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在厨房把我要得腿软:肉宠文很肉到处做v校园

时间:2020-05-23 09:00:56

就在这个时候,曹美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我的小祖宗!

一股强烈的冲击感袭来,我又忍不住哼了几声。

好吧,她们都以为我在做春梦呢,没当回事儿。

曹美又笨拙的套弄了几下,我想到上次还没有给你喂饱吗?这时,小护士走了过来。

“眼馋了吧?”小护士笑道,“别看这玩意儿这么丑陋,它能让你飞上天!电视你也看了吧?你一旦做了啊,你就停下不手,有瘾哟!”

曹美红着脸松开手,想到上次我和她做爱的时候说道“我才不像你这么随便呢,我要把我最宝贵的东西留给我喜欢的男生。”

“傻冒!”小护士不屑的哼了一声。

然后,我就看到她手里在撕一个包装,然后取出一个透明的小玩意儿,这应该就是我发小给我说的那‘套套’吧?

她真的想和我做啊?

可能是因为我是一个瞎子,小护士才敢如此大胆吧!

然后,小护士就把那套套给我套上了。

然后,她又套弄了几下,再次坐在我身上。

曹美惊讶的说道:“小护士,它这么大,能行吗?”

“你没看到那个黑人吗?”

“哦,哦!“曹美点点头,还是一脸的吃惊,她的手也下意识的摸向自己下面。

小护士的身子慢慢沉了下来,在接触的一瞬间,我打了个激灵!

曹美叫了一声,直接捂着脸跑了出去!

“傻妞!”小护士说了一声,身子就沉了下来!

我整个人像触了电似的,两条腿都蹬直了!

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暖包裹了我。

随着小护士的起伏,我的哼哼声也越来越大了。

如果没有之前嫂子对我的‘磨砺’,可能我马上就缴枪了,但现在我还能挺住,再加上中间有那个套套,也减少了敏感度。

我终于忍不住把双手伸过去,抓住了小护士的屁股。

她毫不在乎,反正以为是我做梦时下意识的反应,反而更加的享受。

她像一个女骑士在我身上颠簸。

即使屋里开着空调,我全身也出了汗。

而小护士的汗水更多,然后,流到我身上,再流到床上。

我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小护士。

她的表情如同疯魔了一般,媚极了!

我真没想到第二个睡的女人居然是她!

和红玉姨完全不是一个滋味,红玉姨会伺候人,而小护士更加狂野。

“好舒服啊!”小美痴迷的叫着。

的确舒服,我又尝到了女人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没法用语言来形容。

如果,没有套套的话,应该更舒服吧?

整个床随着我们一起晃动,感觉随时要垮了似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十几分钟吧,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然后,我无力的摊开了双手。

而小护士瘫在了我的身上,身体还在抽搐着。

这时候,我听到了推门的声音。

然后,曹美走了进来。

她跑出去之后,我听到她并没有跑远,就是站在门外边。

也许听到屋里没了动静,她才走进来。

“完事了?”她呐呐的问道。

曹美抬起身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完事了。”

然后,她从我的身上挪开了。

“好爽,这可是我第一次弄昏一个男人玩呢!”她笑得很贼,“你要不要玩玩,好刺激!”

“我不玩。”小凤摇头。

“别那么保守,我告诉你,你把你身子给的那个男人未必就是你以后的老公!”小美一边说着,一边把套套取下来。

文学

“我反正是不能接受你这样。”曹美说道,“你真的变化太大了。”

“嘻嘻,人是会改变的嘛!反正女人有了第一次,谁还在乎第二次?”小护士又扯过纸巾给我擦拭。

“我去洗个澡,你帮我看着他。”说完,小护士光着身子就去了卫生间。

此时,我的裤头还没有提上呢!

曹美慢慢的走过来,又开始端详。

然后,她的手又伸了过来,又攥住了我。

她的表情更多的是好奇,当然也有羞涩。

我喃喃的说道:“好舒服,好舒服。”

实际上,她的手比小美的笨拙多了,比嫂子还要笨拙。

不过,她越发显得兴奋了,就像发现了一件新奇的东西迷住了她。

没多久,我又起了反应。

她后退了两步,眼神中充满了迷恋。

这个时候,小护士光着身子出来了。

一看到我这个状况,她笑道:“曹美,你弄的吧?”

曹美满脸通红。

我觉得应该没戏了,该醒来了。

反正被小护士折腾了,提前醒来也没关系。

“怎么回事啊,我做了什么梦啊?”我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两只手动了一下,想坐起来,又装作失败了。

“阿水要醒了!”小美上前两步,把我的裤头提了起来。

“咦,头好晕啊,怎么回事啊!”我又低咕了一句,然后就慢慢的撑起身子。

“阿水,你醒啦?”曹美凑上前,装模作样的问道。

从小护士那里回来,可能那些运动导致汗都排了出来,发烧也好了很多。

我刚刚起床,手机响了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师父打来的。

原来,有个女人去诊所找我按摩,师父正要出门会诊没时间,就问我在哪里。

我告诉师父,我在村子里。

师父就说,他让那女的改天来。

挂了电话,我就纳闷,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主动找我按摩呢!本来去诊所按摩的女人都比较少,我在诊所从来没有给女人按摩过。

师父还说,那女的长得很漂亮!

我就想不出来,这女的是谁。

回到屋里,家里没人,我就在自己房间里躺下了。

我把威胁曹美的事情又想了一遍,我想到村长之所以没有人敢招惹,一是因为村长的实力,二是村长的财富。

我想真正报复他,必须有足够的财富才可以。

这家伙还会打嫂子的主意,我把嫂子盯紧点就行了。

我正要睡过去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阿水在家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

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是谁。

我下了床,出了门。

然后,我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院门前。

那胸涨鼓鼓的,感觉要把那白色的衬衣撑破似的!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阿水!”女人叫道。

我想起来了,她是——

好吧,我的确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没想到她居然会找上门来!

看到这个大波妹,我是想起来了,她就是前两天在县城跟着麻子警察抓嫖的那个女警!

今天,她没有穿警服,而是传了一身休闲装,但依然掩饰不了,她的波涛汹涌。

“谁呀?”我装模作样问道。

“阿水,你前几天在城里不是遇到了几个警察,发生了一些事情嘛,你还有印象吗?”她一边打量着院子,一边说道。

“哦,原来是警察姐姐呀!”我露出笑容,“刚才是不是你去诊所找我了?我师父给我打了电话。”

“是啊,就是我!今天我休息,专门来找你按摩的。”

“你真是太瞧得起我了,还专门跑到家里来,快请坐!”我激动起来,我真没想到她还会出现。

她的这个身材实在是太惹火了,比嫂子还要性感!

“我也是没有办法,我痛经几年了,去了好多医院都没有治好。我也只好找你碰碰运气了。”

我看到她的表情有些痛楚,看来是发作了。

我晕,她是来治疗痛经的!那些穴位可是很敏感的!

表面上,我装模作样的说道:“警察姐姐,你可以找我师父按摩啊!”

警察姐姐这时尴尬笑了笑说:“其实我也想找你师傅的,可你师傅年纪太大了,我不太好意思,你还是瞎子看不到,不是比较方便嘛?而且,我发现你比其他的按摩师都要厉害…”

我笑了笑,“因为我学的早,所以这个水平确实可以,既然警察姐姐瞧得起我,我就给你按摩按摩。”

“你别一口一个警察姐姐,我叫秦怡,你叫我秦姐好了!”

“好,好!”

“你家里没人吗?”

“都出去了吧!”

“那我们现在开始吧!”

“好,去我嫂子屋里吧,她那里有空调。”

“行!”

她应了一声。

紧接着,我便带着她轻车熟路的去了嫂子的房间

“你这个瞎子还可以嘛,感觉像看得见似的,走得这么麻溜。”秦怡进了屋,就自觉的把空调打开了。

“呵呵,我瞎了十几年,这算什么,就是从村子走到镇上我也可以呀!”

“这是你嫂子?”秦怡坐在床边,看到了墙上嫂子和我哥的结婚照。

“是啊!”

“你嫂子挺漂亮嘛!”

“呵呵,大家都这么说,反正,我也看不见。”

“其实,本小姐也长得很漂亮,咯咯!”她笑了起来。

“呵呵,那可惜了,我不能一饱眼福。”我嘴上说着,眼睛一直盯在她胸口上,心里早就按捺不住了。

“要不是你是瞎子,本小姐才不会让你按摩呢!你以为本小姐的身子是随便让人碰的?”她傲气的说道。

“我能理解,现在我们开始吧!我先说好,我要按穴,而且是比较敏感的穴位,你要把衣服脱了。”我正儿八经的说道。

“要全部脱掉吗?”她一下变得羞涩起来。

“你治疗的是痛经,当然要全部都脱了,不然,我按不到穴,那就是白按了。”

犹豫了一下之后,她说道:“那好吧,不过,我可警告你,不要乱摸,别忘了,我可是警察!”

我狡黠的一笑,“秦姐,该摸的地方我一定会摸,不该摸的地方我肯定不会摸!”

“哼,你给我小心点!”秦怡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很快,一具丰满诱人的身子就暴露在我面前。

之前,我已经欣赏了嫂子和王小美的身子,秦怡跟她俩比起来,丝毫不逊色。

她的年纪应该比她俩大,但小腹平平,没有一丝赘肉,感觉没有生育过。

那双腿很直,并得很紧,感觉夹张纸也不会落下。

那对大波脱离了束缚之后,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是相当的强悍,就算是平躺着,也是高耸入云!

这就是传说中的‘波霸’吗?

要不是我现在已经尝过女人的滋味,已经经受了考验,我不喷鼻血才怪!

我只能感谢老天,瞎了这么多年,现在福利是一件接着一件啊!

“你还愣着干嘛,我已经脱了,可以开始了!”她瞪了我一眼。

“呵呵,我不是看不见嘛!你不吱声我不知道。”

我下面已经有反应了,但是不明显,我已经不是菜鸟了。

我上前两步,坐在床边,伸出手来,直接就按在了她那对大波上!

哇,这弹性,不要太好!

“你摸错了!”她狠狠的打了一下我的手,脸上浮现一抹嫣红。

“不好意思,我要摸个地方才能定位。”我笑了笑,手就往下移,然后摸到了她的肚脐上。

“秦姐,我现在开始按摩你的肚脐眼儿,你感觉身体发热之后,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她哼了一声,身体扭捏了一下。

随着我的按摩,她的表情越发丰富起来,开始的紧张、羞涩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愉悦的表情。

几分钟之后,她就喃喃的说道:“我的身体发热了。”

“好,我开始了。”我的手又下滑了,接近了她的三角区。

她的身体明显的抖动了一下。

“阿水,我再次警告你,不要趁机占我便宜!”她抿着嘴,略带娇羞的说道。

“秦姐,病不忌医,何况我是个瞎子。”我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了我的话,她的身体又放松了。

“那要按几次才有效果?”她问道。

“你的病情比较严重,按摩一次是没法根治的,你有时间,就过来找我吧!最好一星期一次,连续按摩三个月吧!”

“三个月啊?这是不是太长了?”

“那就没办法了。”

说话间,我的手已经按到她的敏感区域。

她的反应更大了,她极力压抑着自己,不让自己哼出声来。

我心里涌起一股自豪感,平常我最敬畏的警察现在被我玩弄的死去活来,不过,客观的讲,我的确是在给她治病,只是没办法,地方太敏感,换作任何女人,都不可能没有反应。

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她已经一溃千里了!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示意我停下,坐起来,接电话。

接完电话,她就说道:“真麻烦,又有案子了,我要走了,下次有空再来吧!”

“哦,好吧!”我恋恋不舍的说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