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被客人玩站不起来了视频:他哪里又大又猛每天晚上都要我

时间:2020-05-22 16:01:14

此时,陈总交代完我事情,看了看时间,对我说:“我老婆差不多洗完澡了,我得赶紧过去,家里的佣人我都打发走了,待会我会悄悄给你发视频,你等我暗号。”

我急忙点了点头,心里激动又紧张。

陈总走之前,扭过头来一脸严肃的说:“你嫂子今天排卵期,我会给你创造机会,让你连续播种三天,你一定给我加把劲,争取让你嫂子怀上,知道了吗?”

我赶紧说:“知道了陈总。”

陈总满意的微微点头,扭身便下了车。

我把车停进车库,回到自己位于一楼的房间,匆忙洗了个澡,剩下的时间,便在忐忑不安的等着。

几分钟后,我便收到了陈总发来的视频邀请。

我急忙点了接受,然后关闭了麦克风,视频里的画面先是黑了一下,然后便逐渐显出影像。

视频里,陈总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他移动手机,将手机摄像头正对着他与老板娘那张奢华的欧式大床。

文学

画面很快稳定不再抖动,我估计他是把手机立着放在电视柜或者什么位置上了。

陈总放好手机,站在床边喊道:“老婆,你洗好了没有?我都快等不及了!”

老板娘的声音传来:“正在擦头发呢,马上就好了,别着急。”

片刻后,我那个风韵美艳的老板娘便出现在了画面里。

她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露出了一道深邃的事业线,双手捧着一块毛巾,正在那瀑布般的黑丝上小心擦拭着。

我被老板娘出浴的模样惊呆了,她真的太漂亮,完全不化妆,那皮肤好到白里透红,五官也精致到无可挑剔,长长的睫毛又弯又翘,美的不可方物。

老板娘刚走到陈总跟前,陈总便忽然伸出手,一把老板娘浴巾里面,什么都没有穿!

她那白嫩傲人的身体,瞬间暴露在了视频画面中!扯下了她的浴巾。

令我血脉喷张的是......

被陈总扯下浴巾,老板娘并没有在意,也没有遮挡身体,而是一边继续擦着头,一边开口道:“你先别着急嘛,等我擦干头发。”

老板娘擦头发的时候,身体轻微颤动,那柔软跟着不住晃动的,让我看得眼睛发直,身体一下子就烫了起来。

这一刻我特别羡慕陈总,他有钱,有势,还有一个这么完美的老婆,这么完美的女人。

如果换做我是他,宁愿少要点遗产,也绝不愿意把这么极品的老婆,拱手让其他人玩弄,更不可能让她怀上其他男人的孩子。

我眼睛不眨的盯着画面,只见陈总不理会老板娘的话,直接用双手抓住老板娘的柔软,低头便亲吻了上去。

老板娘发出一声销魂的嘤咛,然后将毛巾丢到一边,动情的抱住了陈总的脑袋。

很显然,她对陈总亲吻她那团柔软的动作,感觉非常受用。

看着老板娘那销魂的表情,我已经兴奋的不能不已。

这时,陈总已经抱着老板娘,将她扑在了床上,一边用手不停动作,一边在她脖子间疯狂亲吻。

老板娘很快就有些意乱情迷,那销魂的嘤咛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急。

陈总的动作也越来越粗暴,老板娘的身体则像蛇一样,在床上不停的扭来扭去。

有几个瞬间,我似乎看到了她那儿的风采,只可惜光线略有些暗,看不清什么细节。

两人激烈的前戏持续了三五分钟,陈总有些迫不及待的脱掉了他的裤子,在老板娘耳边哀求道:“老婆,结婚这么多年你都不愿意用嘴帮我,今天能不能破个例?”

意乱情迷的老板娘毫不犹豫的拒绝道:“我不要,好恶心……”

陈总有些垂头丧气,可能是觉得,马上到了要真枪实干的时候,得换我上场,他自己却得不到满足,心情有些不爽吧。

不过陈总也没有继续纠缠,而是从床头拿过一个黑色的眼罩,对老板娘说:“老婆,今天你戴着眼罩跟我做,好不好?”

老板娘忍不住发起牢骚:“戴眼罩干什么?黑漆漆的,我容易头晕。”

陈总赔着笑说:“老婆,你戴着眼罩的话,我会感觉更刺激,能发挥的更好……”

这套说辞,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部分。

由于我老板娘骨子里很要强,所以陈总也有些忌惮她,让我把她搞怀孕这个事儿,就绝对不能让她发现,必须悄悄进行。

而且,为了保证怀孕后胎儿不受影响,我们还没办法给老板娘用药、灌酒。

所以,必须在老板娘清醒而又不知情的情况下,完成这偷天换日的策略。

于是陈总就想了这个主意,忽悠老板娘戴着眼罩做,那样,她在做的时候,就失去了视觉。

画面里,我那个美艳的老板娘有些无奈的说:“真不知道你这都是什么癖好,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喜欢这种?”

陈总陪着笑说:“老婆,这是我在书上看到的,男人那个的时候,如果不和女人对视,心理压力会小一点,发挥的也会更好。”

“真的?”老板娘将信将疑,伸手拿起眼罩,问他:“那你想用什么姿势?”

陈总笑嘻嘻的说:“当然是用你最喜欢的了,我在后面……”

老板娘喜欢后面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这个策略才有可行的机会。

因为陈总毕竟大我十几岁,他的身体已经有些发福,如果是用其他姿势,一旦我真和老板娘做了,老板娘很容易就能发现我的身材和她老公不一样,那样瞬间就会露馅。

但是从后面,就可以完全避免这样的情况。

到时候老板娘整个身体趴在前面,我跟她那个时候,她完全没有机会去感知我的身材。

这时,老板娘点了点头,对陈总说:“那你待会可要好好表现,你已经很久没有让我体验过到站的感觉了。”

陈总急忙站起身来,一边帮助老板娘翻过身、跪在床上,一边笑着说:“老婆,你放心,待会我一定全力以赴。”

说完,他便催促道:“你先把眼罩戴起来。”

老板娘撅着挺翘的臀部,扭过头来媚眼含丝的看着他,说:“说到就要做到哦!”

说完,自己将宽大的黑色眼罩戴了上去,一下子把她小半边脸都遮住了。

陈总一见她戴上了眼罩,急忙对着摄像头招了招手,嘴里向我比划着口型:“快过来!”

 得到陈总召唤,我急忙下床,光着身、光着脚溜出了房间,轻手轻脚的上了楼梯。

  来到陈总卧室的门前,我听见陈总说话的声音:“老婆,我们今天做个小游戏好不好?”

  老板娘说:“你好烦,还不赶紧的,做什么游戏啊?”

  陈总嘿嘿笑道:“我们来做一个谁先说话,就要跪下来学狗叫的游戏,规则是待会儿开始之后,谁都不要说话,谁先说话算谁输!”

  老板娘气道:“陈宏斌,你是三岁小孩啊,还玩这种幼稚游戏。”

  陈总急了,哀求道:“我想试试不说话只专心那个的感觉,你就答应我嘛,好不好?”

  我知道,这个“游戏”,也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

  因为,万一我跟老板娘那个的时候,老板娘开口跟陈总说话,而我又不能开口接话,那就完了。

  本来,陈总的意思是,我给老板娘播种的时候,他就在旁边守着。

  这样,老板娘要是说话了,他还能回应两句,免得老板娘起疑心。

  可是我接受不了。

  我跟女人办那事的时候,如果身边还有其他人,我会紧张的找不到状态。

  陈总无奈,只能用这个办法曲线救国。

  他知道老板娘是个体面的人,肯定不会愿意在床上跪着学狗叫,所以才用这个赌注,来迫使老板娘在被我偷天换日的时候,保持沉默。

  风韵而高傲的老板娘,原本不愿意答应这个无聊的游戏,但拗不过陈总死缠烂打,只好无奈的说:“行行行,我答应你就是了。”

  “嘿嘿,谢谢老婆!”

  陈总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

  我心里也非常激动,因为马上我就可以代替陈总,去占有那个极品的老板娘了。

  这时候,我听见陈总说:“宝贝,你先趴好,我去个卫生间,回来我们就开始,等我回来的时候,咱们的游戏也默认开始,到时候咱俩就都不能说话了。”

  老板娘无奈的催促:“好,我知道啦,你快去快回……”

  一阵光脚的脚步声传来,房门被无声的打开。

  浑身精光的陈总,看着同样浑身精光、下身强烈反应的我,急忙用手势和口型催促我道:“快进去!”

  我紧张的腿有些打摆子,同样用口型问他:“那你呢?”

  陈总急忙无声回复:“我在门口等着。”

  我还想说点什么,陈总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我推进了屋。

  我被推进房间,顿时被一股淡淡的幽香所吸引。

  这是我第一次进陈总和老板娘的房间。

  房间很大,装修也很豪华,整间屋子里都铺满了羊毛的地毯,赤脚走在上面舒服极了。

  我内心兴奋又紧张,瑟瑟发抖的穿过了玄关,一进到卧室内,就看到我那美艳无双的老板娘,正翘着她那丰腴的身体、躬身趴在床上。

  老板娘浑身不着片褛,只戴了一副宽大的黑色眼罩。

  而她的双腿并拢,身体趴向正前方,同时还刻意让自己的腰部沉下去,让那丰腴无比、白嫩柔美的臀高高挺翘着,这摆明就是等待着那个的姿势。

  我顿时亢奋不已。

  我可以看到老板娘身前,那硕大的柔软,她们以一种完美的形态倒坠着,并随着老板娘身体的轻微摆动而无规则的晃动,闪烁的白嫩光泽让人血脉喷张。

  这景色让我瞬间看傻了眼,我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这么极品的女人,一丝不挂的样子。

  我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小心的挪动着脚步,一点点的,来到了老板娘的身后……

  让我没想到的是,老板娘已经32岁,可那景色看起来却是那么的柔美、娇嫩!

  我浑身激动极了,低头看了看自己那里,此刻已经极度膨胀起来。

  我的目光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脑海里,满是与老板娘那个的情景。

  老板娘似乎感觉到了我的靠近,但她应该完全没有怀疑,还以为是陈总回来了,于是身体前后摆动的速度稍稍加快了几分,喘气的声音也似乎加大了几分。

  我知道,老板娘现在已经极度渴望了。

  只不过,因为那个输了要跪下学狗叫的赌注,所以她不敢说话,否则她一定会催促我快一点。

  我伸出颤抖的双手,轻轻覆盖在了老板娘那两团柔软之上,入手的温润滑腻以及饱满,无法用语言描述。

  这一刻,我真觉得老板娘是上天眷顾,她的身体,无论是看起来,还是摸起来,都完完全全挑不出任何毛病。

  18岁少女的皮肤,触感也未必能比得上她!

  感觉到我的手抚摸上了她,老板娘身体轻轻一颤,蜜桃一般的丰臀轻轻扭动,喘息的声音又急促了几分。

  看得出来,老板娘已经等不及了……

  我一开始只是触摸,但随后便逐渐大胆起来。

  我将那两团丰满,放在手中轻轻动作,并且有意的推向两侧,好让那缝隙变得更大,景色暴露的更多。

  老板娘感受到我的冒犯,开始在我面前左摇右晃,炫目的景色让我兴奋难耐。

  我很想现在就直接占有她,可是,我心里又特别渴望能够感受一下,老板娘身前那两团饱满的柔软。

  于是,我大胆的将双手沿着她的侧腰,一路向上。

  老板娘感受到我的抚摸,身体甚至在不停抖动。

  我将双手抚到了老板娘的两肋间,然后双手开始向她的身前进发。

  紧接着,我的双手绕到老板娘的身前,一把将那两团硕大的饱满,死死的抓在了手中!

  老板娘那完美的触感,让我无比迷恋!

  我时轻时重的动作着,激动的浑身发抖!

  而我的动作,也让老板娘沉迷其中,她身体越来越烫、扭动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响……

   

  我很快便不再只是沉迷于此,开始向更神秘的地带探索。

  我撤回一只手,手指轻轻的抚摸上了老板娘那神秘的地方……

  老板娘美艳无双,又没生过孩子,所以如少女般青春,触及之后,便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手感传来,我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同时,也能感觉到老板娘忽然紧绷起身体,重重的嗯了一声,似乎对我的动作非常受用。

  感受到那里的反应,我知道,老板娘早已经做好了迎接我的准备。

  也知道,陈总此刻正在门外,等着我顺利完成任务。

  于是我不再留恋于用手体会老板娘的触感,抱着老板娘的腰,调整了一下她的位置,让她的高度和角度,更适合我下一步的关键动作。

  此刻,我距离占有老板娘,只差了最后一点点距离,脑子里早已经幻想起突破这层距离之后,老板娘带给我的奇妙感觉。

  老板娘似乎也感觉到攻势在即,于是身体绷着一动不动,期待着那一刻的降临。

  我心里兴奋的几乎要呐喊出声!

  林思佳,这个全市上流社会疯狂追捧的绝顶美妇,马上就将在我的身下承欢……

 激动不已, 我忍不住缓缓挺身,准备做最后的突破。

  很快,我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异样,已经被一种特殊的紧致与湿热所包裹,那感觉简直美妙的无法言喻!

  老板娘鼻息间也发出一声长长的轻吟,似乎也非常享受!

  这可是整个中州最受追捧的美少妇,没想到竟然被我占有了!

  我准备继续努力,完成对老板娘的全面占有。

  当我正要突破的时候,房间里忽然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这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顿时忘记了进攻,循声望去,便看见床头一台粉色的苹果手机正在欢快的响铃震动。

屏幕上有一个长得跟老板娘一样美艳、比老板娘更年轻一点的女人照片,中间写着两个字:“吴莉……”

  这时,老板娘忽然开口说:“老公,游戏暂停一下,我接个电话。”

  说完,她伸手就要去摘眼罩!

  完了!要露馅了!

  我吓的魂飞魄散,整个人瞬间泄了气。

  于是,我想也没想,立刻停止一些动作,扭头就往外跑!

  我头也不回的跑出房间,也不知道老板娘有没有看见我。

  不过我猜测,她摘掉眼罩的第一件事,应该是去接电话,而不是回过头来看我。

  此时,门外的陈总同样一脸惊恐。

  他也听见了房间里的电话铃声,特别怕事情败露,见我跑了出来,慌忙用极低的声音问我:“她发现你了没有?”

  我急忙摇了摇头,上气不接下气的低声说:“应该没发现……”

  陈总连连点头,对我说:“快,你先走,我们再找机会!”

  我答应下来,不敢耽搁,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就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床上喘了几口气,我忽然发现,我放在床上的手机,竟然还在开着视频!

  想来是刚才陈总跟我交换的时候,根本没顾上把手机拿走。

  我急忙看向视频画面,发现老板娘还保持着那个妖娆无比的姿势,正在跟别人通电话。

  陈总已经溜进了屋,不知所措的站在老板娘的身后,偷偷按摩自己的心口位置,估计也是吓得够呛。

  老板娘接完电话,把电话放回床头,回身看着陈总,问道:“老公,刚才都要进来了,你跑什么啊?”

  

  面对老板娘的疑问,陈总尴尬的笑了笑,说:“刚才被电话铃声吓了一跳。”

  说着,他岔开话题,问道:“对了,谁打的电话啊?”

  老板娘说:“吴莉打来的,说过两天过来找我玩儿,要在咱们家住几天,她老公人在外地办事,办完也过来,说要跟你叙叙旧。”

  陈总急忙问:“她什么时候来?”

  “后天。”老板娘说:“到时候你让王浩陪我一起去机场接她。”

  陈总点了点头,一脸的郁闷。

  这时候,老板娘开口问他:“老公,咱俩还继续吗?”

  陈总低头看了看自己那里,一点状态都没有。

  于是他挠了挠头,笑道:“老婆,你等我一下,我先上个厕所。”

  说完,不等老板娘回应,他便走到电视柜前,悄悄拿起了手机,给我发了一条微信:

  “王浩,你还能行吗?”

  我其实心里依旧心有余悸,收到陈总消息,低头看了看,感觉好像一点那方面的精力都提不起来,用力搓了几把也没见有什么反应。

  看来,状态一时半会是恢复不过来了。

  于是我只能回复道:“对不起啊陈总,我好像刚才被吓到了,今晚怕是不行了……”

  陈总回道:“哎……也可以理解……”

  说完,他又给我发了一条信息:“那今晚就这样吧,明天再找机会,不过我们得抓紧时间,我老婆闺蜜要来了,到时候可就没那么方便了!”

  “好!”

  我长叹一口气,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直在回忆着刚才,回忆着老板娘那完美的身材、动人的视感以及绝佳的触感,心底兴奋又遗憾。

  兴奋是我,竟然有机会看到并触摸到老板娘的整个身体,甚至已经感受到了老板娘的美妙;

  遗憾的是,我本有机会彻底感受一下,却被那一通电话毁了。

  这一晚,我几乎没怎么睡,满脑子都是老板娘的身体,一个声音在我心底呐喊:林思佳,虽然这次只突破了一点点,不过你放心,我早晚都要彻底占有你!

  ……

  因为以前当过几年兵,所以我一直有早起的习惯,而且每天早晨都会跑步。

  等我跑步回来的时候,陈总和老板娘都还没有起床。

  我洗了个澡,换了干净衣裳,便听见有人敲我的房门。

  我急忙起床把门打开,陈总闪身进来,对我说:“王浩,你嫂子的排卵期还在,今晚你一定要争取成功!”

  我连连点头,说道:“好的陈总,我一定努力。”

  陈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走,先去吃早饭。”

  我跟着陈总一起出了房间,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老板娘,心里激动难耐。

  紧张的来到餐厅,一眼便看见老板娘穿着丝绸的居家服,正坐在餐桌前小口的喝着牛奶。

  她穿着一件紫色的睡袍,睡袍光滑闪烁,柔软贴身,使她的身体凹凸毕现,曲线无比优美。

  我发现老板娘并没有化妆,纯粹的素颜也美的不可方物,一头乌黑的长发略有些凌乱,但看起来却给人一种慵懒的美感。

  她那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耀眼动人的大眼睛又平增了几分妩媚。

  而她那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完美的勾勒出了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嘴儿,让人看了,甚至愿意用一年的寿命,去换她的一个轻吻;

  而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得体优雅,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息。

  我的眼睛一看到她,就不禁想起昨晚她不着片褛、跪在床上的模样。

  一想到这里,我的身体便开始有了强烈的反应,于是我只能赶紧找了个空餐椅坐了下来,掩饰自己裤子发生的变化。

  老板娘抬起头看了看我,笑着说:“王浩,明天中午得辛苦你回来一趟,陪我去机场接一个朋友。”

  我急忙答应下来,想到昨晚在视频里听到的对话,老板娘的一个闺蜜似乎是要来找她玩,不知道她那个闺蜜来了住哪,要是住在家里可能就有些麻烦了,我跟陈总的计划搞不好还得要受影响。

  陈总跟我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拿起手机敲打了一阵。

  很快,我的手机嗡嗡的震了两下,我打开一看,是老板发过来的:“王浩,今晚你一定要把种子播下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心底在兴奋之余,也感受到莫大的压力,回复他道:“好的,陈总。”

吃过早饭,我载着陈总来到公司,自己就去了休息室里玩手机。

我在公司没有工位,陈总只要不离开公司,我就在休息室待命。

刚用手机玩了两把吃鸡,手机便接到陈总打来的电话,他开口便道:“王浩,我有一个U盘在昨天穿的裤子口袋里,你回家帮我取一趟,我下午要用。”

我急忙说道:“那我现在就去。”

退了游戏,我急忙出发往回赶。

驱车赶到家之后,我把车停在院子里,直接上了二楼。

敲响陈总和老板娘的卧室房门,我开口道:“嫂子,你在家吗?”

“啊?王浩?”里面传来老板娘惊讶的声音,好像还有一丝慌乱的意味。

我忙道:“是我,嫂子,陈总让我来拿他的U盘,说是忘在昨天穿的裤子口袋里了。”

“呃……”老板娘的声音一下子迟疑起来,问我:“王浩,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嫂子,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

老板娘等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在卫生间摔倒了,起不来了,麻烦你进来扶我一把,门没锁。”

我一听这话,心里一急,赶紧推门进了房间,一进房间,我便推开左侧的一扇内门,这里是陈总卧室的卫生间。

这个卫生间的面积很大,几乎等于正常的卧室大小,内部的装修极其豪华。

而且卫生间是整面的落地窗,靠着窗户摆着一个硕大而又奢华的浴缸,窗外便是别墅院子的景色,不过遗憾的是,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我刚推开卫生间的门,便见嫂子正不着片褛的坐在地上,并紧双腿、双手捂住自己胸前的美景,一脸羞臊的看着我。

虽然老板娘把身上关键的三点都遮住了,但她那无与伦比的美貌、完美无瑕的皮肤以及性感火爆的身材,还是让我看得目瞪口呆,几乎立刻就血脉喷张。

不过,我还是很快回过神来,急忙上前问道:“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老板娘红着脸说:“我想洗澡,结果地上太滑摔倒了,好像尾椎骨受伤了,一直起不来,麻烦你扶我去床上躺着吧……”

我急忙从盥洗台边上的柜子里取出一条干净的浴巾,走到老板娘面前,搭在了她的身上,然后伸出手去,架起她如藕般白嫩的手臂,小心的将她搀扶了起来。

因为昨天我就仔细的抚摸过了老板娘的身体,甚至抚摸到了那里,所以现在搀着老板娘,我感觉浑身像是过电一样。

昨天那美妙的感觉再度袭来,紧接着,我就立刻身下起了反应。

老板娘不经意往我那瞥了一眼,眼神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后立刻把脸扭到了一边,羞臊的不再看我。

我察觉到异常,低头一看,裤子已经撑起大片,当即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急忙扶着老板娘说:“嫂子,你慢点,小心地滑。”

老板娘点点头,嗯咛一声没有说话,而我这时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看,低头时忽然发现盥洗台下面露出一截肉色的东西,旁边还躺着一瓶透明色的膏状体。

我猜想,这应该是老板娘摔倒时从手里丢出来的,脑子里也没多想,一手扶着老板娘,弯腰用另一只手将这两个东西捡起来。

老板娘看出我要捡那两件东西,吓的脸色苍白,脱口说:“王浩,别捡……”

她说晚了,她别捡还没说的时候,我已经抓住那个肉色的、露出一半的东西,把它从盥洗台的底部抽了出来。

这一抽出来可把我吓了一跳,这……这竟然是一个无比逼真的、男人的那东西!

弯腰的那一刻,我也看清了另外一瓶透明膏状物,那上面写着“人体润滑油”五个字,不用想也知道,这两样东西是配套用的。

我推断,老板娘应该是洗澡的时候来了那方面的想法,然后从浴缸出来,去取这两件东西,结果回来的时候滑倒了……

天哪,一想到老板娘准备把这个假东西沾满润滑油,去安慰她自己,我就忍不住血脉喷张!

无数男人做梦都想在老板娘身上体验一番,而老板娘却自己在家用这种假货,真是暴殄天物啊!

  老板娘见我拿着那个假东西发呆,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又羞又气的说:“王浩,你发什么愣呢,赶紧扶我去床上!”

  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点点头,说:“嫂子,我这就扶你过去。”

  说着,我下意识的挥了挥手里那玩意,问她:“嫂子,这玩意怎么办?”

  我没想到,这东西弹性还挺好,我一挥动,它就在半空中来回晃个不停,搞得我有些尴尬。

  老板娘脸色更害臊了,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有些生气的斥道:“早就跟你说了别捡、别捡!非要捡!”

  “对不起嫂子,我没回过神来就……”

  我说着,我吓的赶紧把那玩意又丢在了地上,然后用脚尖一踢,把它整个都踢到了盥洗台底部,这下完全看不见了,我也松了口气。

  老板娘的尴尬的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一些,对我说:“扶我去床上吧。”

  我点点头,小心的扶着她往外走。

  老板娘受了伤、行动不便,所以我们两个只能慢腾腾的往外移动,用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才将老板娘扶到了床边。

  到了床边,老板娘因为尾椎骨受了伤,所以不敢直接往床上躺,便红着脸对我说:“行了王浩,你先出去吧。”

  我说:“嫂子,你没事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老板娘摆了摆手,说:“我歇一会就行了,你去忙吧,对了,你们陈总不是让你拿东西吗?他的裤子在衣帽间里,你去找找。”

  我点了点头,说:“嫂子,尾椎骨受伤可大可小,如果疼得厉害,还是建议你去医院看看,或者找人给你按摩一下,越是刚受伤,越要及时处理,这样好的也更快,如果耽误几个小时,怕是一个礼拜都恢复不过来,搞不好还会留下后遗症。”

  老板娘惊恐的问:“有这么严重?”

  我认真的说:“我当初在部队的时候,因为训练任务重,所以经常受伤,每次都是我们部队里一个老军医给我治,他教会了我不少经验还有传统的推拿技巧,都非常实用。”

  老板娘急忙问我:“那你能给我推拿推拿吗?我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去医院……”

  我当即答应下来,道:“嫂子,你趴在床上吧,我帮你推一推尾椎骨,如果有淤血的话,推开就好多了。”

  老板娘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浴巾,又看了看我,羞臊的说:“嫂子得穿件衣裳,不然这样子也不像话……”

  我点点头,忙道:“嫂子,你行动不方便,要不要我帮忙?”

  老板娘红着脸说:“那个,你帮我去衣帽间取一件紫色的睡袍来吧,再帮我……再帮我从抽屉里取一套内衣来。”

  我说:“嫂子你等下,我这就去取。”

  我说完,转身便去了衣帽间。

  老板娘的衣帽间非常大,四周全部都是衣柜,别说数不清的各种衣服,光各式各样的鞋就有好几十双。

  我看的眼花缭乱,找了半天才找到了专门放裙子和睡袍的那一格,随后从里面取出一件紫色的吊带睡袍。

  然后,我又拉开了中间的抽屉,发现里面一共有两大排,整齐的码放着胸罩与内裤。

  老板娘的内裤内衣之多,数都数不过来,不仅颜色五花八门,款式也各有不同。

  我心想着,老板娘光指定了紫色睡袍,但没指定拿什么样的内衣裤,难道就随我挑了?

  想到这,我心里激动坏了,伸出手去,一个接着一个的翻着老板娘的内衣,入手的触感丝滑顺畅,让人浮想联翩。

  我挑来挑去,神使鬼差的挑了一条黑色的丁字裤,拿出那条仅有几根绳子的丁字裤后,我脑子里幻想的全是老板娘穿着这件时的样子,心砰砰直跳。

  把这条丁字裤攥在手里,我又挑了一件黑色的胸罩来跟她搭配,拿在手上之后,不由自主的将它们放在鼻子下方,使劲闻了闻,淡淡的洗衣液的香气传入鼻子,让人迷醉。

  等我拿着衣服出来的时候,老板娘正扶着梳妆台站着,我赶紧把衣服放在她手里,说:“嫂子,你先换衣服,换好了叫我一声,我来给你推拿。”

  老板娘点了点头,余光往手里的衣服上瞥了一眼,顿时羞红了脸,脱口来了一句:“你……怎么拿了这条……”

  我愣了愣,随即才回过神来,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嫂子,我顺手拿了一条就出来了,没注意看,要不我去换一条?”

  老板娘媚眼如丝的看了看我,见我好像不是在说谎,便摆了摆手,羞涩的说:“不用换了,就这条吧。”

  说着,她看着手里的那条丁字裤,红着脸对我说:“王浩,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把衣服穿上……”

“王浩……”

几分钟后,我便听见老板娘那清脆动人的声音,正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连忙问:“嫂子,你穿好衣服了吗?”

“嗯……穿好了……你进来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