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上床的小说:暴力强奷短篇小说txt下载

时间:2020-05-22 17:00:22

但是,一旦你抚摸了她,完了,她就整个人都任你摆布。

紫舒心里其实早就想把初吻献给杨老师了,至少其他的事,她本来没有想那么多,可是刚才杨老师突然从后面抱着她,对着她的耳朵触抚的时候,紫舒感觉全身都软了,心一下子狂跳不止,更夸张的是,下面竟然有了一点反应。

这突如其来的身体变化,让紫舒又怕又渴望,她心情很清楚,那代表了什么,她比谁都清楚,这代表自己想给杨老师睡,紫舒想想都替自己感到害臊。

可是杨羽拉着她去河边的时候,她的双腿自热而然就跟上了,但是心里还是矛盾纠结,心想:应该只是接个吻吧,不会睡我的吧,可万一睡我怎么办?给还是不给呢?呜!

紫舒凌乱了。

杨羽将紫舒牵到了河边,河边有许多大石头,河水还不多,静静流淌。

杨羽找了块大石头,大石头很平坦,长期被河水冲击很光滑很干净,杨羽物色了下,应该正好可以把紫舒压在上面,而且还可以趴在石头上,双腿伸到外面,从后面来也很方便。

紫舒当然是不知道杨老师选一块石头都会考虑到那么多,以为只是这块石头平坦光滑而已,如果她知道杨老师是想把自己压在这石头上,会将是怎么杨的想法?

杨羽先坐了下来,一把将紫舒抱起,面对面坐到了自己腿上,老树盘根,紫舒啊一声,想挣开换位置,因为这姿势实在是太不雅观了。

可杨羽显然不会给她机会,直接托着她的屁股搂了过来,当即紫舒整个人都压到杨羽的怀里。

紫舒满脸通红,虽然睡前总是会把杨羽当成性幻想对象,也幻想过杨羽把自己压到身子的要自己的情景,可一旦来真的,紫舒还是有点慌,毕竟自己没任何经验。

“别动!”杨羽见紫舒还扭扭歪歪,直接就暴露出男人的野性,但是又不能太暴,力,吓着女学生可不好,紫舒还只是很稚嫩的女生,可不是村里的那群村妇,杨羽想什么时候村里混熟了就强行拉几个村姑去树林里,那种感觉肯定刺激透了。

紫舒一听,当即被杨羽的帅气和有力的胸怀给威慑住了,果然乖了,一脸无辜得看着杨羽,那个帅气,做梦都想跟他亲热的杨老师。

“看着我,没我允许,不可以把眼睛移开!”

杨羽就这样盯着紫舒看,紫舒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看,平时紫舒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早熟的大胆的女孩子,可是真枪实弹时,她却慌了。

借着月光,勉强可以近距离看清对方,看着紫舒变乖的样子,杨羽很高兴。

文学

“我要吻了哦,可以吗?”杨羽还特意说了声,就是故意想看看紫舒的难为情的样子,紫舒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没听见,到底可不可以?”杨羽故意气她,就是要让紫舒放开,把她的那股骚劲给挖掘出来。紫舒忍着兴奋,又重重的嗯了一声。

杨羽收起了笑容,将嘴慢慢地凑了过去,紫舒心蹦蹦直跳,很是兴奋,终于要初吻了,这一刻她等了好久了。

自己村里的很多姐妹老早就被男人给睡了,自己却连个初吻还在,早就想破处了,可惜班级那几个男生也太土鳖了,紫舒实在下了不嘴。

杨羽的到来一下子让她兴奋,她甚至已经打算将自己的初吻初夜都给他,就只担心杨老师肯不肯接受。

杨羽本来还没有想把魔爪伸下自己的学生,这是禽兽所为啊。可自己的表姐表妹这么快肯定还不能下手,几个女教师杨羽是正准备打算下手,而至于村里的那些留守妇女,寡妇,村妇们啊,杨羽也已经开始物色。可班级里的几个女同学却表现得比谁都饥渴,哎,这都是杨羽的外貌惹得祸。

杨羽一股浴火冲脑而上,男人一冲动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杨羽一口吻了下去,和紫舒的嘴巴完全贴在一起。

紫舒初尝接吻的快感,感觉好舒服,胸口急速起伏,下面的反应更加厉害了。

初次接吻的滋味让紫舒舒服极致,双手一把搂住了杨羽的脖子,整个人压过去。

这已经是一场战争,发疯,狂野的紫舒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了,感觉一上来,不断地发出嗯嗯之声。

杨羽只感觉自己的舌,头被紫舒凶猛地挑逗着,也被激发了压抑了好久的欲望,双手不顾一切的往紫舒的背后摸,紫舒的身体很滑很细嫩,可紫舒穿得短袖有点紧,双手完全无法往前移去摸她的身子,杨羽干脆把她的衣服拉了起来,一直拉到双手腋下的位置,这时,胸前的饱满便展露出来。

杨羽早就按捺不住,双手一把伸了过去,顿时紫舒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呻吟声,可是第一次被男人摸,这嘴巴被封着,又被强烈的刺激,紫舒的手一下抓住了那里……

整整连续半个多小时,最后一次,紫舒紫舒想死的心都有了,那个尴尬,周一哪还有脸人?

……

次日,又是一个好天气。

农村的鸟儿早就起来找虫子吃了,太阳还没完全出来,整个浴女村还散发着春天露水的那种魅力中,后山还绕着浓浓的雾,前山的桃花好像也像是经历了昨晚的紫舒一样,开得更艳丽了。

杨羽大清早就出了门,要去隔壁村找傻二狗子,而这事,杨羽当然是瞒着所有的人,除了表姐,也只有表姐知道,这个周末杨羽去了哪里,忙了什么,不过表姐都已经在爸妈妹那边想好托词了。

杨羽拿着跟小竹竿,向校长借了点老土的衣服,口袋里塞了张早已准备好的布,还有一簇假胡须,就往山上爬去了。

傻二狗子的村在东面,不过,杨羽要先准着北面的山路,因为整个浴女村就这一条路,无论是去城镇还是去隔壁村都是要先顺着北面的山路爬到山顶,然后在山顶会有分叉到各个地方的小路,主路是通向外面的小镇,其他几条小路要么杂草丛生要么甚至连路都看不清了。

杨羽拿着表姐涂鸦的地图,摸索着找,路上遇到村民就问。

傻二狗子的村叫梨花村,从北面山顶过去还要爬两座山,杨羽这一路走得慌,走着走着,结果没路了:“我列了个去!”这是杨羽的口头禅,在看看表姐那鸡爪样涂鸦地图,都啥跟啥吗。

回头看看,杨羽真想开骂,连后面都看不见路了,自己这是怎么走过来了呢,杨羽只能判断着方向往东走。越走越不对劲,这呀的已经完全迷路了。

这山可靠大的啊,迷失在深山中可不是闹着玩的,杨羽有点担心起来,一旦走不出去,天一黑,这荒山野岭的常有野兽出灭,这不是闹着玩的,可能没有老虎狮子,但是巨蟒毒蛇那是真心多,哪怕是野猪,急了也会冲你而来。

“到底这梨花村在哪呢?我压的别说村子,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梨花了。”杨羽口干舌燥,心烦意乱,这趟苦差事可真不好干,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像表姐要点好处。

正在杨羽迷茫之际,看见前方一村妇,杨羽像淹死的人捉着一根救命稻草。

“大姐,这梨花村怎么走?”杨羽边跑边喊,深怕这村姑跑了。杨羽跑到了村妇一看,真是叹息,没想到,这深山里,连个普通的村妇都那么美。

这村妇完全素脸,穿着朴素,看起来才三十几岁的样子,正扛着一棵树,这树可真不小,没个上百斤也有八十吧。

这农村,因为水泥或其他城市的东西很难从外面运输回来,很多东西都是自己用木头或毛竹制作的,比如床,木桌,竹椅,村里都有专门的手艺人。

所以,也经常看到扛树的人,从山上扛到村子,那个累。当然还有更累的,有些人想挣几块钱,就把树直接扛到镇上去卖,因为没公路啊,那只能扛,这浴女村出去,就要扛几十里路,爬过五座山,每天只能扛一棵,每棵给你两块钱,这些,杨羽都是从父亲那听来的,因为父母曾经就是这样扛着树把自己给拉扯大的。那时候的苦,没有人能体会,没有人!

“梨花村?那正好,我这正要把树扛过去卖呢。”村妇停下来休息,非常热情。

只见村妇将树顶在拐杖上,知道担子的人都清楚,一个扁担都会配一个拐杖,担起来的时候,放在另一个肩膀,这样两个肩膀受力,减速一个肩膀的压力,农村的男孩子都特别矮,都是这样给压矮的。

“太好了,我没去过这村,差点给迷路,真是谢谢大姐带路了。”杨羽当即转危为安,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可看着村妇质朴的样子,又是女人还长得这般标志,却出来如此辛苦,不免心中酸酸的。

“要不,我来帮大姐扛扛?”杨羽知道人要互相帮助,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这个道理杨羽一直记在心里,见这村妇如此辛苦为生活奔跑,杨羽觉得能出一份力是一份。

“开什么玩笑,看你这白嫩兮兮的,一看就是城里人,这树上百斤呢,你拿什么扛?”村妇一看杨羽的模样,这帅小伙子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别说扛树了,能爬这山就已经不错了。

杨羽一听不服了,好歹自己小时候也跟着表姐砍过拆,虽然十来年没扛了,但是自己高中怎么说也是体育特长生,那跑步后面都拉着几个轮胎跑的。

“我先帮扛扛看,不行,就给你,你累了,再给我,这样,我们轮着来,也会轻松很多,反正我们一起赶路,早点到,总是好的。”

村妇一估量,这句早点到总是好的说道她心扛里去了,家里还有娃子等着自己回去照顾呢,就答应下来了。

杨羽还真的把树给扛起来了,虽然重如泰山,自己可是个男人,总不能输给女人,咬咬牙,硬是给扛了下来,往前走去。

“你来梨花村是来旅游还是找人呢?”村妇见这小伙子这么热心,就跟在旁边聊起来。

“找人呢,叫什么傻二狗。”杨羽也就跟着回答,反正也要打听傻二狗的住所。

“傻二狗?”村妇一听,乐了:“真巧,我这树就是卖给傻二狗他爹的啊。”

杨羽一听,真是应了那句话,好人有好报,帮助别人那就是帮助自己啊,对傻二狗他可有兴趣听了,就撒个谎,询问有关傻二狗的一切消息。

原来这傻二狗的爹就是个手艺人,就是靠制作木椅竹椅而发家,会每个月运到城里去卖,这原创的手工的东西在城里可吃香了,哪怕卖得很高的价格,城里人也觉得还便宜,这傻二狗他爹就靠这手艺活发了,成了梨花村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

因为村妇跟这傻二狗爹是长期做生意,所以还算熟,将所有傻二狗和他家的事都聊了个遍。

信息收集,无论在哪个年代,那都是入手解决问题的第一要素,杨羽深知这个道理。

两人轮流扛了一个舵小时,总算到了梨花村,奇怪的事,这梨花村却看不到一棵梨花树。

“姐姐,你先去卖树,我呀还有点其他事。”杨羽找了个其他理由,现在可不是去傻二狗家的时候,不然还不被当场揭穿啊。

那村妇也是奇怪,这杨羽不是要找傻二狗吗,怎么到了反而不去了,不过,这她并不关心,她知道杨羽帮她扛了好几里的树。

杨羽那肩膀都已经渗出血丝了,疼得要命,以后可不敢硬撑了。杨羽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掏出那白布,串在了那竹竿上,衣服反穿,还戴了个秀才冒,拿出假胡须,贴到了鼻子下方,等整顿一番,自己很是满意,看起来毫无破绽的时候,举着竹竿就重新进了村。

而那竹竿的白布上,写着四个大字:算命先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