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男生说想揉碎她:宝贝把胸挺起来让我简单用手虐乳

时间:2020-05-21 14:09:43

 王颖似乎有些不情愿,但是也无可奈何,只能羞羞的点头道:“嗯,我愿意,我有点受不了,何伯伯,你亲吧。”

 

老何听到这话,如沐春风,感觉特么的他在谈恋爱一样,满脸的坏笑,心里暗想终于可以亲嘴了,刚才那一阵揉捏功夫没有白费呀。

 

能夺走小姑娘的初吻,真是爽呀,老何抱住王颖软乎乎的身子,手轻轻的抬起她的下巴,然后噘嘴,激动的无以言表亲上王颖那樱桃小嘴。

 

亲到她小嘴的那一瞬间,老何感觉自己整个身子都要飞起来,都多少年没有亲过嘴了,何况还是一个处女的嘴唇。

 

老何更加忍不住的用手揉捏着樱桃小丸子,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朝着王颖下面伸过去,那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现在都亲嘴了,老何相信王颖一定也会让他抚摸下面的,如果抚摸一会她那里,说不定就能上了,想想激动的要死。

 

“啊……何伯伯……”王颖浑身一颤,反应相当的强烈,但是,并没有十分的抗拒,从手感来感知,她似乎欲拒还迎。

 

女人最神秘的地方被摸,那是要打开欲望之门的,老何十几年没有碰过女人,人家王颖可是二十几年没有被摸呢。

 

那手感简直太美好了,软软的,湿湿的,还有些扎手的触觉,就是处女多毛。

 

“何伯伯……不可以……我都让你亲了……你不能摸那里……更不能往里面去……”当老何想往里面进的时候王颖使劲抓住老何的手。

 

“哎呀,你还不相信何伯伯吗?我的人品你不相信吗?我就是试试深浅。”

 

老何诱导着又道:“乖,把手放开,何伯伯一定会让你舒服的,知道你还是处女,我会慢慢的来,不会让你的……”

 

老何虽然猴急,但是还得劝导,抱呀亲呀可以,可是,真的伸进神秘地带不容易。

 

王颖不再说话,手上似乎也有点松动,老何趁机抽开她的手,然后在那里的边缘用手指轻轻的磨蹭着。

 

王颖浑身如同触电般,身子轻轻一颤,瞬间喉咙中发出一声诱人的嗯哼,一股香甜的芬芳冒出来,听的老何下面胀的十分难受。

 

诚然王颖从心理上还是有些抵触,甚至眉头紧皱,可是,老何不在乎这些,上下其手在王颖重要部位弄。

 

弄的王颖满脸通红,并且想推开老何的力气都开始变的小了,口中含糊其辞道:“何伯伯……不要这样……不要太用力……”

 

王颖断断续续的娇喘还没有说完话呢,老何又加大了一些力道,狠狠的刺激着她,只听得王颖又是一声声娇喘,身子都要彻底软了下来,脸上开始出现享受,娇羞的笑容里都挂着一丝丝的兴奋飘出来。

 

这让老何看的狂喜起来,果然呢,小姑娘尝到那种欲仙欲死的味道,那就时如同食髓知味,骨头都软化了。

 

老何又揉搓了一会,看见王颖在她怀里差不多烂泥一堆,并且她的表情已经越来越迷醉,整个身子都软软的靠在老何身上。

 

 文学

似乎耗尽了所有力气一样,看着差不多了,老何嘿嘿一笑道:“宝贝,舒服吗?”

 

“嗯嗯……舒服……何伯伯你不要这样说好不好……人家很害羞……”王颖说话的语气都不自觉的软绵绵的,像棉花糖一样甜。

 

那特么娇滴滴的样子,酥酥的话语,如同给了老何信号一样,俩个肉团子和下面湿漉漉的神秘地带就是导火索。

 

让老何彻底忍受不住,老何彻底把裤子给脱了,王颖顿时啊的一声,被吓得不轻,眼神却是呆呆的盯着老何下面那玩意。

 

脸蛋上瞬间红的能掐出水来,樱桃小嘴张了张,嗯哼着,怯生生的道:“何伯伯……你……你想干嘛?”

 

卧槽!

 

老何都懵逼了,真是一朵金莲花呀,连特么情窦初开都没有呀,那还用说呀,何伯伯当然是想和你做那种事情呀。

 

不过,老何快速的观察了一下王颖,确定她想要做那种事情了。

 

“宝贝,何伯伯想和你一起舒服好不好?”老何说完,又赶紧抱住王颖,又是整个香体入怀,怕王颖抵抗,老何使劲抱住又道:“宝贝,小宝贝,你放心,这次你帮了我,我以后绝对会帮助你的。”

 

“嗯……行……何伯伯……你轻点……”王颖含糊的说着,眼神已经开始迷离,那样子像极了喝醉的白兔子。

 

老何心中狂喜,抱着王颖粗暴的开始运动起来,她小脸通红,半闭着眼睛,呼吸却是越来越急促,真有贵妃醉酒的感觉。

 

老何紧紧的抱着她,激动的道:“小宝贝,乖乖的,何伯伯一定会爱你的。”

 

“嗯……”王颖在已经迷醉,她抬眸害羞的看了一眼老何,答应一声,把头深深的埋进老何怀抱里去。

 

老何太特么激动了,激动的老心脏都要跳出来,轻轻的分开王颖白嫩的大腿,这时候的她已经任由老何摆弄。

 

“乖乖的小宝贝,何伯伯要进去了,你先忍着点,几下就好。”老何摸着下面,都感觉他自己的手里是王颖的水水。

 

而此时的王颖呢,娇喘吁吁,通红的脸埋在老何怀抱里,紧紧的闭着眼睛,在等待着她自己的处女时代结束。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换衣间外面突然想起一连串的脚步声,听上去似乎是高跟鞋,蹬蹬蹬蹬的踩着地面特别的响亮。

 

“王颖,在不在里面?”听到这声音让让迷醉中的王颖清新过来,她满脸的惊慌。

 

“何伯伯,怎么办,是白姐姐来了。”

 

王颖一边说着,一边推开老何,慌里慌张不知所措,特么的,老何能听不出是白玫瑰啊,气的老何屁屁的,但,没有办法啊。

 

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了,老何心里懊恼的不行,但是,与此同时老何也是紧张的不行,现在来的不是别人而是白玫瑰啊。

 

和王颖的好事肯定不能再继续下去,如果被白玫瑰抓到,自己特么可就亏大发了。

 

看见王颖这样慌里慌张的样子,老何迅速镇静下来,小声的道:“小宝贝,你赶紧的换衣服出去,不要让白玫瑰进来。”

 

“王颖,在不在里面,就要开始给客人讲解楼盘,在的话赶紧出来。”

 

白玫瑰又在催促着。

 

老何赶紧的从一角看过去,看见白玫瑰着急的玩着手机,好像要给谁打电话。

 

并且就要推开换衣间进来,老何特码的心脏要蹦出来,这下老何心中仅存的一点希望都要被破灭了,之前还以为白玫瑰不进来呢。

 

这下不爽啊,老何一咬牙,看了眼王颖道:“我先藏起来,你应付一下白玫瑰。”

 

老何说完抓起衣服,滋溜钻进一个女人的换衣间里去,这个时候白玫瑰一步就进来了。

 

“白姐,我拉链坏了,对不起,马上就好。”王颖都不敢看白玫瑰,赶紧的穿衣服,还时不时的低头朝着老何藏起来的地方看看。

 

“哦,这样呀,赶紧的吧,你刚来不熟悉,这次给客户讲解很重要。”

 

白玫瑰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至少老何通过缝隙能看出来白玫瑰的表情,心里还特么骂白玫瑰呢。

 

老子马上就要推倒王颖了,你却半路杀出来,把打好的机会硬生生给毁掉了,老何气的牙痒痒,真想扒了白玫瑰的衣服狠狠的弄她一次。

 

老何暗暗在心中下决心,晚上回去一定要弄了白玫瑰,你特么真会挑时候来。

 

“好了,白姐,我们走吧。”王颖穿好衣服跟在白玫瑰身后,可是,当白玫瑰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扭头,有些茫然若失的看了一眼换衣间。

 

特么的,吓的老何心一哆嗦,不会被发现了,不过很快白玫瑰眯眼一笑道:“王颖,你脸怎么那么红?”

 

“啊……没有……拉链坏了……我着急的……”听到王颖这解释,老何差点噗笑出来,拉链倒是没坏,急是真急了,哈哈哈。

 

看见他们俩人走了,老何又稍作听了一会,赶紧出来,一下子一个小内内套在他的头上,一股股香喷喷的感觉。

 

卧槽,太特么让人销魂了,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人在里面,像特么小偷似的疾步走出换衣间,来到自己办公室里。

 

干点啥啊,老何浑身的热火还没有下去呢,干脆逃出手机观看白玫瑰与王颖的视频吧,也算给心里找找安慰吧。

 

时间过得太快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老何趴在办公桌上都要睡着了。

 

忽然听见一阵敲门声,这样老何疑惑起来,赶紧做好忍不住大喊道:“谁呀,都要下班了。”说着就要站起来去开门。

 

外面一阵沉默,没过几秒钟老何就听到一道糯糯娇嫩的声音道:“何伯伯,是我,我是王颖,你把门开开。”

 

听到是王颖,老何心血来潮啊,看来这小姑娘是真的受不了了,那么上午的事情可以继续了,在老子的办公室可以肆无忌惮了。

 

老何赶紧屁颠屁颠的跑去开门,果然呢,王颖站起门口,老何一看上去她显的很没有底气,低垂着脑袋,也不说一句话。

 

老何才不管,直接把王颖给拉进来,立马就抱住王颖的身子,嘿嘿的笑说道:“小宝贝,是不是想何伯伯了,来来来,让何伯伯好好的疼疼你。”

 

老何说完,撅起嘴就要亲王颖,一天不亲都想死了,那特么脸蛋实在有劲道,老何都猴急的不行不行滴。

 

可是,王颖却连连的推开老何,这会儿她依然低头,捏着黑色包臀制服,糯糯的小声道:“何伯伯,我来找你不是因为这个事情,我是想……是想……”

 

王颖说着说着脸憋得通红,似乎真的难以启齿,咬着殷红的嘴唇。

 

看到王颖这幅娇羞样子,让老何更加的心花怒放,继而一把抱住王颖道:“小宝贝,何伯伯知道了,是不是想让何伯伯先亲亲你,然后再摸摸你,然后再……”

 

老何果然爽的不行,小姑娘尝到了好受的滋味,这特么是一刻都想被宠爱呀,这才一天不到居然送货上门了。

 

老何说着那双大手就朝着王颖鼓鼓囊囊的胸口摸去,真特么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那手感依然的爽飞。

 

瞬间,爽的老何兴奋起来,浑身像特么打了鸡血似的一样啊。

 

就在这个时候王颖立刻抓住老何的手,满脸通红,不禁的声音大了一些道:“何伯伯,我是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个事情,在换衣间的时候你说过要帮助我的,你不会说话不算话吧,我真的很着急……”

 

王颖说完,脸憋得通红,既有点不好意思又眼巴巴的望着老何,靠,听到这话,老何一愣,舔了下口干舌燥的嘴唇。

 

看来是特么老子太想弄个女人了,一看见女人就精虫上脑控制不住啊。

 

不过老何一想也是,王颖接了网贷,如果还不上的话,一定会很麻烦的,说不定会越滚越多,知道她卖身呀。

 

“小宝贝,你放心吧,待会下班的时候我就给你取钱去,何伯伯答应你了一定帮助你,何伯伯的人品保证。”

 

老何说着把手抽回来。

 

“真的?”王颖听见老何这么一说,立刻高兴了,浑身颤动一下,那特么上衣白衬衫都差点撑爆出来。

 

“那是当然了,何伯伯什么时候失言过,你看看我的银行卡都在这里呢,小宝贝,这下你放心了吧。”

 

老何说完又在王颖身上扫描起来,真想现在立刻就吃了她,这种处女开炮的感觉是啥滋味,多少年都没有遇到了。

 

老何想着又把王颖给搂在怀里。

 

“何伯伯,你干嘛呀,在换衣间你不是已经那样了吗?”王颖脸色又是暗淡下来,很明显心里很担心。

 

老何才不管,直接把王颖搂在怀里,伸手就伸到她的下面,这次一定得做了她。

听到王颖这样说,老何也是有些不忍心了,这特么不是落井下石呀。

 

虽然想得到她的身子,但也却不愿意她难受,老何想了一下,脑袋灵光一现,一个鬼主意冒出来了。

 

想到这个主意,老何都特么感觉年轻几十岁,爽道:“小宝贝,你看这样行不行,你的事情呢,何伯伯一定帮你办到,但是吧,这段时间何伯伯没有女朋友,你就当何伯伯的女朋友怎么样?”

 

说完这话,老何都想太爽了,钱不是问题,想强行王颖也有点不忍心,可是如果她能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那也是很爽的不是吗?

 

能有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朋友而且是处女,带出去也一定有面儿,谁特么说老牛不能吃嫩草,老子就吃了,咋地吧。

 

老何都为他自己的智商沾沾自喜了,这么大年纪了脑袋转的还这么快呢。

 

想到以后呢,王颖的第一次,不禁有第一次还会有很多次,老何那颗老心脏都要激动的冒血出来,真爽啊。

 

王颖一听这样,稍微犹豫了一下,咬着嘴唇,一副很为难的样子道:“何伯伯,那成为你的女朋友,你会碰我吗?”

 

噗!

 

老何差点吐出来,不碰你让你当老子的女朋友干嘛,当奶奶供着你呀。

 

但是呢,老何嘿嘿一笑道:“不会呀,小宝贝,你成为我的女朋友了,你让我碰我才碰,你不让我碰何伯伯绝对不碰,我还想谈恋爱呢。”

 

老何看着王颖有些放下心理防线继而又道:“小宝贝,何伯伯也会顾及到你的名声,不会在公众场合与你亲亲我我的,人多的时候你就叫我何伯伯,没有的时候你要叫我老公,怎么样呢?”

 

老何想到王颖那特么樱桃小嘴里甜甜的蹦出一句老公出来,并且是叫老何一个糟老头子,老何心里都要暖化了。

 

特么的至于碰不碰,那得看事情发展的速度与激情才行啊,老何爽飞。

 

王颖又犹豫了一下,感觉也没有比这个办法更好的了,最终咬着嘴唇答应道:“好,何伯伯,我答应你,但是,你不能骗我,我不让你碰,你不能碰我……”

 

说完这话王颖似乎还要在嘱咐一句,糯糯的看着老何又道:“行吗?”

 

老何点点头,嘿嘿一笑道:“当然可以了,小宝贝,你现在就叫一声老公听听。”

 

老何说完,一脸期待着看着王颖,她红着脸低下头,声音很小道:“老公……”

 

这特么一句软软的老公,叫的老何心中一颤,活了大半辈子都没有听到这么酥酥的声音叫老公,并且王颖这么漂亮,老何激动的不行。

 

老何忍不住又想要去抱她,可是刚想到约定呢,老何还是忍住了,嘿嘿的欣慰说道:“小宝贝,以后没人的时候就叫你小宝贝,这样,明天就陪小宝贝去找他们帮你还钱好不好?”听到老何这说,王颖脸上终于松了口气。

 

“嗯,谢谢何伯伯……”王颖朝着老何一个甜甜的感谢的微笑,真特么好看。

 

“叫老公!”老何嘿嘿道。

 

王颖脸蛋通红,都不敢正视老何,声音还是糯糯的叫了出来:“老公,那我先走了,明天我正好休息再来找你。”

 

看着王颖像小天使般的离开,老何真特么心满意足,看着她的背影,那翘团一扭一扭,想着不久就是自己的女人了,老何爽的要爆。

 

回家的时候老何没有和白玫瑰一起回去,白玫瑰说有点事情,也没有说什么事情。

 

当老何回到家中都吃完晚饭了,又看了一会电视,白玫瑰与曹阳还没有回来呢,老何给白玫瑰发了几条消息也没有回。

 

抬头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老何有些支撑不住,因为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了,老何就关掉电视回卧室睡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何听见开门的声音,接着就是吵吵闹闹的声音,老何睁开眼睛,都不用想一定是他们小两口回来了。

 

“曹阳……你混蛋……你是个混蛋……”老何突然听见白玫瑰数落曹阳呢。

 

老何一听感觉白玫瑰喝多了,说话都有点变音了,这个时候听到曹阳骂上了:“你个臭女人,今晚老子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等着,如果老子不能干经理,你就是罪魁祸首。”

 

“曹阳,你还是个男人吗?自己没有本事,拿着老婆出去当枪使,我真是瞎眼了才嫁给你,你都不能满足我……”

 

啪!

 

啪的一声,曹阳给了白玫瑰一巴掌,打的白玫瑰一个趔趄摔倒在沙发上。

 

“你个不要脸的臭女人,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那点狗屁事,你和你们经理都干了什么,你以为老子不知道吗?”

 

老何赶紧出卧室出来,看见俩人都喝的满脸通红,一个躺在沙发上一脸懵逼的看着曹阳,一个指着白玫瑰咆哮。

 

“阳阳,你怎么打人?”老何立刻上去拉开曹阳,这个时候白玫瑰反应过来了,哇的一声哭了,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哼,臭女人,老子告诉你,如果你不答应老子的事情,老子要和你离婚,你他吗的敢给老子戴绿帽子!”

 

曹阳不管不顾踉踉跄跄的开门走了,老何拉都拉不住,喊他更不听啊。

 

“小白,你没事吧?”本来白玫瑰就喝酒了脸酒红,被曹阳打了更红了。

 

看的老何心疼死了,情不自禁的摸上白玫瑰的脸,多么俊俏的一张可人脸啊,现在都有巴掌印了,真可惜。

 

“何叔叔……我……我要和曹阳离婚……”白玫瑰泪眼婆娑,心里太委屈了,曹阳居然又带她去喝酒,这次她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没有喝太多,上一次差点失身啊。

 

“你这孩子,别瞎说,好好的日子好好的过,干嘛想这些。”老何得安慰啊,毕竟是以前同事的儿媳妇啊。

 

“何叔叔……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了……我需要爱……你懂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