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男朋友让我跪撅打屁股作文:女生怎么让自己喷出来

时间:2020-07-07 09:01:34

文学

王建设的小腹处猛地窜出一股火,反应更加强烈了。

“唔……老公,你,你今天怎么了,你的手摸的我好舒服。”

孙桃桃一边嘟囔着,身体柔软的倒在了王建设的怀里,握着王建设的手却没有松开。

王建设呼吸急促,美人在怀,他竟然不知所措。

母胎单身的王建设心底其实挺渴望女人的,但就算再渴望女人,他心底也明白,这个人也不应该是他姐姐的朋友孙桃桃。

“……”

王建设不知道如何回答,任着柔软在怀,想摸摸又不敢,只能像个木头一样,这副身体简直就是个尤物,就这么窝在他的怀里,他都有种要发泄冲动。

“老公,你,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孙桃桃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很快又握住滚烫的东西,还加了几分力道,她脑袋晕晕的,就想被老公好好疼爱一下,抓着王建设的手朝着自己下面塞。

王建设瞪大了眼珠,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强行塞到了孙桃桃的小裤里。

他从来没碰过女人,现在碰触到孙桃桃的身体,王建设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的将手指偷偷拨弄了一下。

“哦……老公,你坏。”

孙桃桃的那里被触碰,她浑身酥麻,如同过电一般,忽然叫出声。

这一叫,王建设整个身体如同火烧,差点没控制住去了,尴尬的不行,他赶紧将手拿了出来,不敢再继续。

要是怀里的是其它人,他肯定毫不客气,可偏偏这个柔软无骨的尤物是自己姐姐的好友,而且还是个有夫之妇,王建设只能克制住。

他用手去推孙桃桃,谁知孙桃桃整个人就如同一只八爪鱼一般,死死的将他的身体缠住,就是不肯撒手。

王建设额头的青筋鼓了鼓,孙桃桃抱的太着急,裙子早就被掀起,两条白净的长腿紧紧的夹着他的熊腰,白皙的胳膊勾着他的脖子,就像一只倒挂的猴子。

尴尬的是,孙桃桃的这个姿势恰巧让他的那里碰到了孙桃桃身上。

突然的触碰,孙桃桃低吟起来,“哦……好,好舒服。”

她脸颊潮红,温热的呼吸全都扑打在王建设的脸上,痒痒的,带着酒气,竟让王建设有点沉醉和晕厥。

仅存的理智告诉王建设,他不能在继续和孙桃桃呆下去。

“孙姐,你不要这样。”

孙桃桃忽然将粉嘟嘟的小嘴嘟了起来,清亮的眸子泪汪汪的,低泣道,“老公,你是不是也嫌弃我了。”

眼泪欲落不落,抱着王建设的手没有完全松开。

王建设看到孙桃桃哭了,心彻底融化,他最怕女人哭,有点手足无措,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双手穿过孙桃桃纤细的腰肢,将她抱住,哄道:“不是……你误会了,我们去房间好吗?”

王建设抱着孙桃桃暗想着,这人喝的什么也不知道了,先走一步算一步吧,等会慢慢将她安慰的睡着了再离开也成。

孙桃桃的臀部很结实圆润,弹弹的,手感极好,王建设很想用手捏一捏,可他忍住了,抱着孙桃桃朝卧室走。

孙桃桃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吧唧”在王建设脸上落下一吻,一个红红的口红印就印在了王建设的脸上。

王建设激动的大家伙一动,直接卡在了孙桃桃的双腿之中,这韩娟让王建设的脑袋都快炸开了。

而且随着他的脚步,两人的身体摆动起来,那种刺激感弥漫他全身,他变得渴望起来。

“唔……老公,你,你今天好猛。”

他浑身发软,脑袋一片空白,脚下的步子加快,只想赶紧和孙桃桃分开,在继续下去,他都不知道自己能够克制的住。

孙桃桃是醉酒了,可他不是啊,要真发生了一点什么,他可是连禽兽都不如了。

随着他的动作,孙桃桃的那对雪白一直和他的胸膛摩擦,高耸的柔软很有节奏的和他的胸膛撞击着,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邪火也越来越旺。

他不敢在耽搁,三步并做两步,来到了房间,将孙桃桃放到床上。

孙桃桃大口喘着粗气,脸颊潮红,躺到床上后将腿从王建设的腰肢上拿下来,岔开放到床上,胳膊却没有松开。

她那双秋水般的眸子柔情蜜意的看着王建设,语调依旧甜腻,“老公……”

孙桃桃今天穿着齐臀的短裙,刚刚一通折腾,裙子已经往上提了不少,此刻她的双腿岔开着,裙子自己朝上挤了一点,黑色半透明蕾丝小裤便有一半露在外面。

王建设咽了口口水,他的脑海里竟然闪过一个邪恶的想法……

他想将孙桃桃的小裤扒下来,看看孙桃桃的那里。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在他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就被他克制住,心底还有点小自责,怎么就对孙桃桃动了心思。

他暗自摇头,这都什么事。

王建设难受的厉害,他必须去冲个冷水澡让自己清醒一下才行,不然心底的这股子邪火怎么都按压不下去,甚至随时都有可能冲动的犯下错误。

可是身下的孙桃桃就是不松开他,他只得先安慰孙桃桃,“孙姐,你先松开我,我脖子有点疼。”

孙桃桃将身体一扭,脸上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继续撒娇,“要我放开你啊……”

王建设点点头,“嗯,先松开。”

孙桃桃俏皮的笑,一只手用力的勾住王建设的脖子,另外一只手腾出来,撩起已经快到腰肢的短裙,白皙的手指慢慢移动,最终放到了她黑色半透明蕾丝小裤的边缘。

手指轻轻勾住边缘,朝下一拽,那里便慢慢的展现在王建设的眼前。

孙桃桃修长的腿随意的动两下,小裤便被她瞪到了地上,双腿岔的开开的,“那你先亲我一下。”

王建设整个人如同石化,他脑袋一片空白,身心都迫切的渴望发泄,孙桃桃的那里太美了。

王建设的手指动了动,狠狠的咽了口口水,汗水布满额头,眼珠子瞪的大大的看着床上扭来扭去的孙桃桃,身体抖动的厉害,身体的渴望慢慢的占据着他的理智。

孙桃桃脱完小裤,胳膊又勾住了王建设的脖子,“老公……”说着,胳膊微微朝下用了下力气,王建设整个人便被带的朝下落,一下子压在了孙桃桃的身上。

“啊……老,老公。”

突然的身体接触,让孙桃桃身体抽搐了一下,叫声很大,然后哼哼唧唧的哭了起来,嘴里不知道又在说着什么。

王建设的理智被孙桃桃刺耳的叫声、和夫妻之间该有的亲昵称呼给唤醒,看着只是扎了一个头进去,他赶紧起身,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孙桃桃均匀的呼吸声。

她嘴里不停的呓语着,说的什么王建设不知道。

王建设只知晓这会子得快点去洗个冷水澡,将体内的邪火压制住才行。

正准备离开,看到地上躺着孙桃桃的小裤,王建设改变了主意,看了一眼床上的孙桃桃,捡起地上的小裤闻了闻。

一股属于女人特有的味道传入鼻孔,他双腿发软,身体反应越加强烈。

王建设克制不住了,直接将孙桃桃的小裤放到他的那里,看着床上娇美的人儿,想着她那柔软的身段,活动起来。

一阵忙活,王建设缴械在了孙桃桃的小裤上,他一阵满足,带着孙桃桃的小裤离开了房间。

翌日一早,孙桃桃醒了过来,头疼的厉害,她揉了揉脑袋,昨晚的一幕幕全部浮现在眼前,她一阵尴尬,恨不得很早个地缝钻进去。

她不想去想,可是那一幕幕却偏偏要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尤其王建设那健硕的身体,只要想想,孙桃桃就身如火烧。

王建设的大家伙可是比老公周小庄的大几倍,她和周小庄结婚一年多,每次周小庄完事了她都没尽兴,没有真正满足过她一次。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也渴望正常的幸福,而王建设不仅长得帅气体贴,还……

想着想着孙桃桃便有了感觉,她居然……

孙桃桃,你想什么呢,他可是你朋友的弟弟啊!

孙桃桃甩了甩脑袋,看了一眼那空空的水杯,她不敢出去,可又不得不出去,她等下还要上班,再则、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解释一下很有必要。

整理好一切,她走出门,头低的低低的,“建设,我昨晚……”

王建设将早餐做好,看着孙桃桃羞答答的脸颊,像朵开的正艳的玫瑰,心中一动,“昨晚没事,你别多想,过来吃点吧。”

王建设说没事孙桃桃也不敢过去,她整个人紧张到不行,“不了,我赶着上班,先走了。”

王建设心底清楚孙桃桃尴尬,他也挺尴尬的,只是没表现出来,正准备坐下吃饭,敲门声忽然响了。

他迈步过去开门,只见隔壁的张寡妇一身水汽的站在门口。

张寡妇穿着睡衣,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那对丰满清晰可见。

王建设皱了皱眉头,张寡妇这是故意来给他看的吗?

别说,这女人长的其实挺好看的,身材也还可以,可是他看过孙桃桃那副娇嫩的身体,到底张寡妇比孙桃桃的差太多。

“张姐,你这是怎么了?”王建设撇过头问。

张寡妇嘿嘿一笑,“小王,听说你会修东西,这不、我家的水管坏了,你能不能帮我修修。”

想到张寡妇一个女人也挺不容易,又是邻居,王建设二话不说拿着工具便去了张寡妇家。

看到水管的问题并不是很大,他三下五除二的将水管处理好,刚转身准备让张寡妇检查一下水管,谁知张寡妇竟主动抱住了他,用她那对柔软不停的蹭着他的身体。

“小王,我早就看上你了,你要了我吧。”

王建设整个人都愣住了,有点反应不过来,若是以往,他肯定会立刻答应,然后和张寡妇弄个昏天暗地。

但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孙桃桃,此刻对张寡妇完全提不起兴趣。

“张姐,你别这样。”王建设拒绝。

张寡妇却不依不饶,手一下子抓住了王建设下面,心中一惊,没想到那么厉害。

“小王,你就别扭捏了,我知道你没有女朋友,肯定对女人也挺好奇的,来、我让你好好认认。”

张寡妇伸手抓过王建设的手,朝着她衣服里塞,“摸摸,快摸摸,我一直为你留着的。”

王建设赶紧将手抽回来,笑道:“张姐,你还真了解我,不过我今天是真有事,以后吧,有机会的。”

张寡妇瞧见王建设真像有事,便不情不愿的让他走了,毕竟自己的身子这小男人也看过了,他不会不要的。

从昨晚开始,王建设的心就乱乱的了,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不知道干嘛,便将他藏在床褥底下,孙桃桃的小裤拿了出来。

他心中一阵激动,身体又有了反应,看着那性感的小裤,他脑海里那个邪恶的想法竟是越来越强烈。

他想睡了少妇孙桃桃。

王建设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他赶紧点燃一支烟,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空吸了起来,想将这可怕的念头如同这烟一眼抽掉,然后烟消云散。

这一天王建设是煎熬的,也没兴趣复习了,在床上一直躺着,竟是不知晓什么时候睡着了,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以后。

外面起了大风,吹的格外厉害,像是要下暴雨的样子。

王建设咕噜一下坐直了身体,整个人清醒过来,都没吃饭呢,饿着孙桃桃可不好。

他起身来到客厅,客厅的灯居然关着,屋内很黑,也很安静,唯有浴室内的灯开着,里面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和阵阵沐浴乳的香味。

王建设知晓肯定是孙桃桃在洗澡,他悄悄走了过去,看着门上那个曼妙的身躯,王建设的下边一下子弹了起来,脚像钉了钉子一般怎么都拿不开。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前凸后翘,不停扭动的身影,就是移不开,脚步慢慢逼近,手放到了门把手上。

他轻轻一扭,门把手居然动了。

王建设呼吸有点急促,没想到孙桃桃洗澡连门都不关,他深呼吸一下,这是老天给的机会吗?

孙桃桃已经将手伸到了自己的两腿之间来回搓动,王建设看得浑身燥热。

手想将门推开,可是理智却不允许他这么做,这可是姐姐的朋友,别人的老婆!

他不舍的转身离开,忽然一道闪电划过太空,紧接着“噼啪,砰!”

一声炸雷响起,整个房间都在震动,紧接着眼前一片漆黑。

“啊!建设,建设,你在哪里?”孙桃桃大哭起来,声音中带着惧怕,她最怕打雷和黑暗了。

她梨花带雨,摸着黑从浴室走出来,看到不远处有个人影,她不管不顾飞奔过去,一把抱住王建设,嘤嘤的哭起来。

王建设浑身一僵,发现孙桃桃居然光着身子,柔软极富弹性的柔软紧紧的贴着他,随着孙桃桃瑟瑟发抖的身体不断的和他摩擦着。

王建设呼吸变得急促,身体一下就起反应了,迫切的想要发泄,却不敢去碰孙桃桃。

“孙姐,别怕,没事的。”王建设安慰了一句。

他发现孙桃桃似特别害怕雷声,只要雷声一响,孙桃桃的身体便会颤抖的特别厉害。

孙桃桃的身体一抖,那对柔软就会和他的身体摩擦,没多会王建设就有点双腿发软,他手心里全是汗珠,特别想将孙桃桃按在地上好好教训一番。

可王建设怂,不敢行动,他害怕出事,刻意和孙桃桃拉开距离,“孙姐,你赶紧回房间休息吧。”

孙桃桃娇嫩的身体他已经惦记很久了,在摩擦下去,王建设真怕自己克制不住,她怜弱的样子已经让王建设的理智几乎崩溃。

瞧见王建设要走,孙桃桃哪里肯,她害怕死了,一把抓住王建设的胳膊,身体再次和王建设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别,别走,好吗?”

“可是你这个样子……”王建设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孙桃桃低着头,样子可怜巴巴的,身体依旧抖动的厉害,继而哭泣起来,“可是我怕啊……”

轰隆一声巨雷响起,孙桃桃整个人朝着王建设的怀里猛的缩了缩,像一个细腻的柔软恨不得融进他的身体里一样。

王建设再也忍不住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想要,迫切的想要……

大手拽着小裤,露出那个巨物,猛的朝前一顶......

孙桃桃吓了一跳,两腿下意识的夹紧,王建设炙热的大家伙便直接卡在了孙桃桃的那里,她清楚的感受到了那个尺寸和温度,轻轻摩擦的时候,她竟觉得有点舒服。

不,不可以,这可是她好友的弟弟啊!

孙桃桃脸颊绯红,她轻轻的推了推王建设,可是压根推不动,因着她的动作,下面居然触碰的更厉害了。

“不,不要。”孙桃桃感觉到下面有股暖流流出。

王建设感觉到了,心中一喜,心底清楚孙桃桃也想了。

他又动了几下,手还不停的去揉捏孙桃桃柔软的身体。

“孙姐,我憋不住了,我想要。”

他直接将孙桃桃抵在了后面的墙壁上,禁锢在怀里,看着那对雪白,吻了上去。

“唔……不,不要。”

王建设上下其手,孙桃桃感觉自己像飞入了云端一般,她的下面酥酥麻麻的,夹着王建设的大家伙的腿动了动。

手用力去推王建设,可她被含的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看着孙桃桃潮红潮红的脸颊,不停扭曲的身体,王建设越发得意了,手朝着她的下面伸了下去。

“孙姐,我喜欢你,我实在憋不住了,你昨天亲我的时候我就想要了,给我好吗。”

王建设虽然是个新手,但是小电影看得多,学习到了精华的地方。

手法很有技巧,孙桃桃被伺候的如同一汪柔水,浑身燥热,她居然迫切的想要了。

“不,唔……,不要。”

孙桃桃脸颊绯红,被摸的开始控制不住了。

“孙姐,你就答应我吧。”

他继续挑逗着孙桃桃。

孙桃桃哪受得了这种挑逗,浑身颤抖着迫切想要被填满,眯着眼发出妖精一般的叫声。

“好,哦……好建设,唔……我要。”

孙桃桃柔软的身躯不停的扭动,叫声像带着魔力一般,将王建设体内所有的渴望全都勾了出来。

王建设一把将孙桃桃横抱起来,借着闪电偶尔传来的亮光朝着他房间走去,来到床边,将孙桃桃放到床上,他整个身体直接压了下去。

“好,今天我就好好的满足满足你。”

王建设对准位置,就猛地挺腰。

“哗——”

屋内忽然变得一片敞亮,突如其来的白光刺的孙桃桃和王建设同时用手下意识的遮住了眼睛。

王建设回过神来,看着床上洁白酮体的孙桃桃,他的心自责不已,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差点就睡了有夫之妇。

万一她回过神来,报警他的一生可就毁了!

姐姐让他住过来,是为了他好好备战考试的,不是为了搞孙桃桃的!

王建设尴尬不已,将裤子穿好,灰溜溜的回到了房间,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

自责归自责,可孙桃桃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底。

那滑嫩柔软的肌肤弹性十足,摸起来就跟绸缎一样,更别说那副娇嫩的身子了,就跟没有骨头一样,只要碰触一下,王建设便能起反应。

这样的尤物王建设心底清楚,他是不可能忘掉的。

同时孙桃桃也回过神来,脸颊蹭的一下红了,滚烫滚烫,她用手捂住,整个身子缩进被子里,嘴里嘟嘟囔囔的。

“孙桃桃啊孙桃桃,你都干了些什么,怎么就差点和朋友的弟弟发生关系了。”心底很是庆幸这电来的是时候,不然可犯了大错。

她可不能出轨,给周小庄带绿帽子。

孙桃桃的下面还是很难受,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慢慢的冷静下来。

不知道为何,孙桃桃的脑海里突然就冒出了王建设的那个东西。

自己竟是如此饥渴了!孙桃桃有点害怕。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在和王建设单独呆下去了,不然准会发生一些事情。

若说昨天差点犯错,那是因为喝了酒,那今天呢,两个人可都是清醒的。

发觉事情的严重性,她赶紧给自己的闺蜜何玉兰打了个电话。

“玉兰,你能不能来我家陪我几天。”

何玉兰是个单身主义者,爱玩,还玩的很开,在她的眼里,爱情算个球,自己开心最重要。

孙桃桃和她差不多大,两个人是多年好友,有什么事情何玉兰都是随叫随到。

孙桃桃的老公离开不是一天两天了,何玉兰有点纳闷孙桃桃怎么这个时候让她作伴。

“亲爱的,你家不是来了一个小鲜肉吗?你还怕?”

何玉兰趴在床上,雪白修长的大腿一起一落的打着自己挺翘圆润的屁股,脸上带着坏笑,她一动,那对大胸还抖动一下。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故意打趣道:“孙桃桃,你不会是被你家小鲜肉给办了吧,怕成这样,哈哈哈……”

何玉兰只是开了个玩笑,却是将孙桃桃吓的心脏突兀的一跳,刚刚才平静的脸唰的下又红了,心跳加速。

虽然何玉兰说的不是真的,但确实差点成真,孙桃桃越想越害怕,嘴上却不承认。

“玉兰,你胡说什么啊,嘴巴没个把门的,我这不是想你了吗,过来陪我几天吧。”

孙桃桃不敢将她和王建设的事情说出去,觉得这事必须烂在心底,以后和王建设保持距离便好。

何玉兰很在乎孙桃桃,孙桃桃再三要求,她也不再拒绝,答应第二天搬过来。

当天晚上孙桃桃便将门锁的好好的,就算如此,她还是一晚上都没睡踏实。

第二天一早,孙桃桃就出门了。

傍晚和何玉兰汇合,两个人一起打车回家。

才进门,孙桃桃便闻到一阵香喷喷的饭菜香味,可她一点胃口都没有,只想尽快的洗个澡。

“建设,这是我朋友何玉兰。”孙桃桃随意的介绍完,便直接去了房间。

王建设看到孙桃桃那个样子,心底很不是滋味。

明白孙桃桃是厌弃和防着他了,所以特意叫了一个朋友过来,他也觉得冤屈的很。

他不想那样,都孙桃桃倒贴过来的,虽然自己有错,但也不用弄的像他欺负了她一样吧。

王建设不多想,既然孙桃桃走了,他总得去招呼一下,走出厨房,便看到一个穿着一身超短套裙的女子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他。

女子身材竟是和孙桃桃差不多,各有各的美感,王建设看的眼前一亮。

“何姐,我是借住在孙姐家的王建设,您快来屋里坐,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何玉兰打量了一下王建设,她一直以为王建设是个很文弱的小男孩,没想到这么健壮,而且长的也不丑,还真是一个小鲜肉。

王建设的手指很粗大,都说男人的手指粗大,那玩意儿也很强壮,何玉兰想着这会不会是真的。

她心中暗自窃喜,对活好的人她一直都很有兴趣,扬唇笑了起了。

“建设,你叫我玉兰吧,不用管我,我跟孙桃桃很熟的。”

王建设也不客气,去厨房将饭菜端上桌,示意大家吃饭。

孙桃桃没胃口说不吃,拿着衣服去了浴室。

何玉兰倒是不饿,可她有点想和王建设进一步接触一下,便过去了。

“建设,孙桃桃不吃,我可饿了。”看这卖相,这一桌子菜似乎也不错。

王建设很热情的替何玉兰盛了饭,满心想的却是孙桃桃,但也不好说什么。

他正吃着吃着,忽然感觉到一只脚顺着自己的腿慢慢的在往上移动。

王建设浑身一僵,惊愕不已,抬头看了何玉兰一眼,发现何玉兰竟跟无事人一样吃着菜,“建设,你这手艺不错啊,饭菜味道真好,还是孙桃桃有口福。”

这话说的异常的平淡,仿佛是不小心碰到一样。

王建设有些不解,面上更是尴尬,说:“你要喜欢的话,经常过来。”

刚说完,那只脚已经伸到了他的裤裆那,不停的蹭着他的大家伙。

客厅就王建设和何玉兰两个人,王建设没想到何玉兰这么奔放,什么都不说,直接就上,这是有多缺男人。

何玉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王建设要拒绝,就显得他太不男人了,也跟着何玉兰一起演,要是这么个水灵的姑娘真看上他了呢。

孙桃桃是有夫之妇不能动,找个差不多的解解渴也不错。

“建设,这话可是你说的,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你别到时候急着撵我走。”何玉兰脸不红心不跳,可是心底已经激动死了。

她的脚丫子在王建设的裤裆那没磨蹭多久,王建设的那个大家伙便有了反应,她用脚趾头大致的侧了一下尺寸,竟是比她用过的所有的男人的都大。

何玉兰心底冒出无数烟花,这个男人她一定要拿下!

孙桃桃啊孙桃桃,你家有个极品你却不告诉老娘,亏得老娘对你这么好!

王建设已经有了反应,他浑身燥热,眼角的余光看着何玉兰,发现何玉兰不但不反感,反而还很开心的样子,王建设的心底便有了底。

看来这女人若不是对他有意思,就是个爱玩的,有机会。

这样的事情王建设不好主动,万一会错了意,等会人家故意给他一大嘴巴子多尴尬。

他轻咳一声,“我去厨房在弄点水果来。”

其实,偷偷的注意着何玉兰脸上的表情。

何玉兰有点不舍的将脚收了回去。

果然是小鲜肉,脸都红了!

看到这反应,何玉兰心里就有数了,妥妥的处男,既然王建设是母胎单身,家伙又这么大……

何玉兰越想越兴奋,暗自高兴了好一阵后脸上才恢复平静。

王建设回来的时候,便见何玉兰冷着一张脸。

两个人很默契的不在言语,吃完饭何玉兰去了孙桃桃的房间,而王建设则开始收拾碗筷,可他的心彻底乱了,被何玉兰那个妖精给搅乱了。

家里来了这么个人,看样子八成是打算长住的,这要只撩拨他,不许他碰,这不得急死个人。

王建设觉得不行,他必须想个法子才行。

想着想着,他的心底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吃完饭便坐在了客厅,假装看电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看着孙桃桃的房间。

没多会何玉兰便抱着睡衣走了出来,看到王建设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她瞥了一眼,走进浴室,本来想关门的,却故意将门留了一道缝。

她都快二个月没开荤了,最近可想了,要不是找不到合适的,她还真不大想便宜这个小处男。

何玉兰转念一想,觉得不对,这样做是不是太大胆了点,孙桃桃可在家里呢。

她索性将门给关上,不反锁,看王建设过不过来。

女人永远不能低估任何一个男人,尤其是欲求不满的男人。

何玉兰吓了一跳,没想到王建设跟她来真的,她起初看在王建设的大家伙的份上,还真想和王建设发生点什么。

可是现在她一点都不想了,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倒贴。

刚刚也摸过王建设的大家伙,确实很大,让她动心,但她就是不想,这会子王建设想直接做,何玉兰就有点反感。

她想喊出来,嘴巴却被王建设捂的紧紧的,手去推王建设,谁知王建设纹丝不动。

厨房内并没有开灯,刚刚的一切都是王建设借着走道上的灯,抹黑盛给她的,太黑,此刻王建设霸王硬上弓居然扎偏了。

尽管扎偏了,那个大家伙却摩擦了一下何玉兰的神秘花园,让她舒服不已。

嘴上却不服输的说:“建设,放开我。”

她的嘴巴被捂着,王建设压根就不知道她说什么,她的力气也没王建设的大,完全拿王建设没辙。

王建设见自己没扎中靶心,他便用手捏住自己的大家伙,慢慢的摩擦何玉兰的下面,没摩擦几下,何玉兰便受不住了,浑身颤抖,嘴巴里哼哼唧唧着,跟要哭了一般。

这女人,这才摩擦了两下就受不住了,刚刚还故意撩拨自己。

王建设非常高兴,将嘴巴凑到了何玉兰的耳畔,悄声道:“你要是敢喊叫的话,我不介意以后每天都跟着你,然后对你的朋友宣扬一下你的身材、以及撩人的手段。”

说完后,王建设主动松开了何玉兰。

何玉兰的脸一下子白了,没想到这个嫩头青如此无耻。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

她虽然爱玩,但是还是很注意自己的名声,这个小鲜肉分明就是在要挟她。

何玉兰感觉这次她好像玩火了,小孩子血气旺,上头了还真什么都不怕。

想到这,她狠狠的瞪了王建设一眼,气呼呼的说:“你无耻。”

王建设嗤笑了一下,他也不想如此无耻,可都是这两个女人逼迫的。

“我无耻,对!我无耻,你勾引我就不无耻了,大家都别废话,等会孙姐可找出来了,抓紧时间,以后你别求着来找我就是了。”

何玉兰已经被他摸的起了反应,那里泛着异样的光泽。

积压在心底的那些渴望,此刻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发泄出来,他轻轻一顶,自己的大家伙便扎扎实实的进了何玉兰的体内。

一股撕裂的痛感伴随着充实的快感同时占据了何玉兰全身,她的手死死的抓着王建设,没想到这个嫩头青还来真的。

“唔……你,你就不能……啊!”

何玉兰还没说完,王建设便开始缓缓的行动起来,他很怜香惜玉,起初动作很慢,让何玉兰稍微适应一下,然后在慢慢的加快了动作。

何玉兰只是想膈应一下王建设,没想到她的身体很快便被快感取代,不停的小声喊叫。

她不敢太大声,害怕被孙桃桃听到,充实的感觉让何玉兰整个人像是飞入了云端。

王建设被紧致包裹,他也舒服的很,只是这样玩一玩,他并不满足,拍了一下何玉兰的屁股,示意何玉兰转过去,将屁股翘起来,他用自己的大家伙顶了进去,继续行动起来。

何玉兰没想到王建设的体力这么好,都折腾了这么久了,这个男人还不停下来,孙桃桃可在屋内,要是看到了该怎么办。

何玉兰舒服归舒服,但还是很害怕,忍不住催促道:“你快点。”

王建设还想继续玩会,那么多动作,他还想一个一个的来,不过何玉兰担心的对,孙桃桃在家,撞见了不好。

他加快动作,又动了几下才释放掉。

何玉兰浑身发软,来到客厅便倒在了沙发上,看着王建设走过来,他的大家伙都不软下去,心底乐开了花,故作气呼呼的道,“你吃药啦,那么猛。”

王建设将大家伙放到裤子内藏好,呵呵一笑,“要不是条件不允许,我还想多玩会。”

何玉兰暗自娇羞一笑,经过刚刚那一次,她算是彻底被王建设征服了。

何玉兰不敢多呆,起身又进了浴室,冲了一个澡后才回到孙桃桃的房间。

她才进去,孙桃桃便忙慌的将手机塞到了枕头底下,有点慌张。

何玉兰察觉到不对,过去拍了一下孙桃桃挺翘的屁股,“亲爱的,你这是怎么了,晚饭不吃,就知道睡,跟做了亏心事一样。”

孙桃桃脸颊一红,都觉得何玉兰可以去当个神探了。

她确实是做了亏心事,今天在公司背叛了老公周小庄,而且现在身体都酥酥麻麻的,很想要。

刚刚钱有福又给她发消息了,让她出去,孙桃桃气坏了,拒绝了钱有福,心底越发不是滋味,很想哭,却忍住了。

“你就这么盼着我出轨吗?”孙桃桃虽然心底不快,脸上却挂着微笑。

何玉兰的手朝着孙桃桃的大柚子伸了过去,揉着说:“嘿嘿,这么好的身材,只贡献给周小庄那个胖子多亏,我对男人太了解了,周小庄不高还胖,那玩意一定跟他的人一样。”

孙桃桃一顿,瞪大眸子看着何玉兰,阻止何玉兰的魔爪,朝着何玉兰挠去,“你个色女,我家小庄才不是呢。”

其实心底虚得很,因为周小庄就是这样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