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轻轻推入了合欢丸:没穿内内被同桌揉

时间:2020-05-23 09:00:39

 新年全家团聚,除了和项凛分别外有些难过, 甄伊的新年过得还是不错的。

  刚过完年一周, 学校的宿舍就开了, 甄伊宿舍内其他三位因为比赛的事情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回校。甄伊也本想早点回校, 但看着他|妈恋恋不舍的样子, 没忍心,开学前两天才提出回校。

  回学校当天。机场。甄妈妈抱着甄伊,眼角闪着泪花,不舍得甄伊走。

  甄伊拍拍他|妈妈的后背,安慰:“到学校后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视频的。”

  甄妈妈还是不舍。

  此时,机场响起播报,甄伊坐的那班飞机已经开始安检。

  甄提爸爸提醒甄妈妈:“开始安检了,别耽误了甄伊上飞机。”甄妈妈这才不情愿地放手。

  走之前, 甄伊分别给他爸他哥一个大大的拥抱。

  抱甄鸣的时候,甄鸣表情奇怪, 有些不在状态。甄伊疑惑地看着他, 他哥这些天一直都奇奇怪怪的,尤其是看他的眼神一言难尽。

  甄伊:“哥,怎么了?”

  “啊……啊?”甄鸣蓦然回神,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你……你的手机, 那个……那个……”

  看到旁边的爸妈又把肚子里的话咽了回去,推了甄伊一把:“没……没什么,已经开始安检, 你快去吧,别耽误了飞机。”

  莫名其妙的,甄伊也没放在心上,转头走了。

  看着甄伊的背影,甄鸣的眉头皱了起来。自从那天不经意看到甄伊手机上那几条消息,他就心情复杂,一直在纠结该怎么跟甄伊开口。

  这事还是先瞒着爸妈,等他弄清楚怎么回事再看怎么办吧。

  ……

  回到学校后,尽管课程紧张,但在学习的空档,甄伊每晚都会偷偷出去和项凛约会。

  宿舍其余三个单身狗调侃了甄伊多次,也套了甄伊很多次话,但都被甄伊搪塞了过去,次数多了他们也就习以为常了。

  甄伊和项凛约好了晚上去玩,但天气乍暖还寒,玩到一半突然下起雪来,最后两人在车里依偎着聊起了天。

  甄伊从自己小时候讲到成年,各类大事小事,有意思没意思的,高兴的伤心的,能想到的全说了。项凛则全程温柔地看着他,认真听他讲述,做一个完美的聆听者。

  讲着讲着甄伊停了下来,看着项凛:“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项凛抿唇,想了想:“读书?”

  甄伊吃惊地看着他:“只有读书?”

  项凛道:“除了去学校,还有各类家庭教师,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出席各类社交场合,父亲一直把我当做继承人培养,所以很少有自己单独的时间。”

  因为聪明,项凛受到很多赞誉,同样父亲对他的要求也更高,在项凛的记忆中,他的童年和少年,都是在父亲极为严厉的要求下度过的。

  甄伊想象了一下项凛小时候的生活,心里很难受,怪不得项凛现在这么规规整整的,就连约会也穿西装,原来小时候就被这样教育。

  虽然这样的教育才让项凛如此优秀,可是对一个小孩子这样要求也太过分了。

  甄伊愤愤道:“你还是个孩子,他们怎么能那么对你!”

  项凛笑出了声,摸摸他的头:“我比你大。”

  甄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歧义,不好意思地解释:“我的意思是对小时候的你。”

  “你心疼了?”项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哪……哪有?!”项凛话题突转,甄伊反被他调|戏了,“我在说正经事,你别转移话题。”

  “好好好不转移话题。”项凛配合道,“你说我认真听。”

  甄伊不平道:“项峰现在这样子也不像从小被严格教育。”

  项凛道:“因为我是长子,家族需要有能力的继承人,如果我不能胜任才会轮到他,而我足以胜任,所以他的教育就没有那么严格。”

  甄伊更难受了,只有项凛的童年那么惨。

  甄伊又想到跨年夜的时候给项凛发跨年嘱咐,项凛虽然秒回,但好像说了句自己正在看文件,他当时太兴奋了没在意,现在想来项凛不会连跨年夜都在工作吧?

  甄伊拽着他的衣领,直直看着他:“你跟我说实话,你跨年夜的时候是不是也在工作?难道没有和家人在一起?”

  项凛点了点头,握住他的手:“项氏国内的生意主要是我在管,我父母负责国外部分,国外没有跨年的说法,他们很忙也就没回来,项峰想爸妈去找他们了,而我走不开,所以一个人跨年。”

  “你……”甄伊难受极了,他每年跨年都是和父母家人,项凛一个人跨年该是多么孤独。

  看着甄伊苦兮兮的样子,项凛有些不忍心,揉揉他的眉头:“别这么看着我,我不是还有你陪着吗?”

  “可是……”甄伊咬牙,跨年的时候爸妈盯得紧,他也玩高兴了,后来竟然忽略了项凛,他真是个混蛋!

  “没关系的。”项凛靠在甄伊身上,嗅着他身上那股独有的清新味道。

  其实从小到大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甚至感觉一个人安安静静挺好的,但是后来他遇到甄伊了,让他知道被人关心那么美好。就如现在,甄伊为他心疼,他感觉很幸福。

  甄伊依旧是忿忿不平的样子,项凛的手掌贴在他胸|前,感受到他因为激动而略显急促的呼吸,说:“因为我一个人跨年就这么生气,还说不是心疼我?”

  他挑开甄伊领口的衣扣,轻吻甄伊的耳垂:“既然心疼,那就安慰一下我怎么样?”

  甄伊一瞪眼,脸红的冒烟了。

  项凛也没那么规整嘛!

  作者有话要说:  快完结了,我尽量快更QAQ抱歉

第47章

  项凛与甄伊温存一番,窗外的雪小了, 甄伊要在宿舍门禁前回去, 项凛便送他会学校。学校晚上十点以后就不准外来车辆进入, 项凛只能送到校门口。

  甄伊打开车门, 零星雪花落在他脸上, 化了。

  项凛拉住他的手。

  “怎么?”甄伊问。

  “想跟你多待一会。”项凛解开安全带,抬身吻去甄伊眼角已化的雪水。

  “痒。”甄伊缩了缩脖子,忍不住笑。

  “吻我。”项凛说,他在要离别吻。

  确立关系两个月,接吻在他们之间已经很平常,甄伊抱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吻的不深,很快结束。

  学校大门侧树下的阴影处站了一个人, 从项凛的车停在校门外他就看到了甄伊,脸色铁青。

  看到甄伊和车里的男人接吻, 甄鸣的脑子嗡地一下就炸了, 想也没想跑了出来。

  “甄伊!”他大喝一声,刚下车的甄伊吓得一个哆嗦。

  看到是他,甄伊也懵了,手足无措。他哥怎么会在这里?刚才是不是看到他和项凛接吻了?

  “哥。”甄伊弱弱喊了一声就低下了头, 像是谈恋爱被抓包的小学生。

  甄鸣盯着他什么也没说, 但甄伊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项凛察觉不对也下了车,走到甄伊身后,对着甄鸣伸出手:“您好, 我叫项凛,请问该如何称呼你?”

  甄鸣的脑子还在超负荷运转,对这个和自己弟弟接吻的男人没什么好脸色,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也没有跟他握手,直接看向甄伊,等甄伊给他一个解释。

  甄伊只好硬着头皮介绍。

  对项凛说:“这个是我哥,甄鸣。”

  对甄鸣说:“这个是……项凛。”

  这一次,甄鸣总算是找回些理智。刚才他便感觉这个人眼熟,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没有多想,听清了项凛的名字,更觉熟悉了。

  甄鸣的目光在项凛身上打量,他是见过项凛真人的,当然也知道项凛的身份,虽然没有近距离接触,但这张脸还是记得清清楚楚。他怎么都没想到甄伊会和项凛扯上关系。

  雪又大了起来,夹杂着寒风,冷意颇大。

  项凛察觉到了甄鸣表情的变化,明白他应该是认识自己的,提议:“我们不如找个地方慢慢谈。”

  甄鸣的震惊和怒火被理智和冷风浇灭了几分,他发怒也没用,倒不如好好谈谈,呼了口气说:“好。”

  从看到甄伊手机上的那个人后,他一直耿耿于怀,这几天有时间就没打招呼来了甄伊学校,想打听打听消息,不过并没有打听到什么,于是就去甄伊宿舍找他,结果甄伊的舍友说甄伊还没回来,他到学校门口等,结果就看到了比想象中更让他震惊的一幕。

  他怎么也没想到甄伊竟然喜欢男人,还背着家里人有了男朋友。这个男朋友的身份还如此的不一般。

文学

  学校附近有不少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他们找了个最近的坐进去。甄鸣都亲眼看到了,也不必再瞒着了,甄伊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包括请假拍电影和与项凛谈恋爱。

  听完后甄鸣很久没说话,他倒不是歧视同性恋,而是这个人是甄伊。太突然太震惊,他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让他直接面对这件事,他无法淡然地接受,但甄伊若是真的喜欢,他也无法无视甄伊自己的选择。

  过了好一会甄鸣才顺好气。

  “项先生。”甄鸣看向项凛,“我想和甄伊单独谈一谈,希望你给我们独处的时间。”

  项凛看向甄伊的目光中流露出担忧,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拒绝。“我尊重甄伊的选择,甄伊若是愿意我没有异议。”他说。

  他和他哥的对话,项凛若是掺和进来反而麻烦,甄伊点了点头对项凛说:“你先回去吧。”

  项凛摸摸甄伊的头,满眼溺爱:“好。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甄伊点头。

  项凛推开门走入风雪,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他的肩上,很快便白茫茫一片,他坐到驾驶座上,看向甄伊的方向,过了会才踩下油门。他虽然担心,但甄伊已经是个成年人,他能解决好这件事情的。他相信甄伊。

  兄弟两人相对无言,甄伊耷拉着脑袋等着他哥训,但是挨训是挨训,他并不打算和项凛斩断关系。

  甄鸣一直没有说话,甄伊小心翼翼地试探他哥,希望能得到他哥的理解。

  “别离我那么近。”甄鸣一巴掌拍开他的手,“这么大的事情你都瞒着我,你还当我是你哥吗?”

  “对不起嘛……”甄伊自知理亏,任打任骂,权当让他哥撒气的布袋。

  “你……”甄鸣已经没脾气了,一拳锤他脑门上,“你就没想过爸妈知道会怎么样?尤其是咱爸,他非得打断你的腿不可!”

  “我……”甄伊一把抱住甄鸣,“哥你是接受了吗?!你是支持我了?!”

  不支持还能怎么办?甄伊的脾气他是知道的,看着软软糯糯的好说话,实际上倔得很,他要真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谢谢哥!”甄伊眼睛里冒星星。

  甄鸣又锤他一拳:“你别高兴的太早,咱爸那关肯定不好过。”拍电影也好,喜欢男人也好,在他爸那儿可都是死罪,甄伊要是说了,百分之九十要被逐出家门。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站在甄伊这边,兄弟两个慢慢让他爸接受,还能挽救一下未来可能破灭的家庭。

  兄弟俩就他们亲爸又讨论了一会,一时半会也谈论不出什么来,时间不早了,明天再说吧。早已过了宿舍门禁时间,甄伊回不去了,便和甄鸣一样在酒店住下了。

  这时甄伊才想起来问:“哥,你到学校找我什么事?”

  甄鸣不答反问:“你给项凛的微信备注是什么?”

  甄伊一头雾水地回答:“项老师。”

  好。果然如此,事情明明白白了。

  “那就没事了。”甄鸣暗暗叹了口气,他担心的是甄伊和女老师谈恋爱,没想到竟然连女的都不是。

  什么叫这就没事了,甄伊不明所以,但也没再多问。

 新年全家团聚,除了和项凛分别外有些难过, 甄伊的新年过得还是不错的。

  刚过完年一周, 学校的宿舍就开了, 甄伊宿舍内其他三位因为比赛的事情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回校。甄伊也本想早点回校, 但看着他|妈恋恋不舍的样子, 没忍心,开学前两天才提出回校。

  回学校当天。机场。甄妈妈抱着甄伊,眼角闪着泪花,不舍得甄伊走。

  甄伊拍拍他|妈妈的后背,安慰:“到学校后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视频的。”

  甄妈妈还是不舍。

  此时,机场响起播报,甄伊坐的那班飞机已经开始安检。

  甄提爸爸提醒甄妈妈:“开始安检了,别耽误了甄伊上飞机。”甄妈妈这才不情愿地放手。

  走之前, 甄伊分别给他爸他哥一个大大的拥抱。

  抱甄鸣的时候,甄鸣表情奇怪, 有些不在状态。甄伊疑惑地看着他, 他哥这些天一直都奇奇怪怪的,尤其是看他的眼神一言难尽。

  甄伊:“哥,怎么了?”

  “啊……啊?”甄鸣蓦然回神,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你……你的手机, 那个……那个……”

  看到旁边的爸妈又把肚子里的话咽了回去,推了甄伊一把:“没……没什么,已经开始安检, 你快去吧,别耽误了飞机。”

  莫名其妙的,甄伊也没放在心上,转头走了。

  看着甄伊的背影,甄鸣的眉头皱了起来。自从那天不经意看到甄伊手机上那几条消息,他就心情复杂,一直在纠结该怎么跟甄伊开口。

  这事还是先瞒着爸妈,等他弄清楚怎么回事再看怎么办吧。

  ……

  回到学校后,尽管课程紧张,但在学习的空档,甄伊每晚都会偷偷出去和项凛约会。

  宿舍其余三个单身狗调侃了甄伊多次,也套了甄伊很多次话,但都被甄伊搪塞了过去,次数多了他们也就习以为常了。

  甄伊和项凛约好了晚上去玩,但天气乍暖还寒,玩到一半突然下起雪来,最后两人在车里依偎着聊起了天。

  甄伊从自己小时候讲到成年,各类大事小事,有意思没意思的,高兴的伤心的,能想到的全说了。项凛则全程温柔地看着他,认真听他讲述,做一个完美的聆听者。

  讲着讲着甄伊停了下来,看着项凛:“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项凛抿唇,想了想:“读书?”

  甄伊吃惊地看着他:“只有读书?”

  项凛道:“除了去学校,还有各类家庭教师,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出席各类社交场合,父亲一直把我当做继承人培养,所以很少有自己单独的时间。”

  因为聪明,项凛受到很多赞誉,同样父亲对他的要求也更高,在项凛的记忆中,他的童年和少年,都是在父亲极为严厉的要求下度过的。

  甄伊想象了一下项凛小时候的生活,心里很难受,怪不得项凛现在这么规规整整的,就连约会也穿西装,原来小时候就被这样教育。

  虽然这样的教育才让项凛如此优秀,可是对一个小孩子这样要求也太过分了。

  甄伊愤愤道:“你还是个孩子,他们怎么能那么对你!”

  项凛笑出了声,摸摸他的头:“我比你大。”

  甄伊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歧义,不好意思地解释:“我的意思是对小时候的你。”

  “你心疼了?”项凛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哪……哪有?!”项凛话题突转,甄伊反被他调|戏了,“我在说正经事,你别转移话题。”

  “好好好不转移话题。”项凛配合道,“你说我认真听。”

  甄伊不平道:“项峰现在这样子也不像从小被严格教育。”

  项凛道:“因为我是长子,家族需要有能力的继承人,如果我不能胜任才会轮到他,而我足以胜任,所以他的教育就没有那么严格。”

  甄伊更难受了,只有项凛的童年那么惨。

  甄伊又想到跨年夜的时候给项凛发跨年嘱咐,项凛虽然秒回,但好像说了句自己正在看文件,他当时太兴奋了没在意,现在想来项凛不会连跨年夜都在工作吧?

  甄伊拽着他的衣领,直直看着他:“你跟我说实话,你跨年夜的时候是不是也在工作?难道没有和家人在一起?”

  项凛点了点头,握住他的手:“项氏国内的生意主要是我在管,我父母负责国外部分,国外没有跨年的说法,他们很忙也就没回来,项峰想爸妈去找他们了,而我走不开,所以一个人跨年。”

  “你……”甄伊难受极了,他每年跨年都是和父母家人,项凛一个人跨年该是多么孤独。

  看着甄伊苦兮兮的样子,项凛有些不忍心,揉揉他的眉头:“别这么看着我,我不是还有你陪着吗?”

  “可是……”甄伊咬牙,跨年的时候爸妈盯得紧,他也玩高兴了,后来竟然忽略了项凛,他真是个混蛋!

  “没关系的。”项凛靠在甄伊身上,嗅着他身上那股独有的清新味道。

  其实从小到大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甚至感觉一个人安安静静挺好的,但是后来他遇到甄伊了,让他知道被人关心那么美好。就如现在,甄伊为他心疼,他感觉很幸福。

  甄伊依旧是忿忿不平的样子,项凛的手掌贴在他胸|前,感受到他因为激动而略显急促的呼吸,说:“因为我一个人跨年就这么生气,还说不是心疼我?”

  他挑开甄伊领口的衣扣,轻吻甄伊的耳垂:“既然心疼,那就安慰一下我怎么样?”

  甄伊一瞪眼,脸红的冒烟了。

  项凛也没那么规整嘛!

  作者有话要说:  快完结了,我尽量快更QAQ抱歉

第47章

  项凛与甄伊温存一番,窗外的雪小了, 甄伊要在宿舍门禁前回去, 项凛便送他会学校。学校晚上十点以后就不准外来车辆进入, 项凛只能送到校门口。

  甄伊打开车门, 零星雪花落在他脸上, 化了。

  项凛拉住他的手。

  “怎么?”甄伊问。

  “想跟你多待一会。”项凛解开安全带,抬身吻去甄伊眼角已化的雪水。

  “痒。”甄伊缩了缩脖子,忍不住笑。

  “吻我。”项凛说,他在要离别吻。

  确立关系两个月,接吻在他们之间已经很平常,甄伊抱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吻的不深,很快结束。

  学校大门侧树下的阴影处站了一个人, 从项凛的车停在校门外他就看到了甄伊,脸色铁青。

  看到甄伊和车里的男人接吻, 甄鸣的脑子嗡地一下就炸了, 想也没想跑了出来。

  “甄伊!”他大喝一声,刚下车的甄伊吓得一个哆嗦。

  看到是他,甄伊也懵了,手足无措。他哥怎么会在这里?刚才是不是看到他和项凛接吻了?

  “哥。”甄伊弱弱喊了一声就低下了头, 像是谈恋爱被抓包的小学生。

  甄鸣盯着他什么也没说, 但甄伊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项凛察觉不对也下了车,走到甄伊身后,对着甄鸣伸出手:“您好, 我叫项凛,请问该如何称呼你?”

  甄鸣的脑子还在超负荷运转,对这个和自己弟弟接吻的男人没什么好脸色,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也没有跟他握手,直接看向甄伊,等甄伊给他一个解释。

  甄伊只好硬着头皮介绍。

  对项凛说:“这个是我哥,甄鸣。”

  对甄鸣说:“这个是……项凛。”

  这一次,甄鸣总算是找回些理智。刚才他便感觉这个人眼熟,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没有多想,听清了项凛的名字,更觉熟悉了。

  甄鸣的目光在项凛身上打量,他是见过项凛真人的,当然也知道项凛的身份,虽然没有近距离接触,但这张脸还是记得清清楚楚。他怎么都没想到甄伊会和项凛扯上关系。

  雪又大了起来,夹杂着寒风,冷意颇大。

  项凛察觉到了甄鸣表情的变化,明白他应该是认识自己的,提议:“我们不如找个地方慢慢谈。”

  甄鸣的震惊和怒火被理智和冷风浇灭了几分,他发怒也没用,倒不如好好谈谈,呼了口气说:“好。”

  从看到甄伊手机上的那个人后,他一直耿耿于怀,这几天有时间就没打招呼来了甄伊学校,想打听打听消息,不过并没有打听到什么,于是就去甄伊宿舍找他,结果甄伊的舍友说甄伊还没回来,他到学校门口等,结果就看到了比想象中更让他震惊的一幕。

  他怎么也没想到甄伊竟然喜欢男人,还背着家里人有了男朋友。这个男朋友的身份还如此的不一般。

  学校附近有不少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他们找了个最近的坐进去。甄鸣都亲眼看到了,也不必再瞒着了,甄伊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包括请假拍电影和与项凛谈恋爱。

  听完后甄鸣很久没说话,他倒不是歧视同性恋,而是这个人是甄伊。太突然太震惊,他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让他直接面对这件事,他无法淡然地接受,但甄伊若是真的喜欢,他也无法无视甄伊自己的选择。

  过了好一会甄鸣才顺好气。

  “项先生。”甄鸣看向项凛,“我想和甄伊单独谈一谈,希望你给我们独处的时间。”

  项凛看向甄伊的目光中流露出担忧,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拒绝。“我尊重甄伊的选择,甄伊若是愿意我没有异议。”他说。

  他和他哥的对话,项凛若是掺和进来反而麻烦,甄伊点了点头对项凛说:“你先回去吧。”

  项凛摸摸甄伊的头,满眼溺爱:“好。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甄伊点头。

  项凛推开门走入风雪,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他的肩上,很快便白茫茫一片,他坐到驾驶座上,看向甄伊的方向,过了会才踩下油门。他虽然担心,但甄伊已经是个成年人,他能解决好这件事情的。他相信甄伊。

  兄弟两人相对无言,甄伊耷拉着脑袋等着他哥训,但是挨训是挨训,他并不打算和项凛斩断关系。

  甄鸣一直没有说话,甄伊小心翼翼地试探他哥,希望能得到他哥的理解。

  “别离我那么近。”甄鸣一巴掌拍开他的手,“这么大的事情你都瞒着我,你还当我是你哥吗?”

  “对不起嘛……”甄伊自知理亏,任打任骂,权当让他哥撒气的布袋。

  “你……”甄鸣已经没脾气了,一拳锤他脑门上,“你就没想过爸妈知道会怎么样?尤其是咱爸,他非得打断你的腿不可!”

  “我……”甄伊一把抱住甄鸣,“哥你是接受了吗?!你是支持我了?!”

  不支持还能怎么办?甄伊的脾气他是知道的,看着软软糯糯的好说话,实际上倔得很,他要真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谢谢哥!”甄伊眼睛里冒星星。

  甄鸣又锤他一拳:“你别高兴的太早,咱爸那关肯定不好过。”拍电影也好,喜欢男人也好,在他爸那儿可都是死罪,甄伊要是说了,百分之九十要被逐出家门。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站在甄伊这边,兄弟两个慢慢让他爸接受,还能挽救一下未来可能破灭的家庭。

  兄弟俩就他们亲爸又讨论了一会,一时半会也谈论不出什么来,时间不早了,明天再说吧。早已过了宿舍门禁时间,甄伊回不去了,便和甄鸣一样在酒店住下了。

  这时甄伊才想起来问:“哥,你到学校找我什么事?”

  甄鸣不答反问:“你给项凛的微信备注是什么?”

  甄伊一头雾水地回答:“项老师。”

  好。果然如此,事情明明白白了。

  “那就没事了。”甄鸣暗暗叹了口气,他担心的是甄伊和女老师谈恋爱,没想到竟然连女的都不是。

  什么叫这就没事了,甄伊不明所以,但也没再多问。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