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老师好爽啊:用黄瓜捅女朋友菊花

时间:2020-07-06 16:01:56

虽然羽绒服把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但依旧能看得出,她身材格外高挑、纤瘦,而胸前的鼓鼓囊囊,更是能看出她发育的极好。

我看到她这曼妙的身姿之后,脑海里不禁展开幻想......

我的车里暖气开的很足,苏晚睛一进来就觉得燥热,忍不住把羽绒服脱了下来抱在怀里。

文学

我刚好钻进车,看她抱着羽绒服,便笑着说:“晚睛,给我吧,我给你放到后排座去。”

苏晚睛也觉得热,便点了点头,甜甜一笑,道:“谢谢啦,李房东。”

“客气啥。”我笑着接过羽绒服。

突然发现,苏晚睛里面居然只穿了白色薄毛衣,那毛衣超薄,她胸前那对丰满傲然挺立着,看得我心跳加速。

甚至还能够透过薄薄的针织衫,看到苏晚睛那更美丽的风景!

隔着针织衫略微粗大的线孔,我虽然看不清全貌,但也能看到那诱人的东西......

苏晚睛竟然没穿里衣!哼,表面看着清纯,其实这么开放!

其实是因为这几天都是阴天,苏晩睛的里衣没干,她想着反正隔着羽绒服,谁也看不到自己里面什么样,干脆就先不穿里衣了。

可万万没想到,车内的暖气太足,她又忘记了这茬,直接把羽绒服脱了......

我看着她那一对若隐若现的丰满,恨不得把她死死压在身下,把她那对丰满攥在手心里狠狠揉捏。

可是现在,我也只能暂时先克制住强烈的冲动,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开车,一边不停的偷瞄苏晚睛。

我觉得,照这么下去,自己可能会控制不住,在半道上找个机会就把苏晚睛给办了!

等把车上了高速之后,我就开始试探起苏晩睛:“晩睛啊,好不容易放个假,你爸妈肯定做了不少好菜等着你吧?”

听完我的话语之后苏晩睛情绪就变得低落起来,轻声道:“我妈几年前去......”

“啊!”没想到当年和苏国庆一起追求的她居然去了,立马道歉:“抱歉啊,叔不是故意的。”

苏晩睛看着我这惊讶的表情知道我不是故意的,轻轻的摇了摇头,说:“没关系,我都想开了。”

我想打探一下,苏晩睛家里现在都有谁,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到她家里下手是最好不过的。

于是我继续试探道:“那你父亲呢?”

苏晩睛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常,回答道:“我爸爸出差去了,家里就剩我后妈在家里。”

我听到她居然有后妈我好奇的问:“你后妈多大了?”

苏晩睛说:“差不多二十八岁,对我挺不错的,就像姐姐一样细心照顾我。”

我不禁暗喜,居然只有十八的女儿和二十八岁的小老婆,难道这是上天给我一个复仇的机会吗?不但能拱了他的白菜还能给他戴绿帽子。

虽然我没看过苏晩睛的后妈,但是以苏国庆年轻的时候的表现来看,肯定是娶很漂亮!

我放弃了半道上动手的想法,想去她家一箭双雕,不过我还是控制不住偷瞄苏晩睛。

苏晩睛突然发现我不断的偷瞄她,心中产生好奇,于是顺着我的目光低头一看,俏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

自己怎么忘了没穿里衣的事儿了......

苏晩睛脸色羞红,自己都能透过这薄薄的一层看到里面......

“晩睛,你坐好还是我来吧!”

我看到苏晩睛想去拿衣服,故意抢在她前面,出言阻拦道。

说完之后,就抢在苏晩睛前面把衣服抓在手里。

我还特意将手臂朝苏晩睛那边挤,正好撞在苏晩睛的饱满之处,手臂上立马传来了柔软又有弹性的感觉。

此时苏晩睛觉得从丰满之地向全身传递一种酥麻的感觉,立即往后撤,可我怎么可能让她逃走,直接一打方向盘,使得她直接扑倒在我这里。

我手臂上清晰的感觉到有两团柔软在自己的胳膊上变形,挤压,那久违的舒畅感,使得我那里的妖物立马有了反应,我急忙靠向一边停车,一边稳住苏晩睛的身体。

“晩睛,快坐好啊,这可是高速啊!”

我表面上安抚她,其实暗中向她的柔软之地进攻,我突然抓住一只柔软,然后开始揉搓。

苏晩睛从刚刚的惊慌失措中清醒过来,突然意识到我的手掌居然盖在了她的饱满上。

这种从未有过的奇特舒适感使得她轻轻打颤抖一下,脸色瞬间变得羞红,而且她自己的内心还似乎有些不知名的快感。

我发现苏晩睛似乎回神之后,就在她要闪躲的前一秒将手拿开。

随后,我嘴里一本正经的说:“晩睛啊,我这车好像抛锚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走了。”

苏晩睛本以为我是故意的,但听我这么说,善良的内心立刻选择了相信我的说辞,急忙问道:“不能走了吗?”

“大概不能走了啊,不过这里离你家也不远要不让你后妈来接一下?”

苏晩睛急忙将羽绒服抱在胸前、挡住自己的上身,心里却在回想刚才李四捏到自己上身那一刻的感觉。

她觉得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感。

苏晩睛的后妈很快就来了,果然不出我所料,是个大美女,虽然比苏晩睛略逊一筹,但是她身上有一种苏晩睛不具备的成熟气息。

那漂亮的脸蛋使我有点看呆了,瓜子脸配上一双水汪汪的妩媚大眼,我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欲求不满,而且这个女人给我一张似曾相识的感觉,总感觉我们在哪里见过。

赵舒兰看到李四之后也愣住了!

她的思绪飘回到一年的一天,自己因为丈夫经常出差而外出散心,可没想到却遇上了几个小混混,自己被那几个小混混按到地上,身上的衣物被一件件撕开,就在自己要被侵犯的时候,就是他路见不平,拿起地上的板砖,将几个小混混全部打伤,随后将自己的衣服给了自己,护送自己离开。

苏晩睛看着痴呆的赵舒兰笑着说:“舒兰姐,你这是怎么了?”

赵舒兰这才回过神来问苏晩睛:“晩睛啊,这位是?”

苏晩睛笑着说:“舒兰姐,这是我的房东,他人可好了,大学城旁边有栋楼,低价租给大学生,我们都叫他李叔,今天让他送我回来,可惜他车好像坏了。”

赵舒兰轻轻点了点头,看到我的这幅模样,便明白当年救自己的英雄已经忘记自己,可即便如此自己也要报答他。

赵舒兰只能客气的对我道了声谢,然后将我们拖回了家。

到她家之后,突然外面下起了暴雨,这时赵舒兰见此情形就借机将我留了下来。

我也心中狂喜,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啊!

苏晩睛忍不住向我搭话。

“李大哥,今年多少岁了啊?做什么工作啊?你......”

“呵呵,我就是个无业游民,你丈夫苏国庆他情况怎么样?他现在......”

“呵呵,今天正好保姆不在,就让李大哥尝尝我的手艺。”

“哈哈,好啊,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大概半小时之后,四菜一汤就到了餐桌上,中国人的天性就是在饭桌上聊天,我们的话题从事业到了青春,说着说着我的筷子不小心掉到了地上。

我俯下去拣筷子时,却发现筷子居然掉到了赵舒兰脚下,屈身过去,可无意间居然看到了她那黑色的蕾丝小裤裤...

酒壮怂人胆,何况我不是怂人。

看到如此美景,我拿起筷子的时候“一不小心”的轻轻碰到了她。

发生赵舒兰并没有异样后,我想要继续,就听到苏晩睛的喊声。

“李叔,你喝醉了吗?捡个筷子这么久吗?”

我听后急忙起身,辩解道:“人老了,没看清楚啊。”

突然苏晩睛接到了小姐妹的电话,然后就火急火燎的出门了。

吃完饭后的赵舒兰提出自己先去洗澡失陪一下。

我只能乖乖的坐在客厅之中。

打开电视看了一会,正无聊着,我想着能不能去偷看一下少妇洗澡的美景。

正在此时,赵舒兰就在浴室里呼喊我:“李大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吓了一跳,急忙缩回去,同时回应道。

“妹子,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

赵舒兰听到我的回应之后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在浴室里摔倒了,起不来了,麻烦你进来扶我一下,门没锁。”

我听到后,心里有些兴奋,赶紧推门进入浴室。

我一推开卫生间的门,便看到赵舒兰坐在地上,并拢着双腿,双手捂住自己胸前的柔软,一脸害羞的看着我。

虽然赵舒兰已经将身上关键的点都遮掩住了,但她那无与伦比的美貌、完美无瑕的皮肤以及性感火爆的身材,还有这半遮半露的魅惑姿态使得我着迷。

可是我还是很快便回过神来,急忙上前焦急的问道:“妹子,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赵舒兰红着脸说:“我想洗澡,可是地上太滑了,导致我摔倒了,这尾椎骨好像受伤了,一直起不来,麻烦李大哥扶我去床上休息吧。”

我看到旁白的干净的浴巾,立马拿过搭在了赵舒兰的身上,随后伸出手去,架起她如藕般白嫩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将她搀扶了起来。

感受到她那美妙的触感,马上我的身下就起了反应。

赵舒兰无意之间向我那里看了一眼,眼神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后立刻把脸扭到了一边,羞臊的不再看我。

我察觉到赵舒兰的表情有些异常,好奇的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撑起大片,随后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急忙扶着赵舒兰说:“妹子,你慢着点,小心地滑啊。”

赵舒兰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嗯咛一声没有说话,而我这时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看,低头时忽然发现洗漱台下面居然露出一截奇怪的东西,还有一瓶透明色的液体。

我因为是什么洗发露什么的,便直接捡了起来。

赵舒兰发现我要捡那两件东西的时候,感觉劝阻道:“李大哥,别捡啊。”

可是她还是说晚了,我已经拿起了那个东西,这东西可把我吓了一跳,这居然是那种玩具。

另一瓶上居然是那种液体,不用想也知道,这两样东西肯定是配套使用的。

我估计,赵舒兰应该是洗澡的时候有了那方面的想法,然后想要去用这两件东西,结果就滑倒了。

我一想到赵舒兰准备那这个安慰自己,我就忍不住血脉喷张,看来苏国庆喂不饱自己的老婆,自己得手的机会很大。

赵舒兰今年也才28岁,但是老公已经也快五十了,而且自己的老公有钱,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节制,以至于跟她结婚之后,男女之事一直都是有心无力,平均一个月下来还和自己不过一两次,而且每次时间都短,大概只有一两分钟就不行了。

可是这对于赵舒兰来说,她正值身体需求最旺盛的年纪,而且长期得不到满足的她,心里自然压抑的渴望格外强烈,可是自己的老公占有欲特别强,甚至于赵舒兰平时都不敢和其他陌生男人说话,更没有出轨的可能性。

而今天自己居然能见到救自己与水火之中的英雄,他还是那么的强壮,使得自己刚刚洗澡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到和他......

虽然赵舒兰自己清楚,自己这种疯狂的想法是违背妇道的,但是如果不是李四救了自己,自己可就被糟蹋了,反正苏国庆那玩意是那样的没用,还不如把自己给他,她已经无法抑制这种想法......

赵舒兰发现我还在发呆,俏脸羞红的说:“李大哥,愣着干什么啊,赶紧扶我去床上啊。”

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点点头,说:“行,妹子,我这就扶你过去。”

说着,我赶紧把那玩意又丢在了地上,然后用脚尖一踢,把它整个都踢到了洗漱台的底部。

赵舒兰看到之后那尴尬的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一些,对我说:“李大哥,麻烦你扶我去床上吧。”

我点点头,小心的扶着她往外走。

到了床边,赵舒兰因为尾椎骨受了伤,所以不敢直接往床上躺,便红着脸对我说:“行了李大哥,你先出去吧。”

我想到现在可是个好机会啊,于是说:“尾椎骨受伤可大可小,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毕竟这要是搞不好还会留下后遗症的。”

赵舒兰立马惊恐的问:“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我认真的说:“我以前和一个老中医学过这些,自然是清楚,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百度。。”

赵舒兰急忙问我:“那麻烦李大哥能给我推拿推拿吧,我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去医院啊。”

我当即答应下来,道:“行,你趴到床上吧,我帮你推一推尾椎骨,如果有淤血的话,推开就好多了。”

然后我走到赵舒兰的旁边。

看着赵舒兰这完美的臀部曲线,我暗自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说:“妹子,要不你把睡袍掀起来,然后露出尾椎骨,这样我也好推拿的时候方便一点。”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情紧张,害怕她会因为矜持而拒绝我,毕竟如果把裙摆撩开,她的臀,恐怕都要被我看光了。

赵舒兰听到我这话,思索片刻,还是矜持的婉拒了:“李大哥,你还是隔着衣服给我按吧,毕竟我现在还是太害羞了。”

看到她这幅模样治好,我说:“行吧,妹子,等下我就这么给你按,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

“嗯嗯。”赵舒兰神色有些痛苦的点了点头。

在得到赵舒兰许可后,我伸出手去从她的腰部开始推拿,在摸到尾椎骨后,我便停止了继续前进,小心翼翼的开始按摩推拿起来。

说实话,我的按摩手法确实是学过,在监狱的时候那些犯人有什么错位都是来找我的,揉、摸、按、搓、捏、推等手法,我都掌握的非常娴熟。

我一边轻轻推拿,一般询问赵舒兰:“妹子,你感觉怎么样啊?”

“嗯啊......”赵舒兰发出长长的一声低吟,说:“有一点点疼,但疼过之后就很舒服,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啊。”

我笑着说:“我当初和老中医学的时候可认真了,到今天才发现,幸亏当初学了点本事,不然我现在就帮不上忙了。”

赵舒兰一边享受,一边笑着说:“李大哥没想到你嘴巴还挺甜啊。”

我嘿嘿一笑,认真道:“我说的都是实话。”

我看到赵舒兰的皮肤都开始微微变红之后,知道她已经开始有了反应,便乘胜追击道:“妹子,我怕你摔的不止是尾椎骨啊,要不周围也帮你推拿一下?”

赵舒兰点点头,声音格外享受的说:“你看着办吧,我现在只想闭着眼睛好好享受一下。”

“好嘞!你就放心享受吧!”

发现赵舒兰居然没有反对之后,我立刻就变得大胆起来,双手从她的尾椎骨处开始向周围扩散。

从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然后攀爬到那饱满紧实的臀。

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而赵舒兰也越来越沉浸其中。

到她这样都没有指责我,心里难免变得冲动起来,脑子里一个声音对我说,她现在已经动情,要不试试看吧,搞不好赵舒兰就在等着你迈出这一步呢!

我的心里越想越疯狂,然后我手上的动作更加大胆起来。

“嗯......”赵舒兰突然发出一声勾人魂魄的娇喘,我能感觉到她正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以及声音。

我现在心里紧张极了,我害怕她这时候会骂我,或者打我,甚至会报警,那就证明她对我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我也不敢更进一步。

可要是她不说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就是默许了我的行为,我就可以做更进一步的事情了。

一分钟过去了,我没有再做出任何出格的动作,一直在等着赵舒兰的反应,没想到,赵舒兰真的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这让我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

这时,赵舒兰用蚊子般的声音开口说:“李大哥,你刚才按的我好舒服,继续按那里吧,我还想要。”

她的意思难道是说刚才我摸到的那里。

天呐!这是不是一种暗示啊。

我的心顿时激动无比,手指捏起赵舒兰的睡裙,就想将它整个掀起来。

随后开始在她那里按摩起来。

“哦......”

她瞬间觉得自己就像做那事到达了极限一般,感觉双腿之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赵舒兰突然将自己的双手按到了我的后脑上,我的头直接感受到赵舒兰的柔软,我不禁脑补了接下来的剧情,本能的咽了口口水。

咕噜......

我明白赵舒兰肯定对他动情了,有反应了。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自从赵舒兰的丈夫上次回来也她才弄了几次就出差了。

而现在我在她的那里挑逗,而她早已按耐不住了。

“李哥,我感觉我里面好像有点不舒服要不你帮我一下?”

赵舒兰说话的同时身体还焦急的摆动这,不知不觉中就把双腿搭在了我的身上。

看到赵舒兰的反应之后,我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她真的动情了!

然后我的手开始慢慢向上移动,慢慢的把嘴从柔软之顶移开,缓慢的向上移动亲吻......

没有受到丝毫的阻拦,余光注视赵舒兰的时候,只见她一脸陶醉的紧闭双眼,扭动着身子,幅度逐渐加大。

“哦......李哥你真棒,我们快点开始吧......”

赵舒兰现在可谓意乱情迷。

“李哥,快点啊......来啊......”赵舒兰一边说还一边伸手将自己的裤子拉下。

见到赵舒兰如此着急,顿时,我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下意识的吞咽这口水。

赵舒兰也已经迷失其中了,居然还主动分开自己的双腿......

我现在明白她已经彻底动情了,于是我当机立断的发起冲锋......

但就在我正准备继续进攻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问询的声音。

“舒兰姐,你怎么了?我刚刚听到你房间里有奇怪的声音,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这声音我无比熟悉,正是苏晩睛的声音。

我被吓得惊慌失措,赶紧压低自己的声音,对身下的赵舒兰厉声道:“别乱说话,我相信你也不想让她知道你我的关系吧!”

说完我就立马从她身上爬起来,急忙拿上衣服,躲进了衣柜咯里。

赵舒兰本来正沉浸在达到的快感之中,忽然听见继女苏晩睛在门口询问,也是吓的一身冷汗。

看着这李四在自己面前慌张的的穿上裤子,溜进衣柜,赵舒兰也赶紧把被子拉在身上,看到李四藏好之后,赵舒兰才大声回应道:“晩睛啊,我没没事,就是可能刚刚窗户外有什么小动物,把我吵醒了而已......”

屋外,苏晩睛哦了一声:“哦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先休息吧,等下我叫你吃饭,还有你看到李叔去哪里了吗?”

“没看到?可能是出去了吧。”赵舒兰强行使得自己的语气平静回道。

听到苏晩睛走后,我依然被吓得心跳加速,不断的喘息着。

苏晩睛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直接把我想要继续征服赵舒兰的心都给吓没了。

刚刚赵舒兰的那声低吟,谁都能听出来是在做那事,虽然苏晩睛未经人事,但现在的大学生可什么都知道,要是被苏晩睛发现赵舒兰居然和自己做那种事情,肯定会告诉苏国庆的,而赵舒兰肯定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说我强她,那自己又要进局子了!

但我从衣柜出来,看到赵舒兰被自己弄的都瘫软成了那个样子,就知道她肯定不会,也不敢把这件事给说出去,更别提报警了。

看到这幕,我心里稍稍安定了下来,亲吻她一下,简单的和她告别一下,然后赶紧溜回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我一直回味着刚刚那按摩的快感。

说实话,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接触过这种极品少妇了。

早些年的时候,我们一起捞偏门也算有钱,什么样的会所都去过,什么样的女人都对我投怀送抱过,但像赵舒兰这种既有风韵又年轻漂亮的少妇,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那凹凸有致的身段,滑嫩而又紧致的娇躯,勾魂夺魄的忘我低吟,都让我兴奋不已,流连忘返。

而且,最要紧的是,我感觉这个女人已经完全臣服于我之下了!

我忍不住回想刚刚赵舒兰那被自己按摩到瘫软的样子,心中就忍不住兴奋起来,心跳加速。

现在我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度紧张而亢奋的情绪当中,刚刚将赵舒兰一直连续送到巅峰,但感觉自己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松。

我一边想着下次什么时候去找赵舒兰,一计划着怎么再搞定苏晩睛,一直思考着,然后便不知不觉到了吃饭的时候。

第二天修好汽车之后我就火急火燎的回去了,回去之前,赵舒兰这女人居然还加了我的微信。

开着车回到楼下,徐香莲告诉我她家的灯坏了。

在楼下我遇到了租我房间的小寡妇徐香莲,我顿时眼前一亮。

只见徐香莲穿着一件黑色蕾丝连体短裙,胸前是半透明的,隐隐露出那丰满白皙浑圆的胸部,真是大啊,中间一条深深的沟壑,若隐若现,醉人不已。

徐香莲苗条的腰身下面,露着白皙匀称的美腿,简直是风情万种啊。

再加上她那会勾人的眼睛,我当时顿时差点魂都被她勾走了,当场就想直接扑上去。

对于这种小寡妇,当然不必像是在苏晩睛面前那样,我完全可以主动直接一点,因为我知道,徐香莲对我肯定也是有意思的。

不过直接用强还是不行,我得试探试探,于是我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说道:“香莲啊,你家里哪里电灯坏了啊?”

“是啊,李哥,在卧室里,麻烦你帮人家看看嘛。”徐香莲羞涩地回答到,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有女人味。

可以说,这徐香莲是我出来之后见到的一个美妇,成熟性感,风情万种,可他以前撩了她几次,都没奏效,大家都是一栋楼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也不好太明显,只好放弃了。

可没想到,这徐香莲今天竟然突然对他主动邀约,而且昨天还俘获了赵舒兰这种极品少妇,难道自己最近要走桃花运了?

徐香莲居然还是卧室的灯坏了,难不成是某种暗示吗?

我进屋之后,徐香莲便反手将门关上,而且还锁了。

随后徐香莲便带着我往她的卧室里走去。

看到走在我前面的徐香莲那苗条的腰身和丰满浑圆的翘臀,下面露出来的紧紧的双腿,这迷人的身姿,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暗道这种女人玩起来不会比赵舒兰差的。

徐香莲带着我来到卧室里,只见卧室里一片黑暗,不过,因为外面亮着灯的缘故,里面也不是完全那么黑。

天花板比较高,而且是在床上的正上方,为了不弄脏床,她拿了几张纸垫在床上。

在她弯腰去垫纸的时候,我就站在她的身边,虽然她胸前的那对丰满是被包裹在黑色蕾丝裙里,但因为那个是镂空的,所以她这一弯腰,里面的丰满便全部地暴露在我的视线里,而且还显得更大,更圆润了,看得我心里痒痒,忍不住去抓两把。

徐香莲垫好了纸之后,便去搬了把椅子过来,放在那报纸上,然后就叫我脱了鞋,上床去了,站在了那椅子上,然后她也站到床上去,为我扶住那把不稳定的椅子。

随后徐香莲便递了个灯泡给我,递的时候,她的手并不避讳,还有意无意地轻轻抓了一下我的手心,弄得我心里痒痒,暗道这徐香莲还挺主动的啊,估计今天……

我正换着灯泡呢,突然感觉脚下椅子移动一下,我直接就掉了下来,只听得两人都一声惊呼,然后我便直接掉在了徐香莲的身上。

更巧的是,我掉下来的时候,嘴巴正好埋在徐香莲的那处。

而且这时徐香莲的裙摆也刚好掀了起来,徐香莲里面穿着一条黑色蕾丝底裤,我的嘴巴直接亲在了那半透明的蕾丝底裤上面......

我立马就感觉到一阵芬香,而且徐香莲那是半透明的黑色蕾丝,里面的美丽风景完全被我看在眼里。

徐香莲是寡妇,看到我们二人现在的姿势,不禁也有点脸红,虽然自己确实饥渴很久,这时就算我只是把嘴巴隔着底裤亲在上面,可她也感觉到一种久违的舒服,那个地方,都开始慢慢的有反应了。

可徐香莲还是出于矜持的问道:“李哥,你这是干嘛呢,这......”

说着就一边去推我的脑袋。

我可是老手,对于女人的语气可是拿摸得特别准,听到徐香莲这并不坚决的语气,感觉她推自己的力度也不是很大,我便明白她此时的不要就要的意思,然后便把头拿了起来,说道:“没想到我这一掉居然还掉到一个美丽的桃花源啊,看来我们......”

然后我就把手放在了徐香莲的那处,开始动作起来。

徐香莲并没有太过抗拒。

这样的反应我更加兴奋了,各种技巧都施展出来了,开始挑逗徐香莲。

徐香莲感受到我的刺激之后,不由的夹紧双腿,嘴里发出快乐的低吟。

“嗯啊......”

看到她这幅模样,我的胆子便大了起来。

我也快受不了了,于是开始越发卖力动作起来。

徐香莲紧闭双眸轻轻的低吟着,扭动着娇躯,任凭我用手......

我看到这幕顿时热血沸腾。

我迫不及待,甚至等不及把徐香莲的裙子脱下来。

这时,我的大妖物已经难以忍受了,再加上徐香莲发出一阵一阵低吟,就像是在吹冲锋号一样。

我往徐香莲看去,只见徐香莲也主动的解开了她的裙子,上下都撩在腰间,就连最里面的衣服也脱了下来,那雪白的丰满暴露在我的视线里。

没想到,徐香莲的那对丰满真大啊,大得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比昨天晚上赵舒兰的那个看起来还要大一些,或者是说是不相上下,而且看上去柔软得很,还有一种比赵舒兰还要成熟的韵味......

我看到之后便趴在了徐香莲的身上,开始慢慢的摩擦起来......

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渐受不了之后,我迅速将自己的衣物去掉......

徐香莲很是主动,那芊芊玉手抓住了我的那里,轻柔地动作着,还问道:“李哥,怎么样,舒服吗?”

我感觉她的手法舒服极了,不禁低吟道:“嗯嗯......舒服极了!”

我豪情壮志的说道:“香莲啊,放心吧,哥等下让你更舒服,让你上天!”

“我现在就受不了了,你必须先帮我,不然等下我就不让你舒服了。”徐香莲说着,便躺到了床上,可谓玉体横陈。

我看着床上这个浑身毫无遮拦的很是主动的女人,我当然愿意满足她。

我扑了上去,拿出十八般武艺来,很快将徐香莲弄得哼哼唧唧了起来。

而我的战斗力那是很强的,一时半会可不会结束,还是先满足她好了。

徐香莲见我迟迟没有开始行动,忍不住的催促了起来:“李哥,你快点啊,你快来啊......”

“好,马上我就让你好好舒服舒服,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女人。”我激动道,我知道自己要拿下这个女人,得让这女人快乐了才行,也不能完全只顾着自己快乐,毕竟只要这次满足了她,以后她就会不断的满足自己了。

现在我们两个人身上都什么都没有了。

我其实想要直接长驱直入,可是我怕她承受不住,只能慢慢来。

“咚咚咚!”

但就在这个关键时刻。

我和徐香莲突然听到外面的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

两人顿时一惊,吓了一跳,因为徐香莲刚才的声音很大,也不知道外面的人听到没有。

要是被人知道了,那只怕是要被人说闲话了,毕竟徐香莲是个寡妇呢。

“香莲啊,香莲你在家吗?”听起来是刘阿姨的声音。

我心里一盘算,难道刚刚在楼下和徐香莲一起的时候被她看到了?

而且徐香莲家里现在又亮着灯,明显家里有人,这要什么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被她发现了,那以她这种性格,恐怕几个小时之内就会被这几栋楼的住户全部知道了。

徐香莲听后立马并拢了双腿,只好意犹未尽地一边应道:“刘阿姨啊!有什么事情吗?”

随后我看到她立马开始穿衣服,我也只能迅速开始穿衣服,随后就钻进衣柜里,突然发现自己与衣柜好有缘啊。

突然心里又一阵失落,唉,可惜了,就差一点就弄成了,怎么每次都会有这么多的事啊,早知道,自己就不做那么多无用功了?

不过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了,只能在衣柜里紧盯着外面。

徐香莲整理了一下头发,出了卧室,把门关上了,然后去给刘阿姨把门打开了,叫道“刘阿姨啊,这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哎,香莲啊,你在家啊,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一个五六十多岁的妇女走了进来,正是社区里特别活跃的刘阿姨。

“嗯,刘阿姨,您先进来吧。”徐香莲道:“我去给你泡茶。”

“哎。”刘阿姨走了进来。

我在衣柜里听着,心里有点紧张,害怕刘阿姨会发现自己在徐香莲的卧室里。

“不用那么客气了,我聊两句就走。”刘阿姨说道。

“哦,那行,那您先坐吧。”徐香莲说道。

“哎。”

刘阿姨坐了下来,然后对徐香莲说道:“香莲啊,我觉得吧,其实李房东这个人不错啊,虽然他年纪有点大,但是你看他钱多啊,这整栋房子都是他的,听说他别的地方还有房子呢,你和他结婚之后,那......”

我在卧室里听到这里之后,心里放心一些,看来刘阿姨没有发现自己在徐香莲家里。她要是知道,我现在就在徐香莲的卧室里,那还不得大吃一惊啊。

“哎,这姻缘啊,其实不是......”

刘阿姨再次唠叨了一阵有的没的,随后就走了。

刘阿姨走了之后,徐香莲便走进了卧室里。

我急忙问道:“刘阿姨走了吗?”

“嗯,你也赶紧走吧,别到时候大家都下班发现你了。”徐香莲说道。

我看着徐香莲那诱人的身体,不甘心地说道:“可我们都还没那个啊,你让我亲近一下嘛,我现在可上火了,难道你就不想要吗?”

我惦记着把没有办完的事情赶紧办完,我现在想要好好的舒服一下下。

“别,下次吧,要是被人发现我就没脸见人了!”

我心想也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急忙离开了。

出门之后,忽然手机震动了起来。

一拿出手机,看来电显示居然是苏晩睛打来的!

我心里开始有点慌张,难道自己和赵舒兰昨晚发生的关系被她发现了?

我的第一念头就是跑!要是被苏国庆知道我给他带绿帽子,自己就死定了。

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要是她知道了,肯定就是苏国庆给自己打电话了?

于是乎,我平心静气,接通了电话,努力不让自己的语气有任何异常:“晩睛啊,怎么了?是不是有事?”

那头,苏晩睛道:“是啊,房东大叔,我看你平时那么辛苦,所以我打算每天请你去泡温泉,明天早上来接我们哦?”

果然她后妈没告诉她,看来明天泡温泉是个好机会啊!

但是我还是不能肯定,毕竟昨晚都要被吓死了,怎么想去呢,只能试探道:“可是,我的车还是有点毛病啊,恐怕......”

“哼,大叔你不会是不想来吧?要是这样的话,我以后都不去你那里租房子了,放心好了,我爸的车就在家里放着,你要是愿意明天直接过来就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