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男生吻你胸你要做什么:嗯啊啊不要啊

时间:2020-07-07 09:00:26

“噢好的,你等一下。”悦耳的嗓音从门里头传了出来,跟着就是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最后门“咔擦”一声开了,少妇态度柔和地冲他笑了笑:“又是你,这次送得可真快啊!”

让刘海超没想到的是,黄思雅竟然又穿了那件让他浮想联翩的真丝吊带睡衣!

文学

这个女人一头棕色卷发,个子高挑,身上那件吊带睡衣松松垮垮,不止是两团雪白一览无余,连那顶上的迷人都露出来一些,边缘布料被顶得凸起,刘海超几乎能想象那一点完整的形状!

刘海超盯得眼睛都要掉出来了,可是黄思雅似乎还毫无所觉,甚至在接过外卖之后抬手揉了揉脖子,那两团雪白从胳膊底下看去几乎一览无余。

好想揉一揉!!这个念头在刘海超心里一闪而过,肖想已久的美妙身躯就在眼前,他的手已经不受控制,伸向了少妇的前胸……

“噢对了!这位哥,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黄思雅忽然的声音让刘海超一愣,赶紧收回图谋不轨的手,顺势挠了挠自己的头,面上有些发烫:“额,您有什么事?我一定帮您解决。”

“太好了!”黄思雅很高兴,错开身子让他进来,“你肯定能搞定的,进来吧!”

“什么事啊美女?”刘海超满眼都是少妇诱人的胴体,进门的时候,他故意从少妇旁边擦身而过,手悄悄从美女的下身扫过……

那丝绸睡衣包裹柔软身体的手感相当柔滑,刘海超只摸了那么一把,裤子已经撑起来了!

“就帮我……啊!”而身材火爆的少妇黄思雅被这么一蹭,整个人瞬间紧绷颤抖,惊叫出声。

好……好痒……

少妇面色潮红,忍不住瞪了这个冒失的男人。

“美女,你怎么了?”黄思雅这一声叫得刘海超心痒难耐,装作什么也不知地关心道。

黄思雅暗骂一声,可这事又不好明说,只好勉强笑了笑:“没事,就是想让你帮我换一下客厅的灯泡,老公总是不在家,我一个女的做不来这个。”

老公不在家?那感情好啊!

“没问题,换个灯泡嘛,小意思!”刘海超心中大喜,故意感慨道:“那你老公可真舍得!竟然让你这样一个大美女独守空房。”

“不说这个,你帮我看看吧!”黄思雅只觉得这男人说话十分轻浮,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身去搬了个凳子放在客厅的大灯下面,方便刘海超踩。

刘海超赶紧跟过去,视线却忍不住扫视着少妇的全身。刚才她弯腰搬动凳子的时候,真丝水群的下摆挑起来一些,浑圆的臀部曲线就这么暴露在外,他甚至还看到一丝粉色,那应该是底裤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刘海超的裤子撑的更高了。

不过正事还是要做的,刘海超勉强把视线从少妇诱人的身体上移开,看了眼上面的灯泡,准备站到黄思雅准备好的那张凳子上仔细看看。

黄思雅怕他摔倒,俯身想帮他把椅子扶稳。

意外就这么发生了,刘海超踏上去和黄思雅俯下身都在同一瞬间,刘海超支起的裤子竟然正好从黄诗雅凸出的两团之间划过,对上了黄诗雅的小嘴!

酥麻的感觉瞬间爬遍了两人全身!尤其是刘海超被吓了一跳,整个人摇摇晃晃,竟是一个趔趄摔向了黄思雅!

惊慌之中,刘海超下意识伸手把这位美女少妇抱紧!

这一倒,两人的身体彻底紧密相贴,少妇真空的两团柔软直接撞到刘海超的胸膛……一瞬间的感觉让两个人十分享受。

黄思雅感受着胸前传来的酥麻和下身某处抵着的一个发烫的东西,忍不住抖了抖,这种越线的快感让她顿时充满危机感,赶紧吼道:“你干什么!?”

“额!不好意思啊美女……我一下没站稳!”刘海超慌忙起身,拿起放在一旁的灯泡站上板凳认真工作,生怕黄思雅真的发怒。

看刘海超态度诚恳,黄思雅喘了口气,警戒心稍微降了一点点。可随即她的视线又移到了这小子支起的裤子上,顿时忍不住暗骂:真是色胚一个!

然而她的内心还是忍不住想象,隔着裤子都这么夸张,若是脱下来,不知道长什么样……

黄思雅想得入神,不一会儿便想到了若是这样一个大东西能狠狠侵犯自己,可不必自己那个弱鸡老公来得舒爽太多?

她想得太过深入,一股股电流疯狂向下半身奔涌,不一会儿竟来了感觉,沾湿了底裤。

天哪!我在想什么呢!?有这么饥渴吗!?

黄思雅感觉到下身的那股酥麻,顿时清醒,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而刘海超嘴上虽然说着不好意思,其实仍是一边换着灯泡,一边观察着这位美少妇的一举一动。他现在站得高,少妇胸前的布料已经完全没了遮盖作用,那两团雪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更绝的是,经过刚才那一阵混乱,少妇下身的裙摆已经掀开了一些。以他5.2的视力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露出来的一丝粉色布料很快被染成了深粉色,看起来湿湿的……

刘海超交过的前几个女朋友都是相貌平平,甚至还有嫌他太大太痛而愤然分手的。大受打击的刘海超单身已久,也压抑了多年,现在面对这样一个熟女少妇,他哪里还能克制!?

那地方竟然又变大了!

黄诗雅面上烧红,又是羞愧,又忍不住偷偷瞄两眼那个大家伙,正好看到它再次胀大的一幕!

“好了美女,灯泡已经装好了。”没等黄诗雅反应,刘海超已经跳下凳子大声汇报。

原本危机感爆棚想赶人的黄诗雅这下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人家毕竟也是帮了自己忙,总不能就这么赶他走。

况且,穿成这样待客倒也是自己不妥……人家一个正常男人,有反应也是正常的……

“好,你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想通这一点,黄思雅赶紧起身冲进里间,她的动作太猛,胸前那两团跟着弹了弹。

刘海超被单独留在客厅,脑子里全是少妇黄思雅迷人的身躯。他忍不住跟了过去,耳朵靠在房间门上,细细听着。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那位美少妇可能脱掉了那件还不如不穿的丝绸睡裙,然后打开了衣柜;跟着又是细微的金属声,可能是她穿上了里衣……

想象着那一对被装进文胸里的样子,刘海超的手已经抓住了门把手。

要进去吗?可是她会不会把事情闹大?

听着里面的声音,刘海超心里的天平不断摇摆,他想进去马上搞了这个美艳的女人,可又怕这事给自己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可就这么听着听着里头竟然传出了一阵“嗡嗡”的声音,这动静,刘海超只在某些岛国“教育片”中看那些“女老师”用过……

靠!老子怕什么!?这都不上就不是男人!

刘海超脑子里的天平猛地摇向渴望,手按下了门把手。

门吱呀一声开了,入眼的正是刚才见过的美少妇黄思雅!她脱下了那件真丝睡裙,穿上了跟下身同款的粉色胸衣,衬得她的胸型更加美妙,肤色也更白皙。更令人血脉喷张的是,她冲门大张着双腿,一手拨开了自己下身的底裤,一手正抓着一个硕大的玩具,正试图往她自己的下面伸去。

那“嗡嗡”的声音显然就是这工具发出来的!

“你怎么进来了!?”完全忘记锁门这回事的黄思雅一脸惊慌,手一抖,那还在“嗡嗡”响的大东西就被她甩到了角落。

但那东西显然质量不错,“嗡嗡”的声音还在整个房间回荡,黄思雅惊慌的小脸上也还带着的潮红。

刘海超脑子里那根弦瞬间断了,直接扑过去,把少妇压在身下。

两人就这么彻底贴在一起,刘海超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一片温热的触感,他已经可以想象待会儿的美妙感觉,忍不住感叹一声。

而少妇黄思雅做梦也没想到一个送外卖的会这么大胆,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忘记锁门就开始在房间里“自娱自乐”!

“你干什么!?我要报警了!我老公就要回来了——!!”黄思雅大喊。

她同样感受到一个东西重重抵在自己的关键部位,于彻底结合只隔几层薄薄的布料。还有一股男人独有的汗味包裹着她,这让她心里的警报响个不停!挣扎着想推开刘海超。

这点抵抗在刘海超看来就跟兔子咬人没什么区别,可他还真怕这个美少妇把这事闹大了!

“不……不好意思美女……我这就出去……”刘海超顿时一脸懵逼,赶紧遮住眼睛。

二十分钟之前,黄诗雅就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就拿个外卖,竟然直接被一个外卖员给看光了!

但二人还未有动作时,外面的大门又突然“砰砰砰”响了起来!

这一下子差点把刘海超的七魂六魄都吓没了,冷汗瞬间爬满整个背部;黄思雅同样如此,回忆起自己刚才的举动,她可以说是羞愤欲死!来不及穿衣服,立刻拉过旁边的被子把那傲人的身躯裹得严严实实。

“美女……这,我……”刘海超有些慌张,外面人大力砸门的“砰砰”声依旧没有停歇。

是她老公回来了吗?怎么办!?

黄诗雅瞪着这个粗野的男人,面上还带着可疑的红晕。

看着这个长相粗野的老男人,少妇的眼神很凶,可是身体却是忍不住害怕地往后缩了缩。

其实她这个头发凌乱面颊潮红地样子非常引人犯罪,但刘海超现在心里只有害怕,生怕事情闹大,让自己进去蹲几年!

“美女,这……外面的人?”心虚的很,刘海超只能小心地试探一下少妇的反应。

黄诗雅眼睛蹬得溜圆,他竟然还敢问我!?他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吗??

可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急,要是被人看到她跟一个陌生男人这样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她可是再长八张嘴也不可能跟自己那个敏感多疑的老公说清楚!

虽然不甘,她也只能先把这送外卖的赶出房门,在房门彻底打开的瞬间飞扑过去打开衣柜,翻出几件正常的衣服套上。

而心虚的刘海超走出房门,更清晰地听到大门“砰砰”的响声,心里更是后悔不已,直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冲动!

不过两三分钟,少妇黄思雅换好衣服出来了,狠狠瞪了他一眼,小声道:“待会儿有什么事我来说,你不准乱说话,不然我就报警,知道吗?”

刘海超一愣,心里立马涌上一股劫后余生的狂喜:这意思是……这是不准备暴露我了?

能不事发就是最好的,刘海超根本没有其他意见,赶紧点了点头:“是,美女,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嘴上说着,他的眼神却再次落到了少妇的娇躯上,黄思雅现在穿上了白色短袖和长裤,里衣应该也是穿得好好的,因为刘海超从她的背后看到了一些粉色里衣的印子……

这种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的感觉……也很诱人。

黄思雅看他顺从,心中的抵触和厌恶稍微降低了一点,点点头打开了大门。

“小雅!你干什么呢?这么久才来开门!”外头站着的不是刘海超怂得要死的“老公”,而是一个长得跟黄思雅平分秋色的女子,看样子应该也是个少妇!

这位少妇的两团虽然没有黄思雅那般宏伟,但胜在身材凹凸有致,一身低胸碎花连衣短裙,深邃的沟渠和纤腰暴露无遗,裙子堪堪遮住翘臀,一双细嫩的大长腿完全暴露在外,似乎只要随便动一动,丰满的臀就会从裙子跑出来,让旁人一饱眼福。

“没、没事红姐!”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黄思雅一见这位姐顿时蔫了,不止眼神闪躲,说话也是磕磕巴巴。

“是吗?”红姐显然有些狐疑,眼神在黄思雅和刘海超之间来回扫视,一双美目直勾勾地盯着这个健壮的男人,“那他是谁?”

“他啊!他就是个送外卖的,我让他给我帮个忙!正好就要让他走了!”说着,黄思雅伸手拍了刘海超一下,“你说是吧?”

刘海超的眼神原本在两个美女突出的上身之间游移,被这么拍了一下顿时吓了一跳,连连答道:“是!这个美女就是让我帮个小忙!”

“原来是这样……”这位红姐显然没有相信这个说法,但也没再说什么,

事已至此,刘海超也没有理由继续呆下去了,赶紧起身告辞。

电梯的拐角处,他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两个极品美女,正好看到那位被称为“红姐”的美女一把抓上了少妇黄诗雅胸前的雪白,还大力揉了几下!

刘海超顿时瞪大了眼睛!可惜两个美女没闹几下,就已经纠缠着进了房门,随着“砰”的一声响,那道对他来说充满某种幻想的大门也彻底关上了。

虽然心痒,但刘海超现在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他更怕事情败露,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心虚归心虚,外卖还是要送的,刘海超只能再次回到楼下,骑上自己的小电驴开始接单。

刚刚打开接单后台,一条语音立马跳了出来:“叮咚,又有新订单了,请您尽快处理!”

刘海超甩甩脑袋,把那些杂念抛到脑后,拿起手机查看。

结果这一看,他简直倒吸一口凉气!原因无他,因为这一单的送货地址就是黄思雅家——楼上!

刘海超屏住呼吸,确认了一遍地址的确是五楼而不是四楼,点单的也是一个叫冯子红的女人而不是黄诗雅。他感觉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说不出来地失望。

这应该是巧合吧?

想到少妇身体那丰润柔软的手感,还有一声声动人的娇喘,刘海超的身体诚实地涌上一股冲动。

“老子迟早要把你这骚女人办了!”

刘海超啐了一口,想象着自己把少妇黄诗雅压在身下的画面,跨上电瓶车往商家去了。这次的商家很近,不过二十分钟,刘海超敲响了黄诗雅楼上那户人家的大门。

大门很快打开了,刘海超是死也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一个熟人……

刚才在黄诗雅家见过面的红姐——也就是冯子红,正倚在门边,穿着跟黄诗雅同款的吊带睡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冯子红也是一位少妇,与黄诗雅介于清纯和成熟之间的气质不同,她一看就是个御姐。一头黑色长直发散落在腰间,胸前同样是两团浑圆。因为尺寸没有黄诗雅厉害的缘故,刘海超只能看到她深邃的沟渠和被裙子勾勒出的纤细腰肢。

最妙的是,有一丝长发拂过了她的肩膀,正好被夹在两团雪白之间,深入衣服里头。

这可过于刺激了!

这女人……什么意思?

眼前的场景与之前太过相似,近在咫尺的美景和记忆中柔滑触感的刺激下,刘海超竟是再次沸腾了起来。

“看来我想得没错,你应该跟黄思雅那个骚女人搞上了吧?”

冯子红一双杏眼直勾勾地盯着刘海超,兴致勃勃地盯着他下身的小兄弟:“你这东西可真够大的,怎么样?我那小姐妹可是骚得很,你搞得舒服吗?”

一个大美女,穿着只遮住重点部位的衣服,问你昨天晚上搞得舒服不舒服……刘海超被刺激得热血上涌,甚至有股要喷鼻血得感觉。

这女人是……那个意思!?

刘海超心动无比,可是他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一个陷阱,只能强压欲望着急答道:“没有得事!美女,我可以发誓,我跟楼下那个美女清清白白,什么事都没有!”

一边说着,刘海超的额头上不由自主地涌出一颗汗珠!

“骗谁呢?”冯子红的声音很轻,带上了一些诱惑的感觉,可她的话却让刘海超又是渴望又是害怕,“我刚才在房间,都听到她叫了。她老公可从没让她这么爽过,我当时就觉得不对,结果一下去就看到你……你还敢说跟你没关系?”

说着说着,冯子红重重哼了一声,双手抱胸,因为胸脯太过突出,她的两个手臂只能搁在胸下。

这么一来,冯子红的胸前的两团看着更加宏伟。

感受到刘海超灼热的视线,冯子红暗自得意,故意又把手臂抬了两下,那两团也跟着抖了抖。

骚女人……

刘海超眼睛都看红了,恨不得现在就一把撕碎红姐的裙子,直接侵犯上去!可是这位红姐明显比楼下的少妇黄诗雅有主见多了,他不敢想象自己要是真的付诸行动,这个女人会不会把事情搞大!

到时候把他近似强上未遂的事情一起捅出去,他却只是过了把手瘾,什么实质性的好处都没得到,岂不是很亏!?

想到这,刘海超依旧很坚定地推脱说:“没有的事美女!我绝对没有跟楼下那位美女发生关系,不信你就请警察来验一验!”

他这么信誓旦旦,反而让冯子红心里打了鼓。

难道我真的猜错了?

就在他们的楼下,刚刚前后送走刘海超和红姐的黄诗雅捂着自己绯红的脸颊连连喘息。想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没走几步就已经软了腿,双膝跪在地上。

“嗯……好痒……”

表面上,她长衣长裤裹得严严实实,其实反应特别强烈了。尤其是刚才那个男人的粗暴行为和红姐对她的戏弄,更是让她受不了了。

想着刚才那个男人粗暴对待自己的手,还有充满野望的犀利眼神,以及那个一看就比自己老公威风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大东西,黄诗雅忍不住喘息连连,连手都在颤抖。

可同时,她又忍不住骂自己下贱!

这么一个罪犯,你这个贱女人怎么能对他有感觉!

然而越想,身上越痒,每一丝布料都像是在搔着她的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纤细白嫩的小手,也跟着解开了自己的裤子,伸了进去……

“啊……不要……”

想象着那个粗鲁的老男人按住她,两手抓住她的纤腰直接开始动作,黄诗雅又是害怕又是兴奋。

想象着自己被那老男人压在身下,拼命反抗可是又无法抗拒欲望的样子,黄诗雅纤细的手指在自己的下身疯狂活动,把那当作是那个男人在侵犯自己,忍不住娇吟出声:“救命……嗯……!”

黄诗雅双膝跪地,一手在自己身下动作,另一手则大力揉搓着自己胸前高耸的两团,动作越来越快。

“要……要到了!”

幻想着那粗鲁的男人就在自己身后大力冲刺,黄诗雅两腿发软,脚趾绷紧,终于是抽搐着彻底瘫软。

指尖感受到自己下身的反应,理智回笼的黄思雅简直羞愤欲死。

我竟然……想着那个人!

更让她感觉羞愧的是,她刚刚才“到”过一次的身体在想到男人那个凶猛可怖的部位时,还是诚实的涌上一股冲动。

后怕、无助和快感一起涌出,一滴泪不争气地从她娇美的面颊上划过。

楼上,冯子红和刘海超还在对峙。

不止是刘海超心里打鼓,冯子红的心脏也是砰砰直跳:难道这个粗野男人和黄思雅那个骚女人之间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不应该啊,自己明明是听到她的叫声才下去的……

冯子红心里想着,眼神下意识上下打量这个男人。不得不说,这人长得虽然不咋地,这身板可是真壮实,就是不知道下半身……

她的视线流连在刘海超的裤子上,眼神就跟要把裤子烧穿似的,完全是个活脱脱的欲女。

刘海超把这个女人的眼神看在眼里,心里那股渴望也悄悄地再次蔓延……这女人莫非……?

刘海超上下打量着这位后来的美女,一双莹白修长的大长腿几乎完全暴露,胸前伟岸圆润有几促发丝拂过,衬得那胸口的肤色更加白皙。衬托下,冯子红的腰肢显得异常纤细,刘海超是既想一把抓住那雪白的两团狠狠揉捏,又想扣住这少妇的纤腰,撩开她的裙子……。

看着冯子红有些闪躲不自在的眼神,刘海超有些呼吸粗重,忍不住朝冯子红胸前的柔软伸出了手。

要是能跟这样的美女一度春宵,老子就是死也甘愿!

还没等刘海超直接碰到,冯子红身后的里头忽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老婆,你跟谁说话呢?拿个外卖这么久?”

刘海超一惊,原本只想揩油的手下意识在那柔软上狠狠抓了一把!

“嗯……”

冯子红没想到这男人竟然这么大胆,敢当着自己老公的面对自己出手,猝不及防之下竟然直接娇喘出声!

两人都是一愣,一股触电般的感觉在两人之间蔓延。

幸好这娇喘声不算大,屋里的冯子红老公应该是没听到,又催了冯子红几句。

冯子红往屋子里看了一眼,媚眼如丝地给刘海超抛了个媚眼,小声道:“看你这饥渴样,我就给你指条明路……楼下我那个闺蜜,老公常年不在家,可是饥渴得很!她在床上那风骚的模样,你想都想不到。”

刘海超一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冯子红就伸出涂了红色指甲油的小手在他下半身轻轻划了一下,然后“砰”一声关上了大门。刘海超甚至还能听到里面,冯子红和她老公的对话:“谁啊聊那么久?”“没事,就是送外卖的。”

刘海超这才算是彻底回了神,一拍脑袋,赶紧下楼骑上自己的小电驴,暂时远离这个充满诱惑的小区。

而屋内的冯子红敷衍完老公,把外卖一放就转身进了卧房。

她面颊通红地往床上一扑,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刚才那个男人虽然只碰了自己一下,但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不是自己这个孱弱老公能给的!

想到自己那个老公,冯子红心里就忍不住升起一丝怨恨。原本以为,嫁了个高知老公就能衣食无忧,结果结了婚才知道,这老公工作能力是不错,就是那方面根本不行!结婚三年,她就跟守了三年活寡没区别!

“嗯……轻点……”

想着刚才那个男人的样子,冯子红从床头柜掏出一个和黄诗雅同款的“玩具”,往自己的下半身伸去……

刘海超骑着小电驴远离了那个小区,这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紧张,生怕听说那个小区有人报警。

这种警觉的状态让他有些疑神疑鬼,每个从小区方向走过来的人只要看他一眼,他都是浑身寒毛倒竖。

刘海超越想越心虚,整个下午不是送错单就是拿错货,赚钱就不说了,还倒赔进去不少。

一直挨到吃晚饭的时间,刘海超终于抹了把自己额头上的汗,逼自己面对现实:这样下去不行!

既然不能逃避,那也只能面对了!

刘海超硬着头皮掏出手机,找到了送餐时拨过的电话,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美女,我是中午送外卖的那个,那事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一时鬼迷心窍,你可一定要原谅我!”

短信发了好久也没个声响,刘海超犹豫着要不要再打个电话,或者干脆送上门去,让那美少妇打自己一巴掌,也许还能让她消气。

刘海超胡思乱想着,而少妇黄诗雅已经换上了一身相对保守的居家服在客厅看电视,她发誓她再也不敢穿那件吊带裙给陌生人开门了!

可也不知道怎么了,每次回想起那个场景……她的下身就会诚实地涌出一股酥麻的感觉。

黄诗雅黄诗雅!你可是差点被强了!能不能争点气!?

夹了夹腿,黄诗雅暗骂自己太浪,竟然会对一个差点强了自己的男人念念不忘!

就在这时,一条短信弹了出来——正是刘海超发来的道歉短信!

黄诗雅浑身一激灵,立马抓起手机劈里啪啦回到:“你给我滚远点!再骚扰我,我可要报警了!”

这语气虽然不客气,但远处忐忑不安的刘海超还是顿时松了口气。看来,这个女人暂时还没有报警。

他赶紧打字:“真对不住啊妹子,我一直单身多久没碰过女人了……今天看到你那么性感漂亮,我一时脑热做出那种事,实在对不起!”

“你看,这事传出去,对你的声誉也不好……本来两地分居就是多疑,这事你老公要是知道了,怕是不太好吧?”

“你看,我找这份工作也不容易,要是有案底,这辈子就彻底毁了!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我保证再也不敢了,你看行吗?”

黄诗雅端坐在沙发上,姣好的面容有些许纠结。

的确,女人的名誉要败坏起来可太容易了……而且,自己那老公也是个搞文学创作的,在这方面总是疑神疑鬼,要是这事被他知道,还不知道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她本来都准备吃了这个哑巴亏,大不了以后不点外卖,这时候看这男人道歉言语也算诚恳,也算是能勉强理解他一时冲动。

况且……黄诗雅看着那行说自己“性感漂亮”的字,有些脸红,她老公可从不会这么直白地夸奖她!

唉,我想什么呢!

黄诗雅赶紧甩甩脑袋,试图把这个年头甩出自己的脑子,劈里啪啦回到:“行,这件事我就当作没发生过……要是再有下次,我一定把你送进去蹲着!”

巨大的狂喜砸中了刘海超!

没想到这事竟然就这么轻易解决了!

刘海超赶紧再说了几句好话,就把手机放回了衣兜,不敢再打扰这位美少妇。

要说男人就是男人,没了那点担心,刘海超忍不住开始回忆起黄诗雅身体的曼妙感觉。

这么容易就过关,要是自己真的强了这位美艳少妇,她恐怕也不会声张吧?

刚才还忧心忡忡的刘海超,忍不住蠢蠢欲动起来。

与此同时,黄诗雅楼上的冯子红跟老公吃过晚饭,直接起身打了个招呼:“老公,我下楼去找黄诗雅玩了。”

冯子红老公默默收拾着碗筷,闻言也只是点了点头。

他知道自己哪方面不行,亏欠冯子红很多,如果老婆能跟邻里之间处好关系经常一起玩,也算是排遣寂寞了。

冯子红看了眼老公穿着睡裤的下半身,又想到今天那个送外卖男人的健壮身材,忍不住夹了夹腿,赶紧下楼敲响了黄诗雅的门:“诗雅,你在家吗?”

黄诗雅刚跟刘海超聊了几句,听到敲门声就是浑身一激灵,听到冯子红的声音才松了口气,打开了大门。

一开门,冯子红直接热情地给了她一个熊抱:“诗雅,你是在自己‘玩儿’?怎么开门这么慢?”

黄诗雅猝不及防面上一烧,赶紧推了她一把:“什么啊!我没有!”

两个少妇都有八分以上的相貌,一个温婉一个性感,一个长卷发一个长直发,抱在一起的样子可以说是相当养眼。

尤其两人都没穿里衣,两人胸前的两团就隔着两块薄薄的布料摩擦,两个少妇都是抖了抖,又痒又酥的感觉传遍全身。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