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高H文古代娇乳:我没有穿胸罩去男友家

时间:2020-05-23 12:00:32

第二天下午,我去夜宴酒吧报到,一个叫夏莉莉的女人带我上岗,三十岁左右,是ktv部的经理。

第一次见面,人倒是挺不错的,对我还算热情。安排完我的工作,夏莉莉就走了,我正式工作。

晚上天刚黑下来,婷姐和陈泽华就来了,两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关系很暧昧。

我心里不爽,假装没看到他们,也没打招呼。陈泽华却笑着走过来,说道:“小飞,以后工作上有什么困难,就去找夏经理,我会给她打声招呼,让她照看你,当然你也可以直接来找我,都行。”

当时旁边还有几个同事,他们听到陈泽华这样说,忍不住将目光看过来,包罗万象,特别复杂。

我淡淡地嗯了一声。

见状,陈泽华也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便对婷姐说:“婷婷,我先去包厢里,你等会自己过去。”

陈泽华走后,婷姐说:“小飞,以后他跟你说事情的时候,你态度好点儿,他毕竟是老板,你不能让他没有面子,你说是不是?”

我哼道,我的态度已经算不错了。

婷姐紧蹙眉头,欲言又止,最后掉头走了。

旁边几个同事小声议论起来,说原来这小子是走后门进来的,难怪夏经理都对他那么客气。

我总觉得这些话有点刺耳,好像我占了陈泽华便宜似的。

时间不久,酒吧里来了几个年轻人,点了包厢,正好轮到我服务。这几个年轻人都在25岁左右,三男两女,一个青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别人叫他刘哥,有点奉迎他的意思,应该有点背景。

两个女孩长得都不错,可奇怪的是,她们俩都是刘哥带来的,关系暧昧,坐进包厢就搂搂抱抱,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愣什么,倒酒啊。”刘哥瞥了眼我,“你新来的吧,这么不懂规矩?”

我赶紧走过去倒酒,笑着说:“哥,我第一天上班。”

“难怪我看你这么面生,我给你讲,在这里上班,得有眼力见,人也得机灵点儿,像你这种木头似的,早晚得滚蛋。倒酒。”刘哥说。

我则呵呵赔笑,一边给他们倒酒,没想到的,给刘哥右边那个女人倒酒时,她正好想拿话筒,两只手撞在一起,酒忽然洒在那女人的大腿上面。

女人穿的是短裙,美腿裸露着,这下子可不得了了,女人一声尖叫,怒斥道:“混蛋,你眼瞎呀!”

“莹莹,没事吧?”刘哥眉头一紧,抬手就扇了我一巴掌,喝道:“草泥马的,你会不会倒酒!我看你是不想干了!把酒给我舔干净,不然你死定了!”说话的时候,指着莹莹的大腿。

脸火烫,可我还得赔笑道:“哥,姐,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帮你擦干净。” 

“擦你麻痹啊,听不懂老子说的话嘛,老子让你舔!”刘哥义愤填膺地说。

擦可以,舔老子做不到!

再说她明明看到我在倒酒,还碰我的手,这事能赖我嘛。

我站着不动,激怒了刘哥,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重重的一拳落在我脸上,顿时我就头晕目眩起来。刘哥不肯罢休,连续几脚踹在我肚子上,我连退数步后,而后倒在外面的走廊里。

文学

刘哥追出来掐住我脖子,双目圆睁道:“小子,我看你是存心找打!”

这时,经理夏莉莉正好看到了,急冲冲地走过来说:“刘少,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

刘哥说:“夏经理,你来的正好,这小子是新来的吧,太不懂规矩了,故意把酒洒在我朋友的腿上,这种人怎么能当服务生,今天必须开除他!” 

我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又刚踏入社会,受不了任何诬陷,我急忙解释说:“夏经理,我不是故意的。”

夏莉莉簇起眉头,看了看我,末了对刘哥说:“刘少,叶飞是陈总亲自介绍过来的,您看这事,要不就算了吧?”

“算了?我他妈不答应!我舅呢?我要亲自问问他,这小子跟他是什么关系!”刘哥拽着我的衣领,一副嚣张跋扈的嘴脸说:“你给我站起来,别他妈装孙子!”

这时,我才隐隐明白,刘哥和陈泽华的关系,原来陈泽华是他的舅舅,难怪他这么嚣张跋扈。

夏莉莉说:“陈总在502包厢,我去叫他过来?”

刘哥摆手说:“不用了,我去找他。”说完拽着我就走,让那个叫莹莹的女人也过去,路上对我说,叶飞是吧,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很快,我被拽到502包厢外面,刘哥直接推开门说道:“老舅,这就是你招的人?”

这是一间豪华包厢,里面坐着七八个人,大多都是中年人,穿得周正,气质不俗。我仔细一看,发现婷姐也坐在陈泽华身边,露出一张淡淡的笑脸。

刘哥忽然闯进去,使得里面的人都是一愣,说话声也戛然而止。

陈泽华也皱起眉头,问道:“小军,咋回事?你打了叶飞?”

刚才脸上挨了一拳,此时嘴角还残留着血丝,见状,婷姐脸上的笑容倏然消失殆尽,紧接着便露出担忧的神色,起身走过来说:“小飞,你没事儿吧,到底咋回事呀?”

我见她走来,忍不住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

刘军指着我说道:“老舅,我带朋友过来玩,这小子居然故意往我朋友身上倒酒,我就出手教训教训他,给他长长记性。”说完把莹莹拉到身边,指着湿漉漉的大腿说,你们看,腿上全都是酒。

陈泽华眉头深皱,沉吟片刻说:“小军,叶飞第一天上班,工作中难免会出现差错,你着实不应该动手打人。”

我说陈总,我不是故意的,我斟酒的时候,是她的手碰了我的手,酒才洒到她身上。

“草,你他妈还敢嘴硬,老子打不死你!”刘军气得暴跳如雷,飞身一脚,直接踹在我肚子上。

顿时间,内脏都生生扭痛起来,呼吸都特别困难。

被连续殴打,我的怒火也上来了,刚才不还手,是因为刘军是客人,我礼让他三分,可现在我实在忍不住了,大不了老子不要这份工作。

想到这,我就全身鼓劲,想扑上去教训刘军。

婷姐却一把将我拽住,紧蹙眉头道:“小飞,你冷静点,不能动手打人。”

嗬!

我冷笑着,指着刘军说:“凭什么他能打我,我就不能还手?!我被打是应该的,我打他就不可以,凭什么啊?!”

婷姐急忙说:“小飞,别说了,你把酒洒在人家身上,就是你不对,快和人家道歉。”

道歉?!我他妈被打了,还得给他赔礼道歉?!

心里像刀扎似的,委屈、心痛、失望,一瞬间各种心情充斥着,难受至极。

以前,婷姐是那么的袒护我,即便我撞见张雨彤上厕所,婷姐也尽量帮我说话。可现在呢,就算我被打了,她还拦着我,不让我报仇。差距真是太明显了。

我情绪失控,咆哮道:“你告诉我,我为什么向他道歉?是打我让他手疼了,所以我要道歉吗?!我应该自己打自己,这样你就满意了?!刘婷,你想讨好别人我管不着,但你别拿我当陪葬品!”

我发泄一通,心里舒坦多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这份工作,老子不要也罢!

“小飞,小飞,你等等……”

身后传来婷姐的呼喊,可我假装没听见,毅然决然地走了。

我原以为婷姐和陈泽华在一起,是故意气我的,可今晚我才明白,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她是真心想和陈泽华在一起,至于出发点,我敢肯定她不是真心喜欢陈泽华。

女人,真是善变的动物。

心里难受得很,随后我就找个清净点的地方喝闷酒,越难受越想喝,越喝越难受,最后喝高了,走路都有点飘。

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但婷姐和张雨彤都没有睡觉,两女坐在沙发上,气氛也有点尴尬。

见我踉跄着走进去,婷姐急忙过来扶着我,面露担忧和歉意,说小飞,婷姐知道错了,别生气了好吗?

我猛地甩开她的手,看都没看她一眼,走到沙发前面坐下来。

张雨彤倒了一杯糖水递给我,我一口气喝了。

“小飞,事情我都听说了,婷婷当时拦着你,也是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你就别埋怨她了。”张雨彤说。

我冷哼道:“彤姐,你别说了,我心里有数,谁让我没钱没势没本事呢,打我的那人是陈总的外甥,打我是应该的。”

婷姐听到这话,眉头顿时一紧,美眸也闪动起来,歉意地说:“小飞,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我饶了下手说,别,你没做错,用不着跟我道歉,我现在是不是你和陈泽华谈恋爱的负担?是的话就说出来,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你也用不着让别人知道你是我婷姐,从今往后还是做陌生人吧,我明天就搬出去住。

既然已经招人家讨厌了,我还有什么脸赖在这里不走?!

“小飞……”婷姐的眼睛悄然间泛红。

张雨彤忽然打断她的话:“婷婷,小飞喝多了,你先去休息吧,等明天酒醒了,再和他说。放心,没事的,我照顾他。”

婷姐看了看我,最后深吸口气,转身去了卧室。

酒劲全部上来了,没多久我就失去了意识,等我醒来时,已经到了次日上午十点多,头晕得厉害,缓了一阵我才起来。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婷姐和张雨彤都去上班了,洗了个澡,我就收拾东西,昨晚牛皮已经吹出去了,不走也得走。

结果,就在我拖着行李准备离开时,门忽然开了,接着婷姐和陈泽华走了进来。

陈泽华穿着西裤衬衣,身体笔直,将中年男性的魅力全都展现出来。手里提着一盒奶和几袋水果,看到我就露出笑容,说:“叶飞,我是为昨天的事情,专程来给你道歉的。不瞒你说,小军从小就那副臭脾气,谁说都不听,长大还这样,我们都很头疼。昨晚你走后,我狠狠地训了他一顿,我相信以后他再见到你,肯定不敢再乱来了。”

陈泽华事业有成,为人处事方面,也足够圆滑通达,我就是心里有气,也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再说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似乎一夜间成熟了许多,踏入社会,谁会管你委屈不委屈,别人看重的,只是你有没有钱,有没有背景,如果没有,即便你被别人打死,也没有人可怜你。

这,就是现实社会。

我说陈总,昨晚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哪能让你赔礼道歉,还麻烦你大老远跑一趟,太不好意思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