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放到桌面 |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叫声太浪射了和腹肌男上床:和小姪女的性故事

时间:2020-05-21 17:00:52

老王顺着方向一看,紧身牛仔的包裹,依稀还能看到内裤映出来的三角轮廓,林小兰的话又让人浮想连篇,下身某个位置情不自禁的跟着弹跳了一下。

“可痒嘞?咋回事,跟大爷好好讲讲。”老王有些疑惑,低头盯着林小兰的大腿根儿。

老王是村里唯一有本事还会看病的人,平时对自己还不错,林小兰索性全讲了出来。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从骑了俺叔给俺买的自行车,俺就病了,不光痒咧,有时候还会流出一些黏黏的东西。”

一听这话,老王乐了,这哪儿是病了,分明是林小兰到了动情的年纪,山里的路颠颠簸簸,大腿根儿在凳子上一蹭一蹭的,有了感觉。

文学

瞧着林小兰窘迫着急的模样儿,老王本想告诉她实话,可望着她那年轻的身段,水蛇般的细腰,似乎对生理一点儿都不懂的样子,好久没碰过女人的老王心里头突然产生了贪念。

他才今年才五十,还健壮的很,最近总想找个地方发泄,眼前这个啥都不懂的山里姑娘,不正是个机会吗。

“小兰呐,你这怕是得了阴病,搞不好会要命嘞。”老王故作紧张的站了起来,大着胆子违心的说道。

瞧见老王凝重且严肃的表情,还是个孩子的林小兰慌了,忙上前搂住了老王的胳膊。

“大爷,阴病是啥,你没吓唬俺吧,俺才十八,还没嫁人嘞。”

林小兰的动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对儿宝贝狠狠的撞在了老王的胳膊上,又大又软和,让他心里乐开了花。

明知道骗林小兰这种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对的,自己还是长辈,可自从老伴儿去世后,他有三年没碰过女人了,那地方憋硬起来,能吊十斤水。

终于,老王还是狠了狠心,决定抓住这次跟林小兰接触的机会,摆出了一脸严肃。

“咱山里头邪气重,你骑个自行车整天跑来跑去的,自然就得了阴病,哎,你这娃儿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听老王这么一讲,虽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觉很严重的样子,着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大爷,你在城里当过大医生,肯定有办法,求你救救俺呗。”

除了老王,她实在想不到村里还有哪个能人可以瞧这怪病,搂着老王的胳膊直晃荡。

“这孩子,你甭着急,大爷也只是猜测,到屋里,大爷给你好好瞧瞧。”老王被林小兰蹭的心神晃荡,看她着急的模样略有一丝不忍,语气缓和了不少。

林小兰早已被吓得六神无主,小鸡啄米般点着头,跟着老王来到了屋里。

来到屋里后,想到林小兰的懵懂无知,长的还勾人,心里的邪念愈发浓重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后,他决定做一次恶人,大着胆子将手伸向了林小兰的裤子

“大爷,您这是干啥?”瞧见老王伸过的手,林小兰有些疑惑,抓了过去。

此时,老王满脑子都想一睹小姑娘的神秘勾缝,脸上忙堆起了和蔼的笑意:“大爷给你瞧病,脱了方便些。”

王大爷要看自己尿尿的地方,她娘说过,这地方不能随便给男人看,林小兰纠结了一下,但想到王大爷是在给自己瞧病,便答应了下来。

“俺自己来吧。”第一次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林小兰的脸刷的就红了。

望着林小兰牛仔裤子慢慢褪下后,逐渐露出的卡通图案小内内,老王激动的心都快跳了出来,细细一看,那小内内上隐隐还有林小兰说的那种怪病的残留,令他下边的老二立马硬了起来。

“大爷,这样行了么?”林小兰低头抿着嘴,将小内内掀起了一个空隙,不知道为什么,接触到王大爷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发作了,突兀的痒痒了起咧。

“可,可以了。”老王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变了有些急促,慢慢凑了过去。

“嗯,大爷,别摸,这地方可脏咧。”触碰到老王的手指,林小兰像触电了似的,打了个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说。

“俺这地方光秃秃的,俺娘说,男人碰了晦气。”白虎克男人,林小兰担心对老王不好,善意的出声提醒。

这林小兰下边分明是没经过男人的浇灌,发育的不太完善,闻言老王停下了动作,语重心长道:“大爷一把年纪了,只要能给你把病瞧好,大爷啥都不在乎。”

说着,老王又将手伸了过去,借着瞧病为由,占起了便宜,下边的老二也变得越来越亢奋。

村里人迷信的很,王大爷都不在乎自己是个白虎,林小兰心里有点儿感动,主动将腿分开了一些,好方便王大爷瞧的仔细。

不过说来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骑自行车的时候下边才会痒,不知道为什么,被王大爷的手蹭着,竟也出现了那种感觉,又痒又难受。

“大爷,俺这病有的治吗?”被王大爷的手碰着,她莫名的想要叫出声,忙出声问道。

开始老王对眼前的小姑娘邪念还不太重,咋说也是一个村的,自己不能干禽兽不如的事儿,可摸索了这么一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内心深处就像是住进了一个魔鬼。

“嗯,还好不太严重,就是治疗起来有点儿麻烦,大爷有一个快速见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试试?”

想到林小兰对自己的生理都不懂,自己又好久没碰过女人,老王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什么方法?”林小兰稍稍松了一口气,疑惑的问道。

老王下边憋的厉害,林小兰大腿根儿又若隐若现,属实想要找个发泄口,可这姑娘虽然性方面的知识不懂,但脑子正常,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来,而且装的还得像那么回事儿。

“其实你这也就是阴气入体,只要用阳气比较重的药物涂抹上去,把阴毒排出来,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这药我倒是有,只不过”

说到这儿,老王故意装的有些为难。

“是治病的药比较贵吗?”想到家里的情况,林小兰脸色黯然了下来。

“你这孩子,给你治病大爷怎么能要你钱呢。”老王义正言辞的说,“只不过涂抹也是讲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爷特殊的手法才行,可你患处在那个地方,大爷得帮你涂抹好一会儿,是担心你能不能接受。”

原来是不是因为钱,林小兰松了一口气,继而纠结了起来。

刚刚只是被王大爷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觉得害臊的要命,现在却要让王大爷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长时间,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王大爷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钱,此时下边正痒的厉害,林小兰索性将牙一咬:“大爷,只要你不嫌弃俺那地方脏,俺就愿意。”

说话间,林小兰主动将小内内褪到了膝盖处,露出了少女鲜嫩的勾缝。

“大爷这就去拿药。”

瞧见这一幕,老王激动坏了,扭头就朝平时存药的房间走,心里暗暗寻思,这山里姑娘就是好骗,只要慢慢激发出她那方面的欲望,不愁吃不到这块儿到嘴的肥肉。

“小兰,大爷这就帮你排毒。”

重新回到房间的老王,耐着性子将药水滴在了掌心,凑向了林小兰的大腿根儿,说是药水,其实就是一些很纯粹的护理液。

“嗯,谢谢你大爷。”林小兰红着脸羞臊的说着,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想到自己的病,却还是乖巧的分开的双腿,让自己的羞耻尽收老王眼中。

不知道为啥,当触碰到老王沾满药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种触电般的感觉,奇怪的是王大爷的手指还往里边钻,有种被蚂蚁啃咬的感觉,不光难受,还焦躁的很。

想到王大爷是在给自己治病,只好拼命的咬着牙忍耐。

“小兰,你实话告诉大爷,这里是不是也涨涨的?”老王兴奋的披着治病的外衣在林小兰下边搅弄着,一会儿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饱满的部位。

“嗯。”林小兰忍着那种奇怪的感觉,羞臊的回答。

老王苦涩一笑,这小丫头未经人事,被自己用手疼爱着下边,上边怎么能没点儿感觉呢。

“唉,你这孩子,阴气入体,怕是形成了阴毒,大爷得尽快帮你排出来才行。”

说话间,色上心头的老王立马将手伸进了林小兰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个球,借着治病排阴毒的借口,按了起来。

“嗯,大爷”

被老王极具技巧的挑逗着,上边的球又被突然抓住,林小兰忍不住叫出了声。

要说林小兰对男女之事确实懵懂,被老王这糟老头.子xí.击了胸.部,竟也没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许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缘故,身上两处jìn忌都被老王拿niē在手中,她身.体几乎一下子就软.了,有些喘不过气来。

“小兰,大.yé也不想碰你这里,可这里却是个很重要的xué位,只有按着这里,阴dú才能在最快时间排.出来,你不会怪大.yé吧?”

察觉到林小兰强烈的反应,生怕这小丫头产生反感,老王语重心长的说道,手上的动作稍微变慢,轻轻摩擦着她jiāo.nèn的肌肤。

明明自己是下边难受,王大.yé却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林小兰虽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听老王这么一说,顿时就明白了。

原来王大.yé是在自己治病,并不是故意mō自己的,而且王大.yé说的似乎确实有道理,上边也被抓.住之后,下边的niào.意是变的强烈了,应该就是**到了体.内的阴dú。

“嗯,知道了,大.yé,麻烦你再快快一点儿。”林小兰大脑一片空白,情.欲催动下,似乎王大.yé的动作越快,她就越舒服一些,阴dú也能出来的快一点儿。

眼瞧着林小兰一副**焚.身的模样,老王这糟老头.子激动坏了,那双糙手不断的在林小兰两个敏.感位置来回游走,mō.到女人的那种**一波接一波冲击着他的神.经。

“这小丫头的皮肤真nèn,mō起来真舒服。”

老王暗暗享受着,不多时耳边就传来了林小兰因为动.情而控.制不住的jiāo.喘,仿佛有种魔力一般,让他整个人都膨.胀了。

反观林小兰,被老王这番治疗,憋的脸都红了起来,开始确实很难受,而且难受的要命,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王大.yé的yào跟手fǎ起了作用,竟慢慢变的有些舒服,很配合的让王大.yé对自己进行抚.mō。

“小兰,阴dú马上就要出来了,坚持一下,大.yé再帮你加把劲儿。”

抚.mō.着林小兰年轻的身.体,老王的眼睛都冒火了,撩.起林小兰宽松的T恤,猛的低下了头去。

胸前饱满最敏.感的位置,忽然始料不及的传来一种奇怪的xī.允,林小兰感觉自己像是被点燃了一般,嘴里忍不住哼叫了起来,一股很奇怪的东西也随之涌了出来。

“王,王大.yé,你快看,是不是俺体.内的阴dú出来了?”

老王停下了动作,心中暗想,这哪儿是阴dú,分明是xiè.了身.子。

“哎呀,还真是,看来大.yé的方便确实有效果。”望着林小兰动.情后的余韵,双.tuǐ还无力的分着,老王眼珠子一转,“只不过看模样才排.出来一半。”

“啊,才一半?”只顾着跟王大.yé说话,转移了注意力的林小兰都忘了提起自己的裤子,犹豫了一下说,“大.yé,那你还能再帮俺排排吗?”

自己都这样nòng她了,这小姑酿依旧一点儿异常都没有发觉,感觉到自己下.身的膨.胀,急需发.xiè,老王的胆子彻底大了起来。

“当然可以了,可大.yé有点儿累,你坐大.yétuǐ上,大.yé再给你好好治治成不?”

“嗯,谢谢你大.yé。”

虽然阴dú只出来一半,林小兰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对眼前的老王毫无戒备,反而还多了几分qīn近,主动朝老王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林小兰背对着老王,挺着蜜tún将要落下时,头脑发.热的老王竟不动声sè的悄悄解.开了裤子,露.出了那杆沉寂已久的老qiāng。

“小兰,大.yé这就帮你把另一半阴dú排.出来。”眼瞧着林小兰撅起的蜜tún逐渐向他偷偷掏出来的硕.大凑去,老王连忙对准了她的huā.心。

刚才qīn眼看到一部分阴dú的排.出,此时林小兰对老王信任的很,根本就不曾想到王大.yé会算计她,背对着老王乖.巧顺从的往下落着蜜tún。

结果自然跟老王预想的一样,随着林小兰蜜tún的慢慢落下,下.身激动的膨.胀很快便碰到了林小兰湿.润的神秘。

由于背对着老王,林小兰上身的T恤比较肥.大,眼睛看不到,又被衣服遮挡,碰到老王的硕.大的瞬间,还以为是老王的手指。

“大.yé,您tuǐ撑住,俺要坐下了。”

“乖孩子,快坐吧,大.yé有的是力气。”

都碰到了自己下边的命.根子,这小丫头还全然不觉,怕是chuō进去,都不知道是啥,本来还有些顾忌的老王,连忙扶住了林小兰的腰.肢,往下按去。

可老王怎么都没有料到,就在命.根子即将chuō进去的瞬间,马上就要感受到里边的美妙时,院里却传来了隔壁女邻居李桂huā的声音。

“王哥,你在家干啥呢,俺找你来了。”

李桂huā今年三十八.九,是个农村酿们儿,长的也算**,但命硬的很,生生克sǐ了三任老头儿,自从老王回村后,这酿们儿就像一块儿苟皮膏yào似的,缠上了老王。

原因很简单,老王是从城里回来的,虽然岁数大了点儿,但是有钱。

“这酿们儿咋来了。”

眼看着好事将成,半路shā出了一个程咬金,老王心里很是苦恼,而林小兰更是紧张的不行。

“大.yé,好像是桂huā婶儿,咋办?”

林小兰虽然对男女之事不懂,却也知道自己身上那两个最重要地方不能随便给人看,更别提用手mō了,而李桂huā又是村里出了名的大喇叭,这要被人知道,自己可咋嫁人。

事已至此,老王下边纵使憋的再厉害,也只好摆手,趁着林小兰起身的空档,急忙提好了裤子。

“小兰,别着急,先把衣服穿好,你的阴dú不是太严重了,改天大.yé再帮你。”老王快速的说,“对了,得阴dú的事儿千万别说出去,你还是个姑酿,传出去会被村里人笑话。”

林小兰红着脸一边穿裤子,一边小基啄米般点着头。

这李桂huā来了,那种事儿肯定是做不成了,紧接着老王迅速将从城里带回来的两个洋娃娃塞.进了林小兰手里。

“快回去吧,不是该给你.yé做饭了吗,就说来你王大.yé家拿玩具了。”毕竟是做了亏心事儿,这小姑酿又啥都不懂,老王.还真有些担心。

这两个洋娃娃漂亮的很,肯定值不少钱,林小兰是不打算要的,可时间紧迫,特别是李桂huā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让她心里莫名的有些慌张,只好收了下来。

“谢谢大.yé,那俺改天再来找你。”

说完,也不知道是因为被老王挑.逗出欲.望的缘故,还是出于紧张,出门时显的有些六神无主,偏偏一推门还碰到了迎面走来的李桂huā。

“吆,这不是老林家闺女吗,这是咋了,脸弹红扑扑的。”

瞧着眼前刚xiè过身.子的林小兰,李桂huā眯眯起了眼睛。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