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受不了水太多我想要:哦好硬,水好多太快了

时间:2020-05-22 09:01:02

“这你就放心吧,”张助理捂着嘴笑了一声,“都给你安排妥了,他是宋医生的病人,我见过好几次,个人信息也全,不能做坏事的。而且,最方便的一点你没发现么?他可是个瞎子。”

“呀!”小乔有些惊讶,“那倒是。”

让她有些意外。

她刚才一直在低头画画,没有往门口看,刚才也只是见到了墨镜和手杖,并没有往那方面想。

不过,如果是瞎子的话确实会方便一些。

“那人我就留下了,谢谢张姐,”小乔笑了笑,“回头让我妈请你吃饭。”

“你就会拿你妈做人情,”那边,张助理也笑了,“行了,别耽误你画画,我也去忙了。”

“嗯。”

挂了电话,小乔便回到了画室,冲着杜莺歌点了点头。

杜莺歌见小乔确认了,也不多问,便直接关上了门,又引着老刘上了中间的模特站台:“把衣服脱了。

“啊?”这让老刘有些猝不及防。

“脱衣服啊,”杜莺歌似笑非笑的说着,“你以为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老刘这才反应过来:“哦,好的。”

小乔对于老刘的动作像是没什么兴趣,已经低下头去接着画她之前没画完的一幅速写了,只有杜莺歌站在一边看着老刘。

老刘不敢不做,而且,他也确实做好了脱衣服的准备。

可是,在杜莺歌的视线中脱衣服,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一个挑战。

毕竟,不是所有男人都能在美女面前控制住自己,更何况,还是一个穿着露背高开叉长裙,酥胸也半露在外的美女

老刘一边脱上衣,一边在心里泼了自己几百桶冷水,这才让自己没有什么端倪地把衣服都脱光了。

大剌剌地站在台子上,老刘只觉得杜莺歌的视线跟火柴一样,随时都要擦在自己身上点燃火苗。

那边,小乔也终于抬头看了一眼,跟以往所见过的样子完全不相同的东西出现在了她眼前,小乔顿时傻眼了:“比例……”

刚脱口而出两个字,小乔就把声音收了回去。

还好,杜莺歌好像没有听到。

杜莺歌背对着她,老刘又看不见东西,小乔顿时大胆了许多,紧盯着老刘看了起来。

老刘正对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小乔的脸,只觉得小腹一紧,肌肉也僵住了。

一旁,杜莺歌也在打量着老刘。

她算不得什么良家妇女,虽然她业务能力强,可性别和年龄毕竟还是硬伤。所以,为了在学校里爬地快一些,为了更高的社会地位和更多“优质”的朋友,她嫁给了一位同系的教授。

一位虽然已经退休,却仍然被学校返聘的业界牛人,除了年纪大以外,没有别的缺点了。

杜莺歌才三十多岁,还是正妩媚的年级,和自己的丈夫正好差了和她同岁的数字。所以,杜莺歌也不指望那老头能让她性福,那老头也只是喜欢年轻靓丽的身体而已。

不过,比起她以往的其他“伴侣”,眼前的这个男人显然,身体更好一些?

杜莺歌挑着眉——也不知道,是真家伙,还是装模作样。

文学

抱着这样的好奇心,杜莺歌直接走上了台子。

带着铁锈气的玫瑰香味顿时扑面而来,老刘深深地嗅了一口,顿时紧张起来。

杜莺歌离他,只有一拳之隔,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她的裙摆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皮肤。

“小乔,你先画点别的,我给这位先生摆一下姿势,”杜莺歌漫不经心地说道。

“好的,老师,”小乔乖巧地应了,却并没有把所有的心思放在画笔上。

杜莺歌就站在老刘侧面,两个人虽然还没有肢体的接触,可即使是小乔也还是觉得这画面,还有随之而来的气息,有些奇怪……

那是一种让人有些烦躁不安,又让人好奇和兴奋的气息,小乔不管怎么用心,都没办法继续像刚才一样画下去了。

台子上,杜莺歌的手已经直接搭在了老刘的手臂上,老刘已经把身体紧绷到了极限,却又不得不因为这动作,尽量地放松了下来。

可是,杜莺歌却没有因为老刘的动作而放过他。

老刘只觉得有一只花花蝴蝶在自己身边来来去去,他的肢体已经彻底被那只花蝴蝶掌控了,她要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

花蝴蝶的香味和气息兜迷得人心醉,那在他身上滑来滑去的裙摆更像是在一点一点撩拨他的底线,让他彻底失控。

但,老刘还是有自制力的,他已经在黑暗中度过了那么多年,耐心,和控制力,是他磨练地最好的能力。

不过,所有被他紧紧地包裹在壳子里的情绪,终于因为那只花蝴蝶的手而彻底失控了。

“身材不错。”杜莺歌低笑着,用小乔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一句。

老刘的听力比常人要好得多,这低语声在他耳朵里,简直像是光明正大的调笑一般清晰。

杜莺歌只是捏了老刘一下,就松开了手。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老刘反应的速度也很快,只不过是捏上去在松开手的功夫,她的小腹就被撞了一下。

这让杜莺歌惊讶之余,也更加兴奋了。

她有多久没见过这样天赋异禀的人了?现在的几个伴儿虽然随时都能凑在一起,却没有一个能让她这样心动的。

倒是一块好料子。

不过,不是时候。

杜莺歌又笑了笑,便后退着走了下去:“就这样吧,小乔,拿新画纸出来。”

小乔这才抬起了头,刚想拿画纸出来,就看到了老刘那高高竖起来的部位。

她顿时涨红了脸,嘴上却轻“呸”了一声:“老不休,不知道是真瞎还是假瞎,人都看不到就变成这个样子。”

在人体模特身上,这样的反应其实并不让人奇怪,可是放在老刘身上,又是与以往的认知截然不同的情况,小乔就有些不知所措了。

杜莺歌轻飘飘地笑着,也拿了画板过来,没有多说。

小乔见杜莺歌这样,胆子也就大了一些:“那个,老刘?你拿布把挡住,不许露出来!”

老刘尴尬不已,却还是照做了。

刚才杜莺歌在他的手臂和肩膀上挂了一块很长的布用来凹造型,他不敢把杜莺歌摆好的姿势给破坏了,只能伸出一只手,把那块布提起来一头,直接盖好了。

一旁,杜莺歌她们画了很久,即使是老刘经常勤于锻炼的身体,在这样的时长下也还是有些撑不住了。

直到他的胳膊都快要颤抖起来的时候,小乔的画终于到了尾声。

和杜莺歌说好,回去完善细节,下次再来让杜莺歌指导以后,小乔就开始收拾东西。

老刘这才得以放松下来。

他太累了,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瘫坐在了台子上。

小乔显然还是有些紧张,却不忘把学费交给杜莺歌,然后才迈开了腿离开画室。

“就剩咱们两个人了,”杜莺歌坐在凳子上翘着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老刘缠在身上的布料,“你这儿怎么还没下去?”

老刘已经再一次地僵住了,因为他看到,杜莺歌那纤细的脚腕就在自己眼前晃个不停。

纤细的脚趾离开了那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正在他身上踩弄着:“唔,难受么?”

老刘不敢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杜莺歌动作。

不过,没多久,杜莺歌就把那只脚收了回去:“我先走了,你穿好衣服就回去吧,你的工资放在这儿了。”

杜莺歌指了指一旁桌子上的茶色信封,又想起老刘看不见,便站起来把那信封塞到了他怀里:“小心别撞到东西,待会把门关上就好,不用锁。”

说完,杜莺歌就施施然走了出去。

老刘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背影,一直到门被打开又关上,这才无奈地低下了头。

他自控力强并不是说说而已,老刘很快就整理好心情,穿好衣服从那间画室走了出来。

心中的燥热不是说平静就能平静的,所以,他坐公交回到了刘顺家附近的街区以后,就决定下车自己走回去。

不过,他没过多久就看到了一个倩影。

大排档区,路边的烧烤摊上,张若澜正一个人喝着闷酒。

老刘正在犹豫,是要继续装瞎,还是装作视力有所恢复去和她打个招呼的时候,张若澜也看到了老刘。

“老刘!”张若澜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又从桌旁站了起来,把老刘拉了过去。

老刘没有办法,只能坐在了张若澜按着他坐下去的地方:“你这是?”

“喝酒,不行啊,”张若澜端着啤酒灌了一口,又拍了拍桌子,“呐,自己吃。老板!给我加个杯子!”

老刘一听张若澜这话就知道她有些醉了,有些无奈道:“你这是干什么?我不喝酒。”

“不行,你就打算看着我喝?”张若澜接过老板手里的啤酒杯,放在老刘面前就把它倒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