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泡单位漂亮女会计同事:儿孑慢点太大了

时间:2020-07-07 09:00:58

渐渐的,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赵也没有过分的行为。

她琢磨着,老赵应该就是单纯的一种保护欲望,想要保护她让她别再害怕而已。

文学

可随后,她又想挣脱老赵的怀抱了。

因为她感受到背后抱着自己的老赵,又暴躁了。

而且那狰狞的大东西,竟然刚好从她身后顶到了那里。

那可是她全身上下最为敏感的地方,只刚刚触碰,就让她感觉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了。

即便隔着裤衩儿和裙子,也让她感受到了火热与滚烫,就像是在灼烧她那里似的。

“赵、赵大哥,你能不能离我、离我远一点,好、好难受,啊~!”

娇息急促中夹杂的娇吟,充分印证了江思思的难受,可老赵更难受。

成功感受到了江思思娇媚的地方,他冲动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

这会儿他甚至都想,把江思思的裙子和小裤裤给一把扯掉,然后狠狠的……

老赵的想法很肆意,硬闯进去也会很爽,但他终究没敢这么做。

他能大概看透江思思这个女人,软磨怎么都行,可一旦用强怕是后果就惨了。

自己可是做过牢的人,他可不想再体验牢里的生涯了。

强压下用强的念头,但美人在怀终究是一件特别旖旎刺激的事情。

于是他又忍不住了,手掌开始不规矩的触弄,摸上了江思思胸前的饱满。

他抓到了软绵绵的东西,质感一触就是罩罩儿,显然是晚上江思思偷偷戴回去的。

不过即便隔着罩罩儿,他也依旧感受到了那种饱满的弹性,特别的有手感。

老赵很兴奋,抓弄的愈发卖力……

江思思正为身下的旖旎处被侵袭而难受呢,身前突然就遭遇到了魔爪的抓弄。

她本能的想要抗拒,但老赵的五根手指就跟有魔力似的,哪怕隔着罩罩儿的存在,也依旧成功刺激到了她最顶端的敏感处。

那种销魂的触感,就跟触电了似的,令她娇躯酥麻,而且还特别的舒服。

只是女人的矜持让她羞涩,她在娇息急促中央求道:“赵、赵爷爷,别、别这样!”

江思思想要挣扎,可是下面的触感又让她没有了半分力气,甚至连抬胳膊都难。

未经人事的她,身体变的敏感万分。

“赵爷爷,求你了,不要,被抓了,我好、好难受……”

江思思嘤咛中夹杂着央求,让老赵兴奋到难以自持。

原本他还有些忌惮,担心这抓胸的举动惹恼了江思思。

但见她现在反应那么强烈,他愈发的兴奋冲动了,甚至还隔着裤子狠狠顶了一下。

“啊~!”

江思思当时就受不了了,腔子里爆发出醉人的娇吟声,宛若天籁。

那娇吟声中斥满了被袭扰的欢快感,钻进老赵的耳朵里,几乎要酥掉他整个身子。

他受不了了,手掌抓挠的更加带劲,甚至还强行钻进了江思思的裙子里面。

温热的罩罩儿被强行拽下,双手如同两只大碗,扣向了江思思身前的娇媚。

可他的手再大,也扣不住江思思那对惊人的美好。

而且不单大,还特别的富有弹性,狠狠按一下子,都会瞬间回弹,力量十足。

感受着手掌心的那对温热美好,拨弄着顶端的两粒火热,老赵兴奋到要死要活的。

而这时候,江思思更是难以言喻的纠结着,嘤咛声忍不住的钻出腔子。

她不行了,前面被老赵弄到好舒服。

尤其是老赵的手指特别巧,力度适中,一下一下的,拨弄的她舒服到不行。

她甚至都能感觉到,下面已经湿润了,那是爱的宣泄。

可是她真的不能沉浸在这种情绪里面,她不能跟刚见面一天的男人发生那种事情。

于是强忍着内心深处的强烈冲动,江思思艰难的央求着,“赵爷爷,求你了,放开我吧,我求求你了,我们真的不能做那种事情,我们才、才第一次见面,我……啊~!”

她的央求声声,在老赵的用力一顶下,彻底化为泡沫,后续的央求都无法继续。

那一瞬间,江思思只感觉到下面仿佛活了过来,竟然不受控制的抽动着。

就好像是一张饿极了的小嘴儿,在等待着爱的吞噬。

她愈发的恐惧,恐惧身体对自己的背叛,恐惧脑海中溢出从了老赵的念头。

于是她强咬住舌头恢复对身体的控制,猛地挣扎住了老赵的怀抱。

“老赵,你混蛋!!!”

在脱离老赵怀抱束缚的一瞬间,江思思彻底羞恼了。

不光羞恼老赵对她不尊重的所作所为,更羞恼自己竟然差点沦陷在老赵那儿,被其勾引。

她痛下决心,坚决要离开,坚决不能再跟老赵相处下去。

可就在江思思准备将愤怒的决定脱口而出时,老赵却先她开口了,更是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思思,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混蛋,我该死,不不该不尊重你!”

话说完,老赵又用刚才摸过江思思胸前饱满的手,在自己脸上狠狠抽了个大耳刮子。

那响亮的声音,江思思听在耳朵里都觉得肉疼。

随后,老赵苦着老脸向她赔罪解释。

“思思,我对不起你,可是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就想摸摸你那里过过瘾,我都好些年没有接触女人那里了,而且你又那么漂亮,那儿也那么大那么美,我一时没忍住就动手了……”

看到老赵苦兮兮的样子,又见他自残式的打耳光,江思思心软了。

她其实更恼火自己差点被老赵那里诱惑到,所以才会对老赵发火。

可现在老赵这样的表现,又让她心里不忍,她实在不想看到老赵这样。

而且她认为,事情的根由可能在她那。

她下午洗澡的时候不穿罩罩儿就出来了,是个正常男人就受不了就会有想法的。

老赵这样做似乎无可厚非,真要什么都不做,那看起来反倒还不太正常。

在老赵的道歉声声中,江思思终究还是没把离开的话说出口,脱口而出的反倒是原谅。

“赵爷爷,我能理解你,但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老赵点头,连连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做。

江思思松了口气,觉得今晚这事总算是过去了。

可就在她决定起身回自己屋里睡觉的时候,老赵竟然又一次拽住了她的小手。

江思思既羞又恼,以为老赵又要强迫她做些什么。

可就在这时候,老赵说道:“思思,你实在太美了,身材也太好,我怕我以后会忍不住伤害你。可我就这样熬着又实在太难受,你能不能好心帮帮我,拿手帮我弄出来。”

江思思大羞,她完全没想到,老赵竟然又一次提起了这回事。

她本能的想要拒绝,可是话到嘴边,却又惦记起了刚才身下遭受的火热侵袭。

纵然隔着裙子和裤子,可那种灼热,那种硬挺,她真的感受特别清晰,真的很需要。

她,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又该不该拒绝了……

在江思思纠结的时候,老赵依旧在开口哀求。

甚至最后他都说道:“思思,求你帮帮我吧,我那里真的好难受,都多少年没发泄过了,我现在要是腿好使的话,我都愿意跪下来求你,求你帮我解决一下!”

当这话传进耳朵里的时候,江思思彻底不好意思了。

老赵一个大男人,竟然不顾尊严的说出这些话,她觉得自己要是再拒绝也太不近人情。

又想到老赵还愿意收留她这个孤家寡人,还愿意留她在这里做事……

惦念起这些好,看到老赵的苦楚,她终究还是勉强答应下来。

但她心里还是很清楚,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她想那事儿了。

找这么些的理由,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合适的台阶,让自己的行为变得阳光而已。

于是,她羞羞的点了点头,“我、我只能帮你一次,就一次,以后再也不可以了。”

见到江思思羞红着脸低下头,听到她妥协中带有紧张颤抖的声音,老赵兴奋了。

他就知道,这一出苦肉计唱下来,绝对能打中江思思的渴求。

他能感受到江思思那里突然特别的粘滑,哪怕隔着裙子。

所以这一切他都是有预谋的,也确实是朝着他希冀的方向在发展!

见江思思答应后,他兴冲冲的拉开了裤链,当着江思思的面把那里暴露出来。

甚至还趾高气昂的挑了挑,如同再向江思思挑衅。

看到这一幕,江思思当时就感觉到几乎要窒息。

尽管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见识老赵的强大和狰狞,但每次都会带给她强烈的视觉冲击。

甚至于她还会忍不住的去想,如果塞进自己那里面去,会是怎样一种欲死欲仙的快活。

不敢再想了,江思思真的很怕自己会忍不住。

所以她闭上眼睛,伸手触弄向老赵的身下。

望着那只渐渐身来的小手,老赵特别的刺激。

虽然下午被江思思摸过一次了,可那次是半强迫的性质,跟这次不同,这次可是江思思主动!

很快,那只小手就摸索了过来,轻轻的将那里握住。

那一瞬间,温润的小手让老赵舒服到忍不住叫出声来。

“噢,思思,思思,真舒服,我想要你,真的想要你!”

这话说的很龌龊很直白,丝毫不遮掩老赵此刻真实的心思。

他不想说,可是根本忍不住,江思思的小手实在太过瘾了。

而这时候的江思思,听到老赵的心里话后,竟然心跳的十分厉害。

她并不羞恼老赵会这样说,因为这话听在耳朵里让她特别特别的亢奋。

尤其是下面,她觉得仿佛都会呼吸了,在竭力呼吸着老赵的气息,呼唤着老赵的到来。

不过也正因为这种兴奋,彻底让她羞到不行。

她不敢再继续了,惟恐自己一个忍不住,今晚把身子交代在老赵这儿。

猛地起身,江思思快步离开了屋子,头也不回,话甚至都不留一句。

老赵紧拉慢扯,都没有留下江思思。

他忍不住的有些懊恼,心里忿忿自责,“真是嘴贱,嘴贱……”

外面的雨依旧在下,而且雨势越来越大,但雷声却是渐渐消失了。

好久听不到雷声后,老赵知道今晚没戏了,只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而翻来覆去辗转难眠的也不止他一个,还有隔壁卧室的江思思。

这时候江思思正将裙子掀开,拿下巴给压住,露出下面的小裤裤。

原本洁白的小裤裤,这时候托底的地方已经湿漉漉的了。

她羞红着脸,将小裤裤脱下,然后拿卫生巾轻轻擦拭着。

尽管动作很轻盈舒缓,可每一次的碰触,都会让她忍不住的想起老赵。

尤其是想到老赵那里的火热和狰狞巨大后,她就忍不住的难受着。

“如果、如果继续让老赵帮我摸着上面,我帮他弄着下面,应该不会这么难受吧?”

心中喃喃过后,江思思羞到无以复加。

匆忙把下面擦干净,然后就蒙头倒在了床上。

她感觉自己都没脸见人了,那么羞人的心思都能泛起……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老赵跟江思思见了面,两人各自尴尬。

所不同的是,老赵是面上尴尬心里旖旎,而江思思是表里如一的尴尬着。

吃过早饭后,江思思就借着买菜的事情赶紧离开了。

老赵一人在家,也没什么事儿,恰好昨晚也睡的不舒坦,就又补了一觉。

醒来之后,老赵就听见门口有人呼喊着自己。

“老赵,老赵,在干嘛呢,在没在呀?”

老赵于是赶紧跑到门口,只见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来过的徐晓雯,今天她的穿着依然性感,上身一条白色紧身的T恤,下身一条迷你短裙。

脚踩一双8厘米的细高跟,把那修长的美腿绷得笔直,这性感不言而喻。

徐晓雯见老赵出来,则是妩媚一笑,说道:“老赵,这大上午的在干嘛呢,是不是昨天和女人搞太多了。”

老赵心想和思思搞都还没搞上呢,但嘴上却说:“最近结婚的比较多,我这化妆比较忙,所以起的晚了,你今天又来找我化妆了吗?“

徐晓雯则环顾了下四周,走到老赵的身边对老赵说道:“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的事情吗?这次我来带你实现愿望了。”

老赵这才想起之前和徐晓雯之前在宾馆里徐晓雯说要帮自己搞定苏清雅的事情。

见老赵反应过来,徐晓雯直接上前挽住了老赵的胳膊说道:“那咱们这就走吧,今天你可得给我好好表现哦。”

很快两人就上了徐晓雯的车,没多久就在一个小区的停车场停了下来,徐晓雯下车走到副驾驶开了门说道:“老赵下车吧,我们到了!”

老赵咯噔一下,这小区他认识,就在前不久还来过,正是苏清雅家所在的小区。

徐晓雯带着老马直接来到了苏清雅家门口,随后敲了敲门,很快门便打开了。

“啊!赵师傅你怎么来了?”苏清雅看到徐晓雯的时候还没什么,当她看到徐晓雯身后的老赵时,吓了一跳。

老马一时疑惑了起来,看样子苏清雅并不知道自己要来,现在他更想知道徐晓雯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清雅啊,是徐小姐带我来的,具体我也不清楚。”

“怎么?你就是这样堵着门招待客人的吗?”徐晓雯看到苏清雅的样子,忍不住调侃。

苏清雅没办法,只能先把两人请了进来,不过看老赵的眼神还是有着排斥,毕竟昨天电话里老赵那赤裸裸的问题,让她极不适应。

等老赵坐下后,苏清雅一把拉过徐晓雯,朝着远处走去,然后问道:“徐晓雯,你发什么疯,好好的带赵师傅来我家干嘛?”

“能干嘛呀?昨天我试过马师傅的手艺了,那效果真的不错,今天我带他过来给你按按!不信你摸摸看。”

“呸,谁稀罕呀,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想男人想疯了吗?”苏清雅说着。

“哼,好你个苏清雅还敢笑话你姐姐我,看我不收拾你。”徐晓雯说完开始反击。

就这样两人在房间打闹了起来,不时发出嬉笑声。

老马看着眼前这一幕,让他有点按耐不住,真想加入到他们嬉戏的队伍中去。

“咳咳咳!”老赵实在坐不住了,只能咳嗽几声来让提醒她们自己的存在。

“啊!”苏清雅听到声音才回过神来,刚被徐晓雯撩拨的都忘记老马的存在了。

这时看着老马朝着自己的方向看来,刚才和徐晓雯亲昵的举动,让她还是有些羞愧。

苏清雅用力推开了徐晓雯,迅速整理好了衣服,然后走到老赵旁边解释道:“赵师傅不好意思,刚我们在开玩笑呢,让你见笑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玩闹,苏清雅的心情只剩下了羞涩,对于之前的排斥也少了一些。

“没事,我只是想问问什么时候开始护理。”老赵尴尬的笑了笑。

这时徐晓雯也走了过来,娇笑着说道:“老赵,现在就可以,你先给她按吧,就和我们昨天一样,做胸部护理!”

“啊!”听到胸部护理,苏清雅又是一声惊呼,想起之前也是在这里,按着按着就差点睡上了。

“不行,不行,这个我不需要?”苏清雅小脸更加羞红。

徐晓雯看在眼里,心里却是暗自偷笑,这苏清雅是空虚寂寞太久,这才几句话就让她害羞了,如果在老赵的刺激下,那今天就水到渠成了。

“小芬,今天姐姐我可是为了你包了老赵一天,才把我们老招从店里请来给你按摩的,那正宗的手法你试过之后,一定满意!”

徐晓雯边说着就要继续去脱苏清雅的衣服。

苏清雅死活不肯,最后都有点生气了,这让老赵可惜的同时,也是在为苏清雅庆幸。

虽然他想得到苏清雅,但是不是和现在这样,被徐晓雯当枪使的情况。

“你个傻妞,算了你不按我按,老赵来吧,今天还和昨天一样!”徐晓雯看苏清雅不肯就范,只能想着用自己来刺激她。

“好的,包你满意!”老马答应一声,就被徐晓雯领到了房间。

一进房间不用老马开口,徐晓雯就脱的只剩下一条底裤,那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看的老马心里一跳一跳的。

然后往床上一躺,就让老马开始,老马依然和以前一样,开始按摩起来。

“唔,好舒服呀!”徐晓雯被这刺激的叫了出来,只是这后面的几个字有点耐人寻味,而且叫声也别往常大了许多。

果然徐晓雯一边叫唤一边转头看向了门外,老马侧着身子通过余光也看了出去,本就有了反应的苏清雅在徐晓雯的声音刺激下,越发的难受。

徐晓雯看着苏清雅的样子笑了,声音也是越发的诱人和响亮。

老马这才明白徐晓雯的意图,在接下来的20分钟里,徐晓雯变着法子叫唤,不知情的人肯定以为这是和老公办事。

而老马也早早就发生了变化,实在是这声音带着魔性,让他的魂都快被叫散了。

外面的苏清雅甚至用手堵住了耳朵,但是那诱人心弦的声音还是穿透进了她的耳膜。

苏清雅再也按耐不住,对着一旁的老马羞臊道:“赵师傅,我也想试试这个可以吗?”

老赵看着那娇媚的丽人,楞了一下。

“可,可以,等徐小姐按完我就帮你?”老赵的手还按在徐晓雯的胸前,不过心早已飞向了苏清雅。

“好了我按完了,老赵,你给小芬来吧!”徐晓雯主动爬了起来,把位置让了出来。

她揉了揉喉咙,她的嗓子有点哑了,不过换来苏清雅的主动,这也值了。

老赵心里一阵鄙视,他知道徐晓雯的心思,要不按照徐晓雯的性子,这么享受的事怎么可能让给别人。

苏清雅早已忍耐不住,在徐晓雯说完后,也顾不上客气,直接脱的剩下一条底裤就躺了上去。

老赵擦了擦手,滴了些精油在苏清雅身上,随后一双手按了上去。

苏清雅兴奋的喊出了声。

苏清雅的声音让老赵越发兴奋,她和徐晓雯不同,徐晓雯虽然也在喊,不过更多的是表演。

一旁的徐晓雯看着满脸娇媚,轻哼不断的苏清雅,她的表情也变得越发兴奋,就好像已经掌握了苏清雅出轨的证据一样。

老赵看徐晓雯那胸有成竹的表情,疑惑更多,按摩虽然刺激到了苏清雅,但是以苏清雅的性子,尤其是还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苏清雅是不可能和他那个。

很快半小时过去,老赵的护理也快要到了尾声,这时徐晓雯突然走了出去,随后不久端了三杯水回来,放在了自己的旁边,随后徐晓雯从自己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瓶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