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被注射崔奶剂的警花:啊~好大~疼~还要~

时间:2020-05-21 10:00:23

肖彩霞今年刚满十八,可身材却发育得像熟透的蜜桃,前凸后翘的S型曲线堪称完美。

老赵看着就心痒痒,这对于一个年近五十的老光棍而言,无疑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没想到,今天这个小丫头竟主动送上门来。

“哟,小彩霞,你这是咋啦?”

打小老赵就叫这么叫她,多年来也没改口,他连忙迎了上去,关切的问道。

天气炎热,肖彩霞只穿着一条单薄的浅色吊带裙,里面的衣服褶皱若隐若现,超低的胸口赫然露出大片雪白。

文学

她扭身弯腰放下遮阳伞,极短的裙摆露出半边雪臀,不经意的姿势,撩拨得老赵眼珠子都快掉在了地上。

本想多看几眼,却见肖彩霞回头嘟起小嘴,娇滴滴的问,“赵叔叔,我的胸好痛呢,你,你说我会不会得了什么病呀?”

此时,肖彩霞两只小脸蛋红扑扑的,她比划了下胸前的高耸,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闪烁着望向老赵,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心生爱怜。

望着眼前清纯可爱的小丫头,老赵咽了咽口水,神色紧张道,“胸痛?有多久了?”

“快两个月啦,时不时的隐隐作痛呢。”肖彩霞晃动着胸部,扭扭捏捏回应道。

“那怎么不及时去医院检查啊?”作为医生,老赵自然第一时间重视病情。

“我……我怕……”肖彩霞腼腆的低下脑袋,声音很小。

“哎,你个丫头片子!”老赵有些捉急,同时又禁不住欣喜,他故意沉声道,“来,我们进去,叔叔先给你瞧瞧。”

自从升学宴后,他就动了心思,每当夜深人静时,他总会莫名其妙的想起水灵灵的肖彩霞,甚至忍不住躲在被窝里幻想来上那么几次。

此刻,水嫩多姿的肖彩霞就在眼前,他又岂能错过千载难逢的机会?

不由分说,老赵拉着肖彩霞径直去了里屋,把她扶上了病床。

肖彩霞看到那些又尖又长的医用器材,不免担忧的说,“赵叔叔,你,你要轻点哦。”

老赵笑着安慰道,“丫头别怕,叔叔先用手给你检查。”

说着,老赵就带上医用手套,装模作样的往肖彩霞的侧胸按下去。

“嗯哼!”

老赵刚一用力,肖彩霞就秀眉紧蹙,痛苦嘤咛。

由于老赵双手的同时挤压,肖彩霞胸前的饱满,豁然溢出衣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弹跳出来。

望着那抹雪白,老赵的心顿时就提到了嗓子眼!

按理说,老赵都这把岁数了,又是个全科医生,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虽常年单身,但年轻时的老赵,好歹也算风流人物,那时节,他还在市中心医院上班,很快就晋升主任医师,身边美女无数,整日醉卧花丛。

也是在那个时候,风流的老赵练就了一身把妹的本领,尤其是那方面的技巧。

然而,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老赵撩术超群,院长的小老婆余晴对他颇为痴迷,后来被院长发现,将其开除工职。

落魄后,老赵才恍悟,男人失去光环,万物皆是白云苍狗,包括女人。

从此,老赵默默地经营社区诊所,不再沾花惹草,开始孤单度日。

这一晃二十多年过去,眼见半边身子都进了土里,却不曾想,因为一个大姑娘,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春。

此时此刻,卧在病榻上的肖彩霞,丰满傲娇的身姿犹如含苞待放的花朵,惹人垂涎,似乎用手一戳,就能绽放出醉人的芬芳。

而当老赵用双手挤出了,肖彩霞胸前的那道雪白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霎间,体内像是掀起了狂风骤雨,无法平息。

他使劲儿地吞咽口水,两只老眼瞪得老大,身子骨也不停地发颤。

见此,天真无邪的肖彩霞吓坏了,她还以为老赵是诊断出什么大问题来,连声问道,“赵叔叔,我,我是不是,得了绝症呀?”

说话间,肖彩霞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闪烁出晶莹的泪水。

闻言,老赵一愣,刚准备解释,却转念又想:不如趁机深入诊疗!

他咳了两嗓子,舔舔干裂的嘴唇,沉声道,“这个嘛,目前还不能确诊,你别怕,叔叔再给你仔细检查检查。”

说着,老赵的两手就从侧胸往胸前推进,直到按压住那对儿饱满圆润!

“咕噜!”

充实而柔软的手感,让老赵狠狠地吞下一大口口水,身体也开始有了反应。

这么多年来,老赵形单影只,都快忘掉女人的滋味了,何况,眼前的这位可是让他心动的大姑娘。

这不,刚抓上去,老赵就犯起迷糊,脑子里一激灵,两手下意识的动作起来,隔着单薄的吊带裙,来回抚摸那对儿饱满圆润……

对于老赵如此猥亵的行为,肖彩霞并没有意识到,反而纹丝不动,任由老赵的那双手胡作非为。

也难怪,单亲家庭出身的肖彩霞,自幼缺乏家庭教育,两性知识可谓一片空白,在学校念书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实打实一个性无知!

所以,无论老赵哪样做,她都认为是在给她看病呢。

而这些,老赵并不知晓,他只是发现肖彩霞没有抗拒,因此,胆子也就更大了——

那双微颤的手,开始迫不及待的往衣领口里,伸去!

“嗯哼!赵……赵叔叔!”

就在老赵的那双手推进时,肖彩霞面红耳赤的叫了起来。

听到声音,老赵的身子骨猛然一抖,脊背发凉,豌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

他心想,这下糟了,被肖彩霞给发现了,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然而,正当老赵懊悔之际,肖彩霞却诺诺的说道,“赵叔叔,我痒……”

“什么?!”

老赵颇为吃惊,情不自禁的大叫一声。

原本以为露馅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

而肖彩霞在看到老赵的强烈反应后,愈发提心吊胆,柔软的娇躯开始隐隐发颤。

她一把摁住老赵的手,将其按入胸前的雪白里,神色紧张的问,“赵,赵叔叔,我……我到底怎么了?”

这会儿,老赵已然缓过神来,他享受着手掌里的饱满圆润,脑袋瓜子一亮,随机应变的说道,“莫慌,先把衣服脱了,让叔叔亲眼给你瞧一瞧。”

“脱衣服?”

闻言,肖彩霞连忙松开老赵的手,下意识的护在胸前,杏眼圆瞪的问道。

虽然肖彩霞缺乏性知识,但并不代表她没有常识,毕竟,在异性面前裸露身体,还是一件十分害臊的事情。

见此,老赵尴尬的咳嗽了声,这才循循善诱,娓娓道来,他一脸严肃的说,“小彩霞,叔叔可是医生哦,别害羞啊,你又痛又痒,像这种综合性的症状,用手来初诊哪儿能行?还得视诊!”

“什么叫视诊?”

肖彩霞听不明白,不过,经老赵的一番解说,方才的害臊之心全无,反而多了几分好奇。

“视诊嘛,通俗来讲,就是行医者亲眼观察,打个比方,跌打肿痛的病情只用手去摸,行吗?当然不行,还得看啊!”

老赵负手而立,振振有词,俨然一副老者说教的模样。

当然,这些都是老赵的一派胡言,对于肖彩霞的症状而言,他早已了然于胸——根本就不是病!

而缺乏性知识的肖彩霞,并不知道她所谓的胸痛,只是青春期发育的正常生理现象。

殊不知,别有用心的老赵,只想趁机窥探她那具清纯火辣的身体呢。

听老赵这么一说,肖彩霞天真的点点头,小声的说道,“那……赵叔叔,我脱了哦。”

“嗯,脱吧,没关系的,所谓医者父母心……”

老赵强忍住内心激动,话还没说完,就见肖彩霞轻轻地褪掉肩带,露出了雪白无暇的上半身。

肌肤赛雪,肤若凝脂,白里透红,堪称完美……

望着眼前美景,老赵亢奋得一塌糊涂,脑海里都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语句了。

但见肖彩霞依偎在床上,一双如星的眸子,忽闪忽闪,粉颈下好看的锁骨,映衬得胸前异常挺拔高耸,而那条薄如蝉翼的白色抹胸,似乎已经包裹不住那对儿饱满圆润了,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呼之欲出!

此时此刻,老赵完全忘却了身份,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似的,恍然入神。

见老赵木讷,肖彩霞纳闷的问道,“赵叔叔,可以了吗?”

闻言,老赵即刻反应过来,不假思索的说了句,“里面的衣服也脱掉。”

“啊?不是吧?”

肖彩霞很惊讶,她没想到,胸前仅剩的一块遮羞布也要脱下。

这会儿,望着被抹胸紧绷的那对儿饱满圆润,老赵只感浴血喷张,那里瞬间就有了反应。

不料在紧要关头,肖彩霞却有些不愿意了,当下把老赵急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要知道,眼前的这个大姑娘,可是他魂牵梦绕的心上人呢,而这一次,对他来说,是多么难得的机会!

老赵连忙调整情绪,苦口婆心的说到,“小彩霞,要听叔叔的话啊,叔叔是为了你好,不脱光咋整呢?叔叔这老眼昏花的,也看不清楚啊!”

为彻底打消肖彩霞的顾虑,老赵又接着说,“检查身体,这些都很正常,别担心嘛!”

见老赵说了这么多,肖彩霞这才释然,她轻咬红唇,反手解开了抹胸的环扣。

只一瞬间,失去束缚后的那对儿饱满圆润,豁然弹跳而出,狠狠地抖动了两下。

浑圆如玉,光洁无瑕,真的是秀色可餐。

老赵看得目瞪口呆!

要知道,他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如此火爆的身体了,一时间,那亩久旱的心田一下子滋润起来。

而肖彩霞在脱掉抹胸后,情不自禁的双颊绯红,羞答答的扭过身去。

那样子就好比,犹抱琵琶半遮面,简直令人心动!

老赵狂咽口水,干涩的喉咙仿佛被火烧过似的,差点都说不出话来。

他偷偷地掐了掐大腿肉,这才稳住心神,声音嘶哑道,“快睡下吧,叔叔要开始了。”

看到老赵凑过来,肖彩霞红着小脸躺下身子,不觉双手抱胸,闭上了双眼,一对儿长长的黑睫毛,隐隐颤动。

老赵搓了搓手,急不可耐地想要拨开肖彩霞护在胸前的藕臂,并轻声道,“别紧张,叔叔不会弄痛你的。”

“嗯……”

闻言,紧闭双眼的肖彩霞,终于松开了双手。

霎间,那对儿饱满圆润,完完整整的暴露在老赵眼前,虽然此时的肖彩霞平躺着身姿,但却丝毫不影响胸前的高耸,反而显得异常坚韧挺拔。

尤物近在迟尺,老赵已是欲火焚身,他很想就此扑上去,好好发泄一番,可他却强忍住了。

如此完美的艺术品,他又怎么舍得施暴?他得慢慢欣赏,用心把玩。

这么一想,老赵的两只手就缓缓地放了上去。

刚一触及,手掌心里便传来无尽的柔软,和十足的弹性,顿时,老赵整个人都不行了。

而肖彩霞的情况似乎也并不好,她在老赵的按揉下,很快就俏脸发烫,浑身发燥,两条美腿也禁不住并拢在一起,体内像是有股电流在疯狂地涌动。

望着不断扭动娇躯的肖彩霞,老赵双眼喷火,再也控制不住了,他一咬牙,双手一下子握住了那对儿饱满圆润!

“嗯哼……”

与此同时,肖彩霞也发出了一声醉人的嘤咛。

这道声音宛如天籁,瞬间让老赵神魂颠倒,他舔着干裂的嘴唇,双手开始大力的搓揉起来!

那对儿饱满圆润,在老赵的手掌下,不断变幻出各种形状,柔嫩而富有弹性的手感,简直令人痴迷!

多年未碰过女人的老赵,此时就如饥肠辘辘的野兽,恨不得一口活吞了肖彩霞。

而这一切,虽然发生在肖彩霞的身上,可她并不知情,她还以为老赵的手法,是在给她检查身体呢。

只不过,被老赵这么一弄,肖彩霞忽然有些无所适从,原本发燥的娇躯,此刻体温就像热锅里的温度计一样,直线飙红,几近爆炸!

她实在无法忍受了,脸颊酡红,双眼迷离,娇喘吁吁的问,“赵,赵叔叔,我好热……好难受……为什么会……这样?”

见肖彩霞有疑问,老赵惶恐不安,可转念一想,这丫头好像对男女之事不甚了解,不然,又怎么会问出这种生理反应上的问题?

“难道,她还没有性启蒙?!”

想到这里,老赵禁不住激动又刺激,决定借此摘掉肖彩霞的第一次。

既然有了计划,老赵自然要克制住冲动,都说冲动是魔鬼,他生怕因小失大,过于心急而吓跑了肖彩霞。

老赵吸回口水,当机立断的停止了手间动作,老脸上佯装出一筹莫展的表情。

见老赵不作声,肖彩霞十分紧张,她伸出小手,下意识的抓住老赵的胳膊,无奈娇躯发软,说话也是有气无力,“赵叔叔,你快说呀,我这是怎么了?”

老赵摆了摆头,深深叹息道,“唉,小彩霞,你这个情况,不太简单啊!”

肖彩霞摇着老赵的胳膊,万分焦急的问,“怎么不简单呢?我得了什么病呀?”

闻言,老赵抬起双手,重新握住那对儿饱满圆润,眉头紧锁道,“你看,你发育良好,可症状不对啊。”

说话间,老赵的双手揉捏起来,佯装谨慎的问,“热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比如,身下?”

肖彩霞心中一惊,回想起刚才奇怪的感觉,居然和老赵说的如出一辙,而且现在,愈发强烈了!

她不由的扭动娇躯,紧紧并拢的双腿相互磨蹭,一股热流莫名其妙的从腿间淌出……

“嗯哼!赵叔叔,我好,好热呀,下面好,好痒!”

感受到身体异常的变化,肖彩霞娇滴滴的轻吟起来。

见状,老赵双眼充血,脑袋嗡嗡作响,刚准备进一步动作,却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喊叫。

他急忙催促肖彩霞穿上衣服,并嘱咐明日再来就诊,直到肖彩霞红着小脸离开后,他才故作镇定的走出里屋。

原来是社区的小少妇苏会计来了,她火急火燎的告诉老赵,儿子被蜈蚣给咬了。

帮苏会计的儿子,处理完伤口后,老赵终于喘了口气。

之前幸好他反应及时,不然被发现就完蛋了,虽然虚惊一场,但好歹也尝到了甜头。

想着明天肖彩霞还会过来,老赵的心就怦怦直跳。

次日一早,肖彩霞果真出现。

老赵很激动,他没料到肖彩霞竟然表现得这么积极,看来这丫头还真被自己给糊弄住了。

其实,老赵又何曾知晓,昨晚的肖彩霞彻夜未眠。

她在离开诊所后,径直跑回家,撩起裙摆脱下底裤一看,顿时就傻了眼!

回想起老赵说的话,懵懂无知的肖彩霞,瞬间脸色煞白,心里止不住的紧张,然而,恐惧之际,体内深处似乎还有一种莫名的渴望。

这种复杂的情绪,牵引着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老赵。

这不,刚来诊所,肖彩霞就神色慌张的拉住老赵,急着就诊。

老赵也不耽误,当即带着她钻进了里屋。

肖彩霞躺上病床,很快就脱掉衣服,露出了雪白无暇的上半身。

望着那具充满活力的身体,老赵的魂都飞了,他顾不上去带手套,两手直接抓住了那对儿饱满圆润。

浑圆而富有弹性的手感,霎间让老赵口干舌燥,他一个劲儿的搓揉着,好不过瘾。

被老赵一摸,肖彩霞感到脸颊发烫,娇躯发软,她不自然的扭动纤腰,两条大长腿来回交叠,在床单上蹭来蹭去。

“嗯嗯……赵叔叔……检查出来了吗?”

感到浑身不自在,肖彩霞吞吞吐吐的问道。

这会儿的老赵,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流口水,哪里肯轻易放过?

他急忙说道,“还没啊,你先别说话,叔叔在诊断呢。”

闻言,肖彩霞信以为真,只好闭上双眼,收敛心绪,不再多嘴。

见到肖彩霞如此乖巧懂事,老赵一时情欲攻心,俯身埋头下去!

“嗯哼!”

当老赵下颚的胡茬在肖彩霞胸前摩挲时,肖彩霞像过了电似的嘤咛起来。

“嗯啊……好痒呀赵……叔叔……”

感受到肖彩霞滑嫩的肌肤,沁人心扉的处子之香扑鼻而来,老赵直吞口水,小腹像火烤一般灼热,那里反应更大了。

此时又听到肖彩霞销魂的叫声,老赵越发猴急了,他急声道,“忍住啊,叔叔正在寻找病灶啊!”

“嗯嗯……那你快……快一点……人家好痒好痒……”肖彩霞微眯眼睑,娇喘吁吁的说。

“别担心,叔叔已经有头绪了,千万不要乱动啊。”

老赵说着,便温柔地亲吻起来。

“嗯哼……嗯啊……”

肖彩霞只感浑身痉挛,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袭满心头,喉咙里发出悦耳的轻吟。

“痒吗?这边怎么样?”

老赵狠狠地吸了两口,又把头转过来,贪婪地亲吻着。

“哦哦……痒……好痒……”

肖彩霞俏脸血红,双眸迷离,两只小手在老赵的后背上胡乱抓着。

“嗯啊!嗯哼!赵……叔叔……我受……受不了了……”

肖彩霞痛苦的轻吟着,心里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咬,火热的腿间早已有了不小的反应。

此情此景,老赵彻底失控了,他腾出一只手来,缓缓褪掉肖彩霞的小裤,如狼似虎的说道,“丫头,叔叔这就来给你治疗啊!”

说完,老赵就褪去裤子,对着肖彩霞的那里,用力一挺……

由于老赵是站在病床边上,他扳过肖彩霞的娇躯,将她的两条大长腿,分别架在肩膀上,挺起胯间的大家伙,就往肖彩霞的腿间长驱直入。

刚戳到一大片湿润,肖彩霞就条件反射的蜷缩身体,弄得老赵扑了个空!

“啊,赵叔叔,你,你要干嘛?!”

发现老赵光着屁股,下面还竖起一根大玩意儿,肖彩霞惊诧不已。

这会儿,老赵已经被浴火冲昏了头,他一骨碌爬上病床,压住肖彩霞柔软的娇躯,低吼道,“叔叔给你治病呢,你要配合啊!”

见老赵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原本就担忧病情的肖彩霞,此时更加惶恐了,她小声嗫嚅道,“那你说我这是得了什么病呀?”

在压住肖彩霞后,老赵并没有闲下来,他反复搓揉着那对儿饱满圆润,这具散发青春活力气息的胴体,就像鸦片一样令人着迷,简直让他爱不释手。

因此,老赵哪里还有闲情雅致去糊弄肖彩霞,他没好气道,“你到底还治不治啊?”

闻言,肖彩霞像小鸡逐米似的点着头,应声道,“我治,我治!”

见肖彩霞妥协,老赵再无丝毫顾忌,他一边搓揉着那对儿饱满圆润,一边伸出舌头舔舐着两颗凸起的粉点,嘴中嘟嚷着,“叔叔继续了啊,你别乱动哈。”

被老赵这么一弄,肖彩霞小脸红晕,巨痒钻心,她醉眼朦胧的呢喃道,“嗯嗯,好好,赵叔叔,我,我不动……”

也难怪,肖彩霞长这么大,并未有过这种感觉,虽然十分疑惑,但内心深处却隐隐有些好奇,甚至莫名的渴望。

更何况,她在男女之事上,又是一张白纸,所以被老赵侵犯,仍然蒙在鼓里。

而老赵就不同了,身为医生的他,自然知道这是在挂羊头卖狗肉,因此,面对天真无邪的肖彩霞,他简直刺激到不行!

虽然已经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但老赵如今也是宝刀未老,反而像沉寂许久的火山蓄势待发,一时间,可谓施展出浑身解数。

要知道,老赵当年可是醉卧花丛,撩术超群,比一般的男人更懂得调情。

所以,未经人事的肖彩霞,又怎么抵挡得住呢?

很快,在老赵的拨弄下,肖彩霞体内的快感就凝聚成一股狂风骤雨,袭满全身。

她渐渐地迷失自我,灵魂深处最原始的欲望,喷薄而出!

“嗯哼……赵叔叔……我……我受……受不了了……”

此时的肖彩霞,双手在老赵的后背上胡乱抓着,红艳的小嘴吐气如兰,娇喘吁吁。

见时机已到,老赵内心狂吼一声,分开肖彩霞的双腿,握住胯间的那玩意儿,就朝里面挺身而进!

刚触碰到那片温热的湿润,两个人的身体皆是一颤,肖彩霞更是呻吟出声,“哦哦,赵叔叔,好痛哦……”

“忍忍啊,别怕,一会儿就舒服了!”

老赵连声说道,同时急忙调整身姿,由于刚才太过猛烈,未经开发的肖彩霞又相当紧致,老赵并没有得逞,只是牢牢地抵在了大腿根部。

接下来,他得先慢慢地进入!

刚握住家伙开始摩擦,外边就响起了一道叫喊声,“赵医生,在不在呀?”

听到声音,老赵吓得身下一软,整个人像弹簧似的跳下病床,提上了裤子,他嘱咐肖彩霞穿好衣服,自个儿先出去看看。

原来是社区的苏会计又来了。

苏会计真名叫苏婉晴,因在社区负责财务工作,大家都爱叫她苏会计。

苏婉晴年龄约莫三十岁,打扮很洋气,身材特丰满,是个十足的风韵小少妇。

老赵每次看到她,总爱多瞅上几眼,然而,仅仅只是过眼瘾,却不敢有非分之想,毕竟,苏婉晴已为人妻,更何况她的丈夫,也不是个善茬。

这会儿,苏婉晴见老赵从里屋出来,眉眼带笑的上前说道,“赵医生,我还以为你不在呢,来,快收下!”

老赵见苏婉晴递上一只菜篮子,不禁纳闷道,“我刚给人看病,你这是?”

苏婉晴妩媚一笑,拍了拍老赵结实的胸膛,说,“我来感谢你呀,昨天我儿子可多亏了你!这是我专程托人给你带的农家土鸡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