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能把下面弄湿的小说:女女同性纯肉小说

时间:2020-05-21 09:01:14

那手感,跟嫩豆腐似的,像水一样滑腻。

尤其手把手教姚诗晴挂挡,老王收回手腕时,故作不经意擦过姚诗晴身前时,才发现,小妮子居然连内衣都没穿。

当时老王就激动了,差点没有控制住自己。

可除了那天之外,接下来的日子,老王再也没有跟姚诗晴独处的机会。

不过老王没想到,中秋放假,姚诗晴竟然主动给他打来电话。

文学

“王教练,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想晚上过来练车。”

“行啊,需要我过去接你吗?”老王挺激动,声音都有些颤抖。

姚诗晴在电话那头说:“不用,我已经到驾校了,可怎么没看到教练您呢?”

“哦,我刚回家吃饭,你等我会儿,我马上就到!”

老王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生怕姚诗晴说不用了,今天不学了的话。

老王家离着驾校不远,中秋放假了,加上现在都已经晚上八点多了,驾校根本没人。

不过这正好,老王有驾校的钥匙,想着待会儿跟姚诗晴独处,老王就觉得身子有些发热。

几分钟功夫,老王就开车到了驾校门口,刚下车就看到姚诗晴等在门口朝他招手。

“王教练,驾校门都关了,要不今天就别练了,麻烦你还跑一趟。”

“没事儿,我这儿正好有钥匙,走,咱们进去!”

瞅着姚诗晴胸口,还有那完美妖娆的身材,老王立刻有了反应,心里好像有一把火在燃烧升腾。

老王哪有放她走的道理,几下把门打开,殷勤的请姚诗晴进去。

“哎呀,太好了,就我跟教练你,这下我就能好好练车了。”

姚诗晴看到门打开了,整个人欢呼雀跃起来,胸前不断顺时针,逆时针晃荡着,把老王的眼睛都给晃花了。

坐进车里,靠得更近,明亮车灯下,老王看得更加清楚,更是闻到一股幽香朝着他鼻子里钻,瞬间有了反应。

他感觉心里有一团火在燃烧,呼吸变的急促起来,想要立刻扑上去。

瞅着姚诗晴朝自己看过来,老王生怕被发现,赶紧大声打岔道:“先系安全啊你!”

“啊,是,对不起教练。”姚诗晴吐吐舌头,赶紧系上安全带。

老王忍不住又瞅了眼姚诗晴前面,用力咽下一口口水。

姚诗晴T恤被安全带勒得更紧,胸前变得更加明显,老王的眼珠子都看的快瞪出来了。

“啊!”终于发现异样的姚诗晴,看到老王的眼神,惊羞交加之下,轻叫了一声。

老王赶紧转移视线,一本正经发号施令起来:“开始吧。”

姚诗晴大眼睛看着老王,粉脸红彤彤的,却没有任何动作。

老半天,她才支支吾吾说道:“王教练,怎么开始?”

“开始……”饶是老王都有点晕,被姚诗晴震惊到了。

“这都学了快一个月了,怎么开始你都不会吗?”

“我,我每天,每天都很认真的,可,可……”

瞅着姚诗晴急得都结巴的样子,老王一下就明白过来。

这一个月里,他带的学员里面,好几个给姚诗晴献殷勤的,经常缠着姚诗晴聊天。

姚诗晴似乎也挺享受这种感觉,但她这样每天来驾校学车,跟没学也没分别。

马上就要考科目二了,估计这丫头才反应过来,自己啥都不会,才让老王有了机会。

“你这进度有点慢啊!马上就考试了,必须得抓紧了,那今天就多练练!”

老王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姚诗晴喜出望外。

“谢谢教练,您真是太好了,我这次科目二要是过了,一定好好谢谢你!”

姚诗晴高兴起来就有点忘形,一把扶住老王的胳膊。

这都打光棍多少年了,老王这还是头一回被女孩主动抱住胳膊,心情一下就激动起来。

但老王到底知道心急吃不到热豆腐,该装还是会装。

“甭跟我客气,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来吧,咱们从头来,就挂挡开始吧,踩住离合!”

姚诗晴听老王这么一说,心情终于放松下来,可这放松就出了乱子,油门跟离合都踩了。

“松开,停,你踩油门干嘛?嗨,你放开啊!”

“啊……”

姚诗晴吓得花容失色,刚刚车子嗖一下就蹿了出去,差点没撞上围墙。

得亏老王情急之下,一把搬开了姚诗晴踩死的双脚,两人才没事。

惊魂之下,姚诗晴脑子里一片空白,对眼前一切都像是看不到一样。

而老王到底是老江湖,很快就镇定下来,马上感觉到自己所处的位置有点暧昧。

刚刚因为情急,老王从副驾驶直接伸过身子用力搬开姚诗晴的腿,才没让悲剧发生。

可正因为这样,老王此刻半截身子,都压在了姚诗晴的身前,一只手还伸进了姚诗晴双腿中间,直到此刻都没能拿出来……

“教练,你……”姚诗晴面色红润,脸上有些娇羞。

她刚才因为紧张,下意识夹紧了双腿,老王的手就被夹在中间,瞬间就让她有了异样的反应。

她下意识地扭了扭,可毕竟车厢里空间太小,仍然无法摆脱老王的那只手。

老王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了问题,心里忍不住暗爽,故意装作不小心伸出手指动了动……

“啊!”姚诗晴特别敏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发出一声轻呼,眼睛竟然迷离起来,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可老王的手就像是有魔力似的,竟让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舒服。

老王看她面色潮红的样子,愈发大胆,正准备有下一步动作,这时候保安却过来坏了他的好事。

“老王,没事吧?”保安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满脸风霜的样子看起来比老王老多了。

“没事就好,注意点别撞坏东西了。”保安过来看了一眼,嘱咐了一句就回去了。

这时候姚诗晴已经恢复正常,脸上虽然有红晕,可也没有刚才那种感觉了。

老王心里暗叫可惜,但他毕竟是过来人,知道这种事情急不来,假装淡定地说:“看来你还是要多练练啊,离合油门都分不清,还咋考试。”

“对不起哦教练,我……我下次不会了……”姚诗晴似乎有些紧张,吐了吐舌头,后怕般的拍了拍大胸脯,晃动下差点晃瞎了老王的脸。

“恩,挂倒档退回去吧,记住别再踩错了。”老王一边用余光偷瞄着她的胸,一边淡定地说。

在老王的耐心指导下,姚诗晴总算走上了正轨,这回倒是没出什么差错。

不过老王却注意到她的方向感不是很好,特别是在倒车入库这里,每一次要么后轮压线,要么前轮压,一个晚上就没一次正常过。

这一次,姚诗晴倒是把车子驶正了,可她离合松得太快,速度没控制好,车尾差点撞安全杆上了。

“跟你说多少遍了,踩离合要稳,速度一定要慢下来,你搞什么!”老王有些不耐烦,语气不太好,吓得姚诗晴都快哭了。

“教练我……”姚诗晴看到老王发脾气,急得快哭了,满脸沮丧和懊悔,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老王一看她这样,瞬间就心软了,叹了口气道:“哎,真拿你没办法。”

“马上就要考试了,留给你的时间不多,按照普通方法学肯定来不及了。”老王一副可惜的样子,说完后偷瞄了她一眼,姚诗晴果然着急了。

“那可怎么办啊,教练你一定要帮帮我。”姚诗晴着急地说,“只要你能帮我,我以后一定好好感谢你。”

老王摆了摆手,一副风骨正气的态度:“我倒是有个俗称的法子,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了。”

“愿意,我愿意,只要能学好我都愿意!”姚诗晴迫不及待地点头,满脸期待,根本不知道已经落入老王的圈套,“到底是什么方法,教练你快说吧。”

“你坐在我身上,我抓着你的手握方向盘,这样你就可以通过我的经验来感受车的方向感了。”老王一本正经的样子,“当然,你要是觉得不太方便那就算了。”

“我……”姚诗晴觉得有些难为情,犹豫了一下,可一想到马上就要考试,只好咬了咬牙豁出去了,“教练我愿意!”

她特意看了一眼老王的眼神,发现他的目光很正常,似乎没有半点别的意思,这才松了口气。

心里想着:看来是我多想了,教练都这么大年纪了,哪还会往那方面想,他真是个好人。

姚诗晴心里有些感激,觉得教练对自己太好了,刚才还怀疑他,心里满是愧疚。

“那就开始吧。”老王心里爽翻天了,表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

在他的指示下,他坐上了驾驶位置,姚诗晴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当姚诗晴坐上他大腿的那一刻,一股女孩子的清香瞬间扑鼻而来,那挺翘的美臀,摩擦带来的感觉,瞬间就让他反应更强烈了。

老王似乎还觉得不过瘾,又说道:“安全带系上,不管考试还是以后自己开车,安全都是最重要的。”

“嗯。”姚诗晴觉得教练说得很有道理,也没多想,刚扣上了安全带她就后悔了。

原来,座位上坐着两个人,安全带一下子把俩人紧紧地勒住,让他们身体来了个亲密接触,姚诗晴一屁股坐上了老王的身上,感觉老王那里后,她脸瞬间红了。

“教练,好像有点紧了…”姚诗晴红着脸说,声音轻的跟蚊子似的。

“噢,我帮你松松。”老王心里暗笑,伸手拉了拉安全带,还故意经过她的胸前,不停的摩擦。

如此亲密的身体接触,让姚诗晴觉得很不适应,身体像弓箭一样紧绷着。

“放轻松,手在方向盘,注意看两边后视镜。”老王心里爽翻天了,恨不得双手抱住那小蛮腰,当场扑倒。

他让姚诗晴把手放在方向盘上,抓住那双白皙嫩滑的小手,开始倒车入库。

期间在变换档位的时候,他还故意装作不小心从姚诗晴的大腿上划过,短暂接触的那种手感让他美滋滋。

每次车子倒入库内,老王都故意踩几脚刹车,惯性带来的冲撞都让姚诗晴的身体跟他紧密摩擦,那亲密的感觉让他差点把持不住。

“哎……教练快停下来,我的鞋卡住了。”姚诗晴忽然叫停,原来是她的脚不小心卡在了离合器的位置上,难以拔出来。

老王闻言,担心会压坏她的脚,连忙踩了个急刹车,车子骤然停下,巨大惯性带来的冲击,让姚诗晴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帐篷上。

最要命的是她穿着小短裙,刚才的冲击让她紧密的双腿间松开了,老王那支起的柱子好巧不好地捅进了缝里。

这回可真是巧了。

姚诗晴那单薄的短裙,如何挡得住老王的柱子,这中间仅隔了一层薄纱,那种快感令老王差点没忍住。

“啊,教练……恩,嗯哼……”姚诗晴惊叫一声,满脸涨红,那种摩擦带来的感觉,竟是让她一下子沦陷了。

少女未经人事的她,哪里试过这么的感觉,当场有了反应,浑身瘫软。

羞死人了,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姚诗晴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闻着空气中的腥骚味,她恨不得马上逃离这里。

但那种感觉,却她忍不住的扭了扭屁股,在细碎的声音中,夹紧了双腿,让老王的反应更大!

老话说的好,玫瑰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要是能跟这妹纸来一次,就算让老王死一回都值了。

这一瞬间,老王也感觉浑身都被点燃了一般,他身体一挺,狠狠的冲了过去……

“教练,你能不能让,让我起来……”姚诗晴娇吟一声。

她刚才居然会有那种羞人的感觉,这让她立马清醒过来,松开安全带就要挣脱。

真是要死了,她刚才居然差点让教练弄进去了。一想到这里,姚诗晴就觉得十分难为情。

老王似乎也知道不能玩过火,这才轻笑一声,松开搂住姚诗晴的双手,让她起身。

“诗晴你没事吧?”老王关心道,心里却一阵坏笑。

姚诗晴红着脸说:“我没事,教练,刚才发生的事情你可一定不能跟别人说……要不然我,我就真的见不得人了……”

她说得着急,低着头,声音颤抖。

老王笑了笑,信誓旦旦地说道:“放心吧,打死我也不会说的!”

姚诗晴闻言这才放下心来。

经过刚才那件事之后,老王也知道不能继续玩了,必须得拿出点真本事,才能让姚诗晴死心塌地地跟自己练车。

在老王手把手的教导下,姚诗晴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其实她学东西挺快的,只是平时实践机会太少,又没用心学车。

又加上第一次跟教练单独学车,心里紧张,才会状况频出。

一来二去之下,姚诗晴渐渐跟老王熟了起来,人心态一轻松,学习自然就快了。

随着时间过去,姚诗晴已经大概能够单独完成倒车入库了,虽然偶尔会停得不太正,但比起之前实在是好太多了。

照这样练下去,用不了几天她就能学会了。

感觉到自己的开车技术得到巨大提升,姚诗晴显得很兴奋,对老王愈发信赖了,学得愈发认真。

练了一个晚上,姚诗晴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再晚可就要门禁了,提出要回学校。

老王有些不舍,可也知道大学生是有门禁的,只好开车把姚诗晴送了回去。

这一次姚诗晴坐在后排座位,一路上老王通过后视镜,不断地偷看着她胸前,每一次车里摇晃,都能看到那雪白浪花在晃荡,看得老王眉飞色舞。

老王吞了吞口水,忍不住幻想,这么漂亮的女大学生,到现在居然还是个雏,要是自己哪天真能有幸把她睡了,那简直是天降艳福。

来到了学校大门,老王稳当地把车好,姚诗晴回过神来,对老王感激地说:“教练,今晚真是谢谢你了。”

“甭客气,应该的。”老王摆了摆手,说道。

“教练,我以后还能晚上找你练车吗?”姚诗晴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她今晚尝到了单独练车的甜头,比起白天的效果好多了,心里有些期待。

老王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可是大好事,反正他一个孤家寡人,大晚上的也没啥事干,有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陪着,何乐不为?

“行,以后要练车就给我打电话。”老王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太好了,教练你真是个好人!”姚诗晴感激,再次道谢后这才推门下车。

望着姚诗晴扭着挺翘圆润和性感大长腿的背影,老王心里忍不住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娘的,老子非得找机会把这姑娘给睡了,要不然这些年可就白活了。

这么想着,他开车回家这一路上,闻着车厢里还余留着姚诗晴身上的淡淡芬芳,心里忍不住有些空落落的。

奶奶的,老子好久没弄过女人了……

老王骂了一句,停好车,走上了他租的普通公寓。

这些年他一直是一个人,也就没买房子,工资全都用在吃喝上了,日子倒也过得挺潇洒。

租的这个公寓,地段还算不错,价格也不贵,像老王住的那种单间,一个月也才八百块钱。

房东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丈夫又常年外地出差,想必早就饥渴难耐了。

这一点老王从房东盯着自己的眼神里就看出来了,那目光跟恨不得把自己吞下去似的。

要说老王,年轻时候长得还挺英俊的,那会儿留了个三七分,人称翻版德华,照片至今还挂在墙上。

即便现在上了年纪,可他经常锻炼,身材还不错,看起来也不显老,反而多了成熟的韵味。

这种年纪的男人,在那些少妇什么的看来是最有魅力的了。成熟稳重,又会玩,还经验丰富。

房东早就看上了老王,时常对他抛媚眼,甚至是几经暗示,可都被老王装昏扮傻糊弄过去了。

他刚掏出钥匙要开门,就看到房东穿着一条白色睡裙站在门口等着他。

“王哥,你可算回来了,人家都等你一天了呢。”少妇一脸娇媚,满脸春风荡漾的样子。

老王看到她的时候,瞬间傻眼了。

好家伙,这娘们是真大胆,居然穿了一条透明的睡裙,还没穿内衣,里面那凸出和雪白,隐约可见。

虽然这老娘们没姚诗晴那么年轻,也没她那样好看,可如此大感性感的打扮,还是让老王起了反应。

奶奶的,这女人一看就欲火焚身,老子说不定要让她榨干了。不知怎的,老王心里就冒出了这个念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呃,你找我有事吗?”

老王想了想,还是问道。

房东似乎知道老王一直在偷瞄她,也不介意,反而故意抖了抖胸,媚笑道:“王哥,我记得你会修马桶吧,人家房间里的马桶堵住了。”

就知道没好事,特么的修马桶这种脏活累活就想起自己了。

老王心里暗骂了一句,但毕竟人家是自己的房东,也不好拒绝,点了点头答应了:“那我跟你去看看吧。”

“咯咯,那可真是太好了。”房东笑得花枝乱颤,扭着腰回屋里给老王开门。

进了屋子,老王果然发现房东家的马桶坏了,估计都堵住大半天了,屋子里散发着阵阵酸爽的芬芳……

老王耸了耸鼻子,让房东打开水龙头,又在她家里拿了些工具,开始修起了马桶。

早些年老王当过建筑工,修过电器,也给人通过下水道,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生活技能丰富,远不是那些小年轻可比的。

他修起马桶还真是有模有样,看他专注的样子,房东看得心花怒放。

这样成熟有味道的男人,可比自己那一年在家没呆几天的丈夫好多了。

“搞定了!”

没多久,老王就起身了,站起身的时候,身上都被汗水打湿了,穿着个大白背心都成了透明。

秋老虎刚过,天气依旧闷热,他才干了多久活,就已经汗如雨下。

“太感谢你了王哥,坐下来喝杯水吧。”房东媚笑着说,给老王倒了杯水。

看到他身上湿透了,又说道,“哎呀真是麻烦你了,要不你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洗洗吧。”

“脱衣服?”

老王愣了愣,他倒是没想到这娘们这么大胆,居然让他脱衣服,那他还穿啥?

“这有啥,别不好意思,我洗两下再用烘干机吹一吹就干了。”房东笑道,生怕老王不答应,又劝,“王哥你看你,身边也没个女人照顾,以后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来找我嘛。”

她特意强调了“需要”这个字眼,还不忘朝着老王抛媚眼,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呃……不用了吧。”老王有些呆了。

“哎呀,跟我你还客气啥呢。”房东不由分说,上来就要脱掉老王的衣服,把老王吓了一跳。

他可没想到这老娘们这么直接,一番推辞,没想到两人身体却来了个亲密接触。

更让他震惊的是,房东居然抓着他的手直接放在自己的大胸脯上面了,扭动着丰腴的身躯,娇滴滴地道:“王哥,人家好寂寞呢……”

“老妹,你这是干啥!”老王吓了一跳,连忙抽回手,没想到房东上来就把他给抱住了,不断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王哥,你看你这些年身边也没个女人,难道你就没有需求吗?正好人家也有些寂寞,我们互相满足一下不好吗?”房东娇喘着说,居然开始自摸了。

老王也是老当益壮,被她这么一搞,当场就有了反应,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

谁知道房东眼儿尖,一把就抓住了裤裆的小兄弟,媚笑道:“王哥你看你,小老弟都不老实了呢。”

被她这么一弄,老王差点就把持不住了,正想扑上去的时候,脑海里却想起了姚诗晴的样子。

一想到姚诗晴青春靓丽的美貌,再对比这徐娘半老的房东,老王顿时就没了兴趣。

“不好意思啊老妹儿,我有女朋友了,以后还是别这样了……”老王推开了她,说道。

“我咋没见过?别开玩笑了老王,你都这把年纪了还有女的看上你?”房东满脸不屑。

情急之下,老王掏出了手机,给她看了一张姚诗晴的照片,炫耀道:“瞧见没,这就是我女朋友,多漂亮啊!”

“切!”房东不屑撇嘴,冷笑道,“你随便在网上下载的图片吧?这么年轻好看的姑娘能看上你?你怕是得了失心疯吧!”

老王懒得跟她争论,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我懒得跟你说,爱信不信!”

“呵,就你现在这幅模样,要钱没钱,哪个姑娘会看上你?除非是瞎了眼了!”房东说。

老王顿时急了起来,“你瞧不起老子,不代表别人跟你一样,省省心吧老妹儿,老子不会跟你做那种事的!”

说完他就开溜了,可不想继续跟这娘们吵起来。

“我说老王,你最近是脑子烧坏了吧?我可把话放这儿了,你自己不把握机会,以后可别想求着爬上老娘的床!”

回到屋子里,把门关上,还能听到房东气急败坏地在屋外吼着,这让老王有些心烦意乱。

实际上房东的话算是真戳到他心窝子里去了,他现在年纪又大,又没钱,哪个姑娘能看上自己?他心里还真没底儿。

难道自己真要就这么单着过完一辈子吗?

想到这,老王不禁变得忧心忡忡起来,脑海里不断地回想起姚诗晴一颦一笑的样子,心里痒痒的。

他奶奶的,老子还就不信了,活了这么多年,难道连个小姑娘都拿不下么?

他骂了一句,心情有些郁闷,出门买了瓶酒,回到家才发现把钱包给弄丢了。

这会儿已经是半夜三更,老王暗骂了一句倒霉,走回去找钱包,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流浪汉。

“哥们,你丢钱包了?”流浪汉头发跟个鸟窝似的,抬头看了老王一眼。

“是,大兄弟你瞧见我钱包了?”老王激动,连忙点头,也不嫌他脏,凑过来问道。

“以后注意点,世道乱着呢,可不是谁都跟我这么好心。”流浪汉问了他几个问题,才把钱包还给他。

老王心里感激,掏出了两百块,可没想到流浪汉却不接。

“想报恩?”流浪汉不屑撇嘴,“阴历初七那天到马王山来找我。”

阴历初七,那可不就是三天之后嘛,老王心里想着,这流浪汉还真装上了,以为自己是啥世外高人不成?

他表面上答应,内心根本没想去找他。走回去的时候才猛然想起,马王山那里可不就是出了名的乱葬岗嘛?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当场就把老王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回过头望去,却发现刚才流浪汉呆的地方,哪还有半个人影?

“他娘的,该不会真撞鬼了吧?”

老王心里暗叫,快步回家。

第二天,老王一大早就来驾校上班了,当教练这么多年,他还真少这么积极过。

可让他感到郁闷的是,姚诗晴居然没来学车。看着班上两个男学员,老王心里那叫一个气。

老王就跟被迎头淋了一桶冷水似的,对着这两个小兔崽子,也提不起教车的劲儿,让他们自由练习去了。

到了下午的时候,情况倒是有点改观,来了个女学员,年纪倒是不大,长相那可不敢恭维,就跟一坨大肥肉似的。

又加上天气闷热,老王愈发提不起兴趣了,整天都是懒洋洋,没啥心思教他们。

他觉得自己这是得了魔怔了,一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姚诗晴的画面,总把他搞得心里痒痒的,拿起手机给姚诗晴打个电话又觉得不好,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放兜里了。

就这么郁闷地过了一天,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时间,悻悻地回到家,又遇见房东那老娘们,还不忘挖苦他:“哎呀老王,咋又是一个人回家,你那年轻的小女朋友呢?不带回来让我瞧瞧?”

老王心里那叫一个气,嘴硬道:“去你的,你以为人家大学生跟你一样整天闲着没事干呢?”

房东一点也没生气,反而朝他抛媚眼,眨了眨眼睛道:“那可不,俺这不只是没事干,关键是没男人干呢!”

看她那跟饿了好几年的老虎似的模样,老王顿时就打了个寒颤,赶紧开门把房门给关上了。

有时候他觉得房东这娘们太疯狂了,指不定哪天逼急了直接上门来把自己强上了,都不是没可能。

他心里顿时有些后悔,当初租房子的时候,看见房东那风骚的模样,心里还幻想着哪天能遇着点艳福,可他这会儿全没心思,净想着姚诗晴了。

说来也是够巧,正当此时,他电话就响了,是姚诗晴打过来的。

这时候都九点多了,这姑娘还给自己打电话?难不成想约自己去开个房啥的?

老王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赶紧按下了接听键,心里还有些按奈不住的激动。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