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把你揉碎在我的身体里:班主任女把腿张来男孩桶视频

时间:2020-07-07 10:00:23

第一次吸烟的后果就是被呛得咳嗽连连,一支烟只抽了一口,我就忍不住丢到地上,我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看着路边的商铺,这时余光瞟到一间成衣店,透明的门玻璃上贴着几个大字,“急聘导购,待遇面议。”

我顿时起了心思,我觉得要想证明我自己能够自力更生,或许这就是我的第一步。

文学

现在才晚上八点,街道上还有许多行色匆匆的人,我跟着几个穿着很时髦的女孩儿走进了这家店。

刚进店,一名画着淡妆的女导购就走了过来,亲切地问我需要什么服务,我说出了我的来意,女导购脸色顿时一落千丈,丝毫没有刚才的恭敬,语气不悦的回复了我一句不招人。

我奇怪的指着店门口的白纸,“你们这不是都写着招聘么?”

女导购抱着胸不满的道:“我说不需要就不需要,赶紧滚,从哪儿来,滚哪儿去!”

说完就扭着屁股离开了我面前。

我有些不爽,一个小小的导购,跟我耍什么脾气?

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况且我本来就不是个爱跟人计较的人。

又在外面转了会儿,最终还是无奈的回到了家。

平常家里总会亮着灯,而柳芳芳搬回隔壁之后,三室一厅偌大的房子就只剩我一个人,总感觉不习惯。

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儿,还没爬起来,手机突然震动,我拿出来一看,却见是一个陌生号码,归属地显示为国外。

我也没想太多,直接便摁下了接听键,我父母在国外,一直被当成傻子的我突然恢复,柳芳芳一定把这个消息通知了他们,没准儿他们现在激动万分,正想着回来看我。

而这个电话,就是他们即将回来的前兆。

“你好,请问是杨伟吗?!”

我听着电话里冰冷的声音有些疑惑,不是我父母给我打来的,回答道:“是,你有什么事?”

“我是你父母的私人律师,您可以称呼我王律师。今天特地打电话,是有件事我必须得告诉您,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

电话里的男声自称是私人律师,即使是在国外,能拥有私人律师的也是极少,由此可见我父母在国外确实混得不错。

“好,王律师请说。”

我尽量让自己说话显得有礼貌一些,如果王律师能联系到我的父母,至少不会感觉我没有家教,即使我是突然之间恢复,我也有能力做一个正常人。

但不知为何,王律师的话让我心里升起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这种感觉不知道来自于哪里,但让我极不舒服。

王律师道:“您父母在国外拥有一家市值过亿的公司,但竞争对手也很多,平时两边看上去平平静静,实际上的勾心斗角很严重,尤其是在m国这个地方,甚至已经上升到用武力威胁的地步。”

“王律师,你是什么意思?”

我皱了皱眉道,“请你直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传来王律师的声音,“在这之前,已经有人想要对您父母动手,但都没有成功,唯独这一次,您父母最信任的人出卖了他们,他们没能躲过。”

“武力威胁?!出卖了他们?没能躲过?”

我愣了一刹那,随即反应过来,感觉握着的手机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喉咙有些干涩的道:“你的意思是,我父母他们……有危险?”

“不,不是有危险。他们已经遇害了。我给您打这个电话就是通知您一声。并且,伴随您父母的故去,他们一手创办的公司不止即将被吞并,还会面临一笔巨大的债务,而根据联邦法律,这一笔巨额债务的法定承担人会落到您的身上,也就是说,您现在不止将面临父母故去的悲哀,还必须面对一笔天价债务。”

“多少?”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从接到这个电话开始,我就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不是源于王律师这个人,而是因为他告诉我的消息。

我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是这个语气,如果他真的是我父母私人律师,面对我这个独生子至少会表现出应有的尊敬,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说话。

“大概……债务初步估算是一百五十万美元。”

王律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发愣。

就在前一刻,我还想着要在我父母面前证明自己,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是我拖累了他们,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用我自己的努力告诉他们,我并不是个废物,至少我能自己养活自己。

然而残酷无情的现实反手就给了我一记凌厉的耳光,将我所有的臆想全部烧成渣。

这个电话总共打了三分四十二秒,在这三分四十二秒里,我失去了亲生父母,同时还面临着一笔几乎一辈子都还不上的巨额债务。

我仰躺在沙发上,看着被灯光映照的明亮洁白的天花板发呆,手机倏地从我手心滑落,“砰”一声掉到地上。

现在是夏天,房间里很热,但我还是感到一种沁入心脾的冷,从四面八方侵袭过来,然后腐蚀我的身体,仿佛心脏都在被逐渐撕裂。

余光刚好瞥到之前随意摆在桌上的香烟,我拿过一只点了起来,刚入口就感到一阵辛辣和刺激感,但很快就忍受住了那股味道。

烟雾在房间里缭绕,烟丝在指间燃烧,周围寂静的可怕,很快一支烟燃烧殆尽,我继续点上。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已经躺在烟雾里昏昏欲睡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然后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恍惚间我认出来那是柳芳芳,她来这里做什么?

“小浩!我的小祖宗!你是抽了多少烟!”

柳芳芳一进来就连连咳嗽,一边努力的扇着面前的烟雾,一边朝我跑过来。

她扶起躺在沙发上的我,因为穿着睡衣的关系,她胸前大半个雪白的沟壑都显露出来,但我却提不起来一丝一毫的兴趣。

“小浩?!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了?有什么事跟姐说。怎么不说话呢?来,小浩,姐送你去医院。”

柳芳芳紧张的摸摸我脑袋,又将手伸到我脑后,想抱起我,但似乎是我太重,柳芳芳努力了半天,直到脸颊上都流淌出细细的汗珠,也没能成功的将我抱起来。

最后只好一边咳嗽一边吃力的扶着我往门外走去。

临出门的时候我突然停下了脚步,我望着柳芳芳,她的脸像是会变魔法一般,在一阵水波般的律动中幻化成了我父母的模样,我不由道:“我好想哭。”

柳芳芳原本还以为我是出了什么状况,停下脚步仰头看着我,眼神变得无比温柔,“小浩,姐知道你心情不好。想哭就哭吧。”

本就苦苦忍耐的我听到这句话,终于再也受不了,抱着柳芳芳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趴在她的肩头哽咽了起来。

或许作为一个十九岁的男孩,我早已经过了哭泣的年纪,但在听到王律师给我的消息一瞬间,就是无法抵挡的眼眶酸涩和窒息感。

柳芳芳也紧紧抱着我,同时轻轻拍打着我的后背,我勉强对自己露出一个笑容,似乎在许多年前,我也曾像现在这样趴在我父母的肩头哭泣。

柳芳芳紧致的身躯和我紧紧贴合,我的鼻尖紧靠着她的脖颈,不用刻意去嗅都能感受到那股淡淡的香气。

但我此刻真如我的名字一般,没有任何欲望,只想找一个肩膀就这样沉沉的睡过去。

“小浩,从今天开始,姐就是你唯一的亲人了。”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我正躺在卧室的床上,衣服也都被脱掉了,而旁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两杯水。

可能是昨晚抽烟抽的太多,现在只觉得喉咙有一股极其严重的异物感和呕吐感,干燥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全部思维。

混混沌沌的我端起杯子就猛灌了起来,连续两杯水下肚,这才感觉那种嗓子冒烟儿的感觉好了些。

这时候我才回忆起昨晚的事情来,我穿上衣服走到隔壁的房间,果然柳芳芳正一脸倦容的躺在床上,看样子受我昨晚抽烟的烟雾荼毒不浅,即使是睡着了,也是微皱着绣眉。

我走过去替她掖了掖被子,回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来,打开桌上的香烟盒,里面只剩下寥寥三五支,拿出一支烟点燃,昨晚还觉得刺激辛辣无比,今天便觉得多了几分舒爽的味道。

我按着自己额头,整理思绪。

或许是闻到了烟味儿,没多久柳芳芳一边捋着头发一边皱着眉头走出来,责备道:“小浩,你怎么又在抽烟?!”

说着将我手里刚点燃的一支烟掐灭掉。

柳芳芳理了理衣服坐在我面前道:“小浩,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了,咱们永远都是要朝前看的。不管以前怎么样,我们现在需要关心的,只是以后。”

说话间柳芳芳将自己的手轻轻附在了我的手背上,温柔的摩挲着。

“我知道,但姐你应该也知道,我现在还欠下了接近一千万人民币的巨额债务,如果我去外面的小店里打工,一个月两三千块的工资,就是干到死也赚不到。”

我的目光瞟向窗外,看着外面被炽热的夏风吹动的树影。

柳芳芳道:“姐之前说过……”

“等等,谢谢姐了,你的意思我知道,但我希望我能靠自己的努力…”

“小浩!你在想些什么,凭自己的努力,姐跟你说句不好听的,你没有任何学历,虽然年轻,但现在这是个看学历,看文凭的社会,如果你去找技术性稍微强一点的工作,那家公司愿意要你,技术性不强的工作倒是有可能,但那种工作,你自己觉得你能够挣到足够的钱嘛!”

我们的话都被彼此接二连三的打断,不同的是,柳芳芳此刻是真的生气了。

我苦笑着揉了揉太阳穴,“那芳姐,你让我考虑一下行吗?!”

柳芳芳脸色这才缓和了些,点了点头,然后去洗漱。

我看着柳芳芳的背影,原有的一些心猿意马的想法也瞬间消散。

到现在我都没问她是作什么工作的,但我知道,如果我答应了她,待遇肯定不会低,甚至于靠着我们之间的关系,还可能很轻松。

但这是我要的生活吗?

等柳芳芳出来我问,“芳姐,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给我介绍的工作是做什么?”

柳芳芳嫣然一笑,走到我面前抱着我的胳膊道:“小浩你放心,难道姐还会把你卖了不成?”

自从发生了那天的事情,我就不敢再和柳芳芳有过多的身体接触,我怕到时候难堪的不只是我。

我微不可查的将手臂从她怀里抽了抽,假装不悦道:“芳姐,我不是担心这个。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你给我介绍工作,我当然愿意去,还很高兴。但要是我的努力和我拿到的工资不成正比,到时候不是让你脸上过不去吗?”

话虽这样说,但柳芳芳很清楚,我并非是说工资太低,而是在说,如果她给我介绍工作,我坚决不要那种不需要付出什么劳动就能轻松的超过许多人的工作。

“怎么会呢?”

柳芳芳甜甜一笑,“姐想介绍给你的工作很适合你,甚至可以说,没有比你更适合的了。当然,工资不算高,但它的潜力很高,只要你足够努力,也足够强大,一个月几十万都是轻轻松松几句话的事情。”

“芳姐……”

我古怪的看了一眼柳芳芳,“你不会是想让我贩毒吧?!”

啪!

柳芳芳一巴掌拍在我肩膀上,瞪了我一眼道:“小浩你是不是找抽?姐是不是好人你不清楚吗?!”

我讪讪笑了笑道:“芳姐当然是好人,大大的好人。要不你就直接告诉我。”

柳芳芳犹豫了一下道:“不行,除非你答应姐。”

看我脸色变化,柳芳芳又补充道:“当然,小浩你放心,姐给你介绍的工作绝对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自己好好想想,想通了给我打电话。”

我这才松了口气,刚想对柳芳芳说什么,柳芳芳已经出了门。

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继续发呆,直到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我才去门外买了一个煎饼果子。

吃过早餐已经快到中午,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再去自己找找看,虽然不知道柳芳芳要给我介绍的是什么工作,但像她说的努力就能达到几十万,我还是有些顾虑。

如果是什么正经的工作,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的。

或者说,我的眼界太狭隘,根本想象不到某些工作有多赚钱。

上午的街头很热,出了门就看到一片片行走的大白腿,几乎晃瞎了我的眼。

也正因为我家附近人流量比较大,我很快就找到了一家挂着招聘广告的店,门口的牌子上写着招聘送餐员,待遇面议。

我推门进去,旁边的收银立刻礼貌的问我需要什么服务,和昨晚一样,我直接说明来意,但与昨晚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并没有被收银用尖酸刻薄的话气走,反而是很客气的让我稍等。

我坐在一个椅子上百无聊赖的望着窗外的长街,这时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我刚准备拿出来,余光就瞥到一个穿着正装面相和蔼的中年人走到我面前。

“这是我们餐厅的经理,姓刘。这是刚刚说要来面试的,我看您刚好在,就直接让他在这儿等着了。”

清秀的女收银介绍了一下就回到了柜台,只剩下我和经理,面对突然的面试,我有些紧张。

中年人见我窘迫的样子,笑着挥了挥手,“小伙子你不用介绍,我只问你三件事。通过了,你明天就可以来上班。”

我略微皱眉,虽然紧张,但我不傻,面谈工作的时候不提工资待遇吗?!

“好,您问。”

不过我还是点点头。

“第一个问题,能吃苦吗?”

经理说完就盯着我,似乎想看出我脸上的表情波动。

我摇摇头,“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算吃苦。”

这话说出口的时候我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开始,我自己都能理直气壮的说假话了。

经理点点头,“好,第二个问题,你知道,我们餐厅是一家家常菜馆,最近在做外送服务,需要招一名负责配送的员工,而这份工作需要的不是你多能吃苦,最重要的一点是,你对周围的街道,路线熟悉吗?”

我点头应是,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即使我并不是真的痴痴傻傻,对各个地方算的上是了如指掌。

经理又随意问了几个地名,见我都能从善如流的回答上来,这继续道:“第二个是餐厅最关注的问题,第三个则是你最关注的问题。相信你也看得到,做我们这行实际上并不需要什么学历,也就是说,他的专业性很低,因此待遇不会很高。如果是你对周围路线很熟悉……”

经理略一沉吟,继续道:“我可以给你开到五千的固定工资,或者是两千的底薪,但每送一单,都会有四块钱的提成。只有这两种方案,如果你要求的更高,请另谋高就。”

我长舒一口气,既然经理这么安排,肯定是两种方案实际上的待遇差不了太多,换句话说,如果我选择在这家餐厅上班,一个月撑死能拿到六千块,而这距离我身上背着的沉重债务还差着十万八千里。

我想起刚刚手机的震动,拿出来看了一眼,是一条银行的提醒,之前在M国计算的巨额债务现在已经正式从我父母的公司接到了我的身上。

整整九百八十万。

“谢谢经理,容我再考虑考虑。”

我失魂落魄的起身,然后离开。

在离开之前,我好像听到经理焦急的大喊,问我六千块愿不愿意给他干活。

……

这世上无商不奸,无奸不商,即使只是一间小小的餐馆,也会选择能用五千块留下我,绝不多花一分钱。

这对很多人来说或许是一份不错的工作,但对我来说,还远远不够。

回到家里纠结再三之后,我还是拨通了柳芳芳的电话。

……

“喂,小浩?”

柳芳芳的声音很好听,清冷中带着点诱惑,她应该知道这是我的号码。

见我不说话,柳芳芳继续道:“小浩?!你是不是想通了来姐这里?!”

说话的时候柳芳芳周围的嘈杂声变小了很多,估计是换了个地方。

我犹豫一下道:“芳姐,你之前说给我介绍工作,其实就是去你那里上班?”

柳芳芳在什么地方上班?

我不知道,但她工资肯定不低,经常都能看到她挎着稍显含蓄设计印着“LV”和“gucci”的包包,她身上的衣服我认不出品牌,但那晚我看到她内衣一个不起眼角落上的香奈儿英文。

如果我去她那里上班,的确有可能还上这笔债务,但我更不希望她为了优渥的生活将自己推入火坑。

柳芳芳犹豫一下道:“不错,我想让你入我们这行,因为对于你而言,只有这个行业是最适合的。并且在我看来,无论你做什么,都不可能再比这个更加有前途。”

“那芳姐你能告诉我,你们是做什么?”

我说完就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想听清楚她说的每一个字。

没想到等了几秒钟,电话里却传来嘟嘟声,我正奇怪,手机震动了一下,柳芳芳给我发来了一条短信,让我在家等着,她马上就回来。

我将柳芳芳的短信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可愣是没有看出其中有什么问题,只好躺在沙发上,无聊的点燃一支烟。

没多久我就听到汽车在门前停下来的声音,发动机停止轰鸣,然后房间门便被打开,柳芳芳直接走了进来。

“小浩,你又抽烟!”

她还没进门,淡淡的香水气息和一股浓郁的酒气就充斥了我的鼻腔。

她有我家的钥匙,以前是因为住在我家照顾我,而在我恢复之后她也没有要还回来的意思。

趁她锁门的时候我偷偷看了两眼,柳芳芳穿着及至大腿的短裙,裙摆以下是一条肉色的丝袜,显得十分性感而富有弹力,盈盈一握的腰肢以上则是一件白色的T恤,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了胸前的饱满幅度。

只是她脸上隐藏在笑容下的淡淡忧愁还是被我看了出来。

柳芳芳不开心。

我摇摇头,甩掉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等柳芳芳靠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半躺,我才问道:“芳姐,现在能跟我讲讲关于工作的事情了吗?”

闻着柳芳芳身上传来的一阵阵酒气,我心里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

如果她真的是做那一行的,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她回头,就像她昨晚说的那样,现在这世上,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亲姐弟。

柳芳芳抬起头,眼神里还有一丝水波,我连忙去给她倒了一杯水,柳芳芳喝了之后似乎才舒服了些,戏谑的看着我道:“小浩,你觉得姐是做什么的?!”

“芳姐,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做那个的……”

柳芳芳沉默片刻,突然掩嘴轻笑,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道月牙儿,“小浩,你说说,你觉得姐是在做哪个?”

我犹豫起来,如果我想错了,柳芳芳可能会很伤心,但如果我不说,她多半也不会告诉我。

柳芳芳似乎注意到了我脸上的纠结,笑道:“小浩,你不用纠结了,姐直接跟你说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姐我可不是那么放荡的女人。”

我尴尬的咳嗽了一下,原来柳芳芳早就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只是想逗逗我。

“嗯,那芳姐,我的工作……”

知道了柳芳芳不是在做某种被经常被严打的工作之后,我又对她之前提到的那个很适合我的工作起了兴趣。

既然已经确定了柳芳芳是清白的,那么她提供给我的这个工作想必也属于正经工作。

我以为柳芳芳会很高兴的说出那份工作是什么,没想到柳芳芳先是伸了个懒腰,将自己姣好的曲线完全展露出来,又转头看向另外一边,丝毫没有搭理我的意思。

我急了,叫道:“芳姐,怎么了?”

但柳芳芳只是看了看我,好像很疲惫的打了个哈欠,道:“小浩,我好困啊,我先睡会儿。待会儿吃完饭记得叫我。”

我无语道:“芳姐,我错了,我不该质疑你给我提供的工作,更不该质疑你的工作。”

柳芳芳又等了一会儿,直到我都急的快冒火,这才悠悠然起身道,“看你以后还跟我耍花样。先把烟灭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柳芳芳已经伸手掐灭了我手中的烟头,只剩下半个烟蒂。

我悻悻的将烟头丢进垃圾桶,问道:“芳姐,现在你能说了不?”

柳芳芳翻了个白眼,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小浩,你了解化妆品吗?”

我摇头。

“你了解时尚品牌吗?”

我摇摇头。

柳芳芳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道:“那你了解女人最需要什么吗?”

我继续摇头,眼见柳芳芳还要发问,一头雾水的我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打断道:“等等,芳姐,你问的这些和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柳芳芳不疾不徐的道:“当然有关系。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让你去做什么了。”

“做什么?”

尽管之前我都努力地保持着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但此刻还是有些激动。

如果真能达到柳芳芳所说的,一月几十万,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还清所有的债务,重归自由身。

“小浩,你听说过公关吗?”

柳芳芳一边说一边盯着我,似乎想要看到我的反应。

“公关?没听过。”

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并没有印象,问道:“这是做什么的?”

柳芳芳嘴角微勾,带起一个笑容道:“先别急着问。姐先给你讲讲姐的工作。”

见她完全不慌的样子,原本还有些焦急的我也轻松了下来,说道:“行,芳姐,你说。”

“姐现在在一家高级会所担任总经理,相当于那里的老大。”

柳芳芳说着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妥,将自己的短裙裙摆收了收。

我忍不住道:“姐你就别收了,又不是没看过,那天晚上……”

我话还没说完就知道要完,果然,我话才说到一半,就注意到柳芳芳的脸色由白转红,然后羞怒交加的柳芳芳直接伸过来一只手,照着我的耳朵就拧了起来。

“说!那天晚上怎么了?!”

柳芳芳愤愤的道,脸上的红晕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仿佛随时都会滴出水来。

“疼!疼!”

我一边捂着柳芳芳攥着我耳朵的手,一边大叫,以期借此来减少我们之间的尴尬,嘴上也连忙道:“我错了芳姐,我真的错了,什么那晚?哪一晚?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啊!”

柳芳芳这才收回手,狠狠的剜了我一眼,似乎只要我再敢提这个,她就要了我的狗命。

我倒是有些纳闷儿了,当时柳芳芳以为我是傻子,什么事都愿意跟我做,甚至还主动勾引我,没想到现在我恢复正常了,柳芳芳和我之间反而像是多了一层无形的隔膜。

我一边揉着发红的耳朵一边赔笑道:“芳姐,我真的错了,我刚刚脑抽,说错了话。我根本就不记得是哪一晚,又发生了什么。”

“小浩你!”

柳芳芳见此又要过来拧我耳朵,我连忙后退,逃出柳芳芳的攻击范围。

柳芳芳呆滞了一瞬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咬牙切齿的道:“小浩,我知道你是装作什么都不记得样子,好让姐安心。但姐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不存在也没意义。只要你答应我,不管怎样都不要告诉别人就行了!”

柳芳芳说完就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试图验证我即将说出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

“嘿嘿,一定一定,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见此我连忙学着电视剧里的情节抬起手来,面对窗外的天空信誓旦旦的发了誓。

柳芳芳这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你个小捣蛋鬼。我还是继续跟你说说姐的工作吧。”

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先了解化妆品,时尚品牌,女人需要的东西,甚至还要听柳芳芳的工作,但既然她这样说了,我也只能听着。

“我们会所的名字叫夜来香……小浩,你什么眼神?咱们这是一家正规会所!”

柳芳芳被我气得牙痒痒,却又发不出气,只好不停地在我身上剜来剜去,我毫不怀疑,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千八百次。

“我们会所的主要目的是服务……”

柳芳芳说着突然脸颊赤红一片,不可否认此刻的她诱惑至极,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种一亲芳泽的冲动,但我此刻关注的重心完全不在这上面,我愣愣道:“服务什么?”

柳芳芳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启粉唇道:“服务于那些饥渴的老女人。”

“老女人?饥渴?”

我懵逼了一瞬间,皱眉道:“芳姐,你不是说你不做……”

“打住!”

柳芳芳眼睛紧张的打断我,“小浩,你先听我说完。”

我按捺下心里的疑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讲。

柳芳芳道:“我们会所的确是做这些为饥渴的老女人服务赚钱,但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欢心,有许多方法都比靠出卖肉体更合适。依靠肉体,那只能算作最低级的方法。”

说着柳芳芳深呼一口气,似乎一下子把要说的话都说完,心里畅快了很多。

“小浩,你知道刚才为什么我要问你懂不懂化妆品,时尚品牌,还有女人最需要什么?”

柳芳芳说着端着桌上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

我摇摇头,这才明白似乎我又误会了柳芳芳的意思。

“因为在那些长久得不到满足的老女人眼里,除了化妆品,时尚品牌能彰显她们的身份,表明她们的财富,同时还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之外,她们别的一些需求,只有像我们夜来香这样的高级会所能满足。”

柳芳芳喝完水之后平静了许多。

我长舒一口气,有些愕然,也有些庆幸。

“那芳姐,公关是做什么?”

明白了柳芳芳现在的工作,以及夜来香会所的性质之后,我突然对我即将要面临的这个岗位产生了好奇。

“姐刚刚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不明白吗小浩。”

柳芳芳看了我一眼,然后沉默片刻后继续解释道:“公关就是我所说的,负责满足这些女人的第三类需求的客人。”

我疑惑道:“那要怎么才能满足她们呢?”

蓬!

“还不懂吗?小浩你个笨蛋。”

柳芳芳恨其不争的赏了我一记暴栗,“一般的男公关负责的是,夸赞女人身上穿戴的奢侈品,或者她们身上的化妆品。稍微高一级的男公关则是从这些女人的心理层面着手解决问题,比如这个女人老公出轨,那么她需要什么?肯定是爱啊!只要你能让她感觉到爱意,爱情的存在,她就愿意为你买单!当然,不管什么级别的公关,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让客人高兴,客人高兴了,自然愿意花钱。”

柳芳芳说的时候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则是一脸尴尬,问道:“芳姐,你的意思是,针对客人缺失的东西下手,让她们满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