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张医生 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男女开车文

时间:2020-05-22 09:01:43

看着老赵的下面,又是害怕,又是害羞。

“我……赵叔,我不会啊!”

老赵心中急切,捂着下体的手也拿开了,他急忙挤出了几滴眼泪,眼睛颤抖的紧闭。

这一下,王雪更加害怕了。

村子里比较封闭落后,她哪里见过男人的这个东西,顿时看到老赵充血发涨,一下就相信了。

“我……好,好,赵叔我这就帮你吸出来,你一定不能死啊……”

老赵心中大喜,只见王雪颤抖着,慢慢将头低了下去。

瞬间,老赵感觉进入了一个温暖紧密的地方,一股吸力传来,简直让他感觉飞了魂一样舒服。

文学

老赵慢慢伸手摸向王雪胸前的柔软,轻轻揉捏了一下,王雪惊的轻吟一声,瞬间吞进去了一大截。

“咳咳……”

王雪呛出了眼泪,耳根都红了,长得像洋娃娃可爱的面孔像涂了一层腮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老赵,快急哭了一样。

“赵叔,这东西太大了,我……我吸不出来……”

王雪感觉自己浑身像着了火一样难受,口干舌燥,开始下意识的扭动着小柳腰,用小腹去摩擦老赵的家伙,有一股舒畅,一波接着一波,放大了她心中的渴望。

老赵故作难受,颤抖的眼睛睁开一条线,手指着涨红顶端的小孔,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说道:“小雪,叔就是这里被咬了,你再不把毒吸出来……叔快不行了。”

老赵感觉自己不上不下,浑身的渴望达到了顶点,但就在快要爆发的时候,王雪突然吐了出来,让他难受的厉害。

王雪看着老赵难受的样子,心中更加害怕了,但是又看到老赵下面涨大的一跳一跳,心中忽然有些过意不去。

如果不是自己洗澡被蛇咬了,赵叔也不会碰到这条蛇,也就不会被咬。

越想王雪心中就越是愧疚,忽然老赵一声惨叫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赵叔,我这次一定帮你吸出来!”王雪红着脸,将头埋在了老赵两腿之间。

老赵脸色涨红,喉咙发出低吼声,这是一股比刚才还要强烈的快感,差点让老赵直接爆发出来,还好他快速按捺了下去。

“小雪,你这样是吸不出来的,让赵叔按着你,你跟着赵叔来。”

等到王雪在下面闷哼一声答应,老赵压着心中的兴奋,伸出双手,一手托着王雪的头,一手按着,慢慢的开始上下弄……

随着老赵按的越来越深,从王雪的喉咙中开始发出一些不舒服的闷哼,但是一想到赵叔是因为自己才那么痛苦,王雪就忍着不舒服让自己坚持了下来。

慢慢,王雪开始自己加快这个速度,一种诱人的娇喘从她口中闷声传出。

老赵心中兴奋,他知道差不多了,两只手颤抖的抓住王雪的雪白,用熟练的手法揉捏按压,王雪的身体也开始轻轻的扭动起来,双脚并拢缓缓磨蹭……

王雪扭动小柳腰的频率加快,她感觉自己的那里有了点滑腻,奇痒无比,仿佛骨头上有蚂蚁在攀爬般,喉咙里发出了娇媚的声音,整个人都变得柔软无力了!

老赵一股欲火早已经快要爆发,见王雪迷离的模样,哪还忍得住。

于是,老赵一低头,将王雪的头抬起,找到那期待已久的樱桃小嘴,重重的就亲了上去,同时腾出一只魔手,肆无忌惮的开始在王雪曼妙的身躯上下游走。

“嗯……”

王雪没有拒绝,反而一把将老赵抱住,胸口上下起伏,呼吸急促,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两条腿情不自禁的夹住老赵的腿,尽力磨蹭着。

“赵叔,我好热……”

老赵那双游荡的魔手,不甘心隔着衣服搔弄,直接掀起王雪的白色连衣裙伸了进去,一把抓住了那一手掌握不了的柔软,随后就开始肆意的抚弄起来。

“唔……不要……”王雪双眼迷离,她感觉自己的圆润,被一只滚烫的大手紧紧的抓住,烫的心都要碎了。

这一刻,老赵再也按捺不住,脱掉王雪的底裤,找准位置,猛得冲了上去!

“雪丫头。”

突然院子里又传来了一声呼喊声,顿时将陷在情欲中的两个人惊醒。

老赵听到这个声音,简直恨的牙痒痒的,这个王老头,早不来晚不来,偏僻在最关键的时候来。

“叔......是爷爷,爷爷来了,他一定有办法治好叔的蛇毒的。”王雪听见自己爷爷的声音后,兴奋的不行。

在她的想法中,老赵会被蛇咬全部都是因为她引来了毒蛇,要是老赵就这么被毒蛇毒死了,她一定会愧疚一辈子的。

但不知怎么的,老赵把他的大武器从自己大腿根移开的时候,王雪竟然感到有些空虚,真不知道那个大家伙进入到自己身体里,会是一个什么感觉。

“小雪,叔没事了,蛇毒已经被你吸出来了。”做情事被打断的老赵,明白今天没有机会了。

看着老赵肿胀的地方逐渐变小,王雪心里也不禁松了口气,那么好的赵叔可不能因为自己出事了。

“对了,小雪,我们中蛇毒的事情可千万不能告诉你爷爷,不然你爷爷会担心的。”老赵一边帮小雪拉好底裤,一边嘱咐到小雪。

“嗯,叔,我知道的。”王雪想起刚才吸蛇毒的场面,顿时感觉脸上有些发烫,要是能一直继续下去该多好啊。

正当老赵还想继续嘱咐小雪两句,便听见院子里传来的声音逐渐变大,隐约还能听见脚步声传来。

“雪丫头,你在吗?”

“爷爷,我在的。”王雪急忙拿上自己那沾满老赵身下味道的粉色底裤,将它藏进盆里,随后羞答答的撇了一眼老赵后,便连忙向外跑去。

“雪丫头,咋这么慢啊,快跟爷爷回家吃饭了。”

“我东西掉赵叔这了,爷爷,我这就回去吃饭呢。”

看着老王带着王雪回家,老赵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可以品尝到王雪的滋味了。

又继续乘了会凉,老赵刚准备起身去做午饭,便看到一个女人慢吞吞的从大门走了进来。

来人是何茂村有名的寡妇郑薇薇,刚嫁到这个村的时候,她的老公李二柱就直接在洞房花烛夜后暴毙了,怀上的小孩也夭折了,因此乡里乡亲的都在传她是个白虎,专门克自己的男人。

但老赵可不太信这个,况且这个寡妇长的是真的很美,一米六几的个子,穿着宽松的花色长裙,前凸后翘,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似的。

正当老赵眯着眼打量眼前这个寡妇时,郑薇薇一手揉着腰,一边表情痛苦的走到老赵面前。

“赵叔,昨天我不小心扭到了腰,夜里疼的厉害,你是咋村远近闻名的医生,您看,能不能帮我治治。”

听到这话,老赵这才把眼神落在了郑薇薇的腰上,真是好一个细腰,看着没有一丝赘肉,要是能摸一把,该得多爽。

老赵心里胡乱想着,但是表面还是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笑道:

“小事一件,待会我给你拿点我的特制药,用不了三天就能好了。”

“三天?!要这么久啊,那可怎么办啊?”

郑薇薇听到需要三天才能治好,心里更加着急了,现在她的生活支出可是自己赚的,而且还要赡养自己丈夫的老母亲,这要是三天赚不了钱,家里连锅都要揭不开了。

一想到这,她的心里就无比烦躁。

看到郑薇薇这个样子,老赵也大概猜出了原因,要想让腰伤好的快一点,方法当然有,只不过需要推油按摩一下......

一想到这,老赵就忍不住打量起眼前的郑薇薇,此时的郑薇薇一只手正扶着腰部,将硕大的柔软给挺了起来,绝美的脸庞看的老赵身下不由的挺立了起来。

老赵强压住心里的欲火,故作严肃的说道:“要想好的快一点,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怕方法你不能接受。”

“什么办法?赵叔,我知道你以前是县城里的名医,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郑薇薇立马急道。

“我听说你也在县城里待了两年,想必也听过推油按摩了,如果由我帮你按一下,再涂上我配的特制药,腰伤明天就会有很大的好转。”

老赵眯着眼睛,暗自打量着眼前这个绝世尤物。

郑薇薇听完老赵的话啊,果然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她在城里待了两年,懂得要比村里的人多的多,思想也开放的多,但是要让她脱了衣服让老赵在自己身上按摩,却也有点难做出来。

可是自己家存的余粮不多,再担搁几天日子就过的更苦了,老赵是个医生而且年纪都跟自己父亲一样大了,想必也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一番纠结之后,郑薇薇脸红道:“叔,没事,你尽管在我身上施展就好了。”

老赵听到这话,欣喜若狂,可是表面还是一副老实的样子。

他走上前扶住郑薇薇,左手上摸着柔软无骨的小手,右手搂着细腰,让他不禁心里一颤。

与此同时,郑薇薇身子也不由的发软,郑薇薇自从丈夫去世后就再也没有接触过男人,现在被老赵这么扶着,只感觉全身发软。

老赵将郑薇薇带进房间,让郑薇薇脱下衣服,并平躺在床上,看着花色长裙从郑薇薇身下缓缓褪下,老赵的渴望简直快要克制不住。

看着郑薇薇雪白的肌肤一览无余的暴露在眼前,老赵使劲吞了口唾沫,他把桌子上的橄榄油挤到了手心上,激动无比的朝郑薇薇的后背探了过去。

这次肌肤相亲,老赵身子颤抖,心里面好像有无数蚂蚁在啃食,让他心痒难耐。

粗糙的手掌在橄榄油的润滑下从郑薇薇,光嫩洁白的后背轻轻滑过,每一次的移动,郑薇薇都会如同触电般一样颤抖起来,喉咙深处也会传来舒爽的声音,羞的她将头直接埋在了枕头里。

老赵如痴如醉,眯着眼睛享受着郑薇薇温热的体温从手心俯身而来。

每次将橄榄油涂抹到腰肢的时候,他都会有意无意的朝郑薇薇挺翘的臀部蔓延过去,奈何有底裤包裹着臀部,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底裤给撕烂。

郑薇薇的俏脸已经潮红无比,她用力夹紧了双腿,随着老赵的轻抚,她的身体一阵颤粟。

老赵知道郑薇薇身体敏感无比,所以每次按摩都不由的带上了一些催情的手法。

郑薇薇哪里知道老赵是刻意的,每每被老赵在敏感的房子抚摸的时候,就能感觉到灼热和空虚弥漫了她整个身心。

“赵叔,好......了没?”郑薇薇夹紧自己的双腿,她是真的快受不了了,被一个和自己父亲差不多岁数的人用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即使是治病,但这种舒服的刺激感,也让她觉得很羞耻。

老赵看着这画面,收回了手,小声说:“郑薇薇,还需要按别的穴道,帮你排毒,增强下新陈代谢,这样腰伤好的快一些。”

“这......”郑薇薇潮红的脸上泛起一丝纠结,但一想到都已经这样了,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而且她坚信老赵最多只会占自己一点便宜。

一番思考后,郑薇薇主动翻过了身,正对着老赵,嘴唇颤抖的说道:“叔,你治好点,我明天还赶工呢......”

老赵一边往郑薇薇娇躯上滴着橄榄油,一边说:“放心吧,肯定不耽误明天赶工,把胸罩脱了吧,这些排毒快点,效果也会好点”

郑薇薇柳眉微微紧皱,她用贝齿紧咬下唇,犹豫了许久,想要拒绝老赵,可是现在要是半途而废了,那明天就赶不上工了,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弓起身子把胸罩给解了下来。

那里的硕大让老赵鼻血差点喷涌了出来,随着郑薇薇的呼吸,那对柔软微微荡漾,老赵吃力咽了口唾沫。

当老赵那双粗糙双手落在小腹时,郑薇薇紧紧的夹着双腿,脸上绯红无比,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双手从小腹蔓延,一路向下,老赵顿了顿,他舔着发干的嘴唇,最后蔓延而上。

“啊”郑薇薇控制不住的吟了出来,她的身子又痒又烫,身子不由自主的开始摆动了起来。

这一瞬间,她浑身战栗趴在了床上,她很想摆脱老赵,可是现在根本提不上劲来,而且她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自然的反应,紧紧的咬住自己性感的樱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郑薇薇的敏感的回应让老赵舒爽无比,他故意松开了郑薇薇的柔软,朝小腹抚摸了过去。

一来二去,郑薇薇长久未曾被男人临幸的身体有了强烈的反应。

老赵见郑薇薇已经彻底被自己的双手所征服,他一只手揉搓着鲜嫩樱桃,另外一只手游走在小腹上,有意无意的触摸着敏感部位。

郑薇薇娇喘呻吟,敏感的身子,根本经不起老司机这种娴熟的撩拨,这种被异性抚摸的感觉让她脑中一片空白,她的下肢不受控制的耸动起来,以此迎合老赵的试探触摸。

郑薇薇此时舒服的直想叫出来,可是心里却也失落不已,要是能更进一步就好了.

老赵见情况差不多了,张开嘴巴,弯腰朝郑薇薇的上面探了过去。

“啊”郑薇薇没有反抗,闭着眼,无意识的呢喃了句,让老赵一阵陶醉。

此时,老赵却也是纠结不已,自己已经主动了,万一郑薇薇等会找自己算账翻脸怎么办?可是现在不上,岂不是错失良机?

就在老赵纠结的时候,郑薇薇脑子里也是翻江倒海一般,她很空虛,让她本能的用双臂抱紧了老赵的脑袋。同时希望老赵那充满男性气息的身体更加亲热自己娇嫩的肌肤。

可是她心里却是一阵狂吼,我怎么能对一个比我大那么多的老男人产生这样的感觉!他的年龄可是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大!

就在郑薇薇犹豫间老赵的整个脸庞都压在了郑薇薇的身体上,随着郑薇薇的激烈回应,他伸出一只手向下……

郑薇薇此时再也压抑不住自己:“赵叔,别......这样。”

郑薇薇呻吟着松开了紧抱着老赵脑袋的双手,想要起身,老赵哪里会让她走开,他一边按住郑薇薇,一边抬高郑薇薇挺翘的丰臀,将她的底裤拉了下来。

老赵的伙计已经彻底充血,他迫切的想要得到郑薇薇。

老赵吃力的探出一只手,将自己裤子褪下,腰部慢慢用力。

“啊”近乎是在同时,老赵和郑薇薇同时发出了一声大喊。

郑薇薇的声音中透着明显的兴奋,而老赵则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郑薇薇这个尤物。

郑薇薇双脚不由的勾住了老赵,头发散乱,嘴里含糊不清道:“赵叔,你坏,你夺了人家清白,以后一定要好好待人家。”

其实郑薇薇早就想找个男人改嫁了,奈何村里人都在传他克夫,所以即使很多男人看上了自己,也不敢有所行动,今天机缘巧合下和老赵弄在了一起,郑薇薇心里并没有多抗拒,虽然老赵年纪大点,但是为人谦逊,而且身体强健的跟二十岁小伙似的,最主要的是还不在乎那些风言风语。

老赵严肃认真道:“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明天你就辞了田里的活,来我的诊所帮忙吧!”

一边说着,老赵趴在郑薇薇的身子上,感受到郑薇薇的柔情。

老赵再也忍受不了了,开始释放着自己的情感。

“噗嗤,噗嗤”的声音在房间内如同世界上最为美妙的音乐一样响起。

“赵叔,我......我受不了了.....”郑薇薇一边配合着老赵,一边摇晃着头发喊叫着。

“还叫赵叔,叫亲爱的!”老赵说道。

“亲爱的,我受......我受不了了......”

强烈的言语刺激让老赵的伙计更加勇猛。

老赵知道郑薇薇的高潮已经来了,他也控制不住这种强烈而又敏感的刺激,用力的动起来。

现在的老赵心里才有些后怕,自己上了村子里最美的寡妇,要是这件事传出去了,自己的晚节也就不保了。

不过男人就应该敢作敢当,做了也就做了,至于其他的,也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郑薇薇此时已经累的瘫在了床上,刚才的刺激是她这辈子都没有享受过的,自己也就跟老公弄过一次,而那一次却连这一次一半舒服都没有。

老赵迅速穿好了衣服,随后打了盆水,用毛巾将郑薇薇下身擦拭干净,等做完这些后,他才一边帮郑薇薇穿好底裤,一边说道:“薇薇,你就在这午睡会把,待会我喊你起来吃饭。”

听到吃饭,郑薇薇才陡然想起自己家还有一个老母亲没有喂,她挣扎着起身,穿戴好内衣和连衣裙,拒绝道:“赵叔,我得回去做饭了。”

看着郑薇薇美妙的身体被逐渐掩盖,老赵的身下不由的又升起了一个惊人的弧度。

郑薇薇家里的情况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也没有多阻拦,将抽屉里的特制药放进了郑薇薇的衣兜里,带着郑薇薇走到院子门口,叮嘱道:“明天你就不要去田里帮李三干活了,直接来我诊所帮忙吧?我给你两千块钱一个月。”

老赵的诊所现在并不太赚钱,都是以前年轻的时候存了不少钱,现在在家乡为人治病,收费不高,就当做个善事了。

“那好的,谢谢赵叔了。”郑薇薇羞涩的低下头,随后再老赵的注视下,扭着翘臀向自己家里走去。

老赵回到家里,解决完午饭,便准备午睡一会,这一睡,醒来就已经到了傍晚。

接近夜晚的天总是显得特别压抑,看着自己身旁空无一人,老赵看着天花板双眼发神,自己的老伴很早就去世了,而自己的儿子身在异国工作,每当天色暗沉下来,老赵都会显得格外孤独。

正当老赵想着出神的时候,一句悦耳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过来。

“赵叔,你在吗?”

老赵从床上爬起来,正好碰上闯入房间的王雪。

“有什么事吗?”

“赵叔,我爷爷喊你去我家吃饭,说好久没有和你喝酒了。”王雪笑道。

“那行,这老王肯定又是想和我炫耀什么了。”

老赵一个人正当无聊,听见老王邀约哪有不去的理,笑着和王雪谈了两句,便跟着她来到了老王的家。

一进门,便看到老王做好了一大桌子菜,正等着老赵的到来。

“老王,你老伴呢?今天这是有什么喜事吗?”老赵也不客气,当场坐下便尝起了菜来。

“嘿嘿,我儿子在外面赚大钱了,现在让我老伴过去帮他做饭,苦日子终于熬出头了,以后我就等着享清福了。”

老王一边笑着,一边让王雪给老赵倒上酒,两人你来我往,两三杯白酒就下肚了。

享受着难得的热闹,和看着眼前美丽动人的少女,不由的有些忘情。

等到再次恢复理智,却发现自己喝多了。

“叔,你醒醒”

听到了王雪的声音,睁开眼,发现她就坐在自己旁边。

老赵搂过王雪,便将她压在床上,又亲又摸,好一会才被王雪挣脱开来。

“叔,你别这样......”

直到现在,老赵才逐渐清醒过来,怎么回事,刚才不还在喝酒吗?怎么就到床上来了。

听王雪解释,老赵这才明白,原来昨晚自己和老王喝的有些尽兴,便直接醉倒在了桌子上,而王雪则费了很大的功夫将自己送到了房间里。

老王今天一早的就出门干活去了,王雪怕老赵也有事情要忙,于是便把他叫醒了。

“叔,你快洗漱洗漱,起来吃早餐了。”王雪红着脸说了一句。

“好的。”

老赵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看着眼前娇羞不已的王雪,再度将她拥入怀中。

“赵叔,你别闹了,待会外面来人了。”

王雪娇羞的挡住老赵靠近过来的脸,身上散发的幽香,不断挑逗着老赵的神经。

但老赵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机会,早知道昨天就不该喝那么多酒,现在可是大白天,谁知道老王会不会像昨天一样突然回来。

老赵握住王雪柔若无骨的小手,走到厨房喝了碗稀饭,便跟王雪告别回去了。

走在回诊所的路上,发现村里多了很多青春的气息,感受着天气的闷热,村里出去读书的娃也全部回来过暑假了。

打开诊所的大门,郑薇薇急急忙忙赶来,喘气道:“赵叔,家里担搁了一下,来晚了。”

“没事,进来吧!”老赵让开身子让郑薇薇走进诊所,郑薇薇赶紧开始打扫起卫生,顿时诊所变得明亮了起来。

“赵叔好,好久没看见你了。”

住在村头的一个女娃笑着走进了诊所,她是诊所的常客,以前在村里的时候老是感冒生病,后面去了外地读大学,没想到一段时间没见,居然已经发育的这么水灵了。

“刘珊啊,这就放假了吗?”老赵笑着问道。

刘珊笑着点头,好奇的四处张望,老赵不经意间发现她的脖子上有一个淡淡的印子,根据老赵的经验,是被亲上去的。

于是老赵便开玩笑道:“珊珊终于长大了,都知道找男朋友了。”

刘珊羞红着脸,答道:“叔,你说什么呢!我才没有男朋友。”

老赵笑着,并没有戳破刘珊的谎言。

这时,刘珊突然提出一个建议:“叔,我们去农家乐玩怎么样。”

农家乐建在山上,那里山美水美,甚至还有水流从高处流下来形成一个瀑布般的景点。

在山上自己钓鱼,抓一些小动物也是一个不错的休闲选择。

“行啊,我也有段时间没有休息了,不过时间还得计划一下。”老赵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那还能带其他人么?”刘珊的眼神有些期待。

其他人?估计她就是想带自己男朋友去吧,不过老赵也很快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王雪。

“带吧,想带谁都行,但也别去太多人了。”老赵回答说。

刘珊高兴起来,就说:“赵叔,那你就等我们消息,到时一起去玩。”

“行。”

送刘珊出了门,老赵见没什么生意,便索性准备进诊所二楼里的小房间休息一下。

老赵走到二楼,却突然听到郑薇薇的声音。

准确点来讲,是她发出的呻吟。

老李立马就猜到了,这小娘们一定是偷偷看了自己房间的片子?现在上火了,正准备自己给自己消呢。

声音是从卫生间里发出来的,而且居然连卫生间的门也没关,真不知道该说郑薇薇是大胆好,还是太放荡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