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放到桌面 |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搜狐 > 神吐槽

神吐槽12月20日:江歌案宣判,我们能从日本司法中学到什么?

时间:2017-12-20 20:00:09

原标题:神吐槽:江歌案宣判,我们能从日本司法中学到什么?

尘埃落定,一声叹息。

今天下午,江歌案在日本东京一审宣判,陈世峰因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获刑20年。

对于这个结果,江妈不满意,很多网友也不满意,但判决就是判决。

今天,咱们就来聊一个严肃的话题,从这场备受瞩目的“世纪审判”中,我们能从日本司法中学到什么?

量刑未“打折”不意外

量刑未“打折”,这是判决出炉后,很多人关注的一点。

庭审最后一天,检方求刑是有期徒刑20年(“求刑”可以理解为检方提供给法官的一个参考)。在日本法律中,20年已经是有期徒刑中最高的刑期了。

当时很多法律专家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按照日本的司法实践,最终量刑会根据检方求刑进行适度“打折”,一般是求刑的7成到8成。

也就是说,检方求刑是20年,“打折”后是15、16年左右。

因此,此次判决未进行任何“打折”,这一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算是对陈世峰的重判了。

一位在日本学法律的朋友告诉我,量刑未对求刑“打折”,甚至比求刑重的案例,近年来在日本有逐渐增多的趋势。

举个例子,检方对被告人求刑10年,最后判12年也是有可能的。维基百科上的一项数据一定程度上也能说明这种趋势。(括弧内为检方求刑。)

这位朋友表示,一个重要原因是,2009年日本开始施行陪审员制度

实行这一制度后,陪审员可以参考量刑数据库中过去的案例进行量刑,在同类案件中,陪审员量刑比以前法官量刑重了,尤其在性犯罪上。

这次江歌案庭审,有6名陪审员,或许能解释为啥会对陈世峰进行“顶格”量刑。

死刑判决非常难

庭审前,江歌妈妈为了能让陈世峰被判死刑,发起《请求判决陈世峰死刑的签名活动》的请愿活动,现场收集到上万人签名,还有近200万人在网上签名。

江妈妈的理由是,“如果不判处他死刑,他不知道生命的珍贵在哪里”。

在中国人朴素的认知中,杀人偿命,陈世峰为啥就不能被判死刑?

最主要的原因是,日本对死刑案件特别谨慎。

从2005年到2016年11年间,日本一共判决了144起死刑,从2012年开始,被判死刑的人数全为个位数。

判死刑少,执行死刑就更少了,只有62起,每年的死刑执行数量几乎都是个位数,2011年更是没有罪犯被执行死刑。

图片来自壹读。

其一,日本司法界普遍认为,死刑让冤案翻案就变得毫无意义。

日本的司法极其精细,在侦查阶段、起诉阶段,以及审理阶段,相关的规定都制定地极其详细,预防冤假错案的发生。在已判死刑的罪犯身上,如果发现新的疑点或可疑线索,都会继续上诉或重新开始审理。

可以简单理解为,宁可放过一千,不可错杀一人

其二,日本法律规定,死刑判决后要法务大臣签字才可执行。但法务大臣通常会因为各种压力不敢轻易签字。

比如在2008年,当时的法务大臣鸠山邦夫两个月连续签署两份死刑执行书。结果日本舆论一片哗然,戏称其为“死神”!

舆论不会干扰司法

庭审开始前,很多人担心,中国的舆论热潮会影响案件的判决。

此次对陈世峰“顶格”量刑是否受到舆论影响,现在很难给出明确的答案。但事实上是,日本法律规定,裁判员和法官只能根据法庭调查的证据进行量刑判断。

我们可以从著名的“光市母女杀害事件”一案看出来。

1999年4月,日本山口县光市一位家庭主妇被伪装的水电工杀害后奸尸,11个月的女婴被嫌犯重摔多次后勒死。

这一案件当时在日本社会引起轩然大波。

一个由21名赞成废止死刑的人权律师组成辩护团,替嫌犯辩护,称嫌犯才满18岁,可以再改变教育。

当时的大阪市长桥下彻强烈反对,他在电视上公开号召观众向律师协会提出惩戒律师团的申请。

最终,桥下彻因干涉司法受到处分,嫌犯虽被判处死刑,但至今未执行。

由此可见,日本司法之严谨,很少受到舆论的影响。

另一方面,考虑到此案在中国的巨大关注度,日本法庭对中国舆论算是网开一面了。

 1 2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
'); })();