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放到桌面 |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宝贝别急马上就舒服了:校花的丝袜美脚

时间:2020-05-21 12:00:56

白鹭把手机放到旁边去,将自己打开坦露,只见白鹭修长细腻的手指往下,她一边弄一边迷离的叫喊着。

本来刚才白鹭就已经非常的有感觉了,自己弄虽然没有老公的感觉好,可现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这样了,不弄一下她难受。

曾大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看着她的腿,她的皮肤白皙细腻,如同一块羊脂玉一般,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头,一个个圆润又可爱,而那隐藏在阴影底下的......

白鹭手机的声音并不算是很大,所以曾大胆能够听得见她自己弄出来的声音,让人根本招架不住。

加上白鹭不仅身材好,长相甜美,连声音都好像是黄鹂鸟一般,让人听着浴罢不能,从她的口中叫出来的声音仿佛小婴孩一般,带着一点尾音又十分的魅惑。

文学

曾大胆伸出了粗手,覆盖住了自己,看着白鹭在那里自娱自乐,他也忍不住的滑动手来......

一想到自己压在白鹭的身上,用自己的粗壮让白鹭发出满足的吟叫,他心中又觉得激动了几分,这样的尤物不应该受这样的委屈,应该承受他的狂风暴雨才对!

可惜方志明没有什么用,不然刚才他应该能够看到白鹭脸上露出那种满足的表情。

他闭上眼睛一边幻想着,又时不时睁开眼睛,看着那白花花的胴体。白鹭可怜又可爱的叫声越发的急促,带着几丝鼻音和喘息让曾大胆再也受不了了,他手下的动作也加快了不少。

可能是因为他的动作幅度太大了,脚下没踩稳,差点滑倒,自是弄出了声响,把他自个儿吓一大跳,忙缩头屏息听隔壁的动静。

白鹭这会儿快到达顶点了,正要进行最后冲刺,被忽然而来的声音吓一跳,就缩回去了,惊恐的立刻从马桶盖上面站了起来,把衣服拉好。

曾大胆听到声音了,哪里还敢停留,立刻把自己塞了进去,飞快的朝着卧室跑了去,但动作也算比较轻手轻脚。

关上门之后,曾大胆心中还狂跳不止,要知道他胆子是很大的,可是刚才那一刹那有被识破了的可能,让他莫名觉得又刺激又有新意。

白鹭问了一句是谁在外面,但并没有人回应她。

曾大胆感觉她肯定会来看是不是自己,突然兴起一个极其大胆的念头,竟把门重新打开了,留一条不大不小的门缝,然后把外裤脱掉,躺到床脚边的地板上,再把内内拉下一大半露出狰狞来,一柱擎天的,手放在底下作挠痒状,就等白鹭了。

白鹭等不到回应,果然走了出去,把家里面的灯都打开了。

按道理来说不会招贼才对啊?因为他们住的楼层比较高。

白鹭找来找去没发现什么,突然看到曾大胆的房门微开着。

她一下子就了然了,觉得这屋除了她和方志明之外,就只有那个曾大胆了。看他的门开着,难道刚才他偷看自己……

白鹭一想到这脸就红了,回想起刚才她和自己老公做这个事的时候,曾大胆可能就已经在门外偷听了,后来见她出来,才偷偷摸摸看她自娱自乐。

这样想着,白鹭瞬间觉得又气又恼,但不知怎么的,一想到曾大胆,她立刻又觉得心痒难耐。

因为不确定事情是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样,于是她就去曾大胆的门缝那里想偷偷看一下,然后她就看到房间里曾大胆正仰躺在床下的地板上呢喃说着醉话,手在下面挠来挠去,那儿竖着很高的一杆黑影。

白鹭一看就愣住了,难道刚才的声音是他睡觉不老实摔下来的声音?

看他的样子像,白鹭想确认一下,于是推开了门。

门一开,外面的光线就跑进来了,白鹭看清曾大胆下面竖起的东西是什么后,顿时就不淡定了。

“好大好长。”她暗暗咋舌,不自觉的就走了进去,然后蹲下来看,伸手想摸又不敢,看曾大胆的样子倒像是真醉了,睡得还挺沉的。

想到曾大胆确实喝了很多酒,可能现在是酒劲起来了,才会摔到地上都不知道。

她轻轻唤了声,曾大胆没反应,推也没效果,只是呢喃几句,半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一看这情况,白鹭就咽了下口水。

刚刚她还没满足呢,看到曾大胆现在这样,再看他粗大的宝贝,白鹭抑制不住的去想被他撑满的感觉,底下瞬间润了,顺着大腿滑到地上。

白鹭往下一摸,脸顿时红了,视线死死的盯在曾大胆那上面。

她回身看一眼房门的方向,想到她老公都醉得不省人事了,而曾大胆也差不多,一个大胆的念头顿时涌上心头,一想就澎湃起来,压都压不住。

她试探着拿手握了一下曾大胆,见曾大胆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便不再迟疑,掀起睡裙下摆,露出底下的光溜溜来,然后跨立在曾大胆身体的两侧,把自己扒开,找准方位后,缓缓的往下……

就在这时,突然主卧的方向传来一声怒喝,吓得白鹭脚一软坐下去,但竟偏了,只在那儿一勾,然后就抵着她的翘臀一路往上,杵进裙子贴到了她的腰上。

她砸坐下来,痛得曾大胆差点忍不住叫出来,感觉身体被一片肥美坐着,却半点享受的感觉都没有——实在太痛了。

他死命忍着不吭声,白鹭自己也吓得要死,因为她听出那是她老公的喊声,以为被她老公发现了,幸好身子底下的曾大胆还睡着。

一刻都耽误不得,她起身整理了一下睡裙就跑出去了,奇怪的是她老公并不在门外,回房她才知道是她老公在说梦话,不知道梦里梦到什么糟心事了,不时爆喝几声,也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白鹭差点没气死,拍着胸口还在后怕,却不敢再去找曾大胆了。

一来是担心她老公会醒,二来是后悔了,她其实并不想做对不起她老公的事,刚才只是意外。

可身体还空虚着,那怎么办?

没办法,还得自己解决。

可是进去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手指还是太细了,若换作是曾大胆那个,舒服的程度可就不止那么一点两点了……

一想到这里,白鹭顿时觉得越发的空虚了。但随后一想,自己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对不起老公了,于是赶紧的晃动了一下脑袋,直接不想弄了。

曾大胆在那屋跳脚呢,白鹭那一坐伤到他了,虽然不是很严重,但要是让他现在做的话,只怕力不从心。

可惜了,到嘴的肉就这么没了,幸好方志明也没过来,想来那一喊是梦话,曾大胆对这个有经验。

因为没发泄,白鹭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又想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