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啊好湿奶头被吸得又红又大:足浴店老板老罗沈慕媛小说

时间:2020-05-21 09:01:11

老王这会儿的确热得不行,也没推辞,直接接过就仰头喝了个干净,砸吧砸吧嘴,回味着唇齿间残留的绿豆渣,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胡美妖娆的身段。

这绿豆汤被冰镇过,沁凉沁凉的,带着一丝丝甜,顿时觉得身子都爽利多了。

“好些了吗?”老王斜睨了胡美一眼,眼尾余光再次扫过那高耸的浑圆,不禁喉头发紧。

胡美却俏脸一红,羞涩地说:“还……还是有些疼,不过一阵一阵的,时好时坏。”

一想到昨晚老王的大手在自己柔软的浑圆上来回抚弄游走,胡美的内心就不由地发慌,赶紧别开脸,不敢和他对视。

越是这样,老王就越是兴奋,下面又隐隐有了抬头的趋势。

但他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地点点头:“嗯,看来你涨奶挺严重的,得赶紧再推拿疏通一次才行,不然堵得久了,怕是会坏死啊!”

说到后面的时候,老王还故意提高了音量,加重了语气。

胡美顿时发出一声惊叫,慌张地看着老王,“那、那咋办啊王叔!要去卫生所看看吗?”

“啧!去啥卫生所啊!你钱多烧得慌吗?忘了你王叔我是干啥的?”老王斜睨了她一眼,从椅子上站起来,“小美啊,你要真不放心,就去卫生所吧。”

“只怕是卫生所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到时候还得让你做一堆的检查,开上好几百块钱的药让你回家自己吃,哎呦……那可得花不少冤枉钱啊!”

一听这话,胡美就有些犹豫了,忸怩了一会儿,将黏在嘴角的鬓发捋到耳后,她才迟疑地开口:“那、那就麻烦王叔帮帮忙了。”

“嗐!你跟我客气啥!都是自家人!”

老王虽然表面上正经的很,心中的猛兽,却早已迫不及待想要扑上去了。

要不是碍于身份这层窗户纸,他才顾不得那么多呢!

“那咱进屋去吧?

老王点了点头:“嗯,也是,把院门也关上吧,免得让人瞧见了影响不好。”

胡美也没多想,老王说的是实话,虽然这个时候几乎不会有什么人经过这里,但谨慎点总归是好的。

随后她便关上院门,领着老王进了屋。

老王按捺住内心的躁动,强装平静地说:“要做推拿的话,得躺着比较方便呢。”

“嗯。”胡美红着脸带老王进了自己的卧房,羞涩地躺在床上,“那,开始吧,麻烦王叔了。”

老王一本正经地摇摇头:“嗐!这有啥麻烦的!赶紧把衣服撩起来吧!”

话音刚落,一片白花花的肌肤就袒露在老王的视线里,他顿时两眼发直,口干舌燥。

先是没有半点赘肉的平坦小腹,和不盈一握的纤腰,随着上衣不断被撩起,那两团让老王魂牵梦萦的浑圆,也逐渐跃入他的视野。

昨晚事发突然,加上又有王萌萌在,老王还没仔细看。此时屋里只有他和胡美两人,所以老王这次看得特别仔细。

胡美的胸型特别完美,就像两个发过的大馒头,硕大挺拔的,丝毫没有任何下垂的迹象。

特别是顶端那两粒娇嫩的嫣红,一点都不像是喂养过孩子的。

老王咽了咽口水,只觉得小腹处的邪火越烧越旺,烧得他浑身都滚烫滚烫的,血脉沸腾起来。

额头开始冒汗,身下那坨大家伙,也开始蠢蠢欲动,再次苏醒。

文学

“准备好了吗?”老王一张口,就把自己给吓了一跳,此时他的嗓音竟然沙哑的不像话!

听到这声音,胡美忍不住心尖一颤,羞红着脸闭上双眼,“好了好了,王叔,你……你开始吧!”

见状,老王更加兴奋了,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慢慢朝她靠近。

“那……我要开始咯!”

还没等胡美回话,老王就伸出粗糙的大手,颤抖地抓住那两团硕大的柔软。

“嗯……”胡美顿时发出一声呻吟,俏脸红的快滴出血来。

这勾人的娇喘声,传到老王耳朵里,无疑是一道催情剂,让他更是激动的不行,呼吸变得急促,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大了些力道。

入手软绵的触感,就像摸到了充分发酵的面团,柔软中带着一点梆硬,沉甸甸的很有质感。

两只布满老茧的暗黄色大手,在胡美那高耸白皙的浑圆上,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

“嗯啊……”

随着力度的加大,胡美的娇喘声也越发明显,但等她反应过来后,她又羞涩地紧咬住红唇,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而经过鼻息发出压抑的喘息,反而更加刺激得老王欲火高涨,下面的反应更是惊人,鼓鼓囊囊的像是要冲破裤头的束缚。

胡美只觉得自己在那双粗粝大手的抚摸下,已经完全变得不像自己了,身子变得特别敏感。

每当那双大手揉捏抚弄,一股难以言说的快感,像浪潮一般一阵一阵地扫过她全身,让她忍不住拱动着腰身,想要寻找什么,好止住这无言的瘙痒感。

好……好痒啊……

她整个人都瘫软在椅子上,身子时不时地抽搐一下,连带着两团柔软也在老王掌心里阵阵发颤。

看着媚态横生、任由自己搓圆捏扁的侄媳妇,老王更加心猿意马了。

于是故意挺了挺下身,好让自己高高耸起的大家伙,在胡美的俏脸上滚动。

可正当那处要撞在胡美脸上的时候,她突然睁开眼睛,满脸渴求地说:“怎么办啊王叔,我……我难受。”

老王慌忙屁股一缩,收了腰,让那处看起来没那么明显。

“那是肯定的,毕竟涨奶了,不过你放心,一会儿我推拿疏通后,应该就会好点了。”

老王赶紧收起心思,不敢再有过分的动作,毕竟胡美可是自己名义上的侄媳妇。

因此,他便把重心放在了那两团柔软的饱满上,更加卖力地揉搓起来。

胡美再次享受的闭上眼睛,只是在闭上之前,飞快地扫了一眼老王的裤裆,瞬间满脑子都是那鼓鼓囊囊的地方。

真的好大啊……

她昨晚就发现了,只是那会儿光线不太好,看不大清,没想到白天看得更清楚后,她就浑身燥热难受起来了。

照这规模,可比自己丈夫的大了一倍不止,王叔都这把年纪了,竟然还能有那么强的反应,想必那方面的能力也很强吧。

要是能放进自己身体里,该有多爽啊!

想到这儿,她猛地咬了咬舌尖,暗暗唾弃自己。

呸!胡美!你清醒一点!他可是你叔叔辈儿的,你怎么能有那么龌龊的想法!

胡美深吸一口气,将刚刚升起的旖旎念头更强压了下去。

但是生理上的自然反应,依旧让她羞臊的不行,整张俏脸都红的快滴出血来了。

察觉到胡美那两点红颗粒已经变得硬挺,老王心头一热,刻意用掌心的老茧摩挲起来,就跟揉面似的。

不多时,那两粒嫣红反应更大了,在掌心来回磨蹭,竟有些硌手了。

可惜啊可惜!这么诱人的美景,却只能看不能吃!

老王难免有些不满,手下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道,抓着胡美的两团柔软,从本部向上用力一捋。

“滋”的一声,两道乳白色的细线突然飙射出来,溅到老王的裤裆上,也把他那双粗糙的大手弄得黏糊糊的。

闻着扑鼻的奶香味,老王更加兴奋,想再多弄一点出来,好好品尝一番。

然而这个时候,胡美却突然起身,把衣服扯下来,没给他这个机会。

“王叔,我感觉好多了,谢谢您,今天就先到这儿吧。”

说这话的时候,其实胡美也很难受,她已经空虚很久了,丈夫从开春出去打工,中途就没再回来,她也希望能得到男人的滋润。

可是眼前的男人,是她辈分上的叔叔,就算不是亲的,论起辈分,两人也可以说是有关系的。

要是被人知道他们之间有一腿,不得被戳脊梁骨才怪!

正因为想到这里,她才不敢继续让老王推拿,就是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主动投怀送抱。

老王了然于胸,也不强求,咧嘴笑道:“好吧,既然你已经好点了,那我就先回家了。”

说完,他便毫不犹豫地转身走出卧房。

出来后,他悄悄舔了舔沾满乳汁的手指,一股浓郁的奶香带着淡淡的膻味,让他情不自禁地吮吸起来。

等手指都舔干净了,他才意犹未尽地砸吧嘴,呵呵笑道:“那个……小美啊,叔先走了,下次你要是还不舒服,就再来找叔。”

“好的,谢谢王叔。”

里面传来胡美的声音,随后便是利落的关门声。

老王扭头看着关紧的门,深吸一口气,无奈地耸了耸肩。

虽然摸也摸了,看也看了,可这会儿下面还胀得发疼呢。

幸好这个点儿大家伙都窝在家里躲凉,没人出来,不然就凭他顶着这硬挺的玩意儿,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大喇喇的在村里晃悠。

低头看着自己下面,老王无奈地伸手揉了揉,觉得更难受了,“咋办啊,这,这难道要我自己解决?”

正嘀咕着,老王摇了摇头,眼尾余光扫到了隔壁张喜儿家,突然顿住了。

想到张喜儿那熟透了的身子,那两团柔软,又大又圆,可半点不输胡美的啊!

老王顿时心头一热,就准备开口喊她。

突然,他听到一阵若有似无的呻吟声,正是张喜儿的声音!

老王一愣,随后心里竟有些酸酸的,而后便是无名火起,特别生气。

这个骚娘们儿!大白天的竟然在家里偷汉子!还叫的那么大声,生怕别人听不到吗?

老王冷哼一声,扭头就准备离开,可是没走两步又听了下来,折返回去,悄悄趴在窗台上往里瞧。

他实在是好奇,到底是村里哪个汉子,能俘获这个娇艳迷人的张寡妇的芳心。

这一看不打紧,老王瞬间就呆住了。

透过微微露出的窗帘缝,只见张喜儿正不着片缕地躺在床上,两条大腿大张着,一只白嫩的小手在两腿间快速抚弄。

而另一只手,则抓住自己的两团柔软,时不时夹住其中一点嫣红,捻捏提拉着。

“啊……王大哥,你好棒啊!哦……太爽了!用力点!再快一点!”

这压抑的呻吟,顿时听得老王脑袋发蒙。

天啊!这骚娘们儿,竟然是在自我安慰,还是想象着跟我做!

老王不禁一颤,身下膨胀的更加难受了,几乎都要冲破裤头了。

只见张喜儿的小手来回在神秘区域磨蹭抚弄,频率越来越快,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时不时交叉磨蹭着。

她整个身子都抖动了几下,仰着头红唇微张,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

张喜儿在瓜棚里的时候,就被老王撩拨的很难受了,回到家准备洗个澡冷静一下。

可当她抚摸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那种感觉不降反升,她一时没忍住,就开始自慰起来。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幕会刚好被老王看到!

好刺激啊!实在是太诱人了!

看了一会儿,老王再也忍耐不住了,只想冲进去压在张喜儿身上,用自己的真家伙代替那只飞快抚弄的小手,强势地直捣黄龙。

想到这儿,老王也不再犹豫,直接走到大门口,见门虚掩着,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

此时的张喜儿已经完全沉浸在自我安慰的快感中了,根本没发现老王的到来。

就在她再一次颤抖时,老王突然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美腿,淫笑道:“妹子,看你这么难受,哥来帮帮你吧!”

“啊!唔唔……”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张喜儿给吓了一大跳,可刚发出惊呼声,就被老王的大嘴给堵住了。

惊慌过后,看清来人是老王,张喜儿这才松了一口气,翻了个白眼,就开始象征性地挣扎起来。

可是现在她不但嘴被堵住了,身体也被老王给压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老王毫不含糊地撬开她的齿关,舌头滑了进去,追逐着她的香舌,来回搔刮着她温暖的口腔内壁。

起初,张喜儿还反抗了一会儿,在老王灵活的攻击下,她渐渐软化了身子,两条舌头开始相互追逐纠缠起来,发出羞耻的“嘬嘬”声。

而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盖在两团硕大的柔软上,轻柔并重的揉捏抚弄。

另一只手顺着她平坦的小腹,一路往下探到她双腿之间,飞快地上下磨蹭起来。

两人足足激吻了一两分钟,老王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嘴。

张喜儿顿时气喘如牛,张着红唇,如同干涸濒死的鱼一般。

“王……王大哥,你,你怎么来了?啥时候来的?快、快下去!不要再弄我了!快……啊……”突然,张喜儿仰头发出一道亢奋的呻吟。

原来老王在她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分出两指,探入花蕊中疯狂搅动搔刮。

“妹子,哥早就来了,只是你太投入,没有注意到而已。”老王嘿嘿一笑,埋头在张喜儿的脖子上一顿亲吻。

他火热粗糙的舌头一一舔过她精致性感的锁骨,最后停留在那两团高耸的柔软上。

当老王的嘴巴含住其中柔软上的一个红凸点时,张喜儿顿时娇躯一震,非但不挣扎了,反而主动抱住老王的头往下摁。

察觉到她的反应,老王也不再犹豫,一把扯掉裤子,掏出火热胀大的大家伙,找准了位置,粗腰一挺,身子猛地一沉。

“啊!好痛!轻、轻点!王大哥,你的那玩意儿太大了,我,我受不了啊!”

听到张喜儿这像哭又像笑的呻吟呼喊,老王只好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放慢了速度。

但是一看到美艳的张寡妇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老王就再也难以把持,又忍不住快速耸动起来。

“啊……好舒服!好大!王大哥,你……你……嗯,你好厉害啊!”许久没被滋润过的张喜儿忍不住仰头发出浪叫,舒服得直翻白眼。

那种蚀骨的酥麻胀满感,瞬间就填满了她身体上的空虚,也让她的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