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后妈体罚乳和阴超痛作文:老爷惩罚小妾孔雀开屏

时间:2020-05-22 09:01:21

那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老马高中毕业在家,隔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炎炎夏日,老马出门买雪糕,付账的时候才突兀的发现口袋里的钱不见了,尴尬之际,身后一个漂亮的女孩主动帮他解围。

这个漂亮的女孩就是吴晓燕,也是老马的新邻居。

从此,老马开始暗中关注吴晓燕,只是在那个年代,谈恋爱不以结婚为目的,就是耍流氓,况且还没等到鼓足勇气表白的那一天,他就在父亲的安排下,应征入伍,去了部队。

自此,老马和吴晓燕失去了联系,严格来说,是老马没有机会见到吴晓燕了,中途一次回家探亲,老马才知道吴晓燕一家人都搬走了。

这个漂亮的女孩,就像一缕清风拂过老马的心湖,只留下老马独自一人心神荡漾。

然而,二十多年后的今天,老马居然在这种鬼地方偶遇她,让老马是又欣喜又悲哀。

要是吴晓燕认出了自己,那她又会怎么看待?

老马想想就坐立不安了,剪着手在狭窄的拘留室里来回踱步。

室内还有其他的嫌疑人,老马唉声叹气的晃来晃去,顿时引来了其中一人的不满,一个小胖子对老马喝道,“死老头,屁股长痔疮啊!”

老马收敛心情,瞥了一眼,发现那个年轻的小胖子正气嘟嘟的怒视着他。

“小伙子,我哪里得罪了你吗?”老马本来就烦躁,此刻有人怒怼,无疑是火上浇油。

“你丫的半夜不睡,一个劲儿的晃悠啥?”小胖子瞪了老马一眼,捏了捏拳头,好像一言不合就准备过两招的架势。

老马轻哼一声,整个晚上他都在受人威胁,难不成,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欺老不欺少的心态么?

想到这里,老马不怒自威,乜斜道,“毛头小子脾气倒不小,想干嘛?有种上来单练。”说完就开始活动筋骨。

见老马毫不畏惧,小胖子有点退缩了,他松开拳头,语气稍微缓和了点,“不叫人睡觉,你还有理了啊?不知道为别人考虑一下啊!”

“嘿,这小子!”老马啼笑皆非,便坐了回去,过了一会儿,见小胖子还没睡着,就问道,“你咋进来的?”

小胖子看了看老马,叹了口气,“我酒驾,你呢?”

老马摆摆手,“别提了,他们抓错人。”

小胖子闻言,顿时来了精神,凑到了老马跟前,谄媚道,“老哥子,但凡喊冤的,都是有背景的人啊,你要是活动关系了,把我也捞上呗,小弟出去后唯你马首是鞍!”

老马苦笑说,“我有啥关系活动啊?我真是被抓错了!”

文学

小胖子不依不饶,舔着脸说,“老哥你就别隐瞒了,我掐指一算,你明儿就得给放出去!到时可要帮我美言几句啊!”

老马无奈的摇摇头,他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缠上他了,反正一时半会睡不着,唠嗑唠嗑也不错,当即就问了句,“你怎么称呼啊?”

“张磊,叫我磊子就行!”

还好有磊子瞎侃,否则这一夜,老马恐怕是要难过了。

次日一早,老马被点名提审,离开的时候,磊子很激动,特意喊了句,“马哥,加油!”

来到了审讯室,老马惊讶的发现,对面坐着的,居然是吴晓燕!

老马的一张老脸登时红了起来,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他没有勇气抬头,恨不得躲到桌子底下去。

“你是?”老马进来的一瞬间,吴晓燕就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马云波!配合点,把头抬起来,吴队问你话呢!”吴晓燕旁边的一名记录员大声喝道。

马云波是老马的全名,当兵之前他叫马波,由于家族新立族谱,他排“云”字辈,换身份证时就改名了。

老马十分无奈,只好乖乖抬起了头,可是眼皮却耷拉了下去,不敢直视对方。

吴晓燕目光灼灼的望着老马,数秒钟后,她梳理了一下心绪,义正言辞的开始审问,“昨晚的事,老实交代吧。”

现如今,听到吴晓燕成熟魅力的声音,老马更是害臊得无地自容,他左顾右盼,眼光飘忽不定,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难以名状。

“马云波,我们的人是现场抓住你的,你究竟对受害者做了哪些事,请如实陈述!”

见老马不做声,吴晓燕再次强调道。

“不是我啊!我什么也没做!”老马面红耳赤,鼓起勇气反驳道,目光也自然而然的和吴晓燕撞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两人似乎皆有一股无法诉说的韵味。

可是很快,不到两秒钟,老马就临阵败退收回了目光,瞟向自己的脚下,俨然一个做错事的老小孩。

“你说没有就没有吗?那你说说受害者为什么会晕倒?”记录员发现吴晓燕异常的沉默,便迫不及待的逼问道。

提到了邱兰馨,老马连忙又抬起头问,“她怎么样了?醒过来了吗?”

“你和受害者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去酒吧?”吴晓燕面色阴沉,一字一顿的反问,没有理会老马的问题。

老马想了想,最终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交代了一遍,当然,中间过滤掉他对邱兰馨的个人感情。

交代清楚后,老马如释重负,心想反正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一味的逃避又不能解决问题。

况且,说不定人家吴晓燕,早都忘记自己是谁了。

果然,老马接下来发现吴晓燕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有关个人色彩的言行,这仿佛是透漏出一个信号——

吴晓燕根本没有认出老马!或者,她早已经把老马给忘了!

“这些是笔录,你看看,没问题就签个字吧。”吴晓燕过了眼记录员手中的材料后,递给了老马。

“那个,能否告知我邱兰馨现在的状况?你们有人照顾她吗?她老公不在家,一个人怪可怜的……”

老马说着说着,居然发现吴晓燕看自己的眼光含着笑意了,嘴里的话便不由的打住。

“无可奉告,现在你所交代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等我们把事情调查清楚……”

记录员的话还未说完,审讯室里的扩音器就响了起来,“吴队长,出来一下。”

吴晓燕闻言,便起身走了出去。

近距离的观摩下,老马发现吴晓燕的两条长腿十分笔直,走起路来,风情万千。

老马恍然失神,当年那个漂亮的清纯女孩,如今已是浑身散发着妩媚味道的熟女了!

“喂喂,瞎看什么看,老实点!”记录员敲了敲桌面,他早就发现老马的目光不正常了,同为男人,自然知道心里都想着什么,更何况,吴晓燕可是局子里公认的警花御姐。

被记录员警告,老马尴尬的笑了笑,脱口而出,“我好像认识她,挺眼熟的。”

记录员是个年轻小伙,在局子里最憎恶的就是那种猥亵女性的嫌疑人,这也是从一开始,他就对老马感到反感的原因。

听到老马这么说,年轻小伙轻蔑的一笑,嗤之以鼻道,“你省省吧,别在我们的面前耍把戏,像你这样的,局子里一抓一大把。”

老马不服气了,他总觉得年轻小伙特别针对他,直言不讳的说,“同志,你什么意思啊,我有必要耍把戏吗?我说我认识她怎么了?你别总戴有色眼镜看人好吧?”

年轻小伙没想到老马还会狡辩,愠怒道,“你知道你犯什么事吗?猥亵妇女!你这样的人还跟我谈有色眼镜?到时候关在里面再去找人探讨吧!”

老马急了,这家伙都给他定性了,当下气急败坏的喝道,“胡说八道!我刚才都交代过了,这事不是我做的,我是受委托去找人的啊!”

年轻小伙还准备说什么,却见门开了,吴晓燕像风一样走了进来,对老马抱以歉意的说,“不好意思呀,马云波,感谢你的配合,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真的吗?那小子抓到了?”老马十分惊诧,他没想到吴晓燕办事效率这么快。

“目前正在全力搜捕,不过邱兰馨已经醒过来了,我们的人和她了解过,你的口供属实,所以,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吴晓燕收拾了桌子物什,准备送老马出门。

老马稍微的愣了一下,就从椅子上很轻松的走了下来,如今案情水落石出,他刚才暴躁的情绪瞬间没了。

瞥了眼无语的年轻小伙,老马对吴晓燕点头笑道,“这件事就麻烦你了,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通知我,我会积极配合你们的检查!”

吴晓燕亲自把老马送出了警局,不是愧疚,而是因为那种莫名的相熟感,只是一时半会儿却记不起来,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也没有多问老马一个字。

老马也一样,出门前一直和吴晓燕说着客套话,中途有几次差点问起来,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吴晓燕,老马径直去往医院,在病房里见到了一脸苍白的邱兰馨。

一夜不见,邱兰馨似乎又消瘦了,两只大眼睛毫无昔日的风采,目光呆滞的盯着天花板。

“兰馨,好点了吗?”老马心疼不已,刚准备捋顺邱兰馨额前的刘海,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见到老马来了,邱兰馨无助的眼神大发光彩,旋即又俏脸一红,吞吞吐吐的说,“马叔叔,你,你没事吧?”

她想到了昨晚的情景,想想都没脸见人了。

老马并不在意,此刻,憔悴的邱兰馨让他内心一阵怜惜,他甚至都有些内疚了,如果昨晚不去牛大江的家里喝酒,他就会在家里陪着邱兰馨,那么或许酒吧里的事就不会发生了。

老马真是越想越惭愧了。

“兰馨,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昨晚那个人是谁?你怎么会和他去了酒吧?”老马心中有愧,对此事就更加耿耿于怀,他恨不得马上去亲自抓住那小子,将他绳之以法。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