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娇喘两分钟请自带耳机:爽死你个荡货粗暴

时间:2020-05-22 17:00:24

“你小子!说你有贼心没贼胆吧,你胆还挺大的,说你胆大吧,你又不敢。”

  叶紫没好气的抓着我的手,把水杯塞到了我手里。

  “要不姐咋会找我呢。”我讨好的说,然后把水一口气喝完。

  “好了。这位是谁,别问。反正你也看不见。反正她是我的好闺蜜。你叫她乔小姐就行了,她刚生了个小女孩。”

  “嗯。”乔香云点点头,没有说话。

  “那,究竟是哪方面引起的.......胸部问题呢?据我所知,乳腺导管阻塞的原因有很多。”我咳嗽了一下,卖弄起了我仅有的一点关于催乳的知识。

  没办法,好歹要吃叶紫这碗饭。

  嫂子没工作,还要养佳佳,又有我这个瞎子累赘,我不能眼看着嫂子作难。

  “我以前是做模特的,练过形体。”乔香云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眼角瞟到她似乎是想摸一下自己的胸部,又因为我在这里,她手抬起来又没敢动。

  叶紫也看到了,她笑着走过去在乔香云的胸口推了几下,巧笑说:“怕什么?他又看不见,你哪里不舒服,尽管说。”

  “没事儿。那个小兄弟,你知道原因吗?”

  我满头大汗的想着原因,小姐你说的这么简单我怎么知道啊!

  “你不知道?”乔香云的声音有点冷淡。

  不行,这可是我的第一碗饭!

  “我想起来了!”我赶紧说:“模特练形体的时候,因为必要经常暴瘦,还要吃药物,所以经常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出现内分泌紊乱、甚至提前断经,进入更年期!应该是这个原因!”

  乔香云噗嗤一笑,推了叶紫一把,说:“你出去吧,明天来接人。小兄弟,过来,开始吧。”

  

 开始吧?

  这让人想入非非的话我一时间有点不能自已。不过还好,来之前叶紫的警告我一直记得。

  我抓着导盲杖,先左右探着,走到了乔香云的身前。

  靠近了我才发现,她早已香汗淋漓,身上都是细微的汗珠。应该是憋疼了,我发现她的脖子上也都是汗,似乎难受的厉害,一直在发抖。

  我走得慢,她等不及了,拉住我柔声说:“你过来,快点。”

文学

  我僵硬的点点头,然后顺着她的手往前走。

  等我站到乔香云面前时,她那做模特时练出来的超长秀腿差点没把握眩晕。

  我刚闻到香气,乔香云却已经主动揭开了她的睡衣。

  这件睡衣好像在侧边有一个特别的绳子,只要轻轻一拉,就会好像是两片布一样掉下来。

  这让我又忍不住吞咽了一次喉咙。

  这不是那什么片,日本产的,那片里面的情节吗?女人刚洗完澡,外面送快递、送信的敲了敲门。然后女主走过去一拉衣服,把外面那小哥直接拉进来按在地板上.......

  “怎么?你又渴了?”乔香云随手把睡裙扔在地上,然后按了一下手边的遥控器。

  我身后的垂帘被撑起,两道墙突然把门给封死了!

  这是一个密室?

  我听着微微的震颤声,忍不住说:“这是怎么了?地......地震了?”

  “看你那小样。”乔香云拿过一个湿巾擦了擦汗,说:“让你一个男的在我家里,你觉得合适吗?我男人偶尔会回来。”

  男人,她有男人。

  “你有丈夫啊?”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很嫉妒,泛酸。

  乔香云是吴松市气象台的主播,很漂亮,在网上特别有人气,人们都说他是主播女神。

  她嫁了一个大款,生了孩子吧?

  我这样想。

  “很奇怪吗?女人到了这个年纪,都得给自己找一条退路。他虽然老,但有钱让我还很风光的过下去啊。”乔香云说着,突然一笑,“我在想啥呢,反正你也看不见,你也不知道我是谁。”

  嫁了一个老男人。昔日的全市女神,现在成了富翁的玩物。

  我弯下腰,手摸到乔香云的香肩,然后逐步向下。

  “我......我要帮你催乳了啊。”

  乔香云躺在床上让我很不舒服,但是人家是金主,我也没办法。

  我单膝抵着床,两只手顺着她的肩膀往下,完美的包住。

  不过还好,我穿的西装是比较宽松的新款,没那么不堪。

  “你来了?”

  乔香云突然问。

  “啊?啊,没有,没有。”

  我的手慢慢的绕着一个圆弧形在按摩。乔香云以前好像还真的是模特出身。

我摸着她的胸部,虽然胸型很美,但是摸起来的手感和嫂子的绝赞手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乔香云的胸部更硬,好像里面有很多小硬块儿一样,这是乳腺导管阻塞的问题。而且乔香云的胸部,舒适度、柔软度都不如嫂子的好。

  我一边弄,一边心底里跑神儿,乔香云练模特,肯定会练形体,形体练了,胸部胸型还能不锻炼一下吗?

听说那些漂亮的女模特,全都是从脖子练到腿,那些又长又直的美腿都是人工锻炼出来的。

  “你那个不行啊啊。”乔香云不满的轻轻掐了我胳膊一下。

  这可把我吓了一跳。

  作为男人的尊严,即便是假扮一个盲人,我也不愿意让乔香云这样侮辱我。

  我马上挺直了腰,正声的说:“不,我很健康,不信您可以仔细检阅我裆!”

  “噗嗤!”乔香云被我这一句‘检阅我’给逗乐了,她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嫣红的一抹烈焰红唇在纤手掩映下显得分外迷人。

  “小弟弟还挺喜欢开玩笑的,不错,唉,在这大房子里住啊,跟住在鬼屋里面一样。”乔香云半是遗憾,半是伤感的说。

  我就算没有实际操作经验,但我阿正也是在网上冲了好几年浪的人。

  一般女人这么说的时候,潜意思就是,你还不赶紧过来安慰安慰我?

  我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不是我阿正不行,实在是叶紫先前给我的那一下影响有点大。

  我阿正,不,我刘正,虽然喜欢女人,但是凡事应该考虑轻重!

想想嫂子每每为难的皱眉,想想为了给大哥办葬礼,欠下的钱,嫂子又没有工作,如果我不把这份催乳师的工作拿在手里,以后这个家该怎么办?

  叶紫说过,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越界!

  那天我也忍住了,才好不容易留下了这份工作。

  “有钱人有有钱人的好处,没钱人有没钱人的难处。”

  我应付了一句,尴尬的专注于给乔香云催乳。乔香云的胸部阻塞的厉害,天知道乔香云做模特那几年为了保持身材,吃了多少药。我看很多色色网站上的人都说,模特的身材太瘦了,都是骨头,不好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我的手越发的轻柔。

  叶紫说过,找男人做催乳师,一方面是女人没有那个手劲儿,不能又硬又软。

  另一方面是因为,男人和女人的荷尔蒙撞在一起,能让女人的胸部产奶更快。

  我也不知道叶紫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给嫂子催了一次乳之后,我觉得叶紫好像说的没错。

  我可是被嫂子的奶飙了一脸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