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口述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快点再快点都流出来了

时间:2020-07-07 15:00:50

娇息急促中,猩红性感的小嘴儿再次张开,“好、好过瘾,好棒……”

这一幕,害的老陈裤子都快撑破了,他心里特别着急:老板娘,你别拿拖把杆蹭啊,我这有真的,比拖把杆强多了!

文学

这边着急上火,那边却将拖把杆拿了出来,然后赵媚就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开始拖地。

老陈心里明白,赵媚这是猜到他快上来了所以才停下,怕被他给看到。

可老陈还没看够呢,他还想看到赵媚像刚才那样子,实在太诱惑人了。

花花心思泛起,老陈很快有了主意。

他悄悄下楼,不多会儿就拎着个小孩子玩的蹦跳杆上来了,直接来到赵媚身前。

“老板娘,我记得你说过你打球是为了保持好身材,所以我建议你用这个,这是下午顾客带孩子过来落在咱们店里的,电视上健身专家说了,蹦跳杆对保持身材特别有效……”

随后老陈一通胡诌八扯,倒也扯的头头是道,赵媚决定听他话试一试。

接过蹦跳杆,赵媚踩了上去,按照老陈在旁的指点,将蹦跳杆紧紧夹在双腿中间。

随后赵媚就在场馆内蹦了起来,倒也挺轻松,而且还不累。

可随着蹦跳的继续,她渐渐感觉到了被紧夹住的杆身在她那儿蹭来蹭去的,蹭的她好羞人。

虽然确实挺舒服的,蹭的她有种想要叫出来的冲动,可是、可是老陈还在这呢,真要是当着老陈的面发出那种羞人的声音,那多丢脸!

老陈可不知道赵媚心里现在怎么想的,他就关注赵媚身后那一起一落的小短裙了。

蹲下身子装作系鞋带,老陈抬头从下往上看,一眼就看到了让他肝颤的旖旎美景。裹在赵媚身上的那条白色小裤,甚至都有些……

“不跳了不跳了,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先不跳了。”

赵媚受不了那种蹭来蹭去的感觉,实在太过舒服,她都快要忍不住叫出口了。

将蹦跳杆还给老陈,赵媚羞红着脸蛋儿转身就要离开。

老陈当时就急了,他还没看过瘾呢,他也舍不得让这么迷人的赵媚离开。

于是他急中生智,伸手在蹦跳杆上刚刚赵媚夹住的地方抹了把,“哎,这上面怎么湿了啊,是什么东西?”

赵媚大羞,怎么湿的,她会不知道吗?

蹦跳杆上其实什么都没有,但这并不妨碍老陈故意撩拨赵媚。

老陈将鼻子凑了上去闻闻,“这上面还有种从来没有闻过的香味儿,还挺好闻的……”

旁边的赵媚大羞,小心脏扑通扑通的急促跳动,好羞人。可是关于老陈的赞美,却又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有点美滋滋的。

“哎老板娘,不信你闻闻啊,真的挺好闻的!”

老陈故意把蹦跳杆递向赵媚,直把赵媚羞的转身就走。

着急忙慌的,赵媚脚步快的跟逃一样。

望着赵媚羞急离开时扭来扭去的婀娜身影,老陈馋到眼睛里面直冒火。

以前他不知道赵媚有那么大的渴求,他不敢撩,但现在既然知道赵媚的心思,他当然不能放过,于是他也拎起蹦跳杆,赶紧追着下楼。

只是步伐有点快,一时没注意竟踩空楼梯,直摔了个头下脚上。

赵媚听到身后动静回头看,看到老陈摔的这么惨赶紧回来扶他,“老陈你没事吧?”

问题不大,毕竟才四十来岁的年纪,但老陈就是不起来,因为眼下这个头下脚上的角度实在太棒了,赵媚在他身前弯腰询问,他刚好透过低胸小背心看到里面。

那白皙又旖旎的壮阔,都快把他魂儿给吸进去了。

那么壮观,这要是能够亲亲……

心里惦念着这些,老陈动了坏的心思,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就躺在楼梯上直哼哼,表示自己起不来了。

赵媚很担心,伸手拽着老陈的胳膊就想把他给拽起来,可她哪拽得动老陈那150多斤。

几次尝试都失败了,赵媚想打电话找人来帮忙。

老陈连忙阻止,“老板娘,不用喊人,你跨过我身子然后弯下腰,环抱我的背就抱起来了。”

赵媚也没多想,赶紧按老陈的吩咐做。

下一刻,她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大长腿就跨过了老陈身子,随后弯下腰身。

赵媚鼓鼓的身前离自己越来越近,这让老陈心里特别兴奋,贼兮兮的双眼紧盯着,好过瘾!

但他可不满足这些,所以在赵媚用力想要将他给抱起的时候,他非但不配合反而使反劲儿,一下子就把赵媚都拽的不稳了,脚下失去平衡,直接扑向了他。

那两蓬傲人的娇媚,瞬间闷在了老陈的脸上……

老陈贪婪的闻着,都不舍得把气喘出去,鼻腔中全都是属于赵媚身前的芬芳香味。

嘴巴也很是过瘾,哪怕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赵媚身前诱人的温润与饱满。

尤其是身下,赵媚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大腿正紧紧贴着着他那儿,让他瞬间暴躁到极致。

他所感受到的,赵媚同样也感受到了,所以她特别的羞人,赶紧红着脸起身。

可是在起身的瞬间无意中看到老陈身下后,她惊住了。

裤子都快要撑破了,被撑到紧绷绷的,好、好震撼,如果她和老陈发生关系的话……

好羞,羞到赵媚脸色通红通红的,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可以这样乱想,太羞人了!

赶紧闭上眼睛,赵媚实在不敢看了,她害怕老陈那儿给她带来的狂暴诱惑。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哧啦’一声响起。

她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然后就看到老陈的裤子拉链竟然从中间崩开。

看到这一幕,赵媚心里好躁动,她甚至都感觉到,有一种压抑不住的火焰从身下瞬间翻腾而起,灼烧的她整个人都好难受,让她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安抚下。

她、她好难受,好想要那个……

身下欲焰的燃烧,让赵媚那双水眸中都泛起渴望的迷离。

只是赵媚终究忍住了,她可以用拖把杆磨蹭,可以假装那是来自强壮男性的爱抚,却不能真的跟老陈发生些什么,毕竟她是有丈夫的女人,她不可以违背自己的道德观念。

强忍着欲望的渴求,赵媚赶紧转身逃离,“我、我去喊人帮你!”

望着赵媚羞慌而逃的身影,老陈的旖旎心思更重了,必须创造机会和老板娘好好亲近亲近!

心里打定主意,老陈就起身下楼,随即装模作样的表示自己还能坚持下,请赵媚送他回家。

赵媚不好意思拒绝,就搀扶着老陈上车,开车送他。

路上的时候,老陈偷偷窥视着赵媚高高撑起的身前,心中全是那种花花事儿。

不过他表面上却表现的很不好意思,“老板娘,刚才在楼梯上的时候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的,那里就突然自己撅起来了,我真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

“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不要再说了。”

赵媚打断了老陈的话,俏脸上羞红绯霞,连摸挂挡杆都像是在摸那个似的,好羞人。

老陈喜欢赵媚羞涩的样子,这让他心里对赵媚的占有欲望更加强烈。

回到住处后,赵媚搀扶着老陈上楼,费劲力气才把老陈给送回家中。

家中没有人,赵媚询问过后才得知,老陈竟然是独自居住,老婆去世了,也没个孩子。

正觉得老陈身世可怜的时候,老陈突然提议,“老板娘,要不然你把我送回店里吧!”

“最近店里那片不太平,晚上招贼,我在店里听到动静,哪怕动不了好歹也能出声吓唬吓唬小偷。反正在家里也没人照顾我,我还不如去看店呢,你创业也不容易,那么辛苦……”

老陈这一套话,直说的赵媚心中生出感动。都这么可怜了,竟然还惦记着她店里的安全,老陈真是个好人。想想老公不在家,老陈也需要人照顾,于是她脑袋一热,“我留下来照顾你!”

“哎呀,不行不行,您是老板娘,我就是个打工的,地位不对等。”

“没什么不对等的,就这么定了!”

赵媚强行架起老陈胳膊,费力的把他给弄到了床上躺着。

老陈嘴上受宠若惊的感谢着,心里却是乐开了花,今晚非得想办法跟赵媚弄弄不可!

接下来的时间里,赵媚就忙活起来,又是烧水又是做夜宵的,像是个合格的居家小少妇。

而老陈的‘伤势’也越来越严重了,直接躺在床上起不来,万事都要赵媚伺候着。

赵媚忙活了好一通,身上都香汗淋漓的,衣服也紧贴在身上,好热。

“你去冲个澡吧,浴室门后有插销可以关上,我现在起都起不来了,你可以放心的。”

赵媚本想拒绝老陈的提议,可老陈都说成这样了,再不去好像真怀疑老陈似的,况且身上汗水的确粘乎乎的好难受,于是就点头应下了。

躺在床上,听到浴室内传来水流的声音,老陈蹭地一下子就下床了,蹑手蹑脚的来到浴室外。

浴室就是卫生间隔出的小单间,房门插死后里面连个挂衣服的地方都没有,所以赵媚脱下的衣服全都挂在外面,这可方便老陈了,赶紧上前抄起了赵媚的胸杯贴在脸上。

很热乎,还带有赵媚娇躯的余温,再闻一口,那种香喷喷的味道简直迷死人了,让老陈感觉到就像是赵媚用身前那两蓬娇媚,在他脸上温柔的挤压着,好舒服。

旁边还有赵媚换下的白色三角小裤,老陈赶紧拿到手中翻出紧贴赵媚娇躯的位置。

果然还带有赵媚的湿润,凑到鼻前闻了下,我的天,香死了,那可是赵媚那里的味道!

吞了口唾沫,老陈迫不及待的将裤子脱下,然后贴了上去。

那一瞬间,老陈直幻想到自己已经成功进入了赵媚的性感小身子,好温润,好紧致……

但幻想终究是幻想,并不能让他得到满足。

于是随后他就搬来凳子轻轻放下,踩在凳子上透过隔间门板上的玻璃,往浴室内望去。

结果刚看第一眼,里面的风景就让他激动得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

这个时候,赵媚正在浴室内冲洗着娇媚的身子,她那美好的厚背和翘臀,都落入了老陈的眼底。

老陈看到这一切,彻底暴躁了起来,想要冲进浴室去。

丝毫不知情的赵媚,此时也是心情荡漾,因为水流不经意冲击到那儿的时候,她竟然再次泛起了那种销魂的欲焰,直让她感觉到就像是有火热的大手在深情的爱抚她,给予她最强烈的刺激。

与此同时,赵媚的脑海中也不由得回想起之前老陈那顶开裤链的暴躁存在。

于是她忍不住了,喷头更是不由自主的按上去,随即有羞人的声音从她鼻腔中传出……

赵媚那具光滑的娇躯背对着自己,老陈自然看不到具体的景象,但是光是看动作也够他暴躁的,身下握着赵媚白色小裤的那只手在剧烈的运动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可惜,赵媚也只是冲了几下,然后就拿开了,而且自始至终都没有回转过身。

老陈在外面急躁的跟那什么似的,恨不能冲进去把赵媚顶在墙上。

可这事搞不好会让他下半辈子在牢里度过,所以他只能强忍着冲动。

不多会儿后赵媚冲洗结束,老陈赶紧把小裤给人放好,搬起凳子走人。

当他躺在床上平静完身下的躁动后,赵媚也重新穿好衣服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不过手上好像拿着什么东西,怕被老陈看见似的还赶紧塞进了沙发上的包里。

老陈也没多在这方面想,就关注赵媚那具性感迷人的身子了。

刚刚虽然拿赵媚的小裤玩了一会儿,可这根本不解馋,反倒让他更加渴望。

于是脑筋一转,老陈就大瞪着眼睛在床上胡乱的伸手,“是谁,老板娘是你吗?”

赵媚刚放下包就听到这话,好奇的进屋应声,“是我呀,老陈你怎么了,你摸索什么呢?”

“我什么都看不清了,老板娘,老板娘你在哪呢,你是关灯了吗?”

这话可是把赵媚给吓坏了,灯亮着么,老陈怎么还说什么也看不清了呢?

她赶紧来到近前,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有别了,赶紧一把抓住老陈的手,“我在这呢,老陈、老陈你可别吓唬我啊,你到底怎么了?你眼睛没事吧?”

握住赵媚小手,老陈长长松了口气,“没事,应该没事,可能血压又低下来了,我以前就有血压低的毛病,低血压的时候眼睛就会发黑,但从来没有维持时间这么长,这次可能是刚才在店里摔那一下子,给摔的血压更低了。”

虽然知道原因了,可赵媚还是挺紧张的,“那怎么办呀,怎么才能让你血压升上去?”

老陈回道:“刺激,我需要足够的刺激!”

赵媚也不知道什么才能刺激到老陈,赶紧询问,老陈则表现的很不好意思,吱吱唔唔不肯说。

赵媚都急了,“有什么不好说的呀,你现在都这样了,血压再低下去会死人的吧?!”

在赵媚的催促下,老陈这才不好意思的开口,“我已经好些年没跟女人做过那种事了,那方面的事情应该能够刺激到我。”

这话传进耳朵里,赵媚当时就羞到不行不行的,“不可以的,我们怎么可以做那种事情!”

老陈心急想一步到位,但赵媚显然不那么容易接受,所以他退而求其次。

“老板娘你别误会,我不是那种人,我是说我没碰过女人身子,摸一摸就会受到刺激了……”

随后的时间里,老陈就表示只要摸摸应该就会受到很强烈的刺激。

起初的时候赵媚还是有些羞赧的抗拒,过不了心理道德那关,可是当老陈表示眼睛更黑了、血压更低了的时候,她急到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万一老陈死了怎么办?

所以她最终羞羞的应下了下来,在询问过后老陈想摸哪后,羞人的脱起了低胸小背心。

而随着低胸小背心的上翻,身前的诱人也渐渐展现出来……

赵媚认为老陈看不见,所以脱衣服的时候没有那么羞,也想着让老陈受多点刺激赶紧恢复。

可老陈看的一清二楚,尤其是随着那件黑色蕾丝花边胸杯脱离赵媚身前的时候,看的更清楚。我的天,看着都过瘾!

“老陈,好、好了,你开始吧!”

羞红着脸蛋儿,赵媚拿起了老陈的上手,往自己身前凑了上去。

真的好羞人,竟然主动让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摸这里,真是羞死了。

只是当老陈那双强有力的大手凑上去时,她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好过瘾……

近五分钟过去后,赵媚实在受不了了,眼神中都绽放出了火热的意乱情迷。

尤其是当她望向老陈那条再度撑起的裤子后,更是觉得身体里火烧火燎的渴望着。

她真的坚持不住了,好几次都想发出旖旎又羞人的声音。

于是在坚持到极致时,她拿开了老陈的双手,更是在捂住身前后羞急的询问,“你还没好吗?”

老陈摇摇头,表示自己依旧什么都看不见,甚至因为眼睛睁的太久太乏,还溢出了眼泪。

赵媚原本还怀疑老陈是不是装的,毕竟裤子都撅了,可看到老陈流出的眼泪后,顿时心急到不行,赶紧劝慰,“老陈你别哭,不用害怕,肯定会好的,我再刺激刺激你。”

说着,赵媚就又拿住老陈的手,让摸她的身前。

老陈当然喜欢摸了,那手感简直是棒极了,但他现在也憋的实在是厉害。

于是他就不好意思的提议,让赵媚用小手帮帮他,刺激他达到更高的血压。

只是单纯的让老陈摸摸也就罢了,自己还要动手去摸老陈那里,这……

可是看到老陈眼角的泪水,再看看老陈那好像也确实挺诱惑人的,于是赵媚最终答应了下来,她劝自己这是做善事,是为了救老陈,跟道德无关。

为方便给老陈帮忙,赵媚脱掉鞋子上床,跪在了老陈腿旁,伸手翻开了老陈的底裤。

底裤被翻开后,赵媚当时就被震惊了,她很害怕,可是却又带给了她本能的觊觎,让她心里既羞且乱着。

最终收敛杂乱的心思,赵媚还是伸出了小手……

老陈真是舒服到要忍不住的大叫,多少人觊觎的美女老板娘,竟然在帮他做那个。而且最诱惑的是,赵媚还撅着臀部面对他脑袋的方向,小短裙忽闪忽闪的。

关于这点赵媚其实也注意到了不妥,可想着老陈什么也看不见,也就没往心里去。

可是老陈看的见呀,他不光看的见,还看的可清楚了呢!

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小脚丫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那么美那么性感,跪着的双腿更是皮肤细腻,甚至连细微的毛孔都看不见,拿眼睛看仿佛都能感觉到光滑和温润。

尤其是那忽闪呼扇的小短裙,隐隐约约都能看到里面。

这时候老陈也终于明白刚才赵媚往包里藏的什么了,是那条白色小裤。

赵媚见小裤湿了不好意思再穿,这会儿却方便了老陈。

短裙下没有小裤只有连裆的透明丝袜,仿佛都快要割进去了。

这性感的好风景,让老陈都恨不能立刻扑上去!

在老陈暴躁冲动的时候,赵媚却为老陈的持久而震惊。要换成丈夫的话,一分钟就结束了,可老陈呢,到现在都十几分钟了,竟然还那么强,她都跪的有些累了,膝盖还酸痛。

老陈也注意到了这点,所以把手放在了赵媚的身子下面,手心朝上提前做好准备。

随后他劝到赵媚,“老板娘你坐下歇会儿吧,没准我再等会儿就好了。”

赵媚也的确是累了,听到老陈的话后,下意识的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结果这一坐,刚好就坐在了老陈手上,而且碰触的位置特别尴尬。

在之前的各种刺激下,加上这次最直接的敏感碰触,赵媚被刺激到发出销魂的声音。

老陈大受刺激,那只不安分的手使劲抓弄着、摩挲着赵媚的温柔。

赵媚身子触电似的直哆嗦,仿佛有闸门泄洪般的感觉到来。

赵媚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老板娘,你怎么了?”

手下不安分的摸弄着,老陈瞪着眼睛继续装瞎,还装模作样的询问赵媚。

赵媚好难受,在老陈的放肆刺激下甚至有些羞恼,老陈怎么可以对她这样,太过分了。

可是听到老陈的话后她才意识过来,老陈应该也不知道摸的什么,毕竟看不见。

于是她强忍着那种强烈的刺激,对老陈说道:“没、没什么,你碰我……腿了。”

老陈这才连忙展开道歉,然后恋恋不舍的把手给抽出。

赵媚赶紧下床,再也不敢待在老陈屋内,连鞋子都顾不得,羞急的去隔壁屋子锁上房门。

老陈将黏糊糊的手指放在鼻前闻了下,那香喷喷的味道直让他眼睛都要冒火。

这么美丽的老板娘,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今晚必须拿下赵媚才行!

所以随后他就悄悄打开窗户摸向了阳台,阳台跟赵媚那个屋子连在一起。

这时候,赵媚躲在床上羞羞的捂着脸。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女人被羞人的地方竟然都被老陈给碰了,而且她还亲手动了老陈的那里,这会儿捂着脸都能闻到属于老陈的味道。

她很羞人,可是身体里熊熊燃烧的却渴望是止不住,灼烧的她好难受。

看了眼关闭的房门,这就是她的私密空间,所以有些隐私的事情……

顾不得这是不是老陈家了,身子实在是难受的厉害,赵媚立刻将手探进了短裙内。

她很少做这种事情,她知道这很羞人,可她也是个女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丈夫满足不了她,她又不想作出违背道德观念的事情,只能这样在私密空间内做那种羞人的事情。

窗外,老陈看着床上赵媚那条高高抬起的美腿,看着那只不安分的小手,眼中要喷出火来。

赵媚啊赵媚,你想要你找我啊!

心里着急,老陈急到抓耳挠腮的,脸皮都快抓破了。

偏偏在这时候,屋内床上的赵媚发出的销魂的呼唤,“老陈,老陈好棒,好舒服……”

老陈当时亢奋到不行,竟然在幻想着他在做那种事情,自己还傻壁兮兮的在这抓耳挠腮,真是没出息,这会儿就该冲进去硬干啊,只要捅破那层窗户纸,以后就能随心所欲的玩了!

想透这些,老陈赶紧从窗户爬回屋内,出门口来到赵媚的门前,准备强行闯进去,好好伺候伺候赵媚,也让赵媚真正尝尝作为女人的快活!

可就在准备开门的时候,却听到了屋内的通话声,好像赵媚在接电话。

细细听,还开着免提,能听到个大概,打过来电话的是个女的,说她已经跟赵媚的丈夫住在一起了,而且怀孕了,让赵媚赶紧跟丈夫离婚,不要死皮赖脸的纠缠……

电话被挂断,屋内的赵媚傻眼了,就那么傻傻的坐着。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丈夫不行,她苦苦的守着对这份婚姻的忠诚,丈夫却在外面找小三,如今她更是被小三骂黄脸婆,让她滚蛋赶紧挪窝。

想想结婚这两年来的生活,她几乎夜夜熬的睡不着觉,图什么,就图如今被小三打电话来骂?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窝火,赵媚气急下床,开门就往老陈屋子里冲。

好在老陈早就听到动静不对回来躺下了,所以并没有被发现异样。

他刚要开口对赵媚说些什么的时候,赵媚就一把扯掉了身上的低胸小背心,随后更是弯下腰身,狠狠怼在了老陈的脸上,“老陈,要了我,今晚我就是你的女人!”

赵媚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下一瞬,老陈就感觉到裤子被一只温润小手给扒拉下去了。

委屈窝火的情绪在赵媚心中熊熊燃烧,促使她相当的主动,更是岔开腿骑坐在老陈身上。

那一双温柔的小手,在老陈身上使劲的摸索着,直把老陈摸的火烧火燎的。

这么娇滴滴的美人老板娘,今晚就要属于自己了,他怎么可能不亢奋!

下一刻他就化被动为主动,一把将赵媚掀翻在床,随即在疯狂亲吻着赵媚身前的同时,双手也迫不及待的摸索向了赵媚的丝袜,着急忙慌的想要脱下来可怎么也脱不掉。

暴躁上火的他当时就急眼了,直接抠裆‘哧啦’一下子就给撕开了。

“老板娘,你忍着点啊,我这个大,刚开始可能会让你很痛的,但我保证你会很舒服。”

老陈是真喜欢赵媚,这种时候也不忘关怀她、提醒她。

可就在他抄起赵媚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大长腿,准备进行暴躁冲击的时候,赵媚却突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那哭的动静当真是如丧考妣,特别的伤心,眼泪更是哗哗的流。

这下老陈可尴尬了,搬着赵媚那双丝袜大长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

可是看到赵媚哭的又那么伤心,他实在是心疼。

于是他最终放下了那双大长腿,来到近前轻轻擦拭着赵媚的眼泪。

“你别哭了,你哭的我也怪心疼的,像你这么好的女人,我这辈子就是烧高香都求不来的。他找小三是他不长眼,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不懂你的好……”

正劝着呢,赵媚就起身扑进了老陈怀里,抱着他继续嚎啕大哭。

老陈也不知该劝些什么了,只能是轻轻拍打着赵媚的后背,让她纵情的宣泄着委屈。

足足哭了五分钟后,赵媚依旧没有停歇的意思。

她不光不停歇,还突然间猛地一把将老陈给推下了床——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骗子,你滚,你滚!!!”

赵媚不光说,还摸起床上的东西往老陈身上砸,枕头啊被子啊手机啊,摸到什么算什么。

老陈好郁闷,“这是我家,我往哪滚……”

赵媚哪还有心情回答他,摸着东西继续砸,床上没了就摸起自己的高跟鞋摔过去砸。

老陈赶紧闭门,躲在门外长长松了口气,这太吓人了,感觉刚才就是有把机关枪在突突自己,得亏跑的快,不然真给突突倒了。

不过他并不生气,也能理解赵媚这会儿心里的委屈。

前脚得知丈夫在外面有小三,后脚又发现老陈没毛病,办那事的前奏挺流畅的,还谁谁不恼。

所以老陈这会儿就是有些懊悔,要是刚才别那么迫不及待,就那么规规矩矩的躺着,事不就办了嘛,唉,真是的,笨!

事实上还真是这样,赵媚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老陈要装就装到底,干嘛非得起来,那会儿就死躺在床上,她还能宽慰自己不单是发泄情绪,更是为了刺激老陈让他血压提高,这样事后也能给自己找个做善事的理由开脱。

结果老陈起来了,不光起来了还动作麻利威武霸气,尤其是抠丝袜裆那一手更是稳准狠,这哪是有毛病,这分明就是装病骗她。

想想两个近过自己身子的男人都骗了自己,赵媚的心情真是糟糕到极致了……

老陈待在房间门口,从10点硬生生待到了12点。

12点刚过,房门终于开了,赵媚站在门口,示意老陈进屋。

“过来,今晚陪我睡觉!”

还有这好事?还真有!

老陈都觉得没机会了,哪成想赵媚竟然再次给了他机会,并且她自己已经先行上床,躺了下去,“怎么,你那也不管用了?”

看到赵媚故意抬高的那条丝袜美腿,老陈当时就暴躁了。

下一瞬,他就迫不及待的冲上床,将赵媚那具娇媚的胴体给压在了身下。

“什么,杀了你丈夫?!”

当老陈肩扛美腿想要进入赵媚迷人胴体的时候,赵媚提出了这件事情。

她不用老陈动手,只让老陈帮忙想个主意,她要亲自动手杀了她丈夫。

这哪行,老陈当然不干了,杀人犯法这地球人都知道,还要偿命的!

于是他开始劝慰赵媚,可赵媚根本不听,最后更是直接穿衣服走人,连劝的机会都不给了。

老陈赶紧提上裤子追下楼,可两条腿跑的再快也快不四个车轱辘。

所以最终他只能望着消失在夜色中的那辆车子,郁闷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天晚上他打了好些个电话,赵媚就是不接,以至于他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老陈起床,打赵媚电话关机,他胡乱洗漱过后赶紧去了店里。

很意外,店门开着,赵媚的车子也停在店门口。

老陈快步进店寻找,最终在更衣室见到了坐在地上的赵媚,眼睛通红,显然一晚没睡。

“昨晚我开着门一晚上,等着小偷进来最好能杀了我,可是没有小偷进来。”

说完赵媚抬起头看了眼老陈,随即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

“你不用惦记我,我想不好了,我不会杀他的,他不配,而且我也不会寻短见,他更不配。至于我们俩昨晚发生的事情,你就当根本不存在过好了,一切跟以前一样,我回家休息了。”

话都不给老陈说一句的机会,赵媚就出店门上车,直接走人了。

老陈叹息一声,虽然心里有些小别扭但也还好了,至少不用再担心赵媚做傻事。

可是想想这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再跟美人老板娘发生什么关系,老陈就觉得很失落。

他低着头来到店门前,将半开的卷帘门准备挑上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问话声响起,“大叔,请问你们这里是招清洁工吗?”

老陈抬起头,第一时间就看到一张带着阳光笑颜的脸庞。

这是个小女生,十八九岁的年纪,看起来特别阳光特别灿烂,笑容让人心里很温暖。

老陈开门后示意她到店里坐,然后询问是给谁找清洁工的工作。

没成想这个名叫夏晓彤的女生表示是给自己给的,“我在旁边的医科大上学,想着大学要自立了嘛,就出来先找份课余兼职,可是我又不会别的东西,也不想辅导学生做家教,刚好看到咱们这里贴着招聘清洁工的告示,所以我就过来了……”

随后夏晓彤又表示,店里的工作时间也合适,刚好不耽误她上课。

清洁工多都是大妈做的工作,但既然夏晓彤也有这种想法,那老陈自然也不会介意。

随后他就给赵媚打了个电话,好在这会儿赵媚开机了,老陈将情况大概说了下。

“你做主。”

这还没说具体情况呢,赵媚就把电话给挂了。

知道赵媚心情不好,老陈也就不再多打电话,告诉夏晓彤现在就可以上岗。

夏晓彤挺高兴,立刻放下背包下手就干,干活还挺利索细致的,连楼梯栏杆都不放过。

老陈在下面抬起头看了眼,擦的还真挺干净。

可就在这个时候,夏晓彤从楼上端着水盆下来了。

这本来没什么问题,问题就在于老陈在楼下,夏晓彤在楼梯上,还穿着短裙。

老陈眼神又好点,于是一眼就看到了那双雪白的长腿,还有最里面那条粉色小裤。

可能因为有点紧的缘故,以至于勾勒出了曼妙的诱人轮廓……

昨晚被赵媚诱惑到不行,最终也没有‘撒火’,这会儿又看到了夏晓彤裙内风景,老陈当时就有些绷不住了,这点他那被撑起的裤子就是最好的证明。

夏晓彤长的挺白净,小脸蛋儿也特别好看,皮肤嫩嫩的让人看着就稀罕。

可她在老陈眼里终究是个孩子呀,刚才问过了才19岁,再流氓也不能惦记人家小孩。

于是老陈赶紧低头,装作找东西不看下楼的夏晓彤。

多会儿夏晓彤来到楼下,问老陈在找什么,老陈随口敷衍了过去,然后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倒不是他想装出大叔范儿,主要是当着人小姑娘的面撅着真不得劲儿。

夏晓彤已经忙活完了,倒掉水后洗洗手,坐在了老陈的旁边。

“大叔,我没别的意思啊,就是问问,你看起来都40多岁了,还能打的动羽毛球吗?”

原本老陈还有些不自在,但听到这话后当时就自在多了,甚至超有底气。

“开玩笑,我以前在国家队打过,后来退役了在省队当羽毛球教练!”

老陈可不是吹牛,伸手指了指墙上的照片,夏晓彤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眼,还真是,好些张都是跟奥运冠军一起拍的,如今有个超有名的冠军还被他给按着脑袋呢!

看到这些照片,夏晓彤对老陈充满敬佩,可还有些好奇,好奇老陈为什么来这当教练。

当她问起这些后,老陈无奈的叹息一声,“没关系又不懂得孝敬领导呗!”

夏晓彤挺聪明的,听懂这话后当时就攥起了小拳头,“黑暗,腐败,肯定没有好下场!”

小拳头挥动的还挺带劲,连带着身前都晃动着,晃的老陈心都有点乱了。

现在的小年轻穿衣服有点透啊,都能看到里面的粉色胸杯了……

夏晓彤还得上课,所以聊了几句后就起身离开了。

老陈没留她,再留裤子拉链不定什么时候又撑开了。

只不过就在夏晓彤离开后不多会儿,外面就响起吵吵嚷嚷的叫骂声,隐隐还有夏晓彤的喝斥。

老陈带着好奇出门看了眼,刚好看到夏晓彤被几个小流氓围住。

本以为是小流氓调戏小女生,但听两句好像并不是,大概意思是说夏晓彤的父亲借了他们公司高利贷还不上了,所以让夏晓彤去当小姐还钱。

这种手段老陈经历的多了,就是以骚扰吓唬夏晓彤为目的,去逼迫夏晓彤的父亲还钱。

但不管怎么说欺负小女生可不对,于是老陈当时就出门了,喝斥那群小混混赶紧滚蛋。

可是那群小混混根本不听,其中有个脾气暴躁的更是边骂着老混蛋边挥舞拳头。

年轻时跟同样在一个大院里训练的散打队混的不错,老陈也没少学工夫,所以打着几个小混混还真不在话下,三拳两脚的就给收拾利索了。

都懒得搭理被打翻的小混混,老陈就招呼夏晓彤回店里。

只不过就在这时候有个小混混不死心,掏出刀子来就扎,纵是老陈反应迅速也被在大腿里子上拉了一下子,刀背凉飕飕的,差点把家里老二给清除了。

老陈当即暴怒,噼里啪啦把人给暴揍一顿,要不是夏晓彤拦着,他能把人给活活打死。

回到店里后,夏晓彤取来医药箱,边向老陈表示感谢,边要替他处理伤势。

老陈怎么好意思,刀拉的地方在大腿里子,靠近家里老二的地方,实在不合适让夏晓彤动手。

“我都不害羞大叔你害什么羞呀,你别忘了我还是医科大的学生呢,赶紧把手拿开!”

在夏晓彤的催促下,老陈只好把手拿开,但随后夏晓彤又要求他把裤子脱了。

“赶紧的呀大叔,你不脱裤子我怎么给你上药扎纱布,难道连裤子一起包扎?”

没办法,老陈只能把裤子也给脱了,坐在椅子上,夏晓彤蹲在前面包他验伤。

老陈都顾不上这个了,他这会儿就看到夏晓彤被双膝顶起的身前,好大呀!

尤其是中间的深沟沟,直让他有种把那儿放进去,让夏晓彤帮他挤压挤压的冲动。

不怪老陈流氓,实在是夏晓彤那儿实在太诱惑人了。

透过领口望着那旖旎的豪景,老陈忍不住的吞了口唾沫,但他忍不住的又岂止是这点。

夏晓彤正在帮他检查大腿深处的刀口呢,见过眼角余光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在动。

她斜眼看了下,当时就羞到脸色通红通红的,小心脏更是扑腾扑腾乱跳。

她是医科大的学生,怎么可能不知道老陈那撅起的底裤是什么,但完全没想到那么强劲,给她一种好凶的感觉。想想室友自述第一次做那种事时会有些痛,再想想自己那儿,夏晓彤就觉得室友在放屁,这能是痛吗?这是会死人的好吗?会撕裂的吧!

连羞带吓的,夏晓彤赶紧低下头,不敢再看老陈那里。

夏晓彤的举动被老陈看在眼里,也有些尴尬,于是他做出解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