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按住她的后脑顶到喉咙:奶尖儿好大

时间:2020-07-07 09:01:13

虽然刘春杏忽然跑过来把高仇虎吓了一跳,但他刚才看书的那股激动劲还没过,下身依旧挺立。高仇虎只穿了一个大裤衩,此时被他顶的老高,难怪春杏会是这般表情。

“尿憋的,你快坐吧。”

也不管春杏的表情,高仇虎笑嘻嘻的拉着春杏坐下。反正她是自己未来的媳妇,看看也没啥,高仇虎一点都没介意。

文学

“虎子哥,你又不学好。”

被高仇虎强拉着坐下,春杏嗔怒的瞪了他一眼。这春杏是十里八村有名的美人胚子,不知道有多少后生在惦记她,但她心里只有高仇虎一个人,也早就把自己当成了高仇虎的媳妇,倒也没怎么在意。

“春杏,这么晚还跑来找我,是不是想我想的睡不着觉呀?”

一把拉过春杏的小手,高仇虎不停的抚摸。而看到春杏那白皙的脸蛋和高耸的胸脯,高仇虎感觉自己的下身更硬了。

“虎子哥,你能不能学点好,本来我爹看你就不顺眼,而且今天村长又来我家提亲了。”

也不在意高仇虎的抚摸,春杏撅着可爱的小嘴,一脸嗔怒的看着高仇虎。

“啥?胡大贵那狗日的又给你提亲了?”一听到这话高仇虎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顿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嘻嘻,看把你吓的,不过你放心,只要我不同意,俺爹也拿俺没招。”春杏的眼睛眯成了缝,看到高仇虎的反应她心里十分高兴。

“春杏,要不咱俩睡觉吧。”

胡大贵三番五次的给春杏提亲让高仇虎有了危机感,春杏他爹是个势利眼,高仇虎怕那老家伙禁不住村长的蛊惑,真把春杏许给别人。

“啥?睡觉?虎子哥,这不行呀,咱俩还没成亲呢。”

听到高仇虎的话春杏脸上顿时一红,被灯光一晃显得更加好看了。高仇虎眼睛直直的盯着春杏的脸蛋,禁不住便咽了几口唾沫。

这么漂亮的媳妇要是许给了别人,高仇虎非得撞墙自杀不可。

“只要咱俩睡觉,那你爹就不会把你许给别人了。”一边说着高仇虎一边伸出大手,一把将春杏给搂进怀里。

本来春杏还想挣扎,但一想高仇虎说的也是实话,便一动不动,任凭高仇虎的嘴在自己脸上乱啃。

“春杏,你可真美。”

亲了一阵,高仇虎凝视着怀里的春杏,动情的说道。春杏羞涩的看了高仇虎一眼,随后便闭起了眼睛。高仇虎哪能不明白春杏的意思,一下就亲到了春杏的嘴唇上,一只手也攀上春杏那挺立的高峰,慢慢揉了起来。

“恩。”

被高仇虎大手一抓,春杏感觉仿佛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顿时便舒服的恩了一声。见春杏有了回应,高仇虎用舌头轻轻撬开春杏的牙齿,一下便将她的小舌吸入了嘴中。

随即高仇虎侧了侧身子,把自己那已经硬的如同铁棍一样的东西抵在春杏的大腿上,屁股一耸一耸的往前顶。

而感觉到高仇虎凶器,春杏的脸变的更红了,身体在高仇虎的怀里不停扭动,让高仇虎更加的欲火焚身。

“春杏……”

高仇虎嘴里喘着粗气,大手伸进春杏的衣服里,在她那座高峰上使劲的揉捏。手指在她的相思红豆上轻轻的拨弄,春杏顿时就被他弄的挺直了身子。

“虎子哥……。”春杏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高仇虎的另一只手一直在春杏的小肚子上徘徊,见春杏已经动情顿时将手伸进了春杏的裤子里,隔着内裤在春杏的洞口轻轻抚摸。

没几下高仇虎就感觉春杏的私处已经渗出诱人的液体,把他的手指都弄湿了。“春杏,来,给哥哥摸一下。”

牵着春杏的一只手,放在自己已经充血的坚挺之上,高仇虎顿时就舒服的扬起了头。而春杏则急忙缩手,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摸过男人的那个东西。

“春杏,帮哥哥握住它,它可是我最亲密的战友。”

高仇虎笑嘻嘻的看着春杏,随即把自己的裤头脱下,让他的大家伙暴露在空气当中,而春杏一看到高仇虎的东西顿时就吸了口冷气。

乖乖,高仇虎的东西就跟一支擀面杖似的,虽然她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这个东西,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是一根超级大家伙。

“虎子哥,你这……”

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春杏被高仇虎的东西给吓的不轻。要是被这个大家伙塞进她的私处,那肯定得让她疼的死去活来。

“虎子哥,我们还是不要了吧……”

胆怯的看着高仇虎那一跳一跳的超级大棍,春杏有些胆怯了。而高仇虎则笑眯眯的看着春杏,轻轻摇了摇头。

“春杏,没事的,虎子哥一定会慢慢来,不会让你感觉到疼痛。”

虽然高仇虎没睡过女人,但他知道女人第一次都是很疼的。一边轻轻吻着春杏的脸颊,高仇虎一边轻声的安慰她。

如今高仇虎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将脑袋移到春杏的胸口,高仇虎将春杏的衣服拉起,一对饱满的玉峰顿时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没有丝毫的犹豫,高仇虎低头就含住春杏的一颗相思红豆,春杏顿时就“啊!”了一声,嘴里再也说不出反对的话。

高仇虎犹如猪啃白菜一般在春杏的双峰上不断拱着,一只手微微上移,脚趾搭在春杏的裤子边上,灵活的将她裤子拉下,随后便爬上了春杏的身体,大枪也抵在了春杏的洞口处。

“虎子哥,你轻一点。”

感受到高仇虎火热的肉棍,春杏轻轻说道。此时她的欲望也被高仇虎给勾了起来,私处的泉水不断的向洞外涌出。

“恩。”

轻轻的答应的一声,高仇虎扶着自己滚烫的肉棍在春杏的隐秘地带摩擦起来。他知道自己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所以不敢冒然挺进,怕春杏受不了他的东西。

感觉到春杏那里的泉水已经泛滥,高仇虎才将自己的大枪扶正,轻轻一顶,头部一下就滑进了春杏那湿润的港湾。

“不行……疼。”

高仇虎刚刚进去一点,春杏就开始喊疼,吓的高仇虎也不敢动了。正在这时,高仇虎家院子大门传来“咣当”一声响,随即就传来春杏妈的声音。

“春杏,你是不是在这呀?”

屋里的两人听到春杏妈的声音顿时都吓了一跳,急忙穿上衣服。衣服刚刚穿好,春杏妈就从外面走进了屋里。

“死丫头,就知道你在这里,你爹让你回去呢。”

春杏进到高仇虎的屋里,见两人都规规矩矩的坐着顿时长出了口气。村长刚走春杏他爹就让她来找春杏,就怕她和高仇虎干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哦,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胡上就来。”

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母亲一眼,春杏缓缓站起,随即又看向高仇虎。“虎子哥,那我先走了,你早点睡觉。”

“知道了。”

轻轻答应了一声,高仇虎从床上站起,笑呵呵的看着春杏妈,说道:“婶子,我送你们出去吧。”

见春杏已经走到了门口,春杏妈摇了摇头,示意高仇虎坐下,然后转头看向春杏,“你先去外面等我,我有话和虎子说。”

“妈,你要说啥?咱赶紧回家吧。”

走到门口的春杏又回到了屋里,上前就拉她的母亲。她怕母亲会难为高仇虎,所以才要拉着她的母亲一块走。

“你放心,我只是和虎子拉点家常,你先出去。”

听到母亲这么说,春杏也没有办法,不情愿的跺了下脚,转身走了出去。

“虎子呀,你今年也老大不小了,是该到了成家的时候。但你也知道,虽然你和春杏定的是娃娃亲,但春杏他爹一直都不同意你们的亲事。”

春杏一出去,春杏妈也不废话,直截了当的就对高仇虎说道。高仇虎点了点头,他知道春杏妈肯定还有下文,所以也没插话。

“我倒是不反对你和春杏的事情,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但是你得有个营生,最起码得能养活春杏吧。”

“婶子,我……”

高仇虎刚想说什么就被春杏妈挥手制止,随后春杏妈又继续说道:“虎子,我知道你想说啥?但你家的那点租地的钱都不够养活你自己,哪还能养活春杏?”

顿了一下春杏妈又继续说道:“孙老二家里正雇人铲草,一天十块钱还管饭,虽然钱不是太多但总比你干闲着强。你找个营生,春杏他爹也就不会看你那么不顺眼了,以后我和春杏在他爹面前也有话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高仇虎点了点头,春杏妈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就是不让他这样游手好闲。话说回来这也是为了他好,高仇虎不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

“婶子,你放心,我以后肯定多干活,让春杏能过上好日子。”

听高仇虎这么说春杏妈笑着点了点头,人穷不要紧,但得能吃苦能干活。像高仇虎这种游手好闲的人在农村谁都看不上眼,只要他肯吃苦,那春杏爹也不会太难为他们俩的亲事。

“行了,既然你明白了那我就回去了。好好在屋里呆着吧,不用你送。”

见高仇虎起身要送春杏妈朝他摆了摆手,高仇虎也没有坚持,一屁股坐在小床上,想着刚才春杏妈对他说的话。

第二天太阳一出来高仇虎就扛了把锄头走出家门,直奔孙老二的家里。早起的村民见高仇虎大早上扛了个锄头,都禁不住咧开了嘴。

高仇虎扛着锄头下地,这可是真百年难遇的一件事情。谁都知道他连自己家的地都懒的种,不知道他这唱的是哪一出。

“哟,虎子,你这是干啥去啊?要取经啊?”

邻居钱老憨见高仇虎居然还能扛着锄头,禁不住对他调笑道。“嘿嘿,孙老二家不是雇人铲地吗,我去他那看看还要不要人。”

对于钱老憨的调笑高仇虎丝毫没有介意,他知道钱老憨只是跟他开玩笑。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这小子居然还去铲地?”钱老憨一听高仇虎的话顿时就咧开了嘴,随后又接着说道:“孙老二家还缺着人呢,走,咱爷俩一块去,现在正是吃早饭的点儿。”

钱老憨也在孙老二家干活,高仇虎一听孙老二家还缺人顿时就笑了起来,跟着钱老憨就到了孙老二的家。

孙老二是村里的第一大户,家里有八十亩地。而孙老二则在城里包活,家里的地只有她女人赵小曼一个人打理。

要说这赵小曼也算是小冯庄的大美人了,生的白白净净的,一点都不像是农村人。尤其是她胸前的那一对大灯笼,不知道迷倒了村里多少的老爷们,就连高仇虎也不例外,打手枪的时候大多时想象的都是这女人。

“哟,虎子也来了呀,这可好,咱这也算有壮年劳力了。”

高仇虎刚走进赵小曼家的大门,赵小曼就扭着她的大屁股上前热情的招呼高仇虎。村里的青壮劳力基本都跟着他家孙老二到城里干活了,像他这样的半大小子还在家里干闲着的全村也找不出来几个。

赵小曼已经到了三十岁,但看上去就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似的。尤其是胸前那一对大的出奇的肉球,晃的高仇虎眼珠子都有些发直。

“呵呵嫂子,你这还要人吧?”

在赵小曼的胸脯上狠狠扫了几眼,高仇虎笑呵呵的看着赵小曼。赵小曼的眼睛也在高仇虎身上扫视了几圈,笑着说道:“缺,就缺像你这样的壮小伙。”

不知道怎么,高仇虎感觉赵小曼这话是话里有话,不过也没在意,稀里糊涂的吃了些早饭,就跟着大伙儿一块到了赵小曼家的地里。

赵小曼倒是没跟来,她和几个村里的妇女在家里忙活午饭。虽然赵小曼家是村上的第一大户,但她很会做人,从来都不到地里督促干活,大伙儿都对她印象很好。

虽然高仇虎平时懒的要命,但干起活来是有模有样。连领头的钱老憨都夸他是个好把式,别人刚铲了半垅地,他都已经铲到头了,连钱老憨都被他落下好远。

由于没人督促,所以高仇虎干的快了也没谁说啥。要是按照正常来说,你就是干的再快也不能超过领头的,要不然别人肯定会骂他缺心眼。

日头渐渐升高,眼看着就到晌午了。高仇虎又铲完一垅地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蹲在低头抽烟。见赵小曼和两个几个老娘们抬着几个大桶往地头走,急忙上前帮忙。

“哟,虎子,你这活干的可真够快的。”

在地头上把桶都放下,赵小曼摘下脑袋上的草帽不停的扇着,看了一眼高仇虎铲过的地,不由得连连点头,笑呵呵的对高仇虎说道。

“还行吧,也就那样。”

赵小曼扇着风,花布衬衫的领口不断起伏,胸前的风光若隐若现,高仇虎眼睛不断的往她的胸口上瞄。

好像是感觉到了高仇虎的目光,但赵小曼丝毫不在意,一只手拎起一边的领子继续扇风,高仇虎看的就更清楚了。

农村的妇女都没有带胸罩的习惯,赵小曼也是一样。衬衫里面什么都没有,那一对大的出奇的肉球就在高仇虎的眼前不停乱晃。

“又大又白。”

咽了口唾沫,高仇虎在心里暗道。这娘们的胸脯不是一般的大,比春杏的不知道大了几圈。而且她没生过孩子,那对肉球一点都不下垂,看的高仇虎几乎擦枪走火。

“虎子,看你干活这么利索,要不你当领头的得了。”

种地都有个领头的,当然给自己家种当然不算。高仇虎也知道当领头一天能多挣五块钱,但他可不想一来就抢了别人的饭碗,尤其钱老憨还是个十分不错的人。

“我个半大小子能领啥头,嫂子,咱中午吃酸菜是不?”

高仇虎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直接把话岔开。赵小曼微微一笑也没说别的,将其中一个塑料桶的盖子打开。

“恩,真香,还有肉呢。”

高仇虎一见桶里的酸菜顿时食指大动,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起来。这时铲地的人也基本都回到了地头,纷纷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来,虎子,先喝碗绿豆汤解解暑。”

赵小曼给高仇虎盛了一碗绿豆汤,笑呵呵的递给高仇虎。高仇虎接过来一口喝干,这种天气能喝碗绿豆汤还真是舒服。

大伙吃完饭另外几个妇女把东西收拾走,但赵小曼却没走,而是走向地的另一头。那头有个小树林,每天她中午送完饭以后都会到那边歇歇。

一口气铲完了一条垄,高仇虎走进树林。刚才喝多了绿豆汤,有些尿急。

见后面铲地的人看不到自己了,高仇虎立胡就掏出了自己的大家伙,哗哗的尿了起来,也没注意赵小曼从旁边的草丛里站起。

等他尿到一半才看到从草丛里走出来的赵小曼,一下就愣在了那里,也忘记了把自己的大枪给收回裤裆。

“呀!虎子,没想到你人长的人高胡大,家伙也这么大。”

赵小曼就站在离高仇虎不到三米远的地方,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高仇虎的东西,一刻都不舍得拿开。

见赵小曼死死盯着自己的东西,高仇虎顿时嘿嘿一笑,大枪顿时坚硬如铁,也不在意赵小曼在那里看他,继续撒尿。

“咋了嫂子,是不是你家二哥那东西太小呀?”

脸上挂起一丝YD的笑,高仇虎朝赵小曼扬了扬自己的大家伙,冲她示威。赵小曼见高仇虎不把那东西给收起来,也不生气,笑吟吟的看着高仇虎的那个东西说道:

“毛还没张齐呢就敢调戏老娘,你信不信老娘一使劲就能让你断子绝孙。”

可能赵小曼是热了,也没想到有人会来,衬衫的扣子都开着。随着她身体的晃动那一对硕大的胸脯在衬衫里不停的跳动,高仇虎顿时就被她胸前的肉球给吸引住了眼光,走到赵小曼跟前,伸手就摸了一把。

“可真软。”

手掌上传来的感觉让高仇虎一阵暗爽,而赵小曼则是浑身一颤。高仇虎的手就好像有着一股魔力一般,被他摸了一下赵小曼都感觉自己有些不能自已。

“怎么样嫂子,我手上的功夫还行吧?”

见赵小曼并没有生气,高仇虎胆子便大了不少,撩开赵小曼的衣服便抓住了她的一只肉球,不停的揉了起来。

“虎子你是不是作死呀,信不信你二哥回来打断你一条腿。”

本来赵小曼是想吓唬高仇虎,但被高仇虎一摸就感觉浑身酥软,说出的话也变得有气无力。听在高仇虎的耳朵里,就好像赵小曼发春一般。

“嘿嘿,嫂子,我要是怕还敢这么摸你吗?”

一只手不停的在赵小曼的胸脯上揉摸,高仇虎的另一只手从赵小曼的腰间伸进她的裤子里。虽然严格来说高仇虎还是个处男,但他可在金瓶梅上学了不少,也懂得如何挑逗女人。

这个赵小曼明显是有些发情了,这正是个机会。而且这赵小曼跟书里的潘金莲一样,一副欠草的德性,这时要是不动手拿高仇虎就成傻子了。

“不行,那不能摸,给你摸摸胸脯过过瘾就得了,你别得寸进尺。”

毕竟赵小曼是有老公的人,她还不想做对不起自己老公的事情。感觉到高仇虎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赵小曼顿时一把就按住了高仇虎的手腕。

“嫂子,我就摸摸,也不干别的,你要是觉得吃亏你也摸我呗。”

说着高仇虎拉起赵小曼的小手,放在自己已经暴怒的肉棍上。赵小曼刚开始还有些不愿意,但当她感觉到高仇虎肉棍上传来的热度顿时就将其紧紧握住。

“怎么样?是不是比二哥强壮?”

一边说着,高仇虎的手使劲往下一伸,顿时就到了赵小曼的私处。手上传来一阵毛茸茸的感觉,高仇虎轻轻抚摸着赵小曼的草地。

而此时的赵小曼已经流了不少的水,被高仇虎这一抚摸,下面的水流便更加湍急了。

“不……不行,虎子,你赶快把手拿出来。”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赵小曼并没有阻止高仇虎。而此时高仇虎的手指已经到了赵小曼最隐秘的地带,在她私处突起点上轻轻一划,赵小曼顿时就打了个激灵。

“他只是用手,我并没有背叛老公。”

心里这么想着,赵小曼抓着高仇虎东西的手也不断加力,使劲的套弄了起来。高仇虎根本就没防备赵小曼会忽然加力,被她使劲的撸了几下险些喷了出来。

高仇虎稳住心神,控制住自己的喷发的冲动,手指也塞进了赵小曼的私密处,一下就捅了进去。

“舒服吗嫂子?”

高仇虎的手指在赵小曼的私处不停抽动,而赵小曼则轻轻叫了起来,握着高仇虎东西的手也更加用力,好像要把高仇虎给掐断一般。

“嫂子,咱换个东西塞你那里行吗?”

此时赵小曼的情欲已经完全被高仇虎给挑了起来,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等到高仇虎把她的裤子全扒下去她才反应过来,一只手无力的推着高仇虎的肩膀,“不要虎子,我不能对不起你二哥。”

赵小曼的脑袋里还保留了一丝清明,知道要是被高仇虎睡了那就真对不起他男人了。高仇虎心说你就装吧,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话。

自从她手握上自己的小兄弟就始终都没撒开,她要是不想要那可真是出了鬼了。

不过高仇虎也知道现在不能强来,只好退了一步,对赵小曼说道:“嫂子,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二哥那咱俩就不睡,不过你得帮我解决一下,我这实在太难受。”

“啊,怎么解决?”

赵小曼用迷离的眼睛看了高仇虎一眼,高仇虎把在赵小曼的耳根处吹了口气,轻轻说道:“用你的嘴帮我吸一下吧。”

听到高仇虎的话赵小曼有些吃惊看着他,随即呵呵笑了起来:“小兔崽子,你人不大,会的东西还不少,这招你是跟谁学的呀?”

“学啥?书上不是都有吗。”

高仇虎有些迫不及待,挺着大枪凑到赵小曼嘴边。赵小曼跪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钢炮,一只手不由得又握了上去,不停的套弄着。

“虎子,嫂子帮你用手也一样,就不用嘴了吧?”

“那哪能一样呢,我自己也有手,你要是不愿意用上边的洞给我弄,那就用你下面的洞。”高仇虎嘿嘿淫笑了几声,赵小曼白了他一眼,一张不大的小嘴慢慢的靠在高仇虎的凶器上。

“你这东西太大,都含不住。”

张嘴试了一下,赵小曼感觉自己的嘴还没有高仇虎凶器的头大,不住的摇头。“有啥不行,你张开嘴。”

高仇虎让赵小曼张开嘴,一下把凶器塞进她的嘴里。一进到赵小曼的嘴里高仇虎顿时就舒服的扬起了头。赵小曼的嘴不大,被高仇虎塞进凶物顿时就“唔唔”的直摇头。而高仇虎见赵小曼使劲摇头赶紧把自己的东西给撤出来。

赵小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喘了好半天才对高仇虎说:“不行不行,差点被你给憋死,那东西不能再往嘴里塞了,还是让你捅下边吧。”

一听这话高仇虎顿时就十分兴奋,弄了半天不就是等这时候吗。“嫂子,不装了呀?”高仇虎笑呵呵的问赵小曼,几下把赵小曼已经穿上的裤子又扒了下来,高仇虎把她平放在草地上,挺着大枪找准了方位就戳了下去。

“虎子轻点,你想把嫂子给捅死呀?”

被高仇虎的巨物进入赵小曼急忙喊到,高仇虎也知道自己有些莽撞,动作顿时就变得十分温柔。

随着高仇虎一点点的蠕动,赵小曼也适应了他的东西,开始配合他动作。要不是怕地里干活的人听到,赵小曼早就开始浪叫了。

高仇虎一进入她的身体,赵小曼就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充实,这是她家孙老二从来没给过她的感觉。随着高仇虎动作一点点的加大,赵小曼感觉自己好像要飞上天一般。

使劲的扭着屁股配合着高仇虎,一直到高仇虎完事了她还死死的抱着他,不愿意松手。

“爽了吧嫂子。”

看着被自己险些弄晕过去的赵小曼高仇虎嘿嘿一笑,赵小曼在他肩膀上轻轻打了一下,嗔道:“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后你得随叫随到,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被高仇虎弄的十分舒服,赵小曼都不舍得让他把东西拔出去,两人又腻了一会才从地上起来,穿好衣服一前一后出了树林。

虽然在赵小曼身上花了不少力气但高仇虎依旧精神抖擞,他和赵小曼在树林子里弄了一个来小时,其他的人已经铲完一垄,第二垄都铲到一半了。

高仇虎晃了几下手臂,甩开肩膀就开始铲地。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不仅超过了那些人,而且还比他们多铲了一垄。

天色擦黑的时候大伙都回到了赵小曼家,铲地是一天三顿饭全管,工钱也是一天一结算。吃完了晚饭天已经黑透了,高仇虎领了自己的工钱哼着小曲就往家走。

今天这活是真没白干,不禁有钱赚还有女人搞,要是天天都这样就好了,也不知道赵小曼还能不能受得了自己,晚上回来的时候她看赵小曼走路都有点费劲,怕她吃不消。

一路胡思乱想的走着,路过春杏家门口的时候高仇虎见外面停了辆小轿车。探头往院子里看了一眼,见春杏家院子里摆了一张地桌,春杏爹正陪着两个人喝酒,一个是村长胡大贵,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不认识,那辆轿车很可能就是他的。

几个人喝的兴高采烈,那个男人不住的给春杏爹敬酒。春杏爹看样子是真喝高兴了,酒一直往嘴里灌,还不住的拍着那个男人的肩膀,不住的夸他。

“我草,这龟孙子不是村长给春杏介绍的对象吧?”

看着春杏爹和那男的那股亲热劲高仇虎忽然想起昨晚春杏跟他说村长给他说亲的事情,而高仇虎越看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禁不住就走进了春杏家的院子。

“叔,村长,你们喝着呢哈!”

一进院子高仇虎就跟两人打招呼,另外一个男的他没搭理,反正自己也不认识他,再说没准他还是自己的情敌呢。

“哟,虎子来了,坐下来一起喝点。”

胡大贵不愧是村长,虽然高仇虎是他的晚辈还还是客气的让了让他。而春杏他爹吴继成脸色则有些尴尬,只是朝高仇虎干笑了两声就低头喝酒。

“村长,我刚吃过,就不喝了,我来看看春杏。叔,春杏在家吧?”

吴继成那不自然的表情全都落在了高仇虎眼里,他就更肯定自己心里的想法了。这个男人肯定是村长给春杏介绍的对象,今天说啥也得把这事给他搅合了。

“在家,在家。”

听到高仇虎的问话吴继成更加尴尬,拿起酒壶给那个男人倒满了酒,随后对他说道:“喝酒小梁,这是春杏的同学虎子,和我家春杏一块长大的,就跟兄妹一样。”

被称作小梁的男人鼻子上别的副金丝眼镜,听到吴继成的介绍朝高仇虎看了一眼,却没理她,跟吴继成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叔,我和春杏啥时候成同学了,俺俩不是定的娃娃亲吗,明年就该结婚了。”

高仇虎心里很明白,这个时候可不能顺着吴继成的话说。他那话明显是说给眼镜男听的,自己索性就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让那男的知难而退。

果不其然,高仇虎话一出口眼镜男的脸色就变了几遍,在灯泡的光亮下显得十分难看。高仇虎要是就是这个效果,他可不想拱手把自己的女人送给这个眼镜男。

“虎子,这都什么年代了,亏你还上过高中呢,包办婚姻早就不行了,现在都得自由恋爱。”

吴继成还没说话,胡大贵就张开了嘴,笑呵呵的看着高仇虎,就像个慈祥的长者在说教不成器的孩子。

但高仇虎知道这胡大贵最不是东西,一向是见利忘义。村里的机动地基本上都被他给卖完了,而且老盯着村里的那些小少妇,也没少霍霍。那个眼镜男肯定是许了他不少的好处,不然他不能这么上心。

不过虽然胡大贵是村长,但高仇虎可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这个职务对别人可能会有威慑力,但高仇虎是个二杆子脾气。

原来爹妈在他还收敛一点,现在爹妈都已经没了,他是光杆司令一个。别说在这小冯庄,不管在哪他也是个谁都不怕的主。

“哟,村长既然这么说那我得问问,自由恋爱是不是两个人都得同意?”

“那是当然。”胡大贵想也不想的说道,要是两个人都不同意那还叫个屁的自由恋爱呀。

“那行,等下我把春杏叫出来,村长你当面问问春杏,看看我们是不是两个人都同意,是不是自由恋爱?”

被高仇虎这样一说胡大贵顿时就没词了,不过他毕竟是村长,是见过世面的人,脑瓜子也灵活,想了一下便张嘴说道:“虽然是自由恋爱,但父母总得给巴巴关。”

这话说的话倒也有些道理,但要论口才高仇虎可不惧他,嘿嘿笑了几声,高仇虎说道:“把关当然是可以,但总不能强迫吧,要是闺女死活不同意,父母也不能硬逼着她嫁人,你说是不村长。”

胡大贵没想到高仇虎的嘴这么厉害,被他说了没了话,只能干笑几声。“呵呵,哪有父母逼自己闺女嫁人的。”

两人在这说了半天,吴继成一直都没说话。虽然早就已经是新社会了,但毕竟自己闺女和高仇虎有婚约。而且当年他刚搬到小冯庄的时候高仇虎家里没少接济他,吴继成早就想悔婚,但这话一直都说不出口。

“你叫高仇虎是吧?我叫冯大壮,是县里太阳能安装公司的老板。”

见胡大贵被高仇虎弄的说不出什么,冯大壮从板凳上站起来,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对高仇虎说道。

“你是什么老板跟我有关系吗?”高仇虎丝毫没理会冯大壮,而是看向屋子里面,见春杏正在低头绣着东西,脸上不由得浮起一丝笑容,抬脚就准备往屋里走。

“高仇虎,你凭什么要娶春杏?”

刚走了两步的高仇虎听到冯大壮说话,顿时就转过头来,双眼盯着冯大壮,一字一顿的说:“那你凭什么?”

虽然高仇虎的口气很不客气,但冯大壮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从身侧的皮包里拿出两沓老人头,轻轻放在桌子上。

“我就凭这个,就凭我能让春杏过的好,而春杏跟着你只会吃苦受穷。”

冯大壮把两沓钱往桌子上一放,吴继成和胡大贵眼睛都是一亮。那可是两万块钱呐,凭他们现在的收入,就算让他们攒十年也不一定能攒这么多。

很满意其他两人的表情,冯大壮朝高仇虎笑笑,“这只是我给春杏家的彩礼钱,要是她能嫁给我,我还会再加三万。”

“那就是五万了。”

听到冯大壮的话吴继成和胡大贵同时都吸了口凉气,虽然他们知道冯大壮有钱,但没想到他这么有钱,随便一出手就是五万。

高仇虎也没想到这个冯大壮出手会这么阔绰,不过只是微微愣了一下高仇虎便冷笑了一声,对冯大壮说道:“就算你有再多的钱,那也得春杏同意。”

对冯大壮说完高仇虎便不再理他,扭头看向屋里的春杏。“春杏,你出来一下。”

本来还在绣着东西的春杏听到高仇虎的声音顿时欣喜的抬起了头,看到高仇虎站在院子里急忙跑了出来,拿着手里的东西在高仇虎眼前晃悠。

“虎子哥,你看我绣的鸳鸯戏水好看吗?”

接过春杏的刺绣,高仇虎点了点头,笑道:“这世界就没人比你绣的东西好看。”

听到心上人夸自己春杏不禁就羞红了脸,在高仇虎胳膊上拧了一下就看向喝酒的那几个人。而高仇虎挑衅的看着冯大壮,那意思很明白,春杏现在的快乐,不一定是用钱能买的来的。

酒桌上的几个人被春杏弄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吴继成和胡大贵都低着头不说话。而冯大壮则是目光咄咄的看着高仇虎,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意。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跟胡大贵和吴继成告辞以后就直接钻进了自己的车,直接就出了村子。

见自己的好处要打水漂胡大贵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冯大壮可是财神爷,他答应事成了会给胡大贵一万块钱的媒人费,被高仇虎这一搅合,那一万块钱基本上就没了。

狠狠的瞪着高仇虎想要说什么但终于是没敢说出口,跺了跺脚走出了院子,他知道自己这个村长在高仇虎跟前耍不起威风来。

吴继成也没说什么,只是让老伴收拾桌子,自己晃晃悠悠的进了屋子。高仇虎看事情被他搅合了,心情一阵大好,拉着春杏就走到了外面,两人坐在春杏家的草垛上,一起看月亮,两人卿卿我我了好一阵高仇虎才回了家。

对于春杏他是很了解的,钱根本就不能打动她。不过高仇虎也明白以后该努力赚钱,争取让春杏过上好日子。

回到家里高仇虎简单洗洗就睡了,这一觉他睡的十分香甜。天色一亮高仇虎就起了床,扛起锄头又朝赵小曼家走去。

不过让高仇虎失望的是赵小曼今天中午送完饭就走了,估计是昨天被高仇虎给弄怕了。搞不到女人高仇虎把一身的劲都用到了铲地上,一天下来比其他人多铲了好几垄。

在赵小曼家吃完晚饭,高仇虎又晃晃悠悠的往家走,路过胡大贵家的时候见他家大门紧闭,不由得朝他家门口吐了口口水。

“还当村长干嘛,不如去城里拉皮条,那比当村长赚钱。”

在胡大贵家门口骂了一句高仇虎心里好受了不少,但他话音刚落,胡大贵家的大门就开了,随后高仇虎就看到村长的闺女胡季芳走了出来。

“小兔崽子,你骂谁呢?”

胡季芳今年二十七岁,早就嫁到了外村,高仇虎没想到她会回来,而且还听到了他刚才的话。

要说这胡季芳长的倒不难看,就是个头矮了点,一米五左右。但胡季芳虽然个子矮,可身上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也挺有看头。

不过这胡季芳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倒不是仗着她爹是村长,这脾气是她打娘胎里带出来的。虽然高仇虎是个二杆子,但见了胡季芳他还是有些肝颤,小时候没少挨她收拾。

“哟,季芳姐,你啥时候回来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