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闺蜜是我的女王: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bl

时间:2020-05-21 10:00:30

此时我的嘴被身上的男人含着,他的舌头已经伸到我的喉咙里,我呜呜咽咽地发不出声音,不由有些紧张,可越是这样,小腹处就越是火热,下面流出的水就越多。

这果然就是胥教练所说的比以前更加刺激惊险!

想想吧,我的老公就在一米不到的电脑里,而我却被别的男人按在沙发上。

睡裙已经被撩到了腰上,露出黑色蕾丝小内,那遮掩物已经被男人的大手拨到了一边,上面茂密的黑森林极富冲击力……

他的大掌在我平坦的小腹上不停地游走,调动着我浑身上下所有的因子,我深深地感受着下面的欲•望,此时的我就好像一口放空的大缸,我渴望着他的灼热将我填满!

文学

“老婆……”视频里的刘向海还在不停地呼唤着我,胥教练从我的嘴里抽身而出,我立刻回他一句:“老公,我……我没事,我要炒菜了,先挂了吧!”

我竭力压抑自己,让语气听起来正常,可其中的喘息与颤抖无法避免,刘向海似乎发觉了什么,不准我关掉视频,还说等下要欣赏我的厨艺。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俯在我身上的男人似乎有些不满意我的分心,他突然俯身一把扯掉我了的小内,还没等我反应便一口含住了那花苞。

我吓了一跳,小声说脏,脏,让他不要碰,可他根本不理我,我只好闭着眼睛感受着那里急剧的收缩,好像含羞草被人突然碰了一下,突然包裹了起来。

“啊……唔……”我轻声叫着,死死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但我此时粉唇微张,眼神娇媚,活像一个在欲•望的海洋里沉沦的失足女。

胥教练用他的舌头和嘴唇让我有了一个从未有过的体验,我竟然在他的嘴里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我的身子完全泄了。

可胥教练却满是笑意地看着我,指着他刚脱下衣物的地方。

那里被顶得大大的,好胀,好高,我想象着要是让这个丑家伙进去我里面的话,我会不会被顶死。

我突然捂住刚刚体验过极致欢乐的洞口,有些紧张地朝他摇头,无声地哀求:不要!

他笑着,一步一步地走近我,然后俯身把视频的声音关了,顶着那层面料站在我面前:“我的舌头不错吧,你是不是也该帮我一把?”

我摇头,我还是嫌脏的。

“不愿意?”

他低头,我看到他上半身的肌肉一块一块的,这厮的身材居然这么好,不像刘向海,一身白白的肥肚腩,好像一块现切的五花肉似的。

我仰着头,生怕他强行让我用嘴,便突然伸手推开他的东西。

我这一动作惹怒了他,他突然发狠,将我紧紧按在沙发上,不顾不顾地捅了进去。

“啊……”填满了,接着他便奋力的抽•动起来。

一下一下都入肉极深,我无法自抑的叫着。

那声音让他越发兴奋,在我身上狠狠地施展了许久的雄风。

事后,他抱着我去洗澡,我像具行尸走肉一样,任由他在浴缸里替我擦洗,洗着洗着,他还想再来,我立刻拒绝了他。

“不,我不要!”

“好爽啊,许雅,你跟我爽不爽,想想你老公还在视频那边等着你,我连摸着你都硬了,啊……”

他自顾自地YY着,用手打着飞机,一会儿摸一把我的胸,一会儿咬我两口,突然大叫两声,一股白浊的东西流了出来。

我别过脸,一阵恶心!

我出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老公的视频还没有关,不过,他并没有在电脑前,那些女人的衣服便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我突然觉得很没有意思,把视频关了,突然趴在桌上哭了。

这回我是真的出轨了,我跟别的男人做了对不起我老公的事!

我的心口很堵很塞,好像下水道被堵住,冒出来的那些令人恶心的东西。

“好啦宝贝儿,别哭了,你都不知道你的身体真是太美了,我都想死在你身上,还有你的洞,那么紧,我差点以为你是处•女,啧,我从来没有玩得这么爽!”

我不理他,在他又硬了还想再来一场的时候,我发怒将他赶走,自己连饭都没吃,又趴在床上哭得昏天暗地。

我安慰自己,我是做错了,可是刘向海出轨在先,要错也是他先错的,既然他错得,我也错得!

反正在这段婚姻里,已经没有谁是干净的!

自从我与胥教练有过一次那样的关系后,我就一直视他如洪水猛兽,他打的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想要假装没有发生过那件事!

可午夜梦回,我却不得不独自承受着出轨的良心煎熬。

我的心神也一直处于恍惚之中,想找黄婷婷说说话儿,可最近她跟新男朋友正打得火热,没有时间理会我。

我下班进电梯的时候,突然迷迷糊糊地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我埋着头说对不起,那人却直直地扶住了我的腰,直到下电梯,他也没有松开过。

我连忙挣扎,他才放开我轻声道:“许雅姐你小心点!”

是八号,他清秀斯文的脸庞印在我的眸子里,我双眼无神地滚动着,走在路上,又差点被骑着小黄车的年轻情侣撞到。

他很不放心地再次扶着我:“你怎么呢?”

我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病了吧,心理生了病!

既鄙视着对别的男人有渴求的自己,又埋怨着出轨的老公,是守着还是放开,这就像一把利刃每天都在戳着我的心!

“许雅姐,你这样我实在不放心,不如我送你回去!”他说着靠近我。

他身上有按摩店里那种精油的味道,香味浓郁却并不难闻。

“不,不,我不回去!”

一回去看到那张沙发,我的脑子里就会翻来覆去地想到那天我跟胥教练在那上面折腾的事儿。

想到我对那个家庭的背叛,我整个人就更茫然了!

远处落下的夕阳,照得睁不开眼,我道:“去你那里……替我按按,我最近太累了!”

相同的包厢,相同的昏暗灯光,只是这一次没有黄婷婷,只有我和八号。

他脱下了黑色西装,换上白色衬衫,整个人显得更加清爽干净。

“你……缺钱吗?”我忍了又忍终究没忍住。

我一直很好奇,像他这样的男人为何会做这一行,他的气质与那些油头粉面的鸭子很不搭。

“嗯,算是吧,不过也不是很缺,只是你不觉得做这行很有意思吗?”他说着把我扶到白色的单人床上。

手指轻动,扯掉了我束发的带子,青丝流下,我感觉得到他在我打开的发丝间用手指轻轻地按着我的头。

他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好合适,我舒服的喟然长叹。

“有什么意思呢?”

“比如说可以遇到很多有趣的人,像……你,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客人,凡是来这里的人享受过我服务的人,还没有拒绝我的!”他的手指抚到我的肩膀,慢慢地下移,按完了两条手臂。

然后搭到了我的背上,也许他说的有道理,因为他的手指像有着某种魔力似的,所过之处,我的身体就着火了,我甚至感受到了下面好像有些湿乎乎的液体流出。

“唔……”在他的手指按到我的大腿根时,我终于忍不住快活地叫出了声。

他没有像胥教练那样强行用手指穿透我,而是弯腰将我抱起翻了过来。

灯光下,他的脸立体好看,我的心被他的温柔撩拨得竟隐隐有些期待起来,他会怎么做?

“啊……”我无法自抑地轻呼,因为八号俯身吻住了我的脸颊。

他灼热的呼吸打在我的侧脸,我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

“许雅姐,你好美!”他试探着用手触碰我胸前鼓鼓囊囊的两团。

就算平躺着,那上面也有着非同寻常的弧度,我看到他喉咙轻动,双手小心翼翼地握住,然后近乎虔诚地轻轻揉捏。

“啊……”我受不了了,他的手指太灵活了,正好摸到那处突起,我已经感受到它硬了,像一颗小花生米似的,隔着衣服与他的手指紧密相贴。

他温柔地摸完,并未再继续,而是往下滑去,我感受到的全是他的温柔,一点的亵渎的意味都没有,似乎我就算在他面前睡着了,他都不会强硬地侵犯我。

况且他的技术真是不错,按到了穴位,让我昏昏沉沉的大脑一点一点地舒缓,这种舒服的感觉怎么说了,就好像在泡温泉中似的,让人昏昏欲睡,却又舍不得睡去,感受着水流在全身上下涤荡。

“啊……好舒服!”我忍不住叫出声。

他的手指抚在我的小内上,隔着裤子他也准确地找到了我最敏感的点,轻轻地拨弄着,嗓音低沉:“想要吗?”

“嗯……”我意•乱情•迷地点头。

他轻轻将多余的东西脱•下,我身上一凉,这才察觉我的上半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光了。

橘黄色的光影打在那峰峦迭起的弧度上,像新鲜出炉的蛋糕,又香又诱人。

就连八号这种久经沙场之人都忍不住发出粗重的喘息声,他吻着我的小腹,手指在下面打着转儿,含糊不清地道:“好美,好美,我想要你!”

“啊……”话音未落我叫出了声,他的手指进去了。

我感觉我好像化身吸盘将他紧紧地吸住了。

他疯狂起来,贴着我身旁躺下,不停地亲我,摸我。

我突然想到了我刘向海,以前他也这样过……

我心里突然就空了,身体莫名僵硬:“不,不要,我不想要了!”他的攻势太凶猛了,相比于胥教练那种,他的温柔更容易让人陷进去。

所以我才会在享受他按摩的时候差点被他攻陷。

我强行推开他,抱住衣衫裹住自己。

他苦笑地伸手,把从我下面摸到的水给我看:“你确定不要,我怕你会难受!”

“不,不,不要了!我……还没准备好!”

我已经出轨过一次了,再出一次又怎么样?

不行,那是第一次,可我希望那是最后一次!

我脑子里有两个小人一直不停地打架,直到我包里的手机尖锐地响起来。

我连忙接听,是我老公打来的,他显得异常温柔:

“我帮你买了一些阿胶,你每天都要坚持吃,这样才不会痛!”

东西已经放在门卫室了,他让我回去的时候取。

“我……我走了!”我有些语无伦次,拿了单子签了小费,便飞一般冲出了包厢。

晚上回家,面对着那几包包装精致的阿胶,我的心里满满都是愧疚。

老公出轨不出轨的我还不曾完全抓住证据,可我却是实实在在地出了轨!

我躺在床上摸着湿透的小内,心底的欲•望并没有我的离开而抽离,反而一路都在不停地溢出水来……

我陷得越来越深,越来越有罪恶感,可想要的刺激却越来越多!

这一次我又用了手,可是它已经完全不能满足我了,我默默地想到了胥教练下面那大得吓人的东西……

夏末的周日天气很好,阳光早早爬了出来,我靠着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人来人往的很热闹。

可热闹是他们的,我的心却无比的孤寂!

大门再度被敲响,我心神一跳,却迟迟不敢开门。

同时电话响起,门口便传来了胥教练低沉的声音:“许雅,快开门,你是不是想让你所有的邻居都知道我来你家了?”

我心口一跳,立刻开门。

这次胥教练却没有进来,只摇了摇手机让我换衣服跟他出去,他要请我喝咖啡。

我冷冷地拒绝:“我不去!”他就想恶魔一样,一出现在我面前就将我好不容易恢复的平静打破,让我重新陷入情•欲的旋涡中。

他无奈地抬手:“我不逼你总行了吧,你不同意我决不动手!”

我看到他上手机刺眼的光,突然想到视频的事,便抱着双肘道:“你把视频删了我就陪你喝咖啡!”

他连犹豫都没有,十分爽快地就删了。

我用蜗牛般的速度换了一身格子衬衫和牛仔中裤。

他看我穿得这么保守,朝着我依鼓鼓的胸口看了一眼,不怀好意地吹了一声口哨。

我见他手机上没有了威胁我的视频,又答应了不会逼我,我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也不介意他对我的调戏,拎着包走在前面。

原来他还是真的请我喝咖啡,我们像朋友一样喝着,之后,他还带着我下三楼的商场里逛了一圈,站在一家卖内衣的店铺前。

胥教练单手插在裤袋里,脸上带着温柔的笑:“上次撕坏了你一套贴身小衣,你进去选一套,算我赔你的!”

看着那些规矩的内衣我还能平静以待,可当我看到那些情•趣类的,脸颊一下子开始发烫,耳朵根子红红的,很是难受。

“我不要!”我当然拒绝。

“你要是不要,等会儿我给你挑了亲自送你家里去!”

他凑在我的耳边说的,那话里的意思一下子让我明白了他定是又起了邪恶的心思。

我连忙转身,随便指了一套黑色的。

我的尺码有些不好拿罩杯,必须得试了才行。

我在里面刚换上,就见胥教练从另一边绕过来了,我吓了一跳,一双手不知道是该捂上面还是捂下面。

他嘿嘿笑着,一双眼睛不停地扫描我的身材。

“啧啧,你这身材真是完美!”他说着伸手摸着我祼•露在外的小腹和后背。

我又气又惊,终于意识到我又落入了他的圈套,这一切从头到尾都是他在设计我。

“许雅,我有半个月没有见你了,我做梦都想念你的身体,你要不要?”

他从后面扑上来舔着我的背,我收住小腹,整个后背都凉了。

他的手很方便地穿透着我的身体,我自己脱得光光的,在他面前毫无阻挡之力!

他摸得很认真,从上往下,一寸一寸地摸着,俊挺的脸全是痴迷的淫•邪之气,我有些反感他那让人恶心的笑,不停地推拒他。

他怪我弄得他不上不下的,那裤子里兜着的东西,一下子硬一下子软,他气恼地强行拉过我的手将其贴在上面。

“啊……”我惊叫一声,那东西刚刚居然抖动了一下。

“嘘,又不是没用过,叫什么?”

他把我逼近角落里,就挤在我大腿处用力地夹了几下。

我不停地哀求他:“不要,不要这样,不要在这里!”

这里可是试衣间,外面到处都是人,我听到导购员都嘀咕好久了,很快就要来敲门了。

“你不觉得刺激吗,让我搞一下,快,就一下,啊,快!”

他不耐烦的催我!

我担心着外面的人,没办法,只好任由他拿着我的手握着他那家伙不停的上下动着。

我的手心濡湿,而包裹在黑色小内中的某个地方却也已经渐渐地湿了起来。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隐秘太刺激了,我难言的哑着嗓子,门突然被敲响:“小姐,不好意思,请问你换完没有?”

“啊……好了,我正在穿衣服!”我吓得扔掉胥教练的东西,在他裤子上抹了一把胡乱地套上衣服,逃也似的钻了出去。

我脸色潮红,密密麻麻的细汗在额上布着,凡是过来人,恐怕都能看出我的不对劲。

那先前招呼我的导购,一连看了我好几眼,等我拎着东西出去了,还听到她的窃窃私语。

“天啦,刚刚那个女人,长得斯斯文文的在更衣室里就……啧啧!”

我无地自容,逃一般往外跑。

胥教练将我一把搂在怀里,亲着的耳朵小声地道:“跑什么,难道你下面痒了,想让我给你灭火?”

我用力挣扎离得他三步远,喘着粗气:“别拉拉扯扯,搂搂抱抱的,这里我有好多同事!”

要是让人看见了我还活不活!

正说着,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一连看见了好几个市场部的同事路过,他们大包小包地拎着,我连忙站到他的侧面,靠着他躲过他们的视线。

看他们走远了,我才拍着快要蹦出来的胸口大口喘气,我意识到胥教练似乎根本没把我的话当回事,我想着他已经没有了视频底气也硬了,再度甩开他搂在我腰间的手:“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了,我们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你想得美,要是在我还没有得到你的时候,你说这话,可能也就算了,可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迷人,老子不怕告诉你,干过你一次,我就想干两次!”

“你,滚,滚!”我被他当街调•戏,长久压抑的脾气彻底爆发。

可这口气还没完全上头,就被他一把拉了过去,突然堵住我的唇,舌•头在里面不停地翻搅,我被他突然而来的袭击弄得大脑一片空白,抬脚踩了他一脚,他放开我却小声地道:“别说话,看旁边的车子!”

我们身边停着一辆红色的跑车,透过那模糊不清的车窗,我好像看到了里面有两个人在后排座上脱得光光的正在做一些运动。

怪不得这车一直不停的震动。

这……

“这些人也太大胆了,这可是在停车场里,随时都会有人来。

胥教练提醒我:“你可看仔细了,这就是黄婷婷的男朋友!”

不过那个被压在下面女人却不是黄婷婷。

我心头一沉,他这不是背叛婷婷了吗,我正想着,身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哎,宝贝儿,是你吗?”

这熟悉的声音,我一下子听出来了,转过头去,将她往旁边拉。

然后心虚地唤了她一声:“婷婷!”

我苍白着脸,神情又紧张,黄婷婷一下子看出了不对劲,便指着胥教练道:“怎么呢?许雅!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我沉默着,胥教练却没好气指向了跑车:“自己看,问她干嘛!”

我还没想好,这接下来的戏码怎么唱,黄婷婷已经十分干脆的拍起车门来:“啪,啪,啪啪啪!”

车门打开,一道尖细的声音不耐烦的叫嚷:“是谁呀,哟,这哪儿来的小骚货?”

黄婷婷一挨骂,这爆脾气分分钟就炸了,抬手扇了那衣衫都没有齐整的女人的脸:“我操你妈的小骚货,不要脸!”

她骂完女人又骂男人,指着他的鼻子就骂:“你他妈的不是个东西,跟老娘在一起还在外面乱搞!老娘要跟你分手!”

那富二代先是被吓到了,尔后有些生怕,可见黄婷婷居然一点挽留都没有就要分手,连忙抱着她解释:“不是,不是,婷婷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她……她勾•引我的,她就是个出来卖的!拿去,两千!”

……

黄婷婷地掌控力很强大,战斗力也很强,很快就吊打小三,看着她那么厉害,我没什么好担心的,而黄婷婷在骂战小三的同时回头与我叮嘱了两句:“你先回去,等我忙空了给你打电话!”

我与她打了声招呼就准备自己上电梯去搭车。

可没走几步就被胥教练拉上了他的车。

“你不要再碰我,你信不信我喊人了!”我瞪他。

“行啦,我不弄你行了吧!凶巴巴地干嘛?”

他答应不再弄我,汽车开出去,清风吹拂,我的长发被轻轻吹动。

到了小区门口,我远远地看见我家那个窗户好像亮着灯。

我吓了一跳,心里猜测着赶紧下了车,随口道了声谢:“谢谢你送我回家!”

我看着他的车在前面拐了个弯倒出来之后,却没有走远,还在靠近我时摸了一把我的胸,我有又气又怒,却又拿他没有办法。

因为他十分无赖地说我要是不满意他摸我,那么我可以摸回去。我脑袋疯了,我才会摸回去!

我踩着水泥路,一步一步接近着那亮灯的地方。

“老婆!”我身子顿时一僵,这……这是……

“老公!”我回头,身后赫然站着我老公刘向海。

他穿着一身标准的黑西装,白色衫衫的扣子,松了一颗,系着红底表花的那根领带,不是我给他买的。

这么一想,那些看到的事情便通通回来了,心情一瞬间落到了极至,对于他的回来再也找不到从前的激情与欢喜。

我放开他淡淡地问着他的工作:“一切还好吗?”

刘向海很是热情地牵着我的手:“当然,都好!就是想你了,特地回来看看你!”

他是一个比较斯文的人,平日里跟我吵架都有可能不会说重话的人。

“哦,回家吧!”我提不起很大的兴趣,便一切都淡得像一杯白开水。

刘向海却突然拦住了我:“老婆刚刚送你回来的人是谁?”

我一怔:“是婷婷的朋友,她找了新男朋友,约我吃饭。

“怎么又换啊,看着年龄有些大了,我看她换男朋友比换衣服还快,你以后少跟她来往!”刘向海边说边抱住我。

我敷衍的应了,放下心防靠在他怀里。

还是自己的男人靠得安心,别人的男人,这一挨上去,就像着了火似的,又害怕却又刺激!

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片刻安宁,却突然看向眼前一道白色身影一闪,是胥教练,他竟然就站在老公的身后,还拉了拉我的手,做了一个飞吻的动作。

他太过分了!我吓得心脏紧缩,连忙拉着老公往家走!

走出老远,我还看到他左手比了一个圈,右手竖了一根中指,两相互相戳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