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小时候听到的炕上声音:和学长做污污事啊嗯啊嗯

时间:2020-05-22 16:00:55

周锐刚爬到两腿中间,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就要往里面伸。

她立刻夹着腿,下意识的想要推开周锐的手,可是那种羞耻的感觉,让她有些眩晕很疲软,她睁眼发现周锐并没有在注视她,而是看着其他地方。

秦可依反而不好意思开口阻止了,干脆假装自己不知道,也没什么感觉。

可秦可依越是压抑自己的感受,越觉得心里的渴望渐渐的被撩拨起来,下面也就更加湿润了。

周锐发现她眼睛闭着,他也心照不宣,知道秦可依的欲望被激发了,假装不知道,继续在她小腹往下游走。

文学

随后他悄悄的看了看她裙子里的内裤,的确有些湿了,这让周锐特别亢奋。

周锐觉得差不多到火候了,就大胆的把一只手伸到她的大腿上。

这里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之一了,秦可依多少有些防备,连忙说道:“锐哥,这里不需要检查拿吧?”

“怎么不需要,如果不是不方便,全身都需要的,可惜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只能按这么多了,你也别多想吧,大不了我闭着眼就是了。”

周锐说的理直气壮,完全没有猥亵的意思,反而让秦可依哑口无言。

“那,我这样就会好了吗?”

“肯定的,你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周锐手指灵巧的滑动游走,刺激着她敏感的穴位。

“啊,嗯呢,是的……”

秦可依被刺激的有些发抖了,脸颊也更红了,她从没有意识到,让男人这样抚摸,会这样舒服,她真有点舍不得让周锐的手拿开了。

周锐也就趁热打铁,手有意无意的朝她的内裤碰一下,每一次触碰,秦可依就张嘴轻轻一叫,那销魂的声音,让周锐的裤子越发的膨胀,突起了。

周锐真想扑上去,分开她的两腿脱去她的内裤,然后好好的占有她。

可是,他很清楚,不能着急,要放长线钓大鱼,只要秦可依喜欢这样,不怕她不主动,迟早要自愿做他的女人的。

秦可依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需要,可是这种事怎么说的出口呢。

她内心里,是渴望周锐的手伸进裙子的,却又觉得,这想法太可耻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周锐的手伸到两腿间了,隔着内裤,摩擦着她那芳草地了。

“嗯,啊,锐哥,慢点……”

秦可依忽然坐起来,又羞又急的,赶快捂着内裤,推着周锐的手。

这一刻她脑海里出现视频中的样子,她感觉自己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了。

周锐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看着她胸口的雪白,直接把她的衣服给掀开了,伸手就朝秦可依的内衣摸过去,直接用力的开始揉捏她的胸口。

秦可依没想到周锐会这样直接,虽然她最期待的是周锐帮她检查芳草地,可是她这里,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那种羞辱感和触电感油然而生,让她浑身哆嗦,张着小嘴就发出了快乐的叫声。

“哎呀,嗯,锐哥你这是在干嘛,这里不可以摸的。”

周锐却微微的一笑,他当然是故意直奔主题的,就知道秦可依会这样的反应,他已经摸透了这女人的心思了。

“刚才你自己答应的,现在又不让我摸了,那我怎么给你检查?”

周锐嘴上这样说,手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加快了速度磨蹭她两腿间。

这弄的秦可依浑身瘫软,不停的发抖了。

“啊,锐哥你轻点,我不知道检查还要按这里的,为什么呀。”

秦可依半推半就,伸手轻轻的按着周锐的手。

“说了你也不明白,你胸脯和这里是相通的,都是属于女人的特征部位,这里是阴气过重需要排泄,这里通了,你下面也不会胀痛了,懂不懂?”

周锐说的头头是道,让秦可依听的云里雾里。

事实上,周锐很清楚,秦可依没什么病,她不过是疲惫过度加上天气炎热导致的,注意降暑消热就好了。

“这样呀,那好吧,可是你慢点,人家,啊……”

秦可依何时受过这样的刺激,几年了,没有让男人碰过这里,太敏感太羞耻了,她一开始还夹着周锐的手,后来干脆把两腿张开了,慢慢的享受这样的快感。

周锐觉得快要得手了,为了更加激发秦可依压抑多年的欲望,他一手伸到她胸前去揉捏,一手伸到了她的内裤里。

终于,摸到了她那湿漉漉的芳草地,这里是村里多少男人想要接触的地方呀。

曾几何时,周锐也是那么渴望触碰这里,如今终于实现。

周锐的手指都在颤抖,当他碰到了秦可依那肉缝后,秦可依一下叫出声来,娇喘吁吁的,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了,心里想的不是检查,而是对男人的渴求。

“嗯……锐哥,好热,你别这样。”

秦可依眼神变得迷离,欲望差点的战胜了理智,整个人软绵绵的,目光,聚集在了周锐的裤子上,还舔了舔红红的舌头,是那么的诱人。

周锐也知道是时候了,他故意把身子靠近秦可依,隔着裤子,摩擦她的手。

秦可依好久没有碰到男人这里坚硬的东西了,她心里很清楚,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

但是,身为女孩子,她一时半会过不了内心那一关。

好几次,她都想伸手去摸周锐那里,但是却强忍着身体里传来的快感。

周锐开始加速,手指已经伸到她身体里面了,在她那湿润的芳草地探索着,抽送进出,让秦可依的欲望达到了巅峰值。

随后他干脆把秦可依的手抓住了,按在了自己的裤子上摩挲。

“呀,锐哥你干嘛,不要这样子,不可以的。”

秦可依嘴上这样说,可是身体却很诚实,尤其当她发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了周锐那粗壮的阳物的时候,整个人都颤抖了。

她下意识的用手套弄着,好热好烫又好大的,让她充满了渴求。

“如果,可以和周锐现在欢爱缠绵,让他填满自己的身体,那该多好呀。”

秦可依脑海里不停的提示这个声音,整个人脸颊醉红,快要滴出水来了。

“可是,我不想当个坏女人,不行的。”

又一个声音提醒秦可依,她快要崩溃了。

就在此时,周锐突然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你摸我这里做什么,你怎么是这样的女人?”

“锐哥,我,我……”

秦可依无言以对,惭愧的闭着眼,简直无地自容,连忙松开了周锐的巨大,恨不得藏起来。

周锐忽然把手指从她两腿间抽出来了,假装很生气的样子。

“锐哥,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这样。”秦可依越发羞涩了,都不敢看周锐。

周锐却还在演戏,说道:“哎,这也怪我,没有考虑那么多,也对,你一个女孩子没有接触过这种事,你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这件事的。”

听周锐这样说,秦可依忽然有些心酸和感动,但是身体却也非常空虚,刚才强烈的快感,让她意犹未尽。

秦可依又羞又急的,眼泪汪汪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了,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我可不怪你,要不然,我就帮你继续检查吧?”

“嗯,你真是个好人。”秦可依忽然间对周锐完全放下戒备,甚至有了太多好感,非常信任他了。

周锐要的就是这效果,就说道:“你把眼睛闭着,待会儿不管怎么样都别睁开,我尽量快一些。”

秦可依点头答应了,感觉周锐把她两腿分开了,她还是羞的不行,闭着眼捂着脸。

越是这样,秦可依越觉得浑身酥麻难忍,周锐也在自己两腿间更加的用力。

房间里,回荡着她动听的叫声,她冒了一身的汗水,两腿颤抖了起来。

秦可依有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她张着小嘴大口的娇喘着。

周锐揉搓着她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秦可依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恨不得马上需要周锐进入她的身体。

周锐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渴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让人爱不释手。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望着秦可依那赤身裸体湿漉漉的样子,在夜色里,是那么的撩人,浑身充满了诱惑力。

被周锐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检查自己的身体。

忽然间,她觉得身子下面,被塞满了什么,非常的炙热温暖,又很粗大,直接进入了她的芳草地里。

周锐激动的快要爆炸了,立刻搂着她的两腿,慢慢的把那东西对着她的两腿间肉缝,缓缓的向里面挺入。

“啊,疼,好疼的。”秦可依娇羞的轻声叫了起来。

“你忍忍,你看看,你这里更湿了,说明效果很好,再坚持一下马上就会好的。”

这个节骨眼上,周锐可不想停下来,继续哄着她。

秦可依咬紧嘴唇,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乌黑的发丝,她疼的把眼睛闭上了,两手紧紧的抓住周锐的胳膊。

她平时也就是买了一些电动玩具在房间内给自己弄一弄,但是周锐的下面太大了,刚进去一点就把她疼得不行。

周锐非常兴奋,秦可依的下面那么紧,可能是他的太大,加上她全身发抖,他好不容易才进去了一丁点,秦可依立刻张着小嘴娇喘起来。

周锐激动不已,秦可依这少女的身子,果然水嫩啊。

周锐那里越来越膨胀,抱着秦可依雪白光滑的大腿,狠狠的朝她身子进入。

“啊,疼,疼呀,锐哥我忍不住了。”

秦可依开始呻吟叫了起来,身子下面一阵阵的收缩发抖,她的手指抓破了周锐的胳膊,想推开他。

周锐却压的她更紧了,爬在了她的肚皮上,挺着腰杆奋力撞击她的身子。

虽然只是进去一点,她两腿间已经非常湿润了,特别的紧凑,夹的周锐舒服的欲仙欲死了。

周锐在她那肉缝里缓缓的动着,渐渐的,秦可依那里已经溪水潺潺,春潮泛滥了。

周锐浑身抖动,分开了她的两腿,欣赏着她那里粉嫩的芳草地。

少女的身体,果然是那么雪白娇美,让周锐恨不得马上把她给揉碎似的。

周锐看到秦可依还是排斥自己,知道还需要给点刺激的感觉。

“嗯,锐哥,你在做什么呀。”秦可依突然发现硬邦邦的东西离去,紧贴上来的软软的舌头。

“我再给你解毒呢,你的身体没有调养好,我在帮你检查呢”,秦可依发现周锐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芳草地,一震舒麻的感觉全身而来。

周锐小嘴一张,舌头正卷在秦可依的芳草地上。

“嗯...”秦可依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感,自己居然不羞廉耻的兴奋了起来。

周锐的口技似乎受过训练一样,短短一会儿的功夫,他吞,舔,缠,饶,摩擦,这香艳的场面,让秦可依无法拒绝。

“可依,我舔的爽吗?你看我的小嘴唇正亲着你的芳草地呢!”周锐的嘴角渗出了口水,嘴上的动作越发的加快。

“可依,你快和昨天一样,帮你锐哥舔一舔下面。”说罢,周锐把可依拉了起来,把她的嘴凑到了自己硬邦邦的下面。

秦可依低下身子,把周锐的宝贝含在嘴里。

棒头上沾满了她的口水,在她口腔内嫩肉的包裹下,我激动地发出了声。

“可依……你的小嘴好嫩啊!”

“啧啧啧……”

可依像吸吮棒棒糖一样吸吮着我的宝贝,咂的声音很大,也难怪,她变的放肆了,甚至敢明目张胆的勾引我了,我的宝贝昂首挺胸,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

“唔...可依,快,加快速度。”

她那稚嫩的小嘴太迷人,把周锐调戏得欲罢不能,周锐害怕自己下去就忍不住了。

转身立马把秦可依推到在床上,手举着硬邦邦的宝贝贴上那芳草地。

秦可依发现周锐那根东西,弄在她那很痒痒的地方,已经快进去一大半了,弄的她特别的胀痛,虽然很舒服却有些难受。

“别,别弄了,锐哥,人家太疼了。”

她那里很湿滑很温暖,刚进去一点。秦可依又疼的摇头。

“好涨好烫呀,锐哥,你这里更粗大了,不要了嘛,我会疼死的。”

秦可依看着她两腿间,推了推周锐。

“没事,只有我们做男女这个事,才会对你的身体有帮助的。”

周锐知道秦可依因为是第一次,有点疼是应该的。

他都没有遇见过这样子纯洁美好的少女,所以很珍惜很怜爱。

他舍不得马上就占有她,担心会吓着她。

必须要让她心甘情愿的。

周锐干脆把他那根东西从她身子里抽离出来,展示给秦可依看。

秦可依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非常好奇的,用手碰了碰他那硬邦邦的东西。

周锐哆嗦了下,她那嫩滑的小手,更加激起了他强烈的欲望,于是傲然挺立了。

“锐哥。”

秦可依张着小嘴叫了叫,连忙用手握着,发现它还在跳动,非常炙热。

周锐知道她欲望来了,就摸摸她的酥胸,说道:“没关系的,只要你可以好起来,让我继续给你治疗吧。”

秦可依摇摇头,担心的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

“还是不要了吧,锐哥,你这里也太大了,我怕我承受不了。”

周锐愣了愣,笑了笑,说道:“没关系的,我可是学过医的啊,为你治病是应该的,我这是在行医呢,男女之事在我们学过医的人来说不算什么。”

“别傻了,不要再拖下去了,否则来不及了。”

周锐快忍不住了,那里要爆炸了似的,很想快点在她身子里面发泄出来。

她那里很湿滑很温暖,刚进去一点。秦可依又疼的摇头。

“没事,我这是再给你检查身体呢。”

周锐欲火焚身,狠狠的朝她那里进入,一下就碰到了她身体里的那层膜了。

周锐更加兴奋了,她果然是单纯而且是第一次,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得到她。

“嗯,好热呀,锐哥,我有点晕了,你别再动了,太疼了。”

秦可依脸颊绯红,眼神迷离,浑身发抖,夹紧了两腿,抱着周锐,娇喘吁吁的。

“听话,再深入一点,你就可以好起来了,我也可以完成任务了。”

周锐搂着她的小蛮腰,狠狠的朝她的那层膜刺探下去……

此时的周锐,就像是一个饿极了的猛虎,我们的扑倒了床上,摸着秦可依的胸脯,而她也热情的勾住了周锐的脖子,香唇点在了他的脸上,像蜻蜓点水一般的亲吻。

那呼吸声在耳边响起,越来越急促,秦可依果然很饥渴,这么长时间都没做爱,她一定憋坏了。

秦可依趴在了我的身上,忘情地吻着我,就连我的乳头都不放过。

“小美人,叫老公!”

“老公,人家要你好好疼我!”

说着,她骑在了我的硬邦邦的上面,当下面进入的一瞬间,我感觉还是秦可依更紧一点。

“啊...疼...”

在进去的一瞬间,感觉到仿佛穿破了一层膜,该不会这妮子也还是第一次。

我不免的怜香惜玉了起来,迟迟不敢展开太大的动作,需要给些时间让她缓冲一下。

“锐哥,你继续吧,我没那么痛了”

收到指令后的我,开始加大了运动,

“啊……老公……我爱你!”

感受着秦可依的温柔,我也不断地挺动腰身,配合着她一上一下的活塞运动。

被秦可依这么一刺激,我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扛起她的双腿,我用力的顶撞她的私处,今夜,我一定要给她幸福的生活。、

9次浅,一次深,不停得模仿着小电影上的动作和姿势,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在她的花心上。

“啊....锐哥我不行了,快把我的腿放下,我快要被你弄死了。”

我疯狂得在他的私处进进出出,卯足了这几天憋得劲往前怼。

“啊啊啊......”,周锐狠狠地发泄了出来,而身下的秦可依已经被弄得没有力气了。

瞧着床单上落下的一抹嫣红,我更加肯定了这个妮子是第一次,一股愧疚之意油然而来,我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对这个妮子好一些。

“那个,锐哥,我先回去了。”秦可依脸上泛红的状态还没散去,急忙忙的拿着自己衣服就往外一顿小跑。

“自己的第一次居然就这么交了出去,真是羞死了人!”

一夜无话。

第二天周锐早起,在楼下买了俩份早点,给秦可依留了一份,就出门上课去了。

今天苏冷韵不知是为何原因,没有来上课,所以请了唐颖老师来代课。

周锐对唐颖耿耿于怀,上次唐颖破坏他的好事,但是没有揭穿他,时不时的还暗示着他。

今天的唐颖穿着十分的性感,一身职业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衫,36D的胸口把衣服挤压得变了形,上衣的一个扣子没有系紧,露出胸前的大抹雪白,下身穿着紧身的皮裤,性感的臀部伴随着小腰扭动着。

“嘶...唐老师也是一个狐狸精啊。”周锐完全没有把上课的内容听进去,脑子全是萌现着和她在床上的情景。

“周锐同学,请你起来回到一下这一题,芬兰近代著名的音乐家分别有谁,代表作都是什么?”

唐颖自从那天看到周锐和苏冷韵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今天刚好逮到一个机会,看着周锐发愣的眼神,故意找了一个问题刁难他。

“呃...老师,这题我不会”

“上课不好好上课,分什么神,一会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周锐心中窃喜,没想到这么快就迎来了自己和唐颖老师的第一次单独相处的机会。

下课后,周锐来到办公室,发现办公室只有唐颖一个人在批改作业。

“唐老师,我来了”

“恩,周锐同学,你今天上课分了神啊,是不是最近遇到什么事了”

“老师,可能是最近没休息好,比较累”

“那个,在课余你还是需要多注意休息,好吧,听说你是班里的体育委员对吧”

“是的”,周锐一直都有做运动的习惯,所以保持着非常好的身材,在那个方面也是非常的强悍。

“那个,你看看有没有时间帮老师辅导一下锻炼,最近学校有个运动会要参加,也算是对你上课不认真的惩罚了。”

“好的,非常荣幸能帮老师辅导。”

“那你一会放学就到我家里”

“这...好的,老师”周锐本想拒绝,毕竟家里还有一个昨晚还缠缠绵绵的美女校花。

放学后,周锐早早来到了唐颖老师的家里,敲响门铃。

开门后发现唐颖老师早就已经换好了紧身的瑜伽运动服,整个完美的身材一览无余。

“老师,那我们直接开始吧。”

“既然要我教你健身,那你便看看你的柔性以及体力吧。”

“啊!”

这声尖叫更是大声,整个人已经被周锐给提得倒了过来的唐颖,忍不住的盘住了周锐的身子。

“你干什么!”唐颖没有想到周锐竟然如此的大胆。

“开始健身啊”,周锐一脸坏笑得对着唐颖说道。

“你稍微轻一些。”唐颖对他又无可奈何,只能继续听从他的安排。

近距离接触,唐颖发现周锐的皮肤黑是黑了些,但却特好。

迷恋的摸了摸那比寻常男子少了许多毛孔的精肉,神情紧张中带着些许的期待。

非常清楚的感受到了柔嫩触摸的感觉,周锐档下跨了起来,带着男性特有的气息渐渐的包围了唐颖。

“唔.....”

毕竟还是小女子,在关键时刻,唐颖却还是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周锐低头一看,好家伙,自己底下那个都快蹭人家老师嘴里了。

看着唐颖那张恐慌中透着委屈的眼睛,周锐不禁想起了刚才她对自己的信任,顿时挥自己几巴掌的心都有了。

有些仓促的把人拉了回来,周锐望着唐颖那张红透了的脸,再看看她那盘在腰间的大腿,汗水直冒,就差流鼻血了。

天啊,这也太考验人了吧。

努力的憋了许久,眼看着唐颖还没下去,周锐终于忍不住了。

喑哑着嗓子,目光死死的盯着唐颖的脑勺,周锐克制道:“老师,你要再不下去,我.....”

“我立马下去。”

唐颖非常敏感,虽说没杀过猪,但也见过猪跑。

这不,一听周锐这很明显不对劲的话,当下也顾不上什么,一个使劲便跳了下去。

“对不起,我.....”

话说到了一半,唐颖便再也说不下去。

周锐作为一个男子,自然也不会为难一个女人,更不会为难自己看上的人。

“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如果不是我想试一下你......”

“不对,都是我,是我要你教我的,对不起。”

“得了,怪你长得太美,怪我定力不好。”

受不了这没完没了的你啊我啊的,周锐大手一挥,开玩笑的道了这么一句。

“这......”

似乎是没有料到周锐会这么说,唐颖脸再次一红。

过了许久,才见她有些娇恬道:“好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家洗澡吧,这满身汗的。”

小女子气的拿起衣服闻了闻,唐颖一脸的嫌弃。

她的这些个动作,可把周锐刚才所撩上来欲火再次的更上一层楼。

脑袋瓜咕噜咕噜的转着,周锐眼睛一个闪烁,阴谋诡计便沾手捏来。

“哎呀,真可惜,房东刚才才打电话过来,说和园最后三条巷子停水。”

感叹的道了这么一句,见唐颖压根就一副不信自己的神态,周锐从口袋里面讨出了手机。

帅酷般的在屏幕上刷了几下,周锐便把手机递到了唐颖跟前,让她看个清楚。

“温馨提醒居住在和园后三巷的租客,今天下午十二点停......”

读到了一半,唐颖便有些义愤填膺了。

“这什么破房东,啥时候没水不行,偏偏大中午,那你还不是连饭都没得吃?”

“是啊是啊,我真可怜。”

接收到了唐颖同期的双眼,周锐装起了可怜来。

让一个大男人在自己跟前这样,唐颖还真有些受不了,当下便挥起了手来,相邀道。

“行了,你也别这样了,家里没水便在我家呗,。”

唐颖这话可算是说到了周锐的心坎上去,心底乐开了花,表面却还是犹豫不决,脚步更是踌躇不前。

“呐,浴室在那边。”

唐颖便头也不回的指着浴室的方向道了这么一句。

这作态,倒是有些像唐颖。

就在周锐在心中暗暗评价的时候,却见唐颖突然回过了头来,做关心状道。

“周锐,你这一身汗的,等下别着凉了,用不用我去找一身父亲的.....”

“不用。”你让我弄一下,着凉不着凉的那都是小事。

冷漠的拒绝了一句,掩盖了自己心中邪恶的念想。

“哦,既然如此,那你自便吧。”

“母亲不在,没饭吃,我上楼点个外卖去。”

边说着话,边脱着鞋,一双嫩白的玉脚便踩上了阶梯。

热血上头,周锐狠不得自己就是那阶梯。

突然,一滴液体掉了下来,周锐脚步生风的冲进了浴室。

“干嘛呢?周锐,又没人跟你抢。”

娇滴滴的话语可把周锐给搞得手足无措,就差把唐颖给弄回来按在地上狠狠干了。

门外的唐颖又怎会懂周锐的需求,还在说些有的没的。

她越说周锐越来劲,一把便扯下了挂在浴室内的女性内衣,对着自己的脑袋便套了上去。

一阵女性清香袭来,不似于之前唐颖的气息。

周锐猜想,这东西一定是唐颖的。

脑袋里面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周锐瞬间脸红脖子粗了起来,气喘吁吁的猛嗅了几下,嘴巴便吻了上去。

有了这开头,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好办了。

先是在心里面歪歪着唐颖主动的一些画面,周锐不客气的把东西往自己身下一放,便动了起来。

“哇、哇......”

跟之前看的的感觉不一样,毕竟有实物在手,周锐的性趣可是强了不止一倍。

反正也没人看到,自己爱怎么弄就怎么弄。

本着这个心理,周锐花样百出,把自己好好的侍候了一番,同时也在心底把某人好好的干了个千万遍。

幻想中的自己花样百出,现实中的自己却只有一个内衣,周锐可算是自找罪受。

无法杜绝自己的歪歪画面,周锐再怎么弄自己,浑身的欲火就是降不下去。

拼命的弄,欲望便拼命的涨,等周锐从浴室出来之时,浑身上下还真没一处干的地方。

好笑的是,真不知道该说这些是水,还是汗水。

有些无奈的甩了甩头,周锐此时的心思都在唐颖身上,脑海里面想的也是唐颖。

本来他还以为出浴室门之后肯定会见着,不料,这下面还是那么的空空荡荡。

他想见唐颖、想见唐颖.....

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催促着周锐,他竟然在毫无察觉之间,慢慢的走到了阶梯口。

“唐颖,你还没点完外卖啊?”

毕竟是在别人家里,周锐多少还是有些顾忌。

虽说爸妈不在家,但说不定下一秒她就出现,这也是有可能的。

庆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周锐觉得自己的定力还算可以,关键时刻总算是后主了。

周锐的声音不大不小,据他自己所料,楼上的唐颖肯定能够听得到。

不过,开口都这么久了,为何还没有回应。

心中隐隐不安,深怕唐颖发生什么意外,周锐快速的往楼上冲去。

再说这唐颖吧,本来确确实实是上楼来点外卖的。

只不过当把网站点开的时候,屏幕上竟然闪过了一段歪歪电影。

出于好奇,心中也隐隐有些渴望。

阴差阳错之下,唐颖竟然按开了那个电影看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一看便上了瘾,如痴如醉了起来,连会员都充了,就别说什么外卖了。

早就抛在九霄云外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周锐急急的赶了下来,恰巧便撞见了这一幕。

“得,点外卖点到这里来了。”

偷偷的嘀咕了这么一句,周锐望着唐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友善。

哼,本来还以为是个清纯之人,不料.....

是啊,周锐又怎能料到唐颖只是在无意之间碰到这个的,毕竟此时的唐颖已经学着电影哼唧起来了。

说真的,唐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就好像是中了邪一般,入了那个网站,看了那部小电影,便再也收不了手。

一部看了又一部,连周锐上来时那么大的动静都没听到。

而如今,她更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上似乎有了反应,火热火热的。

只有跟着电影里面的女人一起呻吟,身体才有所好受。

“不,唔,这不是我,这一定不是我,唔......”

控制不住的呻吟以及本身作为女子的羞耻相碰,唐颖万般难受了起来,两条秀眉都皱到了一旁去。

周锐听着她的话,看着她那表情,脸上非但没有同情,甚至还隐隐有些兴奋。

“什么是你不是你的?跟着做啊,都这样了还装什么纯?”

这话说得还算大声,要是唐颖稍微有所警惕,早就察觉了。

不过,现在的她完全沉醉在了自己复杂的情绪中。

唐颖压根就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上竟然会流淌着这么恶心的东西,这可是她生平最可恨的啊。

“不要啊不要.....”

身体为了满足,竟然隐隐有了动手自摸的举动。

还好唐颖有所准备,左手拉扯住了作怪的右手便拥挤了力,嘴里面甚至还苦巴巴了起来。

“不要,求求你了,不要这样,唐颖,你不是这样子的人,你不是......”

目光追随着在拉扯中已经有些站不稳的唐颖,周锐光明正大的站了出来。

双手环胸,不客气的倚靠在了门边,周锐看好戏般的笑了笑。

“骚就骚嘛,跟苏老师一个样,有些不好承认的。”

“行,今天我就要好好看看,你唐颖不是这样的人,那究竟是怎样的人。”

在吐出这些话的同时,周锐对唐颖已经有了新的了解。

要是之前的唐颖,周锐想得手还有得磨,不过现在这个......

未等周锐得意,那边的唐颖再次的发生了意外。

在一阵自身的抓狂相搏中,她个人终于平衡不了,整个人坐到在了地上。

就在周锐觉得自己无情,就这样放任唐颖不管的时候,那便再次的发出了惊叫声。

像似发觉了新大陆一般,唐颖低头看着自己那湿巴巴的裤子,大喊道。

“怎么、怎么湿了?”

把话说到了这里,她甚至还拿手摸了一把放在了自己的鼻子旁闻了起来。

“臭死了,臭死了。”

这不闻还好,一闻立马便作呕了起来。

神速的用手拿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指,唐颖的脸上红成一片。

也是,唐颖都当老师了,又怎么会不懂这种东西。

“妈呀,老子的处女膜。”

又是一声吼叫,唐颖满脸的遗憾。

没错,每个少女都希望自己的第一次能留在洞房花烛夜,而不是在这种时候。

目睹了跟前这一幕,周锐有些担忧唐颖寻短见。

不料,那小妮子竟然在癫狂过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望着那摸过自己玩意的手,唐颖突然沉默了一会儿,才自言自语。

“没想到啊,原来弄出来就舒服了啊。”

“啧啧啧。”

唐颖这话让周锐刮目相看了起来,忍不住咂舌道。

“还真是狐狸精啊,骨子里面的东西就是变不了,骚货一个啊,周锐我当初还真是瞎了眼,看走了。”

嘴巴上下一碰,周锐感概了一下,再次抬头之及,看到的景象真是闪瞎了他的狗眼。

只见之前看起来很是清纯的一个人,竟然再次的学了起来。

“嗯、唔.....”

相比较于之前,功夫越发的进展。

这么轻轻的一哼唧,周锐下面便再次的涨起了一个斗篷来,就别说那些色情的动作了。

再也压抑不住,周锐有些冲动。

他想开门进去,好好的把这个骚货按在墙上狠狠的干上一干,床都不用。

心动不如行动,干脆.....

周锐终于打算放手一博了,他嘿嘿了两声,摩擦起了手来。

“唐颖女神,我来了。”

热身了一下,周锐伸手敲了敲门。

在唐颖惊慌失措之及,他便打开了门,跨步走了进去。

目光不客气的环视了一圈,便稳稳的落在了被唐颖用身体挡住的电脑上。

“干嘛呢?唐颖小姐,这么慌张,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

边说着话,周锐边探头过去。

“周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进来都不敲门。”

慌忙之中连称呼都忘了打,唐颖满脸严肃。

“看来苏冷韵说得没错啊,你就是个卑鄙小人,我还真是......”

“真是什么?”

论反咬一口,周锐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唐颖又怎会是他对手。

趁着唐颖发愣的空档,周锐一把推开了她,露出了后面的电脑以及......

“呦,我还以为什么让咱们唐颖小姐如此翻脸呢?原来是这玩意。”

还是微笑,不过,那双犀利的目光却仿佛要将唐颖看透。

“我.....”

琢磨了许久,找不到洽当理由的唐颖,只好硬着头皮逞强道:“这是我家,我看什么用得着跟你报告?”

“呵,不用。”

要是唐颖服下软的话,周锐说不定就放过了她。

只不过某人却像着野猫,硬生生的把周锐的心给爪了个七上八下。

难受啊,这满身的欲火。

周锐的眼神在唐颖的身上游离着,这使她很是尴尬。

就好像是被人剥干了衣服一样,一干二净。

先是撞破,后是追问。

怎么所有不雅的一面就偏偏暴露在他面前呢?

唐颖此时连死的心都有了。

被周锐这么猛盯着,想要他开口他却又不开。

处于一个尴尬位置的唐颖,再也不想在这寂静中继续煎熬。

“你想怎样?”

秀眉紧皱,唐颖的脸上带着一丝的不甘,她不想守制于人。

“不想怎样。”

周锐混过很多场面,又怎么会不懂小妮子的心思,当下便道了这么一句。

唐颖跟苏冷韵不一样,来软可以,硬不行。

果然,周锐刚这么想,下一秒,唐颖便一脸视死如归道。

“给个痛快吧。”

不亏是苏冷韵的女儿,明明怕得要死,身子都在发抖,却还是如此有勇气。

周锐有些欣赏她这一点,当下也没多加为难,直言道:“做我女朋友?”

“什么?”

这就怪不了唐颖惊讶了,毕竟上一秒还在担忧被人告发、讽刺,下一秒却被告白。

一脸的不敢置信,唐颖指了指自己,再指指周锐,迷糊道:“我没听错?”

“没有。”

还是简单的二个人,唐颖望着周锐的眼神充满了复杂,她不明白。

“为什么?”

“没为什么。”

唐颖问得快,周锐回得更快。

在唐颖错愕时,周锐再次补充道:“因为你漂亮。”

时机已到,不再犹豫,周锐一步一步的逼近了唐颖。

“不是,不是。”

拼命的挥着小手,哪怕是今天刚看了那个,唐颖在此之前却还是个纯的,自然受不了周锐这一套又一套的陷阱。

“不是什么?”

轻轻的把唐颖按到在了电脑前,周锐紧跟着附身而上,魅惑的道了这么一句。

唐颖被吓压坏了,不敢有丝毫怠慢。

死死的闭着眼睛,便把自己刚才在房间里面的所做所为给道了出来。

看着她这幅模样,周锐还真有些心疼。

“你们男生不都喜欢自己的女人干干净净吗?”

“这么说来,你是不拒绝我,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