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男朋友能把我撑满:宝贝不哭一会就不疼了

时间:2020-05-22 17:00:08

只是她不再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小侄女了了,像是刻意回避着我,这让我很难受。

  我必须得打破这种局面!

  晚上小侄女已经睡着了,女叟子在厨房削水果,她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真丝吊带背心,衬得皮肤光滑白皙。

  灰色的小短裤包裹着她的浑圆,显得曼妙的身材更加的凹凸有致。

  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女叟子的身体也的确有些改变,只不过是身材变得更加丰满迷人了。

  尤其是在她生了小孩之后,产后的充盈抹去了她的青涩。

  我进厨房摸索着给自己倒水,女叟子背对着我没说话,我心里憋得难受,便故意将杯子推倒在地上。

  “啪”一声杯子就摔碎了,女叟子转身惊呼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喝水可以跟我说一声呀。”

  “对不起。”我连忙道歉,作势要蹲下来捡。

  却被女叟子喝止,“你站着别动,小心玻璃渣子,我来就行了。”说着便蹲了下来。

  女叟子收拾完了,我赶紧说,“麻烦你了,女叟子。”

  “有什么麻不麻烦的,过来一起吃桃子吧。”

  说着便端起果盘,走到客厅,而我跟在她身后,眼睛不由自主的瞥向她后臀,顿时口干舌燥得要命。

  女叟子递了桃子给我,我咬了一口,可依旧解不了我内心的渴。

  “阿正,”女叟子突然唤了我一声,只见她咬了咬唇,似乎在犹豫什么。

  很快她便又道,“你要尝尝吗?”

尝尝?尝什么,难道是女乃吗?

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不止,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怎么会不想喝!

  但我不能表现得太急切,故意支支吾吾道,“这...这样不好吧,女叟子你的女乃我能喝吗?”

  “想什么呢。”女叟子娇嗔了一声,似是想起了之前的旖旎,俏脸微红。

  “我是问你要不要喝牛女乃,你脑瓜子想什么呢。”女叟子白了我一眼,随即起身回了房间

  我一顿失落,这下好了,女叟子肯定觉得我思想龌龊,估计以后都不想搭理我了。

  我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跟女叟子关系才刚缓和些,自己又给搅和了。

  可紧接着,女叟子从房间里出来,端着一杯女乃走到我面前,红着脸说道:

  “我刚才在厨房热了杯牛女乃,你喝了吧。”

  说着将那杯女乃放在我面前,又匆匆回了房间。

  这是牛女乃?

  我望着这杯女乃发愣,女叟子明显在撒谎。

  她刚刚回的是自己房间,不是厨房,而且我也没见她热过牛女乃。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了大胆的猜想,这该不会是女叟子自己的吧!

  我咽了口唾沫,两只手捧起杯子,感受着杯子周围环绕的温热。

  我低头闻了闻,一股女乃香味扑面而来,随即尝了尝,就是之前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味道!

  我迫不及待喝了一口,先含在嘴里,浓浓的女乃味在口中慢慢化开。

  紧接着,我“咕噜咕噜”的,一杯女乃全进了肚子,我舌忝了舌忝嘴角的女乃渍,一时间回味无穷。

  半夜,我躺在床上难以入睡,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那杯女乃的原因,身上燥热得厉害,便起身去浴室冲个冷水澡。

  经过女叟子房间时,我发现房门虚掩,里面隐隐约约传出一阵压抑的声音。

文学

  我骤然站住,透过虚掩的房门,竟看到这样的一幕。

  女叟子坐在床头,正红着脸将乳汁挤到手上的杯子里。

  我睁大了眼睛,想起了那杯女乃,没想到真的是女叟子的!

  女叟子挤得有些费力,不敢用太大力,怕自己的叫声吵醒一旁的小侄女,只好缓缓动作着。

  即便如此,女叟子依旧喘息连连,满脸通红。

  我看得眼里发热,恨不得冲了进去。

  很快女叟子就挤满了一杯,放在床头柜上,我以为女叟子准备入睡,却被她接下来的动作惊住了!

  女叟子起身脱掉衣服,然后从抽屉里拿出根黄胍,气喘吁吁朝那里伸了过去。

  床正好对着房门,从我这个角度正好看到。

  小侄女在旁边熟睡着,女叟子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声音。

  然而她弄了没一会儿就把叹了口气将黄胍扔在一边。

  突然女叟子下床朝门口走过来,吓得我赶紧溜回了房间。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躺在床上惴惴不安。

  该不会女叟子发现我偷看她了吧,我这么一想,心顿时跳到嗓子眼上。

  房门被打开了,我赶紧装睡。

  “阿正,你睡了吗?”女叟子轻声问道。

  我不敢吭声,女叟子又唤了几声,见我没反应,竟直接用手拨开我的裤头!

我忍不住眯眼一瞧,女叟子竟光着身子怕到了我身上,然后坐了下来......

突然“哇”的一声,小侄女的啼哭声从女叟子房间传出来。

  女叟子吓得赶紧撒手,见我依旧睡得深沉,便轻手轻脚地下床回了房间。

  我粗喘着气躺在床上,心里直后悔为什么刚才一直装睡,女叟子明显需要一个男人,要是我将她压倒没准就成事了。

  次日,女叟子也没问我有没有喝了那杯女乃,只是令我惊喜的是,女叟子又像往常那样,在我面前喂女乃了。

  让我想起了昨晚她在床上疯狂撩乱的一幕。

  过了一会儿,小侄女就吐出来,女叟子把另一边送过去,小侄女竟让开了,嘴里吐出了女乃泡沫,看样子是吃饱了。

  女叟子摸了摸没被吃过的月匈部直皱眉,鼓鼓囊囊的怕是女乃涨得厉害。

  女叟子让我帮忙抱着小侄女,小家伙吃饱了也不调皮,就安安静静地躺在我怀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女叟子进了厨房,厨房就在客厅对面,我坐在沙发上,模模糊糊地看见她似乎在那折腾,果不其然,没多久她就端了一杯女乃出来放在我面前。

  “阿正,我刚刚在厨房热了杯女乃,你喝了吧。”

  女叟子从我怀里抱过小侄女,羞赧着脸,“喝牛女乃有利于恢复眼睛,以后女叟子每天都给你喝!”

  天哪,每天都能喝!

  我内心激动地差点叫了出来,跟女叟子道了声谢,便一口气喝了下去。

  而后几天,她果真每天都给我喝!

  每次喝完,我就有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而且越来越强烈!

  当晚,我浑身燥热进了浴室,刚拉开帘,看到一个陌生女人不着一缕地站在花洒下。

  我愣住了,那女人曼妙娇躯尽入眼帘,竟刺激得我立即有了反应。

  那女人一脸惊讶地看着我那里,忽的咯咯笑道,“你就是苏瑶的小叔子?”

  “谁?”我赶紧遮住下面,眼神迷茫看向对方,“谁在里面?”

  她竟然不慌不忙地走到我面前,挥了挥手,突然踮起脚尖把脸凑了过来,见我毫无反应,莞尔一笑,“还真看不见啊。”

  吐气如兰,她的气息飙洒到我脸上。

  我惊得后退了一步,鼻间有股淡淡的芬芳,“你是谁,麻烦请你出去。”

  那女人媚眼如丝地瞥了一眼我那里,“我洗完了,你慢慢洗吧。”说完便裹着浴巾出去了。

  “这女人,还真是胆大风马蚤。”我心里暗想道。

  我洗完澡出去,听到女叟子房间传来聊天声音。

  “诶,苏瑶,别说你小叔子挺帅的,可惜是个瞎子。”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她竟然说我是瞎子。

  “叶紫你别这么说,他眼睛还能恢复的。”

  我一听心里舒服多了,还是女叟子会体贴人,说话都这么好听。

  “那就是暂时残疾咯,不过嘛,他还挺有料的,刚刚我在洗澡的时候,他闯了进来,光溜溜的被我看了个遍,他那家伙要是强势起来,啧啧,苏瑶,你跟他朝夕相处的,有没有想过......”

  “说什么呢!”女叟子娇叱了一声。

  “诶,你真没想过,你老公都走那么久了,你该不会真当寡妇吧,你谷欠望那么强,受得了么?”叶紫不停地调侃道。

  女叟子谷欠望强?我听到了不得了的信息。

“你别乱说,我现在不想这些,就想把佳佳养大,照顾好阿正。”

  叶紫一听就不乐意了,“你傻呀,一个人养个小的已经够辛苦了,你还顾个大的,你怎不跟你小叔子凑对一起过算了。”

  “你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女叟子语气有些不悦,“我怎么可能跟他过。”

  我听了心里不禁有些寞落,女叟子这是嫌弃我了?

  “不过也是,你小叔子虽然长得好,但可惜眼睛瞎了,还得人照顾,跟了他也过不上好日子,要我也不愿意跟一个又穷又瞎的人过一辈子,你现在还年轻漂亮,趁早找个有钱老实的嫁了。”

  叶紫这番话直戳我心窝!

  我现在确实是要钱没钱,虽说没有真瞎,但眼睛却没以前不好使了。

  而且为了满足私谷欠,还让女叟子照顾我,心里越想越惭愧,也难怪女叟子看不上我。

  “我没那个意思,阿正也没你说得那么差,只是他是我小叔子。”女叟子轻叹道,语气似乎有些惋惜。

  我一听顿时振奋了起来,原来女叟子并没有嫌弃我,只是介意我的身份罢了,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