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女人开后门有什么变化: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时间:2020-07-06 16:01:04

秦然竟然shēnyín了一声,而且随着刘峰的力度越来越大,秦然的shēnyín声也越来越大。

刘峰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秦然的两腿间,尤其是在看到秦然的小妹竟然随着大腿的晃动而蠕动着以后,又一次翘了起来。

文学

“怎么样,好一点了没……”刘峰的胆子越来越大,手上一用劲,让秦然的脚在自己的鼓包上轻轻蹭了一下。

“刘叔……”秦然咬着嘴唇,似乎感觉到了刘峰的不轨,脚开始往回缩。

“如果你不想下不了床的话,最好不要动。”刘峰却一脸的严肃,手上用着劲,一下一下的用秦然的腿在自己裤子上的鼓包上蹭着。

虽然隔着一层裤子,但刘峰还是感觉到了异样的刺激,力度越来越大,下面传来了一种要bàozhà一样的感觉。

“刘叔,好像好多了,谢谢你了……”面对着刘峰越来越火热的目光,秦然似乎有些害怕了,又一次将脚往回缩了缩。

“不行,还没按摩完,效果会打折扣的。”刘峰正享受着那种刺激,又怎么会轻易放过秦然,一脸严肃的来了一句,同时将秦然的脚在自己的裤子上重重的蹭了一下。

“刘叔……”这一下显然有些惹怒了秦然,秦然猛的将脚往回一缩,眉目之间已经有了一丝恼意。

刘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更知道如果这一层揭破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心中有些发虚。

但就这样放过这个迷人的少fù,刘峰却又有些不甘,所以下意识的望向了被子里,想要再满足一下自己猎奇的心理。

也许因为按摩的关系,被子已经被撑开了一些,借着灯光,刘峰可以清楚的看到,那片鼓鼓的地方,竟然泛着一片水光。

刘峰清楚的记得,在将秦然抱到床上的时候,那个地方的水已经干了,但现在又泛起了水光,这是不是证明秦然有了反应。

但刘峰却又不敢去证实自己的推断,只能悻悻的站了起来。

秦然都这样了,这茶自然喝不成了,刘峰只能起身告辞。

“刘叔,你别多想,我只是不习惯这样,没别的意思。”在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秦然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刘峰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邪笑,自己刚刚的所做所为,已经不能单纯的用邪恶两个字来形容,但秦然不但不生气,反而向自己道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秦然还想要跟自己学车,不敢得罪自己。

刘峰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在学车的时候,自己明明做出了那么过份的举动,秦然都不吭声,突然间觉得,如果自己能好好利用秦然这样的心理,也许推倒秦然的计划进行起来会事半功倍。

正准备离开,门却开了,李先提着一大袋东西进了门。

“刘叔,来了啊,喝两杯再走,我买了烤鸭。”李先对刘峰会在自己家里并不意外,一脸得意的提着袋子在刘峰的面前晃了晃。

“那就喝两杯。”闻着香喷喷的烤鸭,刘峰也来了精神:“不过得说好,这酒可得我去买。”

来到小区门口的超市,刘峰拿了两瓶小烧,但想到李先的家境,却又将小烧放了回去,拿了两瓶清酒,这才哼着小曲进了秦然的家。

秦然已经换上了一身睡衣,正在哄着小宝。

李先看到了刘峰手里提着的酒,眼前顿时一亮:“刘叔,让你破财了。”

“这才几个钱,也称得上破财。”刘峰一脸嗔怪的道,刘峰教了这么多年学生,平日里那些学员送的,再加上工资,属于那种不太差钱的主。

两人在那里喝了起来,李先一个劲的称赞这是好酒,惹得秦然在一边直翻白眼,心中暗骂李先没见过世面。

酒才喝了一瓶,刘峰就有了头重脚轻的感觉,连连推辞说喝不了了,李先却不放过刘峰,最后,刘峰迷迷糊糊的趴在了桌子上。

“老公……不要……刘叔还在……”刘峰是被秦然的呻吟声吵醒的,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当看到眼前一幕的时候,下身一下子翘了起来。

对面的沙发上,秦然半躺在了沙发上,李先蹲在了秦然的面前,头正在秦然的两腿间拱动着。

秦然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双腿却叉得开开的。

“不要紧……刘叔喝醉了……醒不过来的……”李先回应着秦然,但因为嘴里含着东西,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但万一醒……过来怎么办……”秦然的喘息声更重了,但眼睛中的春意却越来越浓。

“醒过来……我就让他……草……死你……”李先又喃喃的来了一句,接着就是如小狗tiǎn水般的声音。

“你个变态……你难道喜欢你老婆……被别人……搞……”秦然的手直接按在了李先的头上。

“你不变态……?”李先抬起头来,冲着秦然一笑:“不变态,你听到要让刘叔搞,会湿成这样。”

“你讨厌死了……”秦然推了李先一把,又将李先的脑袋按向了自己的腿间。

刘峰听着夫妻两人的对话,下面肿得有些发疼,但却也知道,这是夫妻两人的闺中乐事,如果让他们发现自己醒了,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来……帮帮我……”良久以后,李先站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将裤子脱了下来。

“怎么还这么……软……”当看到李先的样子时,秦然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

“你弄弄不就起来了么……来……宝贝……”李先喘息着,将秦然拉了起来。

“真是服了你了……”秦然一脸不满的来了一句,却还是在李先的面前蹲了下来。

这样的动作,使得秦然白花花的臀,完全展露在了刘峰的面前,刘峰如同看到了香喷喷的馒头,忍不住大大咽了一口口水。

客厅里响起了咕滋咕滋的水声,中间还夹杂着秦然的喘息声,秦然的头动得越来越厉害,身体也跟着晃动了起来。

从刘峰的位置看过去,秦然的小妹已经泛起了一层水光,尤其是在看到有一丝透亮的水线,顺着秦然的大腿往下滴时,刘峰忍不住重重在自己的裤子上重重的按了一下。

“小骚货……真骚……”李先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喃喃的骂着,伸手去抓秦然的胸。

秦然更加xìngfèn了,口水顺着嘴角滴了下来。

“老公,差不多了……快进来……”又是两分钟后,秦然坐在了沙发上,握着李先就往自己的身体里面塞。

“嗯……好舒服……”虽然不是被塞得很满,但秦然却还是满足的呻吟了一声。

“看我怎么……干……死你……”李先也来了精神,对着秦然就是一阵乱捅。

秦然哇哇的怪叫了起来,才被李先捅了两下,身体就软在了沙发上。

“老公……我在上面……”秦然一把将李先推倒在了沙发上,握着李先,缓缓的坐了下去。

刘峰能看到李先被秦然下面那张小嘴一点一点吞没的样子,手悄然抓住了床单,他在恨,恨为什么被秦然骑在身下的那个男人不是自己。

秦然如同一个跃马扬鞭的女骑士,疯狂的起落着,兴奋的时候,还时不时用手去揉着自己胸前的雪白。

刘峰被眼前这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为了看得更真切一些,眼睛越睁越开。

就在这个时候,秦然无意之间一扭头,正好看到了睁着眼睛的刘峰。

刘峰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心中暗道了一声:“完蛋了……”

刘峰知道,如果秦然尖叫起来,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在这一瞬间,涌动着一股如坠冰窖般的寒冷。

“老公,我们去房间吧……”秦然的声音响了起来,但却不是揭穿刘峰的话。

“好好的,干什么要去房间啊……”李先有些不满,但还是听了秦然的话,抱着秦然进了房间。

刘峰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升起了一股怪异,秦然竟然没有拆穿自己,这是为什么?

“刘叔,你没事吧?”第二天上车的时候,秦然有些不自然的和刘峰打着招呼。

刘峰知道秦然指的是自己喝多了的事情,微笑着摇了摇头,还是让秦然第一个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

“今天我们要跑长途,晚上不回来,你们洗漱的东西都带好了没。”等所有人都上车以后,刘峰问了这么一句。

“好了,走吧。”看到车上的人都点了点头以后,刘峰冲秦然来了一句。

秦然其他的方面都很好,就是起步停车一直都过不了关,尤其是想到,昨天那羞人的一幕都落在了刘峰的眼里,秦然更是一阵心慌意乱,熄了好几次火。

“小然,不要紧张,你能行的。”刘峰一脸鼓励的看着秦然,手在秦然的大腿上拍了拍,真滑。

“挂档,挂裆……”看到车子虽然跑了起来,但秦然却迟迟没有挂档,刘峰又拍着秦然的大腿。

想到秦然不敢得罪自己,刘峰在秦然挂上挡以后,却并没有把手缩回来,而是轻轻的抚摸着。

秦然的目光有些闪烁,她能感觉到刘峰是在故意占自己便宜,有心想要将刘峰的手拍开,但想到惹怒了刘峰,也许这一次长途自己再也摸不到方向盘,却又不敢。

感觉到了秦然的顾忌,刘峰的胆子越来越大,手竟然一路往上。

秦然的脸慢慢的红了起来,她咬着嘴唇,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

“放松,不要一直这么紧张,要不然,会累死你的。”刘峰如一个敦厚长者般提醒着秦然,但手下却做着十分邪恶的事情。

手指在那条缝隙里轻轻的探着,隔着短裤体会着里面散发出来的温热又潮湿的气息,刘峰又翘了起来。

秦然的表情越来越不自然,腿也不安的夹在了一起,想要阻止刘峰的动作,但却根本阻止不了。

那丝丝的酥麻,又不停的刺激着秦然的神经,秦然提醒着自己,不要流出来,不要流出来,但却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

“吱……”终于,秦然狠狠的踩下了刹车,大家都没有防备,就连刘峰,都吓一点撞到车上。

“刘叔……对不起……”当看到刘峰的目光一冷以后,秦然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小不忍乱了大谋,心慌意乱的来了一句,同时微微叉开了腿。

刘峰明白了秦然的意思,绷着的脸慢慢的缓和了下来:“没事,谁刚刚上路都有踩错油门的时候,慢慢来,不要紧张。”

几乎一上午,都是秦然在开着车,车子开得很慢,一般都保持在二十公里左右的时速。

刘峰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能感觉得到后排座三个学员的不满,但却一直没有换人。

“刘叔……”中午,在休息的时候,秦然怯生生的来到了刘峰的面前。

“怎么了……”刘峰眯着眼睛看着秦然。

“我想上厕所,你能不能帮我看着点。”秦然用目光扫了扫三个围在一起聊着天的学员。

“没问题。”刘峰点了点头,只是在看到秦然打开了后备箱,从行礼包里拿出了一条内裤以后,心中一动。

蹑手蹑脚的跟在了秦然的身后,在看到秦然躲在了一棵树后以后,刘峰走到了斜对面,从半人高的草丛中探出了头来,盯着秦然的举动。

秦然并没有蹲下来尿尿,而是有些心虚的左右打量了一下,看到刘围静悄悄的以后,咬着嘴唇,从包里拿出了一根黄瓜。

当看到秦然小心的将一张油布纸摊在了树下,又靠着树坐了下来以后,刘峰有些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显然超出了刘峰的想象,因为秦然竟然将短裙脱到了膝盖处,一只手在两腿间轻轻揉着。

刘峰看到,随着秦然的揉动,那片胀鼓鼓的地方,又开始泛起了水光。

刘峰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sāo气从秦然的两腿间弥散了出来,下身又胀得难受。

秦然的脸越来越红,始终紧咬着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在那种巨大的刺激下shēnyín出声。

好一会儿以后,秦然才持着黄瓜,扒开了那条缝隙,慢慢的将黄瓜送了进去。

“咕咚……”刘峰大大的咽了一口口水,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香艳的一幕。

秦然的动作,一开始还是怯生生的,但随着大腿根的水越来越多,她的动作也越来越疯狂。

慢慢的,秦然仰起了秀美的脖子,嘴巴张得大大的。

刘峰清楚的看到,黄瓜每往外拨出,都会带着那条缝隙往外翻,一大股透亮的水会随着黄瓜涌出来,进去的时候,又只剩下了指节大小的一部分在外面。

秦然似乎在喃喃的念着谁的名字,可惜距离太远,刘峰根本听不到。

秦然似乎渐入佳镜,手越来越快,本来分开的腿,现在也夹了起来。

刘峰知道,这样的动作,会使得摩擦的感觉更重,如果自己现在在秦然的身体里,肯定受不了秦然这致命的一夹。

刘峰突然间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用了,这样远的距离,自己根本看不真切,心急之下,刘峰就想要再凑近一点。

“吱……”刘峰才一动脚,就踩在了一根枯枝上,发出了一声轻响。

“谁……”秦然的身体一下子绷直了,一脸惊慌的来了一句。

刘峰头皮一阵发麻,外面可是还有着三个学员呢,如果秦然叫出声来,给人抓了个现行,自己怕真的得去买块豆腐来撞死。

几乎想都没想,刘峰撒腿就跑。

“刘叔……不要走……”才走了两步,秦然带着一丝颤抖,又带着一丝诱惑,还透露着一丝哀求声音响了起来。

刘峰如同中了定身法一样停下了脚步,但他还在犹豫着,判断着秦然是真的想要自己回去,还是想要诱自己回去,抓自己个现行。

“刘叔,黄瓜……断了……”就在刘峰犹豫的时候,秦然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传入了刘峰的耳朵里。

在说这一句的时候,秦然真的恨不得能有个地洞钻进去,在自己快要高潮的时候,竟然发现了刘峰在窥视,一时间,自责,刺激等中种负责的感觉刺激着秦然的神经,秦然几乎用全身的力气夹起了双腿。

当听到“嚓……”的一声轻响,看到自己手里的黄瓜只剩下了半截的时候,秦然慌了,手忙脚乱的想要将黄瓜扣出来。

但这样的动作,却让黄瓜越来越往里,秦然知道,如果取不出黄瓜,就势必要上医院,上医院,也就意味着自己的丑事会大白于天下。

所以,秦然才会顾不得娇羞,叫住了刘峰,在看到刘峰终于转身往回走以后,秦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怎么会断在里面呢,让我看看……”刘峰看到了秦然手里半截水淋淋的黄瓜,一脸嗔怪的在秦然的面前蹲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秦然看到刘峰分开了自己的腿,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私密,在巨大娇羞的同时,几乎要哭出声来了。

“不要急,不要急,我看看,腿张开,再张开一点……”刘峰如是安慰着秦然,却借着这个机会,欣赏着自己一直想要品尝的部位。

因为有异物进入,缝隙比平时要张得开了一点,盖在那片坟起上的毛发上,已经沾满了水珠,但刘峰运足了目力,也无法看到黄瓜的影子。

“刘叔,你可一定要帮我呀。”看到刘峰竟然叹息着摇着头,秦然更急了,紧紧抓住了刘峰的手。

“我只能试试,如果真拿不出来,就只有上医院了。”刘峰点了点头,让秦然趴在油布上。

“刘叔……”秦然有些犹豫的看着刘峰。

“小然,那样的姿势,会产生一股向外的压力,也许会将黄瓜挤出来。”刘峰不动声色的来了一句。

秦然正是心慌意乱的时候,又怎么能分辨出刘峰话的真假,顿时放弃了娇羞,按刘峰所说的,直接扒在了那里。

“你等一下,我看看黄瓜在哪里。”刘峰直接趴在了秦然的身后,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片肥嘟嘟的缝隙。

粉红色的私密看起来特别的诱惑,像极了海鲜大餐之中肥美的鲍鱼,刘峰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芬芳,从缝隙的中间散发了出来,特别的诱惑。

似乎感觉到了刘峰不怀好意的窥视,肥嘟嘟的缝隙竟然蠕动了一下,一抹透明的液体涌了出来。

“刘叔,看到了没……”当感觉到刘峰火热的呼吸,扑打在了自己的雪白上,秦然知道刘峰在干什么,虽然涌动着巨大的娇羞,但却还是怯生生的问了一句。

“没有看到……”刘峰说这话的时候,嘴唇距离秦然的私密只有不到一根指头的距离。

“嗯……”那股炙热得让人发酥的气息刺激着秦然,让她忍不住往前缩了缩身体。

“不要动,要不然,弄不出来受罪的还是你。”刘峰却不由分说的按住了秦然的雪白,不容置疑的道。

“哦……”秦然已经没有了主见,弱弱的来了一句以后,又将雪白凑到了刘峰的面前。

“看是看不到了,要不,我用手指试试,看看能不能扣出来。”良久以后,刘峰才喃喃的来了这么一句。

“刘叔……”秦然有些犹豫的扭头望了刘峰一眼,在看到刘峰一脸的严肃以后,暗骂了自己一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就……试试吧……”

“嗯……”当感觉到刘峰的手指伸进自己身体的那一瞬间,秦然再也不可遏制的发出了一声娇吟。

“摸到了……”刘峰的手指在里面动了动,一脸惊喜的道。

“那试试……看看能不能拿出来……”秦然也顾不得娇羞了,又一次扭过头来,一脸娇羞的来了一句。

“我试试……”刘峰点了点头,手指再次动了起来,很快,透亮的yè体,就将刘峰的手指打湿了。

“小然,再忍一下,也许很快就扣出来了。”感觉到秦然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似乎随时都会将自己的手指吐出来,刘峰继续诱惑着秦然。

“刘叔……好胀……”秦然颤抖着来了这么一句。

那又软又腻的声音落在刘峰的耳朵里,竟然让刘峰有了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

刘峰很想就在这里办了秦然,但想到外面那三个学员,却只能强行克制住了内心的冲动,手指不停的动着。

“刘叔……好……好了没……没有……”秦然的声音越来越妩媚。

“这样好像不行……”刘峰知道,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引来秦然的抗拒,装模作样的来了一句以后,将手指猛的往外一抽。

“啊……”当感觉到手指抽离的那一瞬间,秦然的心中涌动着一股巨大的失落,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直接趴在了地上。

“现……现在应该怎么办……”良久以后,秦然才停止了颤抖,一脸怯生生的看着刘峰。

“要不,我们去医院吧……”刘峰继续演着一个敦厚长者的形象。

“这……”秦然有些犹豫。

“但如果去医院,你的名声也就毁了,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在你身后指指点点的。”看到秦然有点想去医院的意思,刘峰吓了一大跳,一脸严肃的来了一句。

刘峰说的,就是秦然担心的,想到去医院带来的可怕后果,秦然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不要怕……不要怕……”刘峰轻轻拍着秦然的后背:“我其实有办法帮你弄出来的,只是……”

“只是什么……”听到刘峰这么一说,秦然死死的抓住了刘峰的手,一脸期待的道。

“只是我怕你多想……”刘峰苦笑了一声。

“刘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扯这个……”

“那……”刘峰的目光有些闪烁:“我就说了……如果真的要弄出来……我只能用嘴……帮你吸了……”

“啊……”秦然显然没有想到刘峰的方法竟然是这个,有些失神的看着刘峰。

“我说你会多想的……”刘峰笑得更苦涩了,站起来就要走:“算了,就当我没说过,我去叫小李他们过来,将你弄到医院去。”

刘峰故意走得很慢,在走出了五步,感觉到秦然竟然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以后,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难道自己这一次真的过火了,秦然是宁愿去医院丢人,也不愿意自己吸。

“刘叔……”在刘峰走出第七步的时候,秦然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我没多想……你帮我吧……”

“你确定,已经想好了……”刘峰裂嘴一笑,但转过身来面对秦然的时候,却又是一脸的严肃。

“我想好了……”秦然有气无力的回答了一句。

“刘叔……”虽然说已经想好了,但当刘峰真的将嘴凑向了秦然粉嘟嘟的私密时,秦然却有些紧张的撑住了刘峰的脑袋。

当看到刘峰有些不满的看着自己以后,秦然这才意识到,现在是自己有求于人家,所以只能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那里……脏……”

“我不觉得脏,那可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刘峰暗自回应了秦然一句,在秦然松开手以后,刘峰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头凑了过去。

秦然有些紧张的看着刘峰,仿佛意识到既然迎来陌生的访客,私密也在不停的蠕动着,似乎在抗拒着什么。

“嗯……”当感觉到刘峰的嘴含住了自己,秦然的身体猛的一下绷直了,双腿也下意识的一夹。

“你这是干什么……”刘峰不顾自己的嘴边已经全是亮晶晶的液体,一脸不满的来了一句。

“对不起……刘叔……”秦然害怕了,又强自一笑。

刘峰这才又一次将嘴凑了过去。

第一次看到秦然的时候,刘峰就被秦然白色紧身裤勾勒出来的那肥肥的倒三角迷住了。

从那一天开始,刘峰就不止一次的幻想过,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刘峰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亲口品尝到那人间至鲜至纯的美味时,刘峰还是马上沉醉在了里面。

“刘叔……”也许是因为刚刚刘峰有些生气吧,这一次秦然虽然感觉到了不妥,但却不敢推开刘峰:“是吸……不是tiǎn……不是tiǎn……”

“小然,如果这样,你还是去医院吧。”刘峰霍的一下抬起了头。

“刘叔,我不是那个意思……”看着刘峰一脸严肃的样子,秦然忍不住缩了缩身体。

“刘叔是过来人,黄瓜在里面,只会刺激你,让你的肌ròu缩紧,在那种压迫下,会越来越往里,我tiǎn,就是要让你放松下来,这样,我才能吸得出来。”刘峰也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些过于激烈了,叹息了一声以后,一脸平静的解释着自己tiǎn的道理。

“刘叔……你来吧……”秦然这才明白了刘峰的用意,有些不好意思的冲着刘峰来了一句。

这一次,虽然感觉到刘峰如小狗喝水一样tiǎn着自己,但想到刘峰的良苦用心,秦然却始终没有出声。

但秦然的身体却是极其敏感的,她能清楚感觉到,丝丝酥yǎng,从私密处涌动着,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的身体越来越软。

“嗯……”当刘峰tiǎn了有两分钟的时候,秦然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样,一声呻吟以后,软绵绵的仰面躺在了油纸上。

“刘叔的舌头怎么进来了……”当感觉到了刘峰的举动以后,秦然的脑海里嗡的一下zhà响了。

但想到刚刚自己的唐突,已经惹得刘峰不快,秦然却只能在心中暗暗安慰着自己:“刘叔是在帮我,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不能误会了人家。”

那种酥痒的感觉在体内积蓄,却又根本找不到宣泄口,秦然只能扭动着身体。

刘峰的呼吸也越来越重,在舌头钻进了秦然的身体里的同时,抬眼看着秦然的反应,在看到秦然已经仰面倒在了草地上,根本看不到自己以后,悄悄将皮带松开了,将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

那是一种用笔墨无法形容的感觉,刘峰觉得自己是在犯罪,但品尝到了秦然身体的美妙以后,刘峰却又觉得,为了这人间至美,自己就算是被判了死刑都是值得的。

“嗯……嗯……啊……啊……”终于,在那种强烈的刺激下,秦然开始shēnyín了起来。

“小然,再坚持一下,现在你这里已经松了,我要吸了……”仿佛为了证明自己是在帮秦然,刘峰一脸善意的提醒着秦然,但在说这句的时候,刘峰的手却不停的在裤子里掏动着。

“哦……”秦然忍不住仰起了秀美的脖子,腰猛的往上一挺,在这一瞬间,秦然觉得,刘峰不是在吸自己的私密,简直就是在吸自己的灵魂。

“出来了……我感觉到要出来了……”但当感觉到那截黄瓜竟然开始往外滑以后,秦然一脸兴奋的来了一句。

随同黄瓜一起出来的,还有一大股透亮的液体,刘峰根本没有想到秦然的身体竟然如此敏感,不及防备之下,给喷了个正着。

“呼哧……呼哧……”秦然躺在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在庆幸终于将黄瓜弄出来了。

“水还真多,真骚……”刘峰一边用纸巾擦着自己的脸,一边邪恶的想着。

“刘叔,不好意思……”回过神来坐了起来的秦然,在看到刘峰用纸巾擦着脸以后,一脸歉意的来了一句。

“没什么的,只要将黄瓜弄出来了,我也就安心了。”刘峰裂嘴一笑,顺手抓起了那根黄瓜,大大的咬了一口。

“嗯……”看到刘峰这样的动作,秦然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双腿猛的夹了起来,又软倒在了草地上。

刘峰伸手去拉秦然,但却又跟失去了力气一样,不但没有拉起秦然,反而压在了秦然身上。

“小然,怎么了……”感受着秦然胸前那两团柔软n雪白的弹性,闻着秦然诱人又清新的口气,想着秦然的身体是那么敏感,刘峰的眼中闪烁着狼一样的目光,一边问着,一边将嘴慢慢的凑向了秦然的小嘴。

在刘峰吻上秦然的那一瞬间,秦然将头扭向了一边,等到刘峰还想再吻的时候,秦然托住了刘峰的下巴。

“刘叔,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就在刘峰犹豫着要不要再继续的时候,秦然却若无其事的推开了刘峰。

刘峰只能讪讪的站了起来,他很想跟秦然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出了小树林。

秦然出来的时候,一脸的平静,看起来就跟个没事的人一样,只有刘峰知道,自己和秦然之间发生了什么,更知道,如果不是最后秦然心志坚定,自己就吃了秦然了。

下午,刘峰故意让其他的学员开车,秦然最后虽然也上了车,但是却只开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饭点了。

晚餐的费用是大家平摊的,而且在驾校有心照不宣的规矩,就是必需让教练吃好,所以这顿饭及其丰盛。

也不知是谁提议,晚上喝点酒,刘峰想到晚上不开夜车,也就同意了。

也不知是不是刘峰对秦然的特别照顾,激起了三个男学员的同仇敌忾,又或者是几个人中只有秦然是女的,在喝酒的时候,除了刘峰以外,其他人都将矛头对准了秦然。

刘峰其实可以拿出教练的威严来阻止这些男学员的,但似乎是为了报复秦然中午的抗拒,并没有吭声。

秦然隐隐意识到了刘峰下午似乎有些不高兴,心中自然也有些郁闷,所以面对着几个男人的挑衅,竟然战意狂涌,一顿饭吃下来,秦然趴在桌子上人事不醒,其他三个男学员,也喝得迷迷糊糊的。

刘峰自然不会管那三个男学员的死活,而是将喝醉了的秦然扶进了包间。

将秦然放到了床上,刘峰正准备离开,但看到躺在床上的秦然醉得人事不省的样子,却又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打开门看了看走廊里,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间的动静以后,将门反锁了起来。

秦然仰面八叉的躺在了床上,短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到了腿根,将一双修长洁白的腿展露在了空气中。

丝质的短裙似乎受到了秦然私密处温热气息的吸引,贴在了上面,隐约勾勒出了那里鼓胀的曲线,虽然不是很真切,但却让人瑕想连天。

刘峰推了推秦然,看到秦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以后,终于忍不住撩起了秦然的短裙,欣赏着秦然两腿间的风景。

秦然穿的是一条黑色的丝蕾短裤,窄窄的短裤,根本包裹不住那里的风景,反而因为那里的丰腴,使得短裤充满了诱惑。

几根卷曲着的毛发从短裤的边缘顽皮的探出了头来,微微颤抖着,似乎在提醒着秦然马上就要面临侵犯,又似乎因为即将到来的危险在颤抖着。

刘峰将头慢慢的凑了过去,越来越近了,刘峰可以透过丝蕾缕空,看到那团黑色的茅草,一股淡淡的骚气从里面散发了出来,充满了诱惑。

刘峰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秦然少妇的体味都吸进了肺里。

刘峰一直都觉得,那里是秦然最吸引人的地方,虽然中午已经品尝了那里的美味,但刘峰却觉得,不穿短裤的肉包子很诱惑,穿了短裤的肉包子却更诱惑。

刘峰终于忍不住用鼻尖在上面轻轻的蹭了蹭,秦然似乎有了感觉,嘤咛了一声,主动叉开了双腿。

刘峰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起来,一嘴含住了肉包子,在上面又撕又咬,在这一瞬间,刘峰觉得自己就是禽兽。

从肉包子里散发出来的骚气,极大的刺激着刘峰的神经,刘峰的手也攀上了秦然的胸,隔着衣服揉了起来。

秦然在睡梦之中似乎都感觉到了危险,不安的扭动着身体,嘴里喃呢着,但刘峰根本不知道秦然在讲什么。

就这样玩弄了一会儿,刘峰有些不太满足,抬起了身体,开始吻秦然,从秦然的额头开始,每一寸皮肤都没有放过。

在吻完了秦然的下面以后,刘峰又将秦然翻转了过来,吻着秦然的背部,重点照顾着秦然的臀,那里,也是刘峰第一眼见到秦然的时候,就暗暗发誓想尽一切办法都要玩的地方。

秦然的脸色有些发红,呼吸也有些急促,刘峰没有想到秦然的身体竟然敏感到了这样的程度,醉成了这样,竟然还能对自己的挑逗产生反应。

终于忍不住将头凑到了肉包子上,刘峰的舌头开始舔吮咬吸,将从秦然身体深处流出来的东西,一古脑的吸进了嘴里。

那是人间最美味的东西,刘峰感觉到了异样的香甜,而等到刘峰做完这一切的时候,下面已经是坚硬如铁了。

在解腰带的时候,刘峰也有过片刻的犹豫,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秦然的诱惑。

喘息着将身体往秦然的嘴里塞,但却给秦然紧闭的牙齿格得生疼,刘峰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心急了,暗笑了一声,直接捏住了秦然的鼻子,等到秦然因为呼吸不畅而张开了嘴的时候,刘峰将东西塞了进去。

迷迷糊糊的秦然感觉到了不舒服,开始晃动着脑袋,无意识的将舌头往外顶,想将那根打扰了自己睡眠的东西往外顶。

刘峰感觉到了秦然舌头的香软和灵活,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但刘峰无疑是一个很有经验的人,他一下一下,缓慢而坚定的抽动着,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秦然的嘴里进进出出的,直到有些把持不住的时候,才抽了出来。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想要喷发的冲动压制了下来,刘峰这才持着人间凶器,移到了秦然的腰际,隔着短裤,在秦然的肉包子上轻轻的蹭着。

慢慢的,刘峰发现,本来干燥的短裤上,出现了一个湿迹,这个发现让刘峰欣喜不已,动作越来越野蛮,力度越来越大。

随着刘峰的动作,短裤陷进了秦然的身体里面,在中央的部位,印出了一条浅浅的沟,而在沟的中央,则是一个越来越大的湿迹。

此刻的刘峰,已经是气喘如牛,他很想扒开秦然的短裤,将秦然最美丽最神秘的地方暴露在空气中,再狠狠的捅进去。

但第一次干这种事情的刘峰却未免有些底气不足,他只敢这样一下一下的品味着少妇的身体。

刘峰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直接射在了秦然的短裤上,当看到秦然雪白的肚皮上那一滩滩的乳白色液体的时候,刘峰才感觉到了一阵后怕。

他知道,如果在这个过程中,秦然醒过来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所幸的是,秦然没有醒过来。

将痕迹都清理完了以后,刘峰蹑手蹑脚的想要出门,但是当看到秦然还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以后,刘峰却又有些克制不住自己,回到了床边。

有些粗暴的捏开了秦然的嘴巴,野蛮的将舌头伸了进去,刘峰一边品尝着秦然甜美的嘴,一边贪婪的闻着从秦然的嘴里弥散出来的带着一丝酒气的香甜,足足四五分钟以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秦然做了一个古怪的梦,梦里,刘峰蹑手蹑脚的进了自己的房间,一脸银笑的看着自己,秦然很恐惧,想要责问刘峰为什么要闯进自己的房间。

但秦然惊恐的发现,自己根本出不了声,只能看着刘峰脱了衣服,慢慢的靠近了自己。

秦然感觉到了危险,但眼睛却不受控制的望向了刘峰的下身,那根凶器直指长空,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大。

秦然觉得那东西如果真的捅进自己的身体里,一定能给自己带来很舒服的感觉,但秦然却不想做对不起老公的事情,她无力的晃动着脑袋,但是却根本无法阻止刘峰将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秦然感觉到,刘峰的东西直顶到了自己的嗓子眼,竟然莫名的一阵兴奋,这种感觉让秦然很羞耻,秦然很想推开刘峰,但推着推着,却不知怎么的就搂住了刘峰的腰。

刘峰嘿嘿的笑着,每一次都深处到底,让秦然在感觉到了窒息的同时,又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刺激,在这种刺激下,秦然感觉到自己的下面已经是湿潮一片。

既然没办法阻止刘峰,那就闭着眼睛享受吧,但千万不能让刘峰看到了自己下面的秘密,秦然如是想着,渐渐的放松了自己,有时候还会伸出舌头,在刘峰的凶器上舔上一下。

但最让秦然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刘峰扒开了秦然的短裤,看到了那片泛着水光的肉包子,秦然害羞了,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那里。

但刘峰的手是那么的用力,秦然感觉到自己的手一点一点被瓣开。

秦然很想哀求刘峰放过自己,但话都到了嘴边,已经开始在舌尖上打着转了,但却根本说不出来。

秦然感觉到刘峰如小狗舔水一样舔着自己,自己又感觉到了中午在小树木里的刺激,秦然提醒着自己,不能这样,不能对不起老公,但身体的本能,却出卖了秦然的身体。

当感觉到刘峰进入了自己以后,秦然彻底的放开了自己,秦然感觉到,那种对李先的背叛所产生的罪恶感,让自己的身体敏感了好几倍,在刘峰的冲撞下,自己彻底的沉沦了。

等到秦然悠悠转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下的床单已经湿了一大片,秦然忍不住嘤咛了一声,拉住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脸。

早上吃早饭的时候,秦然有些忐忑的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刘峰的表情,这里面,即有着怕刘峰还记恨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不让自己摸车的担心,又有害怕刘峰发现自己昨天晚上梦到他的紧张。

上路的时候,刘峰还是第一个让秦然上了车,秦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暗自感激着刘峰的大度,更提醒着自己,今天一定要好好开,要不然,真的对不起刘峰对自己的关心和照顾。

刘峰的手一直都搭在了秦然的大腿上,秦然不敢再有任何的反对,为了学车,她已经默默的接受了这一切。

刘峰的手很粗糙,和自己丈夫的比起来,要粗糙了许多,但手心里的热力,也比丈夫要明显了许多。

秦然突然间觉得,刘峰这双有力的大手,如果揉自己的胸的话,一定会很爽,想着这些,秦然的短裤又莫名的湿了。

天色擦黑的时候,车子才驶回了驾校,大家将行礼从车上拿了下来,看着刘峰有些疲惫的样子,秦然提议,大家一起凑钱请刘峰吃个饭。

这个提议,自然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不过因为昨天晚上大家的酒都喝得有些多,所以都没有喝酒。

吃过饭以后,已经是九点多钟了,刘峰和秦然一起,拦了一辆出租车,一起上了车,对于这一切,其他三个男学员都见怪不怪,因为大家都知道,秦然和刘峰是住一个小区的。

刘峰和秦然坐在了后排坐上,闻着刘峰身上的气息,秦然莫名的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古怪的梦,下意识的望向了刘峰的裤子。

“小然,明天大门口,我们一起去驾校。”分别的时候,刘峰冲着秦然嘿嘿一笑。

“刘叔……”秦然点了点头,但又觉得为了让刘峰更好的照顾自己,有些话必需得说出来:“这两天你很关照我,我真的很感谢你。”

“那你怎么感谢我。”也许是因为有了昨天晚上的经历,刘峰的胆子比平时要大了许多,上前了一步,直勾勾的看着秦然。

秦然能感觉到刘峰眼中的火热,也能听得出刘峰的言外之意,她的脸有些涨红,目光中闪烁着一丝犹豫:“要不,改天到家里吃饭。”

“我不想吃饭,只想吃你……”刘峰却在这个时候,搂住了秦然的腰,用力将秦然充满了诱惑的身体往自己的怀里一带。

秦然显然没有想到刘峰竟然有这么大胆的举动,不及防备之下,下意识的轻呼了一声,软软的倒在了刘峰的怀里。

四目相视之下,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秦然提醒着自己这样不妥,想要挣扎着离开刘峰,但全身的力气仿佛给抽干了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刘峰的嘴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秦然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因为不敢得罪刘峰,还是因为自己有些迷恋刘峰那色色的样子,才会没有反抗的举动的,她只知道,当感受到了刘峰的野蛮以后,自己的短裤里,竟然隐隐传来了一阵湿意。

“我只想吃你做的炒面……”刘峰的嘴在距离秦然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时,硬生生的刹住了车。

这倒不是刘峰不想吻秦然,而是刘峰知道,这里是小区,随时都会有人来,如果自己和秦然的暧昧,给别人看到了,以李先的暴脾气,怕是自己有得罪受。

“刘叔,那改天你来家里,我做给你吃。”秦然的眼底深处有一抹淡淡的失落一闪而过,来了这么一句以后,深深的看了刘峰一眼,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直到回到家里,刘峰都在考虑着,如果自己当时真的吻下去,秦然是会给自己一巴掌呢,还是会逆来顺受。

看了一会儿电视,刘峰正准备洗漱睡觉,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刘峰走过去开了门,在看到竟然是刘长生以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脸上也是一寒,只是看到刘长生身后的郑凤以后,刘峰却又露出了一丝笑容:“你们来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