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小受菊花被双龙合不拢:乳房钳

时间:2020-07-07 10:00:45

“何叔叔,我不舒服,你摸够了吗?”白玫瑰使劲摇着头,根本就不承认被老何摸的舒服之极,一只手欲推还拉,半推半就。

“当然没有啦。”老何嘿嘿一笑,瞅着白玫瑰硕大胸脯的顶端,立马就抓了过去。

文学

“何叔叔……不要碰那里……疼……”白玫瑰羞耻的大叫一声,想阻止老何,但是,身体本能的舒服又让她立马就哼唧不断了:“好爽呀……嗯啊……嗯啊……”就连她两条嫩白修长的玉腿也夹紧好些。

看到白玫瑰这样销魂荡漾的姿态,老何浑身的血液沸腾,尤其是她那两条夹紧的修长玉腿,老何更忍不住的去脱她还没有脱下来的小内内。

“何叔叔……你干嘛呀?”白玫瑰突然感觉不对,正舒服着惊叫了起来,吓的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

“不让脱是不是,不让脱也行,那我就把视频发给曹阳,你自己解释呗。”

老何嘿嘿一笑威胁道。

“不要,我自己脱就是!”白玫瑰一脸的不情愿,恨不得要踹老何几脚,但是呢还是脱了,还是扭动着屁股脱下来的。

“哇,太美了!”

老何惊呆了,反反复复的眼神扫过白玫瑰整个身体,硕大的胸脯,巴掌宽的蜂腰,浑圆翘挺的屁股,嫩白修长的美腿,当然最终的还是白玫瑰两腿之间的……

白玫瑰果然被摸得想要了,老何看这情况,就算不强行和她做羞羞的事情,那把她给摸舒服了,她也会跟老何这个糟老头子弄的,因为有个地方已经明显有湿漉漉的痕迹了。

“小白,你现在都湿了喔,我开始摸你下面了哈,你千万要忍住。”

老何魔手伸了过去。

“何叔叔,不要说这种话好不好,好害羞呀,你可是我的长辈,想摸便摸……”

此时此刻的白玫瑰羞涩万分,呼吸急促,娇喘断断续续,很明显,当着老何的面把她自己给脱光了,现在老何说的话,白玫瑰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纵然白玫瑰有一万个不情愿,她还是岔开腿,让老何看着她下面,甚至在老何眼角偷偷瞟到她羞红的脸颊时。

发现白玫瑰竟然一副极其享受的模样,还往老何高高隆起的裤裆下面看。

可能是看到了老何的规模雄伟壮丽,比曹阳的要大很多,她张大了嘴一脸的惊讶,紧接着,俏脸上竟然满是渴望。

看到白玫瑰销魂的样子,老何更加卖力气,同时要让老何血液都要沸腾了。

摸了一会,看到白玫瑰骚浪的样子,老何敢肯定她现在对他这个糟老头子有意思了,老何兴奋至极。

老何再看着白玫瑰的下面,一江春水向东流老何再也忍不住,大手就伸进进去。

卧槽!

这手感,太嫩,太湿润了,一点异味都没有,老何发疯了想对她下面进行神圣的运动。

“啊嗯……”被老何伸进去,白玫瑰的神色舒服到张大了嘴巴,就像是久逢甘露一样,娇嫩的身躯都跟着震动。

俏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嫌弃,取而代之是满脸的渴求,显然她被老何过硬的手艺彻底摸舒服了,她想要老何这个糟老头子睡她。

“啊……何叔叔……我想要……我想要……快点给我……”白玫瑰的下面更泛滥了,紧接着,她就像是忍不住了一般,大喊大叫起来。

“小白,何叔叔来了!”

这一刻,老何哪里还受的了,大吼一声,都感觉牙缝里凉飕飕的,快速的脱掉裤子,露出他的大宝贝。

“等等,何叔叔,你这是真的要睡了我吗?”看着老何急不可耐的把她给扑倒,压上,白玫瑰惊呼的抱住酥胸。

“小白,何叔叔当然要睡了你,不是你愿意的呀,你看何叔叔这里大不大?”老何挺起下半身给她看。

天呐,白玫瑰看的都傻眼了,她都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大的东西,本来以为所有男人都和曹阳的一样,像豆芽菜似的。

“何叔叔,你那东西好大,你是怎么长的,你都喂它什么了,怎么会那么大?”白玫瑰震惊的张大了嘴巴,都要流口水了。

这么大的宝贝如果塞进去,自己能不能受得了,瞬间白玫瑰都不敢想象被进去是什么后果,这简直就是条巨蟒。

“嘿嘿,小白,这就是何叔叔的资本,既然你愿意跟我睡,何叔叔就不会让你失望的,你放心一定比曹阳的舒服。”

老何能看出白玫瑰馋的要死的表情,心中得意嘿嘿一直笑呀,这么没有见识过世面。

“何叔叔,你太有资本了,这比曹阳的要大好几个还要多。”白玫瑰依旧惊讶的看着,继而抬眸再看老何,白玫瑰这会儿完全没有了像看一个糟老头子一样的感觉。

没有想到老何都五十岁了身体还是这样的强壮,更不像她公公一样成天病恹恹的没精神,人和人不能比啊。

看着老何反而像是看一顿饕餮盛宴,一个可以满足她欲望的大餐。

“小白,那你喜欢吗?”看着白玫瑰如此震惊的俏模样,老何心里更为得意,看样子她也刺激到了极点,说着呢老何对着白玫瑰娇嫩身子就一阵狂啃。

“何叔叔,不要这样问人家,人家很害羞……”白玫瑰羞涩万分,但面对老何的狂啃,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当老何低头亲她诱惑的红唇时,她居然还在回应老何。

白玫瑰张着樱桃小嘴,就像是抹了蜜一样甜,非常的柔软,老何都恨不得马上把她给吃进嘴里,连同她的舌头一块吃了。

接着,老何更是忍不住啃她身上所有的一切,慢慢的一边儿啃一边的掰开了她的双腿,给白玫瑰用了嘴,老何真是感觉快要爽疯了,这是何等的极品娇嫩啊!

白玫瑰面对老何的举动,太让她爽了,没有几分钟白玫瑰没有了丝毫的反抗,任由老何在她身上折腾。

“何叔叔……你慢点弄……”听见白玫瑰这么酥酥的声音,老何再也忍不住,将白玫瑰的双腿再次掰开。

老何只是那么蹭了一下下,卧槽,还没有进去,老何就感觉舒服到家了,里面像是有东西要爆发了一般。

“啊……何叔叔你的太大了……”

而对于白玫瑰来说,老何的大宝贝绝对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东西。

“小白,想不想被进去,你和曹阳不也是这样做的吗?”再次被白玫瑰惊叹,老何心里别提多得意,将他的大宝贝停在了白玫瑰的门口。

“不……想……”白玫瑰羞赧满脸通红,急忙用双手捂住双眼,这一下胸部又是扯的肉浪翻腾起来,颤抖的更加厉害。

“小白,既然你不想,那何叔叔就不进去了。”老何把大宝贝刹车,收了起来。

“讨厌……何叔叔不要离开嘛……”已经彻底泛滥,心神荡漾的白玫瑰,哪里受的老何这样挑逗与撩拨。

她怕急了老何离开一样,撒娇道:“何叔叔不要挪开,快点进来,就像曹阳一样睡我好不好嘛,人家求求你了,人家好想要嘛。”

白玫瑰就用她的小手抓住老何的大宝贝,拼命的往她里面塞,一把都抓不过来,白玫瑰这副样子让老何想到了她和曹阳平时办事时的疯狂。

现在她也终于对他这个糟老头子这样了,真尼玛的实在是太刺激了,被她小手紧紧握着,老何舒服的不行。

老何打了这么多年的老光棍,哪里能经受的了小少妇这样的撩拨,根本忍不住,老何把白玫瑰的手拿开,对准那白玫瑰的那地方,猛的向里面冲了过去。

接触到白玫瑰门口的瞬间,老何浑身一震,舒服的差点叫了出来。

“啊……何叔叔你真的要睡我了……好舒服呀……”白玫瑰感受着老何要进去,她再也没有以往的矜持。

啊啊啊大叫了起来,好像把她的本性完全给显露出来一样,整个身体扭动着,双手死死抓着被单,满脸潮红。

这样的白玫瑰狠狠刺激到老何,感觉都快要爽飞了,更感觉今天他自己来威胁白玫瑰实在是太明智了。

如果不威胁她,是没有这样结果的,白玫瑰这么骚浪,身材绝世的完美,还是疯狂的小少妇,那真要玩起来得多爽啊!

老何心里明白的很,这样的事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那么以后就可以有无数次,以后有可能就算曹阳在家的时候呢,他也可以和白玫瑰偷偷的做这样的羞羞事情。

老何想想都能爽死。

“小白,何叔叔真的来了,要真的进去,你忍受着点!”想着这些老何心里更为兴奋,大吼一声,就要顶进去。

咚咚……咚咚……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突然有敲门的声音,并且是特别急躁的敲门声。

“啊……谁……谁来了?”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让老何和白玫瑰都吓了一跳,尤其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吓得老何直接从‘门口’退了出来。

“不会是曹阳吧?”老何有些紧张的说道,虽说他发疯似的想睡白玫瑰,可是,如果敲门的是曹阳的话,这事如果被曹阳知道,那老何根本就没有办法做人了。

“何叔叔,我想要……”白玫瑰显然已经不能抵抗老何的大宝贝,脸上那种羞涩与无奈交叉在一起,更有少妇的韵味。

接着又道:“不应该是曹阳,他如果回来一定会提前给我打电话的,难道是我们售楼处的经理,他一直都在缠着我,一直都想睡我,我都没有给她机会,没准是他又找回来了,别管他,何叔叔,你赶紧的弄我呀,我受不了了,快点弄进去……”

白玫瑰亢奋的都往上挺了挺身子。

“尼玛,没准还真可能是他,这个混蛋的男人居然敢来老子家里找老子的女人,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

一想到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竟然是白玫瑰售楼处的经理,还敢这样胆大妄为的来找白玫瑰,并且碰过白玫瑰的身子,老何就十分的愤怒。

“何叔叔,不管他,让他敲吧,敲一会他感觉没人回应肯定就走了,我不想见到,更不想被他睡了,别让他耽误咱们做正事,你赶紧睡我呀。”白玫瑰极度渴望着,现在就要开始了,受不了呀,就扭动着身子想让老何继续。

老何看着白玫瑰这渴望的模样,心想着她说的不错,心里的欲望再次爆发,正当老何想再次快要进去的时候,外面的敲门声音就更响更激烈了。

噗嗤!

老何对准白玫瑰美丽的风景,真是太热了,他没事啊,可是,白玫瑰受不了呀。

“哎呀……何叔叔……疼死了……”

疼的白玫瑰一下子夹住双腿,搞得老何浑身一个冷机灵,这么多年没有干过女人了,很明显有些太猴急了。

“小白,对不起,我太鲁莽了,我们再来。”老何说完,这下没有那么着急,只是那种大东西在她风景边缘磨蹭。

即便是这样轻轻的磨蹭,白玫瑰都受不了,她感觉那种肉与肉的接触太美妙了。

完全能感觉的到老何那东西的力度,曹阳根本没有办法比啊,好奇的仰起头来一看,顿时让她惊呆不已。

“何叔叔……你好厉害……”白玫瑰已经顾不上什么羞耻之心了,她心里就是要赶紧的让老何进去。

“小白,我慢慢的进去呀。”老何说着往里面轻轻的一送,门口炙热。

“何叔叔……好讨厌呀……你弄的人家好爽呀……”听见白玫瑰这样诱惑的声音,老何心里也是爽极了,这还没有进去呢,只是蹭点呀。

咚咚……咚咚……

敲门声更大了起来,尼玛的,老何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这都要进去了打扰老子的好事,老何怒火就不打一处来。

紧接着,老何狠狠摇了摇头很不舍的道:“小白,咱们先停一下,我把这个家伙给赶走,让他以后都不要来骚扰你。”

白玫瑰更是有些不舍,舒服的翻翻白眼,但看着老何这是为她出头,她还是很高兴于是就点头答应。

两个人赶紧穿好衣服,接着,老何就让她藏在被窝里面,随后老何就拿着一根他平常锻炼用的臂力器,向着门前走了过去。

老何特码的想着这个家伙真是欠揍,耽误老子的好事非得给他一闷棍不可。

“你特么谁啊,给老子滚……”老何大吼一声,就在刚打开门的一瞬间,面色凶狠的挥舞起了手中的臂力器,向着来人砸去!

不过当老何看到那个人脑袋的时候,那人发出一道惊恐的大叫,老何愣住了。

卧槽!

来的人根本不是男人,更不是白玫瑰的经理,来的人竟然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职业装,年纪大概三十左右的美色少妇。

女人的身材属于那种丰满型挺拔类型的,看上去相当的性感有韵味,可能是因为穿着职业装吧,还多了一份妩媚熟女的诱惑。

老何现在火气很大,但看到她这个样子,让老何也是非常的不淡定了。

尼玛,这就是个极品美女啊。

“啊……我……我是……”

老何这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把女人给吓得花容失色,一脸惊恐。

“你找谁?”

老何赶忙把臂力器给收起来。

“胡蝶,怎么是你?”

正当老何很不好意的时候,本来在被窝里藏着的白玫瑰忽然跑了过来,见到胡蝶一脸的抱歉,很不好意思的说道。

“小白,还不是因为上次的事情嘛,这几天你一直没有答复我,我很着急,就自动上门了,你想的怎么样了?”听着胡蝶的说辞,似乎有求于白玫瑰,老何经过短暂的惶恐以后,瞬间镇静下来。

“你好你好,你就是何叔叔吧?”胡蝶说话很客气,对老何这个刚才差点给她一棒子的人,也客气了起来。

“你好,胡小姐,刚才有点误会,你别在意,进来坐吧。”人家都那么客气了,老何也是彬彬有礼的一笑。

接着,就把胡蝶给请进来家门,不管她来找白玫瑰干什么,但来者都是客,只要不是曹阳和白玫瑰的经理,这都不是事儿,老何还等着等她离开以后和白玫瑰继续做。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嘛。

老何很热情的给她们上茶,坐到一边,一边欣赏着两位美女一边听着她们说的事情,心里更想让胡蝶走啊。

听了一会,老何特码的听明白了,原来胡蝶真的是有求与白玫瑰,隐晦中胡蝶让白玫瑰请他老何出山呢。

因为老何原来的单位是房产局,她们的房产集团想找一个房产规划师,当然原来在房产局上班的老何在合适不过了。

当时白玫瑰就许诺胡蝶,集团很着急,所有胡蝶就找上门来了呀。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白玫瑰能来市里上班就是胡蝶帮忙的,这个人情白玫瑰是要还的。

她们聊了一会,白玫瑰给老何使眼色,意思很明白,是想让老何到她卧室里去。

胡蝶也是心知肚明,给老何笑笑,端起茶杯扭身过去,就当是喝茶了……

“何叔叔,你能去我们房产公司去做这个规划师吗?知道你不缺钱,但是,也有月薪五千,还管吃住呢。”

白玫瑰非常不好意思的对老何又说道:“知道以前你在房产局上班,何叔叔,我只是还胡蝶的一个人情。”

“让我去?”老何一愣。

“是啊,何叔叔,你就帮帮我吧,再说了你不是也已经退休了吗?”

白玫瑰有些可怜兮兮继而用求的口吻又道:“我知道这事很唐突,可是,做人得知恩图报不是吗?何叔叔,你说是不是?你就答应好不好嘛。”

白玫瑰眼神里有些倔强又带着魅惑的撒娇,这让老何有些为难呀。

“小白,你何叔叔提前退休是有原因的,我想你也应该知道吧,再说了,我已经懒散习惯了,我这么大年纪了,如果去你们公司势必要受你们公司领导管束,我一生都在公家单位上班,早就形成指手画脚的毛病,你不怕我去了你们领导让你下不来台吗?”

老何婉拒道,现在他可以说和白玫瑰已经有那种关系了,以后的光景舒服爽的很,他才不会去什么房产公司上班受窝囊气呢。

“何叔叔,就在刚才的时候,你已经差点把我给弄了,就差临门一脚了,你说我现在是不是你半个女人了,你就不能为了你的女人做点事情吗?”

白玫瑰颇为失望的道。

老何想了一下,自己现在也没有多大的事情,尤其看到白玫瑰失望的表情,如果不让她高兴的话,估计以后都不会让他弄了。

“小白,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老何点点头答应,白玫瑰瞬间高兴了,突然伸开上手搂住老何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何叔叔,你真好……”老何被白玫瑰亲了一口,浑身一震,真尼玛的舒服。

“小白,你得好好报答我才行。”

“讨厌,人家知道了,现在被你弄的劲儿还没有下去呢,等胡蝶走了……”

俩人说着出来卧室给胡蝶说明了,胡蝶相当感谢的给老何鞠躬,老何一眼就看见胡蝶胸口里面去了,靠,真白呀,虽然没有白玫瑰的大。

三人一番客套,送胡蝶离开以后,白玫瑰就迫不及待的要和老何继续了。

“何叔叔,你比曹阳可靠多了,她想把身子给你,让你弄死我……。

老何听着白玫瑰软酥的话,能酥到骨头里,哪里受的了,抱着白玫瑰就回到卧室的床上,老何要在这张床上把白玫瑰给征服了。

俩人进来卧室,都快速的脱了衣服。

“何叔叔,你的那个东西太大了,你要慢点,要不然我受不了……”

白玫瑰羞涩的道。

“小白,你放心吧,你是我的女人,我会好好的疼爱你的,要不我们先玩个游戏,让你那里变的大一些,我再进去……”

“好啊,何叔叔,什么游戏?”白玫瑰眼睛一亮,眼神闪现的都是渴望。

“小白,你闭上眼睛就知道了。”老何这些年看了不少的小片,心里想着白玫瑰那里的口太小了,必须的弄大了进去。

“行,何叔叔,你快点的开始吧,我好渴望呢。”白玫瑰很乖巧的闭上眼睛,老何看着她的白体身体。

想象着小片上的男女姿势,开始在白玫瑰身上游走,一碰上白玫瑰的身体,她就轻轻的嗯哼几声,尤其是碰到下面的风景之地。

看着这么一具娇躯,老何的动作开始变的快了起来,一边抚摸着白玫瑰身体,一边撸着自己的东西。

特么的,越是这样搞,老何越是受不了,白玫瑰由原先轻声的哼哼到现在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浑身都变的通红。

“何叔叔……你好坏呀……你弄得人家更受不了了……嗯嗯呃……”

白玫瑰刚开始的时候还不好意思用她自己的手磨她自己呢,没有几分钟的功夫,在老何的引导下开始自己摸自己了。

“小白,何叔叔哪里坏了,你那里不是很小呀,我这是刺激你呢,好让你那里变的大些,我进去你不疼啊。”

“讨厌,谁让你那里那么大的,你是怎么长的啊,是不是天天吃牛肉呀?”

这话说的老何差点笑喷出来。

“小白,何叔叔不吃牛肉,只喜欢吃人肉,尤其是女人下面的肉喔。”

看着白玫瑰下面的口变大了不少,还有很多水呢,老何不想在挑逗她了,撸动几下自己的大家伙,对准。

“咯咯咯,何叔叔,我看你这是国外嫁接的吧,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大呀……”

白玫瑰这边还没有说完呢,感觉一股刺疼,疼的她身子往上一挺。

“何叔叔……快点……我不怕疼……赶紧的进去……狠狠的弄死我……”

咚咚……咚咚……

又有敲门的声音,卧室里老何都快进去了,听见敲门声恨不得拿刀宰了他。

“啊……”白玫瑰啊的一声。

“何叔叔……你插错了……”听见白玫瑰这么一说,老何脸红脖子粗啊,那他妈插错了,是你乱动好不好啊。

“谁呀,不会又是蝴蝶吧?”白玫瑰立马护住下面,猛的坐起来,头发凌乱,浑身汗深深,更加的妩媚妖娆。

“不会吧,别管他,我们继续。”老何哪里还管这些,刚要把白玫瑰放倒的。

“何叔叔,玫瑰,是我呀,曹阳,我回来了……”

卧槽!

特么的,游戏刚玩完,这就马上要进去了,听见喊叫声一听。

曹阳居然回来了!

老何和白玫瑰一听是曹阳的声音,顿时俩人就吓傻了,都特么的心里不是滋味。

“小白,你不是说曹阳回来会给你提前打电话吗?”老何质问着,这次回来的是正主,俩人彻底慌了,这是偷晴呀。

“这这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电话没电吧……”白玫瑰也难以置信,满脸的惊恐又道:“何叔叔,赶紧的去开门,千万不能让曹阳看出来啊,他平常就疑神疑鬼的。”

白玫瑰说着就赶紧的找衣服穿,并且把老何的衣服递过去,老何这个时候火气相当大,本来以为等着胡蝶走了他可以泻火了。

特么的,现在倒好不但不能把白玫瑰给睡了,根本难以消火,还想着玩个游戏让她那里兴奋的时候插进去呢。

“何叔叔,你还站着干什么呀,赶紧的穿衣服去开门,现在不能做了,更不能让曹阳发现,你放心就是,等有空我就找你,一定把身子给你好吗?”

白玫瑰见老何磨磨蹭蹭不想穿衣服,意思还想要做,她很是焦急万分,立马过来劝阻说着,狠狠亲了老何一口,接着就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

老何看着白玫瑰绝美的背影,心有不甘呀,但心里盘算了白玫瑰既然答应了,迟早也能睡她,并且还真的不能让曹阳发现,要不然不但会撕破脸皮他们还会搬走。

如果走了,老子上哪里睡白玫瑰呀,这就得不偿失了,老何想到这里也赶紧穿上衣服,走到他自己的房间去了。

当老何刚走进房间的时候,曹阳就进门了,见到白玫瑰穿着睡衣呢,曹阳受不了啊立马又是抱又是亲。

“老婆,我想死了,我想狠狠的弄你,让你舒服好不好?”曹阳急的像个猴子。

“你都起不来,怎么让我舒服!”被打扰了好事,尤其见到老何那大宝贝,白玫瑰态度很不好,推开曹阳怒道:“你怎么提前回来了,没有给我打电话?”

曹阳哪里知道白玫瑰现在心里想的啥呀,还一脸得意的道:“老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领导考虑我平时表现好,已经让我做经理了……”

“老公,你可真棒!”白玫瑰被打扰她和老何的好事很不舒服,可是得知自己的老公升官了,顿时兴奋的手舞足蹈。

“真的吗?你要做经理了?”

“老婆,当然了,快点的别说了,我都想死你了,我要好好的弄吧。”

“我呸……傻样……”

特么的小别胜新欢啊,曹阳那里不行,但也想女人,一把抱起来白玫瑰,直接摁在床上做起来羞羞的事情。

“老公……使劲儿……好舒服呀……”

“弄死你……”

老何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寂寞难熬啊,不过呢,没有几分钟,曹阳果然又是不行了,彻底缴枪了啦。

老何听到这,心里别提有多不爽,心想着,等有时间非得让白玫瑰欲仙欲死。

让她知道什么才叫真男人。

“又泄了?你真没用……”

听到白玫瑰欲望不被满足的牢骚声,老何知道白玫瑰现在肯定是在想他了,老何沾沾自喜的撸动着大宝贝,心里还想呢用不了多久,她还是自己的女人。

接下来的好几天,老何都没有机会和白玫瑰单独见面,这让老何度日如年了。

并且还听见他们小两口吵架,原因是曹阳不知道从谁的口中得到白玫瑰出轨的事情,有时候小两口吵架吵的很凶。

老何劝了几次,两人表面上和和气气的,一到卧室又开始大吵大闹。

对于白玫瑰呢,和曹阳吵完架,每天夜里趁着曹阳睡着了,她内心里十分的苦恼。

发疯似的给老何发微信,意思很明白就是想和老何做,还求求老何能不能可怜可怜她,让她做个真正的女人,让她有机会和老何做。

这天中午的时候,老何在家里正闲的蛋疼呢,忽然曹阳提着几个菜回来了。

“何叔叔,我们喝点呀。”曹阳一脸的巴结,说着把菜放在餐桌上,老何一瞅,这下子肯定有事情,要不然不会这样。

“阳阳,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老何装模作样的走过去坐下。

“何叔叔,你看看你和我爸爸以前都是同事,我这个人你也了解的,我可真当你是亲叔叔对待,是不是?”

曹阳说着又给老何倒酒,老何一瞅他这样一下子猜出来了,道:“曹阳,是不是因为小白的事情,你们年轻人要相互的相信才行。”

滋溜,老何喝口酒。

“何叔叔,不是我不相信他,而是……”曹阳有点难以启齿,一个劲的喝酒,一直摇头,完全是无可奈何的样子。

没有几杯曹阳就喝的不行了,摇摇晃晃的道:“他妈的,白玫瑰这个臭女人,她很骚,何叔叔,她给我戴绿帽子……”

哇哇!

曹阳居然哭了,老何吓一跳,还以为是他和白玫瑰的事情被发现了呢。

接着曹阳哀求道:“何叔叔,你不是要去她们公司上班啊,你帮我盯着白玫瑰点,如果你有证据了,你就给我,我不会亏待你,我有钱,我给你很多钱……”

老何一下子明白了,特么的你想让老子监视白玫瑰啊,老何不想答应,可是转念一想,这岂不是一个更好和白玫瑰接触的条件啊。

“好,阳阳,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看着点她。”

老何这么一答应,曹阳高兴了坏了,俩人又开始喝酒,一直喝到白玫瑰下班回来。

白玫瑰与老何相视一笑,可接下来又等了几天,还是没有等到机会,老何和胡蝶约定好去上班的日子,也已经到了。

老何内心里非常的不爽,可答应好白玫瑰的事情,不能不去做,而且白玫瑰还答应老何,只要去房产公司做规划师,那她就有机会去找老何了。

并且白玫瑰还告诉老何说公司可以提供单间住宿,老何想到这里不禁喜上眉梢呀,这简直是给他们提供了方便啊。

这么方便,想不弄白玫瑰都不行了。

第二天,老何走马上任了。

老何在白玫瑰的引荐下找到胡蝶,到这个时候老何才知道胡蝶是房产公司人力资源部的经理呢,小少妇更加有韵味了。

老何这下心里起了波澜,在胡蝶的介绍下,老何发现周围全部都是那些散发着青春气息的年轻漂亮的女人,小伙子挺少。

这特么真是肉多狼少,对于老光棍的老何来说,工作其实很简单,就是帮着公司看看图纸啥的,有不行的地方指点一下。

每天都有女人围着他转悠,让老何这么一个单身汉哪里能承受的了啊!

心想着这他妈的就是一个美差啊,而且,老何发现胡蝶,好像和这家房产公司很有关系,老何来到这的第一天,她就介绍了她老公李峰与老何认识,这让老何觉的特别亲切。

接下来的好几天白玫瑰因为曹阳那小子,管的太严,老何都没有机会与她单独相处,在家里是没有机会了。

这几天下来,老何也算和房产公司的人打成一片了,唯独和售楼处的周大明不行。

周大明就是白玫瑰她们的经理,只要老何一与白玫瑰接近,周大明就接各种理由阻止,并且恶狠狠的警告老何。

老何刚来公司也不想和周大明瞎扯,这天中午的时候老何本想去食堂吃饭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