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易 > 今日之声

宝贝水这么多还说不要:很久没那个能发现不是处吗

时间:2020-05-10 12:01:08

回了房间,王建兴刚放下的那些连七八糟的想法又开始蠢蠢欲动。不过当他开始说些不清不楚的话时,黄娟一改白天的暧昧态度一直装傻,还早早的上了床。

王建兴一时摸不清她的态度,也不好强迫,只能恋恋不舍的躺到了另一张床上。

虽然心里面不怎么痛快,不过王建兴本来也是不怎么把这些放在心上的人,躺下一会儿就陷入沉睡,发出细微的鼾声。

只是脑子里一会儿是撞见李诗诗洗澡,一会儿又是给黄娟按摩,甚至分别把两人成功推到的美梦,说明了他的欲求不满。

与王建兴相反,率先上床装睡的黄娟反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听着另一张床上传来的鼾声,黄娟总忍不住去回忆刚才按摩的事,以及自己在公共卫生间搞自己的那事……

我在想什么啊!

感觉到下身传来一阵酥麻,黄娟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埋在被子里的脸颊忽然爆红。

可是那股火苗还是烧得她浑身难受,如果在家的话,虽然老公向正南那方面不行,但是还能用些“小玩具”或者别的方法让她稍微泄泄火,也比现在这样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憋着强。

“唉……老公……”

黄娟忍不住叹了口气,想到也许这辈子都不能有正在的快乐,她心里对老公的怨气也加深了一些,直到半夜才晕乎乎地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间,她似乎看到王建兴悄悄爬上了自己的床,摸进了自己的被窝,小心翼翼的掀起自己的上衣,脱下了自己的运动裤。

黄娟下意识地有些呼吸粗重,小心抑制着自己身体的反应,她一时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怕被发现自己醒着。

身上的男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现她的伪装,两手一上一下已经直接往敏感部位而去。

这老头也太大胆了吧!?

黄娟倒抽一口气,她怎么也没想到王建兴会这么大胆,连试探也不做就这么搞了起来。不过不可否认,这样的感觉也有一种意外的刺激……

意识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越来越昏沉的迹象,身上男人的动作越来越激烈,自己的下身渗出汁水,一个硬硬的东西抵上了自己两腿之间的那处。

文学

两个人彻底结合的一瞬间,黄娟猛地睁开眼睛从床上腾一下坐了起来。

刚才那番云雨的余韵还在,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还是湿润的状态,可是旁边床的王建兴已经彻底熟睡鼾声如雷,她不得不直面自己做了春梦,还梦到了王建兴的事实。

羞愧的同时,她又忍不住开始想念那个自己脚碰过的大家伙。

第二天一早王建兴刚醒,黄娟就已经起床穿戴完毕,甚至还给他带了份早饭。王建兴吃着美女给自己带的稀饭包子,观察黄娟今天的打扮。

今天有工作安排,所以她又穿上了平日里穿得那套职业装,还化了淡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条包臀裙好像比平日短很多。

“王哥,今天要去的那边很近,你就不用送我了。”黄娟已经在做最后的检查工作,抽空回头说道,“你也是个大男人,我就不嘱咐你啦!没事就去附近转转吧,我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

“噢,好。”王建兴一点也不在意,随便地挥了挥手。

他现在的全部视线,都被黄娟穿上超短裙和高跟鞋显得更长的大长腿吸引了。尤其那雪白的大腿,他昨天还摸过……

黄娟没给他太多意淫的机会,很快检查好资料行色匆匆地走了。王建兴一个人呆着也没啥意思,便起身出门转悠。

这日子倒是过得悠闲,毕竟平日里除了上班,还有周馨儿这个女人跟个狗皮膏药似的缠着自己。而这几天他是既不用早起接厂长上班,又有黄娟这样的极品美女作陪,想想都觉得快活。

结果转了没两圈,忽然又接到了黄娟的电话。那头的黄娟语气不太好,只说出了点事,要赶紧赶回厂里。

王建兴吓了一跳,赶忙追问,可黄娟都把电话挂了。

没办法,王建兴只能先按黄娟说得回了宾馆收拾,等黄娟回来两人就飞快地退了房,一起驱车回家。

两人先是赶到了黄娟家,黄娟夫妇俩都是神情严肃,只转头让王建兴先呆在他们家,就一起神色匆匆地走了。

王建兴简直莫名其妙,本来还想着能跟黄娟共处整整一周,怎么说都能上手,现在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全泡汤了。

两人前脚一走,王建兴还犹豫着是回厂里还是等黄娟他们回来,大门“吱呀”一声响了。

“黄妹子,你们是有东西没带?”王建兴还以为是黄娟回来了,赶紧迎了上去,“正好,你们两夫妻有事,我就先回厂里了,有事再叫我啊……”

“王叔,黄妹子是谁?”一道清脆的女声伴随着一阵洗衣粉的香气飘了过来,语气有些紧张。

王建兴一愣,赶紧抬头,来的不是李诗诗又是谁?日思夜想的娇躯就在眼前,

“诗诗?你怎么在这?”

李诗诗今天穿了条白色蕾丝连衣厂裙,柔软的布料相当贴身,胸前伟岸的凸起被勾勒得更加明显。一双大长腿虽然被布料遮掩,但是挺翘的屁股却顶起了部分布料,甚至连中间的深沟都若隐若现。

“我听小叔叔说,你应该在这边……”李诗诗倒是不隐瞒,小鹿似的眼睛盯着王建兴不放,“王叔,你还没告诉我,黄妹子是谁?”

小叔叔说?李明已经知道自己和黄娟回来了?还知道自己在黄娟家?

“黄妹子是你一个阿姨,我们刚出差回来,她和她老公出去了。”王建兴解释道,心里还想着李明知道自己行动的事。

所以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李诗诗听到他说“黄妹子”是同事,而且还有老公的时候,看起来长长的松了口气。

不过王建兴的节操并没有坚持多久,因为李诗诗看着他有些深沉的表情,小心地凑了过来:“王叔,你怎么了?”

“王叔没事……”王建兴看着李诗诗的脸逐渐靠近自己,呼吸一滞。什么李明、黄娟的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这么一个极品美女就在面前,想那些干什么!?

他和李诗诗已经好几天没见过面了。

虽然就这么几天时间,可李诗诗的身子似乎又抽了些条,看着人越来越苗条纤细,皮肤还白。尤其是她凑近的时候,绯红的嘴唇跟带有露珠的花瓣似的,让王建兴有种一口咬下去的冲动。

而她身穿着白色连衣裙,白得透明,关节处微微泛着粉。

在这种距离下,少女身上清淡的体香包裹着王建兴。

“诗诗,你来找王叔叔有什么事吗?”视奸着少女凹凸有致的身体,王建兴咽了口口水,问道。

“王叔,我的病可能加重了……”李诗诗原本凑得很近,这下忍不住缩了回去。不止面颊瞬间羞红,眼神也有些闪躲。

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上次王叔叔给她“治病”之后,每次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都是王叔叔的身影。

有时候想想着王叔叔粗糙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先抓住自己胸前这两团软肉不断揉搓成各种形状,再捏住软肉顶上的粉色小点轻轻一拧。之后,那双手逐渐往下,摸到自己的两腿之间……

每次想到这里,自己两腿之间的那处就会流出一些痒痒的汁水……王叔叔说过,这是自己已经病入膏肓的时候,才会有的东西。

一个美女用这表情说出这种话,王建兴还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那可就太不上道了。

压抑着脑子里的兴奋感觉,王建兴拉住了李诗诗的手腕,再次哄骗:“病加重了?那可不行,要不王叔叔现在就给你治病吧?这病要是再拖,就怕有生命危险!”

“那……那就麻烦王叔,快给我看看了。”

李诗诗立马答应了王建兴“看病”的要求,只是眼神根本不敢再看他,两只小手下意识抓着裙子下摆不断蹂躏。

少女娇羞的表情看得王建兴心头一动,一股想立马把她推到的冲动闯进大脑。

他一手拉着李诗诗,另一手试探性地隔衣服抓住了李诗诗胸前两团软肉,捏了捏:“诗诗,你哪里不舒服?胸口吗?”

王建兴没有急着先脱李诗诗的衣服,而是隔着衣服缓慢摸上她胸前的软肉,轻轻揉了几下。

“嗯……这里是有点不舒服……”李诗诗柔软的身体颤了颤。低头看着王建兴粗糙的大手在自己胸前动作,忍不住闭紧了眼睛,露出有些享受的表情。

酥麻的热流在全身上下流淌,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跟她这几天回忆种的感觉一模一样。

王建兴弄了一会儿,觉得隔着衣服已经玩儿得差不多了,便一本正经道:“嗯……隔着衣服还是感觉不出什么,还是得直接摸几下才行。”

“嗯,好……”

有了上次的经验,李诗诗现在觉得“治病”就是要脱衣服的,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她也没有扭扭捏捏,配合地让王叔叔拉下了自己连衣裙的肩带。

衣服滑落的一瞬间,那一对雪白双乳一下子弹了出来。

“诗诗,你真好看。”王建兴双手不断在李诗诗光滑柔嫩的身体上游走,小声夸赞。

李诗诗面上一红,浅浅地勾起嘴角,脸颊上有一个小酒窝。

“你不用害羞,让王叔叔仔细看看。”王建兴红着小姑娘,一手抓住了她下意识想要遮掩的手臂,“王叔叔看看,要是情况严重的话,可能得吸一吸才好得了。”

李诗诗听他说要“吸”,整个人羞得一缩,可是又忍不住期待地点点头。

王建兴也不客气,视奸一会儿,在李诗诗羞得忍不住反抗之前,直接咬上了左边顶端的那颗粉色樱桃。

“啊……嗯!”李诗诗一颤,嘴里发出诱人的声音,下半身传来熟悉的酥麻。

王建兴玩儿得很卖力,左右轮流的又吸又舔,很快玩儿得李诗诗下身开始泛滥。

她扭了扭身子,忍不住拉住王建兴得手往自己下半身带:“唔嗯……王叔叔你轻点咬,诗诗得下面也……好痒……”

“痒吗?这里?”王建兴也不拒绝,顺势在少女两腿之间得关键部位又摸又掐。那里早就出水了,被他这么一玩儿,那粘液更是止都止不住。

“好了诗诗,王叔叔要真的给你治病了,不过你得先把这个东西弄大才行。”王建兴主动脱下了自己的裤子,把命根子露了出来。

“啊?”李诗诗用一种不解的纯真表情望着王建兴,一丝被汗水濡湿的秀发黏在脸颊上,看起来相当无辜。

王建兴心里面那些不可说的阴暗想法很快冒了出来,试探的指挥道:“你要先用手摸一摸。”

李诗诗看着那个东西,呼吸忽然有些凌乱。小心的伸出青葱玉指一碰,就让王建兴浑身一激灵,差点低哼出声。

“王叔叔?”李诗诗还以为他不舒服,赶紧收回小手。

“没事,就是刚才那样。”王建兴爽得不行,循循善诱道,“除了手,还要用用嘴,这样效果更好。”

“噢……”李诗诗小嘴微张,应了一声。

不过真做起来还是有些犹豫的,可是看着王建兴期待的表情,她又不好拒绝,只好暗自咬牙,一脸视死如归地含了上去。

这一下子可是太刺激了,王建兴简直要升天了。

他本来已经做好了了被拒绝得准备,可是李诗诗不止一口答应,还直接凑上了动作了,这让王建兴不止身体爽了,心理上也有种异常的满足感。

这事对于李诗诗来说还有些太难了,虽然动作得很小心,不过面颊还是被撑得鼓起,鼻息里传出闷闷的“呜呜”声。

她的头发早已湿透了,身体微微扭动着,全身光滑的皮肤早已经附上了一层薄汗。

很快,王建兴已经不满足于此,把那东西从李诗诗嘴里抽了出来。

“咳咳……王叔叔,这样就行了吗?”李诗诗擦了下自己的嘴角问道,一股说不出口的渴望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奇怪。

难道我的病又加重了?我会死吗?

这么想着,李诗诗心里也是乱糟糟的,很想做点什么把自己填满,让自己没空再胡思乱想。

“当然不是,”王建兴拉起李诗诗,摸了摸她娇美的面容,“上次咱们说过把,正常人这里是不会像你这样流水的,得把它堵上才行。”

说着,王建兴的手直接摸进了李诗诗的两腿之间,不出意外的摸到一片粘腻的湿润。

这时候的王建兴已经早就把跟李明“睡了老板老婆之前不能碰李诗诗”的约定。

“这……”李诗诗有点犹豫,“这会不会很痛……?”

“不会!上次不是说过了吗,会很舒服的。”王建兴循循善诱。

李诗诗感觉有些奇怪和紧张,可是她尝过一次那样的滋味,本能又让她隐隐约约地有些期待。

咬咬嘴唇,李诗诗几乎不可察觉地点了点头:“嗯,那就麻烦王叔叔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