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四女深喉口爆小说:要了双胞胎校花第一次

时间:2020-05-21 09:01:11

叮铃铃!

突然一阵铃声响起,我浑身一个激灵,猛地清醒过来,同时我也发现林荫脸色一腾地一下红了!

我急忙起身抱着她,将她放在一旁,然后慌张的近乎是逃跑一样的跑到了餐桌那边,我的手机还在一阵阵叫唤,我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恼怒还是庆幸。

如果我现在照镜子,一定会看到自己纠结的表情。

拿起电话一看,我彻底冷静了,电话是徐姐打来的,她是我的部门主管,这批产品出厂后不断出事,这次终于确定没问题了,已经出售一批了,怎么她还要这么晚打电话呢?

突然我想起林荫用那我带回来的产品卡住的事情,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接起电话后徐姐的吼声传来:“快给我滚过来!这就是你们保证不会有问题的吗?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吗?快给我来公司!”

文学

我急忙点头说没问题,我这就去,虽然已经晚上九点多,可是我没什么理由不去,显然,出事了。

我回头看向林荫,她的脸色还红红的,原本在看着我,见我转头看她,她立刻扭过头去,那娇羞的模样惹人疼惜。

我说林荫你洗个澡就早点睡,我要去公司一趟,林荫点点头要我路上小心。

我回房间换了身衣服,拿上手机钱包就出门了。

路上,我想到刚刚和林荫那一段时间的迷乱,心还砰砰砰直跳。

任何一个男人在那一瞬间,都会控制不住,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甩甩头,我不在想那么多,将思绪转回手头,徐姐这么生气,那么事情不会小了。

果然,当我到了公司,我们研发部的人都在,而主管徐敏却不在,同事跟我说徐敏被黄云翔叫道经理室了。

我听着同事们的交谈也明白出事了,新产品被投诉了,而且还不是少数投诉,这就完全是我们研发部的责任了,想来早就对徐敏有意思却被徐敏一再拒绝的经理黄云翔,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没等多久,我就看到徐敏冷着脸回到了办公区,我们一群人都站了起来。

徐敏开口说道:“接下来一个月,我会暂时去销售部,研发部有事情给我发邮件。”

说完,徐敏看向我,说道:“李成阳,这一个月你跟我一起去销售部,暂时做销售工作。”

“什么?”我一下愣住了,有点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刘敏是个大美人,听说已经四十岁了,可是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皱纹,反而将她的青涩抹掉,剩下了一身的成熟风韵。

只是她平日都是一副冷脸,生人勿进的模样让她在公司没有什么朋友,一些想要追求她的男人也被她毫不知委婉的当面拒绝,经理黄云翔就是其中之一。

我不知道为什么徐敏要去销售部,更不明白为什么我也要跟着去,她离开时我就跟了出去。

徐敏显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就出奇的解释了一下,大体情况就是这次她怀疑不是产品的问题,而是黄云翔对她的刁难,就是想把她挤走。

毕竟,产品出问题,那么研发部难辞其咎,如果上报到了总公司那边,她多半是要走了,但她不甘心,所以就想去做一个月销售,想跟踪这些消费者的使用态度,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

我十分理解徐敏的心里,可是,为什么我也要去呢?

我问出自己的疑惑,徐敏道:“我一个女人怎么拉下脸卖这东西,当然你卖,我跟着你,还有,给你一天假期处理私事,后天去销售部报道,这一个月不准请假。”

我就感觉心里一阵无奈,可是再想说话,徐敏已经走进停车场,我追上去,就只看到她的马六车尾灯。

独自走在街道上我觉得自己的前途堪忧,不过我倒是觉得徐敏或许是想多了,毕竟,林荫用了那个振动棒就卡住了,说不定真的是产品有问题。

回到家里看到林荫的房间灯已经关了,我疲惫的洗了澡就早早睡下。

翌日,我破天荒的睡到了八点半,想着林荫和莹莹应该早就上学走了,我起床就穿着内裤走出房间了。

可是当我来到客厅,我一下愣住了,就见莹莹竟然穿着睡裙在打扫卫生!

“成阳哥你醒了,我去给你端早餐!”莹莹朝我嫣然一笑,扭着纤腰就走进了厨房。

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急忙回到房间将睡衣穿上,在走出来,就看到餐桌上摆着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包子,还有一碗绿豆粥,以及两样小咸菜。

我想到昨晚的事情,尴尬的笑了一下就去洗漱了,出来坐在餐桌旁,莹莹也走了过来,她帮我拿了碗筷,然后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笑靥如花的看着我。

被她这样看着我多少有点不自在,看了一眼没见到林荫,就问她怎么没去学校。

莹莹说她上午没课,就留下帮我打扫房间了,说今晚林荫还会过来睡。

她还穿着睡裙,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她胸前白花花的一片,顿时再次想到昨晚我抱着她,她那副诱人的模样了,下面不知不觉就支起了帐篷。

莹莹仿若未觉,为我将绿豆粥端到面前,然后将上半身都凑过来,说道:“绿豆粥可以去火,成阳哥好像火气很大呀!”

我被她调笑本来也没什么,可是我突然感觉什么东西被握住了!

林荫和我聊了两句就回房间了,我想要让她帮我关门都没来得及。

不过此刻我也没有别的时间了,整个脑子都在享受被窝里那只妖精的伺候。

这种感觉多长时间没经历过了,我都忘了,以前和妻子也没时长这么玩,没想到今天莹莹会带给我这个惊喜。

我脑袋在外面,手则是在里面摸到了莹莹的胸,我感觉到莹莹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就再次开始了,她的手法很生疏,牙齿偶尔会碰到我,每次都会疼一下,可是我却一点没觉得不舒服。

相反,这种发自内心的取悦,让我很感动,我看到林荫关上房门后立刻掀开被子让莹莹停下,然后下床快速关好门。

关上门,我拉过莹莹用力的吻了上去,莹莹被我亲的双颊绯红,闭上眼睛搂住我的脖子,我压住她,不断的亲吻,一直将她吻的快要窒息,我才放开。

莹莹笑脸羞红,却是笑着看向我,我则是刮了一下她秀气的鼻子,说道:“你这个小白兔要成精吗!”

莹莹也是笑了,说大灰狼都成精了,就不许小白兔变妖精吗!

我已经彻底忍不了了,我翻身就压在她身上,但想到林荫在隔壁,我又很快下来了,莹莹看我这样,不解的问我怎么了。

我紧紧抱住她,说道:“这次不行了,我要给你一个完美的第一次,林荫在家,我们都放不开,再找时间,我一定让你快快乐乐的!”

莹莹俏脸一下红了,然后将脸贴在我胸口,细弱蚊蝇的说道:“谢谢你成阳哥,我好幸福。”

我心里暗道真是个傻丫头,不过我这样也是在难受,虽然不能现在要了她,可是却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来释放。

我低声道:“刚刚还不错,要不要再试试!”

莹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红着脸妩媚异常的瞪了我一眼,这一眼那种风情真的让我差点该注意现在就吃了她。

小妮子感觉到我眼神的炙热,急忙钻入被窝,很快,我就再次享受到了莹莹的生疏的特别待遇。

我眯着眼睛一边享受,一边低声指挥着她,告诉她该怎么做才会让我更舒服,这丫头还真是好,完全按照我说的做,很快就有些驾轻就熟的感觉了。

自然,我得到的享受也升级了。

本来享受的好好的,可是林荫又来了,这个妹妹真的让我哭笑不得,她进来都不敲门,直接闯进来,然后焦急的问道:“姐夫,你知道莹莹去哪了吗?她衣服都在,人却不见了,我里里外外都找了,她不见了!”

我哭笑不得,难道我还能说莹莹大早上不知是的诱惑你姐夫,现在被我压在被窝里调教吗!

我只能笑着说道:“莹莹出去了,跟我说了,似乎有点急事,很快就回来,没事,你放心吧。”

我以为这么说可以了,但林荫依旧很是着急的说道:“可是她的手机钱包都没带走,她有什么急事呀,不行,我要出去找找!”

“小荫……”

我没说完话,林荫已经风风火火的离开了,我听到关门的声音,苦笑着再次掀开被子。

脸色红红的莹莹抬起头,她抬起头看向我,我突然发现莹莹表情不对,急忙道:“怎么了?不喜欢这样做吗?那我们不……”

“成阳哥!”莹莹突然扑到我怀里,搂着我低低的哭泣起来。

我不明所以,急忙安慰,莹莹却说她对不起林荫,她知道林荫喜欢我,但是她也喜欢我,她觉得这是在和最好的朋友争抢,她听到林荫刚刚的话了。

这让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小姐妹的事情,却让我夹在了中间,我只能搂着这丫头,轻拍她光洁的后背。

突然莹莹抬头看向我,那眼神让我心里毛毛的,她说道:“成阳哥,要不,要不你也要了小荫吧,她……”

“打住!”我急忙制止她继续说下去,我自己都剪不断理还乱,根本不敢和她说这些。

如果我真那么禽兽,昨晚我也不会悬崖勒马了,一个电话怎么可能让一个男人在那种情况下停下,我是真的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莹莹不说话了,但幽怨的看着我,那表情分明是说在埋怨我为什么不两个都收了,可是,我有苦说不出,如果可以,哪个男人会放弃齐人之福呢。

我搂过莹莹,转移话题道:“你快起来穿好衣服,然后给林荫打电话,就说你回来了。”

莹莹恍然急忙起身,可是她刚下床却停下了,然后脸色一下红了,之后我就看到她无比羞涩的伸手一会挡住上面一会又挡下面,忙的不亦乐乎。

我看的自然也是不亦乐乎,这美妙香艳的画面,我是百看不腻的。

她有些慌张的穿内裤,然后将睡裙捂在胸口跑了出去,没一会,我就听到她给林荫打电话的声音。

我长出一口气,重新躺会床上,感觉这一早上好忙,不过这种忙碌,真的很美妙。

关好门,我穿上衣服,林荫回来了,我和莹莹也就不可能继续了,何况林荫和莹莹下午要一起离开。

林荫回来后着急的问莹莹出去干什么了,怎么电话钱包都不带,莹莹结结巴巴的说了个蹩脚的理由,我听着都尴尬,然而,林荫这傻丫头竟然信了。

我没有笑话她们,相反,我突然为她们能有彼此这样的好朋友开心。

我重新坐在餐桌旁,看着两个小美女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聊天,感觉生活好幸福。

粥凉了,不过我依旧喝的很开心。

感觉到下面慢慢的软了下去,果然,绿豆粥还是要凉着喝的,更去火。

下午林荫和莹莹去学校了,而我却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

送走两个丫头,我打开电视没看一会,门铃响起,我以为是林荫他们又忘了什么,开门一看,竟然是徐敏!

“徐姐,你,你怎么来我这了?”我意外的问道。

只看徐敏提着一个袋子,里面我一眼就看到了,那是我们公司的新产品,就是林荫用过的那种振动棒。

徐敏看我穿着睡衣,下面还鼓起一块的样子一愣,出奇的脸红了一下,然后道:“我,我打电话回访了一个顾客,她说感觉,感觉很好。”

我点头,问然后呢。

徐敏这才反应过来,瞪了我一眼,恢复了清冷,说道:“她说可以见面谈,你现在跟我去。”

“为什么非要我去?”

在徐敏的车上,我奇怪的问她。

徐敏皱眉说道:“顾客是女的,而且不愿意跟我谈,那位顾客觉得这个产品的设计师……也就是你,说你很有想法,所以想要和你谈。”

我莫名诧异,就因为觉得设计师有想法,就要见一面吗?我就问徐敏这个疑惑。

徐敏也是耸耸肩,说道:“那个女人说你是个有趣的灵魂,说话听着就是个文青,点名要见设计师,还说要谈合作,她认识个消瘦成人用品的大客户,而且只想和你谈。”

我这才点头,原来是因为这个徐敏才特意找到了我家,我不免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女顾客产生了兴趣。

我们很快到了一个小区,门卫显然接到了通知,登记之后就让我们进去了,看到这么尽责的门卫,我才想起这个小区是我们市有名的昂贵小区。

想来那位女顾客家里一定很有钱。

接着徐敏告诉我门牌号,就让我自己去了,看她的样子,似乎之前和女顾客谈的并不是很愉快。

我按照地址找到了位置,按响门铃等了一会,门就开了,看到门里的人,我一愣,那是个漂亮的女人,而这个女人竟然只是裹着浴巾!

女人一头栗色的长发,还滴着水珠,没有化妆的脸上五官精致,看上去似乎是二十六七岁的年纪,身材高挑,浴巾包裹着她的身体,但是香肩雪白,露出的一双腿更是笔直。

我看的有点呆,那女人确实微微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刚在洗澡,请进。”

我点头不敢再看她,生怕被她认为我轻浮,进了门我看到这个房子的装修很考究,处处透着主人的独特品味,而一些细微处,的确看得出主人的文艺范儿。

“我叫向小云,你就是设计师吗?看着好年轻。”向小云说道。

我点头,说道:“我就是设计师,不知道您想找我谈什么。”

向小云似乎不着急,说了句‘随便坐’之后转身走进了厨房。

看着她曼妙的背影,我暗暗吞了口口水,这女人虽然裹着浴巾,可是她漂亮的不像话,这幅打扮真的是要人命啊。

没等几分钟,她就端着两杯咖啡走出来了,我看到她一手一杯,不像是之前那样捂着胸口,就生怕她身上的浴巾会滑落,但好在,虽然她走路时候曼妙的身材会扭动,但是浴巾却依旧老老实实的包裹着她的身体。

放下咖啡,她自然的坐在了我的对面,双腿交叠在一起,然后一手放在膝盖上,一手短期咖啡,问道:“你这么帅,怎么会进这一行的?”

我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就随口说道:“只是机缘巧合而已,我长得一般没你说的那么帅,呵呵。”

向小云却摆手很真诚的说道:“你真的很帅,我可没骗你!”

我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不想再聊这么尴尬的话题,就转移话题问她:“你对我们的产品感兴趣?”

向小云一直看着我,眼神似乎有些炙热,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发现她偶尔起身抬腿这些小动作,都仿佛是在勾引我一样,我总能无意间看到一些不该看的。

我脸有点红,向小云却是说道:“那个振动棒设计的很棒,尤其是前端的勾形设计,很让我喜欢,看得出你的别具匠心。”

说着话的时候她脸色微微泛红,看上去美艳极了,我一直看着她,自然将这幅美景收入眼中。

一时间就觉得身体燥热,很不舒服,尤其是下面还有了反应,这就让我尴尬了,我连忙将公文包放在腿上遮挡尴尬。

向小云似乎看出了我的异常,她竟然慢慢的起身然后坐在了我身边,离得近了,我闻到了她身上好闻的沐浴液香味,这让我更加受不了,尤其是这么近的距离,我都能看到她胸前浴巾没遮挡住的一片雪白。

我就觉得更加火大,急忙转移话题:“听说你认识……”

向小云突然打断我,她笑着说道:“我很好奇,你当初是真没想到的这样设计的,是不是有什么真实体验啊?”

“真,真实体验?”我被她问的有点蒙,那前端勾形的设计,让我怎么真实体验。

不过我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因为向小云说着话的时候,竟然朝我慢慢靠了过来,这下我看的更清楚了,她发梢的水滴甚至都滴在我大腿上了。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向小云,感觉这女人不太对劲,似乎真的是有意在勾我一样!

不过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她竟然又起身坐回了对面,不过她举手投足见散发的魅力,还是让我呼吸都变得粗重了。

尤其是这女人走过去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坐好,而是弯腰双手拄着茶几,为她的咖啡加了一块方糖。

于是浴巾下的幽深沟壑就更加明显,看得我一阵眼热,我急忙扭头看向别处,暗道这女人是个妖精。

向小云似乎一点也不知道她此刻的动作非常诱惑,依旧不紧不慢的又加了奶昔,然后还问我要不要加,我摆摆手示意不用了,她这才重新坐好。

似乎一下她就从之前的妖精变成了大家闺秀,坐的端端正正的问我:“李先生,设计产品的时候你是不是要结合实践啊?”

我哭笑不得,果然大家闺秀什么的都是错觉,这女人就是个妖精,我说道:“并不需要,我们有自己的渠道,可以模拟。”

接着她又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却感觉自己注意力不那么集中,只以为内她给我的诱惑太大了,尤其是举手投诉显露出的优雅魅惑并存的那种气质,真的很勾人。

但是这时候向小云却说道:“我卖了之后还没用上一次,不怎么会用,所以,你能教教我吗,我想试试。”

我听到她这个要求心就一颤,怎么试?难道她想当着我的面?

我想到了林荫在房间里的那一幕,若是换做了眼前这个女人,我没法想,一想就感觉自己蠢蠢欲动。

见我不说话,向小云嘟起嘴,好像撒娇一样的说:“难道你不想帮我吗?”

我急忙摇头,道:“没问题,就是不知道你想怎么试。”

向小云笑着起身,道:“跟我去房间你就知道了!”

说话间眼神媚态流转,看得我喉咙干涩,心里好像有只小猫在抓。

我跟在向小云身后朝房间走去,眼睛却是没法从她身上移开,这女人走路都是那么优雅,而且浴巾下还扭来扭去。几步路走的我呼吸节奏都变了,向小云却恍若未觉。

房间很大,床上放着透明的纱幔,看上去古色古香,总体是淡紫色的色调,看着很舒服,而下一刻向小云依靠在了床头,然后朝我招手。

这一幕仿佛出现在梦里,尤其是她还只是裹了浴巾的情况下,我有种扑上去的冲动。

我走过去,向小云则是笑着将手伸到了背后,然后拿出一个东西,正是我们公司的新产品,那种前端勾形的振动棒。

我有点不知道她想做什么,难道真的要在我面前使用吗?

向小云这时候拉着我的胳膊,将我拉到床边,这才脸色微微泛红的说:“我不太会用,你教我怎么使用吧。”

我干咳一声,接到手里,说道:“开关有三个档位,第一个是控制……”

我开始讲解,向小云则是面露期待的听着,最后听我说完,她媚眼如丝的看着我说道:“你为什么要把这东西弄得这么复杂,我们这些女人哪有那么聪明,我会被你弄迷糊的。”

她说话的时候眼神很是勾人,离得近了我又一次近距离看到了她胸前的沟壑,不免一阵心猿意马。

我苦笑着问道:“那,我们怎么开始?”

向小云俏脸微红,道:“你得帮我!”

我眼神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想我怎么帮,向小云则是说道:“我之前说了,想要试用一下你说的那几个功能,你说怎么帮,哼,明知故问!”

这撒娇一样的语气让我一愣,有些结巴的道:“这,不大好吧?”

向小云却道:“这里是有我们俩,我不介意,也不会说出去的,你怕什么!”

我这一瞬间有些措手不及,虽然之前向小云表现出的种种动作,都好像在暗示我,但是真到了这时候,我有点犹豫。

向小云见我迟迟不说话,就笑着说:“你是怕自己受不了刺激?”

我脸一下红了,她说到点子上了,我真怕自己把持不住,但是她问,我自然要否认,我摆摆手道:“你不介意那就来吧。”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我还真不知道下一步做什么,不过向小云却是动了,她拉过枕头,然后身子向上挪了挪,将双腿对着我,躺在了床上。

我感觉喉咙干涩,下一刻呼吸变得粗重了,因为向小云竟然慢慢的拉起浴巾一角,我将转过头去,我听到向小云的轻笑,然后她的呼吸声变大了,还越发急促。

半晌,我听到向小云嘴里发出的低声轻吟,然后是让我帮忙,我知道考验我的时候到了。

向小云这时候低声道:“来,来吧!”

我一瞬间呼吸变得紊乱了,回头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沙曼内若隐若现的向小云,浴巾已经没了,隔着沙曼她若隐若现,可这更加刺激我的感官。

沙曼外只有一双白白的脚丫,我慢慢靠近,然后将手里东西档位开启,呜呜的震动声很细微,我的手顺着沙曼伸进去。

可以说这一层沙曼根本什么都挡不住,向小云却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全然不在意我看到,我很快找到位置,将振动棒按下去。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这种场景我做梦都没梦到过,耳中听着让我激动万分的声音,手还时不时地碰到,我觉得裤子快要破了。

受不了眼前景象的刺激,我选择闭上眼睛,反正手已经找到了位置,可是我发现即便闭上眼睛,那香艳的画面依旧出现在我的脑海。

配合上向小云的浅唱低吟,我觉得自己快要到达极限了。

我的手都有些抖,然而似乎我这一抖,让她更舒服了一样,她叫的更来劲了,我心头那把火越来越旺,只觉得快要将我整个人点燃了。

不过好在这些刺激没多久结束了,就随着好像要刺破我耳膜的一声高音之后,向小云的叫声消失了,只剩下她粗重的喘气声。

我松了一口气,第一时间将手收回来,正要转身睁开眼睛,却正在这时候感觉向小云的脚碰到了我。

原本下面都要突破天际了,这下一被刺激,我就觉得好舒服,就不想离开了,还往前凑了凑,然而很快我感觉不对了,因为前面热气扑面而来。

下意识的睁开双眼,就对上了向小云带着红晕的美丽面容,她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正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咕噜!

我吞了口口水,就觉得她这一刻真是美极了,我忍不住伸手就隔着沙曼搂住了她,自然,也就顶在而来她身上。

向小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拒绝,反而是慢慢将纱幔拉开,似乎想和我近距离接触。

本来她就将浴巾放下了,此刻那种炙热让我失去了理智,直接压上去。

瞬间的失神之后我一下想起来自己的身份,急忙起身又转过身去,动了动裤子,让我自己丑态不那么明显后,才低声道歉:“对,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向小云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没关系,你是男人嘛,有需求是很正常的,我很理解。”

她虽然说没关系,我却是感觉身子僵硬,很快我听到身后细细索索的声音,没一会,向小云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已近穿上了一条红色的裙子。

短款的包臀裙,将她迷人的身段展现出来,此刻的向小云,除了脸上的红晕没有消退,看上去已经再次恢复了之前的知性优雅,气质极佳。

我们重新回到了客厅,她说道:“我手里有一个连锁成人用品店,我很喜欢你的产品,想要和你们公司签订一批订单,怎么样,有兴趣吗?”

我自然是欣然点头,道:“那当然好了,我对我们的产品很有信心,相信能带给您极大的利润空间!”

我心里想着这样我到了销售部,也算是有了第一笔业务,不过具体的合同细节还需要公司专业的人去谈,于是我对向小云道:“之后我会让公司的人联系您,到时候细谈。”

向小云点头,我知道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就起身道:“那我就先离开了,期待与您下次见面。”

向小云起身送我,到了门口,我竟然有种放松了的感觉,心里苦笑,这个妖精一样的女人给我好大压力!

但这时候向小云突然凑近我身边,她的红唇距离我的耳朵似乎只有不到一厘米距离,热气弄得我痒痒的,她说道:“下次有新产品可以继续找我,我希望还是你亲自帮我讲解!”

向小云的意思我怎么可能听不懂,她是想让我下次再来帮她‘试用’!这让我想起之前的丑态,我脸一下红了,有些慌乱的点头道:“好好,有了新产品我一定给您送一份。”

说完我快速换上鞋就离开了。

出了门我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感觉一下放松下来了,这个女人给我压力好大。

我找到徐敏,没多说,只是说谈妥了,让她找销售部的人过来签约就行,徐敏这一下没有再摆着冷脸了,但也没笑,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做的不错。”

我习惯了她的态度,不以为意。

回到家里我简单吃了点东西,有去超市买了好多菜准备晚上给林荫和莹莹做点好吃的,剩下时间则是看着徐敏给我的关于销售的资料。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我看时间差不多就开始做饭,果然当我菜烧的差不多了,我听到了两女进门的声音。

侧头看过去,正好看到林荫弯腰的动作,那个身材,那种弧度,我急忙收回视线,只是一眼,我竟然感觉自己心跳加速了,我暗骂自己现在越来越没有控制力了。

莹莹和林荫应该是听到了厨房的动静,换了拖鞋都第一时间跑过来。

“姐夫,你做什么呢?好香呀!”林荫跑过来就搂住我的胳膊,亲昵的问道,满脸笑容。

我宠溺的看了她和莹莹一眼,道:“就是简单的家常菜,好久没做了,不知道手艺有没有倒退,快去换衣服,很快就能吃了。”

林荫笑着跑回房间了,莹莹看她跑了,做贼一样的快速跑过来搂住我的脖子,我震惊于这丫头的大胆,她一下亲在我的嘴上,媚眼如丝的道:“成阳哥,想我了没有?”

这一刻我的心突突的跳的很快,生怕被林荫发现了,但是软绵绵香喷喷的莹莹在怀里,我又心猿意马了。

放下锅铲,我伸手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然后搂住她的纤腰,狠狠亲了她一下,才说道:“想了,很想!”

莹莹俏脸一下红了,眼波流转之间,我仿佛能从她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不过这时候房间内传来林荫的声音:“莹莹,我睡裙呢?”

莹莹俏皮的伸手在我的胸膛画了个圈,小声说道:“晚上给你留门。”

说完快速跑掉了,我苦笑不已,她和林荫一起住,给我留门我也不敢进啊!

很快饭菜上桌,吃饭的时候林荫和莹莹坐在我对面,林荫叽叽喳喳的说着学校的事情,我和莹莹都若无其事的听着,但是在桌子下莹莹这丫头那双光滑的玉足却不断的在我腿上磨蹭。

我在林荫低头夹菜的时候瞪了她一眼,这丫头竟然完全不在意,甚至变本加厉的将脚伸到了我坐的椅子上,我那里被刺激的有了感觉,她就用小脚丫踩上去……

我被她弄得有点难受,想着要惩罚一下她,就反过来将脚伸过去了。

莹莹脸色一下变得羞红了,看上去娇艳欲滴的非常好看,林荫见状奇怪的问莹莹你怎么了,莹莹摇摇头说没事。

而我却知道她怎么了,我的脚已经撩起了她的睡裙,反欺负着她,而莹莹能正常说话已经不错了。

我看莹莹强装镇定的模样,就说:“莹莹是不是病了?”

莹莹偷偷瞪了我一眼,她腿一动,我就感觉自己的脚不能动弹了,不过看到她这幅模样,我却更舒服了,让你小丫头挑逗我!

为了更好的‘报复’,我装作很开心一样的,抖起了腿,这下子莹莹真的没法吃饭了,我已经看到她拿着筷子的手捏的很紧,而且嘴巴微微张开,似乎呼吸都困难了几分。

我笑眯眯的看着莹莹,帮她夹菜,道:“多吃点,胖点好。”

林荫萌萌的,什么都不知道,也给莹莹夹菜,很认同的道:“你太瘦了,要多吃点!”

我看着这一幕差点笑出来,莹莹又瞪了我一眼,然后却是咬着牙说道:“成阳哥,抖腿不好,吃饭的时候不可以抖腿哦!”

我已经占尽了便宜,也就不再‘报复’了,见我收回了脚,莹莹长出了一口气,终于能好好吃饭了,只是那张俏丽的脸蛋上,依旧残留着红霞。

吃完晚饭,我去厨房洗碗,林荫和莹莹都跟进来了,一左一右的帮我收拾,而这时候我趁着林荫不注意,伸手在莹莹的翘臀上掐了一把。

莹莹没想到我会这么做,被我突然来这么一下,顿时叫了一声。

林荫急忙问道:“莹莹你怎么了?吃饭的时候好像就不对劲,是不是不舒服?”

我背对着林荫,脸上都是笑容,莹莹脸色红红的摇头道:“我,我没事,就是不小心碰到手了。”

收拾完,林荫和莹莹愣是拉着我看电视,我本以为他们要看电视剧,但不知道这俩丫头从哪里弄来的电影碟片,还是恐怖片!

说实话我是不相信鬼什么的,但是架不住电影里配上音效以及演员的一惊一乍,还真挺吓人。

所以我是想拒绝的,然而我一拒绝,这俩丫头就直接撒娇,一个搂着我的胳膊,一个直接想要搂脖子,我直接完败,只能陪她们看。

关了客厅的灯,我们三个坐在了沙发上,开始看电影。

别看莹莹和林荫都吵着要看,但真开始了,她们就一左一右的缩在我身边,用力搂着我的胳膊,那紧张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把脑袋埋在我怀里,而且基本是用手挡着眼睛,然后在手指缝里在看。

而我的心思就没法放在电影了,身旁两侧两个软绵绵的女孩不断往我和沙发之间的缝隙里挤,我怎么可能还有看电影的想法。

而且莹莹和林荫此刻都是用力搂着我的胳膊,她们胸前软软的挤压在我胳膊上,再加上她们竟然又是没穿内衣,这让我一下就感觉到了那看不到的诱惑。

没一会,我就不得不弯下腰去看,因为我怕自己的丑态被她们发现。

“啊!”

林荫突然尖叫起来,因为电影里一只鬼突然出现,她吓得一下扑到了我怀里,我急忙拍了拍她颤抖的后背,轻声道:“那都是假的,不用怕,没事没事,姐夫在呢。”

林荫颤抖了一会,这才脸色红红的起身,有点不敢看莹莹,坐回我身边,我这时候突然发现莹莹竟然不在看电影了,而是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我看着林荫那张颠倒众生的俏脸,有种想要把她抱过来好好亲一番的冲动,但这时候电视里一阵尖叫将我惊醒。

林荫这时候抓着我的手低声在我耳边道:“姐夫,我害怕。”

我再次安慰她:“没事,都是假的,实在害怕要不咱们不看了?”

一听我说不看了,林荫立刻摇头,不说话却就这么拉着我的手不放开,还搂住我的胳膊贴在我身边不动弹了。

又看了半天我发现林荫没在尖叫,奇怪的低头看去,却是哭笑不得的发现这丫头竟然闭上了眼睛。

另一边莹莹似乎也不在看电影了,她欠身看了一眼林荫,然后我就看到莹莹竟然慢慢的起身,将她的红唇凑到我面前,小心翼翼的亲上来。

这一刻我真的是吓得心狂跳,觉得她这胆子太大了,我不敢动,生怕一动就让林荫睁开眼睛,莹莹也有这个顾虑,所以她很小心,只是轻轻亲我。

瞬间,那种异样的刺激让我激动,我感觉自己和莹莹这样好像是在偷。

我朝她眨眼,然后慢慢向后挪动脑袋,可是我低估了莹莹的大胆,这丫头竟然跟着我的脑袋,一直没离开我的嘴唇,我感觉心跳的更厉害了。

好巧不巧的林荫这时候低声道:“姐夫,你心跳好快!”

听到林荫的声音,我感觉心好像漏跳了一拍,而莹莹似乎知道这样是在玩火,也慢慢下去了。

我受不了了,生怕自己再这么下去被刺激的直接释放了,那可真是英明扫地了,我趁着客厅漆黑,急忙推开这两个粘人的丫头跑进卫生间。

“姐夫你怎么了?”门外林荫的声音传来。

我急忙道:“没事,就是太热难受,想洗个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