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太长了,快拔出来:象拔蚌塞到下面视频

时间:2020-05-21 16:00:35

十分钟后医院的人来了,老赵也被请到了医院,刚和主治医生说完当时的情况,回到病房学校校长就倒了杯水给他。

“老先生今天真是太谢谢您了,您可真是帮了我个大忙,我听说您今天来我们学校是想送你侄女入学,您放心我等会儿回去就让人安排,一定让您侄女进最好的班级学习。”

刚才忙着救人老赵也没有想太多,现在细细想来,他确实是无形中给校长解决了个大危机。

这所技校并非民办而是公办,学校里有学生死亡是非常不好的事情,势必会引起上层对校长的不满,而且如果事情的影响太严重,比如说有家长来闹事之类的,院长不但上升无望,只怕连现在的位置都未必能保住呢。

这也难怪他会对自己如此热情了,毕竟可是欠了个天大的人情。

老赵端起水杯喝了口,笑呵呵的道:“院长不用客气,我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过倘若我日后有需要院长您帮忙的地方,还请您不要推脱才是。”

校长这会儿巴结他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把人往外面推呢,当即连连点头:“这是当然,对了我现在正好要回学校,不如您跟我一起回去,顺便把您侄女的入学手续办了。”

似乎担心他不答应,校长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了句,“这边您也不用担心,副院长会看着的,一有情况他会立刻通知我们。”

他都说得这么明显了,老赵也不好拒绝,也就同意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担心老赵反悔带唐娜去其他学校,往常异常繁琐的手续变得异常简单,两人被校长带着签了入学同意书,见了班主任就办妥了。

文学

老赵帮唐娜收拾好床铺,坐在床边陪她说了会儿话就离开了,毕竟诊所那边还是一团乱,需要整理。

时间如白驹过隙,花了一周的时间老周才总算是凑齐了药浴需要的药材。

这天一早,电话联系了兰姐后,他就挂上了歇业的牌子,专心等待兰姐的到来,过了二十来分钟,一辆轿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门口。

她刚一下车,老赵就发现她的气色好了许多,皮肤更为白嫩,看起来半点都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兰姐也清楚她能够重获新生多亏了老赵,对他既是感激又是崇拜,一看到他就激动的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您的医术真是太神了,要是早点遇到您的话,我也不至于吃那么多苦头了。”

老赵反握住她的小手,不停抚摸那光滑的肌肤,也是满心欢喜,兰姐好得越快,他也能早点把这块肥肉吃进肚子里。

“苦头还是要吃的,药浴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舒服,毕竟这用药物清楚体内病变细胞的过程就如同洗骨清髓,是非常考验意志力的,等会儿不管再痛你可都一定要忍着,必须要泡足两个小时才能起来。”

痛起来的滋味并不好受,兰姐到底还是个娇滴滴的女人,当下就急了,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那怎么办,太疼我可受不了。”

老赵把手搭在她的肩头,揉捏着那裸露在外的肌肤,在她耳边低语了句:“刚好我有套祖传的全身按摩,可以替你疏通经脉,减轻你的痛苦,你愿意试试吗?”

兰姐羞红了脸,娇嗔着在他的胸口推了一把,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往里面走。

快进药浴室的门时,她侧身冲老赵勾了勾手指,道:“你不是要给我按摩吗,那还不快点进来。”

美人都发出了邀请,老赵双眼一亮,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得脖子都红了。

野狼铁青着脸,见兰姐进屋了,揪住老赵的衣服,怒目圆瞪恨不得把他给生吞活剥了,“按摩就给我好好按摩,你要敢碰不该碰的地方,我把你的手指头全给多了!”

老赵把他的手扯开,整理了下衣服上的皱褶,“医生给病人治病,哪里有这么多的讲究?”

“你……”

野狼还想要说点什么,听到动静的兰姐回过头来,漫不经心的看了他眼,“做好你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行了,至于我的事情你最好少管。”

话落,她的视线落到老赵身上,周身的阴郁瞬间消失,笑盈盈的向他抛了个媚眼,道:“真是不好意思,他不太会说话,请您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被她这么一瞧,老赵一瞬间觉得周身像窜过了股电流似的,每个细胞都亢奋了起来!

尤其是某个部位,胀痛的感觉格外的明显!

“嘶。”

倒抽了口凉气,老赵动了动身体,步伐飞快的往里走。

瞧见两人手挽手消失在门后,野狼额头青筋暴起,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目充血发红,一张脸显得格外狰狞。

“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低语了声后,他抬脚往诊所大门踹去,接着好似想到了右脚停在了半空中,目光阴森的看向了身边的小强。

“我要你去替我做件事情。”

小强后背阵阵发麻,踉跄着往后退,撞到一边的电线杆,在地上滚了一圈,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用颤抖的声音道:“老大,您还是收手吧,兰姐现在把那个老头子奉为座上宾,我们对他下手不是自找麻烦吗?”

“闭嘴!”野狼脸上的肌肉不停抽动,显得越发狰狞,像是下一秒就会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兰姐的脑子不清醒,难道连你也糊涂了吗,兰姐那可是绝症,怎么可能会被治好?你要是再帮那个老东西说话,我就第一个弄死你。”

这一次,小强不敢再反驳他了,捂住脖子后退了好几步,他带着畏惧的望着他,“那老大您说我们要怎么做?”

野狼冷冷一笑,冲他招了招手,“过来。”

小强下意识的摇头,唯恐一靠近他就会掐住自己脖子,可见他的脸色根本越来越阴沉,他还是磨磨蹭蹭的凑了过去,讨好的笑道:“老大,您说。”

这会儿野狼根本没心思跟他计较,他单手掩唇,在小强的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

小强还有点良心,听完面露难色,圆圆的大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样做不太合适吧,老大你要想清楚啊,万一这件事情闹到了兰姐那里,我们可没有好果子吃。”

眼下野狼已经失去理智了,哪里能把他的劝告听进去,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满脸的不以为然。

“会出什么事情?就算真出了事也有我担着,而且我们跟兰姐可是过命的交情,难道她还会为了那种人跟我们闹翻不成?”

这番话说得确实有几分道理,但小强还是觉得不合适,他们之间的恩怨牵扯上小姑娘做什么?

他还没出声,野狼就像是猜出了他的心思,又道:“那个小丫头本来就是要被送去做那种生意的,再说了又不会要了她的命。”

小强想了想,点了下头,小跑着出了巷子,野狼目送他离开,觉得一直积压在心里的那口恶气总算是吐了出去。

“我倒要看看这次之后,你还敢不敢跟我做对。”

屋内,老赵检查完药浴的温度,就重重的打了个喷嚏,揉揉鼻子,他小声嘟囔了句,”肯定是某个小兔崽子在背后骂我。”

说完,他一抬头就看到兰姐利落的脱掉了外衣,眼神暧昧的看着他:“还要脱吗?”

几日不见,不知是不是因为补血方子的作用,兰姐胸前的大白馒头更加丰满,内衣都有下包不住了,在上面压出了道勒横。

老赵吞了吞口水,重重的点了点头,在看到她的手在自己白嫩的肌肤上游走,更是呼吸一滞,连说话时声音都变得沙哑了。

“当然了,全身按摩哪里有穿着衣服的道理,况且你等会儿药浴也同样要脱,不如一次到位。”

兰姐是个明白人,清楚他是想吃自己豆腐,明明应该觉得很讨厌的,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她的内心竟有些激动。

羞红着脸把内衣脱掉,她趴在一边铺好的床上,向老赵发出无声的邀请。

老赵早就等不及了,摩拳擦掌了番上前给她按摩,刚用力在她的肩膀按揉了两下,兰姐就疼得动了动身体。

中医常说痛则不通,通则不痛,痛得越是厉害,就越说明她身体里的经脉瘀堵得厉害。

“你生病后应该很少运动吧,经脉堵塞的情况不是一般的严重啊,只怕就算我治好了你的病,你的身体也会越变越差啊。”

兰姐起初觉得他是在故意吓自己,可当他的手推揉到另外一个穴位时,比刚才更剧烈的疼痛感袭遍了她的全身,令她对他的话深信不疑,赶忙道:“那以后每次药浴前都麻烦您给我按摩了。”

”嗯。”老赵内心异常兴奋,面上却强装出幅严肃的模样:“能够为你消除病痛是我的福气,接下来会更痛,你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能再发出声音了。”

兰姐应了声好,闭上眼睛把头埋在手臂里,示意他开始。

老赵松了松胫骨,难得认真了起来,等到按完最后一个穴位时,两人的身上都冒出了层薄汗,倒了杯水猛灌了口后,把兰姐扶了起来。

“怎么样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上下都舒服了许多?”

兰姐一开始还没什么多大的感觉,听到他这么说,顿觉周身的舒畅了许多,像是身体里的污垢全部都被排出来了一样。

她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老赵一阵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神奇?”

被个大美人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老赵不自觉的挺起了胸膛,得意的道:“这算什么后面的药浴才是今天的重头戏,进去吧。”

兰姐转头看向装着黑乎乎液体的浴桶,一开始还是有些抗拒的,可想到老赵神乎其神的医术还是毫不犹豫的跨了进去。

刚把全身浸泡在里面,老赵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吃了个黑乎乎的药丸,还没来得及询问那是什么药,看见老赵拿在手里的东西,兰姐浑身像被电流过了一遍。

“你不会要把这个放进来吧?”

老赵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这蜈蚣看起来恐怖,却是药浴汤药中最重要的一味药材,少了它的话根本没有办法进行后续的治疗。

因为但凡患上这种病的人都会盲目求医,长此以往身体里必定积存了大量的毒素,为了避免跟药浴中药物相克,需要用蜈蚣来解毒散络。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兰姐的脸色煞白入如纸,娇躯止不出的颤抖着,几乎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样子。

“万一它咬了我怎么办,蜈蚣可是有毒的。”

这点老赵早就想到了,他将那几只活蜈蚣放到兰姐身上,接着用手按住她的肩膀,“就是要让它咬你,不过你不用太害怕,我刚刚喂你吃的是解毒草药做的药丸,不会有危险的。”

兰姐很想相信他,但清楚感觉到蜈蚣在身上爬来爬去的时,她的大脑连思考的能力几乎都丧失了,用右手死死的抓着老赵的手臂。

“赵叔,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吧。”说着,她的眼睛一眨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滚。

见她那赵漂亮的小脸都哭花了,老赵的心里别提多心疼了,但想到医书上的警告,他还是只能咬咬牙,狠下了心来。

“小兰啊,你的病要想治好只能这样做,你好好想想是这些东西可怕还是死亡?只要忍过这一时,你就将迎来更美好的未来。”

兰姐听完,眼前像是被人铺开了幅美丽的画卷,深吸了口气,她紧紧的瞌上了双目,努力忽略掉身上的感觉。

老赵见状松了口气,视线不自觉的在兰姐身上游走起来,那蜈蚣被药水刺激的难受,在那光滑的胴体上乱窜,甚至有一只爬到了双球的顶端,在暗红色的圆点上咬了口,沉睡的果实立马就挺了起来。

“嗯。”

人在神经紧绷的情况下,身体会变得异常敏感,她发出了声低吟,红云也浮上了面颊。

“是不是很疼?”老赵明知是怎么回事,却佯装关心的问了句。

兰姐怎么好意思说实话,飞快的点了点头道:“是有点痛。”

“那我帮你把它移到其他地方去。”老赵微微一笑,伸出手把蜈蚣弹开,捏住她的大白馒头,轻轻揉捏的同时,拇指不停在果实上打圈。

上面的伤口被粗糙的皮肤不断摩擦,涌出了红红的刺痛感,可更多的却是酥麻感,刺激得兰姐下面流出了血水。

老赵嗅到淡淡的血腥味,兴奋的眼睛都亮了,手上的力度也开始慢慢加大。

兰姐从来没受过这样粗鲁的对待,身体里像是被人点燃了把火,让她焦躁的扭动着,修长的双腿也不自觉的来回磨蹭。

空虚的身体始终没得到满足,兰姐握住老赵的手,死命的往下拽,嘴里也不停重复着:“给我。”

老赵半靠在浴桶上,将她的话听得无比真切,心里不由得感慨了句,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饥渴啊,不过正合他意。

毕竟这种女人,一般男人是难以满足的,指不定他们以后能保持良好的关系……

想到这老赵即激动又高兴,他心里最喜欢的还是杜玲,但是他最喜欢的身体还是眼前这个女人,她身上那股成熟性感的魅力实在太诱人了,令他忍不住想要征服。

不过想归想,他可不敢在这种时候对兰姐下手,她这病在没有痊愈前,是绝对不能做那种事情的,否则治疗效果将会大打折扣。

老赵虽说好色,可这轻重缓急,他还是分得清的,利落的抽回手。

感觉到他的动作,兰姐睁开眼,见他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不再多看自己一眼,心中有些气结。

说实话,老赵撩拨她时,她的内心是非常期待的,自从生病后,那些男人都嫌她不干净,根本不愿跟她做。

谁成想,像老赵这样老色狼,居然能在紧要关头停手,害得她又空欢喜了一场,没好气的瞪了老赵一眼后,她收起了心思专心泡着药浴。

老赵这会儿其实也并不好过,坐在凳子上后他的裤子绷的紧紧的,胀痛的某个部位被挤压得生疼,好半天才缓和了下来。

后面谁都没有再动歪心思,老赵更是将注意力全放在了治病上,每当浴桶里的药水凉透后,他就重新加热,并询问兰姐是否有疼痛感。

兰姐虽不明白他问这个的缘由,可觉得肯定有他的道理,每次都耐心的回答:“有一点,但并不强烈,在能接受的范围。”

三次都是一样的回答,老赵的眉头紧锁,负手围着浴桶走了几圈,神色凝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兰姐被他的样子吓到了,有些担心的问道:“你这幅样子,不会是这药浴有什么问题吧?”

老赵摇了摇头,却是一句话也不说,他选择的治疗方式是正确的,只是效果并不像书上所说的疼痛难忍,面容狰狞,需两人合力压制。

“难道是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他的脑子里飞快的窜过这个想法,为了验证,他将医书拿出来仔细的翻看了好几次,总算是找了原因。

医书上写的是以灵泉水熬煮,他当时没有多想,只当是普通的水就行,现在看来是他理解错误了,至于这灵泉水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觉得自己恐怕还得再去一次唐娜老家才行。

医书是在那边找到的,灵泉水的线索也肯定在那里。

兰姐等了半天都不见他回答,心里更加焦急,差点从浴桶里站了起来,去拉老赵,可想到老赵的叮嘱,就一动也不敢动了,只能焦急的催促他。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