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办公室揉捏:小寡妇好紧进去了好大

时间:2020-05-22 09:01:33

尤其是那玩意儿还故意挑动了几下如同在挑衅后,她更加的迷乱。

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那么暴躁,那么强悍。

如果真的吞进身子里面,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大欢乐!

在娇躯本能的疯狂渴求下,孙晓芬摒弃了脑海中瞬间的怀疑,全部被情欲的贪婪所充斥。

她下意识的探出双手,疯狂爱抚在牛壮的身上,感受着那火热的胸膛,强健的肌肉。

贪婪抚弄中,她凑上了性感的小嘴儿,亲吻起牛壮的脸颊,甚至连胡茬都不放过。

尽管有些扎嘴,可那是男人的特征,是男人的强硬,是她最最需要的刺激与渴望!

文学

最终红润小嘴儿落在了牛壮的嘴巴上,孙晓芬发疯一般的亲吻着。

牛壮甚至都能清楚感觉到,有条滑腻的小舌‘哧溜’一下子钻进了口腔,肆意搅动。

勾搭到他的舌头后,那条滑腻小舌不停的撩弄着,转动着,充盈着情爱蜜意。

忍不住了,别说是孙晓芬,就连牛壮也忍不住了。

猛地将身前那具娇媚胴体给扑倒,在迎合亲吻着孙晓芬的同时,双手也不安分的动着。

睡裙在‘哧啦’声中被野蛮拽破,露出了孙晓芬身前傲娇的迷人。

它们在空气中颤动着,白花花的,挥霍着属于它们的迷人与性感。

下一瞬,一双粗而有力的大手覆盖上去,死命的揉捏着,肆意蹂躏。

而身为它们的主人,孙晓芬感受到了一种快要被捏爆的痛楚。

可在那种痛楚之余,却也让她感受到近乎病态的刺激欢愉。

“傻牛壮,嫂子、嫂子、嫂子好舒服,好舒服,快来,嫂子想要、想要……”

娇息急促中,孙晓芬被逗弄到极致,身子如同绽放的玫瑰,散发出她迷人的娇媚。

一双玉嫩美腿更是不自禁的盘弄在牛壮的腰身上,如同两条白皙长蛇。

双臂环绕住牛壮的脖颈,孙晓芬欲眼迷离,面色春红。

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牛壮兴奋到了极致。

他知道,孙晓芬已经彻底到达了渴求的巅峰,现在到了最需要的时候。

但他又何尝不是,对孙晓芬娇媚的身子,他早就觊觎千百回了!

于是不再过多撩弄,牛壮低头狠狠亲了孙晓芬一口,随即双手抄起了那双玉腿。

躺在床上,看到自己的双腿被抄起挂在牛壮臂弯,将那儿彻底暴露出来,孙晓芬好羞。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和丈夫之外的男人发生那种关系。

可她真的不后悔,一点也不。

甚至她现在连后悔的心思都来不及生出,就想着赶紧享受那种极尽的填充感!

所以即便牛壮已经有所动作,但她还是等不及的催促道:“快来,嫂子……要你。”

“来了!”

牛壮挺着身子,凑向了孙晓芬的身子下面。

这个进入的过程,让他特别的兴奋。马上就要占有孙晓芬了,马上就要占有全村男人的梦想了,只是幻想下稍后的娇媚,牛壮都忍不住的想大吼,宣泄内心中的激动。

可就在牛壮即将进入孙晓芬娇媚的玉体时,突然,有只小手挡在了前面。

看着将那儿给护住的小手,牛壮有点懵,不明白刚才还着急催促的孙晓芬是怎么个意思。

抬头看去,却发现孙晓芬正盯着窗外,水汪汪的眼眸里竟然还有火光出现。

那是真的火光,不是形容,就跟电视上孙悟空那火眼金睛似的。

牛壮都吓一跳,不明白为什么孙晓芬眼睛里竟然会有火。

可下一瞬他就意识到,这是倒影。

赶紧抬头顺着孙晓芬的目光望向窗外,果然,隔壁东户人家的院里,冒出冲天火焰。

“这是……起火了?”

孙晓芬喃喃,随即猛地眼睛大睁,一把拍向牛壮的胸膛。

“你快走,快!不然过会儿有人来救火,肯定会从我家取水,到时看到你就没法说了!”

牛壮这才反应过来,难怪孙晓芬会突然间把那儿给捂住,这个女人反应好快。

而且确实如孙晓芬说的那样,肯定会有人来她家取水,毕竟她家的水源最近。

只是……牛壮不能走,他不光舍不得即将到手的美好享受,更不能表现出紧张。

他是个傻子,傻子就得有傻子的做法。

于是牛壮傻乎乎的问道:“嫂子,别人看到的话我就说你帮我治病,不要紧的。”

孙晓芬当时就急眼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牛壮从身上掀翻。

“什么不要紧,你傻别人不傻,万一被人看到我们做那事儿,那我……”

羞急的一挥胳膊,孙晓芬赶紧帮牛壮穿裤子,也顾不得那诱惑她的东西了。

边穿她边急声说道:“我跟你这傻子解释什么,你听嫂子的,赶紧穿衣服,快走!”

牛壮还是不想走,孙晓芬彻底急眼了。

“听话,嫂子改天再给你治。你要是不走,嫂子这辈子都不给你治了!”

在孙晓芬的威胁下,牛壮这才闷闷不乐的提上裤子下床走人。

不过在出门前,孙晓芬先探出脑袋替他打探,确定周围没人才赶他离开。

牛壮刚出门的,‘砰’的一声大门就被闭上。

倒也可以理解,孙晓芬这是怕被别人发现她跟自己的关系。

站在孙晓芬家门口,牛壮有些失望。

这马上就要到手的娇媚小身子了,竟然因为一把大火给烧没了,真特么的。

正心下忿忿中,突然,起火的隔壁东户家中传来女人嚎叫声,更在呼喊着救命。

牛壮是个热心肠的人不假,但东户人家却也有着他不得不去救的理由。

于是顾不得大火危险,他来到东户门前大脚丫子直踹门板。

两脚踹翻门板后,冒出浓烟滚滚。

被呛到咳嗽了几下,牛壮屏住呼吸,一脑门子冲了进去……

当牛壮从东户出来时,脸上都熏的漆黑,就跟刚从煤堆里扒拉出来似的。

他肩膀上还抗着个人,东户的户主,老沈,也是他冒险闯进去的原因。

老沈这人,可是村里有名的大蔫吧,被老婆指着鼻子骂娘都不敢还口那种。

这时候老沈已经真的蔫了,像堆烂肉似的被牛壮抗在肩上,所幸还有口气儿。

老沈被牛壮冒着大火吞没的危险给救出来,周围帮忙救火的乡亲们赶紧上前搭手,把人给弄下来平躺着,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水的,总算是把那条老命给折腾回来了。

众多乡亲帮忙,火势刚刚烧完南屋的,就被扑灭了。

好在值钱的家电家具类的都放在北屋,也不算有多少财产损失。

大家都在庆幸,没烧伤人,没亏损多少财产,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就在这时候,老沈的老婆在那扯开破锣嗓子哀嚎起来。

这哀嚎的动静,分明就是刚才大火中着急忙慌喊人救命的那位。

“哎呀,我怎么这么倒霉啊,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放得火,把我家给烧了啊……”

大家本还以为这火是在南屋做饭不小心引起的,可听老沈婆娘那意思,好像不是这样。

有人上前问,老沈婆娘就哭诉,说是她跟老沈刚起床呢,南屋就起火了。

“南屋也没插电没开灯的,怎么可能自己起火,这肯定有人玩火把我家给点了啊!”

问话的那人有些不太相信,“不能够吧?你家也没听说跟谁有仇啊,人家点你家干什么。再说了,周围又没小孩子,谁会玩火,除非是傻子。”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那人话刚说完,大家就把目光齐齐瞄向了牛壮。

牛壮当时都气懵了,这不是放屁带拐弯么?自己闯进去救人,还捞一放火的罪名。

可都不容他辩解的,那老沈婆娘就死气掰咧的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他胳膊。

“是他,就是他,刚起火的他就冲进了我家里,肯定是这个傻子干的!他怕放火的事被人知道,所以赶紧冲进我家里,装好人把老沈救了出来!”

听到这话,牛壮气到脑门子都快掀了盖儿。

他气呼呼的大声吼道:“我没有,我没放火,我是早起去割草喂牛,听到喊救命才进去的!”

在牛壮吼完后,远处靠墙坐着的老沈有气无力的发话了,“不是……”

“什么不是,当然是他的不是了,傻子放火还有理了?就是他,就是他放的!”

都不等老沈说完的,他那婆娘就气势汹汹的双手叉腰,气急败坏的吵吵着。

不过牛壮有注意到,那婆娘说话的时候瞪了老沈一眼,显然是不让他说话。

老沈吱吱唔唔的,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可看到自家婆娘如母夜叉似的,又不敢吭声了。

其实那把火怎么来的,他明白,他婆娘也明白。

早起他在南屋烧火做饭呢,那骚婆娘非得喊他干那事儿。

结果弄的欢实了,南屋烧的火也就忘了,想来是烧出了炉灶,引燃地上的木柴。

当他们发现的时候,南屋里就已经火势汹汹了。

眼下这婆娘非得诬陷牛壮,不就是看牛壮是个傻子,想从傻子头上捞点便宜……

“哎呀,我不活啦,这日子没法过了,攒了好几年的家当,一把火全烧没了啊!”

一屁墩在地上,老沈婆娘开始撒泼打滚,哭喊着就是牛壮干的,傻子玩火不承认。

周围乡亲们只管看热闹,到底是谁放得火,他们才不关注呢,反正又没烧自己家。

牛壮气到不行不行的,这特么奔着救人来的,怎么还兜了个放火的屎盆子抠脑袋上。

他气呼呼的想要辩解,可在地上撒泼打滚的老沈婆娘根本不给他这机会。

“乡亲们可得给我做主啊,傻子放火也不能有理了,得让他赔我。他是个傻子,我可以不跟他计较,不去报警抓他,可他家的牛得给我牵来……”

周围已经有明白人开始猜疑了,琢磨着老沈婆娘这是趁机讹傻子。

可谁愿意为了一个傻子去得罪一个无赖婆娘?谁敢?

没人敢,也没人愿意,反正牛也不是他们家的,牛壮也不是他们什么人,不管那闲事。

周围乡亲们抄起手来看热闹,任凭牛壮这个傻子单独面对恶意讹人的老沈婆娘。

但就在这时候,有人发声了,“我证明,不是牛壮放的火。”

牛壮扭头望去,只见已经换了身衣裳的孙晓芬,挎着草筐和镰刀来到了近前。

把手中草筐镰刀往地下一扔,她对赖坐在地上的老沈婆娘说道:“早上看到你家起火,我打开门正准备喊人,就看到傻牛壮从远处跑过来,扔了割草的家伙什就闯进去救火了。”

老沈婆娘原本还哭嚎着要牵牛补偿,一听到孙晓芬的话顿时不乐意了,“小孙,傻子放火烧了我家,连你家也差点烧着了,你得向他要补偿才是,怎么还向着他说话?”

孙晓芬听的明白,这是鼓动着她也向牛壮要补偿呢,大家一起冤枉牛壮。

可她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自然也做不出那样的恶心事儿!

她踢了脚草篮和镰刀,“我对事不对人,不管牛壮是不是傻子,我都说这实在话。草篮和镰刀都是他的,他确实是准备去割草,这两样东西就是证据。”

说完,不等老沈婆娘要说什么的,她环望众乡亲继续说道:“牛壮是傻,可是他不坏。反倒是有些人,干力气活时都诱骗着牛壮去出力,有好处了赶紧往自己家里搂,有坏事了赶紧往牛壮身上推。我觉得这有些人该自己想想了,到底是傻牛壮坏,还是你更坏!”

孙晓芬一席话,直说的好多人或低脑袋,或扭头望向别处。

这些人,正是她话里指的那部分‘有些人’。

“那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放的火,真是丧良心……”

没能赖上牛壮,老沈婆娘也就嘟嘟哝哝的起身了。

来到老沈身前,她一把揪住耳朵就把人给拽了起来,“你这个破烂货,让你多嘴多舌!”

老沈很冤枉,他没有多嘴多舌。

但聪明人都能听得出来,老沈婆娘这到底是在骂谁。

火救下,热闹也没得看,众乡亲也就散去了。

牛壮临走前,挎起孙晓芬家的草篮跟镰刀,向她挠着头傻笑。

那一瞬间,牛壮的笑容在孙晓芬眼里是那么阳光,那么灿烂,看起来特别的顺眼。

只是,想起早上俩差点干了那事儿,孙晓芬心里又羞的慌,赶紧关上门回家。

回到里屋,她忍不住的抬起手来,在手掌上嗅了嗅。

那上面,可是沾染着牛壮那里的味道……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