很不舍的道:“小白,咱们先停一下,我把这个家伙给赶走,让他以后都不要来骚扰你。”

白玫瑰更是有些不舍,舒服的翻翻白眼,但看着老何这是为她出头,她还是很高兴于是就点头答应。

两个人赶紧穿好衣服,接着,老何就让她藏在被窝里面,随后老何就拿着一根他平常锻炼用的臂力器,向着门前走了过去。

老何特码的想着这个家伙真是欠揍,耽误老子的好事非得给他一闷棍不可。

“你特么谁啊,给老子滚……”老何大吼一声,就在刚打开门的一瞬间,面色凶狠的挥舞起了手中的臂力器,向着来人砸去!

不过当老何看到那个人脑袋的时候,那人发出一道惊恐的大叫,老何愣住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