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我和农村肥臀妇女:污到下面滴水的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20-05-23 09:01:15

  当时他们正在意大利穿正装吃晚餐,黎蕊为了看这胸针倾身过来碰了碰他衣领,已经是十二集中难得的温情画面,所以即使提到化妆师会让观众有点出戏,Rita还是剪了进去。不过黎商可不这么觉得,从那之后对裴隐嫌弃得不行。

  但这次他一点没中招,十分淡定:“我知道,我又不用,黄蕾说了那是你的。”

  苏容懒得和他说话,他反而精神得很,趁红绿灯侧过来笑苏容:“哦,原来妹妹背女包,那妹妹什么时候穿女装给我看?”

  苏容的回答是在他脸上拍一下,被他躲过去了,把安全带拉到极致,侧过脸来亲苏容,一直亲到后面的车按喇叭催促起来。黎商好起来是真好,这样慵懒的亲吻也让人觉得像整个人被温暖包裹,不知身处何地。

  不过就算再迷糊,他也是认得路的。

  “我们不回星海?”

  “你想回星海?”

  “我们不是一直睡星海,难道你在星海那套房子里藏了啥?”

  他这话一说,黎商就换了路线,不一会儿就到了家,房子里还是老样子,看不出端倪来,黎商也一脸平静,苏容坐在玄关换鞋,险些又睡过去,本来他是发现不了的,如果不是黎商一直站在旁边的话。

  这房子设计师大概不知道黎商生活习惯,玄关还做主客分离,苏容猜到大半,往客区那边一看,黎商直接挡在面前。

  “干什么?”

  “你藏了什么在后面?”

  “你想知道?”黎商好整以暇:“说两句好听的。”

  苏容哪里需要跟他说好听的,直接拿出手机来,进了黄蕾她们那个群,黄蕾果然难忘失包之痛,在里面刷屏到一点多才消停下来。

  黎商看不到他屏幕,但也从他饶有兴味的神情上猜出端倪,他虽然也会不好意思,但不管什么情绪在他那最后都殊途同归,只有诉诸暴力一条路,所以伸出手来就抢手机,苏容藏到身后,靠在玄关墙壁上看着他笑。

  “所以你抢了这么多东西?”他笑起来总是眼弯弯,一副叹为观止的神色:“连我随手给人的花都不放过。”

  黎商的反应是直接拎着他的衣领,低下头开始亲他。

  “闭嘴。”他这时候还凶得很:“我想干什么不用你管。”

  苏容仍然只是笑,懒洋洋跟他接吻:“我怎么觉得你这些行为好像在说……”

  “说什么?”

  苏容勾着他脖颈,弯着眼盯着黎商眼睛,笑着学他声音凶巴巴说话:“你在说:苏容,为什么不给我送花,不给我做衣服,我也要你对我好……”

  黎商墨黑眼睛顿时沉下来,道:“你别自作多情了。”

  他说着伤人的话,身体却没有离开分毫,仍然按着苏容在玄关,要是苏容翻脸,他也可以第一时间把他按下来,然后回到他最熟悉的对抗局面,双方用言语来互相刺伤。他就像天生长得凶的大型猛兽,其实摸顺了毛,也可以不吓人的。

  只要你有耐心,很多很多耐心,多到你自己都不敢相信,原来自己可以容忍到这地步。

  “你知道吗?其实你也可以直接问我要我,我都会给你的……”苏容带着笑告诉他。

  “那你什么时候跟我上床?”

  他就像那天在摄影棚看到的那小孩,明明被人夸奖,第一反应却是激怒对方,因为他不习惯被温柔对待。

文学

  苏容早跳出这恶性循环,懒洋洋反问他:“那你什么时候爱上我?”

  “你别做梦了。”黎商神色自负:“你爱上我还差不多。”

  他撂下这话,转身走了,苏容一个人靠在玄关墙壁上,懒洋洋站了一会儿。他自己也觉得这境况太暧昧,算什么呢?裴隐见了一定大发雷霆,所以苏容潜意识不敢用他送的东西。但林飒说过这是可以的,乘兴而至,兴尽而归,没有什么值不值得。

  在他过去的所有关于感情的概念里,至少得有个正式的开始,表白成功,像发令枪响,四三二一,然后才能以情侣身份相处。不是现在这样,一切都暧昧不清,说不出个所以然。

  但黎商是不一样的,他逆反心理太重,常年怀着冷眼旁观的讥诮。再隆重的宣言,再深情的铺垫,到了他这都成了个笑话,他像黄蕾用来形容他的恶龙,体量太大,动作笨拙,一转身就把所有东西全打得粉碎,你只能配合着他的脾气慢慢来。而当你心灰意冷时,他又总让你有被喜欢的错觉。

  就像现在,苏容走进客用玄关,毫不费力在里面翻出黄蕾的包、罗薇的花、给林飒的衣服,还有一堆他自己都想不起来的东西。

  凌晨三点,黎商洗完澡,苏容当时正在客卧睡着,他之所以知道这点,是因为他从睡梦中惊醒,因为有人进了他卧室,直接把灯打开来,查看了一下睡着的他,那时候苏容正因为躲避光照蜷进被子里。

  “你又不洗澡。”黎商嫌弃地看着他身上毛衣。

  “我明天早上洗。”苏容睁不开眼睛,整个人蜷成一团,还是无可避免地醒了过来,无奈地看着黎商:“你要一起睡吗?”

  “用不着。”

  但他就是不走,站在那里,也不关灯。

  苏容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挡住光,睡眼惺忪地睁开眼来,对着那站在门口的黑影道:“晚安,黎商。”

  黎商把灯关了,顺便带上了门。

  “晚安。”苏容听见他说。

第74章 节目

  其实这些天苏容这么忙是有原因的,因为在跑资源, 或者用圈子里最流行的说法, 叫“撕资源”, 其实到了黎商这地步, 大家吃相都文雅, 打的都是不见硝烟的战争。其实苏容这次是在跑两个节目,两个制作人都极其难敲,但是定位都很特别,甚至是业内人在看的。能谈下来,对以后的路线大有帮助。

  再迟钝的业内人也能渐渐感觉到,国内娱乐圈打造艺人越来越专业化了。这种专业有点像中秋节的月饼,统一包装过度,反正从电视剧到综艺到一个采访, 都是打光化妆加滤镜,七分的材料和九分的材料都加上十分包装, 差距也就缩小了。又有点像快餐店, 流水线一样的生产效率,分分钟新鲜出炉,夺人眼球。

  这样的快餐时代,养出的观众口味, 也是习惯了吃流水席的, 红一部剧或综艺,多一个“老公”,三个月不到又是下一部, 层出不穷的新人,每一个冒出来的都是爆红之势,席卷着浪潮冲击着已有的“中流砥柱”的位置,颜值略低又如何,妆发加上滤镜,流出的都是精修图,路人一下子就接受了。反正都是一样的肥皂剧,演技半斤八两,夏弋和黎商总不能把电视台给包圆了。

  不怪夏弋心慌慌,甚至昏了头想对黎商下手。那是正在被日夜蚕食的巨人的恐惧,夜不能寐,不惜砍倒同伴,拿他身体去喂食那些饿狼,让他们去争夺他空出的位置,祸水东引,自己才有片刻安睡。

  夏弋的代言日夜不停地丢,黎商也有不少损失,顶级流量的身价这时候成了拖累,品牌方也有考虑,与其做他们众多代言中的一个,不如选用势头正劲的新人,年轻人的锐气多可爱,连粉丝也拼命,拿到个小代言,晒单晒出一条长龙,誓要给“金主爸爸”最好的用户体验。一个普通的品牌见面会,涌进几千人,商场都快挤塌,后浪的气势实在让前浪胆寒。

  江水永不停歇,再高大的山峰也有轰然倒塌的那天,唯一的出路,是在巅峰时期就开始准备后路,挟现在的人气,冲击电影圈,求一个长久的安身之处。钱肯定不如现在赚得多,但如果贪恋现在地位,等到人气散去那天,怕是一点退路都没了。而人气这种东西,走得永远比想象中快。

  夏弋团队还是眼界开阔,不然不会早早往电影圈钻。Rita其实都落后了一步,也可能是因为她知道,但还是贪钱,黎商可替代性更低,至少还有两三年好时光,摇钱树用到最后一刻才划算。何况黎商对所谓电影殿堂也并无兴趣,很可能赚够了钱,不到三十岁淡出娱乐圈,跑到海上开他的游艇。

  但苏容偏不让他如愿。

  他用小半个月硬敲下两个节目,第一个是个访谈节目,台本迟迟不送来时黎商就有心理准备,去录节目路上面沉如水,苏容当时正敲第二个,已经有了九分把握。所以进去之前,忽然叫了句“黎商”。

  黎商冷着脸看他。

  其实苏容是想告诉他“接下来的时间我不那么忙了,可以陪着你赶行程”,不过黎商墨蓝眼睛神色这样冷,谁也说不出一句软话来,何况苏容这样喜欢他,所以只是徒劳地垂了垂眼睛,最终也没有说,改而伸手碰了碰他的大衣外套。

  “里面要换一件。”他说:“不用再化妆了,这节目爱拍特写,这样半素颜就很好。”

  节目叫《红与黑》,很有意思,脱胎于国内综艺分数最高的《围炉夜话》,那节目也有意思,三个人每晚围坐聊天,都是圈内代表人物,一个是资方代表金主爸爸,一个是老成的制片人兼编剧,一个是理想主义者,用陆赫的话说,叫“永远愤怒的年轻人”,每期请一个娱乐圈人物来聊天。办了三季,收获封神的评分和门口罗雀的收视率,成为文青装逼必备。终于改了版,请当红明星,收视率飙高,评分跌到6.0。元老也内讧,理想主义年轻人跳出来,做了个新节目,先导片意外地不错。而且预算丰富,宣传铺天盖地,成为这个冬天最受观众期待的节目。

  年轻人叫林蔻,编剧出身,三十来岁,其实以娱乐圈的眼光来看也不年轻了,算半个文化人,犀利还是犀利的。这节目叫《红与黑》,内容很贴题,每期请一位业内顶尖的人物,请一位他的资深粉丝,一位他的反对者,业内叫黑子,多半是影评家乐评家,三个人对坐访谈,噱头十分劲爆,未播先红。如今明星舆论战打得飞起,但都是躲在网络背后,谁不想看艺人直面黑粉,粉丝本来就会看,路人是看热闹,连讨厌这艺人的人也忍不住点进来看一看他会有多狼狈。

  其实准备的问题都是好问题,节目组每周提前放出艺人名字,在网上开两个话题,一个粉丝向一个黑子向,下面评论依次投票,是粉丝和黑子分别最想问的问题,选出前二十,从下往上问,最好的留到最后头。

  但林蔻还是太理想化了,过于追求真实,剪辑也力求客观,不搞噱头,难免失去观赏性和戏剧性。用Rita的话说,观众想看反转,想听故事,但现实生活哪那么多故事?连着两期,都有点平淡,变成一问一答,全是干巴巴的官方回答。而且她要是要噱头反而好了,要收视率要劲爆都好说,只要台本写得出来,但她要真实,这就要了亲命了,一般明星还真不敢上这个。

  圈内明星平均文凭也就那样,不少人都有过写错别字的光荣历史,满地绣花枕头,说话更是不知所云。用裴隐的刻薄话说,明星节食减肥,伤了大脑,应该算工伤。所以业内稍微正经点的采访都是对过台本练好回答,还常常翻车,何况这节目是临场反应。正当红的明星,谁也不敢来冒这风险。

  于是节目前两期全请的是半幕后人员,而且都是黑历史在身亟待洗白,想表演一个被黑粉当面diss博取观众同情,就算博不到,反正已经黑成这样了,损失也不大。第一期是酒驾过的导演,第二期是曾和网友激情对骂的节目制作人,牌是大的,可惜都没什么惊喜,反正皮都厚了,黑子毕竟是素人,当面骂人也放不开,变成读问题机器。

  第三期稍微有点波澜,是个明星,上一代的一线演员杨骁,有点像夏弋的未来,演过无数电影大片男二,渐渐过气,五官是端正电影脸,可惜微微发了胖,被电影圈退了货,又回到电视剧演男一。偏偏遇上个大IP,颜值下跌,又演得烂,整个剧都被毁了,被原著粉丝撕得体无完肤,还被做成表情包,成了个流行的梗。他经纪人也是赌一把,想让他把握这机会,自嘲一把,勾起观众的同情心。毕竟瘦死骆驼比马大,他再减减肥,赶上这波热度,黑红一把。

  谁知道算盘虽然打得好,杨骁却实在放不开,才问到倒数第八个,他就变了脸色,开始和粉丝互动起来,有点玩不起又强作大度的样子,呈现的效果却像是两个人一起孤立黑粉,故意不好好回答,问完了还跟粉丝交换起联系方式来了,搂着肩膀合照,大概还在玩上一代的宠粉那套。

  林蔻却对杨骁最尴尬的那部分一刀不剪,放了出来,无异于公开处刑,网上都在笑杨骁玩不起,洗白也不知道洗,白瞎了这么好的节目。第四期嘉宾也瑟瑟发抖,录的效果不甚好。不然苏容也不能拿下这节目。

  其实很多人观念错了,以为只有死马当作活马医才好上这节目,能洗白就洗白,洗不好没损失。但苏容一直以来跟尹奚学到的,恰恰是越低谷时越不要做风险投资,反而应该沉下心,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爬。等有了抗风险能力时,再来博,越是身价雄厚越可以冒险,事实上,恰恰是很多大集团才有养风险投资部门的资本,投资失败也不伤根本,偶然成功,就在新领域占尽先机。

  何况人人都有慕强心理,黑料在身,在这聊得再好,也带着“洗白”的疑云。黎商如日中天,来上这节目,勇气先加三分,就算翻了车也是真性情,要是出彩,观众先在心里信了。世人都这样,惯会锦上添花。

  但这些考量这样繁琐,如何跟黎商解释。

  苏容只能看着他进去,这节目从进门开始拍,摄影棚是个房间,两面相邻的墙上是拼接的大屏幕,一边红一边黑,上面都飘着无数关于黎商的弹幕,一边好一边坏,角落里摆着一张椅子,两边已经有人严阵以待,看身形都是女孩子,戴着口罩,苏容事先知会过节目组,黎商现在的流量可不是好玩的,不管红黑都是血雨腥风,就算他把粉丝约束得再好,都会有人跳出来反串人肉黑子,再栽赃到黎商头上。

  灯光很快亮起来,主持人先简单介绍,黎商入画,不得不说苏容让他换的衣服很合适,衬衫换做深蓝色毛衣,质地柔软,有种家常气质,舒适而慵懒,坐在圆凳上,黎商从来仪态好,这种凳子坐久人就塌腰驼背,他从不,腰背永远笔直,每周健身房核心力量没白练。

  握手,自我介绍,坐下来,粉丝有点快晕过去的样子,黑粉反而镇定,主持人本来就是官方电视台出身,被林蔻拉得下凡来做娱乐综艺,和黎商握过手后,十分赞叹,朝粉丝道:“你发现没有,他比电视上还好看。”

  粉丝自然是连连点头,主持人又道:“我以前对你们这些追星族还是有偏见的,现在发现,还真是,要我是个女孩子,我也追小鲜肉。”

  “小鲜肉”三个字一出,黎商眼神顿时一冷,不知道这节目的摄像能不能捕捉到,也是林蔻厉害,这年代还能找到这么有胆量的主持人,一看就没接受过粉丝大军的洗礼。也可能是她故意为之,她向来有点在娱乐圈做社会实验的倾向,把许多压根不搭界的人弄到一个节目里,想看化学反应。

  严肃人物来做娱乐节目,因为出身正统,地位高,天生自带舆论高地,很难跌得惨,像这主持人这么水土不服也少见。

  好在主持人没什么戏份,主要是黎商跟粉丝和黑粉对峙,问题个个尖锐,连粉丝的问题也是“接下来有什么拍摄计划”“谈过几次恋爱,分别在什么时候”这种寻常通稿不准问的,黑粉的更加锋利,第五个就问到陆赫,第六个问过往绯闻,第七个是原生家庭,黎商脸色一个比一个冷。

  苏容站在一台摄像机后面,正翻看问题,一团卷发慢吞吞移过来,是节目制作人林蔻,招呼也不打,问他:“你现在后悔了没?”

  黎商不知道他花多大力气拿下这节目,其实是动用了百里传媒的人脉的。别看黎商流量大,其实他这种流量明星,和林蔻这种自诩格调高的节目,一直是互相嫌弃的状态,当红流量嫌这节目危险,这节目也嫌流量包装过多,全是套话,放不开。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