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女生勿进进了必湿_她的白丝脚踹在我脸上碾踩着

时间:2020-05-22 15:28:14

 “哦,我给你开门。”

脚步声响起。

门开了。

我一愣住了。

嫂子居然光着身子!

 文学

当然,我是瞎子,她用不着忌讳我。

难道嫂子喜欢光身子睡觉?

我走了进去,瞟了一眼电视。

又呆住了!

电视里居然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光身子在做那事儿!

然后,我看到下面的影碟机亮着,嫂子是在放碟片!

她居然在看这个?

我蔫下去的小祖宗一下就顶了起来!

乖乖,没想到嫂子居然是这样的女人,难道她就是村里人说的那种欲望很强的女人?

我想起了之前,我哥给我说过的一些话,虽然,他们在一个城里生活,但是双方的工作很忙,他们就是那种周末夫妻,聚少离多。

嫂子给我递蚊香的时候,她的目光一下落在了我的裤档上,嘴巴震惊的可以装得下一个苹果。

不得不说,我的本钱是很大的,村里人都知道,说我长了一个像驴一样的玩意。

为了怕她怀疑,我赶紧说道:“嫂子,我尿急,你快给我!”

嫂子‘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嫂子也想上厕所,我们一起去吧!”

然后,她穿上睡衣,拉着我走了出去。

在她穿睡衣的时候,我注意到,在床头柜上的一个盘子里放着一根新鲜的黄瓜。

难道嫂子把这个当夜宵?

到了卫生间,嫂子让我先进去,然后,我发现她悄悄的把关上的门给打开了一条缝!

嫂子居然偷看我!

我发觉嫂子在偷看我,但我不能说破呀!

难道,我的尺寸吸引了嫂子?

听村里人说,女人就喜欢男人的本钱大,那样,她们才有充足感。不过,我没法理解,因为我还是一个童子娃儿。

既然嫂子想看,那我就成全她吧!

于是,我故意侧着身子,然后扒下了裤头。

在看到我那里的时候,嫂子的表情非常的惊讶,似乎因为我那里的尺寸完全超过了她的想象,眼神中流露出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

被嫂子这样看,我下面涨得厉害,那尿居然变成两股飚了出去!

嫂子眼紧紧的盯着我的裤档,竟然两只手摸起了自己身体下方,表情非常的迷离,这太香艳了!

虽然,我瞎了这么多年,并不表示我什么都不知道,在农村,你随处可以听见别人谈论男女那点事儿,而他们更不会在乎我这个瞎子的存在。

嫂子的这种行为跟我自己用手指差不多吧?

难道我哥真的满足不了她?

尿完之后,我走了出去。

嫂子把手里的蚊香递给了我,然后走了进去。

回到屋里,点了蚊香,我再次躺下。

可我更睡不着了。

我没想到嫂子居然在房间里看那个!

那个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毛片吧?

她还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偷看我那里!

我越发断定嫂子是一个欲望强烈的女人,而我哥现在不在家,她只能像我一样用手来解决问题了。

要是,我能变成嫂子的手就好了呀!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我一跳!

要知道,这个手机是嫂子今天才送给我的,是一款盲人专用的手机,可以通过语音功能使用。

而我手机上只有我嫂子还有我父母的手机号码。

我赶紧拿了过来,一看,是嫂子打来的!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更半夜了,她打给我做什么?

没有多想,我接了电话。

“金水吗,我是嫂子!”嫂子的声音响起来,有点急切。

“嫂子,你还没有睡呀!”

“不好意思,金水,把你吵醒了,你能来我屋里吗,我有点事!”

这个时候,叫我去她屋里,有点事?

我心里有些困惑,但更多的是期待,难道嫂子看毛片,受不了了,让我去当她的手?

但是,我嫂子很爱我哥,她不可能做对不起我哥的事儿,而我也不能对不起我哥!

心里想着,我答应了一声。

放下手机,我就很忐忑的出了屋。

再次来到嫂子的门前,一推,门开了。

“嫂子,我来了。”我轻轻的说了一声。

嫂子正坐在床边,还是光着身子,不过,电视已经关了。

她走过来,把门关好,然后,把我拉到床边。

“嫂子,啥事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正大光明’的看着嫂子。

由于瞎了这么多年,我的上眼睑和下眼睑差不多粘在了一起,虽然现在看得见了,不过也就是一条缝,别人是看不出端倪的,平常我还戴着墨镜呢!

和嫂子近在咫寸,她身上纤毫毕现,那视觉的冲击比刚才在卫生间外偷看还要强烈!

我情不自禁的夹紧了双腿。

嫂子欲言又止,脸已经红了!

我更加莫名其妙了,但我又不能说出来。

“嫂子,倒底啥事呀?你说呀!”

“金水,是这样的——”嫂子表情很怪异,说话吞吞吐吐,“嫂子,不小心把黄瓜放、放到身体里去了,结、结果断了,有半截卡在里面取不出来了!”

嫂子的表情像要哭了似的,整张脸红得像苹果!

我心里‘咯噔’一下,一时间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但我的余光瞟向床头柜,看到盘子里还有半截水淋淋的黄瓜!

“嫂子,你说啥,黄瓜放到身体里去了,卡住了?卡在喉咙上了?”我下意识的看向她的咽喉,但是并没有看出异样!

要知道盘子里只余下小半截黄瓜,要是大半截卡在喉咙上,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过,她一个大人,怎么可能把黄瓜囫囵吞了呢?

看我一本正经的样子,嫂子真的快要哭了!

“不是的,金水,黄瓜没有在喉咙上,是、是在我下面!”说这话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张开了腿。

我脑袋‘轰’的一下!

妈蛋,黄瓜原来在她下面!

可她怎么把黄瓜放在那里面去了?这可是一根大黄瓜啊!

我突然打了个激灵,难道嫂子把黄瓜当成男人那个了?

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我去村里的小卖部买醋,村长的儿子张大龙对小卖部老板娘罗春花说,她男人没在家,她只能用黄瓜止痒,结果被罗春花给骂了一顿。

当时,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呢!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乖乖,这黄瓜原来还有这个妙用啊?

“嫂子,你——”我不知道怎么说了。

嫂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羞羞答答的说道:“金水,你不要乱想,嫂子是个女人,有正常的需要,你哥已经走了好几天,所以,我才….嫂子不是坏女人,你以后会明白的。”

“嫂子,我知道你是好女人,可我要怎么帮你,我看不见啊!”我一脸无奈的表情,心里却是激动无比!

嫂子以为我是瞎子看不见,我却可以趁机看个仔细啊!那可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

我听说,男人和女人办事儿,就是男人把家伙放到女人那里去!

“金水,你千万不要把这事儿说出去,父母也不行!否则,嫂子丢死人了。”嫂子低着头说道。

“放心,嫂子,我肯定不会说出去!”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哎,幸好你看不见,不然,嫂子真是羞死人了。”嫂子抬起头来,又期期艾艾的说道,然后,就抓住我的手,把我的手放在了那片草丛上,然后,她自己躺了下去。

“金水,就在那里,有、有条缝,你、轻点伸进去。小心,别、别再弄断了!”她的声音已经低得像蚊蝇。

我激动的一颗心快跳出嗓子眼了!

我居然能够这么正在光明的看嫂子那神秘的地方啊!

“知道了,嫂子。”我结结巴巴的说道,然后蹲下去,我这才注意到,那三角区上方果然有明显的隆起!

乖乖,那大半截黄瓜真的在里面耶!

这尺寸是怎么吞进去的?

不过,我想到,这是生孩子的地方,孩子总比黄瓜大吧,孩子都能钻出来,那黄瓜能进去也就能够理解了。

这地方还真是神奇呢!

一股略带腥腥的气味混和着香皂的味道袭进鼻里,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全喷在嫂子身上了。

“不好意思,嫂子,我、我有点激动!”我的手慌忙在她身上胡乱抹了几下。

嫂子‘嘤咛’一声,“快点,金水!”

“好,好!”

我的手抖得厉害,探索了一下,然后伸了进去。

我的鼻血都快流了出来!

这太刺激了呀!

嫂子若有若无的哼了起来。

捣鼓了几下,我就摸到了黄瓜,夹住了它。

就在这时,嫂子的双腿死死的夹住了我!

“嫂子,你夹到我了!”

嫂子没有说话,我感到她的身体一阵痉挛!

几秒之后,她的腿松开了。

我感觉嫂子像虚脱了一般,不过,那表情很是愉悦!

“谢谢你,金水。”嫂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黄瓜你还要吗?”我呐呐的说道。

嫂子坐起来,脸上红霞飞,“当然不能要了。”

她从我手中接过黄瓜,“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吧,记住,一定不能说出去。”

我点点头,站起来。

嫂子的目光又落在我裤档上。

没办法,我不可能没有反应呀!

这次,我没有解释,我想,她应该明白。

“那嫂子休息吧,我回屋了。”我‘摸摸索索’的走了出去。

回到屋里,我狠狠的撸了一发才睡了。

第二天起来,已经是大天亮了,想起昨晚的事儿,我坐在床上回味了一会儿,才下床出了门。

院子里,嫂子坐在那里搓洗衣服。

嫂子穿着清凉的衣服,那露出的胳膊腿儿像青葱一样白嫩,脚上就随意的穿着一双凉鞋。

“金水,起来了啊?”嫂子笑道。

“嗯,起来了。”

“那你等下,我去给你端碗稀饭。”嫂子站了起来。

“他们没在吗?”

平常就是我妈给我盛饭。

“爸去隔壁村做木匠活了,过两天才回来,妈去地里了。”

我“哦”了一声。

我爸是村里有名的木匠,经常在外面给人家做家具,几天不回来是常事。要是我的眼不瞎,估计也跟着他学手艺。

我回到屋里,嫂子把饭端来了。

我吃过饭,嫂子又走了进来,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半天她对我说:“那个…金水,你在镇上诊所里学的按摩吧?”

“对啊!”我连忙回道。虽然我没法学木匠,但是作为一个瞎子,这几年来,我一直在镇上一家诊所跟一个老中医学按摩。

“那你给嫂子按摩一下吧,让嫂子看看你的水平怎么样!你哥走之前说过等他回来要在城里开一家休闲娱乐的店,到时候再把你带上。”

嫂子虽然说的冠冕堂皇,但现在我却清楚的看到她一直捂着小腹以下,一副很不舒服的样子。

这不不由得让我想到昨天晚上断在嫂子那里的黄瓜,不会是黄瓜停留的太久,让嫂子不舒服了吧?

“金水,不行吗?”见我发愣,嫂子又不太好意思的问道。只见这会儿,她直接就把手给放在裤裆里面了,不停地用手按来按去的。

我浑身激动了起来,昨天晚上的场景到现在还在我脑海里晃悠,现在嫂子找我来按摩,还那里不舒服,这不就意味着我还可以再近距离的接触一下么?

我哪里会不同意,况且嫂子说的话也是真的,在我哥离开之前就说了等回来以后,他会在城里开一家休闲娱乐的按摩店,我嫂子之前在城里一家养生会所当大堂经理,对这一方面应该很专业现在也正好是检验我手艺的时候了。

于是,我就点头说:“好啊!

准备了一下,我就说:“嫂子,你躺下吧,试试我的手艺。”

“嗯,好的。”见我同意,嫂子就很听话的趴在了床上,她穿得衣服很贴身,所以,身体的曲线很诱人,特别是那个高高隆起的屁股,我狠狠的咽了口口水,下面不争气的又抬起了头。

金水,你先随便按一下吧!“

趴在了凉席上,嫂子放不开,没有直接让我按她那里,就一副要考我的样子说道。

“好的,嫂子!”在我眼里嫂子的身体不论任何地方都对我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和探索欲望。

这依然让我兴奋不已,昨天晚上的画面再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浴望,开始给嫂子按摩。

我从头部开始,很卖力的按摩。

说实话,我学中医按摩好几年了,现在已经出师了。在诊所,师父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就上场。

“金水,你这手法很不错呀!”嫂子的脸埋在枕头底下,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谢谢嫂子夸奖,你以后开了店,我会努力工作。”这会儿我已经感受到了嫂子的身体,确实要比村里,镇上那些女客户强太多太多,让我激动不已。

得到嫂子的肯定,我心里美滋滋的。

“继续往下一些吧!”嫂子现在似乎很享受,就开始让我往下。

然后,我就按到嫂子的背部了。

“嫂子,现在感觉怎么样,力度需要大一点吗?”我问道。

“可以大一点。”

我加大了力度,使出十八般手艺。

中医按摩讲究按穴,但嫂子穿着衣服,按得不是特别准,但尽管这样,嫂子嘴里也不时发出娇喘声,听得我血气上涌。

很快,按完了背部,我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紧接着,嫂子还没有说话,我就问道:“嫂子,要作臀部按摩吗?”

嫂子闻言,身子顿时就震动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嫂子她便深呼了一口气,抿着嘴:“按吧,我要完整的体验一遍。”

我心里也跟着激动了起来,看来嫂子的胆子比我还要大啊,本来我还想着先按臀部,再说小腹以下呢,看来嫂子被我摸舒服了。

于是,我的双手按在了她臀部上。

那弹性太好了,手指一按下去,就觉得有一股力量往回顶!

嫂子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声音也更加的媚了。

“重一点,再重一点——”

我的一双手仿佛在弹钢琴一样,在她的臀部起起落落。

推、按、揉、搓、压、拍、捏——

什么手法都用上!

当臀部结束以后,嫂子脸红得像苹果,身子像蛇一样在床上扭动!

接着,她眼中竟然出现了一抹的渴望,紧接着,便对我说:“金水,嫂子的肚子附近有些不舒服,你帮我按下吧!”

这是我最期待的,我可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嫂子那里是什么模样,就算不能真正的摸到那里,但距离也会很近了。

紧接着,我的手就按在了嫂子小腹以下的穴位,随后我的手起手落,嫂子就一脸享受之色,不停地说我的手艺真好,按几下就舒坦多了。

我深知嫂子就是昨天搞疼了自己,我脑海里的画面感突然浮现,紧接着,我就继续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手也像忍不住的一样往下。

起初嫂子,还有些抗拒,但随着她脸上出现比刚才按摩她臀部时还要渴求的表情,以及娇喘声以后,她就没有抗拒了。

甚至她还一脸通红的睁开眼睛盯着我已经高高鼓起的裤裆。

这让我体内彷佛有火再燃烧,因为我知道嫂子现在被按的有反应了,她想要了。

“不行了啊,不行了——”嫂子发出要哭不哭的声音。

但越是这样,我手里却根本停不下来了,不过在我又一次按到她敏感的穴位时,她一下坐了起来。

“金水,不行,嫂子受不了了!”她抓住了我的手。

“嫂子,还没有按完呢!”我正儿八经的说道,现在我是真的想继续按下去,虽然我不知道接着按下去会是什么后果,但我感觉按的时间越久,可能会让我触碰到,让我无法想象的事情。

“不行了,金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不过我还没说完,她低低的叫了一声。

她应该是看到凉席被打湿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