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噗噗水声好大不要:陈艳杰克逊 章节

时间:2020-05-21 15:01:02

“嗯,我才不管,我恨不得把你这黄瓜吞进肚子里。”她说着,将我的裤子脱了,扶着它一口就吃了过去……

“噢嘶……”她的技术又见长了,女人似乎是天生的,无师自通,还进步神速。

接着,她的一对大馒头,压在了我脸上,差点没把我憋死,我毫不客气地吃她的馒头……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背上的行囊出发,我的行囊很简单,就一个拉杆箱,几件衣服,几件生活用品,就是我全部的家当了。

老板娘觉得奇怪,“你回家,拉着个箱子干嘛?”

我说:“哦,回家住几天,该用的东西还得用,还穿的衣服还得穿,不用另外买嘛,反正就一个箱子不重,我回来的时候带回来就是了。”我到现在还在骗她,不是我想骗她,我是怕她难过,而且我心头软,只要她一个恳求,我可能就走不了了,我真的是怕她求我。

但我知道,在这里我没有将来,她是个有夫之妇,我跟她不可能有将来,而且在这里没有前途,累死累活的,最后还落得个吃软饭的名声,为我的长远打算,我必须离开这,对不起了,老板娘,真的对不起,我心里这样愧疚地说着。

老板娘还是被我忽悠过去了。

临走时,她硬塞给我两百块钱,“给咱妈买点补品。”

我死活不要,她死活要我收下,最后我还是收下了,因为我不收下也不行,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能跟你这样折腾一天,她生意也不用做了,我也不用走了。

我代表我老妈收下了这个钱,其实我还有一个月的工资没结,这么相抵,她还是赚了,算了,送给她了,怎么说,也睡了人家那么久,那点工资就不提了。

其实内心里,我对她还很内疚,睡了人家那么久,现在拍拍屁股就这样走了,确实有些对不起人家,只是我必须得走。

我告别了老板娘,踏上了新的旅程,等待我的会是什么呢?

我拖着箱子,上了一辆黄包车,老板娘在后面挥手,她以为我在朝车站去,而我却去向另一个地方。

爱尚离这边并不算太远,所以我坐着黄包车,约摸半个小时就到了。

我已经站在爱尚公司的门口,巨大的花岗岩厂牌,宽大的拉门,依次排开的厂房,门右手边一座五层楼高的办公楼,这个厂真是气派。

我心里一阵兴奋,要是能在这样的厂里上班,单单穿着这个厂里的制服出来,也会很有面子。

我兴奋地一塌糊涂,走到门卫室,说明了来意。

门卫室的大叔,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对我闪着很怀疑还夹着鄙视的眼光,大概看我穿得普通,甚至说有点土鳖,他不紧不慢地说要打个电话问一下,我这才想起秦总叫我事先打她电话,可能是我一心想着摆脱那女人,也可能是我太兴奋了,不知不觉,我倒把这事给忘了,没曾想一来就碰了一颗冷钉子。

也好,让他打电话问问,也省下了我的电话费,我说:“你打吧!”

然后就见他把桌角的电话机移了过来,按了免提拨号,电话通了,他说:“秦总,有个张师傅说是跟你讲好的,来这找你。”

“你问他叫什么名字。”电话机里一个美妙动听的声音,应该是秦总的声音,我心里暗喜,原来她在,那就好办了。

他抬头问我:“你叫什么”

“我叫张三财。”我淡淡地说,已不再奢望他对我会有多热情,他对着电话机说,“他说他叫张三财。”

没想到秦总一听,声音就变得很兴奋,“对,我等的就是他,老钱,你对人家客气一点,他可是我的贵客,快请他进来,来办公楼四楼找我。”

“哦哦。”电话一挂,那大叔,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他笑呵呵地对我点头哈腰,“原来是秦总的贵客,怠慢了,怠慢了,秦总让你直接上办公楼四楼找她,最高的那座楼就是,快请,快请。”

他说着,手往墙上那按钮一按,拉门就开了一个大大的缝。

我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心里大骂,狗眼看人低。

可是他却做了一个请进的动作,依然对着我笑。

算了,我也没必要跟这种人计较,我拖着箱子,大摇大摆地进去了,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一来就碰这么大的一颗冷钉子,等待我的又将会是什么呢?

进到厂里,我就直接往那最高的楼那边走去,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但是厂房里却传出嘈杂的忙碌的声音,我内心又一阵兴奋,他们这么忙,看来这个厂里的效益不错。

我来到办公楼的楼下,一眼就看出这楼崭新的,墙面都贴着白青相间的磁砖,显得很气派,门口是个玻璃门,我走近,门就自动开了,很灵敏,我高兴地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是个大厅,左手边有个装修成红色的柜台,柜台后面贴着一个硕大豪华的红色厂名“乾州爱尚里衣有限公司”成弧线排开,如一弯红桥。

接着,一个甜美的声音说:“您好,您是张三财先生吗?”话语中,很是恭敬。

一个漂亮的年轻女白领,穿着黑色的制服,系着蓝色的小领结,从柜台后走了出来,恭敬地朝我点头微笑。

受到这样的接待,我心中一阵狂喜,“你好,是的,我是张三财。”

“嗯,秦总在楼上等您,您跟我来。”说着,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我看见她扎了个马尾瓣,在脑袋后面抖着,她的腰很细,臀部却又圆又丰满,那硬邦邦的制服,也掩藏不住她的性感和妩媚,简直是制服诱惑,加上刚刚她那么热情地待我,样子又甜美可人,可以说,我对她很有好感。

往前走了十来步,再向左拐了几步,她停在了电梯门口,按了一个电梯门边的按键,上面一个向上的红色箭头就亮了起来,她恭敬在站在门边,两手自然交叉垂在了她的下面那个部位,似乎是遮着那里,但我知道她不是那个意思,是我想多了,她微笑地对着我,“你就坐电梯上去,这样比较省力。”

“好的,”我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

她瞧着我,还是一脸的微笑,我们相对着,电梯还没有下来,气氛有些尴尬,她的目光移了一下,瞧见了我身后的箱子。

她说:“您拖着个箱子上去会有些累赘,不如你把它交给我,我帮你放在前台,呆会您下来的时候再来取。”

我很喜欢这个提议,箱子里本来就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拖着个箱子上去不但累赘,而且让别人看着不好,以为我是来逃难来的怎么的,于是我高兴地把箱子给了她,却意外地碰到了她柔软无骨的手,天,好柔软啊!我多想好好地握一下。

文学

她脸上一红,迅速把箱子拖到了自己身边。

气氛更加地尴尬。

我尴尬地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她甜甜地笑着,“没事,这不怪您。”

美好的时刻往往很短暂,电梯门开了,下来一个穿着衬衫打着红领带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挺着大大的肚子,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将我挤到了一边。

她很恭敬地点头说:“钱总好。”

哦,原来他也是总,就不知道他是多大的总。

他朝她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对着我很不礼貌地说“来干什么的?”

前台赶紧解释,“这位先生是秦总的客人。”

钱总鄙夷地看了我一眼,“客人?”大嘴撇得老大,“咱们秦总什么时候有这么土鳖的客人?”

前台估计是瞧出我脸上的不悦,忙按住电梯门,“张先生,快请进吧,门要关了。”

我进了电梯,在电梯门没关之前,我感激地对她说:“谢谢。”

她微笑着回道:“不客气。”

接着门关了,我就看不见她了,这个女人虽然年纪轻,但同样有着我喜欢的那种成熟和丰韵的味道,就这么头次见面,她留给我的印象非常好,我居然有种心动的感觉。

我承认我不够专一,和赵小翠就已经是那种关系,但我的心似乎并没有为她而止步,我承认,我确实花心,我真的希望可以留在这家公司,天天见到那个美丽的前台小姐,对了,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

电梯将我带到了四楼,我出了电梯,而秦总秦柔竟然在电梯门口迎接我,让我一阵受宠若惊。

她笑着伸出了她的小手,第一句话就是,“张师傅,欢迎你的加盟。”

没有一轮轮让人紧张的面试,也没有一个个让人胆寒的考验,天,我竟这样轻而易举地成了这个大公司的一员,我心内一阵狂喜,我忙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柔软的带点微凉的小手,如一块柔软的美玉,“谢谢您,这么看得起我。”

我心内一阵感激,感激地差点流泪。

我进了她的办公室,她的办公室,很大,进门左边是个豪华的古红色沙发,右边是一个巨大的办公桌,成半圆形,也是古红色,桌上的液晶电脑都显得小了,再往右是个靠墙的大书架,但书却不多,零星的几本杂志而已,看来她并不怎么喜欢看书。

后侧有一扇磨砂玻璃门,看来是单独的卫生间。

偌大的落地窗,乳白色的地面瓷砖,和豪华的吊顶,把这个办公室装点地豪华而明亮。

在这里办公真是惬意,我在想,我什么也能坐进这办公室办公就好了。

她叫我坐沙发上,然后泡了两杯铁观音。

我们边喝边聊,聊了一些各自对里衣设计方面的想法。

她很是赞同我的观点,茶没喝完,她就将我带到样品间,样品间是一间更大的房间,摆满了穿着各色里衣的女性人体模型,真是琳琅满目,背心式、马甲式、比基尼、情趣、束腰、雕塑里衣等等应有尽有。

看得人眼花缭乱,有些里衣性感地,让我看着都差点要流鼻血了。

“怎么样?”秦总问。

我认真地看了几个,我说:“总体上还不错,但设计方面不是很巧妙,比如这个该用莫代尔的面料,但却用成了莱卡,人体塑模是感觉不出,但穿在人体上就不够舒适了,这个,花边太俗,这款是贵妇穿的,但品味因为这个花边而显得低了档次,还有这个,明显与塑模的柔软尺寸不相配……”

我滔滔不绝地说着,说得还挺过瘾的,没想到被秦总打断了,“好了,别说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设计部的主管刘封,这位是新来的张三财。”

我懵了,不知什么时候,刘封站在门口处,这么说,我刚对那些里衣点出的缺点都被他给听见了,怪不得秦总打断我,怪不得刘封脸都变绿了,他的眼睛瞪着我,看得出他很生气。

我居然蠢到这么说人家作品的缺陷,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根本就没想到他会这个时候进来。

刘封,弄了一个很另类的鸡冠头发型,显示他艺术身份,年龄大概三十多。

他气乎乎地走了过来,“张三财是吧?什么学校毕业的?敢这么评价我的作品,想必你的技术已经登峰造极了吧?”他怒气中带着嘲讽。

一说到学校,我就没了底气,因为我的学校实在是拿不出手,真没想到一来,就得罪了顶头上司,往后可有的“好日子”过了,我愣住了,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真恨自己嘴巴太欠了。

秦总说:“刘总管,你别在意,他也只是发表他个人的观点,我们并不这样认为。”

可以听得出,秦总也得让刘封三分,麻烦了,这个刘封到底是什么人物?

“哦,那就是这个张师傅的技术比我更强是吧?那让他做主管好了。”刘封气道,眼神恶狠狠地盯着我。

秦总脸上也不好看,“好了,刘总管,他也不是针对你,这事就算了,别再提了,张三财,你跟我来一下。”

“好。”

我赶紧跟着秦总出了样品间,回到她的办公室。

我说:“秦总,我真不是有意针对他,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无心冒犯他。”

“我知道的,你也别太在意,他就是那样的人,你以后在他手下干活,事事要忍让他,不要强出头,我知道,你说的那些也有道理,但是你刚来,这里面的深浅你还不知道,我虽然是大老板,但有些事并不是我一人说了就算,你凡事让他三分。”

她这么说,我有些懂了,她的意思是这里面水很深,而且身为大老板的她并不能完全说了算,这就奇了怪了,谁能制约她,她又在忌讳谁?

这些她不说出来,我也不便问,总之以后还真的要小心了,我太喜欢这个公司了,何况我是为我的前途而来,何况还有个让我迷恋的前台小姐,再大的困难我想呆下去,我暗暗咬紧牙关。

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已经准备好的合同,递到我面前,“你看看,如果没有意见的话,你现在就签了。”

“好。”我看了看,醒目的月薪一万一起步,包吃住,以后看表现再加,合同期两年,连试用期一拦都被划了,她果然讲信用,太好了,我的心飞了起来,我再看了其他的条款,基本也没有什么,我很高兴地拿起笔就签,我对我的签名还是挺自满的,张三财两字,被我写地龙飞凤舞、力透纸背。

她也很高兴地盖了公章,我拿了一份,折了,放进我的口袋,她也收了一份,成了,我真的成为这大公司的一员了,我很兴奋,刚刚的那点小不爽早就一扫而空了。

“好了,别的不说了,你下去找那个前台小沈,让他给你安排一间宿舍,你先休息一天,明天正式上班。”秦总坐在大班椅上说。

哦,原来,那前台小姐叫小沈,应该说她是姓沈,“好的,谢谢你秦总,我下去了。”

我说着,转身就走。

“老张,等一下,”她叫住了我。

我回过身来,见她一脸严肃,她说:“你好好干,记住,只要你工作出色,任何人也动不了你,只要我在这的一天。”

她的这话给我吃了个定心丸,这话有两层含义,一是让我好好干,干出色,其他人就不敢动我,二是,其实也是在说,她是我的后台。

我很高兴,虽然有敌手,但我这后台也是强大的。

我也坚定地点头表态,“好的,秦总,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我一定好好干,不让您失望。”

“好的,去吧!”

“嗯。”

我下了楼,来到前台面前,小沈对着我笑,“您回来了,刚刚秦总已吩咐我给您安排一间宿舍,您已是我们公司的正式员工了,恭喜您。”

我很高兴,“谢谢你小沈,我可以知道你的芳名吗?”我太想知道她的芳名了。

“哦,我叫沈雪,您叫我小沈就好了。”

我心喜,多好的名字,沈雪。

“哦,那多不好意思啊!”

她嫣然一笑,“没事的!那咱走吧!”

“好!”我们走。

她在前面,拖着我的箱子走,我在想,让一个女孩子干体力活不太像话,我就向前一步,去提我的箱子,没曾想,正好抓在了她的小手上。

她脸一红,忙把手一抽,箱子掉在地上。

她忙说,“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我们两个急着扶起箱子,手又碰到了一起。

两个人尴尬地对笑了一下。

这时,一个声音说:“小雪”他走了过来,原来是刘封。

刘封将小雪的一拉,当着我的面,将沈雪的娇躯搂在了自己的怀里,“老婆,这种粗活就让他自己干好了。”

什么?我的心掉进了冰窟,他叫沈雪叫什么,叫老婆?天哪,怎么可以这样,我难得看中一个年轻的姑娘,这个年轻的姑娘却是个有夫之妇,而且她的夫君竟是我的顶头上司,而且是我刚刚得罪的顶头上司,天哪,太残忍了,一朵鲜花已经叫猪给拱了,哦no……

我的心如被刀割。

不过,我的心里却产生了一种想要霸占沈雪的念头,我认为他配不上沈雪,而且沈雪和他的年龄也相差巨大,粗粗看去,相差十岁的样子,都可以称他叫叔了,没天礼啊!何况刘封是那么一个小心眼的人,我觉得沈雪嫁给他,真的有点眼瞎。

这种霸占沈雪的念头一出现就非常强大,很快就占据了我的心。

我邪恶的,让我自己都不认识了。

沈雪面红耳赤,将刘封推了开,轻声责备着:“这是工作时间,而且在工作的场所,你别这样,秦总吩咐了,让我给他安排一间宿舍,我得去办公事,你快去忙吧!”

刘封却面不改色,他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我只是想警告某些人,不要盯上别人的老婆,否则他会死得很难看。”

这话明显是对我说的,我想他刚刚应该是看见了我碰了他老婆的小手吧!他在吃醋,当然也是在警告我离他老婆远点,应该还带有恐吓。

我虽然胆子不大,但也没有到被人家一两句话就吓到的地步,他偏这么说,我偏想霸占他老婆,我咬了咬牙,心里在说,你牛什么牛?迟早老子会占有你的老婆。

其实我并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在样品间,他对我的挑衅我也没有放在心上,可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恨他,可能是因为他抢了我的心上人吧!

对,我真的恨他娶走了沈雪。

刘封瞪了我几眼后还是走了,沈雪便带着我去了宿舍楼。

她问我喜欢高一点的还是低一点的,我说,高一点的吧!以便我欣赏风景。

她说,三楼正好有一间空的,不过,隔壁就是她和刘封的房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