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自己揉给我看:被体育生抱着干了一路

时间:2020-07-07 10:00:55

我心里却很是激动,因为如果她长期等不到满足的话,那便给了我可乘之机!

随后,我对着电脑二人亲热的监控录像狠狠发泄了一会。

第二天,王忠文去上班了,没想到林诗曼却留在家里,让我有些诧异,也十分欣喜。

文学

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在监控里偷窥她一整天了。

渡过一个平静的上午,到了下午,她午睡过后,居然把睡衣给脱了下来,身上黑白相映,雪白完美的胴体诱人至极,让我顿时有了反应。

她拿着衣服,然后就这样走进了洗手间。

难道她是要洗澡吗?

我心中一动,脑海里闪过一个邪恶的念头。

我马上下楼去了水井房,找到她们家501的水阀关掉。

果然没过两分钟,林诗曼就打来电话。

我心中欣喜,连忙接通了电话,只听林诗曼说道:“房东,是不是停水了呀,我洗澡刚洗到一半就突然没水了,怎么回事呀?”

我心里暗自偷笑,脑海中幻想着满身泡沫的林诗曼,小腹发热了起来。

表面却一本正经道:“没有呀,我家没有停水,也没接到什么停水通知,是不是你家热水器坏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我一边说一边回到卧室。

监控画面的客厅里便出现了林诗曼的身影。

她正裹着一件浴巾站着跟我打电话,雪白丰满的高耸和两条光滑的大长腿露出大半,胸口,脖子还有头发上有不少泡沫,性感美艳至极。

我狠狠咽了咽口水,将监控画面调成全屏模式。

“不是热水器的问题,厨房的水龙头也没水了。”

“或许是你家水阀出问题了吧,我来帮你看看。”我认真的说道。

“不用了,还是等我老公回来再说吧。”

“你租的是我的房子,家里出了问题,我肯定要把修好的,你就别不好意思。”

挂了电话,不由分说我就快步离开家,心里兴奋异常,这样一来就可以和只穿着浴巾的林诗曼近距离接触了!

我的心砰砰直跳,在她家门口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门终于开了。

和监控画面上看到的一样,林诗曼身上只裹了条浴巾站在我面前。

修长的玉颈、漂亮的锁骨、圆润的香肩、芊细的玉臂,以及两团被遮挡一半的丰满,无一不牵动着我的神经。

浴巾的下摆在监控画面中看不出来,没想到这么短,堪堪遮住翘臀,两条沾着水和泡沫的雪白大长腿有些拘谨的站着,雪白小巧的脚上涂着红色的指甲油,更增添了可爱和性感。

如此近的接触,我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的体香混合着洗发水沐浴露的香味。

我身体当即有了强烈的反应,将裤子一下子撑了起来。

林诗曼似乎注意到我裤子的异样,面色羞红,十分尴尬的说了一句:“实……实在不好意思,房东,真是麻烦你了,我本来打算等我老公回来修的。”

“没关系的,让我看看怎么回事。”我随着林诗曼进屋。

她走到我前面,将背影留给我,实在是诱人至极。

“你今天不用上班?”我随口问道。

“嗯,今天没我的课。”林诗曼红着脸问道:“你要看看水阀吗,在厨房。”

“我先看看浴室的热水器。”我故作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和林诗曼一起进了浴室,我装模作样的摆弄着热水器,眼角的余光却不时瞟向林诗曼饱满的胸,憋得自己坚硬如铁,撑得我很难受。

因为只穿了条大裤衩,所以看上去很明显。

在我偷看林诗曼的时候,发现站在一旁的林诗曼除了害羞和尴尬,也在不时的朝我的帐篷处偷看,眼中似乎带着惊讶的神色。

大概是因为她看出我的反应比她老公要厉害的缘故吧。

“看你身上全是泡沫,要不先去我家里洗个澡吧,我家里有水。”我趁机说道。

“这……这怎么好意思?你看看到底哪里出问题了。”林诗曼害羞的婉拒道。

“没关系的,我就在你家帮你查看问题修理,我家里没人,你放心大胆的洗澡就可以了。”

听我这么说,林诗曼心中的顾虑似乎消除了不少,说道:“嗯,那……那真是谢谢你了,洗澡洗一半真难受,麻烦你帮我修一下。”

我微笑着点头说没事。

林诗曼拿着换洗的衣服离开了,我心里十分激动,想不到林诗曼有一天会在我家浴室洗澡!

我的目光随即落在角落的洗衣机上。

洗衣机盖子没关,很容易就看到里面夫妻二人的衣服,在最上面的就是一条黑色的文胸和黑色雷丝裤裤,显然是她刚才洗澡的时候脱下来的。

我将那条性感的黑色雷丝裤裤拿了起来,马上就感受到残留在上面的体温。

放在鼻间闻了一下,除了她身上的体香,还有一丝别的气味。

但这气味却激发了我的男性荷尔蒙。

刚才面对林诗曼的时候,我已经难受的不行,现在又闻到了这种味道,不禁幻想着她穿着这条裤裤的诱人模样,一下子脑袋就炸开了!

我小腹火热,鬼使神差的直接将内裤揉成一团压在我的嘴巴和鼻子上,那股独特的气息瞬间冲入鼻腔。

原先我还想着回家看看林诗曼美人出浴场景,顺便和她有更多的互动,但却因为这条裤裤而爆发了体内的欲望。

我贪婪的吸收着这裤裤上独特的气味,整个人就好像要升天了一样,脑海浮现出昨晚她和王忠文亲热的画面,浮现出她曼妙雪白的身躯,不禁幻想起她老公变成了我,我在用尽浑身的解数玩弄她,让她痛苦而享受,香汗淋漓。

我的双眼通红,完全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场景里,以至于洗完澡的林诗曼出现在浴室门口,我都浑然不觉。

“房东,你在干什么?”林诗曼疑惑而温柔的声音却如炸雷一般,在我耳边响起。

我浑身一震,要是被林诗曼发现,我在她心目中的和蔼可亲的房东形象就彻底毁了!

幸好因为我是面向角落,背对着林诗曼做的,所以当我转身通红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面对她的时候,她的神色中也只有疑惑,倒是并没有发现我的猥锁行为。

“没……没做什么,你这的水井房水阀出了问题,我待会就帮你弄好。”

我没敢在林诗曼家多待,因为要处理刚才冲动造成的结果,狼狈的逃离她家,回到家后就解开裤子,将她的裤裤取了出来。

随后重新打开了水阀。

刚打开就接到了林诗曼打来的电话:“房东,我家里有水了,是你帮我弄的吗?”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不知哪个缺德的家伙把你家总水阀关掉了,我现在打开了。”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都是邻居,客气什么。”

随后的几天,我在家里唯一的乐趣就是通过监控画面偷窥林诗曼的日常生活。

星期五下午,王忠文找到我,要请我去他家喝酒。

我虽然竭力推,但最终拗不过王忠文的热情,最终只能答应下来。

而且,凭借这次和林诗曼亲近的机会,我心里其实开心不已,没想到林诗曼厨艺很好,做的菜色香味俱全,样样可口。

我和王忠文边吃边喝,我也终于知道他请我吃饭的原因。

原来最近他们手头有点紧,希望我能宽限房租时间。

我自然说没事。

夫妻二人很开心,赶紧敬我酒。

饭桌不是很大,林诗曼就坐在我和王忠文之间,她没喝酒,只是以茶代酒来敬我。

我和王忠文都喝了不少,后来他有点吃不消了,就去了趟厕所。

等王忠文离开后,客厅就只剩下我和林诗曼了。

我也喝多了,目光不自主的落在林诗曼身上。

她穿着一条浅绿色的连身裙,露出芊细的玉臂和两条雪白丰满的大长腿。

因为坐的比较近,我能闻到她身上香味,那大腿白皙细腻光滑的肌肤看着极具诱惑力,让我心里忽然跳了一下。

她没穿袜子,光着洁白小巧的脚,脚趾上涂着红色指甲油,显得漂亮可爱。

或许是酒劲上来的缘故,我突然觉得有些冲动,脑子一时发热,竟做出一件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的事来。

我伸出了手,在她光滑细腻的大腿上摸了一下,脱口而出道:“你的腿真性感。”

我做完之后马上就后悔了,要知道这样的举动完全可以说是调戏她了。

如果这时候她突然翻脸,再把事情告诉王忠文,我以后就没脸来她家了。

估计是没想到我居然有这么大胆的行为,林诗曼一时没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我,脸色瞬间就红了。

她马上躲开我的目光,起身不自然的说道:“估……估计我老公喝多了,我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我心里忐忑不安,砰砰直跳,担心她会将这事告诉她的丈夫。

我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如坐针毡的等着夫妻二人回来。

过了一会,林诗曼扶着王忠文从厕所出来,王忠文已经彻底醉了,不省人事。

主人家都醉了,我也只能回去,回到家满脑子都是刚才摸林诗曼大白腿的画面,心里不住的胡思乱想,这一想就心动了,一双脚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她家门前。

正想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估计是我离开的时候门没关上,而林诗曼也没注意到。

我悄悄推门而入,客厅的灯是关着的,不过洗手间的灯却开着,而且从里面传来一些怪异的动静。

我本来想叫林诗曼的,听到这动静便叫不出来了,鬼使神差的偷偷靠近了洗手间。

“嗯…”

“…”

然后就听到一些很清晰的申吟声,还有哗啦啦的水声,偷偷靠在洗手间的边缘,透过门缝,我看到……

我浑身一震,心里的邪火疯狂烧了起来,林诗曼在洗澡的时候居然干那种事!

我的身体火热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随着林诗曼一声亢奋的叫声,浴室里便再也没了动静,过了两分钟,连水声也停了。

我心中一惊,该不会已经完事了吧。

急忙转身想要逃离,没想到情急之下,自己左脚踩到了右脚的携带,身体一个不稳,便重重摔倒在地板上,发出剧烈的动静。

“老公,是你吗?你怎么了?”林诗曼惊讶和担心的声音响起,然后便听到脚步声跑了出来。

我想要爬起来,但摔得太痛了,疼的一时间根本爬不起来。

洗手间的门突然就打开了,林诗曼就站在门口,而且是一丝不挂的样子!

雪白曼妙的胴体一览无余,尤其是我手撑着地板上的角度,从下往上,看到的便是两条光滑雪白的大腿,平坦的小腹,尤其是那一对雪白,峰峦俊秀、婀娜多姿,实在美不胜收,颇为壮观。

我完全傻眼了,目光直直的盯着林诗曼的身体。

林诗曼显然没想到,我会在她洗手间外,愣了足有两秒钟,一声尖叫之下,以最快的速度将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我也终于反应过来,干咽了一下口水,心情有些忐忑。

她会不会把我当成是变态的偷窥狂,出来向我质问,或者干脆报警?

我有点紧张…等了好一会,林诗曼终于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了,穿上了平时那套保守的睡衣。

她看到我面色通红,躲开我的目光,低声问道:“房东,你……你怎么会在这?”

“林老师,你千万别误会,我回去睡觉的时候才意识到手机落在你这了,刚好门又没关,我就进来找手机,结果……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被你撞到了。”我紧张的解释道,自己也觉得十分尴尬,同样不敢和她对视。

“你什么时候来的?”林诗曼稍微冷静了一点,追问。

“刚来,刚来。”我马上说道。

“怎么不叫我一声?”

“因为你在洗澡……”我话刚说完,就后悔了。

听到我的话,林诗曼的脸色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一直红到了耳根,低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没有,就是洗澡的声音。”我瞟了她一眼,看到她睡衣里的酥胸半露,在微微起伏着,不禁又想到了刚才美人出浴的画面,裤子一下子又撑了起来。

林诗曼显然觉察到我的异样,目光直直盯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转移目光,也不继续刚才的话题了。

气氛尴尬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我说完便匆匆逃离,回到自己家,一颗心还在砰砰直跳,始终没法平静下来。

刚才在林诗曼发生的事太刺激了,导致我一时间没法完全消化。

我回到卧室,看到电脑监控画面中,林诗曼坐在客厅沙发上愣愣出神,表情尤为复杂。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估计是在思考我有没有在骗她吧。

又过了十分钟,她才关掉客厅的灯,回卧室睡觉。

我也躺到了床上,关上灯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林诗曼雪白诱人的身体。

第二天是星期六,林诗曼和王忠文都没有上班,在家里休息。

林诗曼绝口不提昨晚和我之间发生的事,令我庆幸至于心里又有些开心。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国庆。

这期间,我和林诗曼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想看她的身体,也只能隔着屏幕,让我有种望眼欲穿的感觉。

我琢磨着再次亲近林诗曼的机会,想不到上天给了我这样的安排。

国庆前一天晚上,我的另一对房客找到了我。

一个叫杨明,另一个叫曹宇轩。

二人是一对基佬,杨明是个中年人,听说还有自己的家庭,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才会来这里住。

而曹宇轩则是个小伙子,长得很结实,听说当健身教练的,但说话却有些娘。

他们想去B市白鹤山旅游,因为组团价比较实惠,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我本来懒得去,但杨明却说王忠文夫妇答应了一起去,这让我内心起了一丝波澜,马上答应下来。

十月二号,我们跟团上了旅行社的大巴车,等上车的时候发现只有最后一排有三个连在一起的位置。

我坐在了左边,而王忠文选择坐在右边,将中间的位置留给了林诗曼。

林诗曼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

我当即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幽香。

车子开往B市的过程中,夫妻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王忠文也会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林诗曼身上,只是随意敷衍的点头或摇头。

林诗曼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针织长款短袖连身裙,前边是雷丝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而不失端庄,十分美丽。

不过在她聊天的过程中,她那芊细光滑的手臂会不时碰触到我的手臂。

她或许是不经意,表现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荡漾,那种冰凉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令我有些冲动。

后来王忠文有些困意,便抱着双臂睡着了。

这时我注意到,林诗曼的一只手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座位边缘,一动也不动。

我内心冲动之下,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林诗曼明显吃了一惊,目光看向我的同时忍不住想抽出手,我却死死的按住,让她没法挣脱。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将手抽走,最终只得停止了挣扎,转过脸看向王忠文那边。

林诗曼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我心里砰砰直跳,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亲不自禁的把玩她的手,没想到就在这时,林诗曼突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丈夫。

王忠文睁开了眼,还有些睡意,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妻子。

林诗曼说道:“我们换个位置吧,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王忠文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显然这也成了她拜托我的理由,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不自主的松手。

然后她就和丈夫换了位置。

我心里既尴尬又失落,只得透过王忠文不时去看林诗曼。

林诗曼始终扭头看向车窗外,没有任何转过来的意思。

但是看她的侧脸,依旧有些红,可能对我刚才做的事一直心怀芥蒂吧。

不过总之,她没把事情和丈夫说,也算是给了我一种鼓励吧。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总算到了B市的白鹤山。

白鹤山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海拔有一千四百多米,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

山上有三座寺庙,还包括仙人洞,铁索吊桥和缆车观光等等旅游景点。

对于什么白鹤山的景点,我自然不感兴趣,因为我的注意力全在林诗曼身上。

因为海拔太高,上山需要坐观光大巴,这次我和林诗曼分开坐了,她和王忠文坐前边,我坐在后边。

到了观光景点,众人下车,导游带我们到寺庙烧香。

到寺庙的石阶又高又陡,听导游说足有3000多层台阶,一般游客都选择坐缆车上去。

令我想不到的是看似娇弱的林诗曼居然坚持要爬山上去,说这样才会显得有诚心,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

王忠文爬到一半就爬不动了。

反倒倒是林诗曼,虽然浑身香汗淋漓,累得面色通红,但还是能丝毫没有停下来的征兆。

于是我和林诗曼一起爬石阶,没多久,已经把王忠文、杨明和曹宇轩三人甩出一截。

我在林诗曼前面,不时回头看她,甚至有想要伸手拉她的冲动。

林诗曼累的满脸通红,衣服几乎都湿了,黑色的连身裙紧紧贴在身上,明显看出饱满的轮廓和芊细的腰,让我心动不已。

突然间,林诗曼停下了,站在一层台阶上,扶着额头,身体微微摇晃。

我吓坏了,赶紧沿着台阶往下,跑到她身边,将其一把扶住,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林诗曼脸上红的发紫,全是汗珠,娇声喘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赶紧扶着她找一个阴凉的台阶坐了下来,又拿出包里的矿泉水递给她。

林诗曼喝了大半瓶,脸色总算好了一些。

我说道:“刚才真把我吓死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诗曼摆了摆手,喘着气说自己没事。

此时,我就坐在她身边,一只手几乎贴着她的臀部,马上就能碰到了。

我虽然很累,但抵不过心中的兴奋,忍不住将身体又往她身边靠了靠,二人几乎贴着身体坐了。

我手触碰到了丰满柔软的翘臀,不仅如此,无意间的低头,却透过林诗曼的衣领,看到两团沾着汗水,雪白丰盈的半球,还被黑色的文胸包裹住了。

我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目光随即又转移到那两条修长光滑的美腿上。

林诗曼个子很高,显得两条腿很修长,白皙细腻的肌肤看上去十分诱人。

我内心有些冲动,本来想做一些大胆的举动,想不到王忠文三人上来了。

我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笑道:“你们还挺快的。”

众人又休息了一阵,才继续往山上寺庙爬,到了寺庙拜了佛,我还捐了两百功德钱。

没想到大家在后山玩的时候,林诗曼突然说自己耳环掉了。

我们的目光都落在她耳朵上,果然原先上山的时候还戴着的耳环就只剩下右耳上的一个。

王忠文问她哪里掉的。

林诗曼说从寺庙出来的时候还在,估计就是在后山掉的。

王忠文说算了,下次再给她重新买。

“这是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帮我买的,具有纪念意义,不能就这么掉了。”

林诗曼俏脸板了起来,干脆一个人继续寻找。

我见势连忙跟了上去,说道:“我陪你一起找。”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面色微微泛红,又赶紧挪开目光,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继续寻找。

后山没什么旅游景点,所以游人很少,林诗曼沿着刚才走过的路寻找,逐渐到了山林深处。

我突然眼前一亮,一簇草丛中有东西闪烁着亮光。

我走过去,拨开草丛,立刻就发现了她的耳环,捡起来欣喜的说道:“我找到了!”

我拿着耳环示意给她看,林诗曼激动的跑了过来,从我手里接过,脸上全是失而复得的笑容,开心的像个孩子。

她跟我道谢之后要戴上耳环,估计是激动的缘故,戴了半天也没戴上。

我接过耳环,看着她白皙动人的脸颊,珠圆玉润的耳垂,如此近的距离还能闻到她身上的芳香。

我内心再次产生冲动,再为她戴上耳环的时候,突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林诗曼娇躯一颤,扭过头来用惊讶的目光怔怔看着我。

我心里也是豁出去了,一咬牙,将尚未反应过来的林诗曼一把紧紧抱住,激动的说道:“林老师,我喜欢你!”

林诗曼像是被我的举动吓到了,努力挣扎,说道:“你干什么,疯了吗,快给我松手!”

“自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每天晚上满脑子都是你,你满足我一次好不好?”我激动万分,紧紧搂抱住林诗曼,不让她挣脱。

甚至一只手已经按住了她的胸,隔着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饱满。

林诗曼没法挣脱,脸色变得很难看,说道:“肖凡,你别这样,我是有老公的人,你快松手,再不松手的话,我要叫人了!”

即便现在我们身处的位置比较偏僻,看不到游客,但心里也很清楚,那些游客就在附近,要是林诗曼真的叫出来,我就完蛋了。

我心中犹豫了几秒钟,最终理智战胜了欲望,最后在她柔软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开。

林诗曼像是受了惊的兔子,当我松开之后,便立即转身通红着脸跑开了。

我怔怔站在原地,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这一次的表白彻底失败了,说到底是自己太冲动了,根本不懂得循序渐进,估计是把林诗曼吓坏了吧。

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有和林诗曼独处的机会了。

我悻悻的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林诗曼已经坐在了王忠文身边的石头上,她看到我赶紧转过了脸,脸色依旧有些红。

不过看样子她并没有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王忠文,只见王忠文笑着对我说道:“房东,真是谢谢你了,帮诗曼找到了耳环。”

我有些尴尬,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没事,都是邻居客气什么。”

众人休息了一阵,起身和导游汇合,我跟在众人身后,心里有些做贼心虚,不想多说话。

林诗曼也有点魂不守舍,王忠文说什么,她只是“嗯”或摇头的敷衍,大多数时间保持沉默,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们刚才在密林中发生的事。

不知不觉天黑了下来,我们就在山上订了酒店,明天一早和导游汇合。

众人玩了一天都累坏了,在酒店一楼吃了顿饭。

其中只有我和王忠文喝酒,其他三人不喝。

虽然王忠文酒量不行,但看得出他是一个比较好酒的人。

二人都喝多了,王忠文醉醺醺的说道:“房东,我比你大几岁,叫一声肖老弟你介意吗?”

我说不介意。

他又说:“别看我老婆长得漂亮,对我却有点冷淡。”

“她对你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冷淡了?”我疑惑的问道。

王忠文苦笑,说道:“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你懂吧?肖老弟,我也不瞒你,其实我不能满足诗曼,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让时间变长的?”

显然,王忠文已经喝多了,居然跟我聊起这种话题。

不过他自然不知道,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监控之中,他那点本事,我还不清楚吗?

我说我还没结婚,也没遇到过这个情况,劝王忠文可以多多锻炼身体,吃一些补肾的营养品。

我们东拉西扯,聊了很多。

最后我俩都喝的晕头转向,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记得是谁结账的,只是和王忠文勾肩搭背的上楼,然后进了房间,耳边似乎还有迷糊的女人声音传来。

我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倒在了床上,然后便开始呼呼大睡起来。

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识中,我感觉到有人好像为我拖鞋,盖被子,那种感觉真的很温暖很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周围一片昏暗,只有洗手间的灯还亮着,提供了一些光亮。

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王忠文。

他睡得很香,鼻息声呼噜作响,像是打雷一般,让我有些傻眼了。

为什么王忠文会和我睡在同一张床上?

正当我纳闷间,我就看到了床边打地铺的林诗曼。

我浑身一震,突然意识到了,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王忠文夫妇的房间。

大概是因为我和王忠文都喝醉了,直接到了他们房间睡觉,而林诗曼一个人没法抬动我,就只能让我睡在他们的床上,而她选择打地铺。

此时林诗曼睡得也很熟,刚好侧着身面对着我这边。

她身上就盖了条薄薄的毯子,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让我得以看到穿着睡裙的她那丰腴曼妙的曲线。

一时间我心头火热,有如此佳人在身边,而且他老公一副烂醉如泥的样子,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实在觉得有点对不住自己。

我看了看床上的王忠文,又看看地板上睡着的林诗曼,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

我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偷偷摸下了床,小心翼翼的躺在了林诗曼身后,然后从背后一把搂住她。

“老公,睡觉……别胡闹……”林诗曼被我惊醒了,不过她并没有睁眼,而是迷迷糊糊的回应了一声。

我原本心里还十分紧张和忐忑,但听到这话一下子松了口气,反而欣喜不已。

林诗曼居然把我当成了王忠文,这难道是上天赐给我的机会吗?

我抬头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林诗曼似乎有了感觉,脸色红了,还要推开我,一边迷糊道:“我今天累死了,下次吧……好好睡觉……”

我兴奋不已,哪里理会她的话,一口咬住了她的耳垂,用舌头挑豆,原本在胸口的那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领。

林诗曼睡衣里是真空的,柔软滑腻至极,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够摸到林诗曼的胸!

而我的另一只手已经忍不住探进了她的睡裙,让我激动的整个身体战栗起来。

我的手指动作了几下,她便是轻“嗯”了一声,闭着眼说道:“老公,加一倍。”

林诗曼果然是个敏感的女人,就这么一下就渴求成这幅模样…

我不敢说话,以免穿帮,但按照她的要求继续行事。

她咬住了红唇,露出痛苦而享受的神色,不自主的反手伸向背后,当碰到我的时候。

我清晰的感受到,她的手颤抖了一下,身体像触电一般坐了起来,睁眼看向我。

显然,她是感受到我和她老公的差异。

她的表情立马通红无比,张嘴想要叫,当真把我吓坏了,几乎第一时间捂住了她的嘴。

林诗曼挣扎起来,眼神带着无比惊恐的神色。

我低声说道:“你也不想吵醒你老公对不对?林老师,我白天说的话没有变,即便你不喜欢我,我也同样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没想到今晚会睡在你房间,这不正是天意的安排吗?”

说完我的一只手又伸进了她的裙子,动了几下,明显感觉她挣扎的力度小了许多,瘫软在我怀中,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此时我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加上酒精作用并未完全散掉,哪里顾得上这么做会产生什么后果,我的手不断动作,林诗曼挣扎力度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眼神逐渐变得温柔迷离。

她抓着我捂住她嘴的手也渐渐松开,慢慢的要放弃抵抗了。

我心中狂喜,尝试着也松开了手,果然,她并没有叫,只是紧咬着红唇,脸上显现出痛苦而享受的神色。

这一刻我真的期待了很久,想不到在这一刻实现了。

我抱着林诗曼,二人重新躺下。

我的另一只手又伸进她的衣领,肆意把玩她那两团雪白丰满的酥胸。

“我……我老公在……不要这样……”林诗曼声音显得楚楚可怜,不过她这么一提醒,却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

这种偷情的兴奋感只有身为当事人的我才能真真切切的体会。

我低声道:“没关系的,尽量放轻松,配合我的动作就行了。”

我的要求让她动心了起来,林诗曼不自觉的扭动起臀部,芳华绽放。

我有些受不了了,解开自己的皮带,同时将她的睡裙掀到腰间,看到了红色的雷丝裤裤,一把拽下,两片雪白的浑圆美臀在昏暗中散发出诱人的光泽……

  原本她还只是被动的接受,但随着我另一只手从她芊细的腰围探入她的裙中,碰触到了包裹住神秘地带的裤裤,她便忍不住主动回应起来。

  我俩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索取彼此口中的湿润和温度。

  我上下齐手,她俏脸变得通红,眼神也显得温柔迷离起来。

  我的反应一时坚硬如铁,紧紧贴着她的小腹。

  而下边的手已经大胆的从裤裤的缝隙滑入,摸到一片痕迹,随即开始动作起来。

  她被我吻得快要窒息了,赶紧和我的唇分开,申吟一声之后说道:“你真是个大坏蛋!”

  “我只对你一个人坏。”我笑了起来,上边的手已经将她的文胸剥掉,还把她的针织衫给掀到了胸上,两团雪白便跳脱出来。

  林诗曼娇喘连连,两腿不自主的张开,下边起了强烈的反应。

  我有些受不了了,将她按倒在沙发上,脱了裤子就扑上去。

  林诗曼低头看了我一眼我的反应,面色通红的说道:“你的真大!”

  “是不是比你老公大?”我笑问道,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我不提她老公还好,说出这话,她面色就变了,瞬间恢复了理智,一把推开我,然后就开始整理衣服,口中说道:“我……我不能做对不起我老公的事,对不起。”

  她的动作很快,在我愣神的几秒钟,已经起身打开门迅速逃走了。

  这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原本雄赳赳气昂昂的反应瞬间偃旗息鼓。

  尼玛,就差最后一步,居然跑了!

  我忍不住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肖凡啊肖凡,你嘴可真贱,不提她老公不是什么事也没了吗?

  我郁闷了一个下午,晚上的时候忍不住给她发了个信息:“你不要逃避心里的感觉,你已经喜欢上我了。”

  “你胡说。”林诗曼回复了一条信息。

  “为什么不能坦然面对现实呢,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因为我有老公,这种事是注定不可能发生的。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去找一个女朋友,你就不会再想我了。以你的条件,很容易找到一个漂亮可爱,喜欢你的女孩。”

  “我不要谈什么女朋友,我只想要你。”

  林诗曼没有再回复信息,令我心里十分失落。

  我打开电脑,看监控画面。

  夫妻二人已经躺在床上了,王文忠问林诗曼给谁发短信。

  林诗曼说同事,立即收起了手机。

  然后王忠文抱住她,想要和她亲热。

  林诗曼却拒绝了他,说很累,然后转身背对着王忠文睡觉。

  王忠文叹了口气,表情有些失望。

  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偏偏我会爱上一个有夫之妇呢?

  第二天晚上我下楼吃饭,由于走的太急,出电梯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一道俏丽的身影。

  对方“唉哟”一声,踉跄着摔倒在地。

  我连忙说不好意思,想上前扶,结果一个女人先我一步把对方扶了起来。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扶她的是林诗曼。

  “婷婷,你没事吧?”林诗曼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被我撞倒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长发披肩,染着漂亮的栗色,肌肤雪白,五官端正美丽,不过却画了个浓浓的烟熏妆,使得眼睛看上去更大了。

  她穿一身牛仔装,扣子没扣,里面是黑色的汗衫,胸前鼓囊囊的,有两团很明显的轮廓,看上去十分诱人

  下边配牛仔短裤和黑色的丝袜,显得亭亭玉立,又不失性感。

  “喂,你怎么走路的,不长眼睛还是眼瞎呀!”女孩的脾气却有点坏,揉着自己的膝盖,一边骂道。

  毕竟我是我理亏,只能向她道歉:“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请你多多见谅。”

  “婷婷,别生气了,她是我的房东肖凡。”林诗曼劝说道。

  “她就是你说的有五套房,还没交女朋友的肖凡?”女孩的眼睛亮了起来,马上转怒为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原来是诗曼姐的房东,我以为是谁呢,你好,我叫张婷,很高兴认识你。”

  张婷笑着伸出手,要和我握手。

  我有些诧异,想不到林诗曼会跟别人提起我。

  张婷笑起来很好看,大大的美眸弯成两瓣月牙,即便她刚才说话很难听,但毕竟面对主动握手的美女。

  我还是跟她握了握手。

  她的手芊细柔软,手指很长,涂着亮彩的指甲油,肌肤雪白细腻,关键是手腕上还纹了个字“勇”。

  我想是她男朋友的名字吧。

  “房东,你去哪呀?”张婷自来熟一般,笑着问道。

  “哦,我出去吃饭。”

  “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呀,待会来诗曼姐家坐坐呀。”

  我有些纳闷,我刚才撞了张婷,她怎么还对我这么热情。

  我微笑着点点头,不由看了林诗曼一眼。

  林诗曼连忙躲开我的目光,说道:“婷婷开玩笑的,别当真,你去吃饭吧。”

  我心里苦笑,没再多说,随即便离开了小区。

  吃过饭刚回到家,想不到接到了林诗曼的电话。

  我心里一喜,马上接通电话,问道;“林老师,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咯咯的笑声:“你别误会,我是张婷,只是拿诗曼姐手机给你打的电话。”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有点失望,礼貌的问道。

  “你回来了吗,诗曼姐和我找你有点事。”

  听说林诗曼找我,我马上说回来了。

  张婷笑着说道:“那行,我和诗曼姐过来找你。”

  没一会,我就听到了敲门声,立即跑过去开门。

  林诗曼和张婷跟着我进屋,我给她们端茶倒水,还拿出水果招待她们。

  张婷却四处打量,笑着问道:“三室一厅呀,这么大的房子,就你一个人住吗?”

  我微笑着点头,问道:“你们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子的,婷婷是我的好姐妹,她最近刚换了工作,想找个离工作地点比较近的地方住下,我们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以租给婷婷。”林诗曼说道。

  “林老师,不是我不帮你们,只是四套房子都出租出去了。”我说道。

  林诗曼说:“听说杨明那对这几天要搬走,是不是真的?”

  “他们原本是打算搬走的,不过后来又改变了主意,国庆那会就把房租交给我了,所以真是不好意思了。”

  “房东,你这么大的房子,一个人住不是太浪费了吗?要不我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吧,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你说对不对?”突然张婷笑着提议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