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鞭乳戒尺走绳:束缚憋尿穿乳胶紧身衣

时间:2020-07-07 10:00:38

她看着手里的那条丁字裤,红着脸对我说:“王浩,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把衣服穿上……”

“王浩……”

几分钟后,我便听见老板娘那清脆动人的声音,正呼唤着我的名字。

文学

我连忙问:“嫂子,你穿好衣服了吗?”

“嗯……穿好了……你进来吧……”

老板娘的声音有些紧张。

我推门进屋,发现老板娘此刻已经趴在了床上。

那件淡紫的睡袍,正裹在她身上直达小腿肚,两根吊带细细的挂在她丰满的肩上,将女人洁白圆润的肩部裸露出来,如白玉一般温润无暇。

老板娘并非整个人趴在床上,而是用双臂撑着自己的上半身,所以吊带裙便露出一个硕大的空隙。

她双肩的锁骨在吊带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性感。

而且,老板娘的上围饱满,高高的鼓起在胸前,这么趴着,刚好露出胸口的美妙风景。

我能看到她那一对挺翘的饱满,被我亲手挑选的黑色胸罩裹着,约莫四分之一露出来,呈现出一道深深的事业线。

再往下看,老板娘那美丽诱人的丰满,在睡袍的包裹下浑圆而又隆起,成为柔软的波状形,曲线柔美、圆浑而紧滑,简直无可挑剔。

这一刻,我体内甚至有一种禽兽般的原始冲动,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

心里这么想着,我身体也再度有了反应,把裤子撑得不像样子,看着很不雅观。

只是,此刻的我注意力都在老板娘的身上,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失礼。

老板娘一双美目看着我,在我身上流转,随后她看到我的身下,忽然小声的啊了一声,不知是怒还是羞的斥了我一句:“王浩,你瞎想什么呢?”

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裤裆又马上有了明显变化。

我脑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脱口便道:“对不起嫂子,是你太漂亮了……”

说完这话,我立刻就后悔了!

我竟然对老板娘说出这种话,她万一生气怎么办?搞不好饭碗都要丢啊!

可是,老板娘却好像没有生气,她白了我一眼,又迅速把眼神移开,带着几分羞涩的说:“就会拿嫂子寻开心……”

我一时分不清老板娘到底有没有生气,于是也就不敢再多搭话。

老板娘似乎也感觉这样比较尴尬,所以便对我说:“赶紧来帮我推拿一下,我的尾椎骨快疼死了。”

我急忙点了点头,走到老板娘的身边。

看着老板娘完美的臀部曲线,我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说:“嫂子,你能不能把睡袍掀起来?露出尾椎骨,这样我推拿的时候也更方便。”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紧张到了嗓子眼,生怕嫂子生气,因为我刚才给她选了一条丁字裤,如果真把裙摆撩开,她的美臀,以及神秘景色,恐怕都会被我看光。

老板娘听到我这话,身形一顿,迟疑地说:“王浩,要不你就隔着衣服给我按吧,你给我挑的那条内裤实在是……实在是太羞人了……”

这一刻我忽然有些后悔。

早知道不给老板娘挑那条丁字裤了,如果挑一条普通点的,她是不是就愿意让我掀开裙摆了?

我说:“嫂子,那我就这么给你按吧,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

“好。”老板娘表情痛苦的点了点头。

得到老板娘许可,我伸出手去从她的腰部开始推拿,在摸到尾椎骨的时候,我便停止了继续前进,非常小心谨慎的在那里按摩推拿起来。

说实话,我的按摩手法确实有点真材实料,揉、摸、按、搓、捏、推等手法,我都掌握的非常娴熟。

我一边轻轻推拿,一般询问老板娘:“嫂子,你感觉怎么样?”

“唔……”老板娘发出长长的一声呻吟,说:“有一点点疼,但疼过之后就很舒服,王浩,没想到你还真有点水平!”

我笑着说:“我以前跟老军医学推拿的时候,还觉得没啥用处,到今天才发现,幸亏当初学了点本事,好歹能为嫂子缓解一些痛苦。”

老板娘一边享受,一边笑着说:“没想到你嘴巴还挺甜的。”

我嘿嘿一笑,认真道:“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说着,我对老板娘道:“嫂子,我怕你摔的不止尾椎骨受伤,周围也帮你推拿一下吧?”

老板娘点点头,声音格外享受的说:“你看着办吧,我现在只想闭着眼睛好好享受一下。”

“好嘞!”

见老板娘没有反对,我的心立刻就大胆了起来,双手从她的尾椎骨处开始向周围扩散。

从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到那饱满紧实的大翘臀、还有翘臀与大腿链接的那道天然沟壑……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而老板娘却越来越沉浸其中。

我手上不停,老板娘舒服的不断哼哼,那声音简直让我骨头酥了,看得出老板娘很享受我的服务。

而我,也很享受给她按摩的感觉,我的手贴着光滑的睡袍,就象贴在她身体上,享受着她身体的滑、嫩、丰、弹等特点。

逐渐的,我发现老板娘有了一些奇妙的变化,因为她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身体皮肤也开始微微发红,面庞更是潮红起来,人也显得有些不自然。

我的手故意装作有意无意的,略过嫂子两肋间的痒痒肉,以及她大腿内侧最敏感的皮肤,每一次都能感觉到,老板娘的身体控制不住的轻轻抽搐。

我知道,她一定动了情欲。

这时候,老板娘忽然哼哼着问我:“王浩,你今年二十几了?”

我急忙说:“24了。”

老板娘又问我:“谈对象了没?”

我摇了摇头:“没谈。”

“真可惜呀。”老板娘开口说:“你这个年纪正是谈对象的好时候,怎么不找一个呢?”

我不好意思的说:“嫂子,我的情况你也知道,17岁高中没毕业就去当兵了,没上过大学,也没啥学问,哪有什么女孩能看上我。”

老板娘笑着说:“怎么会呢,你年轻,踏实又肯干,而且长得模样也挺帅的,当过兵的男人身上都有很强的大男子汉气场,小姑娘最喜欢你这样的男人了。”

“是吗?”我有些尴尬,觉得老板娘是在安慰我而已。

老板娘这时点了点头,由衷的说:“我年轻那会儿,就想找个当兵的男朋友,只可惜一直没机会……”

我愣住了,没想到老板娘年轻的时候,竟然喜欢当兵的?

我心里一下子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我就是当兵出身,不知道老板娘会不会喜欢?

这么想着,我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的手不老实一点,她会是什么反应?

我想了想,这么做的结果,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被老板娘一耳光打在脸上,灰溜溜的滚蛋,然后被陈总赶走;

要么,老板娘被我激起冲动,和我抱在一起,任我采摘。

我心里不免冲动起来,脑子里一个声音对我说,管她呢,试试看,搞不好老板娘也等着我迈出这一步呢!

想到这里,我手上的动作更加大胆,在给嫂子按摩丰臀的时候,一根手指“不经意”的在两瓣中间轻轻滑了一下……

“啊……”老板娘忽然发出一声魅惑无比的喘息,我能感觉到她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以及声音。

我此刻心里紧张极了,如果她这时候骂我,或者打我,那就证明她对我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我也没有机会更进一步。

但如果她不说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就是默许了我的动作,我就可以找更进一步的突破了……

几十秒钟过去了,我没敢再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一直在等着老板娘的反应,没想到,老板娘真的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这让我心里得到了莫大的鼓舞。

这时,老板娘用蚊子般的声音开口说:“王浩,你刚才按的我好舒服,继续按那里……”

那里是哪里?难道她的意思,是说刚才我摸到的……

天呐!这是不是一种暗示?

我的心顿时激动无比,手指捏起老板娘的睡裙,就想将它整个掀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忽然来了一条微信。

我吓了一跳,急忙停止手上的动作,掏出手机来,发现是陈总的信息:“快点把U盘拿过来,客户今天提前到!”

我一看到这条信息,有些慌乱的说:“嫂子,陈总发微信来,让我赶紧给他送U盘,客户要提前到,很着急。”

老板娘扭过头来,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难掩失望的说:“那你赶紧去吧。”

我忙问:“嫂子你感觉怎么样了?”

老板娘红着脸说:“我这会儿已经不疼了,谢谢你啊王浩。”

我无比遗憾,颓然的点了点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嫂子,那你在家歇着吧,我先走了。”

老板娘点了点头,道:“他的裤子在衣帽间,你找找。”

我赶紧跑进衣帽间,找到陈总的裤子,摸出了他的U盘,揣进兜里,慌忙跟老板娘告了个别,便出门开车,直奔公司。

路上,老板娘给我发来一条微信:“王浩,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的尾椎骨竟然一点都不疼了!”

后面,还跟着一个可爱的微笑表情。

我回了一句:“嫂子不用客气,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在公司休息室玩了一下午游戏,等到下班时间,我开车载着陈总回到别墅。

下车之前,陈总还在交代我,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要成功,否则明天老板娘的闺蜜如果来了,就不好找机会了。

晚饭的时候,我跟老板娘坐对面,两人都能看出彼此眼神里的那一份尴尬。

不过,我们谁都没有说出今天发生在她房间里的事情。

整个吃饭的过程,我发现老板娘看我的眼神,好像跟以前有了些许变化,但具体是哪里变了,我也说不上来。

或许是眼神更柔和了?也或许是因为她心里对我有几分感激之情也说不定。

等吃过晚饭,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床上躺着等陈总的消息。

一直心急如焚的等到九点半左右,陈总终于给我发来了视频聊天。

跟昨天一样,我点击接受,两眼紧盯着视频画面。

画面里,陈总只穿着一条三角裤站在床头,老板娘裹着浴袍,半躺在床上。

这时,老板娘伸手将脸上的面膜揭了下来,正在轻轻拍打着白嫩的脸蛋。

陈总往镜头这里看了一眼,爬上了床,凑到老板娘跟前,一边扒开她的浴袍,一边哄着她说:“老婆,昨晚没能好好满足你,今天给我个弥补的机会呗?”

说着,他已经抓住了老板娘的柔软,轻轻开始着。

“嗯……”老板娘被他这么一触碰,很快就动了情。

陈总于是便俯身吻住了她。

不知怎的,看到两人在接吻,我心里忽然有些嫉妒。

随后,陈总继续着自己老一套的调情方式,无非就是亲吻、吻脖子,以及触碰她的柔软。

不过老板娘倒是很投入,很快就浑身泛起了潮红,嘴里也发出销魂兴奋的声音。

陈总这时在老板娘耳边轻声说:“亲爱的,我们还玩昨天的游戏吧,好不好?”

“昨天的游戏?”

老板娘诧异的问:“你又让我戴眼罩啊?”

陈总连连点头,哀求道:“再戴一次好不好?求你了,好老婆!”

“哎……”老板娘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你是着了什么魔了。”

老板娘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还是从床头拿过了黑色的眼罩,把它罩在了脸上,说:“你今天最好表现的好一点,平时也就一个月才做一次,还能被电话吓得状态全无,真是把我害惨了。”

陈总一边陪着笑,一边见她把眼罩戴好,便立刻扭过头,冲着镜头做了一个挥手的姿势。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该我上场了!

我心里一喜,激动的瞬间爬了起来……

轻手轻脚的来到陈总卧室门前,便听见陈总在说:“老婆,赶紧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免得再来电话。”

“好。”老板娘说:“调好了。”

陈总笑嘻嘻的说:“老婆,你先戴好眼罩趴着,咱们还是昨天的规矩,一旦我进来,咱俩谁都不许再说话了,好不好?”

“好好好,就你事多。”

“等我一下,我把我的手机也调成飞行模式!”

陈总说完这话,很快就偷摸的打开了房门,见我就在门外,压着极低的声音对我说:“快进去。”

我心里早就已经等不及了,听陈总这么一说,立刻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进了门。

进门之后,我便没有再刻意控制脚步声,一步步走进卧室。

老板娘还像昨天那样,戴着眼罩跪在了床上。

一看到她那完美的身体,我立刻就兴奋到了极点。

今天不用怕有电话忽然打扰了!我可以放心大胆的品尝我的娇艳老板娘!

我激动不已的走到老板娘身后,轻车熟路的用双手刚抚摸上她纤细的腰肢,便听她嗯的轻语了一声,全身都绷直了。

我把鼻子凑到老板娘光滑的后背上,贪婪的吸取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而我的手,已经控制不住的,再次触碰上了老板娘柔软。

老板娘的身体随着我的动作轻轻扭动,从紧绷的状态,逐渐变的柔软、滚烫。

就在我沉醉其中的时候,万万没想到,老板娘忽然开口说话了!

“老公……我能求你件事吗?”

她的声音很小,伴随着舒服的轻吟,就像是呓语一般,但是,却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了,没想到老板娘竟然一上来,就打破了不许说话的游戏规则。

我急忙看向她,发现她整个人趴在床上,还戴着眼罩,也没有回头,紧张到极点的心稍稍松快了一点点。

但是,我此刻也不敢松懈,已经做好了时刻开溜的准备。

这时候,老板娘又哼哼道:“好啦,我认输还不行吗?我待会就跪着学小狗叫,这总行了吧?”

我又紧张起来,双手扶着老板娘的腰,一句话也不敢说。

老板娘无奈的说道:“你这个人真是无聊,人家都认输了,你还非要绷着……”

说到这,老板娘叹了口气,道:“既然你要玩游戏,那就这样吧,我只问你是或否的问题,是的话,你就轻轻拍一下我的PP,否的话就拍两下,好吗?”

我急忙抬起手来,在老板娘饱满的PP上轻轻拍了一下。

“嗯……”

老板娘长吟一声,娇羞无比的道:“老公,吴莉跟我说,她老公每次做之前都会用嘴亲她那里,只用嘴都能让她到站……”

说到这,老板娘声音更小了几分,蚊子般嘤咛道:“老公,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还没用嘴帮过我,我想试试,你……你愿意帮我吗?”

我草!老板娘竟然想让我帮她……

我脑子一热,一时间不知道该答应还是拒绝。

可是,我那右手好像不听使唤,不由自主的抬起来,在她的PP上轻轻拍了一下。

老板娘在确定我不会再拍第二下之后,便知道我已经答应了她,顿时娇羞无比的说:“谢谢老公……”

我不敢搭话,只想着赶紧用实际行动,来避免她可能产生的疑虑,否则搞不好事情就要败露了!

于是,我在她身后缓缓蹲了下来,无比兴奋的将身体凑了上去。

此刻,那道完美的风景,就在我的眼前、近在咫尺……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