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岳潮湿的肥厚:被连日两次口述

时间:2020-05-21 15:00:32

“嫂子,晓峰要你帮我洗澡澡。”

突然,张晓峰一把抓住白媚媚的胳膊,撒娇道。

白媚媚紧紧盯着那里,一眼不眨,嘴里下意识回答了一句。

“洗,洗,嫂子帮你洗。”

“晓峰,再往下面一点舔。”白媚媚娇喘道。

听到这话,张晓峰心领神会,可表面还是装傻道:“嫂子,我舔哪里啊?”

文学

白媚媚双腿不停磨蹭,扭动着,想要尽量用腿间和张晓峰的本钱接触。

“就,就是下面,你慢慢往下舔就好了。”

她实在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只能这样侧面引导。

白媚媚还从来没有体验过被男人温柔舔弄的感觉,以前张大宝和她做,根本就没有前戏,她是一个欲望很强的女人,也想要情趣。

可每次和张大宝提到这个,张大宝就说她犯贱,要不是当初看张大宝是个老实人,她才不会那么轻易就嫁了,现在想想就后悔。

“好的嫂子。”

张晓峰应了一声,继续埋头苦干。

不得不说,白媚媚的皮肤很好,光滑又有弹性,张晓峰贪婪的吸允着,舍不得放过任何一寸肌肤。

“嗯……”

当舌头顺着小腹,滑到敏感位置的时候,即便还隔着一层睡衣,白媚媚依然发出了高昂的呻吟。

同样,张晓峰也快忍不住了,他一把撩开白媚媚的裙摆,就伸出了舌头,触碰的瞬间,两人都是身体一震。

白媚媚呼吸都停顿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夹紧腿。

“别,晓峰别伸进里面。”

不管怎么说,眼前的男人都是她小叔子,这要是传出去,那可是会被千夫所指的。

想到这儿,白媚媚急忙站起身,整理好衣服,不敢和张晓峰对视,低声道:“好了晓峰,嫂子已经不痛了,你早点睡觉。”

说完她不舍的看了张晓峰下面一眼,仓皇逃离了现场。

等她走后,张晓峰看着自己直挺挺的大家伙,简直欲哭无泪,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个机会,怎么就没成呢。

越想越气,他干脆离开家,到外面转悠了一圈,吹吹凉风,把邪火给压了下去。

等到逛完回来,他本来打算回房间睡觉,可突然听到浴室里面传出一道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

“啊,嗯嗯……”

此刻,白媚媚正穿着内裤坐在浴室的小凳子上,手里抓着一条黑色的物件,放在鼻子上不停的嗅着,另一只手在自己那两团柔软上使劲揉搓。

由于还在哺乳期的缘故,嫩白的胸部中间还有一条幽深的沟壑,被肆无忌惮的挤压成了各种形状。

这声音勾起了张晓峰的好奇心,难不成嫂子心痒难耐,在浴室自我安慰?

想到这儿,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凑拢一看,顿时就撑起了高高的帐篷。

只见这时白媚媚把内裤放到了胸上不停摩擦,右手也慢慢向下划去,来回爱抚。

“嗯呢,唔……”

白媚媚脑海里幻想着张晓峰健硕的身体和强壮的宝贝,嘴里发出低吟,平常她都能忍住寂寞的,可今天看到张晓峰的本钱后,她沦陷了。

刚刚本来打算来洗个澡消除欲火,可谁知道,当看到木盆里放着张晓峰的内裤后,她那股欲火瞬间高涨,让她情不自禁就拿起来自我安慰了。

“啧啧,没想到嫂子竟然会用我的内裤意淫,想必刚刚她看到我的本钱,心里也想了吧?”

张晓峰嘴里呢喃了一句,然后灵机一动,有了主意,往后退两步,装作慌忙的样子跑过去,一脚踹开浴室门,嘴里嚷嚷着。

“洗澡,我也要洗澡澡。”

浴室门被突然踹开,白媚媚一惊,下意识站起身,用手捂住两片柔软,可惜由于太大,压根挡不住。

不过看清楚来人后,她松了口气,“晓峰,嫂子正在洗澡呢,你先出……”

话还没说完,她的目光就停留在了张晓峰下方,张晓峰自然发现了白媚媚的神情,他故意挺了挺身子,由于是夏天,他只穿着一件大裤衩,这么一挺,下面的轮廓更加清晰了。

之前在房间,白媚媚没仔细看,这会儿看清楚后,她彻底惊呆了。

“嫂子,晓峰要你帮我洗澡澡。”

突然,张晓峰一把抓住白媚媚的胳膊,撒娇道。

白媚媚紧紧盯着那里,一眼不眨,嘴里下意识回答了一句。

“洗,洗,嫂子帮你洗。”

说完,她就意识到,这要真是帮张晓峰洗澡,那受折磨的不是自己吗?

不过转念一想,反正晓峰脑子不灵光,再说只要坚守住最后的底限,过过干瘾就行,只要叮嘱他,他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再看到张晓峰一脸期待的憨憨样子,做为嫂子的她,怎么好拒绝呢。

想到这儿,她莞尔一笑,顺手关了浴室门。

“来,晓峰,先把衣服脱了。”

说着,白媚媚主动开始帮忙脱衣服,张晓峰自然极力配合。

看到露出光着膀子的健硕的身体,白媚媚下意识伸手摸了过去,在张晓峰结实的胸膛上轻轻爱抚着。

她从来没有碰过这样健硕的身体,此刻根本爱不释手。

张晓峰顿时感觉有一股酥麻感袭遍全身,要不是要装傻,他恨不得立马将嫂子给压在身下,大干一场。

白媚媚纤细柔嫩的手指在他胸膛上画着圈圈,慢慢滑到他的小腹。

“晓峰,嫂子帮你把裤子也脱了吧。”

“嘿嘿,脱,脱。”

张晓峰傻笑着,眼睛却紧紧盯着白媚媚硕大的山峰。

裤衩脱掉后,他里面的内裤撑起高高的帐篷,白媚媚震惊了。

太,太大了!

之前白媚媚还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但此刻,她只想享受那鱼水之欢,和张晓峰痛痛快快的来一场。

她屏住呼吸,暂时压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指尖似有似无的从上面滑过,让张晓峰不禁抖动了一下。

到底是年轻力壮啊,反应这么强烈。

白媚媚抿了抿嘴唇,从旁边挤出沐浴露,在掌心搓了几下,然后放在张晓峰胸膛上,轻轻揉搓起来。

“嫂子先给你打沐浴露。”

不得不说,她的手指很灵巧,看似在打沐浴露,却又像是一种挑逗,她的手指缓缓磨蹭着张晓峰的乳头,时而抓揉,时而掐捏,搞得张晓峰没忍住发出了声。

“嫂子,舒服,好舒服。”

白媚媚娇嗔道:“待会儿还有让你更舒服的呢。”

说着,她拿着喷头打湿了张晓峰全身,当内裤被打湿后,里面的轮廓更加明显,甚至有种冲出来的势头。

白媚媚脸颊通红,呼吸急促,缓缓蹲下身子,手指在内裤上转动一圈后,抓着裤头,慢慢往下脱。

当内裤脱到小腿处后,白媚媚再次挤出一些沐浴露,然后抓了上去,来回揉搓。

嘶!

张晓峰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爽了吧。

这还是他第一次享受到这样的待遇,恢复智商这几天,他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和女人做这事儿,但想归想,始终没有真的带劲。

“嫂子,我这里怎么肿了啊?”张晓峰惊恐道。

白媚媚一愣,然后眨了眨眼睛,哄骗道:“晓峰,你这是生病了啊。”

“啊?生病了,嫂子我不要生病,会不会死人啊?”

“不会,嫂子等会儿帮你消肿就好了。”

“哦哦,好诶好诶。”张晓峰咧嘴一笑。

白媚媚心里不禁叹息,傻子就是傻子,连生理反应都不知道,她再看一眼张晓峰那张俊俏的脸庞,更是摇了摇头,晓峰要是个正常人,光凭着这本钱和帅气的脸庞,指不定会祸害多少小姑娘呢。

可是过了一会儿,张晓峰又跟吓破了胆似的。

“嫂子,怎么越来越肿了,我要去看医生。”

白媚媚一听,生怕这时候这小子突然跑了,赶紧也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

“晓峰不要怕,嫂子这就帮你消肿。”

说着,她右手一握,迅速活动起来。

张晓峰爽得差点没站稳身体,急忙用手扶着墙壁。白媚媚的技巧很好,伺候得他差点直接投降。

他故意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要加快一下进度,之前在房间里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这一次,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了。

“晓峰,现在有没有好一些?”白媚双眼迷离的看着他。

“呜呜,嫂子,还是不行,好难受啊。”

谢小峰假装哭丧着脸,实则心里早就爽飞天了。

“看,看样子这样不,不行,得,得赶紧进行下一步治疗。”白媚媚呼吸急促道。

“啊?怎么做啊嫂子。”

白媚媚风情万种的看着张晓峰,慢慢蹲下身子,说了一句。

“你不用管,嫂子做就行了。”

说完,她抿了抿嘴唇,凑了过去。

“哦……”

本能的,张晓峰发出一声舒爽的叫声。

他没法控制,再说要是刻意控制,说不定反而还会引起怀疑。

看着双膝跪地,趴在自己身下的嫂子,张晓峰心理上有种异样的感觉,让他觉得比起真枪实干更加刺激。

“晓峰,唔……感觉,感觉怎么样?”白媚媚含糊不清的问道。

“感觉?好,很好。”张晓峰嘿嘿笑道。

这话似乎让白媚媚得到了鼓励,更加卖力起来。

就这样过去了十多分钟,张晓峰丝毫没有要迸发的感觉,这可把白媚媚给累坏了。

不过同时,她也很震惊,自己这小叔子,果然不是一般人,都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出来,这要是和自己真的做,不得把自己给弄死啊?

“晓峰,你有没有种麻麻的,想要尿尿的感觉?”

张晓峰茫然的摇摇头,“没有,当着嫂子面尿尿,是没有礼貌的。”

一听这话,白媚媚乐了。

“傻小子,别憋着,想要尿就尿出来,知道吗?这是在给你治病,没有什么不讲礼貌的。”

“知道了嫂子。”

可又过了十几分钟,张晓峰依然直挺挺的,跟没事一样,这下白媚媚急了,同时她也更难受了,恨不得立马体验一下这个大宝贝带来的感觉。

“晓峰,接下来嫂子给你进行第三步治疗。”白媚媚认真道。

张晓峰急忙点点头,“好的。”

“听嫂子的,等嫂子趴好,然后你就用肿的地方,顶嫂子这个地方。”

她指了指自己下面,此时的她,早已经泛滥成灾了。

“哦哦,好好,我听嫂子的。”

张晓峰赶紧点头,激动得不行,看来嫂子总算是忍不住了。

见时机成熟,白媚媚翻过身体,双手撑在墙壁上,翘起高高的丰臀,还扭动了两下。

“晓峰,快,按嫂子说的做。”

看着白媚媚丰润的翘臀,还有那盈盈一握的细腰,张晓峰很想学着小电影里面一样,双手握着细腰,狠狠在后面冲撞。

可他不能这样,还必须得假装顶错位置。

他上前一步,顶到白媚媚屁股上,问道:“嫂子,是这儿吗?”

“不是啦,下面一点。”白媚媚娇哼道。

“哦,我知道了。”张晓峰拖着长长的语气,恍然大悟似的,然后往下一蹲,顶在白媚媚大腿处,“肯定就是这儿了。”

白媚媚本以为这小子总算是开窍了,可接下来,她简直郁闷到家,只好往后伸手,帮忙扶住。

“是这儿,知道了吗?”

触碰的一瞬间,白媚媚长舒一口气,仿佛全身有一股电流通过。

她紧咬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令人羞耻的声音,不管怎么说,后面这个人都是她的小叔子,这要是被外人知道,她的脸都不知道往哪儿搁。

张晓峰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那种强有力的的冲击感,让白媚媚能感受到,这是一个强壮的男人。

“嫂子,你的内裤怎么都湿了。”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白媚媚羞耻得无地自容。

“你不要管,那是解药,可以治你的病。”

张晓峰嘟囔道:“可这还隔着裤子呢,又接触不到我,怎么能治病啊?”

白媚媚惊讶了,看来每一个臭男人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智商都会有所提高啊。

“那……那你帮嫂子把内裤脱了。”白媚媚气喘吁吁道。

“好,好。”

张晓峰咽了咽口水,颤抖着双手,缓缓伸过去。

嗤啦一声,内裤滑落,两腿和臀沟之间,露出一片春光,还隐隐带着些晶莹。

真美!

张晓峰心里忍不住赞叹一声,嫂子的比起小电影里的,好看多了,这么粉嫩。

“晓峰,握住嫂子的腰,继续往这儿顶,不要停。”

白媚媚扭动着翘臀,满脸急不可耐。

张晓峰此刻感觉都快爆炸了,他顾不了那么多,一把抱住白媚媚的细腰,身体微微前倾,趴在她身上,身体猛地一挺,就想进去。

可白媚媚却夹紧腿,死活不让他进去。

“晓峰,就在外面顶,别进去。”白媚媚急了。

她暂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仅仅是这样,她已经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要是就这么和一个脑子有问题的小叔子发生关系,她实在接受不了。

张晓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关键时刻,嫂子却打了退堂鼓,但按照他以往的表现,只能言听计从。

“哦哦,知道了。”

嘴上答应着,可他实在难受得紧,只能伸手揉捏着白媚媚的柔软,一边在外面磨蹭着,过过干瘾。

可白媚媚却从身下把手指伸了过去,爱抚着敏感处,伴随着张晓峰的冲击,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终于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

“哦,好棒,晓峰好棒,再快一点,唔嗯……”

时间渐渐过去,浴室里充满了情欲的味道,这种隔靴止痒的感觉,让白媚媚难受极了,她好几次想要突破自己的底限,让小叔子狠狠弄自己,可都被理智给压下了。

同样,张晓峰也难受得很,这种过干瘾的事情,他也不想干了,就故意退后一步。

强烈的冲击感突然消失,白媚媚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晓峰,别停,继续啊。”

“不要,这么久还消肿,我要去找黄医生。”张晓峰假装生气。

听到这话,白媚媚着急了,要是真挺着这家伙四处招摇,指不定别人会怎么说他,再说了,原本自己都快高潮了,可张晓峰这么一闹,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心里跟猫抓一样。

现在她只能想办法把张晓峰给哄好。

“晓峰,现在大晚上的,人家黄医生都睡觉了,你放心,嫂子马上就帮你治好,这次肯定很快的,听话,好吗?”

换做以前,张晓峰或许就被骗到了,现在他可不信,“才不要,嫂子就会骗人,隔着裤子在外面,好痛的,站着还很累。”

这傻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白媚媚翻了翻白眼,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亲近她的身体还得不到的,真不知好歹。

不过谁让他是个傻子了,要不然,自己也不敢这么做啊。

想到这儿,她站起身,在张晓峰脸颊上摸了摸,笑道:“那这样吧,你坐在凳子上,就不累了。”

“好,好吧。”张晓峰点点头,坐到了凳子上,“嫂子,然后呢?”

白媚媚看着那直挺挺的家伙,红扑扑的脸蛋儿都快滴出血来。她扭了扭圆润的翘臀,娇羞的说了一句。

“你不用管,嫂子自己来就行。”

说完,她扭过身,一屁股坐下去,在上面来回磨蹭。

“唔……”

白媚媚紧咬下唇,这个姿势是她最喜欢的,可依旧是隔靴止痒,她又实在不想真枪实干。张晓峰被来来回回折腾了半天,逐渐被欲望占据了理智。

“嫂子,晓峰好难受。”

说着,他一只手猛地抱住白媚媚的纤腰,用力往上一提,另一只手迅速拽下白媚媚的内裤。

“晓峰不要……”白媚媚惊呼。

可已经来不及了,张晓峰握住她的小蛮腰,迅速调整好位置,向上一挺……

接触的一刹那,张晓峰爽得都快升天了,实质的接触,确实比隔着裤子爽太多了,但下一秒,他就发现,太紧,进不去。

白媚媚本来还想喊不要,可下面突然一阵剧痛,让她咬紧了嘴唇,拼命挣扎。可她越是挣扎,两人间摩擦的感觉就让她越发难受,甚至有慢慢要进去的迹象。

“啊……”

空虚很久的她,突然得到了一丝的充实,心里无比畅快。

听到这声音,张晓峰知道有戏了,也顾不得怜香惜玉,使劲全力,下一秒,白媚媚发出了一声惨叫。

可也只是那一下,紧接着伴随而来的,是酣畅淋漓。

好一会儿后,她彻底放弃了抵抗,开始主动迎合张晓峰。

“晓峰,你温柔点,嫂子怕疼。”白媚媚娇哼道。

张晓峰嘿嘿一笑,“嫂子,这样好舒服啊。”

“舒服你也得轻点,嫂子可经不起你这样折腾。”

白媚媚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她心里却乐开了花。

当她彻底放弃抵抗后,就一心只想着享受,这是她从初尝禁果到现在以来,第一次觉得做女人是真的很幸福。

半个小时后,她身体突然一阵紧绷,然后抽搐了好一会儿,整个人瘫软在张晓峰身上,不断哆嗦着。

到了!

前所未有的舒畅。

不过她倒是爽了,张晓峰可就尴尬了。

“嫂子,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太用力,把你弄疼了?”

这种时候,他依然只能装傻。

白媚媚这才缓过神来,有气无力的回道:“没事,嫂子就是累了,想休息会儿。”

“可,可我还没消肿呢。”

张晓峰顿时就无语了,你倒是爽了,那也得让我好好爽爽吧。

白媚媚反应过来,扭头看了看张晓峰,做为少妇,她当然知道这玩意儿一直保持这样对身体没好处,她没那么自私,于是深吸两口气后,继续痛并快乐着。

又过了十几分钟,张晓峰终于来了感觉。

“嫂子,要尿了,啊……”

“别,别尿在里面。”

白媚媚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蹲下来,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和妩媚的表情,张晓峰一阵哆嗦。

终于,出来了!

“咳咳……”

白媚媚被呛到了,涨得满脸通红,埋怨道:“晓峰你真是的,快把嫂子给呛死了。”

嘴上这么说着,可她内心却无比的震惊,量太大了,足足是自己那死去男人的好几倍,充满整个口腔,居然让她在心理上有种被征服的感觉。

“嫂子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张晓峰眼巴巴的看着她。

白媚媚本想说什么,可这时候,一阵婴儿的哭声传来,她赶紧叮嘱道:“没事,嫂子不怪你,不过这件事情,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除了我和你,不许第三个人知道,明白吗?”

张晓峰点点头,傻笑道:“不说,不说。”

“那你自己先洗洗,然后回去睡觉吧。”

说完,她留恋的瞥了张晓峰那里一眼,就离开了浴室。

等她走后,张晓峰还在回味刚刚的感觉,好一会儿后,他才冲了个澡,回到了卧室。

爽过一次的他,可没心思继续偷看了,躺床上就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后,白媚媚就让他去卫生所买一点创可贴回来备用。

张晓峰迷迷糊糊的走到卫生所,刚准备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哦……”

这声音,他可是熟悉得很,立马就打起了精神。

卫生所的黄医生,那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大美女,虽然比起白媚媚来差了一点,可她那做为医生的那股子清冷气质,却是无人能比的。

黄晓玲,身段火辣,长相甜美,她虽然以为人妇,可老公在外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一回,平日里大家对她的评价挺好的,没想到竟然会在卫生所里偷汉子?

想到这儿,张晓峰赶紧凑了过去,偷偷看起来。

此刻黄晓玲正坐在椅子上,右手伸进白大褂里面,左右在下面不停耸动着,表情迷离,嘴里发出哼哼声,看样子十分享受。

这一幕可把张晓峰给看呆了,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黄晓玲会饥渴到大清早的在卫生所就自我安慰。

不过想来也是,早上是人欲望最为强烈的时候,加上黄晓玲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男人的滋味了,也是情有可原的。

“真性感。”

张晓峰咽了咽口水,虽然黄晓玲没有全脱,可就是这种若隐若现的感觉更加吸引人。

看着看着,他也不自觉有了反应,想了想,他决定捉弄一下黄晓玲,反正在别人看来,他只是个傻子而已。

想到这儿,他慌慌张张的推开门,大喊道:“黄医生,黄医生在吗?”

门被突然推开,吓了黄晓玲一大跳,她赶紧抽出小手,腾地一下站起来,看清楚来人后,她有些生气道:“张大傻,大清早的赶着投胎啊?”

本来平日里她的脾气还是不错的,可正在兴头上被人给打搅,甚至有可能传出去,自然搞得她心烦意乱了。

换做以前被人骂傻子也就算了,可现在已经恢复了智商,听到这话张晓峰就火了,不过他还是傻傻笑着,决定整整黄晓玲。

“黄医生,不投胎,不投胎,嫂子让我来买药。”

说着,张晓峰一脸紧张兮兮的抓住黄晓玲的手。

黄晓玲傻眼了,此刻她手指上还沾染着些许晶莹的水渍,被张晓峰这么一抓,她浑身一震。

换做以往,被一双粗糙的手这么抓着,她早就一把甩开了,可现在的她还处于欲望不上不下的状态,一时间竟然觉得眼前男人粗糙的手抓住自己柔嫩的手,竟然有些异样的感觉。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眼前男人下身支起一个高高的帐篷,那宏伟的视觉冲击,让她身子都软了下来。

怎么可以这么大,这还是人吗?

“咦?黄医生手上怎么湿哒哒的?”张晓峰疑惑道。

黄晓玲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抽出手,赶紧拿纸巾擦了擦,俏脸羞红,目光闪躲,“买,买什么药。”

不过她眼角的余光,却一直打量着张晓峰的下身。

这傻小子大早上的反应这么强烈,该不会还处于晨勃中吧?

张晓峰自然发现了她的目光,故意挺了挺腰身,傻傻道:“创可贴,黄医生,你看晓峰这里,每天早上都这样,好难受啊,是不是得什么病了啊?”

这么一挺,那雄伟的轮廓更加明显了。

黄晓玲瞬间气血上涌,她老公在外打工,一年回来一次,也就过年待几天,每次做那事儿的时候,都草草了事,还得靠自己用手才能解决,想想就来气。

自己男人要是有张晓峰这么厉害的本钱,那自己还会让他出去打工吗?就算是自己辛苦点,赚钱养他都行啊!

想到这儿,她不自觉抿了抿嘴唇,心跳加速,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小,晓峰,我帮你看看。”

她慢慢走过来,紧紧盯着张晓峰下身,手指激动得颤抖着,鬼使神差的,她竟然一把伸了过去。

“黄医生,你干嘛啊!”张晓峰满脸惊恐。

黄晓玲双眼迷离道:“给你检查病呢。”

说完,她突然意识到什么,急忙松开手,去把卫生所的门给关了,走过来后,她上下打量着张晓峰。

这小子,长得还可以,由于常年干活的原因,身体也比较见状结实,就是脑子不太好使,真是白长了个这么大的宝贝。

“晓峰啊,看这样子,应该有点严重啊。”她故意恐吓道。

张晓峰配合道:“啊?黄医生,那现在怎么办啊?”

“没事,我是医生,有办法的。”

黄晓玲迅速在帐篷上摸了一把,然后故作严肃道:“隔着裤子不好检查,得把裤子脱掉才行。”

“好,脱!”

张晓峰也是利索,猛地就把裤子脱到了小脚,只剩下一条大红内裤。

黄晓玲下意识惊呼一声,“真大!”

“黄医生你说啥?”

“没,没事儿,你别乱动,我帮你好好检查检查。”

说着,她颤抖着嘴唇,伸手过去,缓缓脱下张晓峰的内裤。

当内裤滑落的一刻,她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尽量压抑住自己激动的情绪。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