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能把人看湿的段子:宝贝你的胸真好吃

时间:2020-07-06 09:00:54

张青的声音一浪盖过一浪,但是她却始终,没有回答我的关键问题。

大概大半个小时,她已经软趴趴的,我见他这个情况也知道她有点受不了,马上加快动作。

文学

“哇,真舒服。”

我不自觉的叫了一声。

“行,今天就到这里吧,你的表现很不错,回头我跟兄弟说一下,要是可以的话,也可以让你到公关部门去当个什么职位。”

我抱着跟陈威十分熟的想法,然后给张青许下的诺言,张晶一听这话更是卖力,直接将头俯在我的胯.下,轻轻的,用舌头舔.着那根粗大的东西。

“感谢,谢谢东哥,你真的是个好人,我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只能用身体来报答你了,这是我的微信,你看下次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找我,我随叫随到。”

张青把她的微信给了我,我也知道这种人就是这样,也就轻松收下,那下次如果憋得不行的话,还可以再来。

“行吧,就先这样子吧,你先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还得先回家去。”

我说这话真要走了,而张青直似乎还想要。

“你赶紧啊,老子要再,今天不把你弄服,我还就真的不走了。”

我把张青给翻过来,让她在床边上,我在后面。

完事之后,我看着张金美丽的脸蛋,我又有些感激陈威,才让我弄到了这么一个好的女人。

而对于陈威让我去他公司工作的这个想法,我又有了动摇,虽说在这里当司机,偶尔可以亲近一下老板娘,还会有奖金,但是,去帮陈威可能会让我走得更远。

这么想着,我寻思过一些日子,我就找杨贺谈一下,先把奖金给拿回来,然后去老板那里也告诉我的想法。

等到彻底谈妥之后,我就去找陈威,实话说他那句两兄弟打天下,让我十分热血沸腾,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个目标了,一直以来我都想着赚钱,但是在努力,没有人扶持,没有办法,你走不了更远。

“行,没问题,你就放心吧,过些日子我在我兄弟面前给你说几句好话,然后你弟的事情,保险没问题。”

我在张青服侍下,穿好了衣服,然后放下了几句好话,张清顿时十分的开心,有在我的嘴边上亲了几下,但是我有些嫌弃。

紧接着我就告别了张青,因为现在也不早了,差不多是晚上2点钟,明天还要上班呢,说着我就离开了张青家里,然后顺着楼梯,往家门那边走去。

我家在五楼,张青这里是三楼,其实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住在这里,于是蹑手蹑脚的上去,熟练的掏出钥匙开门,然后关门,都是轻轻的,免得影响隔壁邻居。

我是个单身寡人,刚才吃的宵夜,所以晚上也不怎么饿,在张青那里洗了澡,现在身上还有一股香味,不过我有点洁癖,还是先洗了一下,然后才躺下睡觉。

晚上睡觉,满脑子都是张青。

做了个美梦,第二天醒来我才发现,去公司发现了一件大事。

以前公司部门的主管,市场部的老人,离职了,现在,部门主管,这个职位正在空着。

杨贺立马跟我表态,要是我能让老板娘那个,那我就是这个主管的候选人之一,并且有极大的可能,可以扶我上去。

真没想着,我又有些犹豫不定,到底是去陈威那里还是继续留着呢?

“李东,你被辞退了!”我正犹豫着,收到杨贺的短信。

不用想,是和老帮娘一致决定的。

既然老帮娘和杨贺都这么说,我也没意见。

“走着瞧,杨老板。话说你老婆真行,还帮我那个。”杨贺用完就把我辞退了,我自然也不给他好脸色看。

“你,给我滚回去,这个市再无你容身之地!”杨贺咆哮着把我赶跑。

我收拾好东西,直接回村,当然,这个城市我还是会再回来的。

陈威那,我只是打了个招呼,说家里有事,先暂时回村一趟。

到村子里一个月多,父母早已去世,我就跟着表哥一起过,表哥是跑大货车的,长时间都在外边,大多时候,家里只有我跟表嫂两个人。

表嫂经常问我城里的事,我只是摇头不说话。

我不想当寄生虫,于是在村子外边的砖厂打工,天天干的都是力气活儿,工钱还没几个,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苦哔。

我们村有个叫蛇皮的家伙,跟我岁数相当,人长的一般,就是白净,嘴也甜,把村里那帮老娘们儿天天哄的一乐一乐的。

关键是他也没个工作,地也不种,奇怪的是,他似乎有花不完的钱,天天抽着好烟喝着好酒,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有天晚上我加班回家,路上恰好碰到了蛇皮,看见我,他还故意给我显摆显摆手里拎着的好酒,乐呵呵打招呼:“李东,刚下班啊?”

看蛇皮又喝的好酒,我心里就好奇的要死,停下车来跟他聊天。

我说:“蛇皮你天天也不上班,哪儿来的钱天天喝这么好的酒啊你?”

蛇皮这小子居然还给我卖起了关子,神秘兮兮说:“天机不可泄露。”

我心情本来就差,脾气也不好,见他不肯给我说,上去我就给了他俩嘴巴子,薅住他头发说:“你要不告诉我咋回事,我打你个半死信不信?”

蛇皮人胆子小,吃了我两巴掌马上就吓的发抖,战战兢兢说:“你不就想挣钱吗,至于吗你?我给你说了,你可别告诉别人。”

然后蛇皮还煞有介事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了,还要垫脚尖贴着我耳朵,说:“我告诉你昂,你想挣钱的话,就去找王寡.妇,在她那儿,一个小时差不多就能挣五百!”

“啥?”我惊讶坏了,而且也不信,可是蛇皮信誓旦旦的保证,要是他诓我,他甘愿被我打个半死。

回家一宿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始终念叨这个事儿。

一直熬到天亮,我索性给厂子请了假,带着试试看的想法,敲开了王寡妇家的门。

王寡.妇年岁其实不大,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皮肤保养的很好,身材也保持的特别到位,在村里见了熟人打招呼总是眉开眼笑,跟别人家死了丈夫的寡.妇完全不同。

开门见是我,王寡.妇有点诧异,问我说:“李东?这么稀罕,你咋来了?”

蛇皮也没说她家到底有啥活儿,我就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个啥,王寡妇热情的很,招呼我进了屋,还特地给我倒了茶水。

最后王寡.妇往边上一坐,大背心撩起来那么老高,冲我忽闪着眼睛说:“李东,你找嫂子,是不是有啥事儿?”

我想了想说:“嗯,嫂子,我想来给你打工,行吗?”

王寡.妇有点懵了,眨巴眨巴眼说:“给我打啥工啊?我这儿又没开作坊厂子啥的。”

她确实没开,而且也用不着开,因为她老公死的时候给她留下不少遗产,足够她花两辈子的了。

她这话把我说懵了,心里嘀咕着,难道是蛇皮诓我?

又琢磨了下,我试探着说:“蛇皮给我说嫂子你这儿有好工作的啊,嫂子。”

“蛇皮?”王寡.妇先是一怔,然后就眼里就发出了光,看我的眼神似乎都不一样了,带着一种我读不出来的炽热,似乎还有点点妖娆的意思。

王寡.妇打量了我半晌,咯咯笑着说:“还别说,以前都没仔细看过你,李东,现在仔细一看,嫂子才发现,你还真挺帅的。”

这话夸的我脸上一烫,挺不好意思的,摸着头我说:“还好吧,呵呵。”

王寡.妇抿了抿红嘟嘟的嘴唇,忽然起身过来,伸手就往我胸肌上摸,我吓了一跳,差点条件反射似的把她用力推开,可是她的小手往我背心里一摸,有点凉丝丝的,还挺舒服。

“嫂子,你这是干啥?”我打住推开她的念头,好奇的问她。

王寡.妇却俩眼发光,拿出来手又放在我肩膀上,嘴里还一边啧啧的感叹说:“你这身体可真够结实的,李东。”

“还好吧,天天干力气活儿,一膀子力气还是有的。”我呵呵笑了笑,接着就再次问她:“嫂子,你这儿到底是不是有活儿能挣钱啊?要是没有,我就去找蛇皮再问问去。”

王寡.妇眉毛一扬,眉开眼笑说:“还找蛇皮干啥?嫂子这儿就是有活儿,你要是弄好了,嫂子肯定亏待不了你,就看你肯不肯了。”

亏待不了你。

这五个字我听的异常清晰,而且也是让我眼前一亮的所在。

我不禁喜道:“真的?那行啊,我肯定愿意啊。”

想想蛇皮说一个小时就五百的事儿,我心里就乐开了花,仿佛眼前花花绿绿的钞票在那飞啊飘的,我随手一抓就是好几百,简直美翻了。

可我看王寡.妇再笑,就有点让我摸不着北的味道了,有点媚,还有点神秘,甚至她看我的眼神,都有点要把我吃了的意思。

王寡.妇就保持着这种笑容,把我拉起来娇滴滴说:“你愿意那就最好了,走吧,跟嫂子进屋去。”

“进屋?进屋干嘛?”

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可王寡.妇没搭理我这茬儿,拉着我就往里屋去了。

我也是好奇,也是想挣这份钱,也没再追问,乖乖跟她进了屋。

可是没成想,一进来王寡.妇就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把衣服脱了吧。”

“啊?”我大吃一惊说:“脱衣服?”

“你说呢?”王寡.妇意味深长的抿嘴笑了笑说:“你不是想挣钱吗?”

“是啊。”

“那蛇皮没给你说来我这儿咋挣钱?”

我苦笑着摇摇头,实话实说:“他没说,他就说让我来找你,一个小时就能挣五百啥的,别的都没说。”

“这个蛇皮。”王寡.妇无语的叹了口气,然后就又俩眼放光的看着我说:“呐,总之你想挣钱呢,就赶紧把衣服脱了,别的就别问了,行吧?”

我有点犹豫,可是一想到钞票近在眼前,一想我一个大男人还能吃亏是咋的,索性就不多想了,特干脆的把衣服脱了。

王寡.妇眼睛马上更亮了,盯着我一身肌肉啧啧称奇说:“你可真结实啊,李东,快快,快把裤子脱了我看看。”

“啥?”这下我更惊了。

我又惊又崩溃的瞪大了眼,王寡.妇却是一脸的从容,外带满目耐人寻味的光彩,凑过来抬起手,指尖轻轻的在我身上滑动,还一边啧啧说:“你这一膀子肌肉可真好看。”

王寡妇蜻蜓点水的拍了下我肩膀,哧哧说:“快脱了,让嫂子看看。”

这孤男寡女的,在她面前扒裤子,这事儿要传出去,别人不得戳我脊梁骨?这可关乎到颜面和尊严的问题。

于是我就说:“嫂子,你到底要我.干啥活儿你就直说,我力气肯定够,这脱裤子,多不合适?”

王寡.妇似乎有些不悦,微微皱了下眉头,但很快扬起了带有邪乎的浅笑,接着就转身去打开了抽屉。

正好奇,王寡.妇居然拿出来几张红红的钞票,在我眼前一摆说:“嫂子就问你,这钱你还想不想挣了?”

“想啊。”看见钞票我就眼红了,这对我来说不单单是钱,那可是我脱离苦日子的神物啊。

“那我让你干啥就干啥,明白?”

王寡.妇的妖.娆之中忽然就多了一抹霸道。

看着王寡.妇手里的钱,我心里那点所谓的尊严轰然倒塌,一个念瞬间蹦跶了出来。

我一大男人,在她面前脱.裤子又咋了?说出去也是她丢人,是我沾光,我还怕她真把我吃了不成?

我一咬牙一跺脚说:“那行,脱就脱!”

我动作麻溜的把裤子脱了,这下可好,我就跟电视机里那些模特似的,浑身上下就丢了个遮羞用的裤子了。

这感觉还真别扭。

我梗着脖子,心里不停的念叨:“这没啥这没啥,就当是为了钱,为了以后的好日子,这有啥的?”

哪儿知道,王寡.妇低头看着我,眼睛都直了,俩眼珠就跟俩灯泡似的,亮的都有点刺眼了。

她这眼神咋就跟饿汉子见了肉似的?

这下可好,感觉更别扭了。

哪儿知道,王寡.妇居然抿了抿嘴唇,脸上慢慢飘荡出一抹热气腾腾的绯红来,,低头盯着我吃吃说:“好大……李东,你真不愧是李东,你真是头牛啊……”

我一怔,还真一时没明白她啥意思,我顺着她的目光低头一看,顿时大悟。

我顿时脸上一烫,摸着头哧哧说:“还、还好吧……”

突然,王寡.妇伸手过来,我都没回过神儿来呢。

我登时一个激灵吓的我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失色说:“嫂子!你、你这是干啥?!”

“你说呢?”王寡.妇目光如火一般炽.热,说话的声调都变了,嗲嗲的她说:“你就不想要嫂子帮你,那样一下?”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

没等我吭声,王寡.妇忽然就蹲了下来,同时玉手极快的伸过来,一下子就给我把最后一件遮羞的物件也给扒了下来。

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嫂子——呜!嘶——”

这感觉真爽!

炸的我脑袋里一片空白。

“嫂子?嫂子在家吗?”

就在这时,外边院子突然传来一个女人试探的唤声,而且声音已经逐渐接近外边的客厅。

坏了!

这声音我可再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我表嫂!

我脑袋里轰然再次炸了一次,陡然一个激灵,我猛地就把王寡.妇推开,以极快的速度赶紧把裤子穿上。

我一直跟着表哥表嫂生活,他们对我恩重如山,我对他们自然也是敬重的很,我跟王寡.妇在这儿的事情,要是被表嫂撞见,真不知道她会咋看我,往后我还有啥脸面对表嫂啊?

紧张让我手忙脚乱,让我心里也乱成了一锅粥。

王寡.妇被我推的坐在了地上,可她非但没有恼怒,反而看着我坏笑起来,抹着嘴边哧哧笑着低声说:“看把你吓的,傻瓜。”

废话,那是我表嫂,我能不怕吗?!

话说回来了,我表嫂好端端的跑王寡.妇家来干啥了?

“嫂子?”幸好,嫂子推门探头进来之前,我及时穿上了裤子,“咦?李东?你在这儿干啥呢?”

表嫂看见我,不禁一怔,诧异无比。

我脑袋里头嗡嗡的,这要我咋解释,平时我跟王寡.妇都没啥来往,表嫂是知道的啊。

支支吾吾半天我愣是没能说个解释,可我这脸怕是早就红的跟猴子屁.股似的了。

王寡.妇忽然娇.声笑着说:“妙妙,是我喊李东过来的,想让他帮我.干点活儿。”

我心里对王寡.妇还挺感激的。

见表嫂似信非信的看着我俩,我赶紧岔开话题,问表嫂说:“对了嫂子,你干啥来了?”

表嫂笑着拎了拎手里一筐子鸡蛋说:“我来给嫂子送鸡蛋。”

王寡.妇忙笑呵呵的过去把鸡蛋接过来放在墙角,拿了钱给表嫂说:“妙妙你先回吧,我让李东帮我.干完活就让他回去。”

这不明摆着逐客令吗?

表嫂疑惑的看了我一眼,幸好也没说啥,嗯嗯了两声转身走了。

我大松了口气,一摸脑门,嚯,都是汗。

很快送表嫂出门的王寡.妇回来了,进屋就对我笑着说:“看把你吓的。”

说话王寡.妇到了炕边,啥也没说,直接就把裤子扒了,接着往炕上一倒,使劲抬着腿说:“李东,。”

看着王寡.妇,我直接就懵了。

这、这又是啥意思?!

我愣着不知所措,炕上的王寡.妇抬头看了我一眼,冲我忽闪着眼催促道:“李东,还愣着干啥?快来啊。”

“嫂子,你这是……啥意思啊?”我耳朵都是烫的,毕竟真是没遇到过这种事儿。

可是王寡.妇这么倒在我眼前,我又觉得浑身燥.热的难受,,越看越火烧,根本控制不住。

王寡.妇叹了口气,耐心解释说:“刚才嫂子不是帮你了吗,现在轮到你帮嫂子了,明白了吧?”

我恍然大悟。

可同时,我一下子就炸了。

我咬牙没好气说:“你想啥呢你?你当我是狗啊?”

“不不,嫂子把你当是牛,一头又大又猛的牛,嘻嘻。”王寡.妇居然看不出来我已经恼了,还咯咯笑着,特别开心的样子。

“你踏马才是牛!”

王寡.妇不以为然的态度让我更急了眼,破口骂道。

王寡.妇怔了下,坐起来不明所以的看着我说:“咋了李东?不就是让你帮嫂子吗,至于急眼吗?”

“废话,那儿多脏!”我气急败坏的都有点结巴了。

“脏?嫂子都不嫌你脏,你还嫌嫂子脏了呢?”王寡.妇深吸了口气,指了指桌子上的钱说:“你看见没,只要你把嫂子伺候的舒坦了,那些钱,都是你的。”

钱钱钱,老子是缺钱,但老子不会为了钱当狗!

当牛也不行!

我怒气冲冲过去,拿起来钱,顺手往王寡.妇脸上一甩,没好气的叫道:“有钱就了不起是吧?有钱你以为就能让我帮你那样了?!你想的美!”

啪的一下子,钱悉数打在王寡.妇脸上。

王寡.妇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激恼,一下子愣住了。

红红的钞票,哗啦啦的落在王寡.妇身上、地上。

“你踏马啥意思啊?我都帮你了,还给你钱,你踏马给老娘用下咋了?”王寡.妇脸色瞬间涨红,瞪着杏眼振振有词的叫唤了起来。

我气恼不已,脑袋一热,上去就是一巴掌。

啪!

一声脆响!

“来,再说一句试试?”我凶神恶煞的瞪着眼说:“再说一句,我踏马把你脸给你打飞信不信?!”

哪儿知道,王寡.妇吃了我一巴掌,非但没有更加恼怒,反而突然千娇百媚起来。

“嗯哼——”

王寡.妇发紧接着就忽然拉住我的手,目光闪动的盯着我,软软的说:“你力气好大,打的人家好舒坦,李东……”

卧槽?

王寡.妇这举动这反应,直接让我懵了。

啥意思啊这是?

“李东,你打我吧,使劲打我,别客气。”

王寡.妇拉着我的手就往她脸上伸。

我主动打那是我的事儿,那是因为气恼,可是眼下我王寡.妇居然主动求虐,这下我反倒不敢轻易上手了,一愣一愣的看着她,有点不知所措。

“李东,你要不肯给嫂子,那嫂子就不要了,嫂子帮你,好不好?”

王寡.妇可怜巴巴的望着我,轻轻.咬着嘴唇,活脱就是个可怜的小野兔,希望主人能赏她一根胡萝卜似的。

呲溜。

我还在愣着,王寡.妇麻溜的蹲了下来,二话不说就伸手扒我裤子。

这一瞬间,我似乎就明白了点啥,可又好像还是迷糊的,就听之任之。

瞬间,似乎有无数的虫子在我脑袋里乱撞,撞的我脑袋一片空了白。

大概持续了不到十分钟的样子,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王寡.妇呜呜了两声,不住的冲我笑着,可是红唇却是紧闭着,怕有啥东西漏出来似的样子。

我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那是啥了。

我正意犹未尽的享受着激灵后的舒坦,突然,王寡.妇的喉咙发出一声响动,明显的蠕动了下。

我登时一惊,瞪大了眼叫道:“你、你吃了?”

王寡.妇娇滴滴的笑着点点头。

我:“……”

我真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儿,这样的女人。

我有点错愕,但更多的还是舒坦,也不知道为啥,我心里真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不可言喻的感觉。

王寡.妇满意的站了起来,过去把钱一张一张捡起来,这还不够,居然又去抽屉里拿出了一些,点够了数过来,往我手里一塞,说:“李东,这是三千块钱,你拿着。”

“这、这么多?”我捏着钱,如梦如幻,不敢相信。

王寡.妇哧哧笑了,往我肩膀上一靠,嗲嗲说:“傻瓜,这些算是嫂子给你的红包,下次你来,要是能用你带着嫂子去天上飞一圈,嫂子能给你的,可不只这个数哦。”

我一个激灵跟着一个激灵,心里感慨万千,我李李东活了这么久,才发现,原来钱这么好挣!

“对了。”王寡.妇又想起来啥了,叮嘱说:“你要记住,这是你跟嫂子之间的小秘密,不要给别人说哦。”

蛇皮肯定就是这么挣钱的,我不说,他不会往外说?

我心里念叨着,但嘴上还是信誓旦旦说:“你放心吧嫂子,打死我也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多新鲜,这种挣钱的好事儿,我能告诉别人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