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双手被绑在墙上bl:放荡教师佳梦

时间:2020-05-22 17:00:15

晓芸,我不觉得辛苦,为了你很值得,再累我也心甘情……”

“可我不愿意,我不愿意,我不愿意你懂吗!!!”

孙晓芸终于忍不住了,她跺着脚大声咆哮,又一次打断了赵权想要说的话。

“我不愿意每次接你礼物的时候,都能从礼物上闻到一股子酸臭的汗味儿!”

文学

“我不愿意公司同事故意跟我说,昨晚她们吃的外卖是我老公给送的!”

“我不愿意每天下班要挤公交车,去躲避那些肮脏男人的咸猪手!”

“我不愿意每天下班要回家做饭,我讨厌那股子油烟的味道!”

“我想要绚丽的夜生活和浪漫的烛光晚餐,我想要一辆令人艳羡的BBA,我想要挎着让同事眼红的包包,这些你都知道吗?!”

赵权不知道,原本他以为这些都可以靠努力跟勤劳来粉饰,至少粉饰到至关重要的24岁。

可想不到的是,孙晓芸会嫌弃他努力跟勤劳发出的汗水味道,而且还是酸臭的。

不过念着对孙晓芸的感情,赵权还是坦白说道:“这些我明天都可以给你。”

孙晓芸却是叹息一声摇摇头,“我累了,不想听你说梦话,就这样吧,明天离婚。”

不再给赵权说话的机会,孙晓芸走进了卧室,随即有房门反锁的声音响起。

看看墙上挂的甜蜜婚纱照,再看看紧闭的卧室房门,赵权脸上泛起了苦笑。

珍爱、包容、努力、勤劳,这些终究都敌不过一个‘钱’字。

苦坐近半小时后,赵权准备去客房躺下了。

可就在这时,卧室房门被打开,随即露出孙晓芸那张靓丽却挂着不屑表情的脸庞。

赵权心头一喜,以为孙晓芸终究还是看重这份感情的。

但下一瞬,就有个黑色的、系着粉色花结的方形小盒子被丢到他脚下。

这是赵权放在卧室里,准备送给孙晓芸的礼物,但是却被丢了出来。

弯腰拿起那个盒子,赵权脸上最后一次泛起苦笑。

他也尝试着最后一次去询问孙晓芸,“你不看看我送你的礼物是什么吗?”

“不需要,我不想再闻到那种酸臭的汗水味儿。”

话音传来的下一秒,卧室房门再次反锁的声音也紧接着传来。

迈步来到客房,赵权手拿小盒子坐在了床上。

从口袋里掏出包两块五的杂牌香烟,抽出支没那么弯曲皱褶的,捋平、点燃。

很呛,先前他还觉得这烟也挺顺口的,但现在似乎不单是呛嗓子,还呛心。

深吸几口后,他叼着香烟,将被孙晓芸丢垃圾一样丢出来的小盒子给打开。

金色丝绒布铺底的盒子里,有张银白色金属银行卡,还有部市面上从未出现过的手机。

这部手机看起来很LOW,像极了小作坊里拿旧件加工出来的山寨货,连个标识都没有。

但实际上这却是部双系统的定制手机,平常指纹点亮屏幕时显示的是安卓系统,只有当虹膜识别验证通过后,它才会展示出另一个系统——全球智联赵氏定制。

这是家族定制系统,除了赵氏家族内部联络、通知、会议之外,还可以接入全球最顶尖的地下交易市场。而梅塞里德货币庄园,更是其中最基础的应用。

将定制手机放在面前,前置摄像头对准赵权左眼虹膜。

‘嘀’的一声过后,全球智联赵氏定制系统开启。

系统开启的第一时间,屏幕上绽放起绚丽烟花,随后更是有八个大字闪烁在屏幕上——

恭祝赵权,生日快乐。

看了眼时间,已经零点三分。

赵权嗤笑一声,青色烟雾随着低骂声一同出口,“这生日还真特么的快乐。”

将烟屁吐掉,拿鞋底踩熄的同时,手指也点开了收件箱。

各种恭祝信息充斥着收件箱,但得有九成发信人赵权不认识。

里面有家族里的外姓人,也有家族里的一些外戚,更多的则是赵氏旁支子弟。

至于内容赵权都不用点开看,也能猜到里面必定是些谄媚的恭祝。

唯一被他打开的那条信息,是来自梅塞里德货币庄园的——

“恭喜赵权先生,您已成年,梅塞专属账户自动激活,当前余额为$10,000,000。”

一千万,美元,折合六千来万人民币,这是赵氏家族给子孙成年的小礼物。

赵氏家族规定,24岁才算是成年,在这之前不会收到任何来自家族资金方面的福利。

尤其是外出家族在外磨砺者,连半毛钱的支持都不会得到。

但在成年之后,除了一千万美元的小礼物,每月还会有家族全球产业的分红入账。

那笔钱才是真正的福利,尤其是直系子孙,福利金额更为惊人!

不过眼下赵权对于这些已经不太在乎了,一千万美元,足够他把当前生活过个天翻地覆。

收起手机,赵权又拿出了那张银白色的、纯钯金打造的梅塞卡。

梅塞卡很重,他小时候曾经称量过,刚好60克,是普通银行卡的两倍左右。

按照实物钯金价格,光这张卡自身就值两万多,这还不算其上用细钻镶嵌的姓名。

最最珍贵的还不是这些,而是这张梅塞卡的账户号码:8888-0168。

梅塞卡的全球尊贵客户,都是以8888为开头,卡号总共八位。

这也就意味着,赵权是全球第168位拥有这张尊贵梅塞卡的人。

要知道,许多中东的石油土豪都不知道这种卡的存在。不是梅塞卡得不到他们的认同,而是他们根本就不够资格获得,甚至于连知道这种卡的存在都不配!

把玩着手里那张钯金梅塞卡,赵权望着隔壁孙晓芸的卧室,口中喃喃。

“我为你谱一曲富贵荣华,你却唱出句各自走天涯,真好。”

正喃喃的工夫,手机铃声响起,是妹妹赵曦打来的电话。

“哥,生日快乐呦!天亮去给你庆生,顺便见见我嫂子,我还给她带了礼物呢!”

“曦曦,哥要离婚了……为什么?因为你嫂子嫌弃我没钱……”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赵权跟孙晓芸下楼,来到小区大门口。

在路旁等出租车的时候,赵权给出了最后一次机会,“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然而孙晓芸却看都不看他一眼,“不用了。”

迫不及待的拒绝过后,新买的包包内响起手机铃声。

翻开挎包,里面有部崭新的手机,看背面标识,俨然就是华为那款保时捷版本的RS。

孙晓芸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挪步走向旁边,接电话时的声音无尽温柔。

曾经,这种温柔的声音只属于赵权,但今时今日却已属于电话那头的另一个男人。

既然确定结束,赵权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伸手招停了路过的出租车。

打开后车门,他示意不远处已经结束通话的孙晓芸上车。

相识时他表现的像是绅士,缘散时他依旧有绅士的表现。

这无情爱无关,仅是良好的家族教养。只不过……

来到车旁的孙晓芸看了他一眼,眼神既有怜悯,也有不屑,甚至还夹杂着些嘲讽。

“你看,去年我们结婚时是坐的出租车去登记,今年我们离婚时还是坐的出租车,这就是我们离婚的原因。”

当孙晓芸上车后,赵权关上车门,来到前排副驾驶就座。

除了向司机师傅说明目的地外,他再也没有说话,出租车在沉默中驶向民政局。

来到民政局离婚登记窗口,登记员示意赵权跟孙晓芸落座,并且索要了各种手续。

边检查手续,登记员边询问道:“夫妻共同财产怎么分割,你们有商定吗?”

孙晓芸痛快回道:“没有财产,房子是租的,车子没有。衣服化妆品还有些其他东西是他买的,我都可以还给他。银行存款还有几百块,也留给他好了。”

听起来很大方,但看她表情更像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施舍,还有语气中只为离婚的迫不及待。

登记员又例行公事的询问了一些其他问题,在确定双方都同意离婚且无其他问题后,把离婚证书上盖章,最终分别递给赵权和孙晓芸。

结婚时挺麻烦,前前后后半个多小时。离婚倒挺快,五分钟不到就结束了。

离开办事大厅,两人并肩走到了民政局的大门口。

赵权深吸口气,随即微笑着向孙晓芸伸出了右手,“离婚了也是朋友,对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