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虐乳小说肉文小黄文_硕大蘑菇头顶开粉嫩的小缝

时间:2020-05-21 14:06:55

  身在国外,说着一口中国式英语,幷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在这样一个计算机专业很受欢迎的时代,她又学的是人力资源,真的很没有优势。

 

  发出去的简历接连被拒,这是唯一一家收到简历后肯给她面试的公司,她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儘管爲了这个面试已经準备得很充足了,她还是有点紧张。

 

  推开门后,她看到了两个华人面孔。

 

  她的内心不由得小小地欣喜了一下。

 

文学

 

  她之前準备面试的时候查过资料,这是一家华人开的公司,公司成立了一年多,规模不大,只有十个人,可以算是微型企业了。

 

  都是在异国他乡打拼,应该不会太爲难她吧?

 

 

  落座后,面试正式开始。

 

  虽说是华人面孔,他们还是用英语进行交流。

 

  问的问题大多是她準备过的,她自信的笑容征服了面试官。

 

  半个多小时的英语面试后,面试官开始说了中文,「陈清夏,我没错吧?」

 

  她一楞,没想到中文来的是这麽猝不及防,连连点头,「是的是的,没读错。」

 

  「刚才的面试主要是看你的英语有没有问题,毕竟你应聘的是HR,我们公司以后肯定不会只招中国人,还是要招外国人的。所以英语这块还是很必要的,这一方面你没什麽问题。」

 

  她有些安心。

 

  「你什麽时候能入职?下周一可以吗?」

 

  她心想:这麽着急吗?今天是周五,她需要租房子,搬家,也就是只给她一个周末的时间做些这些事。

 

  看到她迟疑,面试官笑了一下,「我知道是有些着急,因爲我们也有些着急,我们公司预计在下周开始招聘员工了,所以希望找到一个HR能儘快入职的。」

 

  陈清夏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好的,那我下周一就入职。」

 

 

  陈清夏离开了面试的房间,被HR经理,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带去签合同了。

 

  陈清夏是有些疑惑的,正常的流程都是面试结束,回家等offer,背景调查,然后才是签合同。

 

  HR经理看出了她的疑惑,「我相信你也之前查过资料,我们公司是正规公司,已经进行过了一轮融资。因爲要準备下一轮融资,所以要招进来一批人,而我们的HR又不是很多。我们是真的缺人,所以流程走的比较快。」

 

  陈清夏有些嘲笑自己太过多虑。

 

文学

  一言一语中,她们走到了CEO的门前。

 

  「这是我们公司创始人之一,也是我们的CEO,现在需要他在这份合同上签字,你的手续就办完啦。」HR的语气很轻快。

 

  敲了敲门,门后传来男人磁性的嗓音。

 

  进入房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人清俊的脸孔,面目乾净,带着金丝边眼镜,却没有遮盖住那双漂亮的眼睛,显得儒雅温和。男人这时站了起来,他身材修长,穿着笔挺的西装,常年健身练得的好身材结实而宽厚,又不夸张,恰到好处。

 

  这身材配上这张脸,真是让人想入非非,陈清夏无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舟繁阳看见陈清夏的样子,不由觉得她可爱得让人想笑,于是薄唇微扬,轻笑了出来。

 

  陈清夏晃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失态,脸一下子红了。

 

 

  旁边的HR幷没有看出这两人的目光交流,把一旁的合同放在舟繁阳的桌子上,「舟总,麻烦您过目签一下字。」

 

  「恩。」舟繁阳只是轻应了一声,却没有看HR,只是浅笑着看着陈清夏。

 

  「舟总,陈小姐的所有手续只差您的签字。如果没有什麽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恩。」舟繁阳仍是看着陈清夏。

 

  等HR走了之后,陈清夏在舟繁阳带着侵略的目光中偏开了眼,试图躲避这幽淡而绵长的目光。她不清楚这Boss爲何这麽看着他,她只觉得这目光带着一丝的……挑逗。

 

  「舟……舟总好。」

 

  舟繁阳更是玩味地轻笑。

 

  漫长的凝视中,陈清夏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觉得浑身燥热,口乾舌燥。

 

  终于,舟繁阳开了口,「陈清夏,你还真是把我给忘了。」

 

  陈清夏立刻看向他,但是只与他目光交汇的一刹那就输了阵仗。

 

  「我……见过您?」

 

 

  舟繁阳叹了口气,离她近了些,近到陈清夏都能闻到他身上强烈的男性气息。

 

  「这麽多年,你记性还是这麽差。」

 

  陈清夏居然在这一句话中听出了淡淡的哀伤。

 

  她慌忙地抬眼看他,却在抬头的那瞬间轻轻剐蹭到了他的下巴。

 

  他们就这麽近距离的看着对方,鼻尖对着鼻尖。她的心跳渐渐有些快了,呼吸渐渐不稳。

 

  忽然舟繁阳低头,吻住了她的娇唇,带着霸道和征服。

 

  陈清夏还在楞神,就被舟繁阳钻了空子,他的舌头伸了进来。

 

  陈清夏扭头想躲,只是如今四唇紧贴,哪里还躲得过?

 

  她只有用手推着舟繁阳。

 

  舟繁阳将她推到墻边,把她的两只手向上伸展,固定在墻上,让她动弹不得。

 

  嘴里的动作却一刻都不曾停过。

 

 

  交缠,吸吮。

 

  陈清夏失了阵脚,在男人的吻中沦陷。

 

  酥酥麻麻的快感从髮丝蔓延到脚趾。

 

  她不禁呻吟出声。

 

  他的吻好舒服。

 

  舒服得让人想要更多。

 

文学

  她不知何时她的手抚上了他的腰际。

 

  这个吻漫长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两人的呼吸变得急促,变得浑浊。

 

  直到陈清夏感受到了腿间被抵上了一个隆起发烫的硬物,她的下身蓦地涌出一滩粘液。

 

  她湿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后果是什麽,不堪设想。

 

  她慌忙推着舟繁阳,「放……放开我。」

 

  舟繁阳的胯下早已鼎立,那香甜的唇瓣真是让人移不开嘴。他看着陈清夏满脸通红,仿佛一朵娇嫩的花蕊等着他去汲取。

 

  他的目光落到她挺立的乳房。

 

  他闷哼一声,感觉下体又涨大了一圈。

 

  他强忍着,放开了她。

 

  来日方长,别让小白兔第一天就被吓坏了。

 

  等舟繁阳真的放开了她,她不知爲什麽,内心泛起了一丝失望。

 

  这就放开了?

 

  她爲她这想法産生了羞耻感。

 

  一个吻而已,怎麽就乱了阵脚?

 

  她看着舟繁阳走到办公桌前,在那合同上洋洋洒洒地签了名字。

 

  「小白兔,你跑不掉的。」

 

  那妖孽的语气带着调戏和挑逗,还有那穿入人心的目光,让她想到刚才两人喘息间带着情欲的吻。

 

  她本是淡淡潮湿的花穴,此刻洇湿了一片。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