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小东西真想把你弄死在床上: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 全文

时间:2020-05-21 15:00:45

“去去去!你想什么呢你……”

老张懊恼的捶了捶自己的脑袋,不知不觉地,老毛病就又是犯了!

淡淡的微风吹过,让老张心里的火焰被抚平了不少,他掐灭了烟,拍了拍掉在裤脚上的烟灰,转身准备回屋的时候,却感觉到一个东西落在了脑袋上,紧接着眼睛就被罩住了。

一道幽香的味道飘忽传进了老张的鼻息中,老张仔细的嗅了嗅,是淡淡的香水味儿,而且很熟悉。

一把抓下落在头上的东西,老张凑到眼前仔细一瞧,竟然是一条粉色的半透明蕾丝底裤!

这这这……哪儿来的?

老张紧忙将目光移到了隔壁的阳台上,原本已经被柳娇娇挂的满满当当的地方,却空出来了一个位置。明显是柳娇娇的内裤,她没挂住,不小心被风吹掉了!

老张惊愕的捏着内裤,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

这么贴身的东西,若是他拿着还给柳娇娇的话……说是被风不小心吹过来的,她会信吗?

就算她信了,可那种画面,想想都觉得尴尬呀!

难不成……还扔到隔壁的地上去!?

就在老张纠结的时候,落地窗‘哗啦’一声,又被推开了,柳娇娇捧着一堆衣服走了出来,看样子是要晾晒的。

“呀,张叔!”

柳娇娇看到老张也站在阳台上,微笑着和老张打了一声招呼。老张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将那条内裤团吧团吧,塞进了裤兜儿里头。

要是被柳娇娇看到自己拿着她的内裤,到时候可真就解释不清楚了!

“我……咳咳,我抽颗烟。”

老张扬了扬手中的烟盒,说话都有些紧张。

“我这些衣服都有些褶皱了,打算晾一晾。哎呀!”

柳娇娇话说到一半儿,目光忽然落在晾晒内裤的夹子上。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丢了一条内裤了。

“惨了惨了,我的衣服被刮下去了!”

柳娇娇将衣服放在盆子里,走到阳台边儿上看了一眼楼下,一无所获。

“这边经常会刮风,衣服什么的,得用夹子弄紧一些。”

老张急忙提醒。

这回可好,内裤彻底还不回去了。

“好吧,到时候重新买一个就行了。”

柳娇娇也没当一回事儿,端着盆继续晾着衣服。虽说那内裤是自己送上门儿来的,可是老张的心里头,却总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那感觉……就好像内裤是自己偷来的一样。

老张也不好意思继续呆在阳台上了,着急忙慌的回了屋,坐在沙发上,偷偷的把内裤拿了出来,展开。

仔细一瞧,这条内裤,似乎就是吃饭之前,柳娇娇从身上脱下来的那一条!老张抚平一看,果然看到了那个三指宽的小洞!

老张头脑一热,将内裤慢慢的凑到鼻尖,奋力嗅了嗅,一股淡香的味道飘然而来,十分好闻!

“好香!”

老张捏着内裤,顿觉腹部有些火热,眼前隐约的又浮现了柳娇娇光着身子那诱人的模样!

就是一条内裤而已,这根本就不算起色心吧……?

老张在心中默默的自我安慰着,手指不由自主的沿着内裤的小洞上探去,抚摸着小洞的边缘,老张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柳娇娇穿着内裤,坐在沙发上双腿岔开的样子。

若是进去的话,岂不是要爽翻天!

隔壁又传来了一阵脚步拖沓的声音,看来柳娇娇已经晾好了衣服,回屋去了。

老张瞥了一眼墙上的那个小洞,就好似嗜酒的老鬼看到一坛坛好酒一样,让人心驰神往。老张捏着内裤,迟疑的站起身。

看一眼?

不……不行,他都说了,刚才那是最后一次!不能再偷看了!柳娇娇和刘爱芳的性质可不一样!还有老吴这边的关系呢!

老张扔掉内裤,重新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心说这一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守住!

只要开头这关过去了,他一定就能守住心中的底线!

老张深吸了一口气,起身拿起茶几上放着的水壶,倒了一杯水,灌进肚子里。余光瞥见放在身边的那条粉色内裤,就好像看到柳娇娇坐在那里,只穿着一条内裤,骚首弄姿的在勾引自己。

“来呀,快来呀,摸我呀!”

老张似乎听到了内裤在拼命朝着自己呐喊。

“去你的。”

老张一颗色心扑通直跳,猛地起身,准备去卫生间冲个凉,降降火。

路过那个小洞的时候,老张的耳朵动了动,听到隔壁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柳娇娇在干什么?

一个念头从老张的脑海中‘蹭愣’的冒了出来,好似开水一般,瞬间沸腾起来!

要不……就看一眼?只不过是好奇她在隔壁干什么罢了。万一她在隔壁遇到了什么危险呢?比如崴了脚脖子,或者是低血糖忽然晕倒了,那可不是小事儿呀!

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让老吴放心,必须把她照顾好才行啊!

没错,就是这样!

老张想通了之后,悄咪咪的溜到了那个小洞旁边儿,眯着一只眼睛,透过小洞,看了一眼隔壁。

或许是天气太热的缘故,柳娇娇正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玩儿手机,家里只有她自己,所以衣着也随便起来,只穿了一个粉色小吊带,还有同色系的小裤衩。

豆大的两颗小葡萄映入眼帘,老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看沙发靠背上,正搭着一个粉色的半透明蕾丝胸罩!她没穿内衣!

文学

有的时候,赤条条的样子并不会引起男人多大的兴趣,相反的,半遮半掩的效果,更让人脸红心跳,心头火热!

要不然男人为什么都喜欢看穿着比基尼的女人呢?

现在的柳娇娇,落在老张的眼中,不正是那穿着比基尼的勾人的小妖精吗!

柳娇娇似乎有些累了,放下手机之后,舒舒服服的抻了一个懒腰,坐了起来。随手扯过一条浴巾,转身走到了沙发后面的浴室里。

还真是天时地利啊!正对着小洞的浴室,刚好可以让老张大饱眼福!

老张的脑海里被美人入浴的画面塞的满满的,已经彻底的将道德和底线抛之脑后了,他迫不及待,恨不得把脸贴在墙上,眼珠子瞪的溜圆,紧盯着隔壁的动静。

浴室不算大,进门之后,柳娇娇将浴袍挂在了门把手上,连浴室的门都没关,直接脱掉了内衣内裤,白条条的走了进去!

老张能清楚的看到,柳娇娇在浴室里的一举一动!只见她拿起喷头,先是调好了水温,后举着往身上淋。

一滴滴的水珠,沿着柳娇娇完美的身躯,滑落下来,砸在地上,溅起一朵朵水花!此时的老张,恨不得化作那奔流而下的水滴,一寸寸的爬过柳娇娇雪白的肌肤,好好的感受感受,那细嫩的手感!

下身一胀一胀的,老张浴火难耐,迫切的需要释放!

这几天的刺激太大,好兄弟都不满的抗议了!柳娇娇这边不行,还有刘爱芳呢!这两天,一定要找机会,好好地降降火!

隔壁的柳娇娇,已经将沐浴液涂抹在浴花上,往身上擦着。不一会儿,身上就布满了白色的泡泡。

柳娇娇的手,特意往下探了探,搓的格外仔细,老张回想起刚才那粉色内裤的馨香,似乎已经置身于柳娇娇的两腿之间,被馨香的味道包围。

柳娇娇的脸色也有些微红,紧忙收了手,用花洒冲掉了身上的泡沫之后,又朝下面探了过去。她拨弄了一下开关,水龙头的冲劲儿,顿时增大了许多,原本就因为热气蒸腾有些脸红的柳娇娇,此时就好似熟透了的柿子一样,粉红一片!

“这小妮子!”

老张哈喇子几乎流满地,实在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浴望!猛地起身,从沙发上拿过内裤,就朝着裤子拉链探了过去!

拉开之后,好兄弟高昂着微微颤抖,似乎兴奋极了。老张小心翼翼的对准了小洞,准备套进去时,却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奶奶个熊的,又是谁来搅老子的好事儿!”

老张气的够呛,只能将内裤揣兜,裤子穿好,一脸阴郁的走到了门口。

“咚咚咚”

“张叔,是我,我是陈帅啊!”

开门之后,果然看到陈帅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两兜水果。

“陈帅,是你啊,快进来坐!”

老张将陈帅迎了进来,余光瞥见刘爱芳家的门,悄悄的关上了。

心念一动,老张便猜到,或许陈帅今天来找自己,和刘爱芳有很大的关系。

“快坐快坐,千万别拘谨!”

老张和蔼一笑,迎着陈帅坐在了沙发上。

“张叔,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告诉您,我打算搬走了。”

陈帅一脸歉意的说。

搬家?

呵呵,果然啊。

和尚跑不了,打算换庙住了吗?

心中风起云涌,老张的面上,却滴水不漏,仍然温和的笑着,装作关切的样子问:

“住的好好的,怎么想搬走了?没事儿,有什么难处,你就和张叔说,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就当我老张是你亲叔叔!”

陈帅感动一笑,连忙说:

“张叔,我知道您特别照顾我们,其实……是小芳,她说这边住够了,想换一个新的环境。”

说出这个理由,陈帅其实很不好意思。毕竟他在这里住的久了,其实也习惯了,而且这边的房租价钱也比较合适,听小芳忽然提出要搬家,其实他也很诧异。

“呵呵,陈帅,我理解你们,你们小夫妻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打拼,也怪不容易的,这样吧,我房租给你便宜三百块,你和小芳好好说一说,就别搬了。要不现在这个时间段,我房子也不好租。”

其实老张这边的房子,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租金价格,都是相对于这边来说,最合适的了。

若是上午刘爱芳夫妻二人搬走,老张登上招租启示,下午就回有人来看房子,晚上估计合同签完,人家都住进来了。

老张之所以降价挽留陈帅,其实一大部分,就是为了留住刘爱芳。

她打的什么主意,老张能不知道?呵呵,不过和他这种老油条相比,刘爱芳还是太年轻了。

再说了,老张现在也不差钱,每个月少赚三百块,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少赚三百块,就能换取刘爱芳的滋味儿,这简直太超值了好吗!

听老张这么说,陈帅的眼睛顿时一亮!

他和刘爱芳都不是本地人,虽说已经结了婚,可在异地打拼,根本就买不起房子,只能暂时先租房子住,为了攒房子的首付钱。

在这种吃人的城市生活,两个人赚的也不多,平时吃穿用度也比较节约,若是房租能减免三百块,对刘爱芳和陈帅夫妻二人来说,一周的生活费就出来了。

平时买菜做饭什么的,能花几个钱?

“张叔,您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是太谢谢您了!”

陈帅喜出望外,没想到小芳让自己找老张来谈搬家的事儿,其实暗中打的是这个主意啊!

她怎么不直接和自己说呢!

老张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陈帅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

“嗨,你们年轻人在外打拼有多辛苦,我都知道。这一栋楼里面,像你们这样的住户也很多呀。你们平时这么照顾我,又是给我买东西,又是请我吃饭的,我少赚一点儿,让你们住着舒心,我也开心。”

老张和蔼的说,好似真的是一个慈祥的关心人的长辈,说的他自己都忍不住相信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老张还特意提了一嘴‘请我吃饭’这件事儿,也算是对之前陈帅承诺自己的一种明示了。

“张叔,你放心!今天晚上,你就来我们家吃饭!我一定让小芳坐一桌好菜,咱们爷俩好好的喝一杯!”

陈帅激动的都快语无轮次了。

得,鱼儿这就上钩了。

老张心中美滋滋,这几天还正愁和刘爱芳没有什么进展呢,没想到人家主动送上门儿来了,事情解决的还这么顺利,简直天助我也啊!

“那叔就先谢谢你了。”

老张温和一笑,目送着陈帅离开,心中兴奋地花儿一朵接着一朵的开放!

晚上就可以饱餐一顿了,老张对柳娇娇的内裤,也失了兴趣,从裤兜儿里面掏出来,随手塞进抽屉里。

不过……都这么长时间了,柳娇娇应该已经洗完澡了吧?

老张的目光,飘飘忽忽的又落到了墙壁的那个小洞上。

反正今天也看过了,再看一会儿也没什么吧?明天不看不就行了!

就算是在自己的家里,老张也莫名的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脚步放缓,蹑手蹑脚的走到小洞前蹲下,恨不得把眼珠子抠下来塞到隔壁去,好好地看个清楚。

柳娇娇刚刚把淋浴的开关关掉,拿起浴袍,利索的穿好。

浴袍没有扣子,只有一条腰带,柳娇娇系好之后,拿着一条毛巾,弯下腰擦着秀发。

柳娇娇正对着老张,弯腰的时候,深V的领子几乎开叉开到了肚皮上!

伴随着柳娇娇擦头发的动作,两处柔软也伴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摇晃。

这种半遮半掩,若隐若现的感觉,更让老张觉得心中火热万分!

‘叮铃铃’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不合时宜的震动了起来,搅乱了老张的思绪。

本能的回头一瞥,却不是他来电话了,而是隔壁的柳娇娇,正迈着小碎步,急吼吼的坐在沙发上,拿起了电话。

老张倒抽了一口冷气。

柳娇娇双腿劈的很开,就这么正对着他坐着!墙洞虽然隐蔽,可距离沙发的位置也不算远,老张清楚的能将她的好妹妹看个一览无遗!

“你就这么想我呀,一天给我打三四通电话了!”

柳娇娇娇笑着说。

看来,又是小吴给她来电话了。

没想到老吴这个儿子,还是一个粘妻狂魔啊,这还没结婚呢,就难舍难分,如隔三秋了,这要是结了婚,还不得天天揣兜儿里面看着?

“我呀,刚洗完澡,这不就赶紧接你的电话了吗。”

或许是觉得一边接电话一边擦头发麻烦,柳娇娇干脆将手机的免提给打开了,放在桌子上。

“洗澡了?可以啊,你把视频打开,让我好好地欣赏欣赏。”

电话里,小吴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羞的柳娇娇的脸色涨红不已。

“你真讨厌!”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柳娇娇还是乖乖地打开了摄像头,将手机对着自己。

老张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突然有一种想把这个小洞弄得更大一点儿的浴望。

或者说,再凿一个小洞?这样的话,两只眼睛就都能看到对面的情况了!现在闭着一只眼睛偷看,他的眼珠子都快僵成独眼龙了!

“好媳妇儿,撩开衣服我看看。”

电话里,小吴色气十足的声音,尽入老张的耳中。

其实老张也见过几次小吴,单单看面相,就给人一种稳重,大方的感觉,没想到私底下和小媳妇儿玩儿的这么开,还准备视频果聊吗!

估计小吴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以为只有他自己能欣赏到的满园春色,已经透过这小小的墙洞,溢到老张的眼中了!

一想到这儿,老张的好兄弟,又不可遏制的胀了起来。

柳娇娇咬着嘴唇,抬起小手轻轻地将肩膀处的浴袍拉下来一点,露出雪白的香肩。

老张忍不住在心中咆哮:在拉一点!再往下拉一点儿啊!

再往下的话,就可以清晰的看到,柳娇娇身上的那颗饱满粉嫩的小葡萄了!

“宝贝,再往下撩点儿,让我看看我最爱吃的小糖豆。”

小吴这孩子,还真是会撩人!

小糖豆……估计小吴和柳娇娇睡觉的时候,没少舔糖豆吃吧!

“不行!哎呀……我害羞!”

柳娇娇把手机往茶几上一放,双手害羞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乖,听话,我也不是没看过,有什么可害羞的,你离我这么远,我都吃不到糖了,还不能让我看一看,饱饱眼福吗?”

老张吞咽了几口口水,理所应当的情景带入了,好似他才是小吴本人,正迫不及待的等着他的小媳妇儿给自己大饱眼福!

“你一走就是大半年,我多想你啊,难道你不想我吗?”

小吴循序善诱。

果然啊果然,这两个人,早就已经干柴烈火过了,那让老张朝思暮想的小葡萄,已经被小吴吞吐不知道多少个来回了!

“好……好吧!”

柳娇娇纠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答应了。

柳娇娇的脸红的像熟透了的柿子一样,抬起玉臂,轻轻的捏住了浴袍的一角,缓慢的往下拉着,大片大片细腻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晃的老张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她保养的可真好啊!怪不得小吴一天好几通电话打着,要是自己有这么一个秀色可餐的媳妇儿,非得每天睡到她双腿打颤,起不来炕为止!

浴袍慢慢滑落到腰间,小葡萄好似忽然发了芽的种子,‘噗’的一下露了出来。

柳娇娇也被小吴的情话刺激的起了反应,那小葡萄正傲然屹立着,伴随着她的呼吸,微微起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