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恩快点在用点力嘛 片段|学长别这样在学校呢

时间:2020-05-22 15:33:20

 “那你还是要“注意”一下。”她把注意二字要的极重。

 

李小伟搬完东西,看到两人像是要吵架的架势,急忙道:“你们快来吃早饭啊,我做的样式可丰富了呢!”

 

庆晓娟当然知道他这是不想让她们两人起争执,打圆场来了。

 

她心里觉得算了,反正她也说过了,不能让老公为难,她好歹是徒弟陈宁的媳妇,也就让让她吧,就不计较了。

 文学

 

大家吃完了早餐,各自回房间。

 

白玉兰非常气恼,自己怎么就被她这样一个年纪大、又没有韵味的女人比下去呢?

 

她更难过的是,一个不如自己年轻貌美的女人,居然嫁给了师傅这样健硕又有魅力的男人!

 

手机叮咚一声,拿起来一看,是猥琐总监发的消息,要她去公司谈事情。

 

看到这个,她更气不打一处来了,心想:“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先驱使起我来了,反正也不想呆在家里受气,干脆去公司看看,杨胖海到底想干什么。”

 

白玉兰气冲冲的赶来公司,走进杨胖海办公室。

 

杨胖海坐在办公桌前,看到气势汹汹走来的她,急忙起身去沙发那边。

 

“来,这边沙发坐,先喝杯水,这大热天的。”他一脸猥琐的样子,白玉兰就觉得恶心想吐。

 

“说吧,什么事,我没空陪你乱扯淡!”白玉兰含着怒气,冷冷的说道。

 

“你这贱蹄子,还蹬鼻子上脸啊,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吗?你害的公司倒贴了很多钱,你看要怎么赔偿?”杨胖海看到傲慢的他,也窝着火气。

 

“你特么还敢说,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上次根本就是你自作主张,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去酒店。”

 

白玉兰现在更加生气了,看到他,恨不得立刻暴揍一顿,再踢到二里地里去,可是她没有那个脚力,也招架不住这个死总监!

 

“我说的就是对的,还是你不想呆了?”杨胖海色眯眯的盯着她。

 

白玉兰早就不想干了,看见他就烦躁,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你要是走出去,我保证你这些照片铺天盖地的都是!”说完用力把照片甩在地上。

 

“那你实在威胁我吗?”白玉兰咬牙切齿的回道。

 

“威胁!我怎么舍得你这样的美女被威胁啊!我只要......这样......”

 

杨胖海步步朝她逼近,伸出了胖手,想要往她柔润圆滑之地触摸,反复多次,嘴巴也凑了过来,激吻着她的脖颈,急切的一路往下。

 

白玉兰刚想推开,但是想到照片的事情,强忍着恶心立在那里被他侍弄着。不一会儿,她诚实的身子就有了酥麻的感觉。

 

虽然她很想要真正的男人。来抚慰她。但并不是这种让人觉得恶心巴拉,又超级猥琐的老男人!

 

但是自己确实感觉很舒爽,这杨胖海果然是风流,看来是玩过不少女人之后有的经验!

杨胖海见她不站着不动,就更加大胆放肆的她衣服里面探去,这女人光滑的肌肤,全身像水豆腐般的柔软弹润,他一下子就沉醉其中。

 

他正准备往她身上的柔软之地覆去,突然急冲冲的跑进来一个人,白玉兰一激灵,连忙逃离他,往帘子那边走去。

 

打搅了他的好事,杨胖海大怒道:“你干什么这么急,进来不知道先敲门吗,一点礼貌都没有!”

 

“杨总监,上次的项目黄了,康总让我快些把文件送你,说是客户那边的不及了。”他是康总身边的秘书小李,向来性子急切,但是做事还算牢靠。

 

白玉兰整理好衣服后,就往门边走去,快到门边的时候,转头跟他说了一句,“要是没有工作上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杨胖海开着她就这样跑了,心里直直冒火,但是看着小李在这,也没有办法拦着她,不让她离开,只好朝她点了下头示意她走。

 

白玉兰觉得那猥琐总监真的很强悍,让空虚的她感觉一下子就被填满了,现在满脑子都是那种羞羞的事情,甚至她还幻想他们如果真的做的话,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突然被自己这样的想法瞎了一跳,她恨不得找块柱子撞上去算了,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随便了。

 

但是现在真实的感受就是,她现在很想要有一个威猛的男人,陪她滚床单......

 

想到泛滥不堪的自己,她知道自己应该急需回家去纾解一下。

 

在车上,白玉兰在后排落座,开始小憩。

 

车子突然有些颠簸,把白玉兰给惊醒了。过了一会儿后,她这才发现,出租司机一直用后视镜瞄着她。但是这也是对她美色的一种肯定,她还是享受这样的注目的。

 

低头一看,原来自己今天随意穿了一件透视的衣服,那两点红润若隐若现的,非常香艳,裙子刚到大腿根部,因为燥热的原因,刚刚休息的时候,不自觉的把裙子又撩上去了一点。

 

她在后排看着前面开车的司机,因为她,身上起的一系列反应。那儿涨的很高,它有要冒出的架势,发现美女盯着他,司机轻咳一声,喉结涌动,吞了口唾沫。

 

白玉兰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的性感美女,以前没少被男人这样觊觎过。

 

可现在却很奇怪,他并不是单纯的想偷看她那么简单!

 

司机的那种眼神是自己在杨胖海身上见到过的,猥琐好色,像是盯着猎物般的眼神,如狼似虎像是要把她吞入腹中,像是心怀不轨。而且她注意到他那儿,已经高高的立起了。

 

白玉兰心想外面的男人怎么每一个,看起来都无比强势啊!

 

她这才觉得不对劲,匆忙的往外面看去,发现这地方越走越偏了,根本不是回家的路,这里居然是郊外!

 

“司机师傅,这里是哪啊?你不会走错了吧?”她连忙询问。

 

司机不语,车子拐进一个林区,司机把车停了下来,下车朝她走去。白玉兰去开车门,发现后排已经被锁住了。

 

司机猥琐的对她笑笑,打开车门,一把拉她出来,猛力推倒在草坪上,意图不轨。

 

白玉兰挣扎着就要起来,被司机一把摁住。

 

“你别反抗了,现在我要好好缓解一下今天出车的疲倦!”

 

他今天出车以来,一路上搭载的都是些人老珠黄的女人,和一些五大三粗的男人。现在好不容易接到一个绝色美女,前凸后翘,还性感迷人,他现在可要好好享受一番。

 

想着便去扒她的衣服,白玉兰那里会让他如愿,她腰身往旁边一扭,打乱司机的节奏。

 

白玉兰虽然是很需要男人,但是她还没有那么随便,她可不是什么男人都能亵渎的。

 

几番挣扎下来,司机被她弄得气喘吁吁。

 

司机顿了顿道:“小浪货,刚刚车上不是很欣赏我吗?难道你不想要?”

 

白玉兰看到他停了下来,瞅准机会,往他身上一踢,他闷哼一声,疼的直接倒在她身旁,捂着下面嗷呜一声。

 

“你——啊......”司机在原地打滚哀号着。

 

白玉兰见他这样急忙逃离,往大路上跑去。她的鞋子是尖头高跟鞋,坚硬无比,再加上她用尽了力气踢的这一脚,也够他受的得了。

 

但是怕他缓过来对她不轨,她加快速度疾跑着,但是刚刚为了不让司机得逞,频繁的扭腰躲避侵袭,应该是被扭伤了,现在觉得腰生疼,实在跑不了了。

 

看着已经跑了一段路程了,猥琐司机应该不会追上来了,她蹲在路旁花坛边,忧伤的低着头,环抱住自己的手臂,觉得自己既无助又可怜。

 

“小姑娘,你怎么啦?”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白玉兰耳边响起来,把她从忧伤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她闻言抬头,看到一个大叔站在她身边,但是长得不显老,模样还可以,看着有宽厚亲切的感觉,有些像他的师傅,她看的都有些晃神。

 

看到他身后的车,怔愣了一会儿道:“大叔,我没事,就是现在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回家了。”

 

白玉兰觉得她现在倒是可以求助一下这个大叔,赶紧坐车回家才是要紧事。

 

“噢,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家在那里,看我顺不顺路,可以载你走一程。”

 

白玉兰看他那么好说话,连忙把地址说与他,说了一些感谢他的话,他们就启程了。

 

在车上,大叔想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来这么偏远的地界啊。”但是看看她好像一副受伤的样子就沉默了。

 

过了二十几分钟,白玉兰到家了。

 

白玉兰见电梯坏了,护着腰,慢慢的挪步上楼。现在的自己好希望有一个人来帮自己啊,搀扶自己一下,她腰疼的难受。

 

好不容易到了家门口,却发现没带钥匙。只好敲门看看有没有人出来开门,可是敲了半天都没有人出来。于是她凑近门板听着,想知道有没有人在家。

 

她听到了里面碰撞床板、疯狂激战的晃动声,还有男女的大声低吟声,听这响动,白玉兰瞬间就知道里面是师傅师娘两人在做羞羞的事情。

 

听到这里,白玉兰非常气恼,她渴望已久的人现在和另一个人在床上奋勇激战,而且动静越来越大,像是要把床板都拆掉的架势。

 

白玉兰想想就来气,于是敲的更猛烈了些。里面的人兴奋异常,听到声音,丝毫不为所动,动作还更加猛烈了些。

 

“小娟,门外是不是有人敲门啊?”

 

李小伟虽沉浸在激情中,但是门外的响动还是惊醒了他,这才出声问了句,但是动作却丝毫没有减缓,扶住那儿对准庆晓娟就是重力一穿!

 

“啊——老公你好坏!”

 

庆晓娟在他那儿疯狂运作下,大声宣泄了一句。

 

白玉兰还是没有放弃敲门,但是现在她腰疼的止不住了,力气也越来越小,最后瘫软在地上,不再敲门。

 

“小娟,外面都没有声音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啦?玉兰好像没有回家,会不会是她啊?”

 

李小伟觉得奇怪,若真是她,那要快些去开门才是啊,现在这样像什么样子!

 

“哎呀,你就别管了,年轻人夜不归宿也很常见的!”

 

庆晓娟缠绕在他身上向他索要着。

 

但是李小伟想到早上她跑出去就没有回来,有些担心,会不会出事了?他答应徒弟要好好照顾她的,不能食言!

 

想着动作就停了,庆晓娟见他这样,以为是他累了,现在自己也受不住了,也难的他先放开自己,她也就停止了。

 

“老婆,我出去看看门外怎么了。”

 

李小伟急忙起身,往大门走去。

 

原来他并不是累了,而是他不想做了!庆晓娟想到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到底是谁坏我的好事,我倒要看看,于是也起身出去。

 

而李小伟打开门一看,白玉兰瘫倒在地,眼睛眯着,脸上显得非常无力。

 

“玉兰,你怎么了?”

 

他低下身子,摸摸她的头,慢慢扶她起来。白玉兰看到是他,心里又气又喜,气的是他刚刚和别人奋战,缠绵的人却不是她,喜的是现在他来了。

 

“师傅,我腰疼,在外面不小心摔了,好像扭了。”

 

白玉兰看起来脸色苍白,柔柔弱弱的让人心疼。

 

李小伟第一次看到这样受伤的她,心里泛起了不一样悸动,顿了顿道:“来,我们进去吧!”他轻轻抱着白玉兰进了她房间里,庆晓娟出来见她受伤,也就不说什么了。

 

但是看着自己老公抱着别的女人,心里还是有些郁闷,虽然她是自己家里人,但是白玉兰依偎在自己老公怀里,还一脸甜蜜依恋的样子!?而且着死女人穿的那么薄,想勾引谁呢!庆小娟有些恼怒。

 

他跟着走到白玉兰房间,见老公把白玉兰放到沙发上,叮嘱几句,去拿了点药给她就出来了。看到老公坐怀不乱,她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李小伟回到自己房间,庆晓娟一把抱住了他,向他索吻,李小伟没想到激吻来的这么突然,一时没缓过来。

 

“老公,我们“继续”吧!”

 

庆晓娟现在一时兴起,又想和老公再做点什么,让隔壁那个小妖精好好听听,这个男人再她身上遨游,这个男人是她的!

 

李小伟混乱着,胡乱动作着,有些心不在焉。他现在脑海里的身影都是白玉兰,楚楚可怜的,还受了伤。但是很快就被快感吞没了。

 

“嗯——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