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放到桌面 |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黄色小说片段:啊老公不要了人家好累

时间:2020-05-21 15:00:57

“王军,我求求你了,我好难受,你别弄了,你能不能别再欺负我了!”

当耳畔的央求声再三无果后,徐晴终于说出了她心底的实话。

那种带有哭腔的哀求,当时就让我心软了。

所以我松手了。

徐晴长出了口气,而我也在匆匆告别后赶紧出门。

我很清楚,我们彼此都需要稍稍的冷静一下。这个时候不需要道歉或其他多余的话语,因为我们都很明白彼此的内心,所以彼此短暂的不相见才是最好的冷静。

骑着电动车离开住处后,在快到厂门口时我停下电动车点燃了一支烟。平复心情之余,我也想要仔细想想今天的事情。这一想,我就想起了刘振。

刘振这个狗杂碎,该不会被我那一脚给踢出什么毛病来吧?我那一脚用的力量可大,万一真给他踢坏了,那重伤害显然是跑不了的,他又有钱有势的,还不得送我进去关个三年五载的?

越惦记我就越害怕,万一真的这样,那可太特么冤枉了。好不容易跟徐晴有了质的进步,万一被刘振给毁了……

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我万分期待着会是徐晴的电话,期待她能看破内心的那层窗户纸,但失望的是电话并非徐晴打来的,而是她老公也即是我的老板李双刚。

电话接通,李双刚问我醒酒没,然后又告诉我说他朋友刘振厂里新进了一台跟我工作时同类型的机器,手下工人技术不娴熟,希望我能过去教导下他们。

这种事情显然是刘振向李双刚主动要求的,那么他找我去,也必然就是故意了。

他刘振为什么要找我呢,难道是个套,有警察在那等着我了?!

思来想去也无法判断,但有一点我很清楚,即便是套我也得钻,靠逃的话又能逃到哪去呢?所以我去了,不管是刀山是火海,刘振的办公室我也得去一趟!

狠狠吸了一口后弹飞烟屁,然后我就骑着电动车赶去了刘振的厂里。

当我来到刘振的办公室后,他正在翻弄着报纸喝茶,看起来很悠闲,丝毫无法将他跟下午给徐晴下药之间的那个狗杂碎建立起联系。

见到到来后,更是热情的招呼我坐下,甚至还帮我倒茶,递烟。

这出乎我的意料,也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身药,所以茶照喝、烟照抽,坚决不动声色,看谁先露出大尾巴来。

许是他压根就没想藏尾巴,又或许是因为被打怵了的缘故,他先行跟我撂了实底。他委婉的对我说,今天下午他对徐晴做的事情,希望让我当作没发生,对谁也不要声张。

对谁也不要声张?这个谁,自然是以李双刚为主体的!只是我凭什么不声张?

我大义凛然,“这个绝对不行,李总待我恩重如山,从他让我住他家的房子这点你就可以看出来,徐晴嫂子更是待我好像亲弟弟,我绝对不容许你对他们作出任何伤害,哪怕拼了这种命也不行,谁都不行,大不了一命换一命!”

文学

当我理直气壮地吼出这话时,刘振当时就急眼了。

“哎哎哎,兄弟你别吼啊,这事得保密、保密……”

身为富贵人,他当然不会跟我这种穷人换命玩,因为这是商人最大的赔本买卖。他活着多滋润啊,有女人玩有海鲜吃,我特么有个狗屁。但死了就不同了,俺俩一人一个小盒子,谁也多占不了二亩地,所以他怕了。

随后,他好言好语的对我说了许多,更是偷摸的塞给了我一张银行卡。

“军儿,哥哥也没拿你当外人。今中午这不是喝多了嘛,所以一时糊涂就做出了这种事情,我现在也是懊悔的狠啊,我跟双刚可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好兄弟,今中午酒醉后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我这心里啊,跟刀扎似的难受……”

“不过我保证,以后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绝对不会!你呢,就当是给哥哥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毕竟你也不好意思眼睁睁看着我跟双刚10多年的兄弟感情就这么废了不是?所以这五万块钱呢你也别嫌弃少,就当是个意思。”

这特么的,一下弄出了五万块钱来,今天还真是个好日子啊!

刘振花钱就是想买我闭嘴,而且我很清楚原因,真正原因可绝不是他嘴上说的什么狗屁感情,而是他的产品消受渠道是挂靠在李双刚手里的。如果他对徐晴动心思这件事情传进李双刚耳朵里,那他的厂子可是说黄就黄了。

所以这五万块钱对他来说,超值!

但问题是我觉得不值,我的女神就那么好撩?谁想下药就下药?一口价,十万!

他不干,他觉得肉疼,但是这孙子多贼啊,竟然许诺给我个车间主任当当,还说什么两年轻松赚十万。你麻痹,拿我当傻儿子忽悠玩呢?且不说能不能真的当上,即便真当了,那也是老子卖力气还来的十万块钱,跟他有个鸡毛的关系!

所以在我的坚持下,他最终还是哆哆嗦嗦的又打进了银行卡五万块钱。那副肉疼的模样啊,可真是越有钱越特么的抠搜!

成功将十万块钱的银行卡揣进口袋,然后他又招呼我喝茶。

我本想走,但他闲聊的话题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说,“其实今天这事也不能全怪我,我也是觉得替徐晴不值。李双刚是我好兄弟不假,但他做的事也忒不地道。当年徐晴她妈重病住院,李双刚名义上替她妈掏了几十万的治疗费,可实际上仅有几千块的住院费而已!”

“他当时找了个医院的熟人,看起来像是在治疗,实际上打的都是葡萄糖,推进手术室里也是做的常规小手术,根本就没花钱正儿八经的抢救。他图什么,他图的就是骗徐晴嫁给他。”

“你是不知道啊军儿,那李双刚真的不是个东西,害死了徐晴的母亲不说,竟然还害了徐晴的一生,他在徐晴母亲死后出过车祸,命是留下了但那家伙什坏了,所以根本不能办那种事,我估摸着徐晴到现在都是个处儿。”

“军儿你说,他这不是害人嘛这不是?哥哥我也是觉得她可怜,想着帮她解决解决下需求,又怕她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所以才会一时迷失了心窍,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替她解决。可是哥哥我不后悔,被你打了也不后悔,哥哥是做好人好事!”

卧槽,难怪你成了成功人士,放个屁都能包装成对环保做出的巨大贡献,厉害!

不过我现在心思不在这个上面了,全都集中在徐晴母亲的事情上。如果刘振说的全都是真话,那李双刚这个狗东西,那可真是典型的图人害命啊,丢到公安局去这都是要吃人命官司的!

我琢磨着,我得查查这件事情。如果一旦查实了,李双刚铁定得被抓,而徐晴也必然会跟他离婚。到那时候,我跟她之间的那层窗户纸就会彻底捅破,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那我的女神,也不是没机会变成我的女人!

想干就干,我当即对刘振套起了话。

“原来是这样啊,那李双刚也太不是东西了!不过刘哥你也太仗义了,你要是真为徐晴嫂子好的话,你不能见她陷身于水火而不救啊!你想,如果徐晴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是要跟李双刚离婚的。那到时勇于揭露黑幕的你……”

我没有再多说什么,但刘振想必足够听明白了。

我能看到他眼睛中瞬间一亮,可很快却又暗淡下来,婉转的以兄弟情谊为由拒绝。

狗屎,我稍一琢磨就知道了,这是利益间的权衡。

对他而言徐晴只是个漂亮女人,只是个他想要骑在身下肆意玩弄的玩物,但李双刚却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是能带给他真金白银的人,他怎可能选择自毁长城?

明白了这点,我继续劝他,“刘哥,你为了兄弟情义可我不管,我这人眼里容不得沙子,尤其是他害死了人还装好人欺负徐晴嫂子,我看不过眼!”

“这样,你告诉我当初是哪家医院治的病,我去查这件事情。一旦查实了,李双刚人完了,他的生意也就完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全盘接他的厂子,而我会把事实真相告诉徐晴嫂子,是你勇于揭穿了李双刚虚伪的狼皮。”

“这样一来,他李双刚的厂子完全可以交由你代管,甚至收购都不是问题。这样你既解决了被李双刚扼住喉咙的那只手,又为徐晴嫂子的母亲平复了冤屈,于人于己都有莫大的好处,你想想!”

刘振沉默了,他递给我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一支后继续沉默。

足足连续点了五支烟后,他‘砰’的一巴掌拍了桌子,随即起身去抽屉里拿出两条软中华砸给了我,“兄弟,这事我交给你了。只要事成,我给你个副厂长当!”

日,又拿这一手蒙我,当老板的难道都爱画大饼忽悠驴玩?

不过很可惜,到底谁是驴子,这事不到最后还不知道呢!

从刘振口中得到消息后,我就去了当初徐晴母亲去世的那家医院。

至于是谁治疗的刘振并不清楚,所以这事只能我自己打听了。

进入医院后正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的,没成想,竟然遇到了熟人。

那个身穿粉色护士服双手插兜的漂亮姑娘,不正是去年甩了我跟着副院长公子结婚的秦曼妮吗?不过不得不承认,她当初做了个正确的决定。

如今的她看起来哪还有当初乡村小丫头的粗砾,俨然就是个城里的俏佳人。虽然已经25岁了,但依旧小巧可人,唇红齿白,如同一个漂亮的瓷娃娃。

不过她那傲人的身材,却依旧是那么动人,乃至销魂。

对于我,相信秦曼妮始终是心有愧疚的。

当初从我身边离开时,她就痛苦的告诉我说,她对不起我,她是爱我的,但是她实在受够了农村的穷苦日子,决定跟那位副院长的公子在一起。为此她还给了我一万块钱,说是补偿费,但是我没收,我要的就是她心留愧疚。

而今天的再相遇,显然被保留下的这份愧疚起到了作用。

当她见到我面显讶然,但随即又被惊慌所取代,想来是惟恐我是来找她重燃旧情的。假如闹个满院皆知,那她跟那位副院长家公子的脸上肯定难堪得很。

猜到了她的心思,我告诉她不必害怕,我就是来医院看个病人。

听到我的话她面上表情顿时轻松了许多,甚至还有心情跟我聊最近怎么样。

她有心情我可没心情,于是打着找卫生间的幌子,她带我过去了。

来到卫生间门前,秦曼妮刚想迈步离开的,我就在确定卫生间内无人后一把将她推了进去,旋即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自己跟她锁进了隔间里面。

秦曼妮当时就吓到不行,白皙可人的小脸蛋儿上写满了惊慌。

“不要,你不要这样,王军,如果你敢乱来的话,我喊人了!”

她惊惶失措的威胁着我,但我根本无所谓,直接将准备逃走的她一把抄在怀中而她所能做的唯有痛声嘤咛以及哀求,求我放过她。

“你不是要喊人吗,你喊啊,我倒要看看你喊到人看见后,在这家医院里你和你男友还有你未来的公公怎么有脸混下去!”

我冷笑道。

她哀求的声音都变得小了许多,惟恐被别人给听到,但语气中的哀求诚意更浓郁了。

“王军,我真的求求你了,求你放过我吧,我已经跟我老公登记了,再过不了几天更是要举行婚礼,我们不能发生那种关系!我给你钱,你去找女人好不好?”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我更是火不打一处来。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告诉我说,要把最美的一刻留在她人生中最美丽的那天。结果可特么倒好,我傻乎乎的成全了她,结果她却提上裤子跟富家公子跑了。

“现在又跟我说这个,你觉得我还会再傻乎乎的信你一次吗?!”我哀求道。

“我错了,背叛你是我错了,你对我足够好,我不应该因为钱因为怕受苦而离开你,可是我现在已经跟别人登记了!”

她不断哀求。

“而且我也可以跟你说实话,我不光没有把身子给你,我同样也没有把身子给他,我对他说的也是要留到结婚那晚。所以我求求你了,如果你真的糟蹋了我,他结婚那晚发现后……”

话说到这她顿了一顿,又对我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要我拿身子来补偿你,我答应你,但是你能不能再等几天,等我结婚后我再给你,你想怎么糟蹋我都行!”

她的话说的很有诚意,语气中也斥满了真挚,但我不喜欢‘糟蹋’这个词汇。

“怎么的,我睡你就是糟蹋,他睡你就是理所当然?!”

尽管我知道我的举动确实属于‘糟蹋’的范畴,但我偏不喜欢这个词汇用在我的身上,因为她又一次让我感觉到了我的低人一等,就如同当初她坐上富家公子的宝马离开一样!

所以下一刻,我彻底爆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